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酸黃瓜巧克力

Des cornichons au chocolat

    ※庫存=3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你們也曾經13歲啊,為何從來不瞭解?
    我現在的心情,像可樂加牛奶,更像酸黃瓜加巧克力……


    ★法國口碑流傳近40年、跨世紀長銷書★獲評最能瞭解青春期少女內心世界之作。
    ★法國圖書館借閱最熱門的書籍之一★原著搬上大銀幕,同名電影受到一代青少年追捧。
    ★已譯成日文、韓文等十餘種語言版本。

    不知道為何喜歡酸黃瓜加巧克力,或許它就像我從人生嘗到的滋味,
    有時讓人痛,有時卻很甜蜜;有時刺刺的,有時卻很柔和……

    這是13歲少女史黛芬麗的青春紀事。她把學校稱為「農場」,把同學比成各種飛禽鳥獸。此時的她,正因為生理期遲遲未來而感到跟同學格格不入,還會時時刻刻莫名想哭。她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被愛,覺得父母互動冷漠是因為她,甚至不理解他們既然不想要她存在,為何還要將她帶到這個世界?

    少女心裡的小劇場隨時上演各種難解的戲碼,孤獨、迷惘、不安卻無人能說。在家裡唯一傾聽她的,是那隻貓咪「葛芬科」。有一天,少女決定帶著貓咪遠行,去為心中的謎團尋求解答……

    此作於1983年出版時,旋即在法國書市造成轟動,受到無數的青少女追捧。主角史黛芬麗的心聲完全活現了青春期少女的祕密世界,這本書不僅引發廣大的迴響,長期以來名列法國圖書館借閱率最高的書籍,更成為許多父母理解青春期兒女的一扇窗。

    <TOP>

    作者介紹

    菲立普.拉布侯

    菲立普.拉布侯(PhilippeLabro,1936~)
    法國作家、記者和電影導演。
    在17歲時,基於遠移的渴望,以及對異國的好奇,他前往美國讀書,深受美國電影文化影響。他在那裡一待就是18年,這段經歷促使他在1960年出版第一本小說《不安的美國人》(UnAméricainpeutranquille)。同年,他擔任軍事記者,報導阿爾及利亞戰爭,但也從未切斷對電影的熱愛,於1969年開始拍攝第一部長片《一切都可能發生》(Toutpeutarriver)。
    菲利普.拉布侯至今出版22本小說及散文,曾以《外國學生》(L’Étudiantétranger)獲行際盟友獎(PrixInterallié)、以《在西方的那個夏天》(Unétédansl’Ouest)獲古騰堡獎(PrixGutenburg)。
    作品引起最大共鳴的,則是他在1983年以「史黛芬麗」為名所出版的《酸黃瓜巧克力》。此書為13歲少女史黛芬麗的青春紀事,一出版意外造成轟動,成為許多青少年及父母的熱門讀物。因為書中描寫少女生活深刻而真實,幾乎讓讀者深信不移此書即為作者史黛芬麗本人的真實故事。直到2007年,在本書暢銷20年後,菲立普.拉布侯才出面承認自己就是史黛芬麗,又一次在法國文壇造成大騷動。

    譯者簡介

    黃琪雯

    黃琪雯
    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法文筆譯組畢業。譯有《二個英國女孩與歐陸》、《亞瑟與禁忌之城》、《杏仁》、《爸爸,我們去哪裡?》、《我十歲,離婚》、《爸爸沒殺人》、《對不起,她不在了》、《雨傘默默》、《我答應》、《溫柔之歌》等書,以及法語電視影片數部。

