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梅西換檔上路

Merci Suárez Changes Gears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美國紐伯瑞文學獎金獎
    ★美國《出版人週刊》年度最佳童書
    ★美國夏洛特.哈克獎銀獎
    ★美國柯克斯書評獎決選

    不過是換到難度比較高的檔位,我準備好了!
    升上六年級後,梅西發現一切都變了。班上的女王同學愛德娜對她百般刁難,而最親愛的爺爺又頻頻出現反常的行為。廚房裡大人的竊竊私語、懸宕在空氣中的疑問,讓梅西愈來愈擔心,並感到挫折。他們家不是一向沒有祕密嗎?要到哪一天,家人才不再對她有所隱瞞……

    梅西來自一個古巴移民組成的美國家庭,在一般人眼中可能有點特殊,她住的「小屋」是三棟相連的房屋:祖父母住中間,梅西和父母、哥哥住左邊,姑姑和兩個雙胞胎表弟住右邊,他們的生活緊密交織,彼此間感情深厚。然而,近來家中的大家長爺爺頻頻發生反常行為,認錯自己的孫子、騎車摔倒、性格變得易怒無常,讓梅西相當擔憂。面對梅西的疑問,爺爺選擇閃爍其詞,甚至要她幫忙保密,這讓梅西陷入困惑掙扎,因為他們家一向沒有祕密。

    另一方面,相較於周遭家境寬裕的同學,梅西必須拿獎助學金才能進私立學校就讀,她不僅深切感受到物質上的差異,也必須多做好幾小時的勞動服務以換取就讀資格。明明自己的聰明才智不輸旁人,為什麼她就得努力證明自己?梅西深感不公平。

    升上六年級後,梅西被迫加入「陽光學伴」社團,老師指派給她的學伴是新轉學生──高大帥氣的麥可,害她被女王同學愛德娜盯上,因為愛德娜顯然對麥可很感興趣。但梅西對於異性卻毫無想法,她只是納悶為什麼午餐時間一到,男生、女生自動走向不同的桌子?為什麼麥可對於愛德娜的殷勤舉動,他的回答竟是「也許喜歡」?那究竟代表什麼意思?

    家庭和學校生活的巨變狂潮襲來,梅西一面體悟改變的意義,一面摸索自我的定位。她下定決心,即使未來充滿不確定性,自己也已經準備好面對改變。

    作者梅格.梅迪納擅長描寫青少年幽微的情懷以及青春期的躁動不安,被譽為美國新一代的茱蒂.布倫。她筆下的女主角梅西堅強果敢,勇於追求內心渴望的事物,對家人和朋友極為忠實。書中古巴裔家庭成員之間深厚的情感牽絆,讓人為之動容,即使至親失智症狀加劇,他們仍保持堅強樂觀,做彼此最溫暖的依靠。《梅西換檔上路》處處透露真摯的情感,真實呈現青少年成長過程中的茫然或是笨拙,而機智幽默、開朗熱情的梅西就如同一抹溫暖的光亮,照進我們的心房。

    <TOP>

    作者介紹

    梅格.梅迪納(Meg Medina)

    梅格.梅迪納(Meg Medina)
    梅迪納是一位古巴裔美國作家,曾獲美國CNN選為「美國十大有遠見的女性」,也曾以青少年小說《亞琪想要踢妳的屁股》(Yaqui Delgado Wants to Kick Your Ass)獲得普菈.貝爾普雷作家獎。這個獎項專門頒發給美國和波多黎各的拉丁裔創作者,表揚他們在作品中對拉丁文化體驗的傑出呈現。《梅西換檔上路》不僅獲得2019年的紐伯瑞文學獎金獎,也入圍2018年美國柯克斯書評獎「青少年文學」類決選。
    人們常以「令人心碎」、「抒情感性」來形容梅迪納的作品,她更被譽為美國新一代的茱蒂.布倫。

    譯者簡介

    方淑惠

    方淑惠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從事翻譯工作十餘年。譯有《孤雛淚》、《尋水之心》,近期譯作包括《發酵文化》、《腦內風暴》等。

