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III

本好きの下剋上〜司書になるためには手段を選んでいられません〜第四部「貴族院の自称図書委員III」

    作者:香月美夜
  • 譯者:許金玉
  • 繪者:椎名優
  • 書系:mild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20/03/09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3335153
  • 定價:299
    優惠價:79折,236
  • 優惠期限:2020/09/04

    ※庫存>5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連續3年高踞「這本輕小說真厲害」
    年度單行本TOP 1 & TOP 2!

    隨書附贈:「茶會、畢業儀式與神官長的稱讚」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時光流轉與新的約定〉、〈畢業儀式與祝福之光〉+〈輕鬆悠閒的家族日常〉四格漫畫!


    隔了好一段時間,羅潔梅茵終於再度回到神殿,但奉獻儀式、印刷事務、無數的會見和文件處理等神殿長的工作,讓她每天都忙碌不已。
    時序進入冬天尾聲,羅潔梅茵身邊依然不斷發生各種大大小小的變化。在一年級學期快要結束的時候,她在貴族院舉辦了全領地的茶會,而高年級的領主候補生與近侍也即將舉行畢業儀式。
    為了領地的繁榮,羅潔梅茵的婚約開始受到討論。但她最擔心的,卻是即將與平民區的人們分離……

    <TOP>

    作者介紹

    香月美夜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年底前會卯足全力,把所有截稿日期搞定。
    希望每位讀者都能展讀愉快。

    繪者簡介:
    椎名優
    這集的封面與廣播劇CD,
    主題都是多莉的髮飾與古騰堡們製作的書籍。
    無法再見到平民區的人們,真讓人寂寞呢。

    譯者簡介

    許金玉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3335153
    頁數 / 38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序章

    這天屋外依然颳著暴風雪。吉魯注視著打在玻璃窗上的雪花。現在冬之主肯定正到處肆虐吧。希望騎士團可以盡快打倒冬之主,他心想。這樣一來天氣就會短暫放晴,可以去採他的主人羅潔梅茵冬天最愛吃的帕露。
    「凱伊,這個箱子也搬過去吧。塞利姆,你拿這邊架上的紙……」
    吉魯向眾人下達指示,吐出的氣息白得彷彿會瞬間結凍落地。羅潔梅茵工坊內放有紙張等大量易燃物品,再加上原本就是倉庫,所以沒有暖爐。工坊內部冷得好像會從腳尖開始結冰。吉魯輕輕在原地踏步,不時朝指尖呵氣。
    「吉魯,該搬的東西都搬完了嗎?」
    灰衣神官阿希姆問道,吉魯再一次轉頭檢查工坊。紙類與工作器具這些打包好的東西,都吩咐灰衣神官們搬走了。工坊內已經沒有任何用來做手工活的工具。吉魯點頭回應後,牢牢鎖上大門。緊接著,他與阿希姆兩人以最快速度離開工坊。接下來要在有暖爐的孤兒院食堂工作。

