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江湖:二部曲(下冊)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從線上到線下,虛擬RPG躍身實境武俠小說家,眾人集「思」,繼續闖蕩江湖!
    【本書簡介】
    ◎一份虛擬世界階段性任務結束的成果報告,造就「江湖」系列小說的真實問世。
    ◎一種自己的故事自己寫的概念,內容因人而異、千變萬化,跳脫一人創作的傳統。
    ◎一部由眾人共同創作的武俠小說,邀請各路英雄成為這部經典之作裡的傳奇人物。


    您即將收到一封【江湖帖】,邀請您成為「江湖」裡的主角!

    一群嚮往快意恩仇的武俠迷,在虛擬網路國度中共同打造一個「江湖世界」,
    完全由他們自行創造角色人物,並且自由揮灑發揮故事,
    最後虛擬轉化實體出版成冊,成為日後回首江湖路時最美的回憶。

    諸位看倌們,您也想被寫入這部長篇武俠小說中成為其中一名角色嗎?

    現在您不必只用旁觀者的身分來閱讀這江湖故事!

    你可創造角色闖蕩這虛擬世界,並與嚮往的人事物互動交流,
    更能自己創造、改變未來的故事走向,進而主導成為當代風雲人物!

    願在這無限想像的江湖虛擬舞臺上,可以讓更多人嘗試扮演更多的角色、
    創造出更多經典人物、流傳更多精彩的江湖傳奇,一圓大家心中的「江湖夢」!

    ‧‧‧  ‧‧‧  ‧‧‧  

    那一年,村子發生了一件大事:
    世稱江湖中人第一高手──「無始劍仙」,向另一位江湖人「獨孤客」下了挑戰書,
    雙方約定某月某日,日出三刻,在村外的廣場一較高下!
    為了這一紙流傳四方的公開挑戰狀,村子在那一年陷入了無與倫比的瘋狂……

    佛曰,人有三毒:「貪、癡、嗔。」無量惡行,始源於此。
    三毒者,始乎人心之欲求,訴諸行動,而犯下世間制訂的罪行。但是嚴格說起來,三毒乃罪惡之原點,卻非罪行本身。充其量,姑且稱之「原罪」。
    解了毒,人還會是人嗎?
    原罪非罪,乃是人性。

    事情要從那年的驚蟄後說起。時值二更,水都苑中。
    終日大雨,令水都苑的街道滿佈泥濘。一道閃電,照亮暗夜中的惡戰三人。臨光和傲天,
    一左一右,飛簷走壁,又奔騰無人街道上,追著一道不明身影猛打。
    「別打!」那人蒙著面,無奈喊道:「是我!」
    「當然是你!」傲天怒斥:「鬼鬼祟祟,就是要打你!」

    <TOP>

    作者介紹

    乙寸筆主筆、江湖全體玩家共同創作

    緣起於2000年,隨著當年網際網路興起而匯集了一群嚮往著「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有一山高」快意恩仇的武俠迷,期盼在虛擬網路國度中共同打造一個「江湖世界」──完全可由武俠迷自行創造人物角色、自由發揮的江湖舞臺。
    筆者將大家所扮演之角色歷程撰寫成一部永續的武俠長篇小說,虛擬轉化實體出版成冊,成為日後回首江湖路時最美的回憶。
    當您翻閱【江湖】小說時,不僅可以只用旁觀者的身分來閱讀這江湖故事,亦可創造角色闖蕩這虛擬世界,並與嚮往的人事物互動交流,更能自己創造、改變未來故事走向,進而主導成為當代風雲人物!
    願在這無限想像的江湖虛擬舞臺上,可以讓更多人嘗試扮演更多的角色、創造出更多經典人物、流傳更多精彩的江湖傳奇,一圓大家心中的「江湖夢」!

