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當薩滿巫士遇上腦神經醫學

Power Up Your Brain: The Neuroscience of Enlightenment

    ※庫存=4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你知道受到壓力與毒物侵襲的頭腦,
    是如何囚困自己的情緒與心靈嗎?
    巫士撥開現代科學的迷霧,醫師敬拜古老智慧的奧祕;
    這次他們攜手進入大腦叢林的迷宮,獲得心靈解脫的關鍵。


    古老的薩滿巫士透過與自然神靈的溝通,為我們帶來恢復身心靈完整與和諧狀態的解答。現代的腦神經醫師則藉由高科技儀器來探索大腦的奧祕,尋找達到內在平靜與發揮創造力的方法。

    腦神經專家蒲大衛醫師發現,人體細胞內的發電廠「粒腺體」,是我們生命力的重要來源,卻在現代生活的壓力與生化毒素的影響下逐漸崩解。研習薩滿醫術的人類學家阿貝托博士,則示範了古老的薩滿療癒技巧,包括祈禱、斷食與靜心,可修復粒腺體,並促進大腦內具備開悟潛力的區域「前額葉皮質」之功能,讓我們告別有害的情緒與壓力,得以順利展現個人潛能。

    阿貝托博士與蒲醫師設計了一套簡易的修習計畫,透過斷食,補充營養品,身體鍛鍊與靜心冥想的整合方案,啟動大腦的潛能。我們將見證如何以科學的角度重新檢視薩滿的古老療癒方式,並發現其中與現代醫學的直接連結!

    本書特色:
    ✧這是一本整合科普醫學與靈性成長的書籍,跨越了一般疾病醫學或自然醫學的範疇,亦有驚奇的故事案例,相當具有前瞻性與可讀性。
    ✧作者阿貝托除了長期修習薩滿療癒,同時也是心理學家與醫學人類博士;另一位作者蒲大衛則是神經學家,透過嚴謹的科學角度檢視薩滿的做法是如何有助於開發個人潛能。
    ✧書中包含兩位作者合力設計的「啟動你的大腦計畫」,藉由飲食的調整與補充、身體鍛鍊、薩滿修習等,展開具體的啟蒙旅程。
    ✧特別推薦 
    《華夏書院輔助替代與自然醫學研究所 所長
    中華自然醫學會主席、美國自然醫學會教授
    李德初醫師

    台北完全優整合醫學診所院長
    林承箕醫師

    <TOP>

    作者介紹

    阿貝托.維洛多、蒲大衛(Alberto Villoldo、David Perlmutter)

    阿貝托‧維洛多
    (Alberto Villoldo)
    心理學家與醫學人類博士,曾在舊金山州立大學創立「生物自制實驗室」,研究心理如何引發身心症與健康的問題。他跟隨亞馬遜與安地斯山的當地薩滿,研習巫術治療的技巧超過二十五年,並整理出印加人傳統的靈魂治療術──能量醫術。

    阿貝托目前指導四風協會,訓練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士薩滿能量療癒的技巧。他也是「光體能量療癒學校」的創立者,並帶領四風協會與智利的能量醫學中心,考察與實踐神經科學的啟蒙之道。

    著有《印加能量療法》、《印加巫士的智慧洞見》、《印加大夢》等十餘本著作(均由生命潛能出版)。

    蒲大衛醫師
    (David Perlmutter, M.D., F.A.C.N.)
    美國營養學院院士,是一位經專科認證的神經學家,目前擔任位於佛羅里達州那不勒斯市的蒲氏健康中心,以及蒲氏高壓氧中心的醫務主任,同時也是功能性醫學研究所的兼任講師。

    蒲醫師是國際公認在「神經性失調的營養影響」此一領域的領導者。二00二年,他因治療神經性失調上的創新途徑獲得萊納斯.鮑林獎(Linus Pauling Award),並在了解神經性疾病中自由基的生化學機制,以該項研究的進展得到德納姆.哈曼獎(Denham Harman Award)。二0一0年尚榮獲美國營養學院的年度人道主義獎。

    譯者簡介

    李育青

    李育青 Apuchin(飛翔的山或禿鷹)
    執業牙醫師,臼井靈氣治療師,是一名城市薩滿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923637
    頁數 / 35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獻詞
    推薦序
    出版序
    前言
    導言

