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金輪劫:順治皇帝與董鄂妃(清宮豔系列2)

    ※庫存=3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歷史小說家樸月,享譽文壇的歷史小說代表作《清宮豔》系列,全新發表!

    ▋大清入關首位「小皇帝」的悲劇故事
    大清崇德八年,皇帝皇太極駕崩於瀋陽。「永福宮莊妃」布木布泰以釜底抽薪的智慧,解除了「皇弟」多爾袞與「皇長子」豪格兩虎爭立的危機。而讓她年僅六歲的親生子「九阿哥」福臨登上大寶。入關後,她一方面以柔情羈縻,一方面用盡心力,與時時心懷不平,覬覦帝位的「皇父攝政王」多爾袞周旋鬥智,保全了福臨的帝位。
    當初,以「順治」為小皇帝福臨的年號,就是寄望他「順順利利的平治天下」。但名義上是「皇帝」的他,卻「有名無實」;多爾袞挾其讓位及定鼎之功,專權跋扈,把持朝政,視順治為傀儡。他與莊太后間的曖昧私情,更讓順治處境難堪,恨之入骨。小皇帝在皇父攝政王的淫威下艱難長大,直到多爾袞墜馬薨逝,少年天子始得親政。他也曾勵精圖治,卻不敵命運的試煉,二十四歲駕崩,以政治和愛情上雙雙失落幻滅收場。

    ▋順治皇帝與董鄂妃的愛與痛
    順治自幼在尊嚴及感情上受盡欺凌,特別是「皇太后下嫁攝政王」之議;不論是否成為事實,都造成母子之間的心結難解。導致他的性格孤僻偏執、內心空虛苦悶。親政後,又被迫屈服於多爾袞生前作主,以政治為導向的滿蒙聯姻,使他更強烈渴望有一個知情解意的紅顏知己。而他鍾情的董鄂珊瑚,卻在皇后惡意的破壞下,被指婚給了他的弟弟;使他的「愛」,成為難容於世的「不倫」。與他和董鄂珊瑚悖德逆倫情事發生的同時,大清面臨了一連串的天災人禍。讓他懷疑:是因這段感情天地不容而引發的「天譴」。董鄂珊瑚更心懷內疚,為自我救贖,憂傷勞悴而死。導致篤信佛教的順治,傷心之際削髮出家,法號「行癡」;雖被高僧玉琳琇設計逼迫還俗,了無生趣的他,還是不到半年就因出痘駕崩,年僅二十四歲。有情人「癡苦」而「虐心」的感情線,令人悲憐不捨。劇情到底如何發展,有待看倌慢慢品賞。

    <TOP>

    作者介紹

    樸月

    樸月
    歷史小說家。本名劉明儀,祖籍江蘇,一九四七年生。自幼醉心古典文學,潛心涵泳詩詞、文史,為日後從事文藝創作奠基。
    一九九一年以寫作生涯中第一部歷史小說《西風獨自涼》獲「中國文藝協會」小說創作獎。
    著有:歷史小說《西風獨自涼》、《來如春夢去似雲》、《宇宙鋒》、《玉玲瓏》、《金輪劫》、《埋香恨》、《胭脂雪》;古典詩詞欣賞《詩經欣賞選例》、《梅花引》、《月華清》、《漫漫古典情1-5》;散文集《綠苔庭院》;少年文學故事《打金枝》、《玉堂春》、《平凡中的偉大》、《一代文豪歐陽修》、《亂世孤臣父女淚》、《亙古男兒一放翁》、《西施》、《唐代美人圖》;現代人物傳記《春風化雨皆如歌——申學庸》、《鹿橋歌未央》等。

    封面繪圖:
    Hiroshi 寬
    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畢,白天擔任數位美術指導多年,入夜後以業餘插畫家低調行走江湖,曾幫數十本小說繪製封面與內頁插畫,以武俠風格與水墨技法見長,目前還在筆觸與圖層之間漂泊中。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3233466
    頁數 / 66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金輪劫》新版序 /樸月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尾聲

