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陪你去看蘇東坡

    作者:衣若芬
  • 出版社:有鹿文化
  • 出版日期:2020/04/07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9818896
  • 定價:450
    優惠價:79折,356

    ※庫存>5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歷經三十年,飛行數十萬公里
    一位 #蘇東坡迷妹 貼近詞人一生行跡的聖地巡禮
    #亞洲一流蘇學女專家 穿越時空的追星遊記

    你問她愛東坡有多深?
    她愛東坡愛到行旅東坡走過的山水!
    (當然也看了東坡的紫微斗數、星座命盤、流年大限啦)

    作家、主持人陳文茜讀後感動專文盛讚——
    「書一上市,我迫不及待的閱讀:摘錄幾段,寄存給自己的日摘。在這疫情壓著人悶悶的年代,跟著衣若芬追夢的足跡,一起尋東坡,習他的自由自在,學他逆境中坦然處之的輕雲薄樂。」

    馬雅人(馬雅國駐臺辦事處大使PTT Mayaman)
    陳芳明(國立政治大學台文所講座教授)
    陳義芝(詩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兼任教授)
    許悔之(詩人、有鹿文化社長)
    解昆樺(「趨勢經典文學劇場——東坡在臺灣」演員、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詩人、小說家)
    謝金魚(歷史作家)
    劉少雄(國立臺灣大學中文系特聘教授)
    蕭麗華(佛光大學人文學院院長、中國文學與應用學系教授)
    狂熱推薦

    蘇東坡真的是蘿莉控嗎?
    蘇東坡的星盤流年怎麼看?
    蘇東坡長得怎樣?幾公分高?
    「東坡居士」的「東坡」在哪裡?
    歐陽脩是愛才還是害了蘇東坡?
    為什麼蘇東坡愛的女人都姓王?
    烏台詩案是王安石的陰謀嗎?
    如果蘇東坡有臉書,猜猜他有幾位臉友?
    ——東坡迷們,偶像的私密檔案來了
    ——第一本結合東坡文學、地理、史料穿行古今的文化遊記
    ——東坡的軼事八卦,徹底明辨,讓你一識東坡真面目

    衣若芬教授自一九九○年八月起,以浙江杭州做為起點,開啟追尋東坡畢生行跡之旅。她花費三十年,飛行與步行里程累積數十萬公里,踏查四川、湖北、河南、山東、江西、江蘇、河北、廣東與海南。將這位被法國《世界報》譽為「千年英雄」的詞人,畢生所待過的地方,巡禮遊歷。並將東坡古今不實的軼事八卦,做最詳盡、清楚的澄清。

    《陪你去看蘇東坡》是一切因東坡而生,結合文學、地理、史料穿行古今的文化行路遊記,更是一位熱戀蘇東坡的台灣女子,透析東坡文學藝術,不畏煙雨蕭瑟、行路顛簸,致敬「偶像」的真情書寫。

    <TOP>

    作者介紹

    衣若芬

    衣若芬(I, Lo-fen)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從本科、碩士、博士都在台灣大學(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度過。現在任教於新加坡的NTU(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原中文系主任(2014-2016)。新加坡《聯合早報》專欄作家。新加坡政府立案社團「文圖學會」(Text and Image Studies Society)創始人兼榮譽主席。中國蘇軾學會理事。韓國東方文學比較研究會國際理事。
    曾經任職台灣大學、輔仁大學、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受邀於美國史丹福大學、韓國成均館大學客座講學授課。
    文學創作榮獲台灣大學新詩獎。學術研究榮獲中央研究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國科會吳大猷先生學術成就獎、新加坡國家藝術理事會出版獎助。教學榮獲南洋理工大學許文輝學術獎。
    研究領域為文圖學、蘇軾研究、東亞漢文學與文化交流、新加坡文史藝術。曾經是大陸中央電視台歷史紀錄片《蘇東坡》講述人之一。新加坡958城市頻道合作節目策畫。
    出版過學術專書9本,主編及合編論著9本,期刊和專書論文超過百篇。小說和散文創作14本。
    《陪你去看蘇東坡》是我的第4本關於蘇東坡的著作,前後30年,飛行數十萬公里,貼近東坡腳印。仰望,回眸,此生不虛。