    第一章 啟蒙的神經科學
    第二章 強而有力的頭腦
    第三章 大腦和頭腦的演化
    第四章 粒腺體與母性生命力
    第五章 神經網路與頭腦的習性
    第六章 壓力如何使大腦受傷害
    第七章 神經可塑性的禮物
    第八章 神經新生:長出新的大腦細胞結論 光明戰士的日常練習
    第九章 你不會想要的三種狀況
    第十章 提高能量生成的尖端療法
    第十一章 薩滿的恩賜
    第十二章 為啟蒙整備好你的大腦第十三章 薩滿的修習
    第十四章 啟動你的大腦計畫
    第十五章 尋找你的靈魂
    後記
    致謝

    <TOP>

    出版序

    薩滿與神經科學,它們有什麼共通之處?對於個人健康與福祉、心智卓越、靈性覺察、成長與豐榮、改善個人關係、更高品質的生活,以及有更大的執行力並對社會作出貢獻而言,這兩者皆是重要的關鍵—而這僅是略舉幾個好處而已。

    然而,我們卻很少看見薩滿與神經科學這兩個字被同時放在一個句子之中,為什麼會如此呢?因為自從神靈的界域和科學的領域分道揚鑣,或者說是彼此分離、分裂與區隔之後,我們就此生活在簡化論的時代中了。

    這並非總是如此。數千年來,薩滿也是天文學家,巫士是科學家,靈性的探索者是探險家,而研究者是冒險家。他們的見解向來為皇帝、頭目、沙皇、國王以及君主所看重。一直到了既定威權的時代—教皇和安於統治現狀的權貴,將這些擁有遠見的夢想家貼上異教徒的標籤,並下令宗教與科學必須遵從他們各自不同的途徑。
    幸運的是,靈性與物質的關係,雖然被迫隱身到幕後而不再被討論,卻並未完全從人類的意識中被抹除。科學家總是懷疑有些連結被保存在某種基礎典範之中,存在於大腦與靈魂之間。這些想法在數十年前重新開始浮現,並以「身—心—靈」連結這一詞來描述。

    而現在,有兩個人,兩位先知──一位薩滿與一位科學家──結合他們的經驗與專業,去探索整個神靈世界與整個科學世界合而為一的整體。

    《當薩滿巫士遇上腦神經醫學》是蒲大衛醫師──一位神經科學家及執業的神經科醫師,以及阿貝托.維洛多博士──一位醫學人類學家與薩滿,兩人合作的成果。不同於大多數的科學家只是調查靜心與瑜伽士的非凡技藝,他們兩位都是有實際經驗的臨床醫師,幫助了無數的病人療癒他們的情緒,修復他們的大腦,以及啟發他們的頭腦。因此,這本書的訊息是空靈的神靈與冷硬科學的再統一,而它的內容對你而言是靈性的祝福與身體的裨益,同時這些祝福與裨益也將帶給其他你與之分享這個故事的人。
    為什麼呢?因為本書是深層的薩滿真理,與見解深刻之科學事實的交融。

    蒲大衛與阿貝托.維洛多敢於將神經科學和薩滿這兩個字用在同一個句子之中嗎?當然敢啊!確實是這樣沒錯。因為,事實上,神經科學與薩滿是從同一塊布上剪下來,並以同樣的人類歷史與演化的結構串連在一起的織錦啊!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啟蒙的神經科學

    神經科學能夠帶來宗教為我們所安排的允諾,讓人從痛苦、暴力、匱乏與疾病中解脫嗎?神經科學也能引領我們的生命進入一個充滿健康、和平與豐足的太平盛世嗎?
    世上宗教的許諾是如此的雷同,對於喜悅、內在平靜與健康的渴求很有可能是銘刻在人類大腦中,而且變成像是生殖驅力般強而有力的社會直覺。在聖經、可蘭經、佛教及印度教的經文中皆教導我們無論死後或在時間的盡頭,經過多少次輪迴轉世,或依據個人努力修行而得到的品質為何,我們都會進入一種極樂的狀態。這種解脫的狀態在基督教中被稱為恩典或天國,回教叫天堂,東方的傳統則視為覺醒或般若,其中尚有不同的稱謂如「三摩地」(samadhi)、「了脫生死(解脫)」(mukti)、「菩提」(bodhi)、「悟道」(satori),與「涅槃」(nirvana)。
    然而,如果恩典、三摩地與啟蒙確實是奠基在生命科學之上呢?如果這些是大腦中可程式化的迴路所創造出來的高度錯綜複雜而有條不紊的狀態呢?如果這種迴路使得我們在此時此刻的現實世界中,就有機會獲得恆久的喜樂、內在的平和、健康與福祉,而不用冀望久遠的未來或來生呢?