    主筆:乙寸筆
    創作:江湖全體玩家
    網站:www.vw.idv.tw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711623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幕後主使
    密室之中
    天將微明
    亂戰
    賭命交鋒
    未盡歸途
    後記
    幕後花絮
    附錄一:十年一夜(一)
    附錄二:十年一夜(二)

    <TOP>

    主筆序

    本作是「江湖RPG」小說計畫的二部曲《原罪深淵》,由不才我主筆,以一場遊戲裡確實發生的「水中月謀殺案」之始末為基礎,穿插真實紀錄和虛構事件,交織成一部橫亙十六年,牽連數十江湖人物的傳說。
    本作的創作核心,是來自玩家「十二羽」的構想,他的角色取材源自紫微命格「貪狼、七殺、破軍」,結合佛教三不善根「貪、瞋、癡」,說是不善根,但我以為正是有了這些負面要素,才構成了一個完整的人。我將它應用在小說章節裡,使小說的諸多人物,特別是正派人物,顯得沒有那麼單純,有了各自的心思和心計。這也導致《原罪深淵》的風格,和前一部《江湖:首部曲》有顯著的差異,是好或壞,須由讀者評斷,我惟盡己所能,在有限篇幅去呈現出一個英雄和梟雄並肩,賢愚忠奸都有精采的江湖故事。
    我一直相信,一部好的小說,無論類型是武俠、科幻、寫實、言情……,最重要的,在於故事直指人性。我以此為自己目標,雖然離它還很遙遠,但我會繼續努力地接近。
    在序言的最後,容我先向未接觸過遊戲的讀者說明一下:
    「江湖RPG」有個「命運種子」功能,一旦玩家服下命運種子,往後就有發生「福報」和「厄報」的可能性,發生福報則當前功力加倍,發生厄報則減半;福厄必定相繼發生,差別在順序是「先福後厄」或「先厄後福」,因此江湖玩家普遍歡迎「先厄後福」,當「先厄」發生時,甚至會互道恭喜!因為玩家每天都會透過遊戲累積功力,「先厄後福」,意味著累積的功力在未來,定有那機會大幅激進,並遠勝過「先福後厄」。
    我一直很喜歡這個功能,在這個吹捧年少得志、求務近功的時代,能樂意接受先厄挫折的鍛鍊,會是很珍貴的經驗。當我遭逢真實生活上的大小困頓,就好像遇到「先厄」,只要撐得住,渡過了,熬到「後福」的那一刻,我所努力的一切終得加倍奉還。
    而各位「江湖RPG」的玩家和讀者,諸位的評論就像是我的命運種子。假如幸得好評,我必深自感恩;若是負評,我必視如「厄運」珍視,以此勉勵我在這條江湖路上「努力練功」、精益求進。所以在此請各位讀者,不吝於對小說提出批評和指教,謝謝。

    乙寸筆

    <TOP>

    內容試閱

    幕後主使

    自不夜城南三十里,出了淺山環伺的蒼茫谷口,便是一望無盡的荒漠。荒漠中,隱約可見數叢荒涼古城遺址,錯落於黃沙粗礫之間。
    這裡曾是古戰場,每處古城曾各自為國,覬覦「鄰國」的綠洲和農作,打打停停,戰事綿延近百年,死傷上千,最終一切化作虛無。望向日落那端,可見到一座七層浮屠,矗立在天藍和沙黃的交界,日以繼夜,傳頌悠揚佛音,撫慰這片古戰場上的無主孤魂。旅人們藉此浮屠辨識方位,名之「古佛寺」。