    <TOP>

    各界推薦

    媒體推薦
    ~國內佳評如潮~
    張子樟/兒童文學評論家
    梅迪納探討在一個緊密聯繫的家庭裡,如何處理一些棘手的問題,以及一個處於青春期邊緣的年輕女孩的故事。這本出色的寫實小說,講述了青春期生活的複雜性,並期許讀者體悟「生活有時不公平,仍然值得」的處世態度。

    黃雅淳/國立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副教授
    本書為讀者打開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即使文化不同,但青少年面對人際、課業、外貌等成長挑戰一樣充滿困惑;而至親逐漸失智失能的過程則令人不安心碎。作者以精彩的敘事技藝讓讀者忘情的「陷入」梅西的生活中,與之同悲同喜,而她的成長體悟也將通過讀者的內心重演而獲得新生。

    董霏燕/臺北市康寧國小前閱讀教師
    家境貧窮,卻在學生家世顯赫的私立學校就讀;跟爺爺感情親密,卻只能看著他受阿茲海默症擺布。梅西要如何在學校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如何接受爺爺也會變老的事實?一本笑中帶淚的成長小說,青少年讀來一定非常有感。

    顏安秀/基隆市教育處課程督學
    這故事有濃郁的家族之愛,也有青少年孩子需克服同儕壓力的挑戰。作者以生動的筆觸,描繪出一個完全貼近青少年困擾與自我突破的故事,讓人開卷就欲罷不能,並陪伴梅西在各種失望與挫折中,經歷起伏,看到希望,也獲得成長。推薦給所有父母及老師,本書極具教育意義,不容錯過。

    ~國際好評~
    梅西是一個討喜的主角,她置身於家庭和學校環境的變化中,一方面貪戀「小屋」(也就是溫暖家庭的象徵)的舒適感,但同時也開始想要追求個人的獨立自由。儘管現實的挑戰不斷襲來,個性堅強果敢的她從不動搖意志,對家庭深厚的愛也未見減少。讀者會帶著欣賞的眼光看著梅西如何在生命的無常中,抓緊真正重要的事物。
    ──美國《紐約時報書評》

    梅格.梅迪納這本令人驚豔的成長小說塑造了一個堅強誠實的主角,梅西對周遭的觀察會逗得讀者大笑;而其他充滿活力的配角,無論是梅西的家人或是學校同學,在作者的筆下都各自閃耀著動人的光芒。梅迪納嫻熟的走進中學生活的核心,刻劃了一個女孩逐漸找尋到自我的感人故事。一定要讀。
    ──美國《書單》雜誌

    梅格.梅迪納以感人肺腑、幽默風趣的真實筆觸,娓娓道出多代家庭(拉丁社區的主要家庭形式)生活的愉快樣貌。梅西和爺爺的關係美好得令人心碎,那些和祖父母同住的讀者讀了本書一定特別感動,並且對祖孫之間緊密、混亂又複雜的連結深有共鳴。
    ──美國《柯克斯書評》

    書中對於年輕的拉丁裔少女生活的真實描寫,讓眾多讀者能夠感同身受,跟著梅西一起發現生活中的改變是艱難的,但重要的是我們如何面對改變。這本閃閃發亮的青少年小說將溫暖的照進讀者心房。
    ──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

    梅格.梅迪納用溫暖的筆調帶領我們認識十一歲的梅西,她是古巴移民美國的後代,和她智商高人一等的哥哥靠著獎助學金進入佛羅里達的私立學校就讀。作者保持著輕鬆的口吻,描述梅西富有領導特質的個性,如何幫助她度過六年級這一年中的種種危機。
    ──美國《出版人週刊》

    梅西是一個容易讓人產生共鳴的角色,她不無缺點,並努力的適應中學生活,同時對自己和家人保持忠實。這是一本技藝精湛的小說,涵蓋了複雜且真實的角色塑造與情節鋪陳。古巴裔家庭的文化背景在字裡行間占據了重要的地位,任何一間圖書館都應該要有這本小說。
    ──美國《學校圖書館連線》

