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驚破霓裳羽衣:說不盡的唐詩,不過是歌舞昇平一場

    作者:杜昱青
  • 出版社:崧燁文化
  • 出版日期:2020/08/21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5164379
  • 定價:480
    優惠價:93折,446
  • 優惠期限:2021/02/16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古今一望,唯有盛世唐朝的讚歌還在迴響,
    從華清宮旁,到鸛雀樓上,到玉門關前,到終南山下……
    即使繁華落盡,唐詩也留下了一片美極的蒼涼──

    ▏李白:即便是人生低谷,也要仰天長嘯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四十歲的李白,在權臣的讒毀排擠下,被聖上變相攆出了長安城。
      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
      他只說「行路難,行路難」,但卻依舊打腫臉充胖子般,要「直掛雲帆濟滄海」,歌者動情,聞著落淚。人世間能得幾個李太白,可以把世事看得如此透徹?

    ▏杜甫:人們在流亡的時節,才會想起安定生活中那些微不足道的幸福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在這首〈聞官軍收河南河北〉中,杜甫一直說自己的喜悅,卻絕口不提在這場勝仗之前,自己曾歷盡多少苦難。安史之亂為這個朝廷帶來的災難是致命性的,即便有著享譽海內外的名聲。這一場勝仗,讓杜甫看到的是希望,是已經被黃土埋了半截身子後,所剩下的唯一希冀。
      此時,他的心早已沿著黃河水,一路漂流而走了……

    ▏王維:眠在終南山初起的煙靄中,做上一場草堂春夢

    下馬飲君酒,問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歸臥南山陲。
    但去莫復問,白雲無盡時。

    王維這一首五言詩〈送別〉,明著是送別友人,但又何嘗不是在送別自己?白雲千載,悠悠依舊,何時回首,安得逍遙遊?
    勸酒人和飲酒人心中都明白,那白雲悠悠之處便是盡頭,兩人說的是塵世,更是人生。
      面對終南山的方向,始終還是留下了一聲歎息。

    ▏張若虛:順著月光的軌跡,從春江花月夜開始談起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灩灩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
    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裡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

      張若虛這首〈春江花月夜〉被後人冠以了「以孤篇壓倒全唐」的美譽。
      
      春潮萌動,海月升空,碧波送皎月行了萬千里,卻獨不見月光澤陂之處。    
      江水曲折,月色隨魚紋般的波瀾而飛。
      天水一色,物和人偕在夢境般的美景入睡。

      張若虛在是個詩人之前,更是個普普通通的癡情種,面對如此美景

    <TOP>

    作者介紹

    杜昱青

    杜昱青,文學院出身,癡迷於中國古典詩詞十幾載,學生時代也常常參加詩詞競賽,也因此賺進一些獎學金。平時寫稿之餘,閒來無事就會重新鑽研金庸小說,是個金庸迷。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5164379
    頁數 / 36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