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半澤直樹系列4:銀翼的伊卡洛斯

銀翼のイカロス

    作者:池井戶潤
  • 譯者:黃涓芳
  • 書系:逆思流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4/07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088266
  • 定價:450
    優惠價:79折,356

    ※庫存=2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半澤直樹 vs 政客
    史上最大規模的加倍奉還!

    ★2020年4月日劇第二季TBS日9播放
    堺雅人、上戶彩、及川光博、片岡愛之助、北大路欣也、香川照之──原班人馬回歸!

    ★創下平成年間民營電視劇的最高收視率紀錄,
    這次的舞臺背景是政治角力下的重建案!
    ★系列累計突破607萬冊!
    ★日本亞馬遜四顆半星壓倒性好評推薦!

    【故事簡介】
    半澤直樹回歸到東京中央銀行總行之後,董事長指派他負責一項大任務──重建瀕臨破產的帝國航空公司。然而此時剛好碰上政權輪替,新政權的國土交通大臣是個野心勃勃的女閣員。她成立了帝國航空重建專案小組,要求銀行放棄巨額債權。
    怎麼可以把五百億日圓的貸款一筆勾銷!面對大臣,即使是半澤也無法輕易找到突破點,而且銀行高層不知為何也與半澤作對。難道這件事另有內情?
    曾和半澤論戰的「金融廳第一討厭鬼」、說話像男大姊的黑崎駿一也別有意圖地介入其中,而銀行暗藏的巨大黑影也若隱若現。
    半澤的命運將會如何……?

    【書中登場人物】
    東京中央銀行
    半澤直樹……第二營業部次長
    渡真利忍……融資部企劃組次長
    近藤直弼……公關部次長
    中野渡謙……董事長
    內藤寬………第二營業部部長
    紀本平八……常務董事
    牧野治………前副董事長
    曾根崎雄也…審查部次長
    田島春………第二營業部調查役
    富岡義則……檢查部部長代理

    ***

    乃原正太……帝國航空重建專案小組組長
    三國宏………帝國航空重建專案小組副組長
    白井亞希子…進政黨政權的國土交通大臣
    箕部啟治……進政黨議員
    山久登………帝國航空財務部長
    谷川幸代……開發投資銀行企業金融部第四部次長
    黑崎駿一……金融廳金檢官

    <TOP>

    作者介紹

    池井戶潤

    池井戶潤
    1963年出生於岐阜縣。慶應義塾大學畢業。98年以《無底深淵》獲得江戶川亂步賞,2010年以《鐵之骨》獲得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11年以《下町火箭》獲得直木賞。主要作品包括半澤直樹系列《我們是泡沫入行組》、《我們是花樣泡沫組》、《失落一代的反擊》、《銀翼的伊卡洛斯》、花咲舞系列《不祥事》、《飛上天空的輪胎》、《羅斯福遊戲》、《歡迎來我家》、《民王》、《七個會議》、《陸王》等。

    譯者簡介

    黃涓芳

    黃涓芳
    畢業於台灣大學外文系及語言所,曾任創意編輯、英語研究員等職。目前為英、日文自由譯者。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1088266
    頁數 / 39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序章 最後機會
    第一章 霞關的刺客
    第二章 女皇的作風
    第三章 金融廳的討厭鬼
    第四章 謀士們的失算
    第五章 檢查部與難以理解的融資
    第六章 隱瞞遊戲
    終章 信用的堡壘

