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五行 經脈 命門關(五)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武俠小說為經 中醫脈絡為緯
    見識武俠新風貌~~
    世間任一門學問,皆有其基礎之學以至繁複深奧,一如數學可及高等之微積分,惟處理生活瑣事,卻僅需小學之加減乘除即可;同理,醫學領域亦有其基礎常識可習。本著作之內容鋪陳,即以常見之外感病與臟腑病,對應《黃帝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針灸大成》等重要醫經,藉以領略中醫之辨證論治!然為使故事發展不致脫鉤人體臟腑,筆者自創五向之於五州域,以對應五行與五臟,且隨故事之發生區域,順勢提及該臟腑之相關證候與療法,並以歷代之傳世名方,引人熟悉中醫醫書之描述語法,更藉故事諸角色之身擁武藝,讓讀者於潛移默化中,識得周身之十二經脈,甚是奇經八脈,以期能藉此著作,習得五行與經脈之概說,順勢引領讀者踏入中醫之基礎領域。

    博客思出版武俠系列~~《五行經脈命門關(五)》

    <TOP>

    作者介紹

    謝文慶

    謝文慶,淡江大學電子工程學系畢業,曾任新竹科學園區聯合光纖通信股份有限公司之系統工程師,後創立梵亞實業有限公司,從事耐久建材之代理銷售。歷經科技與勞作數載以至年逾不惑,突感人體臟腑奧妙,遂研習五行經脈與傳統醫經藥理,不僅領略一針一草以療病之藝術,更受惠諸聖先賢之經驗累積,故戮力推助中醫之美,以入人心。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9267618
    頁數 / 46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導讀
    第卅一回 潛圖問鼎 一0
    第卅二回 螳螂捕蟬 七二
    第卅三回 子午流注 一三五
    第卅四回 神劍消長 一九六
    第卅五回 禍結釁深 二六一
    第卅六回 多事之秋 三二八
    第卅七回 決戰命門 三九四

    <TOP>

    中醫之傳經送寶,西醫之透視剖析,或可以兩大門派視之,而少以信仰待之!只因門派可相互切磋、取長補短,始能求精求實;但若持以信仰觀念,則易生區隔與排斥,甚因堅信一方,枉失了對證療治之良機。然而,門派各有所持,始能區分特色;倘若以「楚河、漢界」為棋盤之分野,中醫別於西醫之最大特色,則非「五行、經脈」莫屬,且指出「命門」乃生命之始,甚為壽終火熄之處!依此特點,遂令著作直取「五行 經脈 命門關」為名。

    年逾不惑之後,心生疑問,何為「臟腑」?
    走過四十寒暑,自知對皮裡肉下之常識薄弱,遇身體不適,就醫服藥,縱然不知其成分為何?甚而自服成藥,以求「速效」了事,從未疑過若干症狀,或為臟腑之求救訊號?再則,知悉人有五臟六腑,若未能道出完整名稱,更別談臟腑之各司何職?

    深秋某夜,歸途中淋著略伴風寒之細雨,隨後即引燃了筆者踏入中醫領域之「興趣」;只因雨水循著衣領而濕了項背,深覺一股涼意正伺機擴張版圖!當下僅熱泡紫蘇葉服飲,而後驚覺涼軍明顯潰退,煞是奇妙!果真大地自有驅解外感之良藥?自此引來筆者一探人體經脈之究竟。然而,循了經脈之路,自然連上陰陽五行之說、臟腑脈道之理。熟悉經脈穴位後,為進一步證驗其效,遂推開了針灸治術之大門!累積經驗之後,不禁折服臟腑之智慧,高出自我思維甚多。一如:胃腑能將不適之物吐出,自個兒卻不能辨出物之有害,而直往嘴裡送。
    為此,探索中醫之醫經醫理,依循老祖宗之經驗文獻,始可嘗試與自個兒臟腑溝通,進而協助臟腑解決因誤吸、誤食、誤染、誤傷所致之過。

    自入中醫領域之後,即是解人體疑惑之開始!然經研習之數年間,逢人即表中醫之美,但遇不瞭解中醫而排斥中醫者,絕無勉強對方接受之道理。惟因筆者年屆半百,以一己之力,無以永續推助中醫入於人心,遂回想自身之經歷,始知「興趣」乃成就一事之起始動力,故轉而關注引人對中醫萌生「興趣」之方法,一旦得效,即可種下推助中醫之幼苗。筆者欣慰發現,已見得有心人為著協助世人接近中醫,或以白話釋義,或以傳統說書形式,介紹歷代著名醫家之傳奇軼事,更見以漫畫圖解方式,精簡表達了中醫經典文獻,諸如此類,無不令人感佩。惟見坊間諸多編纂故事者,一味將穴位與草藥名稱,充於作品之中,姑且不論其對證與否,終讓閱者於腦海中留下了該故事之情節,卻視其中之取穴、施藥,以為點綴陪襯而已,煞是可惜!
    然而,筆者受惠於老祖宗所傳之醫經藥理甚多,遂於推己及人之思維下,試想……

