關閉 

內文試閱

灣洲客家奇幻譚︰茶與客

    作者:李知昂
  • 書系:釀奇幻
  • 出版社:釀出版
  • 出版日期:2020/10/23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4454204
  • 定價:330
    優惠價:88折,290
  • 優惠期限:2021/04/20

    ※庫存=2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第五屆金車奇幻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堂堂出版──深度爬梳族群衝突、抗日戰爭之台灣史詩,首見以「茶術」六藝入戲之本土客家奇幻武俠!浪漫懷舊的第二世界創世神話!
    隱喻中日臺時空背景,亂世中成長、自小備受排擠的客家少年如何練就一身玄術,悟出茶經無窮天地之祕、集結民族力量挑戰無敵大軍!

    茶術,一項幻想的技藝,如何能掌火、明藥理、施奇法而傷敵?
    九芎塾,一間虛構的私塾,幻術、陣法、詩書、刀弓、絲竹,諸般技藝,竟能翻轉戰局大勢?
    天下大任,藏了哪些創世以來的隱密?奇幻世界的一切,為何隱隱仍在家世、歷史、人心的漩渦中,擺盪不休?
    與生具備超凡嗅覺、炎術天分的臨風,在危難時與茶師滕白朗相遇,對方出手仗義相助,並推薦臨風前往九芎塾學藝。臨風因客家身分受到同儕排擠,卻也在師長諄諄教誨下飛快成長,在三大世家高手如雲的「三試」盛會上一鳴驚人、嶄露頭角。
    臨風與其他十一位菁英獲選「大任」考驗,歷經艱困旅途,尋獲失傳「茶經」,卻慘遭南玄蟲突襲,身負毒傷喪失功力。這時北方卻發生巨大變故,秧國朝廷戰爭慘敗於東瀛雪國,決定割讓灣洲賠償。面對「逆我者亡」、不惜屠盡反抗者,前來接收國土的雪國神武軍,九芎塾與灣洲義士奮勇抵抗,卻戰力不及、死傷慘重。臨風該如何重拾茶術六藝,重返戰線施展幻術、陣法、詩書、刀弓、絲竹,扭轉家國命運?

    「首度有奇幻將茶、客家文化納入。開創新奇路線,且將詩詞放入,增添閱讀趣味與文化深度。作者想法獨特,此世界觀龐大,把茶的想像發揮到極致,能治療、能興邦建國、能奇幻。還有一點:人心拿捏到最後有表現出功力!」──張世國(奇幻基地出版社主編)

    <TOP>

    作者介紹

    李知昂

    李知昂
    IC之音‧竹科廣播電台創意總監

    經歷:
    三座廣播金鐘獎得主
    第一屆倪匡科幻獎小說組並列首獎得主
    第一屆第三波奇幻文學獎首獎得主
    全國科學、科技、科幻巡迴講座講師
    中央研究院原子與分子研究所研究助理
    奇幻、科幻小說自由作者及譯者
    倪匡科幻獎小說組第二至八屆初審評審
    台北醫學大學通識中心自主學習課程寫作講師
    書虫愛閱節公益愛閱大使(與白先勇、詹宏志等二十五位作家共同擔任)

    已出版作品:
    《鏡之國1─風一樣的女孩》
    《鏡之國2─雪地裡的閃光》
    《鏡之國3—烽火圓舞曲》
    《讀聖經的童話狼》
    《創世半島》

    <TOP>

    各界推薦

    媒體推薦
    金鐘獎資深媒體人沈春華、奇幻基地出版社主編張世國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4454204
    頁數 / 27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推薦序】/沈春華
    一、溫爐
    二、茶師
    三、討賊
    四、薄霧
    五、兵陣
    六、九思
    七、臘月
    八、獅舞
    九、風波
    十、茶屋
    十一、北冥
    十二、天地
    十三、大任
    十四、入山
    十五、南行
    十六、雪國
    十七、龍擊
    十八、水落
    十九、決戰
    二十、安平
    【作者後記】