    「吉魯,辛苦你在這麼寒冷的天氣下監督了。現在要怎麼分配?也該交換了吧?」
    看見吉魯回到食堂,弗利茲暫停下達指示,朝他走來。聽到弗利茲詢問接下來的工作分配,吉魯想了一會兒。直到昨天為止,吉魯都負責監督灰衣神官們,算算時間好像該交換了。為了向羅潔梅茵報告時能讓內容更準確客觀,他與弗利茲都會適時交換彼此的工作。因為兩人在觀察過灰衣神官們的工作表現與人際關係後,總會有不同的見解。
    「那今天我負責監督裝訂作業,歌牌與黑白翻轉棋那邊就麻煩弗利茲了。」
    決定好了誰要負責監督哪邊的作業後,弗利茲往灰衣神官們所在的角落走去。
    吉魯往正在裝訂書籍的灰衣巫女們那邊移動。冬季尾聲將在城堡舉辦販售會,所以必須在那之前裝訂完書籍。販售會一年比一年受到重視,販售的書本數量也越來越多,冬天的手工活讓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
    「戴爾克,你看。要小心注意這裡,兩張紙必須完美地疊在一起才行喔。」
    曾是羅潔梅茵侍從的戴莉雅,正在指導想要幫忙的戴爾克怎麼裝訂書籍。去年冬天之前,戴爾克還只能待在食堂的角落或者一樓的兒童室,以免妨礙到大家工作。大一點以後,他已經能乖乖遵照大人的指示,所以最近也開始慢慢在幫忙。
    ……這件事可能也該向羅潔梅茵大人報告一聲。
    羅潔梅茵特別在意戴莉雅兩人現在過得怎麼樣。在魔法契約的限制下,羅潔梅茵無法以家人的身分見到自己的弟弟加米爾,所以都透過戴爾克想像加米爾成長的模樣。
    「啊,吉魯,你今天負責這邊嗎?既然來了,你要不要看看戴爾克進步了多少?他現在變得很厲害喔。你再向羅潔梅茵大人報告吧。」
    不是傻爸爸,而是傻姊姊的戴莉雅一看見吉魯便向他招手。吉魯往旁邊的位置坐下,觀看戴爾克努力工作的模樣。接近黑色的深棕色雙眼非常認真。他留意著戴莉雅剛才提醒過的地方,小心地把紙疊在一起。
    「看來再過一陣子,戴爾克也能出入工坊了。等積雪完全融化,說不定也能帶你去森林了喔。」
    「真的嗎?他成天一直嚷著想趕快去工坊呢。戴爾克,好期待喔。」
    可能因為說話對象是認識多年的戴莉雅,吉魯不自覺變回了從前的說話語氣。但是,戴莉雅也沒有糾正他的遣詞用字說:「你這樣沒有神殿長侍從該有的樣子。」戴爾克聽見吉魯這麼說,更是認真地疊起紙張。
    看著努力工作的戴爾克,戴莉雅微微一笑,接著開始用線把疊好的紙張裝訂起來,製成書籍。吉魯也同樣做起裝訂作業。
    「吉魯,羅潔梅茵大人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工作途中,戴莉雅冷不防開口問道。她的雙眼依然緊盯著手上的東西,給人的感覺就只是在閒話家常。吉魯稍微瞥了眼她的側臉後,避重就輕回道:「羅潔梅茵大人不是來巡視過了嗎?」但這似乎不是戴莉雅想聽見的答案,她微微噘起嘴唇。
