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接棒家族【本屋大賞TOP1冠軍】

そして、バトンは渡された

    作者:瀨尾麻衣子
  • 譯者:王蘊潔
  • 書系:潮流文學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9/04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090405
  • 定價:380
    優惠價:79折,300
  • 優惠期限:2021/03/02

    ※庫存>5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比「家族」更重要的,是「家人」。

    ★二○一九年本屋大賞冠軍
    ★二○一九年擊敗高山一實、東野圭吾,榮獲日本文學書銷售榜冠軍
    ★二○一九年紀伊國屋書店暢銷冠軍
    ★二○一九年日本綜合暢銷書排行榜第10名
    ★二○一九年紀伊國屋店員最想賣的書TOP 30
    ★二○一八年《國王的早午餐》BOOK大賞

    如果血緣是一場慢慢傳下去的接力賽,
    毫無親緣關係的棒次也能延續幸福嗎?

    剛出生時,我的名字是水戶優子。
    之後也曾經是田中優子、泉之原優子,
    現在則是森宮優子。
    和式早餐、西式早餐,或是把豬排飯當成早餐,
    每個爸爸媽媽都有屬於自己的習慣,
    就像我的姓氏,隨著居住的屋簷而改變。

    老師曾對我說:
    「如果不把困難或是煩惱說出來,別人就無法瞭解。」

    擁有三個爸爸、兩個媽媽、四個姓氏,
    卻沒有任何的不幸感,
    這樣的我是不正常的嗎?


    ▍「一部有關愛如何循環的故事」:
    你對孩子付出的愛,由他吸收轉化、給予另外一個人;
    當他成為了父母,就會給予子女同等的愛與對待。

    ▍「我們都需要被名為『愛』的養分灌溉」:
    每一株樹苗,都需要用愛去灌溉,才能長成一棵充滿愛的大樹;
    而我們是否能成為有愛的大人,端看我們是否在飽含愛的土壤裡長大。

    ▍「『家庭』不只是形式」:
    父母離婚後再婚的子女可能獲得的不幸,
    並非因為雙親換了人,而是孩子沒有得到來自新家庭的愛。
    真正的愛可以讓我們,成為比家人更像家人的「親人」。

    ▍「『家人』不只是血親」:
    當「家人」的定義不再與血緣關係綁在一起,
    愛才得以不斷流竄於血液、在彼此間循環下去。

    ■ 讀者好評 ■

    ▍日本亞馬遜讀者★★★★★五星滿分、網友爆淚感動好評:
    「這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家庭小說。」
    「溫柔的句子,獨有的機智。越是往下讀,你的心臟就會越溫暖。」
    「細膩地點出了『子女與父母應該如何相愛』的問題。」
    「讓我想起了東野圭吾的《秘密》,實在令人止不住眼淚。」
    「謝謝作者寫出了這樣一個故事,本屋大賞冠軍實至名歸。」
    「這不是一本書,這是一種深層的心理狀態。」
    「有人或許認為這是一部童話,但童話都是來自現實。」
    「在毒親橫行的這個時代,反而需要看見這樣療癒人心的作品。」
    「它不是一則如史詩般磅礡的大故事,它是一部充滿細膩情感、令人不捨又感到溫馨的小故事--而它一樣偉大。」
    「『父母會隨時間改變』,乍聽可能會讓人覺得不幸,但事實並非如此--只要有深厚的感情,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請務必、務必閱讀這本書。」

    ■ 角色介紹 ■

    森宮優子,女,十七歲,
    她有三個父親,兩個母親,家庭在她成長的十七年間變更了七次成員,
    姓氏在沒有血緣關係的父母之間進行了四次更改,
    但她很確定,「我是被愛著的」。

    水戶家  生下她的父母,母親已離世,父親人在巴西(似乎)。
    梨花家  時髦又年輕貌美的繼母,教導優子學習鋼琴。
    泉之原家 充滿威嚴又有錢的繼父,個性有點濫好人。
    森宮家  在一流企業工作的繼父,身為男人,依然全心全意養育優子這個女兒。

    <TOP>

    作者介紹

    瀨尾麻衣子

    瀨尾麻衣子
    以《接棒家族》成為2019本屋大賞冠軍得主。
    2001年出道作《卵之緒》便斬獲少爺文學大獎。
    2005年以《幸福的餐桌》榮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
    《離天國還很遠》、《幸福的餐桌》皆曾改編為日劇。

