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古羅馬惡行錄:從殘暴的君王到暴民與戰爭,駭人的古羅馬犯罪史

Infamy: The Crimes of Ancient Rome

    作者:傑利.透納
  • 譯者:筆鹿工作室
  • 書系:Story系列
  • 出版社:智富
  • 出版日期:2020/07/03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9657891
  • 定價:420
    優惠價:79折,332
  • 優惠期限:2020/12/29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解決不了問題, 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現代社會常見的犯罪,古人做的更溜

    ◎傑利˙透納 Jerry Toner,繼《如何豢養一隻奴隸》後,又一重量大作!
    ◎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專任教授 翁嘉聲──審訂、專文導讀
    ◎「即食歷史」部落客 seayu、作家、知名節目主持人 謝哲青、背包旅人 藍白拖──推薦

    一部頗具啟發性的古代犯罪簡編
    闡釋羅馬人關於道德、罪行與懲罰的想法
    涵蓋從神話起源到基督教統治下帝國的整個古羅馬歷史
    為成年讀者準備的駭人歷史故事

    ˙男子強暴未婚妻被上訴,律師說:
     --該說是強暴了她,還是先入了洞房
    ˙身為皇帝(尼祿)居然喜歡上街搶劫
     --有錢人的快樂往往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
    ˙在酒吧聽到陌生人抱怨政府,跟著一起罵,然後就被抓走了
     --完美的釣魚執法
    ˙皇帝缺錢了,就指控身邊的人叛國,把對方的財產全部充公
     --國庫因叛國罪指控而充實
    ˙中央跟地方一起搶「上好」的罪犯
     --因為他們是競技場營運最好的籌碼

    當我們審視羅馬的時候,我們看到了什麼?
    是古代腐敗的可怕景象——還是我們所處動盪時代的倒影?

    羅馬是一個聲名狼藉的帝國。從殘暴的遊戲到昏庸的君王,從暴民到殘酷的戰爭,它的名字像小巷裡的尖叫聲一樣回蕩了幾個世紀。但它果真如此不堪嗎?跟隨歷史學家傑利˙透納的探尋之旅,揭開羅馬的犯罪史。

    從古羅馬君王提比略和尼祿失當的性侵犯罪到屋門大敞,離開寓所會遭遇盜竊的幾率(相當高,尤其是如果牆壁薄到足以穿透的程度),傑利˙透納不遺餘力地在他的書中使這座永恆之城躍然紙上。
    瞭解到這些形形色色惡棍的故事,才發現那些長期以來最受其害正是羅馬的民眾。探索上位者荒淫無度的誘惑,和在絕望之下一個平民能做些什麼?


    ●媒體推薦
    傑利˙透納在這座城市引人入勝的社會史中,向我們介紹了野蠻與慾望的大雜燴。 將故事分為不同的類別(恐怖政治、反對神的犯罪等),這本書最引人入勝的,就是這些惡名昭贓的犯罪。透納的書不僅僅是有趣的軼事集,它微妙而又持久地提醒著我們,在每一個「文明」社會的外殼下,都潛伏著令人髮指的醜行。
    ──《泰晤士報》亞歷山大˙拉曼Alexander Larman

    ●讀者推薦
    關於古羅馬暴力,犯罪和衝突的出色著作。以其敏銳的保護語氣深入研究了許多引人入勝的細節,以證明或反對以下指控:羅馬真的像每個人所說的那樣糟糕嗎?他的論點清晰準確,表明對他選擇的主題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努力。 無疑是對古羅馬人殘酷而又令人驚訝的神秘世界的精彩介紹。 會推薦給任何歷史愛好者。--亞馬遜讀者

    <TOP>

    作者介紹

    傑利.透納

    傑利.透納 Jerry Toner
    傑利.透納博士,英國劍橋大學邱吉爾學院古羅馬文學研究主任,研究以古羅馬社會與文化歷史為主。著有《如何豢養一隻奴隸:古羅馬管理學聖經》等。

    譯者簡介

    筆鹿工作室

    審訂者 翁嘉聲
    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專任教授,專業領域為希臘羅馬古典文明以及古代教會史。