    附錄一:順治皇帝的愛與痛──唐浩明、樸月對談《順治皇帝》
    附錄二:董小宛、董鄂妃辨

    <TOP>

    《金輪劫》新版序

    非常喜悅,在2019年的十一月,「聯合文學」新版《清宮豔系列》的第一部《玉玲瓏》出版了!當厚達五百餘頁的新版書,沉甸甸的捧到手中時,那種感激與感動,是很難形容的!在網路興起,紙本書的出版普遍不景氣之際,一本三十年前寫出,在台灣也已絕版了二十多年的《清宮豔.玉玲瓏》,終於在「聯文」同仁的努力下,「重見天日」了!
    緊接著,要整理出版的是《金輪劫》。在情節上,《金輪劫》與《玉玲瓏》可以說是「無縫接軌」;第一章就緊緊銜接著《玉玲瓏》的最後一章展開。全書從「順治登基」開始,一直寫到「順治駕崩」,康熙繼位。
    如果說,新版《玉玲瓏》是經過一次增訂,這一次再度整理的新版。《金輪劫》,就是經過兩次增訂,加上這一次整理的版本;也可說:是我所有「歷史小說」中,付出心血最多的一部書了!對照初版,幾乎可說增訂得「喧賓奪主」;增訂的字數更超過了初版原有的字數!這一部書,在台灣和大陸都已兩度出版,「聯文」版,是第五個版本了!並與《西風獨自涼》一樣,被一些文友視為我「歷史小說」中的「代表作」。
    就我自己的想法,寫《西風獨自涼》時,一則是「新手上路」,二則故事情節的本身非常單純,內容局限於納蘭容若這位「多情善感」清初詞人的「小我」情懷;他自身的愛情、友情和個人感懷。
    他去世得很早,去世時才三十一歲。從「入仕」起,一直擔任著皇帝身邊的「侍衛」;由三等到一等。主要的任務,是「鞍前馬後」的「扈從」皇帝,一切都依照規矩的「奉命行事」。相對於他的父親納蘭明珠,他二十二歲被選為「三等侍衛」(五品),他的父親在二十歲時已任的「鑾儀衛雲麾使」(四品);他三十一歲去世時,仍是一等侍衛(三品),而他的父親已任「弘文院學士」(從二品),等於已進入「內閣」,參與國政了!納蘭容若在「侍衛」生涯中,除了奉命「覘梭龍」,出塞勘察東北的地理形勢之外,可以說幾乎沒有什麼「事功」可述。
    《金輪劫》則寫的是清代「順治皇帝」,從登基到駕崩的十八年歷史;外朝的政治衝突,後宮的情感糾葛,人物與情節都較《西風獨自涼》複雜得太多!雖然說,我個人寫作的態度是「搏獅搏兔,俱用全力」,但「獅」與「兔」畢竟是不能等量齊觀的概念,所費的心力,也絕不在一個天平上。
    寫「初版」《金輪劫》時,一則年紀還輕,寫作經驗、人生經歷、思考的深度、廣度皆有不足。而且相關資料的取得,必得「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尋找、參閱「紙本書籍」,極受限制。與今日網路搜索的方便,完全不能同日而語。二則也拘泥在「清宮豔」這個「主題」上了,把主角「定位」於「順治與董鄂妃」,因此,是從「順治大婚」寫起的。
    在1999年,與「岳麓書社」簽約,準備在大陸「簡體字版」的《清宮豔》時,文友詩人席慕蓉的一席話提醒了我。她談到當時大陸書籍的編排是「橫排」,而且字體較小,又排得比較緊密。因此,用「非常吃字」來形容大陸簡體版的書籍。換言之:台灣一般兩百多頁「一本書」的厚度,到大陸出簡體字版,可能頁數就只剩三分之二!投入「茫茫書海」中,一下就湮沒得「看不見」了!
    因此,我跟當時主持編輯這套書的文友,也是大陸以寫《張之洞》、《曾國藩》名重當代的「歷史小說家」唐浩明先生商量:請他給我一段充裕的時間,讓我好好的重新增訂《玉玲瓏》與《金輪劫》。
    他本身也是寫「歷史小說」的作家,具備一種高尚的人文品質:完全沒有「文人相輕」或「同行相忌」的私心,而有更寬廣的心胸,和「與人為善」的器度。或許,這也因為在所寫的「歷史興亡」與「人事更迭」中,了解了「功名利祿」的虛幻,對「同行」不但「惺惺相惜」,也了解寫作者「求全責備」的心情;寧可把出版的時間推遲,而希望能拿出更好的作品呈現人前。因此他立刻表示:「樂觀其成」。
    當時同時簽合約的,除了這兩部完成時間較早的書,還有一部完成不久,而且因為年代較近,資料豐富,前一年「遠流」的「初版」,就已經是兩本的《胭脂雪》(光緒與珍妃)。因此在增訂《玉玲瓏》、《金輪劫》時,也就以《胭脂雪》的字數為增訂基準。
    這兩本書的增訂,費了我大半年的時間。終於在「千禧」年(2000年)開年,大陸簡體字「岳麓版」問世。而且非常感謝「北京作協」文友熱心,很快的為我安排了一場「《清宮豔》座談會」,主動邀請了許多我當時並不認識的著名作家,與「北大」文史學者出席座談。並有幸得到他們「樸月是『學者型歷史小說家』」的肯定。