    能量本體

    在一九三○年代,西非的多貢(Dogon)薩滿告訴兩位法國的人類學家,天狼星(犬星)有一個伴隨的「太陽存在」。這個天體無法以肉眼看見,而當時的薩滿不可能有機會接觸精密的望遠鏡;然而,他們描述說它是一顆以五十年為週期,以橢圓形的方式繞行天狼星的極端沉重的星體。四十年後,天文學家以功能強大的望遠鏡辨認出這一星體,並命名為天狼星B。
    在更多的實例中,我們可發現這些知識似乎不太可能出現。舉例來說,亞馬遜的智者宣稱,經過靈視探尋(Vision Quest)過程中的斷食與祈禱之後,植物教導他們如何製備箭毒──一種用來狩獵的神經毒素,也常被用於現代的麻醉術式中。
    箭毒,是從毒馬錢子(Strychnos toxifera)的樹皮或防己的花,特別是南美防己(Chondrodendron tomentosum)這一品種中萃取出的致命毒素。最常使用的製備方式是把防己及南美防己植株的樹皮碎片用慢火熬煮七十五小時,直到成為深色如糖漿般的糊狀物。在煮製的過程中,如果吸入帶有甜香的蒸氣,呼吸肌就會鬆弛不反應,
    且導致窒息而猝死。所以煮製的人要在安全距離外看顧它,以免吸入有毒的煙霧。箭毒的受害者會經歷到清楚看著自己無法呼吸,而身體逐漸痙攣卻無法動彈或呼救的可怕情境。神奇的是,當它煮製完成時,反倒可用手碰觸並揉成糊狀,甚至吞下去也無害。然而一旦箭毒直接接觸血液,卻是致命的—例如塗在箭簇尖端的毒素穿破了受害者的皮膚。但薩滿是如何得知這種效應的呢?在統計上,他們不可能用嘗試錯誤的方式去發現箭毒的配方。他們從自然界(生物圈本身)獲取應得訊息的基礎,是藉由發掘遍布於所有生命中的隱匿智慧而來。這套生命的網路,就是被他們稱為「神聖母親(聖母)」那支持與影響所有造物的生命能量系統。現在這個概念正逐步回歸科學界的思維之中。科學家也重新思考太空是否只是一片「巨大的虛無」這類的概念。有愈來愈多物理學家假設太空中並非空無一物,而是充滿著能量:從大霹靂而來的宇宙射線到脈衝電磁場與重力。而這股能量是否也是一個浩瀚的訊息庫呢?