    譯者 筆鹿工作室
    台北人,醫學院研究所肄,作品曾獲行政院新聞局小太陽獎。翻譯作品涵蓋生活、健康、科學類,包括《反社會人格者的告白》、《如何豢養一隻奴隸》、《端粒酶革命》等。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657891
    頁數 / 27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導讀/翁嘉聲

    提起訴訟
    羅馬大審判

    證據
    第一章尼祿的掠奪及其他暴力犯罪
    第二章從竊賊到江洋大盜
    第三章詐騙、偽造和帝國的腐敗
    第四章恐怖政治
    第五章違抗眾神的罪惡
    第六章性、飲酒和暴食:違反道德的罪行
    第七章戰爭罪
    第八章性格改革?罪行與基督徒皇帝

    判決
    羅馬:有罪或無罪?

    <TOP>

    內容試閱

    提起訴訟
    羅馬大審判

    面對威脅,國王當下立刻就能分辨。敵人的女兒生下雙胞胎男嬰,國王立刻看出這對嬰兒長大以後會挑戰他的地位,所以他做了任何明智國王都會做的事:下令把這對嬰兒扔進台伯河。不過,不幸的是,台伯河正好河水泛濫,沒辦法走到河岸邊,所以國王的僕人沒有忠心為主人辦事,只把嬰兒和搖籃一起扔入河水,以為這樣雙胞胎一定會淹死。事實證明,洪水很快便退去,嬰兒和搖籃留在乾地上,置身於沼澤般荒野中的一片無花果樹林。這時,有一隻口渴的母狼想到河邊喝水,發現了哭泣的嬰兒。母狼沒有吃掉嬰兒,反而讓飢餓的嬰兒吸吮牠的乳頭,一邊餵奶還一邊用舌頭輕輕舔著這對雙胞胎。不久,有一位名叫浮士德勒(Faustulus)的牧羊人發現這兩個男孩,於是帶回家給妻子拉倫夏(Acca Larentia),當作是自己的孩子養育,並命名為羅慕路斯(Romulus)和雷慕斯(Remus)。
    隨著男孩們漸漸成長,他們變得格外強壯,經常會結伴到森林裡打獵,如果偶然遇到強盜,甚至還會主動攻擊。兩人如天生的領導者,很快吸引了一群年輕人追隨,渴望參與兄弟倆的冒險活動。由於這對雙胞胎吸引的追隨者愈來愈多,最後甚至能夠與出生時想要淹死他們的暴君互相抗衡。經過一場混戰,國王錯失了輕易致勝的機會,於關鍵時刻被殺死,從此在歷史中被遺忘。大人物便如此崩殞。

    倆兄弟於是想要在當初被遺棄地點的附近建立屬於自己的城市。由於鄰近的城市人滿為患,很多人都急切地想要追隨這兩位充滿希望的年輕人,眼看計畫就要成功,建城指日可待。可惜!兩個男孩都想要在一個稍微有點不同的地方建立城市。羅慕路斯心儀的是帕拉丁丘(Palatine),雷慕斯是阿溫廷丘(Aventine)。還有一件看似微不足道卻令人頭疼的小事—這座新城市應該以倆兄弟誰的名字來命名?兩人是雙胞胎,難分長幼。由於無法達成一致意見,他們各自著手,在選定的地點建立自己的聚落,然後決定透過詢問眾神來解決這個爭論。

    最後他們想出來的辦法是:在自己的山上統計鳥類數量,如果眾神認為哪個人的選擇正確,便會往哪座山送去最多的鳥。
    於是兩個人都在各自的山上安排了一個神聖的空間,開始觀看天空。羅慕路斯一隻鳥都沒看見,所以他想了個詭計,送信給雷慕斯,騙他趕緊過來。雷慕斯收到信後自然認為是兄弟要承認失敗。傳遞訊息的信使對這種不誠實行為感到羞恥,可能心中還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選對了人,因此故意走得很慢。雷慕斯一路上發現了六隻兀鷹,他認為自己贏定了。但是在他到達的那一刻,羅慕路斯眼前出現了兩倍數量的鳥。雙方都聲稱自己贏得勝利。雷慕斯說他贏了,因為鳥兒先出現在他眼前,羅慕路斯卻認為自己看到的鳥更多。倆人怒火高漲地打了起來,最後雷慕斯被殺死。羅慕路斯得到權力,可任意將這座城市以他為名。這就是羅馬城的由來。

