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石龜島傳說

    作者:許榮輝
  • 出版社:初文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20/09/04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87458340
  • 定價:330
    優惠價:88折,290
  • 優惠期限:2021/03/02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 第十五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首獎得主最新作!

    三種人生,小人物的窮困故事。
    「現實人生」一輯,以寫實手法為主,反映底層人士面對的慘淡、嚴酷的現實。
    「啟悟人生」一輯,透過觀察生活,可從中獲得啟迪,讓人生更富足、更有意義、更積極;但時常領悟到的,是不愉快的。
    「魔幻人生」一輯,以魔幻手法,表達較宏觀的題材,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上,都是一直存在的現象。


    本書為許榮輝的第二部短篇小說集,寫三種人生。
    愛爾蘭作家科爾姆‧托賓談到短篇小說創作時曾如此說,生活中太過美滿、快樂、得意的事情,都不是理想的創作題材。寫作者喜歡選擇不快樂的、失意的、遇挫的、恐懼徬徨的人和事來刻劃。主角通常是沒有權勢,甚至生活無着的小人物,苦困比別人多。人在現實人生中確實需要各種各樣的愛,寫作者卻需要「失去」、「失落」等種種不幸元素融入創作裏。
    許榮輝坦言自己的小說若沒有類似元素,創作也真的難以維持下去。元素來源於觀察生活、思考人生。

    <TOP>

    作者介紹

    許榮輝

    許榮輝

    曾在香港新聞界長期擔任新聞翻譯工作,作品入選劉以鬯先生主編的《香港短篇小說百年精華》。近著《我的世紀》獲第十五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首獎。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87458340
    頁數 / 33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目錄
    前言

    輯一: 現實人生
    互相同情就這麼困難嗎?
    渴睡
    無路可逃
    悲劇紀事

    輯二:啟悟人生
    車門
    鱷魚
    大與小
    女拳手

    輯三:魔幻人生
    燈柱傳奇
    身體失序
    石龜島傳說
    異村

    <TOP>

    前言

    這是我的第二部短篇小說集,寫三種人生。
    愛爾蘭作家科爾姆‧托賓談到短篇小說創作時曾如此說,生活中太過美滿、快樂、得意的事情,都不是理想的創作題材。寫作者喜歡選擇不快樂的、失意的、遇挫的、恐懼徬徨的人和事來刻劃。主角通常是沒有權勢,甚至生活無着的小人物,苦困比別人多。人在現實人生中確實需要各種各樣的愛,寫作者卻需要「失去」、「失落」等種種不幸元素融入創作裏。
    我的小說若沒有類似元素,創作也真的難以維持下去。元素來源於觀察生活、思考人生。
    「現實人生」一輯,以寫實手法為主,反映底層人士面對的慘淡、嚴酷的現實。〈悲劇紀事〉以兩個跟車送貨工人為主要人物:一個年紀大、老實、節儉;另一個年輕、玩世不恭、花弗。我把他們湊在一個故事裏,覺得他們可以代表社會的兩大類人。想寫的是一種悲劇必然會發生的社會普遍現象。他們共同面對的是艱辛的工作,充滿危險,可是工資卻屬於最低。由於他們的生活方式、為人處世態度以至性格不同,關係陷入畸形。兩人之間不但不能相濡以沬,還要造成傷害。他們之間叫人傷痛的悲劇是個人因素,或是制度引起的呢?一直是我苦苦思考的問題。〈互相同情就這麼困難嗎?〉寫的是兩個職業女性,明知對方謀生不容易,卻因了微妙的,不能公然說出的原因,就連些微的,能夠給對方溫暖的同情,都不敢公開表示出來。〈渴睡〉選擇了日常生活中的一個細節,反映普羅小市民為了謀生,過份勞累而出現的極度疲勞現象。相信是很多人的共同經歷,卻不會達到女主角那樣的劇痛。
    「啟悟人生」一輯,想透過觀察生活,從中獲得一點啟迪,讓人生過得更富足,更有意義,更積極。但其實所領悟到的,時常是不愉快的。〈車門〉寫的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方式。有些方式明明是如此叫人深惡痛絕,充滿計算,卻仍有人會死抱着珍而重之。把醜陋方式當是美麗方式,是極可怕的處世待人方式。仔細觀察一下,如此不堪現象,在社會上是如此普遍,隨處可見,觸目驚心。
    「魔幻人生」一輯,改用魔幻手法,是想更好表達較宏觀的題材。〈石龜島傳說〉是對人類生存的一個痛苦的思考結果。人類在原始環境求生,受盡大自然巨災的摧殘,毫無抗拒之力。好不容易經過努力,生活較好過了,又迎來了人統治人,人折磨人的時代。這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上,都是一直存在的現象。作為人類,是不是永遠都無法過着好好過日子的自由生活?或是某一族群永遠都無法擺脫受奴役的宿命?想來也不是個別例子,思之只覺黯然。〈燈柱傳奇〉寫的是一個天生殘疾人,縱使自己受到各種各樣的挫折,都抱着純真的、善良的心,在自己的能力內做對別人有益的事。寫這個故事,也是鼓舞自己,讓自己有更大勇氣,堅定自己做人的信念。
    寫作,有很多苦與樂。幾十年來寫作過程中,受到的無數挫敗,是苦中有甜。得到的快樂,卻是從別處都無法得到的精神享受。真是一言難以道盡。