    <TOP>

    各界推薦

    媒體推薦

    宋怡慧/新北市立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作家
    楊婕/作家
    彭菊仙/親子作家
    歐陽立中/Super教師•暢銷作家
    佳評推薦(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國內名人推薦!
    宋怡慧/新北市立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作家——
    被標籤化的人生一直是青少年自我探尋的魔咒,關於人生的方向,好與壞都不該是別人給的定義。菲立普.拉布侯筆下的女孩史黛芬麗,不甘於被社會價值定型,即便孤獨不安也得靠自己的智慧去和世界磨合,校園如農場,各式各樣特異獨行的生物,給溫暖、給傷害的,都是嶄新生活的挑戰與自我安頓。如何活出真我的風采,如何心平氣和地與傷害相處,成為一個更成熟懂事的少女,我想,這部小說樸實無華地給予青少女們迷惘處提燈的燦光與指引。
    楊婕/作家——
    長大的代價就是:將「還沒長大」變成一句髒話,否認青春的自己,也否認將青春拈在心尖的書寫。《酸黃瓜巧克力》中譯版的面世,迫使我們重新逼視:成長文學之所以不會過期,正是因為它狠狠地超齡。長大,從來不是我們以為的加法,而是無休的減法——從女孩減為女人、從善良減為邪惡、從簡單減為複雜,那些想偷偷砍掉重練的,這本書都將替你擲回眼前。
    歐陽立中/Super教師•暢銷作家——
    原諒我,我們男生真的不懂女生在想什麼?偏偏,我們身邊有許多「史黛芬麗」,可能是自己的親人、朋友、學生等。從「生理」上,我們理解「月經」怎麼一回事,也知道女生這幾天會很不舒服。再暖一點的男生,會為女生泡個熱巧克力之類的。但從「心理」上,我們卻一無所知,只能簡化為「心情不好」。
    《酸黃瓜巧克力》透過史黛芬麗的青春札記,記錄她對生理期的渴望與焦慮,月經沒來,她覺得自己是女孩,同學是女人;她覺得煩惱是女孩的事,只要成為女人,煩惱就不在了。最後,她等到了,卻也領悟了:「只有當我們受苦時,才有權利來月經,因為這應該有點像是某種補償。」對,那些女生的成長煎熬,如果沒有《酸黃瓜巧克力》,我們這些木頭,是不會明白的。
    跨世代、跨國界讀者口碑推薦!
    ◎法國巴黎,艾勒.奧荷:「我十五歲時讀過這本書,現在我也會推薦給我十三歲女兒閱讀,這本小說不止是寫給青春期的孩子,也是讓父母瞭解青春期孩子困境與迷惘的必讀之書,雖然我們都經歷過十三歲……」
    ◎法國馬賽,瑪蒂妮:「小說雖然在一九八三年出版,但是關於青春期的愁苦與困境的描述,卻完全不會過時……它讓我想起曾經歷的那段時期,有一種與十三歲自我對話的親密感覺。」
    ◎日本讀者,美帆子:「一個擔心自己『那個不會來』的十三歲女孩,她描述的女孩之間相處、對自己身體及情緒波動的細節,完全反應了我們此刻的生活,沒有因為時代或文化背景不同而相異……」
    ◎日本讀者,三木:「好有趣的一本書,值得一再閱讀,我一定會跟同學推薦……也想知道酸黃瓜配上巧克力的滋味。」
    ◎韓國讀者,斯通:「當我還是個孩子時,我為那些大人的愚蠢及他們所製造的黑暗感到絕望,當時我會懷疑,是否只有我這麼認為?而今十幾年已過,再讀到這本書,我想要說的是:即使世代改變,但青春期女孩的心,是不會改變的。」
    ◎韓國讀者,想要有隻貓:「這本書從一開頭就讓我震驚,它在我心中投下巨大的聲響。我也跟史黛芬麗一樣,有著難過的青春期,她形容得非常好,那滋味就如同酸黃瓜加巧克力……還有關於她和她的貓咪那所有的描寫,那種孤獨,我相當能理解……我推薦所有經歷過痛苦國中生活,或是十三、四歲的人,都要來讀這本書。」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3288107
    頁數 / 24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今天早上在農場,茱麗過來的時候,整個人緊張兮兮的。她對我們說:「我終於也來了!」