    「莫妮卡來孤兒院時,跟我們說過羅潔梅茵大人現在身體很虛弱,得靠魔導具才能勉強移動。可是,羅潔梅茵大人來孤兒院巡視的時候,看起來就跟一般人沒兩樣吧?因為她以前身體虛弱,所以我很擔心她是不是真的恢復了健康。而且,她有時候會在奇怪的事情上賣力過頭……」
    戴莉雅曾在青衣見習巫女時期當過侍從,所以曉得莫妮卡與妮可拉都不曾見過的「梅茵」。由於接觸過她完全不加掩飾的樣子,戴莉雅的觀察十分敏銳。而且吉魯自己也與戴莉雅有相同的擔心,對她更是產生了強烈的同伴意識。
    「羅潔梅茵大人好像還不能卸下魔導具……但她明明身體這麼虛弱,還是預計要參加奉獻儀式。之前先是去城堡與貴族交流,後來又去了貴族院,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了,在神殿又要幫神官長的忙,還得去叫他吃飯。我忍不住在想,怎麼能讓沉睡了兩年、病才剛好的羅潔梅茵大人做這麼多事情嘛……」
    吉魯不由得脫口說出了藏在心裡的不滿。戴莉雅朝他投來帶有試探意味的眼神。
    「……法藍對於這種情況什麼也沒說嗎?」
    「法藍和薩姆每次都一口咬定說有神官長在,不會有問題。我有時候真想問問他們,你們到底是誰的侍從啊?」
    神殿長室裡的所有侍從都非常敬重神官長,這點讓吉魯覺得很奇怪,甚至也感到很不愉快。但是,斐迪南是決定羅潔梅茵行動的人,所以在神殿長室裡,他很難說出自己心裡對神官長的不信任。況且他也不想因此和法藍還有薩姆鬧僵,所以平常都把這些話藏在心底。可是,其實他很希望他們能把羅潔梅茵擺在第一順位。大概是因為他覺得戴莉雅會認同自己的想法,忍不住就一鼓作氣說了出來。
    「嗯……不過,畢竟法藍原本就是神官長的侍從嘛。從以前開始,他就習慣優先遵照神官長的指令行事。可是呢……」
    戴莉雅點了好幾次頭,聽完吉魯說的話後,水藍色的雙眼定定看著他。那雙眼睛看來就像平靜無波的泉水。
    「萬一吉魯過於眼裡只有羅潔梅茵大人,聽不進旁人的忠告與意見,你說不定也會變得和我一樣喔。我那時候也完全沒想過要讓戴爾克遇到危險。」
    當時就是因為眼裡只有戴爾克,戴莉雅才不顧法藍他們的勸告,跑去向前任神殿長求助。然而,結果卻害得她最重視的戴爾克差點喪命。聽見戴莉雅提醒自己,別和她一樣盲目地只把羅潔梅茵放在首要順位,吉魯大受衝擊,彷彿被人打了一巴掌。
    「我們並不了解貴族社會的情況。儘管身體狀況這麼糟,但羅潔梅茵大人還是接受了神官長的安排,那就代表背後可能有什麼原因,讓她非做不可吧?吉魯因為是古騰堡的一員,比起其他侍從更常不在神殿,應該多和大家好好溝通喔。」
    戴莉雅微笑說道。直到這一刻,吉魯才意識到她的成長。同時他也察覺到,自己雖然長大了,也自認為擁有出色的工作表現,但其實內在還是個小孩子。