    <TOP>

    內容試閱

    二、茶師

    倘得初釀換醇醪,
    笑拈陳茶煮新茗。


    來年開春,風兒十五歲了,客氏一家的生活回歸如常,大山背卻有新的奇人軼事不脛而走。據說有個神祕的白衫文士,行走幾座山頭上的人家,接受眾人的款待。人們如此看重他,自然是有原因的,鄰近的百姓都傳說,他能煮出神奇的草藥,醫好各種疑難雜症。鄉下地方本來就沒什麼大夫,即使有,也非百病都能醫治,現下出了這號人物,自然引起大夥的興趣,就算沒什麼病,也想見見這個隱姓埋名的白衣人。
    這人隱姓埋名確實澈底,從不提自己的名諱,因而被視為奇人。特別引起風兒的爹爹注意的,是他從不讓人稱他為大夫,更非郎中,而是「茶師」。
    風兒的爹爹客聲南,屬聲字輩,為了生活有著多重身分,除了下田務農,還兼做茶商與藥商,上山採草藥就是藥商工作的一環。也因為他腦筋動得快,家裡的環境這些年著實改善了不少,從窮困的山上一家,成了殷實的農商。像客聲南這麼敏銳的人,自然不會漏失小道消息與當中的機會,據他的探聽,所謂「茶師」的稱號確有所本,因為白衣人總是帶著成套的茶具,更有一具茶釜燒水,而不僅僅是茶壺與杯碗。遇到不同的病人,他總是先診過脈,卻不開方子,而是拿出不同的茶葉放進壺裡,用釜中的沸水沖泡;有時則將茶與乾草藥磨成粉末,直接在釜中煮成茶湯,配合火候、水溫、與沖茶的時間,讓病人服下。無論採何種方法,病人飲下的茶,少則一碗,至多六碗,病症一定有明顯的好轉。
    如此神奇,讓客聲南想起不久前風兒用了春回,奇蹟治好阿婆的那件事。只是茶葉入藥,畢竟只能用在少數的方子,客聲南從沒聽過用茶可以治百病的,這茶師可真奇了。或許他的茶也包含了草藥在內?如果請他指點一二,或許賣茶的營生、和草藥的行當,能合起來變成一門大生意!
    只可惜,茶師出沒不定,客聲南總是無緣一見。既然盼也盼不來,不如放寬心,日日如常,這是祖先留下來的處世之方,也內化到客聲南的心裡。時序漸漸入了夏天,倒也不再想茶師的事了。
    誰知這時,茶師卻到了。
    「小兄弟,能給我一杯茶嗎?」
    這天是風兒管「奉茶」,就是煮上水,泡好一大桶的粗茶,冷卻之後綁在木板車上,推過家附近崎嶇顛簸的山徑,到了大山背最多人走的山道旁,掛上木勺與木杯,還有一塊寫著「奉茶」的牌子,讓過路的人自行取用。少年風兒完成了辛苦的工作,擦擦滿臉的汗水,剛要離去,不料,身著白衫的茶師正好走近,叫住了他。
    風兒盛滿一杯,讓茶師喝了。這事原本尋常不過,然而茶師喝了一口,卻露出稀奇的神色,隨即問道:「這是……什麼茶?」
    「山村粗茶,怠慢先生了。」風兒恭謹謙和地回答。他看出這人的一身裝扮,不像是平常看到粗布蓑衣的行人,自然而然加上了先生二字。
    「不不,不曾怠慢。應該說……」茶師沉吟說道,「作為道旁的奉茶,這茶太好了些。雖然用茶梗沖泡,卻是挑揀過的,不是隨隨便便弄了給人喝。小兄弟,這是你弄的嗎?」
    「是。」
    「茶中加了蒼荷草,先下搓揉工夫,再以紗布包裹,能去除苦澀,收清涼退火之效,讓過路人喝了暑熱全消。這也是你的主意嗎?」
    風兒睜大了眼睛,十分詫異,這人不是才喝了一口?怎麼就像看見他煮茶似地?但他終究忍住沒問,反而回答得更恭謹了:「先生,不是我,是阿婆吩咐的。」
    「喔,這就對了。」茶師滿意地喝下半杯,又攀談說,「小兄弟,我看,這茶有價,怎會在道旁奉茶,而且分文不取?」
    「是阿公……」風兒想起去世的阿公,還是有那麼點兒難過,「這茶,是阿公說要報恩的。」
    「報恩?」
    「嗯。」風兒簡短地跟客人敘述了阿婆講過的故事,大意是說,風兒的阿公客氏四爺年輕時出外,在金羅以南的縣境遇上時疫,高燒不退,幾乎喪了性命。當時一位不願顯揚名聲的世家公子,以恩師黃君彥之名,將矜貴的藥材與茶葉,煮成一桶桶的藥茶,分給每位病患,又施捨能補氣強體的「九仁粥」,救活百姓無數,客氏四爺也免於客死異鄉。而故事說完,自然便有了結論。
    「阿公說,那公子送藥濟世,不收分文;我既留得性命,也當如此施恩。從此我們日日於山道奉茶,雖做草藥生意,但若病家窮困有難,能力所及,也定會相助的。」風兒說完,轉身一看,無巧不巧,正是客聲南走近道旁,他立即喚了一聲,「爹爹。」
    原來客聲南遠遠望見白衫客與兒子攀談,信步走了上來,心下雖有些好奇,也不多想,便上前自報姓名:「先生大名?在下客聲南。」
    茶師也落落大方,登時報出:「茶師滕白朗。」
    「茶師?莫非……」客聲南一下子愣住了,雙眼盯住了茶師,半晌才回神說道,「您……就是那隱姓埋名,救人無數的白衫茶師嗎?」
    「救人乃分內事,無數更不敢當。」
    「可您這……不是向來不報名諱?實不相瞞,在下曾想拜見您,四處打聽,卻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隱去名號,一是不願張揚,二是留名則羈,羈而絆,諸多不便。若不留名,只消換套藍黑長衫,不就無人識得,隨時可離去了嗎?」茶師滕白朗笑道,「然今日見仁義積善之家,又在暑熱乾渴之際,飲了府上一杯好茶,若還怕羈絆而不留名諱,豈非失禮之至?」
    「哈哈,好說、好說。」客聲南不由喜出望外,「若先生不棄,還請蒞臨舍下一敘。」