    * * *

    某夜,羽家軍悄悄召集大批軍馬,集結古佛寺外的某處荒城,一夜之間構築完防禦工事,大軍隨即按兵不動,貌似靜候即將來犯的大敵。驚神羽坐鎮主營,調度各點守備軍務,十二羽則待在傷兵營,陪伴著病榻上的貴客:雲樓右使五芒星。
    五芒星端坐病禢邊,稀罕地褪下身上的黑斗篷,渾身裹著藥膏傷布,臉色慘白,而他那一雙赤眼黑曈,卻依然靜謐如昔。
    「還記得當年的十三使徒嗎?」十二羽為五芒星遞上一杯養傷藥酒,「當年,你我都是不見容於中原諸氏的邊緣人,白龍海義父收留我們,讓我們跟隨他身邊,並引薦我等入雲樓任事。即使如今義父遠離中原,他的恩情仍眷顧我們。」
    「而你背叛了他的恩情。」五芒星接過藥酒,啜飲一口便放下杯子,「你背叛雲樓,背叛義父,聯合独孤客和『深淵的惡魔』,聚集罪惡,動盪江湖。」
    「這是誤解,」十二羽並不動氣,「我從未曾背棄白龍海義父的恩情和教誨。」
    「義父豈教過我們召來罪惡,創立罪淵閣?」五芒星駁道,「你給了独孤客東山再起,危害江湖的機會。」
    「此話不盡然,」十二羽笑道,「當年,独孤客羽翼已豐,我不出面,自有他人找上門去,独孤復出,勢之必然。」
    不待五芒星駁之,十二羽又問:「我答應義父,絕不危害龍家人,至今依舊不曾違背誓言,對你也是一樣。反倒是雲樓,當年義父領我們十三使徒,與雲樓樓主把酒為誓,約定永不相害。然而雲樓可落實了這誓約?」
    「當然,樓主大人對我們始終推心置腹。」
    「寧寧的死,又如何?」
    五芒星默然良久,方以氣音答道:「那是意外。」
    「當年行兇的水中月也是這麼說,可是事實究竟如何呢?而你和寧寧的感情,非比尋常,竟然就願意這麼罷了?」十二羽湊近五芒星,「你說樓主對我們推心置腹,我倒以為對樓主而言,我們終究都是外人,就像恩師堯兒一樣。哪一天我們威脅到了樓主,他一樣要除掉我們,就像他對恩師堯兒那樣。」
    五芒星蹙起眉頭,壓低聲音:「堯兒長老的懸案尚未釐清,羽兄,莫妄下斷論。」
    「堯兒於我之師恩甚重,我怎敢胡說?」十二羽冷笑一聲,「堯兒師傅是在自己的密房裡遇襲,重傷逃脫。那兒可是雲樓深處,護樓大陣重重機關之下,若不是雲樓自己人,怎找得到?若不是高手中的高手,又怎能傷得了師傅?」
    「只因當晚夜賊入侵,在護樓大陣縱火,才讓刺客乘虛而入。」
    「那這刺客來的時間點也太巧了,就在我們一班雲樓高層,盡隨樓主遠赴不夜,陪墨副幫主和流雲飄蹤豪賭的當晚?誰知道雲樓內是否有內線,裡應外通呢?」
    「你若質疑樓主是那偷襲堯長老的幕後真兇,就算我們情同親兄弟,我也要剁你的舌頭。」五芒星不顧傷勢,抗聲怒斥,「況且在案發前二晚,你也行蹤不明,要說內線,你也很可疑!」
    「好了,你也息怒。我一樣想找出襲殺恩師的幕後真兇,但事到如今,既無對證,說什麼都是妄言。」十二羽取走五芒星手中的空杯,再次斟滿藥酒,「兄弟,你的心意我明白,我便不說樓主的閒話,也不勸你改投靠我羽家。但至少你能告訴我,從宗祠一會到龍脈密道中,究竟發生什麼事?」
    五芒星默然良久,方才一嘆:「一言難盡。」

    * * *

    原來在宗祠一聚當下,流雲和夏宸為了魚鱗冊打起來,引發墓室震盪,流雲飄蹤遣貓神從某密道離開,凌雲雁則命五芒星護送空虛禪師和天風浩蕩、霜月閣等諸多幫會要人,從另一密門脫離墓室,潛入龍脈密道。
    五芒星一行人走在密道裡,一路尚稱平順,一行人就要看到出口處的光線時,因空虛禪師一時毒發,不得不稍作歇息。豈料就在這片刻,來了一名刺客,自出口而入,逆光偷襲這一行人。眾人但見刺客一身黑影,卻無人識得出其為何方神聖。五芒星遂拔劍召喚黑焰,糾纏住刺客,掩護其他江湖要人往出口脫逃。
    一幫要人陸續逃離密道,剩下空虛禪師和五芒星,五芒星一邊護著禪師,一邊與刺客且戰且走。五芒星觀察刺客氣息見亂,其一手尚稱俐落的掌法亦漸露破綻,以為自己站了上風,豈料這時刺客賣個破綻,待五芒星一劍刺去,卻一個轉身迴避。
    接著,五芒星聽見空虛禪師大叫!原來空虛禪師落單在旁,空無防備,從後背挨了一記重掌,大喊一聲,口噴黑色毒血,頓時倒地不省人事!五芒星為此慌了神智,身法大亂,刺客遂逮住機會,一掌打中他腹脈命穴,五芒星感到這一股掌勁中有刺骨之幽寒,幾欲蝕骨,痛得他口吐鮮血數升,倒地而再不能起身。
    五芒星眼看刺客就要用手刀斬下空虛禪師的首級,忽然又來了一名援軍,持一雙閃亮輪刃來戰刺客。刺客匆匆撇下兩人,往密道深處竄逃。五芒星定睛一看,這位援軍是位女子,身穿紅袍,腹藏密甲,顯然是明教禁兵。她找到重傷的空虛禪師和五芒星,救回主營醫治,並向五芒星解釋道:「流雲兵府少主有命,請我們接來空虛禪師大人。」並出示流雲兵府的通關銅牌為證。
    然而是夜二更,五芒星竟拋下禪師,私下帶傷潛逃,就這麼巧遇驚神羽,成了羽家軍的隨軍貴客。
    待五芒星娓娓道盡此番宗祠遇襲始末,十二羽納悶地問道:「來者雖是明教弟子,也是流雲兵府的盟軍,貌似又沒有加害之意,賢弟你又何必私自逃出來討救兵?難道你信不過流雲飄蹤?」
    「因為兵府來的人,」五芒星答道,「我信不過他。」
    說罷,五芒星默然行氣養傷,不再多言。十二羽便返回主帳,與驚神羽密議軍務,直到翌日天明。