    譯者簡介

    王蘊潔

    王蘊潔
    樂在一個又一個截稿期串起的生活,用一本又一本譯介的書寫下人生軌跡。譯有《永遠的0》、《解憂雜貨店》、《哪啊哪啊神去村》、《博士熱愛的算式》和「十二國記」系列等作品。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
    綿羊的譯心譯意
    www.facebook.com/sheepheart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1090405
    頁數 / 33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小學四年級第三學期的結業典禮結束後,我在回家的路上和美奈、小奏道別後,急急忙忙趕回家裡。這個學期的成績單上有八個「優」,我從來沒有拿過這麼多「優」,而且導師評語欄內寫了「對同學很友善,活潑合群,力求進步」、「主動積極嘗試各種事」,幾乎全都是優點。
    梨花媽媽看了我的成績單,一定會驚訝說:「妳太厲害了」,爸爸也一定會稱讚我「對同學友善最棒了」。光是想像他們的反應,我就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而且春假結束之後,我就要升上高年級了。五年級之後,就有機會擔任各種委員,還要開始上英文課。雖然重新分班讓人有點緊張,但小奏和美奈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們約好即使分在不同的班級,也要每天一起玩。想到以後會有很多好玩的事,我就忍不住興奮起來。

    「優子,妳好聰明。」
    果然不出所料,梨花媽媽翻開成績單時,驚訝地叫了起來。
    「只有這次比較好而已。」
    「沒這回事,國文、數學、自然,還有體育和音樂也都是優等,什麼科目都難不倒妳。」
    梨花媽媽讚不絕口,我被她說得很不好意思,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秀秀看到妳這麼出色的成績單,也一定會很開心。」
    梨花媽媽說完,小心翼翼地把成績單闔了起來,放在桌上。
    「真的嗎?」
    「嗯,他當然會很高興啊。對了,今天晚餐就來吃手捲壽司,秀秀也說今天會早點回來。」
    「太好了。」
    我太高興了,忍不住拍著手。
    這兩個月來,我覺得梨花媽媽和爸爸之間的關係似乎出了點問題。晚上我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有時候會聽到他們爭執的聲音。雖然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但梨花媽媽高亢的聲音好像生氣一般來勢洶洶,而且不知道爸爸是不是工作太忙,經常很晚才回家。
    沒想到爸爸今天會早回家,而且梨花媽媽說,爸爸看到我的成績單,一定會感到高興。成績單的威力太強大了,我發自內心慶幸自己之前用功讀書。
    「我們好久沒有三個人一起吃晚餐了。」
    我忍不住興奮地說。
    「對喔,最近秀秀經常加班到很晚才回家。」
    「就是啊,就是嘛。」
    我邊吃著梨花媽媽為我準備的香料飯邊說。結業式在中午之前就結束了,我和美奈約好下午一起玩。
    「不知道春假會不會出去玩。」
    我實在太高興了,不顧嘴裡還嚼著東西,就忍不住這麼說。
    「春假?」
    「明天開始放春假,我們全家要去哪裡玩呢?」
    「我也不太清楚,春假可能會很忙吧。」
    梨花媽媽用湯匙把香料飯撥來撥去把玩著。雖然只是把冷凍的香料飯炒一炒,但很好吃,梨花媽媽可能沒什麼食慾,一口也沒吃。
    「是嗎?」
    「春天不是都會很忙嗎?而且春天……」
    「而且春天什麼?」
    我忍不住偏著頭。
    暑假的時候,我們三個人一起去了水族館,新年的時候去了東京迪士尼,而且還住了一晚。我原本以為每次放長假就可以出去玩,難道今年春假不能去玩嗎?春假沒什麼功課,原本以為會是最開心的假期。
    「為什麼春天會很忙……?」
    我正想這麼問,梨花媽媽打斷了我,催促說:
    「趕快吃吧。妳不是要去找美奈玩嗎?」
    「是啊。」
    「我已經買好了點心,妳帶去和美奈一起吃。那我先來洗碗。」
    梨花媽媽說著,把裝有剩下香料飯的盤子拿進廚房。
    我覺得好像有點不對勁。算了,不管這麼多了。即使我是小學生,也覺得梨花媽媽性情不定,經常有點心血來潮,只要想到一件事,就會馬上付諸行動。她可能想要做什麼事吧,我還是趕快出門去找美奈玩好了。我急急忙忙把剩下的香料飯吃完了。