    <TOP>

    內容試閱

    車門

    1、
    那是一段很艱難的日子,該是我人生的低點,艱難的日子通常陪伴着屈辱的日子。
    艱難加上屈辱,那就真的不是人過的日子了。
    我當時在一家紙品廠做事。做的是雜工的工作。從此我就徹底明白了做雜工的含意。
    工廠裏的一切雜活都得做。最繁重的是封箱。即是把製成品裝進一個又一個紙箱裏。最忙碌的時候,真的是忙得透不過氣來。
    年紀輕輕的,就做這種賣力氣的活兒,前景暗淡得叫人抬不起頭來。
    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件事,真的把我壓垮了。
    有一次,老闆叫我跟他一塊兒出去。那就不是做廠裏的事,而是當奴僕那樣使喚了。大概是要給他家裏搬運些甚麼東西了。他看中我高大,有氣有力。
    我們是一起坐私家車出去的。
    我年輕,不懂那麼多禮節。
    我打開了後座的車門,就鑽了進去。
    老闆臉色嚴峻,站在車外。隔了好一陣,他低着頭伸進車廂內。
    他對我說:「你打開後座車門,這第一步你做得對,但不是你坐進去,你應該在車門外恭候,讓我坐進去,你懂得嗎?你要坐,就坐到前座。」
    我聽了,乖乖地出來,照着老闆的吩咐,恭請他坐了進去。
    當時,我沒有怎麼特別的感覺。
    要說感到震動的話,是在過後。
    突然省悟到,原來,我是如此低微。
    我真的像一張白紙,上面還沒有塗上甚麼。我也還沒有想到要在上面塗寫些甚麼。這是一個人完全沒有心理負擔的時候。突然,老闆粗暴地在上面劃上了些甚麼。我也沒有認真去看。後來,掃了一眼,原來上面寫着「低微」兩個字。
    我做着賣力氣的低微工作,領取低微的工資,毫無前景。我這樣的境況,這樣的地位,就叫做「低微」。
    有了這點認識,我的心情就失去了平衡了。
    我本來是心平氣和的。老闆把那層薄薄的紙,不留情面給劃破了。
    真的很痛很痛。
    很多人有這樣的經歷和感覺嗎?
    很微小的事,但可以把你刺傷,傷痕留下了一生一世。當然,這也是自己很脆弱很容易受傷的緣故。
    我不記得我是怎樣終於應付過去的,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這樣的事情最好忘記。我像所有怕痛的人,努力把傷痛的事情都忘光。
    看來也真的忘光了。
    但人生會有巧遇。這樣的巧遇應該很少。遇上這種巧遇的人,是有幸還是不幸呢?這個問題我自己也答不上。
    應該說,這樣的巧遇再也不會讓我感到傷痛,但仍然有種恍似傷痛的感覺。
    我去臺北辦點事,因為人生路不熟,也為了方便,我出入總是搭出租汽車的時候多。
    有一次,我從下榻的酒店出來,正準備打開出租汽車前座的車門,突然,另一隻手更快,伸向後座的車門。我在剎那間只感到有點憤怒,其實也有點奇怪,有誰在跟我爭搭出租汽車嗎?
    不是沒有試過這樣的經驗,只是沒有遇上這樣的搶搭方式,沒有這樣離譜。
    這個時段,真的沒有這個必要。此刻搭出租汽車完全沒有難度。不是還有多輛出租汽車在酒店外輪候搭客嗎?我側頭一望,只見那個人一隻手開着後座車門,另一隻手臂伸出,恭敬地做了個「請」的手勢。我恍然大悟,他請我坐進後座。後座才是我該坐的地方。這樣做無非想討點貼士吧。
    我不禁一呆,我這一呆產生了一個我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是容我有點時間去觀察那個為我開車門的人。
    時間真的是倒流得飛快,快得立即就到了幾十年前。原來,即便過了幾十年,要認出一個人也不難,只要你記得了他的某一個特徵,一個你很難忘懷的特徵。
    不過當時我不信。我不信世間真的會有這樣的巧遇。
    而且,我想,幾十年前他已富有,現在理應更富有了。
    我曾聽說過,老闆在臺灣也有業務。