    <TOP>

    內容試閱

    序章最後機會

    1

    十月某日下午快五點時,半澤直樹被第二營業部長內藤寬叫去。
    從早上就一直下的冰冷的雨剛好停了,晚秋的夕陽從烏雲之間露出臉,為市中心的辦公大樓染上生鏽般的色彩。半澤從辦公座位瞥了一眼這幅景象,為其美麗屏息,彷彿被奪走靈魂般停止動作,不過他立刻移開視線,快步走向辦公室最裡面的部長室。
    「剛剛的董事會議決定,要由第二營業部再多負責一家公司,所以要拜託你。我雖然也試著拒絕,推說本部目前的工作量已經太多,不過因為董事長的希望,所以還是被迫接受。」
    「董事長?」
    聽到這個意外的理由,半澤不禁抬起頭。董事長很少會對特定企業的負責部門表示意見。正當半澤直覺到有特別的隱情時,內藤說出這家公司的名字:
    「事實上,這家公司就是帝國航空。」
    「帝國航空……」部長室內有好一陣子陷入苦悶的沉默。「那家公司不是在審查部『住院中』嗎?而且還是重症病患。」
    審查部專門負責處理業績不振的大企業,通稱「醫院」。業績不振的帝國航空長年以來都是審查部負責的客戶。
    「為什麼要本部門來處理?以該公司的業績來說,由審查部承辦更妥當吧?」 半澤以責難的語氣質問。
    「審查部沒辦法阻止帝國航空公司的業績惡化。」內藤絲毫沒有改變表情,淡淡地繼續說。「這一點在董事會議被指出來——不,說得直接一點,就是失去了董事長的信任,於是就變成由第二營業部來負責。還有,雖然還是秘密,不過聽說『商事』在考慮要對該公司出資。這樣的話,由本部門來承辦也有道理了。」
    在東京中央銀行,提到「商事」指的就是相關企業的「東京中央商事」。
    「『商事』要出資?我完全沒有聽說過。」這個消息非同小可。「請問是怎麼回事?」
    「大概是希望能夠支援物流部門吧。如果對帝國航空出資,強化彼此的關係,『商事』在空運部門的體制就會堅若磐石。」
    的確有傳言說,商事在探討和帝國航空建立關係,不過負責實務的半澤等人並沒有得到具體消息。話說回來,商事在某些業務上有可能和銀行彼此競爭,因此即使是和錢有關的事,也未必都會找銀行討論。
    「商事要出資是他們的自由,可是本部門有必要連他們考慮出資的帝國航空都一起照顧嗎?」半澤質疑。
    「沒有必要。」內藤很乾脆地承認。「只是——有一些內情。」
    內藤把身體離開椅背,表情忽然變得嚴肅。「首先,就如你所知,帝國航空的業績非常差。他們今年八月才剛發表新的重建計畫,不過事實上已經很難達成目標。和這個相關的結果就是,他們在短期內資金週轉有可能會惡化。」
    「他們有向本行請求支援嗎?」
    「目前沒有。」內藤的話意有所指。「不過如果無法履行重建計畫,就很難進行追加支援了。」
    對虧損公司融資必須要看重建計畫。如果業績按照計畫改善就沒有問題,但如果低於目標,下一次融資就必須慎重檢討。像帝國航空這樣被逼到窮途末路的公司,就更是如此。
    「重建計畫太天真了嗎?」半澤問。
    「沒錯。」內藤很肯定地回答。「當初審查部認定這項重建計畫可行,因此在董事會議中成了眾矢之的。而且在過去幾年內,帝國航空曾經兩度在提出計畫之後下修目標。就算被指責解決方案太過天真,也在所難免。」
    「可是只能達到低於重建計畫的業績,是帝國航空的問題。即使由本部門來承辦,也無濟於事。」
    「說得沒錯。」內藤想必已經預期到半澤會如此反駁。「所以我希望你能監督帝國航空接下來著手的修正重建案,擬定值得信賴的計畫。這就是董事會——不,是中野渡董事長的要求。你會接受吧?」
    內藤如此詢問,半澤便深深嘆了一口氣。
    「基本上,我有權選擇要不要接受嗎?」
    「很遺憾,你沒有選擇權。」
    半澤不禁仰望天花板。
    「可是審查部的存在目的是什麼?我們第二營業部的主要客戶是大型關係企業——」
    「不用再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內藤打斷半澤,眉心擠出縱紋。「現在不是討論組織的時候。不是我誇大其詞,帝國航空的重建是本行最重要的課題之一。為了竭盡全力,必須找到最佳人選。沒有比這個更理所當然的經營判斷了。」
    半澤沉默不語,內藤繼續說:「帝國航空的資金週轉預期到明年夏天就會岌岌可危。順帶一提,上次融資的時候,他們原本向往來銀行申請總額兩千億日圓的長期資金,不過有鑑於業績低於計畫目標的現況,他們從所有銀行調度到的只有一半的一千億日圓,而且還是短期資金,更何況其中八成是附政府保證的。」
    「怎麼不乾脆到最後讓政府救援算了。」
    憲民黨政權直到六月的現在,才總算開始協助帝國航空。由政府保證的融資應該也是其中一環。反過來說,連短期資金都必須靠政府保證才能借到,由此可見帝國航空業績惡化程度之嚴重。
    內藤說:「很遺憾,現在的憲民黨政權已經到了末期,眾議院解散也是遲早的事。考慮到即將舉行選舉,應該很難投入公共資金——不,應該說幾乎不可能。」
    「的確,畢竟是『那家』帝國航空。」
    對於半澤的挖苦,內藤只是索然無味地把身體靠回椅背。