    可否編纂以五行為綱,以經脈為本,以臟腑為基,以藥理為骨之著作?
    可否讓人經歷一段故事後,即於潛移默化中,留下了五行與經脈之印象?
    然於構思此般創作中,頗為惱人之處,即是該作品之時代背景與地理環境!倘若著重於《黃帝內經》之春秋戰國時代,除非仿效他人跨越時空之筆法,否則,勢必銜接不及醫聖張仲景之東漢,更別提藥王孫思邈之唐朝與金元四大家!再說,各時代之地理條件不一,根本無從下筆。

    然為減少遺憾,筆者選擇了跳脫歷史與地理之禁錮,決採自創時空條件,藉以融合《黃帝內經》、《難經》、《傷寒論》、《金匱要略》與《針灸大成》之精要論點,並依據《神農本草經》、《本經疏證》、《醫方集解》等醫藥之載述,使之發揮於著作中之相關解析,並藉「傳世名方」四字,以尊敬先聖先賢所創之治症方劑;居中更以筆者體驗了醫聖張仲景,與歷代醫家所留醫案之心得為輔助,合以中醫之臟腑五行向位,作為地理環境,成就一發展於讀者皮肉之下、臟腑之間之故事情節,嘗試讓讀者能於閱歷故事之中,思索日常用藥觀念,並於耳濡目染中,感受中醫之美,進而於閱畢之後,燃起推開中醫大門之「興趣」。

    通悟上乘醫經醫理者,可成為懸壺濟世之醫師,亦可為傳承之教者。然而,筆者依循各醫家、醫典,自研自習,藉此領略了各方對中醫之應用與見解;雖無以達於醫中之上乘,進而救人、授業,卻可藉由執筆,廣佈中醫之護身、強身、養生等理念,遂著手為中醫編纂一故事,以期能為中醫引來更多探索與響應者。

    此作以小說方式呈現,故不若正統中醫書籍之嚴謹。著作中或有不及備載與筆誤之處,盼各方欲領略中醫之博大精深者,乃依循正統教材為宜。然欲引人對中醫萌生「興趣」,實乃筆者編纂此作之所期,畢竟研習醫術,上可療君親之疾,下可救貧賤之厄,中以保身長全,以養其身。以此聊表著作始末,謹此為序。