    熱愛校園和家庭喜劇的讀者會很享受那些熟悉的人際互動模式,以及書中一些新鮮的轉折,例如梅西最後和麥可成為朋友,而另一個戲份不重的配角成了麥可的女朋友。讀者們也能細細思索本書傳達的訊息──生活可能不公平,但仍值得。
    ──美國《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

    果決的古巴裔美國青少女梅西努力抵禦學校同儕的敵意,同時擔憂家中爺爺每下愈況的健康情形。《梅西換檔上路》是一本感人至深的成長故事。
    ──美國《時人》

    一本充滿真實、愛,以及探問的書。梅格.梅迪納讓我們明白,生活中微小的片刻累積起來將有多麼巨大的能量。梅西贏得了我的心。
    ──雷貝嘉.史德(紐伯瑞文學獎金獎《穿越時空找到我》作者)

    你要讀這本書,讓梅西.蘇亞雷茲變成你心中永不磨滅的光亮。她將會提醒你,你內心深處是多麼的善良美好,而且具有成為英雄的潛力。
    ──法蘭西斯柯.史托克(美國暢銷作家)

    梅格.梅迪納在《梅西換檔上路》中誠實且直白的刻劃了青春期面貌,讓她成為新一代讀者心目中的茱蒂.布倫。
    ──羅賓.亞迪(《馬提歐的午夜戰爭》作者)

    梅格.梅迪納讓我們知道,給予家族中年紀幼小的成員參與棘手的家務事的權利,不僅能讓他們覺得自己被接納成為家族真正的一員,同時也賦予他們力量。
    ──索妮雅.曼札諾(美國知名兒童節目「芝麻街」演員、編劇)

    準備好面紙,因為你一定會愛上梅西和她的世界,我保證你讀到淚流滿面。我一口氣讀完這本書,而且抽抽噎噎的度過最後的五十頁。如果三十二歲如我感動成這副德性,我可以想像十二歲的孩子讀了將受到多麼大的衝擊。
    ──西西莉雅.凱克利(美國書店店員)

    我愛《梅西換檔上路》!我一鼓作氣讀完這本書,其他什麼事都擱著沒做,因為我完全無法放下它……梅格.梅迪納塑造了一個青少女主角,讓所有的女孩都想為她喝采、擁抱她,並從她的故事中看到自己。這是一本能夠陪伴女孩一生的青少年小說。當我們回想青春期時讀的優秀作品,例如茱蒂.布倫的《神啊,你在嗎?》,我敢說《梅西換檔上路》也能躋身這些大師之作的行列。真希望我升上六年級的時候,也能讀到這樣的一本書,而我現在也會非常開心的將它交到讀者手中。
    ──安琪拉.瑪莉亞.史平(美國書店店員)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5535254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和我的祖父母相處,是我的童年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點是我們家人都住得很近,大家參與了彼此的生活,這點有時候也很讓人苦惱。

    只可惜我的祖父和外祖父過世得太早,所以我對他們沒什麼印象,但我的祖母和外祖母都享有高壽。我的祖母費塔曾經是一名裁縫師,每年都會為我做衣服。外祖母班娜則是我的保母、說書人和我們家最會操心的人。

    我想藉由寫這本書向我數代同堂的祖父母及家人致敬,這是我們拉丁美洲家族常見的生活方式。但我也想描述家人的改變。我們都會改變,尤其我們在長大的過程中會不斷蛻變,而大人也會改變。正如我們所知,並不是所有的改變都是好的。

    在這個故事裡,梅西的祖父因為一種疾病不停改變。他不斷受到失智症之一──阿茲海默症的侵襲,這種疾病會導致大腦病變。在任何年齡發病的阿茲海默症患者都會逐漸喪失記憶,直到最後導致他們的日常生活變得非常困難。他們也許會遺忘自己所愛的人以及自己生活中的重要事情。最後,他們會忘記如何說話、走路、吃飯,甚至呼吸。

    阿茲海默症既棘手又可怕,對患者來說是如此,但對照顧他們的人而言也同樣難應付,尤其隨著病情惡化更是如此。如果你有家人罹患阿茲海默症,你或許會覺得難過又沮喪,可能會因為你所愛的人的行為舉止而覺得丟臉,又或許覺得自己是唯一面臨這個挑戰的人。但其實全世界有成千上萬的兒童都置身相同的處境。事實是:阿茲海默症是全美第六大死因,患者多達五百萬人,有更多親朋好友正在照顧自己的摯愛(注)。