    Facebook追蹤衣若芬:https://www.facebook.com/lofeni/
    加入迷妹圈:愛上蘇東坡 https://www.facebook.com/Lovesudongpo/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818896
    頁數 / 38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自序 陪你去看蘇東坡
    超級東粉檢定測驗

    卷一 天涯
    眉山
    東坡家的月光
    程夫人不急著吃棉花糖
    東坡長得怎樣
    我叫他東坡自由自在像
    世界上最短的咒語
    同志變女神
    銀杏
    陰影的背面
    踏青
    蘇洵求子

    青神
    說不
    無佛處稱尊
    四遇三星堆

    樂山
    老大說了算
    為什麼李白杜甫不是千年英雄

    重慶
    重慶棒棒軍
    成如容易卻艱辛

    三峽
    懸解
    作詩如作戰

    武漢
    武漢麻木
    洞中神仙不怕熱

    開封
    東京夢花落
    愛我還是害我
    暢銷書作家蹲大牢

    諸城
    毛巾煎餅
    很高興妳在這裡

    杭州
    蘇堤橫亙白堤縱
    六一泉

    鎮江
    金山寺雨中聞鈴

    徐州
    快哉亭上草萋萋

    黃州
    何處是東坡
    赤壁
    韋馱菩薩站或坐
    水療
    東坡沒吃過東坡肉

    定州
    中山松醪之味

    虔州
    一塊宋磚
    八境臺上說八景
    梅嶺梅花還沒開

    惠州
    說蘿莉控太過分
    一碗超難吃的湯餅

    儋州
    我家住在桄榔庵

    常州
    東坡在這裡閉上了眼睛


    卷二 海角

    北京
    東坡先生,生日快樂!
    東坡雞湯

    臺北
    再見《寒食帖》

    上海
    飛行千里來看你

    新加坡
    療癒安撫系之蘇東坡
    我不要你死

    日本
    飄洋過海賣掉你
    可愛者不可信
    花箋淚行

    東坡行跡圖

    後記 帶刀去旅行

    附錄
    蘇軾家族譜系
    一張圖秒懂蘇軾的科舉考試之路
    烏臺詩案始末表
    東坡人生大事年表
    衣若芬生平與寫作大事記
    主要參考資料