    羅馬歷史學家李維(Livy)告訴了我們羅馬城建立的確切日期:西元前七五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儘管準確性很高,但李維是在這事件結束後的七百五十年才寫出來,並沒有憑藉什麼證據。而且這個故事還有很多其他版本:有人聲稱,是因為雷慕斯取笑羅慕路斯的城牆,還跳過牆,大聲羞辱城牆無用,導致羅慕路斯憤怒不已,當場殺了他。有人甚至聲稱,有罪的並非羅慕路斯,而是支持他的人之一,這個說法最早是由羅馬歷史學家科西烏斯.費邊.畢克托(Quintus Fabius Pictor)所提出,不過他也是在這個推演事件發生後五百年左右才寫成。今天,關於這個事件,同時期大致最為人所知的三個出處,就是李維、哈利卡納蘇斯的戴奧尼修斯(Dionysius of Halicarnassus),以及西元二世紀初期普魯塔克(Plutarch)所撰寫的《羅慕路斯生平》。不過以上三種版本,對羅馬城究竟是何時建立的並無一致觀點,包括西元前八一四、七五三、七五二、七五一、七四八、七二九年等,都是可能的日期。由於上述著作都是在羅馬成為地中海世界主導力量之後所編寫的,這些著作主要告訴我們的其實是,「後來羅馬人如何看待他們自己,而非羅馬建立之際所發生的事」。這些故事所呈現的真實性有限。羅馬可能是由一位名叫羅慕路斯的人所建立,可能有一對孿生兄弟真的為了羅馬城的落腳處發生爭執,甚至因為命名而發生爭執。但這些神話故事真正告訴我們的是,羅馬人後來如何了解自己的面貌。關於羅馬起源的神話,可解釋羅馬人物的個性,告訴我們問題的答案:為什麼羅馬人曾如此成功?讓他們如此偉大的原因是什麼?

    神話提供了這些問題的答案,但並非適用於每個問題。為什麼羅馬起源故事的核心是兄弟相殘這種可怕的罪行?畢竟,後來的羅馬社會公認,殺害親密家族成員是一件特別令人震驚的事。惡性重大的罪犯,不只是處以斬首或火刑等死刑,有的還會被丟進一個大袋子,再裝入狗、公雞、蛇和猩猩各一隻,縫死袋口,然後扔進大海或台伯河。這種誇張的處死形式,反映了羅馬社會中數代同堂大家庭的根本重要性。故事中如此一件可怕的罪行,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顯示羅馬人認識到,他們自己的性格具有令人深感不安的一面。後來的羅馬人也在自己身上看到一種無情的態度,為羅馬如何能征服地中海世界寫下了註解。雷慕斯被謀殺,代表羅馬人將國家置於所有一切事物之上,甚至比自己的親兄弟還重要。權力是最重要的,如果獲得政治權力必須要殺害家人,那就做吧。這個故事強調了羅馬人的暴力能量,也顯示他們理解統治、執政經常會涉及殘暴的行為。此外還顯示,羅馬人知道自己祖先的怪異狀況。如果創建這座城市的人是個王子,嬰兒時期就被遺棄,然後由牧羊人撫養長大,那麼羅馬人的強悍態度便不令人驚訝,他們未曾想過要過著奢侈的皇室生活。在許多方面,羅馬多多少少狡詐不實的成長過程,成為所有羅馬人形象的隱喻。有人(元老院議員)是尊貴高尚的,但大多數人(平民)則不用說,都是腳踏實地的老實人,而且整體來說,羅馬人所展現的特質,正是管理他們已知世界所需要的。

