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謀殺法則

    作者:佘炎輝
  • 書系:要推理
  • 出版社:要有光
  • 出版日期:2020/09/14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6992520
  • 定價:310
    優惠價:88折,273
  • 優惠期限:2021/03/12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酒駕、販毒、性侵、虐童……社會充斥著逍遙法外的犯罪者。如果出現一位專門私刑制裁罪人的黑暗騎士──你會支持他的所作所為嗎?
    ★完美融入專業法醫鑑識設定──《誰是被害者》的社會議題X《鑑識英雄》的科技辦案!
    高雄醫學大學家庭醫學科主任張家禎、長榮大學名譽博士石允文──驚悚推薦!

    兩個月前,打著餐飲大亨幌子,暗地裡卻是販毒集團負責人的林清源,才剛保釋就慘遭鞭笞割喉,此案由偵查隊女分隊長孫幗芳負責偵辦。
    現在,又爆發了震驚鄉鎮的無頭女屍兇殺案。偵查隊經由各種交友軟體的側錄,發現死者沈曼莉交友複雜,可惜找到的涉嫌者不是有不在場證明,就是沒有殺人動機。
    隨後,性侵繼女的獸父被流浪漢發現陳屍一座蚊子館內,嘴巴被閹割下來的性器堵住,窒息而死。
    偵查隊隊長高子俊研判這幾件兇殘命案可能是連環殺手所為,但連環殺手一貫的手法、專屬的記號、專用的特徵都很薄弱,且缺乏確鑿的證據足以佐證。
    另一方面,檢察官羅啟鋒經多時明查暗訪,於九合一大選當晚,指揮海上巡緝艇及特勤員警破獲大宗毒品走私案,幕後主嫌竟是連任的新科市議員。然而走私並製造毒品、經營地下賭場及人蛇集團的他,卻在同一晚死於自家營造所承包的建案大樓,讓偵查隊承受極大的破案壓力。
    一連串獵奇懸案,背後緊緊扣住台灣社會、政治沉痾難解的黑幕。是哪來的連環殺手,為了什麼動機,不惜以身試法懲治罪人,伸張私法正義?在險境中深入調查的孫幗芳,在破案之前,竟先遭遇巨大的人身危機……

    <TOP>

    作者介紹

    佘炎輝

    佘炎輝
    曾任職於某醫學中心資訊室及某電子公司擔任醫療資訊顧問,閒暇時寫些職場、家庭、親子的小品散見各報章,也寫短篇小說。本作是初試啼聲之長篇推理小說。

    <TOP>

    各界推薦

    媒體推薦
    【名家推薦】

    作者藉由流暢的筆鋒,讓主人翁以非法正義的手段來懲治酒駕肇事、性侵、販毒等社會亂象,並技巧性的將枯燥乏味的鑑識與法醫常識融入小說中。針砭時事、嘲諷政治、驚悚但具有啟發意義,又大快人心。女分隊長抽絲剝繭,與凶手針鋒相對,情節的轉折扣人心弦,內容緊湊明快,引領讀者一步步走向呼之欲出的結局,是值得向大家推薦的一部上乘犯罪推理小說
    ──石允文(長榮大學名譽博士)

    凶手精心佈局,執行非法正義,讓人性黑暗面表露無遺,與女分隊長之間的愛恨糾葛,交織成這部張力十足、驚心動魄的作品。犯案現場與法醫解剖的細節描述,則是作者獨特的手法。小說描述的懸疑案情與犯案手法一氣呵成,值得推薦給喜歡推理燒腦的讀者。
    ──張家禎(高雄醫學大學家庭醫學科主任張家禎)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6992520
    頁數 / 25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2

    兩個月前
    六月三十日 星期六
    孫幗芳好不容易排到兩天的假,卻碰到杜至勳難得接到一個大案子,雙方正準備正式簽合約,諸多前置準備事宜讓他忙得不可開交,不得不消假去上班。原本計畫要和他到南部玩,現在都泡湯了。
    兩人從一張交通罰單重逢而正式交往後,至今也有四年了,兩年前為了全心全力準備升等考試,婉拒至勳的求婚,後來他的態度就變得若即若離。即使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也感受得到那份疏離感,原本還會聊聊工作上的事、同事間的趣聞,或偶有口角上的勃谿,小倆口鬥鬥嘴,也都當是閨房之樂,但現在他寧可當個燜葫蘆。
    他妹妹至琪對她則是百般挑剔,覺得當警察的,生活作息不定、學歷家世又配不上她哥哥,總是積極地幫至勳介紹對象,想方設法要介紹同事或同學給他認識,無不想要成其美事。雖然至勳都是抱著虛應的態度,但每當他赴約回來,透露出似有若無的炫耀時,總不是滋味。
    「波妮,過來馬麻這邊!」波妮這隻虎斑貓是至勳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他不在時,只能對著牠吐露心事。
    「喵!」波妮才吃完為牠準備的罐頭貓食,喵嗚喵嗚的回應著,在她腳邊磨蹭,宛如在撒嬌,又像在宣示主權。
    「把拔去上班了,就剩我們兩個囉。」
    這陣子至勳的行為越來越難以捉摸,以前還會互相羈絆著對方,現在即使眼神交會,也沒了溫度,好像長時間構築的一段感情,突然有一天忘了關窗就溜走了。
    兩個曾經彼此很親密的人,若被忽視或淡忘了,再勉強在一起還有意義嗎?
    最近她時常在思考這個問題。有時甚至懷疑,她對他的吸引力是不是已像一杯冷掉的咖啡,食之而無味?