    歷史中的女性特質

    古代人用許多形式來認同與禮敬神聖的女性,例如薩滿的神聖母親。千百年來,在文字出現之前,從印度河谷到中歐,世界各地的文化中,皆讚頌女神。在印度,卡莉(Kali)長久以來就被敬奉為母神的終極本體。在希臘,赫拉(Hera)代表更古老的女神,可能和蘇美人的女神依南娜(Inanna)有關。而厄琉息斯祕儀(Eleusinian
    Mysteries)中敬拜的女神狄米特(Demeter),是主宰大地與農業的穀神。
    在中歐各處,早期代表女神的是由石頭與骨片組成叫做維納斯(Venus)的小雕像。其中最廣為人知的是威廉道夫的維納斯,它是以接近發現地所在—奧地利中部的小村落Willendorf 來命名,有一對大胸部與臀部,是肥沃與繁殖力的象徵。這個雕像大約是完成於二萬五千年前,以石灰岩雕成,並以不是該地區出產的紅色赭土染色,或許是當時的朝聖者從別處攜回的珍藏。在這個區域到處可發現類似的小雕像,數量多到讓有些考古學家深信,這代表有某個時期,女性的形象是神的唯一代表。
    以研究歐洲新石器文明著稱的考古學家瑪莉亞.吉巴塔絲(Marija Gimbutas),提供了相當的證據指出,歐洲的心臟地帶有一度曾受到來自現今烏克蘭或南俄一帶的印歐民族侵略,這些好戰的入侵者騎著馴養不久的馬,輕易地打敗崇拜女神的新石器時代農夫。這些入侵者是已知的戰斧文化成員之一,因為他們的特徵是在男性的墳墓中,會放入一個在當時不能用作武器而只有象徵價值的石製戰斧。
    當這些戰斧民族在紀元前三千年左右抵達歐洲,他們以男性神祇取代了女神神話,神的代表便成了男性生殖器與生命之樹。印歐民族神殿中的主神是Dyeus,天空之神,被稱為天父、閃耀的父親,Dyeus 這個名稱是拉丁文代表「神」(deus)的字根。在希臘,Dyeus 變成了宙斯(Zeus),在羅馬則成了朱比特(Jupiter)主神。

    女性特質的失落

    根據最早蘇美的楔形文字板、古印度河文字及古埃及象形文字(紀元前三○○○〜二五○○年左右)的記載,在青銅器時代開始,抄寫員就開始記載軍事將領的故事和詩人的歌謠。歷史事件的記述變成無可置疑的事實,而且開始取代那些混合事實與神話,且經由豐富的口述傳統而成為代代相傳的傳說。男性的天神如宙斯、耶和華、索爾與濕婆,取代了女神與大地母神而成為占優勢的神祇。
    人們不再視大自然為神性的體現,而是成為可用的資源:森林用來蓋房子與造船,土地用來耕種作物,豢養動物來當食物。對自然的機械觀開始占上風,化學家取代了煉金術師,天文學家取代了占星師。直到一六○○年代末葉,由於牛頓物理學的引進,任何無法以科學解釋的力量都被駁斥為迷信。
    西方醫學是在這種世界觀下誕生的。醫生傾向於使用合成藥品與外科手術,而非以自然的處方來治療身體的不適。科學的觀點取代了古人的神奇世界。顯微鏡的發明使得科學家能夠研究過往被視為不可見的致病「精靈」,並將其歸類為微生物。後來,研究者發現了遺傳密碼,並開始抱持著凡人能像控制自然般地控制健康這樣的看法。
    遺傳學家與化學家也發現運用處方藥物操控基因並戰勝疾病的方法。現今,西醫似乎過度著眼於認定疾病的成因是「病人的生理問題」如此化約的反射性回應。不論其原因是鬱積的感染媒介或化學性的不平衡,醫生與病人兩者常常把處方箋看成是治療疾病的唯一方法,其結果就是忽略「病人的獨特性」這更為根本的議題。