    我望著茱麗,想要確認她有沒有因此而有什麼改變。沒錯,她整個人緊張兮兮的,可是我沒發現有什麼地方不一樣──除了她在操場和其他人說話的時候,表情看起來超級自豪,好像贏了比賽或什麼的。我爸在簽下大筆合約之後,和他兩名合夥人一起拍的照片,臉上就是那種表情。是說,他們每個人的臉都從一耳朝著另一耳的方向裂成了兩半,那並不只是因為有攝影師在場的關係,我們都明白,他們確實很開心。
    茱麗看起來就是那樣。我默默地在心裡數了起來:蘇菲、娜塔麗、瓦樂麗,再加上茱麗,現在我認識的女孩子當中就剩我還沒來了。算全班的話,估計應該還有二、三個也還沒來,可是呢,這件事又不能拿出來跟大家說,畢竟會發生什麼事,誰也不會知道。不過,所有我認識的女孩子,無論是不熟的或很熟的,根據計算的結果,幾乎只剩下我一個人還沒來,這讓我簡直像被剝掉一層皮。
    (我擬了一份清單。人都是在擬清單的時候,才會發現自己在第一時間內沒注意到的事情,可是這並不代表那些事情後來就會明白,總之有清單就是有幫助。當晚,我在「已經來了的女生」清單上,加進了茱麗的名字。我確認過,在還沒有來的那一部分,幾乎只有我一個人而已。)
    反正這一早,在農場,所有一切都剝了我一層皮。雖然不能說農場本來就不好玩,可是老實說,這個早上……我先來說明一下,我們都叫學校「農場」,因為覺得這個名稱比「國中」還來得真實:農場裡有動物,有羊、有鵝(就是我們),他們就是把我們當成動物,而且每個人都哞哞叫。哞啊哞的!大家也咕咕叫,咕咕咕的……還有蠢蛋與頭腦簡單的傢伙。他們把我們當牛一樣圈起來養。唯一的差別就是我們不用被擠奶,除此之外就沒什麼不同了。我們就是小牛,而老師──除了一、兩個之外──就跟農夫一樣,他們總是一起看顧我們,從來就不會進行個別關心,也從來不正眼看我們,我們就只是牛群罷了。我再說一次,儘管大家叫它農場,我們也覺得好笑,可是其實更像地獄。
    這個早上,我沒有一科趕上進度,考試也拿鴨蛋,我只能站著不動,連續讓兩個老師罵我。我被罵到都哭了,眼睛好痛,要求老師讓我去保健室,可是老師不准。
    最後,我使出了昏倒一招。我閉上眼睛,努力屏住呼吸,直到頭暈,從椅子上摔下來為止。結果還真的有效,我被送去了保健室。
    我們的校護老是換人,不過目前的這一個我已經認識了。她問要不要打電話給我爸媽,我說可以試試,但他們從來不在家。那麼打到上班的地方呢?她問我。我說,我媽沒上班,而我爸從來就不在巴黎。她一臉洩氣,我跟她說沒關係。
    「等一下就會好。」
    她讓我獨自待著。有那麼一會兒,我覺得很舒服。在我的「感覺還不錯的時刻」清單之中,我想我可以把這個時刻加進去。整間保健室是空的,沒有人在我的周圍大喊大叫。我吸著校護放在湯匙上的那塊方糖與薄荷藥水。含著湯匙,我望向窗外,看見了幾隻小鳥,我想是三或四隻吧。牠們幾次飛來操場上的樹木前。這樣的時刻並不讓人覺得討厭。我試圖跳過窗戶,想進入牠們之間,可是我跳不過。要跳過窗戶,需要很努力地集中精神,可是剛才我裝昏倒時,已經耗掉了大量的氣力,所以只能待在窗戶的這一邊。
    其實當我拼命地集中精神時,偶爾會有辦法站在事情的另一面,讓自己與那些不會不幸的人事物在一起。雖然每次只有一下下時間,但還是很棒。而最好的,就是加入了所有會飛的東西(不一定是鳥)。
    有一次呢,我像這樣成功地待在那架飛過巴黎凱旋門上方的飛機裡。我從家裡就看見那架飛機,因為我們住在十七區,不過是十七區的北方,也就是朝克利希廣場的方向開始往上走的那裡。我們為了要看見很多的東西,特別是凱旋門,所以住在蠻高的一棟樓裡,而且住的樓層也高(九樓)。所以我看見了那架飛機,然後花了絕對是巨大的心力集中精神,結果待在那架飛機裡大概有四、五分鐘這麼久。
    這真的很不可思議,我完全感覺不到自己是在家裡,而且還是一個人舒舒服服地坐在一張紅色的扶手椅子上。我身上可是沒有發生過如此震撼的事,於是呢,這件事便加進了我的「重要時刻清單」之中。
    現在,我好像與保健室的那些鳥兒錯過了,因為牠們沒有飛回來。牠們就像這樣一兩次地飛來,無論你能不能加入牠們行進中的飛行,牠們都只會給你一次機會,而不是兩三次,然後就飛走了,拜拜下次見囉。
    我很清楚要是自己把這些事情說出來,他們會要我接受測驗,看看是不是精神失常,所以除了葛芬柯以外,我不會跟任何人說的。葛芬柯呢,什麼都懂,也跟我一樣瘋癲。我晚一點再談牠。