    她從小膽子就大,對人體的奧妙與探索有高度興趣,立志要學醫。但家境負擔不起龐大的學雜費,因此國防醫學院醫學系就是她的第一志願,可惜沒考上,退而求其次考上警察大學。
    平日素有拼命三娘的衝勁,在職場上反而巾幗不讓鬚眉,比男性同事更能面對各種殘缺肢體,也曾破獲不少案子。但在男性居多且握有主導權的刑大隊裡,一舉一動、舉手投足,還是會有異樣眼光盯著你。
    孫幗芳長得丰姿綽約,五官端正勻稱,身材玲瓏有致,有幾分模特兒的架式,也算是有著妍麗的容姿,對人態度矜持,總是笑靨盈盈的。
    在職場上,她有著不落俗套的跳躍式想法,不受限於舊思維框架,總有出人意表的表現。幾個月前才偵破一起老公殺了老婆後棄屍詐領保險金的案件,假以時日會是刑大隊的明日之星。
    她和偵一隊第三分隊分隊長汪曉晴同為女性,也經辦過各式各樣光怪陸離、怵目驚心的刑事案件,是刑大隊偵二隊第五分隊分隊長,底下有三個小隊,小隊長及偵查佐都是男性。為了統計數字要好看,時有破案壓力。
    當她升上分隊長時,有幾個男同事還是會排擠她,私下謔稱她為「艾莎」―《冰雪奇緣》的冰山美人Elsa。同事們私下有個講幹話聊八卦的LINE群組,就是沒人要邀她加入,起初還不致於公然頂撞,等到她做出成績,稍微站穩腳步,他們才瞭解到孫幗芳看似柔弱的外表,卻隱藏著剛毅的性格。

    偵二隊隊長高子俊接到檢察官的來電時,正在和局長開會。
    雖然他才四十出頭,白髮也冒出了幾撮,但保養得宜的身材、出眾的儀表、剛毅的眼神,加上總是笑臉迎人,讓人有信賴感,算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理想男人。
    可惜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離婚了。
    他和他太太多年的婚姻原本幸福美滿,育有一女讀國小二年級,今年初他太太提出要離婚時,高子俊還一頭霧水,以為是他太太有了外遇。豈知竟是去年他太太因閨蜜的牽線,信奉某位心靈禪師後,心性大變,一心篤信禪師的開示,要她內省懺悔。
    高子俊一開始也不曾干涉,等到禪師認為她嫁的是「不對的人」,毅然決然地提出離婚要求時,他才驚覺事態嚴重。儘管曉以大義或斥責爭執都無濟於事,無法憾動她堅定不移的信仰,仍然義無反顧地決絕而去,女兒的監護權就歸給了高子俊。
    有些夫妻會彼此互相傷害、背叛,但仍互相了解對方。高子俊的婚姻沒有傷害與背叛,卻因不了解而分手。
    高子俊是有領袖魅力沒錯,也的確是精明幹練,但缺乏幽默感,行事作風有點一板一眼。他總是說他不是固執,是執著。他也總能舒緩案情彙報時,難免劍拔弩張的肅殺氣氛。記者會上面對記者的提問,也能應對自如,不像有些人一面對鏡頭就會緊張發慌,詞不達意。
    大家給他下的評語是:外表堅強卓絕如硬鋼、內心溫柔敦厚如奶油。