    恢復女性的特質

    可是,擺錘已開始擺回宇宙是相互連結的信念,以及神聖女性是重要的這一端。當代的科學家,包括諾貝爾獎得主艾溫.薛丁格爾(Erwin Schr dinger)、神經科學家溫貝托. 馬圖拉納(Humberto Maturana) 以及物理學家弗朗西斯. 瓦雷拉(Francisco Varela),都提出宇宙中所有的粒子皆相互連結這樣的想法。
    我們可以從物理學上的纏繞現象發現這些相互連結的證據。證據顯示,當兩個粒子被共同創造出來,比如經由其他粒子的放射性衰變中產生,不論它們之間可能相距多遠,依舊是連結在一起,或者說是糾纏的;直到該粒子被觀察或測度出來之前,它的變量是未定的。舉例來說,當一個糾纏的粒子帶正電,它的配對粒子必帶負電。反轉其中一個的電荷也必然導致另一個電荷的立即轉變,這違反了廣義相對論的法則,因為這樣的現象牽涉超過光速的信號傳送。然而,糾纏的概念和量子力學的定律是一致的,宇宙中遠距的交互作用不僅是被允許而且是司空見慣的。量子力學一般被認為
    只能應用在次原子的粒子上,因為量子效應無法以大尺度來觀察。但是,亞利桑納大學著名的麻醉學家和教授斯圖亞特.韓默洛夫(Stuart Hameroff),以及亞伯達大學的物理學家傑克.圖辛斯基(Jack A.Tuszynski),皆提出量子運算—在一個大於次原子層次的尺度—實際上可能在大腦內發生。
    一般被採納的科學模型指出,意識的產生是人類大腦的資訊處理能力──亦即運算能力的結果。韓默洛夫正在研究微管(microtubules)細胞內的結構組件,它能夠將養分從細胞體運送到神經軸突的終端。在韓默洛夫的研究中,他注意到麻醉主要是經由影響神經微管來發揮作用;而意識與運算能力之間的關聯性使得韓默洛夫推論,這些微管事實上也許扮演著訊息處理模組的角色,或許也可使現今估計的人類運算能力增加超過百萬倍以上。果真是如此的話,單純的運算能力能提供給人類與生物圈有意識地溝通所需的「頻寬」—亦即在本質上進入我們互相連結的宇宙訊息場之中。
    由這類科學家發現的模型中,可解釋為何過去薩滿及先知們能以簡樸而優美的方式為我們闡釋各種事物(這是在當我們有能力與自然全體展開積極性對話的時候才能辦到)。

    善於計算的頭腦

    大腦中神經元的數量是十到十一次的乘方—那是1後面有十一個零,或者是二千億之多!較大的神經元中約有一萬個突觸,以大約接近每秒一千次的轉換率運作,這代表大腦每秒能處理的運算接近十到十八次乘方*。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大數目。而當神經微管群成為相關聯的次運算單元時,馬上可想見的是,在每個神經元內有超過十億個微管,大腦的運算能力將增加至不可思議的巨大程度。
    然而,無論大腦能執行的運算數目是十後面加十八個零或二十七個零,都不比我們有多妥善運用我們的大腦來得重要。例如,如果我們被要求記住〈嘿,裘德〉(Hey Jude)這首歌一陣子,然後再被要求忘掉它,我們一定會和大多數人一樣,為了將它逐出腦海而吃盡苦頭。事實上,不管大腦所能執行的運算能力有多大的可能性,大多數的人卻把大部分的能力耗在日常生活的種種問題上。這種對優異大腦的浪費,使得大腦沒有多少運算能力可用來創新、有創意地跳脫困境,以及啟蒙。
    韓默洛夫認為大腦細胞內的微管群能表現出量子力學的事件,如果他的看法正確的話,請試著想像你能有多大的潛力與可能性,尤其是當你拋開恐懼、性、貪婪,或是沒完沒了的焦慮時。你可以擁有力量去積極參與非定域性交流,跨越銀河系汲取訊息,從個人的前世來生或人類集體的歷程中鑑往知來,學習特定的課題──如同成道的人或薩滿所做或曾做過的事情一樣。正如達賴喇嘛所說:「在高層靈性經驗的人……會發展出一種禪定的狀態,成為有洞察力的覺者並且能創造奇蹟*。」