    <TOP>

    【自序】

    陪你去看蘇東坡

    這本書,從無端想像,到非寫不可。完成了,我才可以,陪你去看蘇東坡。
    三十年,夢途中回眸。
    「南京,陰轉小雨,一度。」一九七○年代的一個冬日清晨,我枕邊的小小紅色收音機播報了遙遠城市的氣象。
    還蜷縮在被窩裡的,中學生的我,立即嚇醒了!
    臺北和南京的距離,比臺北到東京還在天邊——我怎麼會收聽到?
    我坐起身,收音機靜悄悄。撥轉頻道,回到平常熟悉的節目。我知道接收大陸的訊息是很危險的,聽了一會兒熟悉的節目,主持人播放歌曲的三十秒後,我前後撥動轉環,那些無聲的空檔之間,可能還有什麼祕密和禁忌?
    今天,南京的天氣怎樣?我經常想著,可再也沒有聽見。
    世界的盡頭,在撒哈拉沙漠吧?南京是另一個世界。
    三毛的書裡有她風神瀟灑的照片,照片旁邊的詩句娓娓傾訴:「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我把詩句抄在隨身的筆記本,記住了蘇軾,蘇東坡的名字。
    然後我在林語堂的書裡認識了這位才華橫溢的樂觀幽默詩人,不被現實擊倒,始終有自己的對應方式和生活趣味。我想過這般的人生,流浪在時間的荒蕪裡,啜飲文字如甘泉。雖然受了林語堂的啟蒙,我也必須說,他寫的蘇東坡傳記有許多離譜的錯誤。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抺總相宜。」站在被颱風侵襲過的西湖邊,腳前是敗柳殘荷,這不是淡妝,也不是濃抺,是花容失色啊!剛才車窗外窺見「蘇東坡紀念館」的建築,我問能不能停一停?司機毫無減速,頭也不回地說:「都關門了,沒啥好看的!」
    我正想表示:就算關著門,門口觀望,東瞧西看也是有意思的。
    那是一九九○年,我想,西湖我必再來,看妳千姿萬態。蘇堤春曉,三潭印月,這是東坡的西湖。我想,走在東坡的足跡上。
    七年後,初次到訪四川眉山三蘇祠,在東坡家的庭院賞中秋月,心底的東坡影子如被月光斜輝拉長放大,賜予我力量和勇氣——我可能帶著東坡的文字,欣賞他書寫的風景,更貼近他嗎?
    圍繞眉山周邊的他外婆家、兩位妻子娘家青神;他南行轉往京師前瞻仰過的樂山大佛;父母和元配王弗的墓地蘇墳山……我親歷其境,見到山坡的松林,浮現「明月夜,短松崗」的情味。何其有幸,我過的不只個人的一生,有東坡的文字穿透我的身心,化為翩翩蝶影,偶然留落砂丘,隨風去來。
    只是自怡悅的札記,沒有刻意要傳達什麼主意。我無法像宋代的張耒、陸遊;明代的張岱;清代的王士禎、翁方綱,他們或仕宦;或行旅,尋訪東坡遺址。幾次獨自闖盪的經驗,我明白自己有許多限制——身分的、性別的;加上不大願意勉強冒險或麻煩他人,與其說我像古人及前輩踏查東坡履痕,更多的,是在交錯的時空中站了某處支點,去感受滄海桑田和山水變遷,去回味閱讀東坡文字的觸動及聯想。
    所以,這不是一本具有指南性質的遊記。讀者很容易發現我依賴講學或學術研討的機會去看東坡遺蹟,有些地方我數度造訪,比如眉山。有的地方,比如東坡初入仕途的第一個工作處陝西鳳翔、他的埋骨墓地河南郟縣三蘇墳,我沒有去過。即使我親臨了,彼時彼刻的景觀如今未必一致。
    讀者也很容易發現我的尋覓往往希望撲空。在鎮江金山寺,連後代複製的東坡玉帶也沒有。徐州的快哉亭是一幢危樓。黃州赤壁看不見「大江東去」、「驚濤裂岸」。我其實並不執著於「還原歷史現場」,古今對照時的落差和斷破才是我的「在場」。