    我和美奈一起玩了她新買的麗佳娃娃,又吃了美奈媽媽做的泡芙,在傍晚時離開了她家。今天晚上要和爸爸、梨花媽媽一起吃手捲壽司。想到一家三口一起坐在餐桌旁吃飯,就想趕快回家。
    走快一點的話,從美奈家回家只要十分鐘。我們住的這棟公寓總共有四戶人家,梨花媽媽搬來和我們同住之前,我和爸爸就住在這裡。橘色的屋頂、乳白色的牆壁,公寓的停車場周圍種滿了花,隨時都有人整理得很漂亮。雖然比美奈家小,也沒有小奏家的大廈公寓那麼新,但我很喜歡自己的家。
    我家住在二樓右側。抬頭一看,可以隔著白色蕾絲窗簾的縫隙看到客廳亮著燈。即使看不到爸爸的身影,我也可以從窗簾搖動的樣子,和窗戶的燈光知道爸爸是不是已經回家了。梨花媽媽搬來和我們同住之後,我幾乎都不會一個人在家。和梨花媽媽聊天很開心,而且梨花媽媽很漂亮,又很有趣,我很喜歡她,但如果爸爸也在家,我就會更高興。
    我急急忙忙走上公寓的樓梯,打開沉重的門,在玄關看到了爸爸的黑色大皮鞋。
    「爸爸,你回來了,你今天回來得真早。」
    我走進客廳,發現爸爸坐在餐桌旁。爸爸很少在天黑之前就回到家。
    「因為今天爸爸提早把工作處理完了。」
    「原來是這樣。爸爸,你看了沒有?」
    我拿起架子上的成績單問。
    「爸爸要等妳回來再看啊。」
    爸爸說。
    「嘿嘿,那就給你,你快看。」
    「謝謝,爸爸來看看。」
    爸爸仔細打量著成績單,靜靜地說:「喔喔,太厲害了。」
    「咦?爸爸,你不驚訝嗎?」
    「喔,很驚訝啊,但爸爸知道妳很厲害。」
    「是嗎?你有看老師的評語嗎?」
    「有看,老師說妳活潑合群,力求進步。」
    「對啊,沒錯。」
    「嗯,太好了,妳心地真的很善良。」
    爸爸深有感慨地說。
    「老師也說我對同學很友善。」
    「對啊,真的很棒。」
    雖然爸爸的反應比我想像中更平靜,但他還是很高興。
    「那就來吃晚餐吧。」
    梨花媽媽對我和爸爸說。我原本想幫忙,但看到桌上已經擺滿了生魚片和飯。在生日、連假或是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時,梨花媽媽都會準備手捲壽司。她說:「看起來很豐盛,但其實只要準備壽司飯和生魚片就好,所以很簡單。」
    只要把自己喜歡的生魚片和飯放在海苔上,捲起來就可以吃。外婆從來沒有做過手捲壽司,我第一次吃的時候好開心,因為想吃什麼就吃什麼,而且可以大快朵頤。
    「好豐盛。」
    「我今天還買了鮭魚卵。」
    梨花媽媽在我旁邊坐下時說。
    爸爸坐在我對面,梨花媽媽坐在我旁邊。當大家都坐下後,我探頭看著大盤子,正在思考要包哪一種生魚片。有鮪魚、透抽和蝦子,還有梨花媽媽做的煎蛋。
    「那我來吃透抽和小黃瓜。」我拿起海苔。
    「對不起,我還是先說好了。」爸爸突然開口,「原本想吃完飯再說,但吃完飯之後,就會懶洋洋的。因為是很重要的事,所以我還是決定先說。」
    「什麼事?」
    我把手上的海苔放回了盤子。爸爸以前在說任何事之前,都沒有先聲明接下來要說重要的事,所以我完全猜不透爸爸要說什麼。但是,爸爸眉頭深鎖,而且眼眶也有點濕濕的。看起來不是什麼好消息。
    「小優,爸爸希望妳在這個春假期間決定一件事。」
    爸爸盯著我的臉說。
    「決定一件事?」
    「妳不是快升上五年級了嗎?」
    「嗯。」
    「因為妳已經是高年級的學生了,所以爸爸覺得必須聽取妳的意見。」
    雖然爸爸覺得我長大了,讓我感到很高興,但看到爸爸臉上嚴肅的表情,這種高興很快就消失了。我偷偷瞥了梨花媽媽一眼,她事不關己地看著盤子。她的態度令我更加不安了。
    「爸爸要去巴西。」
    「巴西?」
    我曾經聽過這個國家的名字。社會課的老師曾經在上課時講過,那是位於南美洲的國家,離日本很遠。爸爸的意思是,我們春假要去巴西嗎?為什麼要去這麼遠的地方?而且為什麼要用這麼嚴肅的表情說這件事?
    「小優,妳有什麼想法?」
    「什麼想法?不是大家一起去旅行嗎?還是只有我一個人留在家裡?」
    「不,不是去旅行。」
    「不是去旅行?」
    不是去旅行,那為什麼要去國外?我歪著頭納悶。
    「秀秀要去巴西工作,不是春假而已,而是要一直在那裡。」