    此時的高子俊臉上籠罩著一層寒霜。
    「脖子兩側頸動脈被割斷了,看擋風玻璃及中控台上血液呈線形流淌而下的噴濺痕跡,以及屍體呈現的姿勢,應該是凶手先抓著頭再劃一刀後就快速離手,頭部被鬆手後下垂。」
    法醫徐易鳴在鑑識小組的跡證採集人員許佑祥前置拍攝、測繪、指紋採集結束後,神情凝重的向圍在賓士跑車四周的檢察官羅啟鋒及高子俊、孫幗芳解釋道。
    接連兩個晚上未歸,林清源家人聯絡不上他,又不想立即報案,於是根據汽車GPS最後的定位,第三天上午十點左右尋找到屍體位置,家屬一眼就認出受害者是林清源。
    死者是剛保釋的販毒,在地方上又小有名氣,餐廳經營得有聲有色。案發現場屬小鄉鎮轄區管轄,派出所隨即通報上級管轄分局,地檢署羅檢察官會同法醫火速趕到時,警方已拉起封鎖線。
    「加上淺層的頸靜脈都斷了,整灘血都集中在正副駕駛座中間,看來八成是大量失血後失壓休克死亡,角膜都變混濁了,至少死了二十四小時以上。還有,凶手慣用右手。」徐易鳴指著俯趴成像古代被五馬分屍之前的怪狀屍體說著。
    「你如何認定凶手是右撇子?」羅啟鋒問。
    徐易鳴沒有立即回答,反倒賣起關子,似學究般述說著:「好像耶羅尼米斯.波西的畫―『人間樂園』中的《地獄》那個被垂掛在鑰匙刑具中的樣子喔,只差在四肢是攤開的。看來屍僵已經緩解了,裝入一般屍袋倒不成問題。」
    他話鋒一轉,「你看死者脖子的傷口左高右低,我認為凶手是站在死者後右側,右手持刀從死者左耳下緣劃過喉嚨前側,再於右耳處略微上揚,結束的位置比開始的地方低,看到沒有?凶手下手時應該不帶猶豫的成分。」
    高子俊照著徐易鳴的說明,模擬凶手下刀的姿勢。
    「而在後腦勺的頭皮有個撕裂傷,像是邊緣不平滑的銳器敲擊造成的創口,已經凝結成血塊了。顱骨摸起來似乎沒有破裂或骨折,等解剖後就可知道是否有無顱內出血。」


    羅啟鋒檢察官可說是司法界的後起之秀,年輕有衝勁、不畏強權,還三十五歲不到就破了幾宗大案子,屢屢登上媒體版面。每當媒體報導他時,炙手可熱的黃金單身漢啦,高富帥啦,種種溢美之詞總會加諸在他身上。但人紅是非就多,他從未和女性傳過緋聞,於是「羅檢察官是gay」的傳聞就不斷,等到有狗仔拍到他和婦產科醫師男友卿卿我我的照片時,隱私被赤裸裸的挖出來攤在陽光下,逼得他不得不出櫃。
    雖然跌破大家的眼鏡,但這完全不影響他的專業能力,把壞人抓去坐牢,就會令他更生氣盎然。