    讀者還容易發現的是,我雖然不在意還原歷史的「現場」,卻對於歷史的「實況」有點兒「較真」。尤其在大家高度依賴互聯網資訊的當下,愈來愈多似是而非,甚且以訛傳訛的假說故事布滿雲端,像是說東坡靠作弊考上科舉;說東坡在文字獄「烏臺詩案」被判了死刑;說東坡的侍妾朝雲是他的「小三」……。就連一些文學書籍裡也充斥著不明就理的情節,被誇大吹捧。比如東坡一輩子都「在被貶謫的路上」嗎?所以「堅強不屈」嗎?非也!非也!不在京師做官並不表示「被外放」;「外放」也不一定就「被貶」啊。
    「較真」的事情,表面上是追求真理,等我吃了苦頭,曉得會得罪人,我已經在天涯論壇被罵成「腦殘」。二○一○年我應邀去海南儋州參加論壇,主辦單位沒有要求論文,我準備了電腦簡報。
    做為最後一位發言者,我的時間被擠壓成只剩十分鐘。我談的是傳說東坡在海南穿木屐戴斗笠的故事,後來被圖繪成東坡的形象。我對南宋的記載提出疑點,繪畫採用軼聞為題材,進而強化野史為正史的情形屢見不鮮,也無可厚非。一位當時不在場的韓姓作者讀了報紙的介紹,便用網名在網上指摘我的謬誤。一些文字的謬誤是新聞記者寫錯,我的論述重點絕無意傷害東坡的「偉大形象」。然而,跟帖的網民們從附和發帖人的高見,逐漸轉向對我的人身攻擊。
    即使如此,我仍然不願輕率地把東坡神格化。深入他的作品,會注意到他並非我們以為的天然豁達;他的豪放詞數量比婉約詞還少。一些耳熟能詳的東坡事蹟,細節還有待梳理。例如,大家知道歐陽脩讀了東坡的試卷〈刑賞忠厚之至論〉,以為是他的學生曾鞏寫的,結果判了個第二名。
    那麼,成績揭曉,第一名是曾鞏嗎?東坡被貶謫黃州,在城東邊的坡地農耕,自號「東坡居士」(嚴格說來,這時才有「東坡」之名,為了親切表述,本書未依具體年代,混用「蘇軾」和「東坡」),那麼,誕生「東坡」的「東坡」在現在湖北黃岡的什麼地方?都說東坡是吃貨美食家,「東坡肉」是他發明的嗎?他喜歡的豬肉怎麼燒滋味最好?
    帶著溫故知新的心情,陪你順著東坡一生經歷,去看他居住過的地方,從最北邊的河北定州,到最南端的海南島儋州。如果你是東坡千年以後的族裔或同鄉;如果你的家鄉出現在東坡行旅的地圖上;如果你的行旅出現在東坡足跡的脈絡中,請,翻開本書相應的篇章,看一看我的書寫。哦,那年東坡終焉處的藤花舊館(孫公館)正在重建中,如今煥然一新。那年我問不出個明堂的「淀花苑」,果然就是東坡在黃州借住過的寺廟「定惠院」,如今地方政府立了石碑紀念……。唯一不變的是變化,唯一不變的是東坡曾經為這裡留下的作品。請,繼續我小文後的延伸閱讀,進入古人的字裡行間。
    為了便於檢索和理解,本書把東坡的家族系譜、科舉考試過程和考題、烏臺詩案的經過歷程、東坡一生的大事和行跡都繪製了圖表,其中,東坡一生行跡圖獲得李常生博士慨允使用他於大作《東坡行跡考》的地圖;姜青青先生慨允使用他復原的宋版《咸淳臨安志》「西湖圖」;三蘇祠博物館陳仲文館長將明代碑刻《東坡盤陀像》的玻璃罩取下,為我拍攝照片,謹此致謝!
    我還要感謝帶我去蟆頤山的劉清泉先生、陪我去常州的章含、陪我去定州的陳濤、陪我去徐州和鎮江的孔令俐、幫我查核古籍原典的洪可均,以及邀請我參加東坡學術會議的眉山市、諸城市、黃岡市、儋州的人民政府、蘇軾研究會等等。
    本書的繁體字版由有鹿文化編輯出版,感謝許悔之社長成全,讓這本魂牽夢縈三十年的小書,有了和讀者見面的最好形態。這美好的形態,在編輯魏于婷的悉心呵護下完成,千年東坡,煥發新鮮的氣息!
    你也是喜愛東坡的「東粉」嗎?試試書裡的〈超級東粉檢定測驗〉,為你的熱情增加經驗值;為你的人生鞏固生命值吧!