    ※  ※  ※

    古之酒仙,取初釀之酒數十罈,一宿化作玉液瓊漿;
    茶師者更奇,以炭火烤茶餅,碎陳茶入壺,能得新茗之香。

    「古早古早之前,我說,這酒仙哪……」堂前,客聲南正與茶師滕白朗共飲春茶;院旁,一群孩子才剛好奇地偷瞄過客人,又回來纏著阿婆聽故事。阿婆拗不過他們,便應和茶師的到來,講述酒仙與茶師的傳奇:
    「霞紅鎮的酒仙與茶師,他倆是一對兄弟。酒仙最能釀酒,生性卻十分懶惰,常常在酒樓賒帳,喝好酒吃好菜,好幾個月才不情不願地釀一次酒。搞到後來,眾家酒樓都不理他囉,只有一家醉月樓,大掌櫃說:『此奇人也。』讓酒仙賒帳,就算酒仙欠了不少錢,他也只是笑笑不介意,從不催討。
    某一天,這掌櫃的卻遇上麻煩了。別的酒樓看他生意好,眼紅嫉妒,故意放出消息給嗜酒如命的九王爺,說醉月樓私藏了八十罈陳年女兒紅,就連上回九王爺大宴賓客,也未曾拿出來。
    九王爺大發雷霆,怒氣衝天,命醉月樓即刻拿出好酒,十天後他會親自來品嘗。拿不出來,要掌櫃提頭來見。二掌櫃想盡辦法,也只能湊出十罈,還擔心年份不夠,酒香不醇,無法讓挑嘴的王爺滿意。大掌櫃也是大驚失色,卻勉強鎮定心神,寫了一封短短的信箋,叫小二即刻拿給酒仙,不得有誤。
    酒仙拆開信箋一看,說道:『哈哈,若王爺三天便來,神仙難救。若是十天,就有望了,叫掌櫃的切莫煩惱,只是須為我備妥九九八十一罈上好的初釀新酒。』
    你們可瞧瞧,這酒仙會有法子嗎?」
    阿婆故意停下,賣個關子,孩子們當下群起鼓譟:
    「阿婆,再講啦。」
    「把那個法子說出來嘛。」
    「他的弟弟茶師怎麼了?都還沒講到呢!」
    「酒仙的法子啊……乖孩子才可以聽喔。」阿婆故意瞧了孩子們一眼。
    「我們最乖!」
    「我一定乖,一定聽話!」
    「好好好,那你們聽著。」阿婆閉目回想,等了等,才繼續說道,「酒仙拿了這八十一罈新酒,跟女兒紅的做法一樣埋進土中,只是這回他親自動手,跟長工們一道忙上忙下,據說是埋的位置不能有一點差池。
    奇怪的是,酒仙一埋完酒罈就不理它了,大掌櫃跟二掌櫃擔心得要命,卻不敢說什麼。想不到啊,五天之後,酒仙忽然來了,在埋酒的那塊地上擺張太師椅喝酒,大掌櫃和二掌櫃想,酒仙一定有什麼妙法,就在附近等候。從黃昏到深夜,大掌櫃受不了囉,說回去睡一會兒再來,二掌櫃的死撐著,終於讓他看到了變化……」
    「怎麼了怎麼了?」
    「阿婆妳快說呀。」隨著故事愈發精彩,孩子們的鼓譟聲愈來愈大,最後,竟連客聲南和茶師滕白朗都被吸引過來。於是阿婆繼續說:
    「二掌櫃的才一打盹,醒來可不得了。不知道酒仙怎麼弄的,拿起洞簫吹了一曲,空中忽然雷電交加,打在埋酒的那塊地上,緊接著狂風大作,野火在平原上熊熊燃燒起來,真可謂風火雷電都到齊了,把二掌櫃嚇得目瞪口呆。一切平息之後,酒仙不知去了哪裡。大掌櫃睡了一覺再來,已經快要天亮,二掌櫃的跟他說了剛才的事,大掌櫃只是驚疑不定,難以置信。
    天亮了,酒仙打著酒嗝回來,原來他又喝酒去了。喝了一晚,居然還跟兩位掌櫃的說:『來來來,把這地下的酒挖一罈出來,咱們再喝。』不過他是酒仙才能這樣,乖孩子可不能亂學喲。」