    * * *

    第四天清晨,某台滿載薪柴的馬車,喀答喀答走在縱貫沙漠的小徑上,顛簸前往不夜城。車伕蠻不在乎地哼著不成調的歌兒,仰望高遠無垠的晴空。在此之前,馬車曾行經南方的龍虎山麓,接了兩位風塵僕僕的旅客。他們正是宋白和曲洛紜,兩人逃出奇兵院後,換了衣束,巧遇車伕,搭上返回不夜城的便車。
    宋白一夜無眠,逐漸將他這兩天的連番遭遇,想了個透徹明白。他發覺到自己此行不過是臨光的棄子,感到忿忿不平,慨然自問:「難道我此生,注定要給這江湖左右擺佈?」曲洛紜在一旁安慰他,說盡了好話,又曉以大義:「板蕩識真心,宋哥哥以誠心待人,即便厄運當先,也必終得後福。」宋白方才稍稍釋懷。
    宋白聊起自己的身世,原來宋家祖父曾以茶道聞名中原,據稱當年『宋氏白毫』的茗香可是自霧都傳遍崋瀾。宋家祖父生性好客,最重江湖人情義理。十五年前,天風唐家畫中仙唐廿,遇死士奇襲重傷,一度命危,全賴宋家收留他,傾盡家財,找來名醫救回他的性命。
    「可是說巧不巧,那一年也正是我家族衰敗的開始。我就在那一年出生,出生後陸續幾年,我的兄長和小妹,被家人分送到中原四方受人撫養,惟有我留在家裡。那時唐廿師傅大傷初癒,我們全家便靠他不時賣畫來接濟,勉強度日,師傅還無償認我做徒弟,教我琴歌書畫,甚至還私下傳授我武功心法。」
    宋白說著,取出珍藏在懷中的玉冰雪白仙人毫,紅了眼眶:「當年我辭別師傅,出來闖蕩江湖。他送了我這柄仙毫,勉勵我勿耽擱了學業。一年來,我勤練師傅所授的學問,這仙毫都給寫禿了半截,可我還是捨不得換掉它。真期待有那麼一天,我在江湖發達了,得以找回家人重聚,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再也不分離。」
    曲洛紜正要鼓勵宋白時,忽然臉色一凜,不動聲色,悄悄拉著宋白跳下馬車。翻滾到一旁的沙丘,掩低身形。
    宋白低聲問道:「怎麼回事?」
    曲洛紜壓低宋白的身子,示意要他噤聲,不一會,前方傳來騷動聲,原來有一批來歷不明的異邦兵士,個個身著紅衣輕甲,攔下馬車盤查載客和物資。
    「宋哥哥,來者不善。」曲洛紜察覺附近集結了愈多的紅衣士兵,正逐漸在她們四周排出一張包圍網,於是她向宋白悄聲道,「這裡不能久待,你跟著我,想辦法逃離這群人。」
    宋白伏得五體幾乎要貼地時,突然心想:「不能再這樣窩囊下去!」
    他把心一橫,竟生出個作死主意:「不如自己當餌,引開士兵,至少助曲姑娘逃脫!」
    想定了,宋白不動聲色,然後忽地躍起,往預定的反方向逃走。曲洛紜大吃一驚,攔不下他,追之不及。紅衣兵士們發現宋白,爭相吆喝同伴,抄起兵器,列隊追擊!宋白的步法意外矯健,眾軍士竟越追越遠,憤而將手中長槍大刀擲向宋白,甚至來了一支弓隊,拉弓向天,射出漫天箭幕。宋白背對後頭的槍林箭雨,眼看在劫難逃,但見他左曲右迴,或低下身子,或躍起腳步,竟出乎眾人意料的逃出生天,毫髮無傷!
    然而就在宋白即將逃出紅衣軍的追殺時,他邁步奔馳在一道陡坡邊,一時不慎,失足跌下陡坡,大叫一聲,滾個幾圈後攔腰撞上一塊大石頭,傷到筋骨,呻吟不能行。追兵們遙見機不可失,齊聲一喝,加快腳步,眼看就要追上宋白,這時忽然起了一陣刺骨怪風,將宋白捲上天邊!怪風吹起飛沙走石,打得追兵們睜不開眼睛,但聞宋白嚎叫不已,須臾,便失去了蹤影。
    追兵們見到如此怪象,驚詫的咋舌不能言語,連忙三兩步奔回主營報告。而此時曲洛紜亦不知去處。