    話說回來:那些鳥兒沒有再回來。於是我又想著班上的那些女生,也又開始了算數,我得承認,這件事讓我非常煩惱,心裡不斷地想著這件事。我每天會去十五次的廁所,媽媽問我在廁所裡做什麼,爸爸說我可以拿到世界盃衛生紙使用量冠軍,我擦了又擦,有時還破皮流血,痛得要命,可是那根本不算什麼,不是我期待的那種血。顏色太粉了,根本就不是那個,而且也沒持續地流。不過這也可以讓你們知道,我心裡是有多麼在意這件事。
    所以呢,那些女生——我相信裡頭一定有二、三個在吹牛。誰知道啊,每個人都會吹牛,也都會撒謊,就連我們這個年紀的女生也一樣。我年紀還小的時候,以為只有作爸媽的會撒謊,可現在我明白所有的女生多多少少都會。男生我不知道,因為從來不跟他們說話,除了一個叫鮑布羅的。他這個人呢,如果沒有一直撒謊的話,就是有事情不告訴我,我很肯定他有個祕密。
    就連我也會撒謊,不過不會對自己撒謊。一個人的時候,我不會吹牛。要是我寫了一些東西,或是開始寫這本筆記簿,就是為了讓現實停止,就跟電影院或是電視停止影像放映一樣,而我要停止的是現實。
    不過這不是理由。回來說那些女生吧。當我認真算了又算時,有個東西讓我非常受不了,那就是菲麗俱樂部──菲麗,也就是蘇「菲」、娜塔「麗」、瓦樂「麗」與茱「麗」,她們這幾個女生什麼都有!我是第五個菲麗,因為我叫史黛芬「麗」。將來可得要有人跟我們解釋一下,為什麼我這個年紀的女生爸媽非得給我們取個以「麗」或「菲」結尾的可笑名字。我沒聽過比這兩個字結尾更醜、更平庸的名字了──或許除了維珍麗以外吧。維珍麗這名字也是跟我們同一級的,可是更糟糕,農場裡有一堆的維珍麗。
    當我們出生的時候,他們沒有並沒有認真思考,或者說,那是他們不經意的結果。一定是有某種東西硬是讓爸媽們選擇這些名字,讓他們做出或說出可能違背心意的事。這些名字都押同一個韻,可是那些做父母的根本不知道,他們取出這些名字,就像在跟其他父母聯合譜寫一首樂曲一樣。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總之,我就是這麼發覺,可是沒有向誰提過,畢竟要瞭解這樣的事,所要用到的集中力簡直就跟要跳到窗外所需的力氣一樣,我覺得一旦要和人談論這種事,反而會惹出更多麻煩。要是我開始談論這些,也就是談論某些人的作為是在跟別人一起譜寫樂曲時,一定會被其他同學笑,所以我覺得還是不要說出來比較好。我不想被當異類,但我又覺得很孤單;我不想要這樣,我已經夠孤單了。
    於是,我嘗試做一件事,而那是不要讓人生太悲慘的唯一辦法,就是跟大家一樣。要是你跟別人不同,那就麻煩大了,而那種麻煩,我已經夠多了。
    我很肯定自己一定有一堆這種麻煩,因為我這個人,就像爸爸說的「保證純手工製造」。不過,如果有人看這本筆記簿,又無法認同的話,我才不在乎呢!我可不是為了讓人了解我才寫這些的,我是因為一直心情不好,而且知道翻開筆記簿寫東西會讓我心情舒服才寫的。
    一整天,從我一醒來,甚至還沒吃早餐,我的心就浮上了喉嚨,就如同放在浴缸裡的塑膠玩具,壓進水裡,只要手一放開就浮了上來。農場裡,每個女生只要心情不好或是害怕,就會伸出兩根手指,比著下巴以下的喉嚨部位,說:「我這裡塞了蛋蛋。」
    我也會這樣說,不過寫下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寧願寫我的心哽在喉嚨裡,比較文雅,而且也想要試著不寫任何粗俗的文字──和我爸媽說話的方式越不像越好,尤其是我媽。然後,因為這是絕對的事實:為什麼像我這樣十三歲的女生,會無時無刻想哭呢?只是因為我的生理期還沒來嗎?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罪行

    88折,220

    罪咎

    88折,211

    蒼蠅王

    79折,221

    老爸的笑聲

    88折,246

    玩火的女孩

    88折,317

    小王子

    79折,174

    惡之華

    88折,308

    德語課

    9折,315

    龍紋身的女孩

    88折,317

    紙牌的秘密

    88折,246

    車諾比的悲鳴

    9折,252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