    「才不會咧!」孩子們異口同聲地說。
    「好好好,那阿婆往下講。先不說酒仙和掌櫃喝了怎麼樣,又過了五天,九王爺果真來了,那陣仗之大唷……光是帶刀侍衛就有百來人,其他僕從更是數也數不清。王爺一到,看見醉月樓已經備上八十罈好酒,登時氣消了一半,騎在馬上便喊著要喝,一邊下馬,一邊還抱怨著醉月樓真不識抬舉,要不是他衝冠一怒,恐怕還喝不到。想不到王爺才喝一口,竟說:『這不是女兒紅。』」
    「啊?」
    「怎麼會呢?」孩子們聽得都急了,阿婆卻不慌不忙,拿出講古的十八般武藝,一個人分飾幾個角色,唱作俱佳地說:
    「這當然不是女兒紅,因為王爺說:『此酒更勝女兒紅,是人間上品,不僅甘冽醇紅,還有一種奇特的香氣,我記得只喝過一回……是了,只有千里之外的蔚州娘子露,窖藏二十五年,方有這等香醇。此酒與娘子露不相上下,不知釀製了多少時間?』
    『只有一天。』不料,酒仙忽然站了出來,高聲說道,『王爺,您英明神武,怎會誤信小人讒言?醉月樓這些年生意興隆,縱有八十罈陳年好酒,豈能不沽出來賣,何能存到今日?』
    『不得無禮!』左右侍衛搶上前來,要趕走酒仙這個怪人,還好王爺好奇心重,擺擺手讓侍衛退開,決定聽聽酒仙如何說法。
    『你說醉月樓沒有好酒,』九王爺摸摸酒罈子說,『那這八十罈酒又是從何而來?』
    『是草民一夜之間釀成的,原有八十一罈,不過一罈幾天之前喝掉了。』
    『豈有此理,哈哈,豈有此理!』王爺大笑,『二十五年的醇酒,豈可一夜釀成?本王如何能信?』
    『王爺要如何才信?』
    『今夜再釀十罈,如何?』
    『一夜釀成此酒,須待天時地利,草民辦不到。』
    『那這不是口說無憑嗎?』
    『草民有一法,雖不能釀酒,卻能證實草民所言不虛。』
    『說來聽聽?』
    『草民有個弟弟,學藝更精,可惜他不善於酒,而精於茶。若王爺能等兩個時辰……』
    『等兩個時辰又如何?』王爺也愛品茶,不下於飲酒,急切地問。
    『舍弟能在一炷香之內,將一塊陳年變味的老茶餅,煮出春天極品新茶的香味。』
    『哈哈,絕無可能!』王爺斬釘截鐵地說。
    『若是能呢?』酒仙大膽地問。
    『那便打個賭,若是辦得到,你要什麼?』
    『請王爺按蔚州娘子露的酒價,把這八十罈的酒錢付給醉月樓。再請派人查出散布謠言的是誰,還醉月樓一個清白。』
    『這個不難。但……』王爺盯著酒仙,好似在看著一場好戲,『要是你賭輸了呢?』
    『草民願終身為王爺酒奴,日日奉上好酒。』
    『好!』九王爺雖然任意妄為,卻是一言九鼎之人,也沾了點江湖豪傑的習氣,轉向掌櫃的高聲說,『就等兩個時辰,給本王上一桌好酒好菜,本王跟這位酒國異人好好聊聊,看他日日為本王奉上什麼好酒。哈哈。』
    大恩不言謝,兩位掌櫃不知如何感激酒仙才好,居然為了醉月樓賭上這麼大的賭注。酒仙卻只是搖搖手,胸有成竹。
    王爺和一干人等喝酒吃菜,聽酒仙暢談三汾白乾、葡萄盞、川紅袖等名酒的製法與喝法,心情好極了,津津有味。不覺兩個時辰過去,茶師弟弟已上了醉月樓,他卻躬身一禮,特意請王爺上馬,隨他到鎮外一座草寮處。王爺和眾人好奇他要變什麼把戲,便允了他。