    二○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衣若芬書於大阪堀江寓樓
    二○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修訂於新加坡

    <TOP>

    內容試閱

    【內文節選一】

    愛我還是害我

    很多人都讀過蘇軾的〈刑賞忠厚之至論〉吧。這篇自創典故的考試論文,因為主考官歐陽脩的「多心眼」,以為是門人曾鞏寫的,想要避嫌,故意判了個第二名,讓蘇軾好生冤枉啊!
    〈刑賞忠厚之至論〉常見於許多文章選本裡,最著名、影響最大的是清代的《古文觀止》。語文老師教這篇文章的時候一定會講這個故事,我也不例外。可是故事從我口中說出以後,愈來愈覺得不對勁,好像這裡面戲劇似的高潮結束,反而生出許多的空虛。
    再來看一看故事最經典的敘述,蘇轍的〈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銘〉:

    嘉祐二年,歐陽文忠公考試禮部進士,疾時文之詭異,思有以救之。梅聖俞時與其事,得公〈論刑賞〉,以示文忠。文忠驚喜,以為異人,欲以冠多士,疑曾子固所為。子固,文忠門下士也,乃置公第二。

    〈論刑賞〉指的就是〈刑賞忠厚之至論〉。梅堯臣(聖俞)批閱蘇軾的文章,認為筆法很接近歐陽脩主張的暢達自然風格,於是請歐陽脩看。歐陽脩猜不出考生是誰,因為宋代科舉考試實行試卷糊名彌封和謄錄制度,看不到考生名字也認不出筆跡,以防閱卷的考官評選不公。
    歐陽脩很早便認識曾鞏,一○四二年他寫〈送曾鞏秀才〉安慰落第的曾鞏,婉惜曾鞏的文章得不到考官的欣賞,歐陽脩為他抱不平,認為天下只有他了解曾鞏文章的優點(自信滿滿)。
    蘇軾參加省試是仁宗嘉祐二年(一○五七年)正月,他二十二歲,曾鞏三十九歲。在那之前的五個月,他剛通過科舉考試的第一關,獲得第二名。說來蘇洵為兒子的前途可真是煞費苦心。他寫信給在成都做官的張方平,極力推介兩個兒子,希望經由張方平結交歐陽脩和富弼。而且可能靠著張方平的關係,他們沒有在家鄉參加第一關的發解試,而是千里迢迢進京,利用京師取解名額比較多的優勢,以「寄應」的辦法入開封府試。
    打鐵趁熱,蘇軾和弟弟繼續在京師備考第二關禮部省試,考試類型包括策、論、詩、賦和墨義,〈刑賞忠厚之至論〉就是其中「論」的考題。我們可以在蘇軾和曾鞏的文集裡找到他們的文章,對照開篇,看看歐陽脩為什麼會「看走眼」。蘇軾的文章說:

    堯舜禹湯文武成康之際,何其愛民之深,憂民之切,而待天下之以君子長者之道也。有一善,從而賞之,又從而詠歌嗟嘆之,所以樂其始而勉其終;有一不善,從而罰之,又從而哀矜懲創之,所以棄其舊而開其新。故其吁俞之聲,歡忻慘戚,見於虞夏商周之書。

    蘇軾是用說故事的方式,先布置一個宏大的歷史背景,那些古代的賢君都是怎樣對待百姓的呢?用「何其」帶有疑問(如何)和感嘆(怎麼那樣)的語氣來吸引讀者的好奇。接著把「賞」和「刑」對舉,用動態的「詠歌嗟嘆」、心情的「哀矜懲創」,加上「吁俞」的聲音陪襯,然後用典籍回應開篇的設計,表示以上所述都是可驗證的。
    曾鞏寫道:

    《書》記皋陶之說曰:「罪疑惟輕,功疑惟重。」釋者曰:「刑疑附輕,賞疑從重,忠厚之至也!」夫有大罪者,其刑薄則不必當罪;有細功者,其賞厚則不必當功。然所以爲忠厚之至者,何以論之?

    文章裡有很多典故,姑且不細講,只看他的章法。劈頭先來掉個書袋,這一招很危險,萬一背記得不全,馬上會被拆穿。蘇軾就很巧妙地把用典引文藏在文章後面,其實他背錯的才多呢。曾鞏的寫法就是後來明代八股文的標準範式,先破題,再逐一申論。八股文不討喜,就是擺道理,沒懸念嘛!
    蘇軾的文章搏眼球,可惜歐陽脩的心態太微妙——他是想提拔曾鞏的話,何不秉公處理?還是他想保護自己?
    蘇軾是在單科「論」的那一場考了第二名,第一名不是曾鞏。整個省試五科合計的結果,第一名叫李寔,蘇軾呢?不是第二名,是全部合格的三百八十八位考生之一。曾鞏呢?排名比蘇軾還後頭——歐陽老師,您這是愛我還是害我啊?


