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紅頂商人(新校版)

    作者:高陽
  • 出版社:聯經
  • 原文出版社:LINKING PUBLISHING CO.LTD.
  • 出版日期:2020/05/27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0854367
  • 定價:380
    優惠價:88折,334
  • 優惠期限:2020/11/22

    ※庫存=3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把戲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
    巧妙就在如何不拆穿把戲上面。
    華文世界歷史小說第一人高陽
    最著名之代表作──「胡雪巖系列」新校版

    張大春:寄懷抱於舊史,創洞識於小說。高陽隻手捭闔古今!

    從一介貧民到富可敵國的「紅頂商人」,
    真正的資本主義從胡雪巖開始!
    清末最有名的官商,從錢莊經營、藥店商號,
    到發展新式造船廠、到現代織呢廠甚至軍火買賣,
    胡雪巖是近代民營大企業的始祖,
    其商場手腕更是清末在面臨西化過程中的一場燦爛花火。

    高陽 ︰「其實胡雪巖的手腕也很簡單,胡雪巖會說話,更會聽話,不管那人是如何言語無味,他能一本正經,兩眼注視,彷彿聽得極感興味似的。同時,他也真的是在聽,緊要關頭補充一、兩語,引申一、兩義,使得滔滔不絕者,有莫逆於心之快,自然覺得投機而成至交」。

    胡雪巖赤貧出身,身處清末海禁大開、動盪不安的時代,以其才思敏捷、膽識過人,對經商有獨到見解,憑藉如「商道即人道,信譽即是錢」等信念,在傳統複雜的社會中脫穎而出。《紅頂商人》繼《胡雪巖》後,描述太平軍攻杭州,胡為浙江巡撫王有齡在外奔走,購運軍火、食糧。王有齡殉難後,胡投靠閩浙總督左宗棠,協助他創辦福州船政局,不僅承攬採運、籌餉以及訂購軍火,還代向外國銀行團借款,開清朝政府商借外債之先例。因而積功升遷,賞黃馬褂,所戴朝冠頂上飾以鏤空珊瑚,俗稱「紅頂子」。胡雪巖以商人身分,官拜二品布政使銜,成為清末首富,人稱「紅頂商人」。

    高陽寢饋文史、浸淫至深,更有千萬字以上的小說創作經驗,有其獨到處。
    讀高陽小說,層層婉轉、淋漓盡致、擘肌析理、勝義紛呈,令人目不暇給。

    長毛軍攻杭州,胡雪巖為浙江巡撫王有齡在外奔走,購運軍火、食糧。王有齡殉難後,胡雪巖投靠閩浙總督左宗棠,協助他創辦福州船政局,不僅承攬採運、籌餉以及訂購軍火,還代向外國銀行團借款,開清朝政府商借外債之先例。因而積功升遷,賞黃馬褂,所戴朝冠頂上飾以鏤空珊瑚,俗稱「紅頂子」。胡雪巖以商人身分,官拜二品布政使銜,成為清末首富,人稱「紅頂商人」。

    共同推薦
    上官鼎 | 作家
    宇文正 | 聯合報副刊組主任
    宋怡慧 | 作家、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
    林揚程 | 太毅國際顧問執行長
    南方朔 | 作家
    張大春 | 作家
    張國立 | 作家
    張鐵志 | 作家
    許榮哲 | 作家
    楊 渡 | 作家
    楊 照 | 作家
    蔡淇華 | 作家
    賴以威 | 數感實驗室共同創辦人
    謝金魚 | 歷史作家
    顏擇雅 | 雅言文化創辦人
    (按姓氏筆畫排序)

    <TOP>

    作者介紹

    高陽

    高陽(1922-1992)
    本名許晏駢,譜名儒鴻,字雁冰,浙江杭州人,出身錢塘望族,筆名「高陽」取自許氏郡望。抗日戰爭後考入杭州筧橋空軍軍官學校,並於1949年隨校遷至台灣。1959年卸軍職,投身報界,曾任《中華日報》總主筆。1962年發表第一部長篇歷史小說《李娃》,一鳴驚人,此後著述不輟,一生創作包括九十餘部歷史小說和隨筆,逾二千五百萬字,作品對於清代歷史有獨特研究深度,在《紅樓夢》的研究上亦成一家之言。代表作有「胡雪巖系列」、《慈禧全傳》、《紅樓夢斷》等,被譽為華文世界首席歷史小說家,讀者遍及全球華人世界。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0854367
    頁數 / 45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TOP>