    雖然研究人員非常努力,但在我撰寫本書之際,阿茲海默症仍無有效的治癒藥物。不過已經有一些具有希望的新療法,如果你想盡一份心力,可以捐款給研究單位或提升大眾對該疾病的認識。你也可以透過許多管道尋求協助與支援,例如和其他面臨相同處境、所愛的人也罹患阿茲海默症的年輕朋友見面或談談。

    如果想更了解這個疾病,請上「臺灣失智症協會」( tada2002.org.tw )查詢。
    注:依內政部人口統計資料,於民國108年12月底,臺灣失智人口共292,102人,佔全國總人口1.24 % ,亦即每八十人中即有一人是失智者。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仔細想想,昨天我還穿著夾腳拖鞋,一邊啜飲檸檬水,一邊看著我的雙胞胎表弟在庭院灑水器之間來回奔跑。現在我卻困在派屈特老師的課堂上,被聚酯纖維的制服外套弄得滿身大汗,一心期盼這場折磨快點結束。
    健康教育兼體育課才上到一半,派屈特老師便順了順緊扣著的領口說:「時間差不多了。」
    我站起來依照平常規定將椅子靠攏課桌,感謝拍照日讓老師提前下課。至少我們不必開始唸課本第一章:「我很好,你很好:談你我發育的差異。」
    噁心死了。
    「妳要走了嗎,蘇亞雷茲?」老師一面問我,一面將燈關掉。
    這時我才發現只剩下我還在等著被叫去排隊,其他人早就走出教室了。
    我們已經六年級了,所以不會有導護媽媽陪著走到攝影師那裡。去年的導護家長為了替大家加油打氣,一路上不停誇獎我們在開學第一天看起來多麼帥氣漂亮,這當然是誇大了,因為我們有幾個人戴著一口矯正牙套,或者門牙的縫隙清晰可見。
    不過這些都過去了。在濱海松林學院,六年級生不會由同一個老師上一整天的課,不像我五年級的時候,一整天都由米勒老師上課。現在我們有導師時間,也有置物櫃。我們會根據課表換教室上課,也終於可以參加球隊甄選。
    我們也知道如何在拍照日去拍攝地點──或者說至少班上其他同學都知道。我一把抓起新書包,急忙和其他人會合。
    外頭熱烘烘的。雖然路程不遠,但佛羅里達州的八月酷熱難當,所以沒過多久我的眼鏡就開始起霧,鬢邊的卷髮彎曲得更厲害了。我儘量走在建築物的陰影裡,但已經無望了。蜿蜒通向體育館前方的石板路穿過學校中庭正中央,連一棵能為我們遮蔭的稀疏棕櫚樹也沒有,讓我不禁希望學校裡有爺爺用樹葉編成的那種茅草屋頂走道。
    「我看起來怎麼樣?」有人問。
    我用襯衫下襬擦了擦鏡片,轉頭去看。我們全都穿著制服,但我注意到有些女生為了拍照日做了特別的髮型。有幾個人甚至燙了離子燙,從她們脖子上輕微的燙痕就看得出來。可惜她們沒有我這種卷髮。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這種卷髮。去年有個叫狄倫的同學說我看起來像隻獅子,無所謂,因為我喜歡這種大型貓科動物。媽媽老是叨唸著要我別讓頭髮遮住眼睛,但她不知道重點就在於要用頭髮遮住眼睛。今天早上她在我頭上繫了一條學校發的髮帶。但目前為止這條髮帶的效果只讓我頭痛和眼鏡歪掉。
    「嘿,」我說:「外面熱得要命,但我知道有一條捷徑。」
    女生全停下腳步,一起看著我。我手指的那條路上有一塊明顯的告示牌。
    校工專用
    學生勿入
    沒人想違反規定,但她們擦了脣蜜的嘴脣上方已經冒出汗珠,所以也許她們會變得比較明智。她們面面相覷,但大多是看向愛德娜.桑托斯。