    正如酒仙所說,茶師弟弟入了草寮,拿出的茶餅發霉又發黑,風味甚差,他卻毫不在意,將茶餅就著小火盆烘烤。沒有多久,便拿著竹作的工具掰開茶餅,將黑色的碎茶放入壺中。
    茶釜的水已經滾了,茶師將熱水輕輕舀進茶壺之中,動作不快卻俐落,猶如行雲流水一般,茶香隨即撲鼻而來。王爺聞香便知,這不是變味的茶,立即命茶師倒上一杯,聞香啜飲,果然是極品春茶,入口盡是當季新茶的風味。開壺一瞧,哪是什麼發黑的陳茶?壺中分明是新摘的茶葉,片片舒展,令人嘖嘖稱奇。
    九王爺服氣了,答應找出陷害醉月樓的小人,給個公道。不過那又是另一回故事了。好了,阿婆就說到這兒,都散了罷。」
    孩子們聽到結局是好人得勝,心滿意足地一哄而散,反倒是客聲南意猶未盡。
    「滕先生,茶師可真有這等神奇?」
    「古之前輩,或有技藝神鬼莫測之人,滕某不敢斷言。興許真有其事,也未可知。」
    滕白朗說得客氣,客聲南卻看出他的神色,顯然從未聽過這種事情,甚至覺得鄉野老婦的荒渺傳說,多半加油添醋,信口開河,一笑置之便了,入不得行家的法眼。
    「那一般而言,茶師以何事見長?醫治天下百姓,應為要務?」
    說到此節,原來這才是客聲南力邀茶師前來的本意,他是想從滕白朗的口中,得知以茶葉與草藥治病的方法,雖是為了自家生意,也能大大地造福百姓。但他恐要失望了,若他能想到這種點子,像滕白朗這樣的人,又豈會想不到呢?
    「說我能治百病,實在誇大了。」滕白朗坦白道。
    「可您的茶湯著實神奇,遠超乎一般的茶葉,甚至草藥。難道這也是謠傳?」客聲南覺得疑惑。
    「不,不是謠傳。」滕白朗試著闡明,「只是我並沒有什麼秘方,可以用茶醫病。」
    「我不明白。」
    「這麼說吧,光是茶不管用,加上幾味草藥也不會見效。茶湯醫病不只靠藥理,舉凡炎氣、水流、風息,乃至於壺的質地,都有影響。這不是可重複的生意,而是茶術,是一門相當複雜的技藝。」
    「您的意思……這不是醫術?」
    「不全然是。」滕白朗道,「茶術包羅萬象,是自然之學,或許,還隱藏著天地間至極的奧秘。但用於救人性命的話,它仍然需要醫術的輔佐。茶師與醫者,本無高下之分。」
    「但您能醫大夫不能醫的……」
    「有一天他們能做得比我更多。」滕白朗嘆道,「二百年前,秧國時疫大作,那時大夫還應付不了此等災疫,我的太師祖跟少數菁英茶師耗費心神,盡展茶術,卻是杯水車薪,縱使救得成百上千,仍是筋疲力竭,眼睜睜看著千萬百姓痛苦而亡。如今,若是遇上時疫,大夫的方子跟我卻已不相上下,更可活人無數。醫者眾多,但精擅醫病的茶師寥寥無幾,這就是最根本的差別。終有一天他們會超越我的。」
    滕白朗謙沖自牧,通盤道出。客聲南的籌算全然落空,卻不失望,反倒更加佩服了,當下邀請茶師多盤桓幾日。盛情難卻下,滕白朗答應了,而這個決定,竟改變了許多人的一生。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