    內容試閱


    「稟大帥,」戈什哈向正在「飯後一局棋」的曾國藩請個安說,「浙江的差官求見。請大帥的示:見是不見?」
    曾國藩正在打一個劫;這個劫關乎「東南半壁」的存亡,非打不可,然而他終於投子而起。
    「沒有不見之理。叫他進來好了。」
    那名差官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行裝;九月底的天氣,早該換戴暖帽了,而他仍是一頂涼帽,頂戴是亮藍頂子,可知是個三品武官。
    「浙江撫標參將游天勇,給大帥請安。」那游天勇搶上兩步,跪下去磕頭,背上衣服破了個大洞,露出又黃又黑的一塊皮肉。
    「起來,起來!」曾國藩看他那張臉,彷彿從未洗過似地;內心老大不忍,便吩咐戈什哈說,「先帶游參將去息一息,吃了飯再請過來說話。」
    「回大帥的話,」游天勇搶著說道:「卑職奉敝省王撫台之命,限期趕到安慶,投遞公文,請大帥先過目。」
    「好,好!你給我。你起來說話!」
    「謝大帥!」
    游天勇站起身來,略略退後兩步;微側著身子,解開衣襟,取出一個貼肉而藏的油紙包,厚甸甸地,似乎裡面裝的不止是幾張紙的一封信。
    那油紙已經破裂,但解開來看,裡面的一個尺把長的大信封卻完好如新;曾國藩接到手裡,便發覺裡面裝的不是紙,是一幅布或綢。翻過來先看信面,寫的是:「專呈安慶大營曾制台親鈞啟。」下面署明:「王有齡親筆謹緘。」
    再拆開來,果不其然,是一方摺疊著的雪白杭紡;信手一抖,便是一驚,字跡黑中帶紅;還有數處紫紅斑點,一望而知是血跡——王有齡和血所書的,只有四個海碗大的字:「鵠候大援」;另有一行小字:「浙江巡撫王有齡謹率全省數百萬官民百拜泣求。」
    曾國藩平生修養,以「不動心」三字為歸趨;而此時不能不色變了。
    大營中的幕友材官,見了這幅驚心動魄,別具一格的求援書,亦無不動容,注視著曾國藩,要看他如何處置?
    曾國藩徐徐捲起那幅杭紡,向游天勇說道:「你一路奔波,風塵勞苦,且先休息。」
    「是,多謝大帥。」游天勇肅然答說:「卑職得見大帥,比甚麼都安慰;種種苦楚,這會都記不起來了。只求大帥早早發兵。」
    「我自有道理。」看他不願休息,曾國藩便問他浙江的情形,「你是那天動身的?」
    「卑職是九月二十日從杭州動身的。那時餘杭已經淪陷。」游天勇答道,「看樣子,現在杭州已經被圍。」
    「杭州的城池很堅固。我記得《一統志》上說,是十個城門。」曾國藩念道:「『候潮』聽得『清波』響,『湧金』『錢塘』定『太平』。宋仁宗的時候,處士徐仲晦,願子孫世世不離錢塘,說是永無兵燹之災。想來杭州可以守得住。」
    他念的那兩句詩,游天勇倒是聽過,是拿杭州的十個城門,候潮門、清波門等等綴成詩句;至於甚麼宋朝人的話,他就莫名其妙了。只是聽語氣,說杭州守得住便無發兵之意,游天勇大為著急,不能不說話。
    「杭州的城堅固,倒是不錯。不過守不長久的。」
    「喔,」曾國藩楂開五指,抓梳著鬍鬚問:「這是甚麼道理?你倒說來我聽聽。」
    「杭州存糧不足——。」