    媒體報導帝國航空公司業績惡化情況的同時,該公司員工超乎尋常的福利也廣為人知,因此輿論相當冷淡。民眾不可能支持用人民的血汗稅金拯救這家公司。如果這麼做的話,原本就已經很低的憲民黨政權支持率就會跌落谷底,勢必對近期想必會舉行的大選造成負面影響。
    「以本行的立場來說,帝國航空要是現在倒閉了,我們也會很困擾。前幾天才由政府主導,召集專家會議來改善經營狀況。你知道嗎?」
    半澤回應:「我在報紙上看過了,不過我不太理解這個專家會議的性質是什麼。」
    「那種東西根本就只是裝飾品。」內藤很直接地批評。「召集學者和財經界知名人士討論些有的沒的,也沒有人能夠費心思去擬定具體計畫。接下來要著手的修正重建案,必須以實務觀點來製作,最後要得到這個專家會議的背書,作為正式計畫來發表。這次一定要排除馬馬虎虎的計畫案才行。」
    半澤小心翼翼地問:「如果修正重建案最終沒有成功會怎麼樣?」
    「到時候——」內藤吸了一口氣。「帝國航空就會破產,而我們的債權大部分都無法收回,對本行的業績和財務會造成嚴重打擊。」
    內藤顯露出平常隱藏在冷靜假面下的熱誠本性。「董事長將這個困難局面交給你,雖然有種種內情,不過討論起來就沒完沒了。關鍵只有一個:能夠確實解決這個難題的只有你,半澤。」
    半澤再度深深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了。不過有個問題:本部門的人目前手上工作都很多,沒有人有足夠的時間可以處理這個案子。如果要我負責承辦帝國航空,那麼我需要熟知該公司的能幹下屬。」
    「帝國航空業務的承辦小組會由我們部門完全接收。這樣如何?」
    這是特例的處置方式,不過很恰當,想必是內藤提出的點子。「負責領導的次長除外,總共有五人。人事命令已經準備好了。我聽說他們是很優秀的成員。」
    「順便問一下,之前領導的次長是誰?」
    「曾根崎次長。你認識嗎?」
    半澤想起大概有一百九十公分高的巨大身軀。聽說他大學時期是相撲社的,態度雖然強勢,但卻不懂得變通。
    「這個曾根崎不久之後就會到這裡。請你立刻進行交接。」
    內藤剛說完,就聽到敲門聲,接著出現的是半澤也看過的大臉。
    「我們正在等你。請進。」
    內藤將曾根崎雄也迎入室內。他的後面跟著另一個男人。和身材高大、面貌凶惡的曾根崎剛好相反,這個男人身材矮胖,給人幽默的印象。
    「好久不見,田島。」半澤對曾根崎背後的男人打招呼。「原來你也在承辦小組裡面。」
    「好久不見,請多多指教。」
    客氣回禮的男人名叫田島春。幾年前,他曾經短暫地和半澤待在同一個部門。他的性格就如外表一般和善,不過工作能力很強。
    「部長對我說要換承辦單位,所以我就來了。」曾根崎一臉不滿地開口,然後「喂」了一聲,粗魯地用下巴向田島示意。
    「這是帝國航空的檔案。」田島把厚厚的信用檔案放在桌上。「相關資料的量非常龐大,之後才會拿過來。」
    「曾根崎,你也辛苦了。」內藤以從容的表情說話,但曾根崎臉上沒有笑容。「被迫中途離開,想必你也很遺憾,不過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
    曾根崎仍舊板著臉,只有稍稍點頭。這次的事對曾根崎來說,等於是實質上的「革職」宣言,他當然沒有談笑的心情。
    在此同時,內藤雖然沒有說出口,但半澤也領悟到,這件事並不只是單純地更換承辦單位。
    東京中央銀行是舊產業中央銀行與舊東京第一銀行合併後誕生的。特別在高層之間,仍舊存在著出身銀行之間的派系鬥爭。在銀行內部,不同銀行出身的行員分別稱呼對方為舊產業(舊產業中央銀行)及舊東京(舊東京第一銀行),在各種場面展開看不見的爭鬥。
    合併之後,持有大量不良債權的舊東京人才主要被安排在債權管理領域,審查部的主要職位也都由舊東京出身的人擔任。
    曾根崎當然也是其中之一,再加上帝國航空原本就是舊東京的主要客戶,更具有特別的意義。
    這個客戶可說關係到舊東京的威望,如今卻被轉移到半澤等舊產業的人主導的第二營業部,等於是重重地傷害到舊東京的面子。
    內藤繼續說:「在董事會議上,紀本先生提出異議,可是董事長說是緊急狀態,因此堅持通過。就本部門來說,原本也覺得接下審查部的客戶不太妥當,不過這回也沒辦法拒絕了。」
    紀本平八是舊東京人脈的重要人物之一,擔任債權管理常務董事,主要任務是回收不良債權。曾根崎想必也聽說過事情的經過,只能不甘地咬著嘴脣。
    中野渡謙董事長就任以來,就致力於銀行內部融合,這次之所以會跨越不成文的界線更換承辦單位,想必是對於審查部的處理方式有極大的不信任與焦躁。
    「我聽說第二營業部可以做得比我們更好。雖然我們也是情非得已,不過既然是為了銀行,那也沒辦法了。我就放心地交給你們吧。」
    曾根崎蒼白的額頭上冒著青筋,臉上擺出拘束的假笑。言不由衷的話語,暗示著「你們做得到嗎」的疑問與嘲諷。
    「很高興聽你這麼說。」內藤似乎毫不理會曾根崎的想法,面袋笑容說,「那麼首先可以請你開始和在場的半澤進行交接嗎?營業本部的會客室是空著的,就在那裡進行吧。」
    準備周到的內藤簡短地結束談話。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