    羅馬人也知道,自己並不值得完全信賴。他們的平民似乎有些過於野心勃勃。羅慕路斯難道不是想要在計算鳥隻上欺騙自己的兄弟嗎?即使有眾神參與,他不還是做惡了嗎?羅馬人喜歡相信眾神是站在自己這邊,他們稱這是一種「眾神的和平」(pax deorum),令他們感到舒適安全。但他們神話般的國家創建者,卻在宗教面前公然作弊。後來的羅馬人認識到,他們完全有能力進行這種可恥的行為。關於這個神話,有個版本甚至聲稱,狼的角色是虛構的。羅馬人使用拉丁文「lupae」代表母狼,但這個字也是妓女的意思,因此在這個版本的故事中,牧羊人浮士德勒的妻子事實上是個妓女。好像羅馬人心裡都藏著一些念頭,相信祖先的櫃子裡都裝著可恥的祕密,一個有助於解釋他們究竟是誰的祕密。

    當然,這個建國神話也說明了羅馬人的優點。被遺棄的孩子卻變得強大,表示他們的確很特別。長大成人以後,成為英俊、高尚的年輕人,膽大又勇敢,勇於冒險,毫不畏懼。倆兄弟對同齡者和屬下都一樣友善,但對國王的黨羽卻嗤之以鼻。如果有人受到暴力威脅,他們會根據個人利益,進行干預。就像那隻了不起的母狼一樣,沒有吞食雙胞胎,反而給他們餵奶,倆兄弟也一樣照顧著照顧他們的人。在倆人中,據說羅慕路斯的判斷力和政治智慧較高,他與鄰人打交道時,給人的印象是天生的命令者而非服從者。這倆人對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充滿熱情,無論是運動、狩獵或驅趕盜匪和小偷。因此他們日後在整片國土都享有盛名,後代亦征服地中海世界,這點並不令人驚訝。

    但羅馬人也知道,成功必須付出代價。詩人奧維德在《歲時記》(Ovid Fasti Book 4)中描述這個神話。雷慕斯的鬼魂現身在養父母面前,表示對自己的死亡感到憤怒,也說到他對手足的愛不應受到質疑。羅慕路斯後來聽聞了這件事,想要努力忍住眼淚卻沒辦法,但他最後將悲傷鎖在心中,下定決心日後不在公共場所哭泣,樹立堅強的榜樣。羅馬人明白,成功表示要抑制個人的想法,必須為國家利益犧牲一切,還要隨時準備好,必要時去面對各種暴力犯罪。最重要的是,他們明白餵奶的狼具有怎樣的含意:那是一隻兇惡有野性的野獸,且令人感到威脅,而這些特質和乳汁一起被羅馬人吸收了。羅馬人知道自己是狼之子。

    本書將羅馬送上審判席。很多人認為,羅馬是個罪惡之都,充滿野蠻、罪惡和腐敗。有位現代作家,將羅馬競技場的角鬥士戰鬥描述為「嗜血的人類大屠殺」、「迄今為止所發明最糟糕的血腥運動」,甚至聲稱「史上最具破壞性的制度就是納粹主義和羅馬角鬥士」。羅馬的征服戰爭,囊括在愛德華.吉朋(Edward Gibbon)所謂「對人道和正義的永久性侵犯」範圍內,若發生於現代,將會被帶到荷蘭海牙國際戰爭刑事法庭上。正如另一位著名學者所爭論,羅馬帝國中普遍存在著腐敗,政府努力的目標,受挫於高階官僚和軍事領導人的私人利益,導致帝國垮台。相較於現代流行的娛樂,無論是羅伯特.格雷夫斯的小說《我,克勞狄烏斯》(I Claudius)還是HBO電視連續劇《羅馬》,羅馬帝國都已成為各種性墮落的同義詞。但仍有人將羅馬視為有秩序和成功社會的一個範例,認為帝國「眾神的和平」實現了好幾世紀的和平,並使數百萬人免於最嚴重的恐懼—被侵略、攻打、死亡或奴役。羅馬的國家權威,啟發了現代西方世界中的許多政府和司法建築,從英國倫敦的老貝利法院,到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國會大廈。

    現實世界中,羅馬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是一個秩序井然的社會,整體來說皇帝做得還不錯,人民在很大程度上願意支持帝國嗎?還是一個殘酷的黑幫集團,罪行無處不在,法律主要是為了服務強大勢力而存在,反對派被碾壓呢?羅馬社會是否以犯罪為中心,就像神話中建立城市的過程一樣?