    梨花媽媽插嘴說。
    「沒關係,由我來告訴她。」
    爸爸靜靜地制止了梨花媽媽,輕輕嘆了一口氣,又繼續開始說:
    「爸爸因為公司的關係,要被調去巴西的分公司上班。當然沒辦法每天從日本過去上班,所以要搬去那裡生活。差不多要三到五年的時間,分公司的業務才能步上軌道,所以爸爸要一直待在那裡。」
    雖然爸爸說得很慢、很仔細,但我還是花了一點時間才理解。我覺得口很渴,很想喝一口茶,只不過現在的氣氛好像不太適合。
    「我們要從這裡搬走嗎?」
    「是啊。小優,妳有什麼想法?」
    「什麼想法?」
    「妳願意和爸爸一起去巴西嗎?」
    爸爸看著我的眼睛問。
    我無法想像自己在外國生活,這代表我也要轉學嗎?要在陌生的地方說我完全不會說的語言嗎?如果可以,我當然不想去。
    「如果不去會怎麼樣?」
    「那就要和爸爸分開了。」
    「我才不要,那怎麼行?」
    我語氣堅定地說。雖然我不想離開日本,但如果一個人留在日本,我根本活不下去。我還是小孩子,爸爸竟然就丟下我自己去巴西,真是太離譜了。
    「我自己什麼都不會,絕對不行啦。」
    我說。
    「我還留在日本。」
    梨花媽媽說。
    「啊?」
    「我不會去巴西。」
    我聽了梨花媽媽的話,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爸爸非去巴西不可,梨花媽媽卻留在日本,這是怎麼回事?
    「優子,妳有兩種選擇。妳可以和爸爸一起去巴西生活,也可以和我一起留在這裡、繼續目前的生活,妳可以二選一。」
    雖然梨花媽媽的說明比爸爸更清楚,但我還是聽不太懂,於是我又問:「什麼意思?」
    「爸爸和梨花媽媽會分開,也就是說,以後不再是夫妻了,所以,希望由妳來選擇,要和爸爸一起生活,還是和梨花媽媽一起生活。」
    這次由爸爸向我說明。
    「我搞不清楚你們在說什麼嘛。」
    明天開始放春假,今天應該快快樂樂吃晚餐,他們卻突然說什麼?我用力搖著頭,腦袋迷迷糊糊,就像在做夢。
    「對不起,沒想到會變成這樣。爸爸和梨花媽媽談了好幾次,已經沒辦法了,所以希望妳自己決定,才不會後悔。」
    「我要決定什麼?要決定去巴西還是留在日本?還是要決定跟爸爸,或是跟梨花媽媽?」
    即使腦袋不算太清楚,我也知道自己面對了悲傷的事,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爸爸知道很難選擇,爸爸當然希望一直和妳在一起,因為妳和爸爸才是真正的父女,巴西雖然很遠,但爸爸覺得妳和我一起去最理想。」
    梨花媽媽聽到爸爸這麼說,忍不住大聲反駁。
    「什麼叫真正的父女?可不可以不要用這麼有心機的說法?我也很疼愛優子。優子,如果妳去巴西會很辛苦,無論怎麼想,都是留在日本比較好。」
    我很愛爸爸,雖然和梨花媽媽一起生活的時間並不長,但我也很愛她。梨花媽媽來家裡之後,每天的生活都變得很開心,我不想在他們之間選擇。
    「我根本沒辦法選嘛。」
    我的眼淚撲簌簌地流了下來,無論腦袋還是眼前都一片模糊,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要爸爸離開我,也不想梨花媽媽離開我,無論想像哪一種情況,都讓我很難過。
    「巴西有很多日本人,只是離日本很遠,但並不會不方便。小優,妳很快就會適應了。」
    爸爸說著,遞了一塊毛巾給我說:「擦一擦眼淚,巴西是一個很暖和、很歡樂的國家。」
    「既然這樣,那大家一起去呢?」
    雖然我不想離開這裡,但如果三個人繼續生活在一起,我覺得應該可以克服。我用毛巾擦著臉說。
    「我不想去。巴西和日本的語言不同,食物不同,賣的東西不同,所有的一切都完全不一樣,治安也不好。妳現在正在看的動畫,去了巴西也看不到了。他們的電視根本不是說日文,更何況三年的時間太長了,等妳回到日本時,已經要讀中學了。」
    梨花媽媽沒有看我,也沒有看爸爸,滔滔不絕地說著。
    「我不要……那有沒有什麼方法,爸爸可以不去巴西呢?」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