    大腦與啟蒙

    所以,有了這些擴展的大腦能力,我們到底是要爭取什麼呢?在東方,啟蒙(悟道)傳統上與慷慨、慈悲、樂天知命以及物我合一的經驗有關。而在極端強調個人的西方社會,對啟蒙的模糊看法,則是如實地接納這個世界,或是去發現我們如何讓它變得更好。啟蒙對我們來說也意謂著對新奇、探險與創造力(獨創性)共同的渴求,具體的例子像是涉足太空的探險家。
    如果我們將啟蒙的東方品質從宗教脈絡中取出,並將其置入生命科學的領域中,我們會發現它們是與活化人類腦部最新的部分—前額葉皮質(prefrontal cortex)有關的特質。在功能性磁共振掃描中,我們發現經常靜心的人,其腦部在影像中會顯現出與不靜心的人大異其趣的聯通結構。他們比較能夠保持在平靜與無壓力的狀態,生活在祥和之中並實踐慈悲。令人好奇的是,在三摩地或啟蒙的狀態,他們的前額葉皮質往往是腦中最活躍的部分。法王達賴喇嘛把啟蒙的狀態形容為「一種能自驅動無止盡循環狀態的不良情緒中獲得解脫的狀態,但同時也能擺脫頭腦中因這類情緒而起的既定傾向。」達賴喇嘛想說的就是:「啟蒙是一種能自破壞性的情緒、限制性的信
    念,以及重複的行為中解脫出來的狀態。」
    只有當大腦中的前額葉皮質能減緩腦中史前區塊的驅力,寬宏大量與慈悲才得以生出。然而,為了讓前額葉皮質能夠建立達到喜悅與平和的功能性途徑,大腦與全身上下必須得處在健康的狀態。我們要適當攝取營養品並加上內在紀律的訓練,也必須療癒身體與頭腦來使前額葉皮質產生力量。這一新的大腦,可在生物學的層面上進行程式化,使我們經驗極樂、長壽、平和與重生。長久以來,這個腦部區塊一直處於離線狀態,被它所允諾讓我們從中解脫出來的「匱乏、暴力與創傷」這類力量壓抑著。
    一旦腦中這個新區塊能連上線,腦部協同作用就有可能發生。協同作用意謂著整體的效能大於其構成部分的總和。工程師非常熟悉所謂協同作用如何運作,譬如:不鏽鋼的抗張強度幾乎是鐵的十倍,即便不鏽鋼基本上是鐵加上些微數量的碳去冶煉而已,而碳與鐵本身都是易剝落碎裂的。兩者一旦結合在一起,卻成了極堅固的材料。
    大腦協同作用(Brain synergy)意謂著一部神經電腦裡裡外外所有的迴路皆開啟,而且共同運作,同時每個區塊皆主管其特定的功能──就像心臟主管血流,肺臟主管呼吸—這創造出無法以其個別的組成部分來定義甚或描述的一套系統。

    成就協同作用

    東方世界的人們認為,成就大腦協同作用之道是經由靜心的練習。薩滿們稱之為「明晰的洞見」。而在瑜伽傳統,則被稱為「三摩地」、靜心的最高狀態,或是天人合一。不論用什麼樣的措辭來形容這過程,最大的挑戰都在於不認同由破壞性情緒所生出的自限性覺知。
    想像一個湖泊。湖面水波不興時,它就完美地映照出環繞在其四周的所有景物,你可看見對面的松樹或上升的月亮於湖中的倒影。然而只要有一陣微風輕拂過湖面,湖面就只映照出自己,就好像它在說:「看著我吧!」同樣的,當我們的心智被不請自來的思緒或情緒攪擾,或是因電視排山倒海而來的商業廣告,社交上的閒言閒語,以及瑣碎的標誌與招牌而心煩意亂時,它就會自與浩瀚宇宙的連結中抽離。我們內心深處對領悟創造的偉大奧祕並想成為其一的渴望也因此中斷。薩滿們認為,想要與生物圈中龐大的訊息場互動,我們必須進入有清晰洞見的狀態。我們的心智必須處於平靜的狀態才能覺察世界的本質,而不是只有自身破壞性的情緒所衍生的檯面下劇碼的反射而已。
    有一個北美曠野印地安人的教導故事是這麼說的:有一個年輕人走到他祖父跟前說:「有兩匹狼在我裡面,一匹想要殺戮與毀壞,另一匹想要創造平和並帶來美麗,哪一匹會贏呢?」祖父這位老者回答他說:「你常餵養的那匹!」
    同樣的,我們的選擇可以是:去餵養那匹帶來混亂與迷惑的狼,牠會吞食你積極正面的思考,摧毀你的自我價值感,而且耗盡你整個生活。或者是餵養那匹帶來內在平和的狼,能夠讓你的頭腦成為像美麗靜謐、波平如鏡的湖面一般,並且能夠觸及你高層次大腦的品質與天賦。
    一旦療癒情緒的腦,而且創造出大腦協同運作的狀態,我們前額葉皮質的天賦會自然而然地連上線,屆時我們將不再需要用人為的方式去追逐幸福,因為幸福感將由內在輕易地興起。對前額葉皮質而言,幸福不是好運與偶然的結果。沒錯!幸福是明晰的洞察所帶來的恩典,而且永遠屬於你。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