    「走啦,愛德娜,」我說,決定直接從最高層下手。「走這條路比較快,我們在外面熱得都要融化了。」
    愛德娜對我皺起眉頭,思考著選項。她雖然是老師的得意門生,但我看過她違規一、兩次,像是上課中去上廁所時,在教室外做鬼臉,還有在我們互相改小考考卷時幫朋友偷改答案。既然這樣,抄捷徑會有多嚴重?
    我朝她走近一步。她現在比我高了嗎?我抬頭挺胸以免自己顯得矮。她看起來好像比六月我們同班的時候又成熟了一點。也許是她臉頰的腮紅,或是那支睫毛膏讓她的眼睛出現和浣熊一樣的黑眼圈造成的?我努力不盯著她看,只講出最具說服力的一點。
    「妳難道希望妳的照片看起來滿頭大汗嗎?」我說。
    正中紅心。
    轉眼間,我已經領著一群人走在那條碎石路上。我們穿過校工停車場,繞過堆放的雜物。後方這裡是學校收藏割草機以及各種雜亂設備的地方,他們希望校園看起來就和宣傳手冊上的照片一樣美。去年夏天,爸爸和我替學校刷油漆來交換課本費用減免時,我們就把車停在這裡。不過我沒有告訴別人這件事,因為媽媽說這是「私事」。但我保持緘默的主要原因還是在於我想消除這段記憶。濱海松林學院的體育館很大,所以我們花了整整三天才完工。而且,我們學校的顏色是消防車的火紅色和灰色。知道盯著鮮紅色太久會怎樣嗎?每次移開視線,就會看到綠色的球出現在眼前。煩死了。你試試看在那種眼盲的狀態下做細部工作。以這個工作量來說,學校應該給我和我哥羅利一整座圖書館,而不是幾本薄薄的教科書而已。當然,爸爸有不同的想法。「把工作仔細做好,」他堅持,「他們才會覺得我們是正經人。」我最討厭聽他說這種話。難道別人把我們當小丑嗎?好像我們隨時都得證明些什麼。
    總之,我們只花了一半的時間就走到體育館。後門開著,我知道這扇門一向都開著。校工主任用一個牛奶條板箱抵住門,如此一來他就可以趁沒人注意的時候,獨自靜靜的看報紙。
    「往這裡走。」我用掌控全局的語氣說。我一直嘗試將這語氣練得更嫻熟,因為根據商會連同龍捲風應變守則一起寄給爸爸的手冊上說的,練習商業領導技巧永遠不嫌早。
    目前為止一切都很順利。我帶著大家穿過後面的房間,甚至經過聞起來像漂白水與臭襪子氣味的男生更衣室。當我們走到一扇雙開門前,我得意的將門推開。是我讓大家免於在高溫下辛苦跋涉。
    「看吧。」我說。
    不幸的是,一走進體育館就可以明顯看出來,我把大家帶進了敵方的領土。
    拍照日當天,高中部的學生聚集在體育館的這一側,而這扇門發出刺耳的嘎吱聲,使得所有人都轉頭往我們這個方向看。他們看起來不太高興有「小朋友」混進來。我頓時覺得口乾舌燥。一方面是因為這些學生的體型比我們大得多,看來至少是九年級生。我四處張望想找我哥,希望有人能罩我,但接著我想到羅利早在七月就已經在購物中心、一間有空調的高級照相館拍了他個人的大頭照。所以他今天根本不會出現在這裡。他會像平常那樣在科學實驗室裡幫忙,有空檔時就忙著申請大學的事情。
    所以多虧了我,我們被困在這裡了。
    「喔,天哪,她們好可愛喔。」一名高個子女孩說,彷彿我們是小貓咪之類的。她甚至走上前來,拍了拍我的頭。我漲紅著臉低頭看自己的鞋子。
    愛德娜推開我往前走,彷彿我們沒有被包圍。她將一頭黑髮向後一甩,一如往常掌控了全局。「跟我走。」她說。
    現在不是發難的時候。當她帶著我們走向體育館的另一側時,我緊跟在她身後。
    幸好學校祕書麥克丹尼爾小姐沒有發現我們走錯門進來。她平常是很嚴格要求遵守規定的人,但這會兒正忙著收六年級生的費用信封袋以及管理秩序。不過她確實注意到我們大家嘻嘻哈哈、咯咯笑個不停,就像剛剛搭了一趟特別刺激的雲霄飛車。