    「羅檢、隊長,」許佑祥將蒐證工具箱放下,向他們彙報,「在離公路三米的草叢處,發現一支沾有血跡的鋼筋,直徑約1.9公分,長度50公分,重1.125公斤,應是建築工地用的六分的鋼筋。」
    他指著物證袋繼續說,「另外還找到三支寶特瓶,其中一瓶有白色沉澱物。」
    「腳印呢,有採證價值嗎?」羅啟鋒問。
    「有一列清晰且同一方向的鞋印從岔路通往公路、41號半、估計身高在165至175公分之間的男性運動鞋鞋印。」
    「會不會是女性穿的?」
    「女運動鞋有的會加高後跟,有些牌子的運動鞋沒有41號半的女鞋,我是依鞋子寬度來判斷的。」
    徐易鳴插話說:「一般而言,男性的趾圍、背圍、後踵寬度比女性大。女性的腳弓弧度較彎、外側長度較短、腳弓位置較高,從鞋印還是可以辨別出來。」
    「腳印的紋路很清楚,右後腳跟有稍微磨損,磨損程度還好,鞋底有沾附些枝葉,和凶案現場植物吻合,但出了公路就不明顯。」許佑祥暫歇一會兒,讓他們把他所說的先消化一些。「我猜測是凶手先抖掉鞋底沙土再走出去,加上來來往往車輛輾壓過,模糊的鞋印已經沒什麼助益了,不排除是和被害者一塊開車進來,殺了人再走出去。」
    「凶手和死者同坐在車上?舊識?半路劫車殺人?預謀?歹徒觀察很久了嗎?」孫幗芳喃喃自語苦思著。
    「是啊,有無共犯呢?說不定主謀是女人?說不定是鴛鴦大盜,女的就在外面公路上把風及接應?」羅啟鋒說出一串問題。
    「現在女性犯案的機率愈來愈高,不能排除女性犯案的可能性。」高子俊也附和著說。
    許佑祥見羅檢察官和高子俊沒再出聲後就接著說:「車子四周是有凌亂腳印,都是同一組,但不是死者的。死者的的皮鞋被踢到車底下,地面上沒有發現與死者皮鞋符合的鞋印。
    「綁雙手的膠帶、兩副銬腳的手銬經初步鑑驗都採集不到死者以外的完整指紋或皮屑,甚至連紋線、可疑棉屑或纖維也沒找到。」
    「都採集不到?」
    「我想嫌犯全程都戴著乳膠手套。車子裡裡外外的指紋既多且凌亂,」他嚥了口口水不疾不徐的說,「等天色再暗一點,我會用多波域光源再詳細照射一遍,至於屁股上的結晶體則已經採樣待化驗。」
    「哈,果然是鹽巴,這根本是在醃豬肉嘛!」
    徐法醫盯著林清源屁股上那白色結晶體,順手沾了一點就往嘴裡舔,突然冒出這一句,惹得一夥人都不約而同往那兩片屁股瞧,已有幾隻蒼蠅在上面盤旋飛舞了。
    高子俊深表同情的咂了咂嘴。「我覺得很像是鞭刑,不是嗎?都血肉模糊了,還灑上鹽巴,是有多大仇恨要死者付出這種代價啊?」
    孫幗芳點頭附議:「凶手行凶時,想必不是冷酷無情就是認為有備無患,或許兩者皆有可能吧?而且都沒有留下明顯證物,真的找不出破綻嗎?百密總有一疏吧?」
    「鋼條給我看看。」徐易鳴開口說。
    許佑祥把證物袋裡的鋼條遞給徐易鳴,清清沙啞的嗓子繼續報告:「割破血管的凶器尚未找著,也未發現可疑的毛髮,我會再加強地毯式搜索,乾掉的尿液痕跡已經採集樣本了。」
    「這麼名貴的車子就棄置在這裡,真詭異。」
    「車子沒有刮傷或碰撞痕跡,胎痕從公路通往小徑,再到這裡就消失了,我也先拍照存證了。」
    「這裡的確是避人耳目的行凶地點啊。」羅啟鋒不否認的說。

    「你覺得這麼拉風的跑車值多少錢?八百萬?一千萬?」幾個幫忙維護現場的制服員警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是啊,我們賺一輩子也買不起,可惜了!」一個員警嘆道。
    「可惜什麼?車子還是人?你們知不知道他是幹什麼勾當致富的?賣白粉的!」
    「行車記錄器被拿走了,鑰匙還插在點火器上,為何不把車開走,直接棄屍就好?」員警們竊竊私語著。
    徐易鳴將鋼條比對屁股的傷痕後,語氣很肯定的說:「四肢有明顯的防禦性傷痕,可見死者被鞭刑時是醒著的,而且掙脫得很激烈。鋼條的長度是足夠鞭笞的範圍啦,至於鋼條突出節的距離是否與傷口吻合,唉,看皮肉都被鹽巴醃在一塊了,恐怕已看不出來。」
    「我注意到左手小指好像有條戒痕?」孫幗芳提出疑問。
    「婚戒好端端的戴在無名指上,小指的戒痕是很明顯沒錯,原本有一枚戒指被摘除了,你們去問問家屬。」徐易鳴答。
    「除了一枚戒指外,皮夾內的現金、金融卡、信用卡、手機都在,說是劫財殺人嘛也不像,想不透呀。」孫幗芳腦筋飛快地轉著,「你知道他因販毒被交保才沒多久嗎?」
    徐易鳴也是不解。「車上若沒找到任何毒品,也許是被搶走了,也許不會放在車上,或許吸完了?要解剖才知道。」
    「不無可能,所以凶手犯案動機令人費解啊!」羅啟鋒也覺得事有蹊蹺。
    「是毒品交易被黑吃黑,招致殺身之禍?幫派尋仇或互爭地盤呢?隨機殺人的成份有多高?」孫幗芳腦海裡浮現幾種可能性。
    羅啟鋒臆測著說:「還真說不準,一般的毒品交易,老大是不會出面的,我看外遇出軌?爭風吃醋?都有可能吧?」
    「殺就殺還鞭笞屁股,是在故弄玄虛嗎?真離奇。我來重建一下犯罪現場,你們看對不對?」孫幗芳自告奮勇著說,「凶手事先埋伏在林清源開車經過的地點,用了什麼手段讓自己上了車,並押著林清源連人帶車開到命案現場。
    「凶手以鋼條鞭打死者,可能是要逼供或洩忿,也許林清源死不招供也許招供後被殺人滅口。凶手對林清源的財物和名車不屑一顧,還仗勢著現場的優勢,殺了人後從容地將凶器丟置草叢中離開。」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