    皇帝本身即反映了羅馬的分裂人格。惡名昭彰的「壞」皇帝,例如尼祿(Nero)、卡利古拉(Caligula)等,是專制暴君的縮影。這些統治者不受起訴所限,凌駕於法律之上,打破了社會行為的所有規則。這只是例外嗎?其他的皇帝似乎都努力想要維護正義。古羅馬歷史學家蘇維托尼烏斯(Suetonius)說,例如,皇帝克勞狄烏斯(Claudius)並不總是遵循法律規定,而是會根據自己對公平正義的想法做修改,即使有時在法律上並沒有如此嚴厲的懲罰,還是會任由野獸殘殺重罪犯。有一次,克勞狄烏斯判定一個男人犯了偽造罪,圍觀者有人喊著罪犯應該要斷手,此時皇帝立刻同意,召喚劊子手帶刀和砧板過來。這樣算是一位皇帝的治理良好,或只是對嗜血群眾的展示?蘇維托尼烏斯還說,克勞狄烏斯在審判案件時,表現出的是奇怪的不一致。有時他小心翼翼又精明,有時卻輕率、考慮不周,有時只是愚蠢。在一場關於某人是否為公民的爭議中,律師之間產生了毫無意義的爭論—關於主角是否應該穿束腰長袍「托加」(toga)還是奴隸穿的長襯衣「托尼卡」(tunic),因為只有公民才可以穿長袍。為了展現公平正義,克勞狄烏斯讓男人在辯方及控方發言時輪流換衣服。蘇維托尼烏斯認為,這種行為顯示克勞狄烏斯毫無信用,公開藐視司法。

    或是想一想,當官員西爾瓦努斯(Plautius Silvanus)莫名將妻子阿普尼亞(Apronia)扔出臥室窗戶,皇帝提比留(Tiberius)採取了什麼行動?西爾瓦努斯被帶到皇帝面前,聲稱自己當時已經睡著,所以妻子一定是自殺。提比伯留沒有任何遲疑,直奔對方的房子,檢查臥室,發現了明顯的掙扎痕跡。但他並沒有任意採取行動,而是將案件交給元老院,並成立一個司法委員會。至此一切順利。但西爾瓦努斯的祖母烏爾古拉尼亞(Urgulania)是皇室家族老友,她後來送了一把匕首給孫子,這個暗示很容易解讀:皇帝的意思很明白,被告的結果就是切斷動脈(Tacitus Annals 4.22)。我們再度得到一幅色彩生動的圖畫,這則軼事看起來不像是典型的事件,但也提供了正義與任性混合的證據,往往是帝國統治特徵的一種顯現。

    即便如此,皇帝對羅馬社會整體的相關影響程度如何?天高皇帝遠,對羅馬人的一般生活能產生多大影響?結果似乎是肯定的,一些羅馬作者對皇帝表示感謝,將羅馬的和平與繁榮歸功於他們:「凱撒為我們提供了偉大的和平,不再有長久的戰爭,不再衝突,不再有大規模的掠奪,也沒有盜賊,無論何時我們都可以在陸上或海上航行。」(愛比克泰德《語錄》Epictetus Discourses 3.13.9)。一些學者認為,這種感懷之言,反映了帝國內部基本的守法狀況。當然,他們說,法律很嚴格,但這完全是為了所有人的利益。羅馬歷史學家華勒烏斯‧帕特庫拉斯(Velleius Paterculus)描述了在共和國最後數年的混亂後,奧古斯都皇帝如何樹立正義,作為他新帝國政府的關鍵特質:

