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燈火樓台(新校版)(上)

    作者:高陽
  • 出版社:聯經
  • 原文出版社:LINKING PUBLISHING CO.LTD.
  • 出版日期:2020/05/27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0855159
  • 定價:380
    優惠價:88折,334
  • 優惠期限:2020/11/22

    ※庫存=4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用人之道,不拘一格,
    能因時因地制宜,就是用人的訣竅。
    華文世界歷史小說第一人高陽
    最著名之代表作──「胡雪巖系列」新校版 

    張大春:寄懷抱於舊史,創洞識於小說。高陽隻手捭闔古今!

    從一介貧民到富可敵國的「紅頂商人」,
    真正的資本主義從胡雪巖開始!
    清末最有名的官商,從錢莊經營、藥店商號,
    到發展新式造船廠、到現代織呢廠甚至軍火買賣,
    胡雪巖是近代民營大企業的始祖,
    其商場手腕更是清末在面臨西化過程中的一場燦爛花火。

    高陽︰「其實胡雪巖的手腕也很簡單,胡雪巖會說話,更會聽話,不管那人是如何言語無味,他能一本正經,兩眼注視,彷彿聽得極感興味似的。同時,他也真的是在聽,緊要關頭補充一、兩語,引申一、兩義,使得滔滔不絕者,有莫逆於心之快,自然覺得投機而成至交」。

    胡雪巖赤貧出身,身處清末海禁大開、動盪不安的時代,以其才思敏捷、膽識過人,對經商有獨到見解,憑藉如「商道即人道,信譽即是錢」等信念,在傳統複雜的社會中脫穎而出。《燈火樓台》接續《紅頂商人》,講述胡雪巖的事業雖處於顛峰之際,卻因助左宗棠西征新疆,涉入左與李鴻章之間的政爭,在複雜的官場鬥爭中屢遭挫折,加以洋商貿易的巨大衝擊,旗下錢莊等各項生意逐漸陷入危機……昔日燈火璀璨之樓台,如今竟成風前殘燭,令人不勝唏噓。

    高陽寢饋文史、浸淫至深,更有千萬字以上的小說創作經驗,有其獨到處。
    讀高陽小說,層層婉轉、淋漓盡致、擘肌析理、勝義紛呈,令人目不暇給。

    胡雪巖正處於顛峰之際,以杭州經營的錢莊為本,正式拓展項目至當鋪、鹽茶業、布業、航運、糧倉、中藥甚至軍火等事業,成為杭州第一首富,交友廣闊,妻妾成群。然而助左宗棠西征之事,卻得罪了李鴻章派系,使得自己在複雜的官場鬥爭中埋下苦果,屢遭挫折,加以生絲屯貨的策略上失利,胡雪巖的事業生涯出現了危機。

    共同推薦
    上官鼎 | 作家
    宇文正 | 聯合報副刊組主任
    宋怡慧 | 作家、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
    林揚程 | 太毅國際顧問執行長
    南方朔 | 作家
    張大春 | 作家
    張國立 | 作家
    張鐵志 | 作家
    許榮哲 | 作家
    楊 渡 | 作家
    楊 照 | 作家
    蔡淇華 | 作家
    賴以威 | 數感實驗室共同創辦人
    謝金魚 | 歷史作家
    顏擇雅 | 雅言文化創辦人
    (按姓氏筆畫排序)

    <TOP>

    作者介紹

    高陽

    高陽(1922-1992)
    本名許晏駢,譜名儒鴻,字雁冰,浙江杭州人,出身錢塘望族,筆名「高陽」取自許氏郡望。抗日戰爭後考入杭州筧橋空軍軍官學校,並於1949年隨校遷至台灣。1959年卸軍職,投身報界,曾任《中華日報》總主筆。1962年發表第一部長篇歷史小說《李娃》,一鳴驚人,此後著述不輟,一生創作包括九十餘部歷史小說和隨筆,逾二千五百萬字,作品對於清代歷史有獨特研究深度,在《紅樓夢》的研究上亦成一家之言。代表作有「胡雪巖系列」、《慈禧全傳》、《紅樓夢斷》等,被譽為華文世界首席歷史小說家,讀者遍及全球華人世界。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0855159
    頁數 / 48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引語
    第一章 出將入相
    第二章 深宮疑雲
    第三章 元寶街
    第四章 美人計
    第五章 螺螄太太
    第六章 曲折情關
    第七章 幫夫運
    第八章 壽域宏開
    第九章 千絲萬縷
    第十章 力爭上游
    第十一章 移花接木
    第十二章 蕭瑟洋場