    「女孩們,請安靜,」我們走到她附近時,她眼睛看著寫字夾板、頭也不抬的罵道。「女生排左邊,男生來這邊。襯衫請扎進褲頭裡。表格和錢先準備好。」
    我排在一個名叫蕾娜的女孩後面,她一邊等一邊看書,而我則是在麥克丹尼爾小姐確認每個人的選項時,努力不去看她的表情。媽媽勾選了最便宜的基本方案,而我正好知道拍照日是濱海松林學院最重要的募資活動之一,因為今年夏天我們家收到的通知信上,印著巨大字體說明這點。你應該買一堆照片送給遠在俄亥俄州你幾乎不認識、也叫不出名字的親戚。但我的親戚多半住得很近,一間房子緊挨著一間,我們每天都見面。
    除此之外,我的大頭照拍起來永遠都不怎麼好看。問題出在我的左眼,有時候這隻眼睛會歪向一邊,彷彿想獨自看清楚遠方的某樣東西。小時候,我正常的右眼戴過眼罩,以便鍛鍊左眼的肌肉,讓它更強壯。但成效不彰,所以後來我動了手術矯正眼睛。然而,即便到現在,這隻左眼依舊會在我最不希望它出問題的時候給我惹麻煩。
    比方說拍照日。
    如果麥克丹尼爾小姐願意讓我自拍就好了。我手機的相機功能很棒,而且我還下載了修圖應用程式PicQT,可以隨心所欲編輯自己拍的照片。我最喜歡把人物變成他們喜愛的動物,像是小狗、鱷魚、鴨子、熊,各種你能喊出名字的都行──這個應用程式甚至比Snapchat更棒。這種照片才適合放在紀念冊裡。我回頭看了排在後面的瑞秋一眼。她那雙大眼睛和小鼻子,很適合變成貓頭鷹。
    我一面跟著隊伍前進,一面打量攝影師的布景。後面放了背景板,地上鋪床單,還有那種濾光用的大傘。她看起來有點暴躁,不過這能怪她嗎?整天只能對焦和按快門,一點樂趣也沒有。當初她夢想成為一名攝影師時,腦中幻想的情景絕不是這樣。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是攝影師,我會在非洲某個地方展開野生動物觀賞之旅,趴在吉普車的車頂為《國家地理雜誌》拍攝犀牛的照片,而不是困在悶熱(但粉刷精美)的體育館裡。
    「下一位。」她喊。
    麥克丹尼爾小姐示意愛德娜上前。愛德娜儼然是個學校大頭照超模,立刻坐在凳子上,輕鬆的擺起姿勢。我瞄了一眼愛德娜放在桌上的照片訂購單,果然不出所料,信封袋上勾選了「頂級黃金方案」。我歎了口氣,動了動雙腳。攝影師得花一段時間拍愛德娜在各種背景中擺出的五種姿勢。最後,愛德娜也會拿到各種尺寸的照片,包括數量無虞的皮夾尺寸照,以確保校內可以人手一張。我發誓這個方案只差沒有提供看板尺寸的照片。更瘋狂的是這個方案居然要價一百美元。與其把錢花在這種地方,我寧願用一半的金額買輛新腳踏車。
    「妳明天早上會來吧,梅西?」
    麥克丹尼爾小姐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我轉頭,發現她就站在我身邊,但正看著愛德娜。看得出來她很滿意。愛德娜是那種行政人員最愛的拍大頭照客人。
    「是的,我會到。」
    光是說這句話就已經讓我的胃揪成一團。明天是陽光學伴社團第一次開會,我當然不想參加。去年我轉學過來,被迫成為其中一員。新生從八月到十二月在適應新學校期間,都必須與學伴(就是假朋友)搭檔。麥克丹尼爾小姐是社團負責人,希望我能「報恩」,在今年擔任新生的學伴。如果搭檔的學伴為人不錯,我倒是無所謂,只是這件事很花時間,而我今年想參加足球隊甄選。這些助人的善舉會影響到我的課後練習。