      國家長期遺忘的正義、公平和努力工作,如今已恢復。官員恢復了威信,元老院恢復了權威,法院恢復了尊嚴。劇院的動亂已被壓制,每個公民都不是充滿了想要做對事的期望,就是出於被迫必須這樣做。(《羅馬歷史》History of Rome 2.126)

    他繼續解釋,「何時穀物價格比現在更合理,或是何時和平的祝福比現在更大?」他說,這就是「奧古斯都的和平」,它為帝國的每個角落帶來了安全。皇帝自己以身作則,親身示範,教導公民做正確的事。

    這的確是高度的讚美,但確實如此嗎?假設我們只就表面來看待這些描述,便會看到一個世界—即使羅馬帝國的法律系統發展不如現代,也能成功使數百萬居民和平共處。就此觀點,羅馬帝國長治久安,是因為人們普遍存在共識,認為羅馬的治理公平合理。羅馬帝國的居民將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內化,因此自願成為帝國的參與者,而非被帝國所支配。但問題在於,它忽略了雙方間巨大的權力不平衡。除了阿諛奉承,你還能怎樣對皇帝說話?同樣地,伊拉克在海珊(Saddam Hussein)執政期間,每當他現身,群眾都歡欣鼓舞,但失勢後,群眾的行為就大不相同。因此我們也可以想像,羅馬人是否說的都是皇帝想聽的話,但私下的想法卻大相逕庭?

    羅馬人民又如何?基本上守法嗎?是否只對諷刺詩人尤維諾(Juvenal)詩中的「麵包和競技場」有興趣?是否關心正義等抽象概念?我們要來研究羅馬人民是否曾設法對皇帝發揮任何影響,以及皇帝是否曾對群眾的法律和秩序需求有所回應。我們要來檢視羅馬人民在酒吧裡的談話,以及他們如何評論朝政。在專制皇帝的統治下,自由交談是一件危險的事,我們將看到人們經常會以匿名的安全方式來發表自己的批評。

    在此情況下,我們要擔任偵探角色,為了對羅馬帝國做出判決,我們將從全國各地收集證據,除了關注社會頂層的皇帝和元老院議員,還需關注底層的農民、工人和奴隸。為了搜索羅馬的各種不法行為,我們會檢視大量的資源。帝國晚期匯集了重要的法律書籍,提供許多送上法庭的案件範例,充滿各種細節;埃及的莎草紙證據,提供了有關當地案件的訊息,引人入勝;另外在修辭教學練習和古代小說中,也都有虛構的犯罪案例;羅馬作家和歷史學家經常討論精英份子的罪行;留存的神諭和魔法咒語,也告訴我們許多一般人的恐懼;基督教文獻中寫著受難者死於羅馬國家之手的可怕故事;後來,當羅馬帝國改成信仰基督教,這些文獻中也寫著它對先前的作為有何想法。我們會發現,所有的證詞都有問題,必須盡力權衡不同的證據。

    我們將會對羅馬做出判決,決定羅馬人是否真的比我們更糟糕。羅馬社會是否因為任由絕大多數人民暴露於各種犯罪生活而感到內疚?羅馬是否對所有征服的地區都施行這種犯罪文化?我們將研究羅馬所有參與犯罪的人,無論是被告、證人還是原告,以及性別、地位和年齡如何影響所受到的待遇。我們將會從許多角度研究古代的罪行,從人們認為導致的原因,到如何預防和懲罰,以及經驗和恐懼。我們將揭發犯罪(無論是宗教、性、暴力或叛國)如何跨越羅馬社會各階級層面,以及每個人對這些事不同的認知。隨著羅馬城發展成全球性的龐大帝國中心,我們將看到從叛國罪到通姦罪等各種不同的罪行,以及如何找到新的處理方法。我們將研究皇帝在這一切中所扮演的角色、裁決多樣性的問題、從餐飲店出售什麼樣的食物,到奴隸的懲罰。最後,我們將看見羅馬帝國對後來的基督化是否有所作為。在耶穌教化的影響下,羅馬人是否改過自新,還是仍一直保持相同的獸性?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