    【內文節選二】

    金山寺雨中聞鈴

    去看傳說中的「東坡玉帶」,去看米芾、米友仁父子筆下「米氏雲山」的實景。
    研究瀟湘八景詩畫時,仔細考查了米氏父子的生平遊歷,知道米友仁成人後並沒有去「瀟湘」的所在地湖南的經驗。那麼,米友仁的《瀟湘奇觀圖》、《瀟湘白雲圖》,這些以「瀟湘」為題目的作品,畫的是哪裡的風景呢?
    我反覆觀看,想到米友仁曾修葺父親在潤州(鎮江)的海岳庵居住,找到了古代的地理書方志,對照鎮江的圖片,突然發現畫的正是金山寺附近的風光!
    我興奮地跑出研究室,對著第一位見到的同事大叫:「我要去鎮江!」
    對方莫名其妙,我說:「鎮江就是瀟湘!」
    對方更覺得莫名其妙了。
    這一說就過了十多年。每次應邀去南京開會或講學,就想把鎮江納入行程裡。今年,完成了一場學術研討會和兩場演講的工作,終於從南京搭乘高鐵,花二十分鐘就來到了鎮江。
    遠遠地,看到米友仁畫裡的寺塔,即使後代重修,塔的位置基本變化不大。進入寺內,便請教僧人「東坡玉帶」的藏所。僧人說在觀音閣,是複製的。
    複製的?
    我心心念念了十多年,遠渡重洋來看一個假貨?
    不免失望。
    拾級而上,飄飛的雨絲逐漸粗密,嘩嘩打落。
    那玉帶,曾經繫在東坡腰上。
    一日東坡去找佛印禪師,佛印正與眾徒在內室,見東坡來,問道:「這裡沒有坐榻,居士來這裡做什麼?」
    東坡說:「暫借佛印的『四大』為坐榻。」
    佛印說:「山僧有一問,居士如果答得出,便請您坐;如果答不出,就將您的玉帶子輸給我。」
    東坡欣然同意,讓佛印出題。
    佛印問:「您剛才說要以我的『四大』為坐榻,然而山僧四大(地、水、火、風)本空,五陰(色、受、想、行、識)非有。居士要坐哪裡?」東坡一時語塞,於是解下腰間玉帶,送給了佛印。
    這個故事記載在《五燈會元》,我初讀時,雖知重點在鬥智與禪機,卻禁不住要往實裡想:那玉腰帶是東坡身上之物,留有他的手澤指紋。
    複製件當然不會有原件的靈氣。站在慈壽塔前廊下避雨,覺得「東坡玉帶複製品」真是比今天的大雨還殺風景,不值一觀。
    我繞向清代重修的慈壽塔後方,堆積雜物的角落牆面嵌了幾塊字跡漫漶的石碑。左右張望,抬頭怎麼也看不到塔頂,毫無遠眺時的氣象,更別提米友仁畫裡的山煙水霧,秀致高雅。
    雨勢稍歇,我轉回正殿上的平臺,極目向長江,長舒了一口氣。
    東坡一生多次來到金山寺,他的家鄉四川是長江流經之地,金山寺在長江下游,所以在一○七一年作的〈遊金山寺〉詩開篇就說:「我家江水初發源,宦遊直送江入海。」他想在山頂回望家鄉,無奈山巒阻隔——「試登絕頂望鄉國,江南江北青山多。」那晚他受寺僧邀請留宿,看到了至
    今仍令人不解的奇景:「江心似有炬火明,飛焰照山棲鳥驚。」江山勝美,而終究他牽掛的還是早日由仕途返還,他暗自向江神起誓:「我謝江神豈得已,有田不歸如江水。」
    後來他還和柳子玉在金山寺狂飲大醉到睡在寶覺禪師的榻上,半夜醒來,率性寫詩題壁。
    從海南北歸,再訪金山寺,見到自己的畫像,題了意味深長的詩: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繫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兩個月後,東坡病逝於常州。
    東坡的題壁詩和畫像,現在都看不到了,怎麼我還執著要看玉腰帶呢?
    陣陣風搖撼簷角銅鈴,那聲響清脆悠然。
    好像可以就這樣一直一直聽著鈴鐺琅琅,哪兒也不去。「四大」、「五陰」都是空有,不是實體的「坐榻」,人們評論東坡不能理事圓融,信口說出以「四大」為坐榻的狂語;我倒以為,假使連坐榻也是空性,「四大」、「五陰」,哪裡不能「坐」呢?
    就算是假貨,我也瞧一瞧吧。我循著指示而去。
    誰知,連複製品也沒有了。問不出去向。
    佛印取了東坡的玉帶,換給他一件僧衣,東坡作偈贈之,其中提到:「此帶閱人如傳舍,流傳到我亦悠哉。」世間萬物於我,不過暫時的擁有,隨緣的流傳。
    雨停了。鈴聲依然回盪。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