    杭州雖稱富足,但從無積米之家。浙西米市在杭州東北方一百里處的長安鎮;杭州的地主,每年所收租穀,除了留下一家食米之外,都運到長安鎮待價而沽,所以城裡無十日之糧。這年春夏,青黃不接之際,米價大漲 ,而杭州經過上年二月間的一番淪陷,劫掠一空,留下來的百姓,艱苦度日,那裡來的錢購糧存貯?本來是想等新穀登場,好好作一番儲糧的打算;誰知兵敗如山,纍纍滿野,都便宜了太平軍。
    「唉!」曾國藩深深嘆息,「在浙東的張玉良、李定太,如果肯拚命抵擋一陣就好了。」他接著又問,「守城最要緊的是糧食豐足。王撫台難道就不想辦法?」
    「王撫台也在極力想辦法,去年就出告示,招商採買,答應所過地方,免抽釐稅。不過路上不平靖,米商都不敢來。」游天勇說,「卑職動身的時候,聽說王撫台預備請胡道台到上海去採辦糧食軍火,也不知運到了沒有?」
    「那個胡道台?」曾國藩問,「是胡元博嗎?」
    「不是。是胡雪巖。」
    「喔,喔,是他!聽說他非常能幹?」
    「是!胡道台很能幹的;杭州城裡,大紳士逃的逃,躲的躲,全靠胡道台出面,借糧借捐維持官軍。」
    曾國藩點點頭,默想了一下杭州的形勢,隨又問道:「錢塘江南岸呢?現在浙江的餉源在寧紹;這條路總是暢通的吧?」
    「是。全靠這條路。不過——。」
    「你說!有甚麼礙口的?」
    「回大帥的話,過錢塘江,蕭山、紹興、寧波一帶,都歸王大臣管;他跟王撫台不和。事情——。」游天勇略微搖一搖頭,說不下去了。
    王大臣是指欽命團練大臣王履謙。曾國藩亦深知其人,並且曾接到他來信訴苦,說紹興、寧波兩府,每月籌餉十萬兩銀子解送省城;而王有齡未發一卒渡江。現在聽游天勇的話,似乎事實並非如此。但不論誰是誰非,將帥不和,兵民相仇,總不是好兆。浙江的局勢,真個 令人灰心。
    「你下去休息。」以曾國藩的地位,若有所處置,自不須跟游天勇明說,更不必向他作何解釋,只這樣吩咐:「你今晚上好好睡一覺 ,明來取了回信,即刻趕回杭州去覆命。公文、馬匹、盤纏,我會派人給你預備。」
    「是!」游天勇站起身來請個安,「多謝大帥。」
    跑上海、安慶的輪船,是英商太古公司的四明號,船上的買辦叫蕭家驥,原是上海的富家子,生就一副喜歡搜奇探秘的性格,最初是因為好奇,拜了古應春做老師學英文。再由他的「師娘」七姑奶奶而認識了「舅舅」尤五——他跟著七姑奶奶的孩子這樣叫,因而對漕幫也有了淵源。但是,他跟胡雪巖一樣 ,是一個深懂「門檻」裡的內幕,卻是個在「門檻」外面的「空子」。
    為了曾國藩派李鴻章領兵援滬,四明號接連跑了幾趟安慶;到得事畢,已在深秋,蕭家驥方得抽空去看古應春。
    古應春很得意了,先跟胡雪巖合作絲茶生意,很發了點財;及至江浙局勢大變,絲茶來路中斷,改行經營地皮,由於逃難的富室大族,紛紛湧向上海租界,地價大漲特漲,越發財源茂盛。而且近水樓台,選地鳩工購料都方便,所以在新闢的二馬路上,造了一所極精緻的住宅;一家三口——七姑奶奶生了個兒子;倒用了上十口的下人。
    他們師弟的感情一向深厚,自然先談些旅途情況之類的閒話。說不到幾句,聽得七姑奶奶的聲音;接著便出現在他們面前,濃妝豔抹,一張銀盆大臉,白的格外白,紅的格外紅,加以首飾炫耀,更令人不可逼視。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