    總之,我一整天都在思考要怎麼推掉這件事,但現在她就在我旁邊,我還來不及想好理由就被逼到無路可退了。
    「七點四十五分整,」她說:「請準時,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
    「好的,女士。」
    「下一位。」攝影師喊。
    愛德娜起身,但就在她準備讓出凳子時,她看了金漢娜一眼,停下腳步。
    「等一下,」她對攝影師說,並從背包拿出一罐隨身瓶髮膠,噴了一點定型液在面紙上,接著她用面紙撫平了像觸鬚般、總是沿著漢娜頭髮分線翹起來的髮絲。「要這樣才能解決那些亂翹的頭髮。」她說。
    漢娜一臉感激,一動也不動的站著。
    我悄悄拿出手機,趁著漢娜就定位時偷拍她。我點了螢幕兩下,將她的脖子拉長,把她變成一隻可愛的長頸鹿,搭配頭上一對鹿角。去年我們研究非洲大草原時,漢娜寫了一篇關於長頸鹿的報告。牠們優雅又溫和──膝蓋有點彎曲突起──就像漢娜。
    笑一個,我在照片下方加了這行字,然後按下傳送鍵把照片傳給她。一秒鐘後,我聽到她的背包傳來手機的震動聲。
    「梅西.蘇亞雷茲。」
    我趁著麥克丹尼爾小姐的視線從寫字夾板移向我之際,將手機藏起來。她有一大堆沒收的物品,我不希望自己的手機變成其中之一。我走向前時,心跳加速、兩頰發紅。幸好她只是叫我去拍照。班上的男生開始做鬼臉,故意撐大鼻孔想逗我笑。通常我不會理他們,何況沒人比我更會做鬼臉。去年我們在午休時間比賽做鬼臉,我可是常勝軍。我最傲人的鬼臉就是用小指將鼻子往上推,同時用食指將下眼瞼往下拉。我把這個鬼臉稱作魅影。
    但排在我後面的潔美對著那些男生搖頭歎氣。「白痴。」她說。
    我盡可能無視他們,走上前去拍照。
    我依照攝影師指導的姿勢坐在凳子上:腳踝交叉,身體轉往左邊向前傾,兩手放在大腿上,頭微傾。就像隻困惑的小狗。到底有誰會這樣坐?我看起來活像是被做成標本的受害者。
    「笑一個。」攝影師說,聲音裡沒有一絲愉悅。
    就在我考慮要不要露牙齒的時候,突然出現一道強烈的閃光,讓我什麼都看不見了。
    「等一下,我還沒準備好。」我說。
    她不理會我,逕自檢視拍照成果。像這樣耽誤隊伍進度對她來說想必很困擾。重拍表示要花時間,而每個生意人都知道時間就是金錢。
    「我們重拍一次,」她調整了一下我的眼鏡說:「這次下巴抬起來。」
    下巴?她想騙誰啊?我已經知道問題不在下巴。是我的那隻眼睛亂轉,我可以感覺到眼珠微微向左偏。
    「看鏡頭,親愛的。」攝影師說。
    我用力眨眼,兩眼死盯著她的鏡頭,這麼做總是讓我看起來像在生氣,不過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她一遍又一遍的不停按下快門。我的樣子一定和我想的一樣蠢,因為男生們正在偷笑。
    等到拍完,我從凳子上跳起來,朝其他人坐著的看臺座位走去。這條蠢髮帶害我的頭不停抽痛。我一把扯下髮帶,讓頭髮垂下來遮住我的臉。
    我坐下來等下課鈴響,愛德娜朝我走來。
    「安靜。」她對我們後面的男生說,但臉上依舊保持笑容。
    「謝啦。」我喃喃的說。
    她看了我一眼,聳了聳肩。「別擔心照片的事,」她說:「反正妳應該也沒買幾張吧。」
    下課鈴響,大家一哄而散。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