    但我看到的,確實是這樣一對鼓起的眼睛。這是我以前那個老闆才會有的。
    幾十年前,我坐進汽車的後座,看到的就是一對格外鼓起的眼睛。眼色裏的威嚴,以及這對眼睛的主人跟着所說的一番教訓的話,讓我乖乖地從後座鑽了出來。那時他站着,我坐着,格外感到他高高在上。
    現在,我們的位置似乎對調了。
    原來,我的個頭比他高出了不止一個頭,加上他作了個請的姿勢,側着身子,就更顯出我比他高得多了。
    鼓起的眼睛溢滿了討好的笑容。
    他應該很肯定,他這樣做,我會很受用,很高興。也許他對別人作出同樣的動作,較容易得到較多的貼士。
    但我突然像被刺痛了一下,而且就像真的被刺痛一樣,我叫了起來。
    「呀!你……」
    我極力把自己的叫聲剎停,就像把一架開足馬力的汽車剎住一樣。這樣一來,聲音不免有點刺耳,怪異。
    我不願意被人傷害,其實不論對方是誰,也不願意傷害他人。如果我讓他覺得我把他認出了,他至少會感到尷尬吧。
    要是像奇蹟一般,他跟我一樣,很清晰地記起了幾十年前發生的事,記得站在他跟前的,就是一個曾經被他視為如此低微的人,在很多年後卻突然要為他開車門,是否會很受傷害呢?
    而且,此時此刻,他的而且確,是出於對我的尊重。
    自從很多年前的那次遭遇後,只要有可能,我都會選擇坐在前座。坐在前座讓我有舒服的感覺。人有怎樣的感覺,原來可能都有個別人無法知道的原因。
    我喜歡坐在前座。有人會對我說,你喜歡看風景嗎?有人會對我說,坐在前座比較危險呀,但從來沒有人從尊卑這樣的角度來問我。
    就在我呆立的時候,我再一次望着他鼓起的眼睛。
    我十分相信,幾十年前,他認為後座應該是他坐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體現他的尊嚴、威權。
    很明顯,他現在落魄了。
    可是顯然,他對他的這種信仰看來依然沒有改變,只不過換了一個方式。在他為他人開車門,讓他坐到後座時,一定堅信,他這樣做,對方一定會感到很尊貴,很受用。因而,這是討好人的好方法。
    也許,俗世的人都是這樣想的。
    只是我有了那樣的經歷,想法就不一樣。
    我不能這樣站着,像跟他過不去,對峙似的。
    人有一種本能,會叫人在緊急時怎麼做。
    我從錢包裏抽出一張紙幣。我本來是要抽出一張臺幣,但是,當我抽了出來的時候,發現是一張紅底的很奪目的一百元港幣。
    我不是那麼豪氣。
    但我來不及收回了,我把紙幣遞給他,我發現他細小的眼睛,發出光來。
    我完全不知道是甚麼原因,總之,就在那電光石火之間,我對他眼神裏閃耀出來的光的含意,想出了種種可能性。
    是他看到了港幣,而直覺地知道我是香港人?
    是出於他貪錢的本能?
    或者憑着我的一個手勢,他真的認出了很多年前的我?
    不知怎地,我竟然有點慌亂了。
    我一頭鑽進了車裏,前座。
    鑽進前座,也是出於一種本能。
    事後,我感到我這個出於本能的動作,做得太好了。一是保持了我的原則,二是,婉拒他的討好。
    我聽到了後座的車門關上的聲音。
    我在倒後鏡看到了一張模糊的迷惑的臉。
    我相信我也迷惑。
    幾十年來在他身上發生了甚麼重大的事呢?我沒有絲毫好奇心。
    幾十年來我體味了人生,更加相信,一個人待人接物,應該謙卑。作為一個人很低微,也是很正常的。但是當被人蓄意貶低時,對自己的低微身分卻是會那麼介意。真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怎也不承認自己的低微。死也不會。
    這樣的心態,我竟然無法改變了。
    而他呢?卻似乎那麼甘心情願承認自己的低微。
    這當中發生了甚麼事,又有怎樣的差別?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