    著者 謝文慶 二○一八年八月八日

    <TOP>

    內容試閱

    第卅一回 潛圖問鼎
    春日遲遲,卉木蔞蔞。倉庚喈喈,采蘩祁祁。
    春令之央點謂春分,春分者,陰陽相半也,故晝夜均而寒暑平。
    自翠森峰俯瞰蓊鬱東州,浮翠流丹;望普沱分流兩旁,柳綠花紅。惟見一支流之盡頭,倏轉懸河瀉水,飛流直下,其氣勢可言「虛空落泉千仞直」,其震撼可謂「雷奔入江不暫息」;遠眺白練騰空,一如水簾懸掛。水簾之上,蒙面宵小循洞而下;水簾之下,衛林軍兵嚴謹駐紮。何等地域如此固守?東州青龍洞窟也!
    「唰……唰……唰……」一桶桶冰涼泉水接連潑灑受捆俘虜,待二俘虜漸趨清醒,立見其一頻頻甩頭以揮去水珠,另一人則藉其毛孔,自行將水濕吸收,此一現象,霎時引來兩人對話聲響……
    「哇……真是奇人啊!早聽聞此人之水濕神功蓋世,而今一見,超乎想像啊!」
    「是啊!幾年過去啦!老子連個軍機總管都沾不上邊兒,這傢伙卻已掌權於一身啦!」
    「若非此人尚有利用價值,還真想一刀斃了他!」
    「噓……別急!別急!咱們還得藉其神功,移轉這六稜晶鎮之能呀!」
    清醒後之狼行山,不屑道:「哼!放眼東州能藉迷魂煙霧而擄人者,除了余氏父子,狼某不做第二人想!」又說:「在下不過於墨頂台出了點兒鋒頭,竟讓余兄弟記恨了這麼多年,狼某真是過意不去啊!只是……閣下遭通緝後,竟能安然藏匿於菩巖寶剎,想必是嚴少主一手策劃所成。在下尚且熟悉嚴少主與余副總管之聲音,唯另一人始終蒙面摀嘴,不願露相,不知與狼某可有過節?」
    獠宇圻岔話道:「值寶剎殿前交手時,獠某深覺山哥所述蒙面人之眼神,似乎在哪兒見過?見其手上之銀桿利槍,頗具威力,稍有不慎,皮開肉綻,惟其金口不開,以致獠某尚未能猜透,此人何方神聖?」
    話才說完,獠宇圻突然發現,嚴翃廣將西蒙秋延刀擱於一不起眼之石縫,遂輕聲對山哥道出:「眼前三人各擁狂刀、長矛、銀槍,致使咱受縛二人之情勢……不甚樂觀啊!」
    「哈哈哈,別急!別急!該現身的,時候到了,就會出現。惟此蒙面戰友甫遇喪親之痛,情緒不甚穩定,或許讓他歇著點兒,對爾倆較為有利啊!」余翊先接著又說:「自從家父勘查了瀑布上端,並將當年清森方丈發現之濕濡陡坡,重新鋪設了步下石階,進而直通瀑布旁之青龍洞窟,遂可促成今日衛林軍駐守於洞外,而咱們同聚於洞窟內之機會啊!然而選擇聚於此處,無非想與狼大人談筆交易!」
    「交易?閣下已遭官府追緝,何來籌碼與我狼行山談交易?」
    「呵呵,欲談籌碼嘛……有嚴少主在此,何須擔心沒籌碼嘞?」余回應道。
    嚴翃廣立對狼話道:「翃廣本藉狼兄弟入宿寶剎,伺機尋出單獨會晤之機,怎料狼兄弟將中州欲追查之懸案,出人意料地公諸於寶剎大殿之前,因而亂了翃廣原有之計劃!其中,閣下更鎖定了翃廣於擔任打撈任務總督期間,有關中、東二州之資金流向?無妨,既然狼兄弟欲知內幕,翃廣就直接了當相告。」
    嚴接著道:「薩孤齊將首批資金一分為三,一是支付摩蘇里奧打造探勘船隻之用;二是買通中州內政大臣井上群等文武官之用;其三則用於買通我這監督現場之總督帥!經雙方密會後達成協議,一旦撈到運金船,速將黃金運至一處不見人煙,且歸屬南州之沏徨島,並邀翃廣擔任聯繫南離王之使者。然因昔日翃廣曾與薩孤齊合作,藉以誘使翃寬出兵濮陽城,終達成雙方欲設目標,遂使咱倆之二次合作,一拍即合!」
    嚴又說:「藉此不妨告知狼兄弟,薩孤齊確實暗中謀劃,夥同翃廣私吞運金船之黃金,並伺機引誘南離王揮軍北犯!不過,以南離王之實力,根本拿不下中州。薩孤齊謊稱將與南離王裡應外合,惟此舉僅為分散中州軍力,而薩孤齊之真正目的,即是助翃廣登上東州王位,待翃廣揮軍中州,中州同時受敵於東、南二向,疲於禦外之下,薩孤齊即聯合收買之文武官,趁勢篡下中州王位!」
    翃廣又道:「中州不論人口數,抑或軍兵數量,皆逾各州數倍之多,倘若沒有能者裡應外合,根本不可能奪取廣大中州。可惜啊!薩孤齊這般有心人,終究不得老天眷顧,竟讓當時機警之代中主給抄了!唉……」
    聞訊後之狼行山,隨即追問薩孤齊向東震王追加之龐大資金去向,得翃廣輕鬆回應道:「呵呵,瞧您急得嘞!現任中州之狼軍師,對錢財之重視,亦不下於先前之中州國師啊!」「沒錯!追加之資金,拜東州稅務坊總管房令盅大人之助,實已全數納入翃廣所管控,此乃方才余翊先所提,能與狼大人談交易之籌碼啊!哈哈哈……」
    余翊先接話道:「少主,咱們不妨開門見山地說吧!」
    視得翃廣頷首之後,余即表明父親余伯廉於離開姚逢琳宅院後,隨即快馬北上,倏與軍機處駐北之乾德戉、歐聿岐二將會合,藉以逆襲自北渠歸來之東震王一行人。待告捷消息傳回後,少主將帶領益東派所掌軍兵,直入歲星城東震殿。值少主掌控一切後,益東派將迫使嚴東主退位,翃廣少主即可順勢繼任王位。」
    「呵呵,多麼粗糙之逼宮手法啊!相較之下,薩孤齊之手段,技高一籌啊!」狼行山不屑之後,又道:「好吧,就算爾等計謀能得逞,究竟何等交易必須於此洞窟內談判嘞?這般先綑綁,再談判,極不厚道啊!」
    嚴翃廣冷笑表示,知悉狼軍師武藝絕頂,尚未達成共識前,未敢掉以輕心。又說:「此處乃東州青龍岩洞,當初薩孤齊即是為著六稜青晶鎮而來,故冀望藉由狼兄弟所擁之收放神功,將晶鎮能量轉輸於咱們身上。」
    「哦……又是為了這玩意兒!」狼又說:「已有諸多例子證實,採此能量,下場悽慘,為何大夥兒仍趨之若鶩?難道諸位不擔心洞窟突然下陷或崩塌,甚而再發生泉水倒灌之慘劇?耳聞摩蘇里奧與前火連教主邢彪,差點兒遭埋南州朱雀洞窟!不過,瞧爾三人不惜一切地將狼某抓來,轉能一事兒似乎已勢在必行!只是……欲談啥交易條件?難道諸位不擔心轉能之間,被我狼行山隱動手腳?」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