    「今天是法藍和莫妮卡陪著羅潔梅茵大人嗎?」
    神殿侍從們的三餐是由上往下分送,但因為一定要有侍從陪在羅潔梅茵身邊,所以從不可能所有人同時一起吃飯。隔著一扇門的神殿長室後方,有儲藏室、侍從專用的樓梯與首席侍從的房間。侍從們都是在首席侍從的房間裡輪流吃飯。一旦主人搖響呼喚用的手鈴,才能馬上聽見。
    「對了,吉魯。你剛才和戴莉雅在聊什麼?」
    吃飯時弗利茲問道,吉魯想了一會兒。現場還有薩姆在,把好像在批評神官長的對話說出來沒關係嗎?吉魯看了眼在喝湯的薩姆。察覺到吉魯的視線,薩姆頓時有些警戒,綠色雙眼發出銳利光芒。
    「難道是戴莉雅有什麼可疑的舉動?」
    戴莉雅還是前任神殿長的見習侍從時,曾讓神官長與羅潔梅茵身陷險境,因此不少人都覺得對她下達的處分太輕了。其實當時吉魯也這麼認為。然而,現在他已經不認為戴莉雅仍是危險人物,也不覺得無法離開孤兒院是很輕微的處罰。
    「戴莉雅非常感謝羅潔梅茵大人,不會再有危害到她的舉動了。」
    吉魯斬釘截鐵地說完,接著想起了戴莉雅說過,他應該與大家好好溝通。於是他沒有看著發問的弗利茲,而是看著薩姆回答:
    「戴莉雅只是在擔心羅潔梅茵大人。因為她沉睡了兩年,現在才剛醒來不久,卻好像非常忙碌。明明身體那麼虛弱,沒必要還要求她戴著魔導具到處奔波吧。像現在這樣讓羅潔梅茵大人這麼辛勤工作,真的有必要嗎?……對此我也有同感。」
    儘管戴莉雅已經提醒過自己,但對於斐迪南的行事作風,吉魯的不滿仍未因此消失。雖然沒有講明,但薩姆也察覺到了他的弦外之音吧。薩姆不快地略略皺眉。
    「吉魯,你不相信神官長說的話嗎?若不是有神官長……」
    「我知道神官長救了羅潔梅茵大人,也知道他很了不起。」
    沒讓薩姆說完,吉魯搖頭打斷。
    「既然如此,你也明白只要把事情交給神官長,一切就不用擔心。」
    薩姆的回答一如既往,讓吉魯心生反感。他當然感謝斐迪南,也知道斐迪南在貴族當中,已經算是通情達理的人。可是,他不認為讓大病初癒的羅潔梅茵承受那麼多的重擔,這麼做就是對的。
    「可是,為什麼不讓羅潔梅茵大人先調養好身體,再去城堡和貴族院?這是病才剛好的羅潔梅茵大人非做不可的事情嗎?就算羅潔梅茵大人笑著說她已經沒事了,但她癱軟著身體完全使不上力,還有她害怕得臉龐僵硬、左右環顧四周的模樣,仍然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吉魯把至今累積在心底的話一股腦吐出。他固然感謝斐迪南救了羅潔梅茵,但這與日積月累的不滿是兩回事。
    「吉魯,我明白你的心情,請稍微冷靜一點。」
    聽到弗利茲這麼說,吉魯咬住嘴唇。因為要他冷靜這句話,聽起來就像在否定他的意見。在這裡,根本沒有人站在我這一邊── 吉魯正如此心想時,妮可拉開口了。
    「我非常能明白吉魯的心情喔。現在羅潔梅茵大人是因為神官長提供的魔導具才能行動,但她甚至無法靠自己走路,連沐浴時也不能卸下魔導具。」
    妮可拉因為會協助羅潔梅茵沐浴,所以清楚知道羅潔梅茵在剛醒來時,身體不能動彈的程度有多嚴重,她對此又感到多麼不安。
    「雖然羅潔梅茵大人得幫忙神官長處理公務,也必須與貴族交流,但我也希望她可以先專心養好身體。因為我不想看見羅潔梅茵大人消沉的樣子。」
    光是有妮可拉認同自己的想法,吉魯便感到安心許多。原來除了自己以外,也有侍從把羅潔梅茵放在首要順位。
    聽完兩人的意見,薩姆沉思半晌,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看著吉魯與妮可拉說:
    「不論是神官長,還是法藍與我,都希望羅潔梅茵大人能早日康復。這點絕無虛假。我們都是真心如此希望。但是在貴族社會,絕不能暴露出自己的弱點。我想是我們對這方面的認知並不相同。」
    「這是什麼意思?」
    「吉魯與妮可拉只服侍過羅潔梅茵大人,所以從未去過貴族的宅邸吧?你們並非真的了解貴族,也沒有見識過貴族社會。為了減輕羅潔梅茵大人以貴族身分生活時的負擔,神官長一直在幫她設想。」