    這是《金輪劫》的第一次增訂。2001年,台灣的「巴比倫」出版社推出了「帝王系列」的「歷史小說」路線,向我邀稿。當時,遠流版《金輪劫》早已絕版。因為是「帝王系列」,主角也就鎖定在「順治」這個角色上。我又再度的以「順治」為主軸「增訂」了一次。使這部書前一半的「重頭戲」,落在孝莊為保護順治,與多爾袞周旋,並鬥智、鬥力。和多爾袞因「讓位之功」,專權跋扈的「上欺天子,下壓群臣」,造成與順治之間的矛盾衝突上。「董鄂妃」則到下半部才登場;那時,多爾袞已墜馬而死,緊接著順治親政、大婚。著力的重點,改為孝莊太后、順治、董鄂妃之間理智與感情上的矛盾衝突。
    「順治」在位的時間並不很長;從他登基到駕崩,也不過十八年。而且,前一半因為他「幼沖」(六歲)登基,軍政大權完全掌握在後來甚至自稱「皇父」的十四叔「攝政王」多爾袞手中。他實際上「親政」的時間,是「順治朝」的後十年。
    而「順治朝」短短的十八年間,卻留給後世許多的「問號」。被列為「清初三大疑案」的,就有兩案:「太后下嫁」與「順治出家」;另一案則是「雍政奪嫡」的繼位之謎。
    在我因「巴比倫」邀稿,改《金輪劫》書名為《順治皇帝》,並再次增訂時,唐浩明兄正好到台灣來旅遊。聽說我因《順治皇帝》的出版,正在做再次增訂的工作,非常高興。承他的熱心和好意,我們之間還做了一次以《順治皇帝》為主題的「對談」,並放到了書後為「附錄」。如他所說:他是「最夠資格」跟我談這部書的人!因為大陸「岳麓書社」簡體字版的《金輪劫》,就是在他手上編輯出版的!所以,他對書中的情節,幾乎是「如數家珍」。而且他本身就是「歷史小說家」,更容易掌握問題的重點!
    在這一次的對談中,我們就「兩大疑案」做了深入的討論。
    除了「兩大疑案」,我還與他討論了《清史》中寥寥數字帶過,卻成為多爾袞「死後鞭屍」的關鍵人物:他的侍女「吳爾庫尼」;一個在「多爾袞」一案中,非常關鍵且「悲壯」的角色。
    而另一個當時清宮中的悲劇人物,則是「定南王」孔有德之女孔四貞。定南王死於順治九年,李定國軍攻破桂林,孔有德全家死難,孔四貞是定南王唯一逃出的孤孑。「清史」中記載,她「單騎走京師,哭於朝」。因年紀還小,被太后孝莊留養宮中,甚至曾準備將她封為僅次於中宮皇后的「東宮皇妃」。當時順治親政不久,年紀也小;當然,說這是順治的主張,不如說是孝莊太后的主張。後來發現他的父親已將她許婚於部將孫龍之子孫延齡了!取消了「封妃」之議,而將她收為「養女」,封「和碩格格」(郡主)。最後還是讓她「下嫁」她父親所訂親的孫延齡。
    有些人認為是她主動「拒婚」順治的。但由她後來表現的趾高氣揚,不把孫延齡放在眼裡的態度,可以知道:她的「下嫁」不是心甘情願的。主動拒絕當「東宮皇妃」,而願「下嫁」部將?恐怕不會是這位心高氣傲的「郡主」的意願。因此我將她的故事結合「廢后」靜妃之「惡」,而成為廢后被廢的理由之一,也成為她後來悲劇故事的因由;她的傲慢,造成她的婚姻不諧,卻先被孫延齡,後被吳三桂「利用」,也成為一個澈底的「悲劇人物」。
    聽說,有些戲劇故事,讓她和納蘭容若牽扯出戀愛關係,就更無稽了;納蘭生於順治十一年(1655年),孔有德死於順治九年;孔四貞「單騎走京師」時約十二歲,當時納蘭還沒出世呢!所以,她至少也比納蘭大了十四歲!早婚的,都已經出嫁了!
    而另一個幾乎也算「疑案」的清史話題:「董鄂妃」是否就是「董小宛」?前輩「歷史小說」名家高陽先生是堅信:「董鄂妃就是董小宛」的!我的觀點卻與他完全不同;我堅信:「董鄂妃不是董小宛」!
    我與唐浩明兄的這篇「對談」,當時的題目是:〈《順治皇帝》對話錄〉,現在改為〈順治皇帝的愛與痛〉。
    孔四貞和董小宛的話題,在與唐浩明兄的「對談」中,限於時間,沒法列入「探討」。但後來,我特別寫了一篇文章:〈董小宛、董鄂妃辨〉,以最具「真確性」的兩篇文章:冒辟疆寫董小宛的〈影梅庵憶語〉,和順治皇帝寫董鄂妃的〈端敬皇后行狀〉為基礎,論述這一「公案」。並放到我的《月華清部落格》上,與網友分享。在現今報章雜誌都因網路興起而沒落,發表的版面減少,公開發表不易之際,「部落格」無疑成為另一個最適宜與讀者分享的「平台」。而出於我意料之外的是:這一篇應該歸類於「論文」的文章,竟然已累積到超過八千人次的「點閱」。我《月華清部落格》的累積人次,更已超過了八十五萬!
    我把與唐浩明兄的「對談」〈順治皇帝的愛與痛〉,和這一篇〈董小宛、董鄂妃辨〉,都列為《金輪劫》的「附錄」與讀者分享。也就不必在〈新版序〉中再多費筆墨了。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