    <TOP>

    內容試閱

    引語
    前記同光年間有「財神」之號的胡光墉,與王有齡、左宗棠遇合之奇,為拙作《胡雪巖》、《紅頂商人》的主要題材。《燈火樓台》接續《紅頂商人》,寫胡雪巖的結局。
    胡雪巖事業的顛峰,亦正是左宗棠「西征」收功,新疆底定,晉封二等侯,一生勛業的顛峰,時在光緒四年春天。
    飲水思源,沒有胡雪巖籌餉及後勤支援之功,左宗棠的「西征」不可能獲致輝煌的成就。因此,這年四月十四日,左宗棠會陝西巡撫譚鍾麟,聯銜出奏,請「破格獎敘道員胡光墉」,歷舉他的功勞,計九款之多。前面五款是歷年各省水陸災荒,胡雪巖奉母命捐銀賑濟的實績,因而為胡老太太博得一個正一品的封典;使得胡雪巖在杭州城內元寶街的住宅,得以大起門樓;浙江巡撫到胡家,亦須在大門外下轎,因為巡撫的品秩只是正二品。
    後四款是胡雪巖真正的功績。一是胡雪巖在杭州設了一座字號「胡慶餘堂」,規模宏大,聲名媲美北京同仁堂的藥店,歷年西征將士日常所需的「諸葛行軍散」、「辟瘟丹」、「神麯」、「六神丸」之類的成藥;治跌打損傷的膏藥、金創藥,以及軍中所用藥材,都由胡雪巖捐解。
    其次是奉左宗棠之命,在上海設立採運局,轉運輸將毫無延誤。再次是經手購買外洋火器,物美價廉。泰西各國出有新式武器,隨時採購,運至軍前;左宗棠認為「新疆速定,雖已兵精,亦由器利」。
    最後一項最重要,即是為左宗棠籌餉,除了借洋債及商債,前後合計在一千六百萬兩以上之外,各省的「協餉」,亦由胡雪巖一手經理。協餉未到,而前線不能不關餉時,多由胡雪巖代墊。湘軍、淮軍多曾出現過索餉譁變事件,只有西征將士從不「鬧餉」。
    這份能維持西征士氣的功勞,左宗棠認為「實與前敵將領無殊」;事先曾問過胡雪巖,打算得個甚麼獎勵?回答是「想弄件黃馬褂穿」,所以奏摺中請予「破格優獎,賞穿黃馬褂」,奉旨准如所請。胡雪巖是捐班的道員,以軍功賞加布政使銜,從二品文官頂戴用珊瑚。乾隆年間的鹽商,有戴紅頂子的;戴紅頂而又穿黃馬褂,只有一個胡雪巖。
    光緒六年十一月,左宗棠奉旨入覲,「欽差大臣督辦新疆軍務」及陝甘總督的差缺,分別由他麾下大將劉錦棠及楊昌濬接替。左宗棠於下年正月底到京,奉旨以東閣大學士管理兵部,派為軍機大臣,並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行走。當他從甘肅啟程時,曾專函胡雪巖,約他燈節後在北京相晤,可是——。