    * * *

    同樣這一天,日正當中,甫至午時。
    本應留守龍虎山,奇兵院本營的逍遙道人遨遊,此時神色焦慮,隻身奔走古佛寺的沙漠邊緣。
    話說龍虎山上,向來是蘇家觀、自在莊為爭得「天道頂巔」之名,互別苗頭,各不相讓,更遑論同心合作。蘇家觀的掌門大位僅單傳大弟子,且不予外姓,因此歷來得被選作掌門人的弟子,皆須被賜姓為蘇家人。在蘇境離這一輩,蘇家觀出了四名出類拔萃的四名同門師兄弟,觀內弟子尊稱「龍泉四俊」,當中最為江湖所知曉者乃大師兄劍青魂,以及二師兄蘇境離。
    遨遊名列「四俊」之末,既不凡又平凡。不凡在於,他的樣貌和「一代天師」蘇洛玄,竟然極為神似,也因此,遨遊深受蘇家掌門人寵信,年少時便平步青雲,擠身觀內高等弟子的行列中;但他平時反應駑鈍,遇事盡顯期艾驚惶,口拙幾不能成言,因此,儘管他相貌堂堂,同門弟子和後生晚輩卻輕視他,認為他的地位是憑著長相打混來的。遨遊對此心知肚明,然或許其敦厚天性使然,不願與諸弟子計較,就這麼悶著頭受氣。
    然而出人意料的,當劍青魂自行出走蘇家觀,創立奇兵院後,竟回頭向掌門人借來遨遊,並力排眾議,破格委遨遊予重任,擔當奇兵院的二把手。院生晚輩凡聽聞過遨遊風評者,盡皆對劍青魂此舉不明所以,且深不以為然,甚而紛紛有人私下商議,意欲改立琋月幻華,取代遨遊成為奇兵院真正的二把手。
    話說琋月幻華身世不凡,據傳是洛水望族「古棠氏」之後,自小便顯露傲人天賦,並破格入了崋瀾縣的醫術名門「瀾月閣」,習武學醫不過一年,便得以親執瀾月閣的瑰寶:黑曜玄鐵扇「玄青」;爾後,琋月幻華拜龍泉四俊之三,「血醫閣主」為師,又得師門親賜千年寒玉打造的玉笛「冷霜」,待血醫閣與奇兵院互結友好,琋月幻華便持兩閣信物,蒞臨奇兵院。琋月幻華任職兩閣英主的親信,熟習待人進退之道,口才不凡,舉止得宜,處事瀟灑而不致招搖,遇事強勢卻不失冷靜,賢淑才智昭然顯世,於是她所到之處,無不華彩顯耀奪目,眾人皆不敢輕慢之。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