    第一章 出將入相
    出將入相光緒七年三月初七,胡雪巖終於踐約抵達北京。同行的有兩個洋人,一個是在華經商多年,泰來洋行的經理,德國人福克;一個是英商匯豐銀行的代表凱密倫。
    由於這年天氣格外冷,天津海口尚未解凍,所以胡雪巖是從陸路來的,浩浩蕩蕩十幾輛車,一進右安門,直投前門外草廠十條胡同阜康錢莊。為了接待東家,「大夥」汪惟賢十天以前就預備好了;車隊一到,胡雪巖與他的客人,還有古應春與辦筆墨的楊師爺,被接入客廳,特為挑出來的四名餞俐的學徒,倒臉水倒茶,忙個不停。胡雪巖是汪惟賢親自照料,一面伺候,一面問訊旅況。
    亂過一陣,坐定下來;胡雪巖貼身小廝之一的保福,捧著金水煙袋來為胡雪巖裝煙;同時悄聲說道:「張姨太已經打發丫頭來催請了。」
    「現在那裡有工夫?」話中似嫌張姨娘不懂事。
    保福不作聲;只望著屏風後面一個十六、七歲的丫頭搖一搖手,表示胡雪巖還不能進去——由南到北,通都大邑中,有阜康錢莊,就有胡雪巖的一處「行館」;大多有女主人,住在阜康後進的張姨娘,不甚得寵,所以胡雪巖有這種語氣。
    「大先生」,汪惟賢來請示:「是用中菜,還是大菜。」緊接著又表功:「恐怕兩位外國客人吃不來中菜,特為跟文大人借了個做大菜的廚子,都預備好了。」
    所謂「文大人」指的是刑部尚書文煜,他是正藍旗的滿州人,同治七年出任福州將軍。清兵入關,在衝要之地設有駐防的將軍坐鎮,其中福州將軍因為兼管閩海關之故,是有名的肥缺;文煜一幹十年,宦囊極豐,有上百萬的款子,存在阜康。汪惟賢知道胡雪巖跟他是在福州的舊識,交情甚厚,所以不嫌冒昧,借了他從福州帶來的,會做大菜——西餐的廚子,來接待福克與凱密倫。
    既然預備好了,自然是吃大菜。胡雪巖本有些話要問汪惟賢,但因他也是主人的身分,按西洋規矩,與汪惟賢分坐長餐桌的兩端,不便交談。直到飯罷,兩洋客由阜康中會說英語的夥計陪著去觀光大柵欄以後,胡雪巖才能跟汪惟賢談正事。
    正事中最要緊的一件,便是他此行的任務,跟左宗棠談一筆三、四百萬兩銀子的借款。胡雪巖急於想知道的是,左宗棠入朝以後的境遇,「簾眷」是否仍如以前之隆;與兩王——掌樞的恭親王及光緒皇帝的生父醇親王的關係;以及在軍機中的地位等等,必須了解得清清楚楚,他才能決定那些話可以說;那些事不必談。
    「我看左大人在京裡頓不長的。」汪惟賢也是杭州人,跟東家打鄉談,「待不長」稱之為「頓不長」;使得胡雪巖大吃一驚。
    「為啥頓不長?」
    「還不是他的『沃不爛、煮不熟』的老脾氣又發作了。」
    「沃不爛、煮不熟」也是杭州的俚語,有剛愎自用之意。接著,汪惟賢舉左宗棠在軍機處議俄約及「海防」一事,來支持他的看法。
    原來新疆回亂一起,俄國以保僑為名,出兵占領了伊犁,揚言暫時接管,回亂一平,即當交還中國,及至左宗棠西征,先後克復烏魯木齊、吐魯番等重鎮,天山南北路次第平靖,開始議及歸復伊犁、要求俄國實踐諾言,而俄國推三阻四,久假不歸的本意,逐漸暴露。於是左宗棠挾兵力以爭,相持不下;這樣到了光緒四年秋天,朝議決定循正式外交途徑以求了結,特派左都御史崇厚為出使俄國欽差大臣,又賞內大臣銜,為與俄議約的全權大臣,許他便宜行事。
    這年臘月,崇厚取道法德兩國,抵達俄京聖彼得堡,立即與俄國外務部尚書格爾思展開談判。談了半年才定議,而且崇厚以「便宜行事」的「全權大臣」資格,在黑海附近的賴伐第亞,簽訂了「中俄返還伊犁條約」,內容是割伊犁以西以南之地與俄;增開通商口岸多處;許俄人通商西安、漢中、漢口,以及松花江至伯都訥貿易自由。
    消息傳回國內,輿論大譁,痛責崇厚喪權辱國。而崇厚敢於訂此條約,是因為背後有兩個強有力的人在支持,一個是軍機大臣沈桂芬,他是朝中足以與「北派」領袖李鴻藻抗衡的「南派」領袖,深得兩宮太后的信任。一個是直隸總督北洋大臣李鴻章,以繼承曾國藩的衣鉢標榜,在軍務與洋務兩方面的勢力,已根深柢固,難以搖撼。在議約的半年中,崇厚隨時函商,獲得沈、李二人的同意,才敢放心簽約;而且未經請旨,即啟程回國,留參贊邵友濂署理出使大臣。
    沈桂芬、李鴻章雖都贊成伊犁條約而動機不同。沈桂芬是因為僵持的局面持續,朝廷即不能不派重兵防守,左宗棠的洋債就不能不借,長此以往,浩繁的軍費會搞得民窮財盡;用心可說是委屈求全。
    李鴻章就不同了,多少是有私心的,第一、如果中俄交惡而至於決裂,一旦開戰,俄國出動海軍,必攻天津,身為北洋大臣的李鴻章,就不知道拿甚麼抵擋了;其次,左宗棠不斷借洋債擴充勢力,自非李鴻章所樂見,伊犁事件一結束,左宗棠班師還朝,那就無異解甲歸田了。
    無奈崇厚的交涉辦得實在不高明,兩宮震怒,士林痛詆,連恭王與沈桂芬主持的總署——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行走的諸大臣,亦覺得過於委屈,有改議的必要。
    於是朝命以出使俄國大臣崇厚不候諭旨,擅自啟程回國的罪名,開缺交部嚴加議處。所議的俄約,交六部九卿、翰詹科道妥議具奏。這就是明朝的所謂「廷議」。
    廷議的結果,崇厚所簽的條約,無一可許,兩宮因而召開「御前會議」,慈禧太后原想嚴辦崇厚,加以「翰林四諫」中的寶連與黃體芳,上奏力攻崇厚,而且語中侵及李鴻章與恭王;這一來,崇厚便免不了革職拿問,交刑部議罪,雖非鋃鐺入獄,而軟禁在刑部提牢司的「火房」中,這度日如年的況味,也就可想而知了。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