    這點薩姆說得倒是沒錯,吉魯與妮可拉從未去過貴族的宅邸。真正見過面的,只有來到神殿的貴族而已。聽到薩姆說在貴族社會必須這麼做,吉魯無話可說。甚至不由得心想,真的是他們錯了嗎?這讓他很不甘心,想要反駁說點什麼,拚了命動腦思考。
    「……可是,這幾天神官長都待在工坊裡頭,只顧著自己做研究,還得羅潔梅茵大人去叫他才吃飯,不然就是遲遲不出來,為羅潔梅茵大人造成了困擾吧?這在貴族社會難道是必要的負擔嗎?況且是神官長自己說了,只有他才救得了羅潔梅茵大人,所以我希望他能優先讓羅潔梅茵大人恢復健康。」
    似乎是沒料到吉魯對此有所不滿,薩姆睜大了綠色眼睛。一發現可以進攻的空隙,吉魯接著說出他最想說的話。
    「我知道神官長很厲害,但薩姆不是羅潔梅茵大人的侍從嗎?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再重視羅潔梅茵大人一點。」
    吉魯暗想自己贏了,正要繼續說下去,但弗利茲抬手制止了他。
    「吉魯,薩姆會最擔心神官長也是無可厚非。嚴格說來,其實薩姆並不算是羅潔梅茵大人的侍從,你不能期待他會把羅潔梅茵大人擺在首要順位。」
    弗利茲用安撫吉魯的語氣這麼說道。不只吉魯,連薩姆也吃驚地看向弗利茲。看著面帶溫文微笑的弗利茲,吉魯不明白他為何這麼說。
    「弗利茲,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是在侮辱我嗎?」
    「這不是侮辱,我只是陳述事實。更何況我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只要好好說明,我相信吉魯與妮可拉也能明白。」
    弗利茲說完,講述起了往事。
    「我與薩姆以前服侍的主人是斯基科薩大人,他是位性情非常粗暴、難以控制自己情緒,服侍起來相當費心的大人。即便如此,有主人與沒有主人的生活仍有著天差地別。隨著斯基科薩大人還俗,我們被迫回到孤兒院以後,我才體會到這個事實。當時孤兒院的情況十分糟糕吧?」
    吉魯點了點頭。當時因為還不能離開孤兒院,所以他沒有見過那名青衣神官。但是,他還清楚記得弗利茲他們回到孤兒院時的情景。那段時間,孤兒院裡原為侍從的人越來越多,生活一下子變得非常困苦。他一直希望有人能來救救他們,所以被納為羅潔梅茵的侍從時,吉魯非常開心。
    「當時拯救了我、吉魯與妮可拉的是羅潔梅茵大人,而拯救了薩姆的是神官長。而且,薩姆是因為羅潔梅茵大人的侍從人數不足,才奉神官長之命調來這裡。即便他現在服侍著羅潔梅茵大人,效忠的對象仍是神官長。這件事並沒有對錯,只是立場與想法在根本上就不一樣。」
    「原來是這樣啊……」
    妮可拉與薩姆似乎都明白了弗利茲想表達的意思。吉魯聽完,也完全可以理解。他以古騰堡一員的身分活動時,羅潔梅茵也命令過他,要聽從普朗坦商會的指示,就和這種情況一樣吧。想通了以後,以侍從的身分服侍羅潔梅茵與效忠斐迪南這兩件事,便能在吉魯心裡同時並存。
    「可是,我還是覺得神官長一直待在工坊裡不太好吧……」
    吉魯噘起嘴唇說,妮可拉也帶著苦笑表示同意。薩姆輕笑出聲,先是說:「只要把立場對調過來,便很容易理解吧。」接著說了:
    「假如這兩年來是神官長不在,羅潔梅茵大人始終無法看書,必須一直努力處理工作吧。後來神官長終於回來了,如果羅潔梅茵大人在這時說她想要看書一整天,吉魯會怎麼做呢?難道你不會覺得都已經努力兩年了,不過是給羅潔梅茵大人幾天的讀書時間,又有什麼關係嗎?」
    本來吉魯還相當氣憤,神官長為什麼偏偏挑在這種時候待在工坊裡不出來,但聽了薩姆的比喻後,瞬間徹底釋懷。為了拯救羅潔梅茵,這兩年來斐迪南一直獨自一人默默努力,現在不過是他終於獲得了短暫的休息時光。羅潔梅茵肯定也是明白這一點,儘管嘴上會說「神官長又不出來了嗎?」,但也予以包容。
    眼看吉魯總算釋懷,弗利茲也鬆了口氣,露出微笑。
    「倘若對神官長有什麼請求,只要透過原是侍從的薩姆與法藍,神官長也很可能願意考慮喔。舉例來說,像是請他在檢查過羅潔梅茵大人的身體狀況後再去研究……」
    薩姆輕聲一笑,點點頭說:「我會試著向神官長提議。」
    「那麼,現在對於要與普朗坦商會解除魔法契約,我想羅潔梅茵大人內心一定非常不安。請幫我問問看,神官長對此有什麼想法。」
    「知道了,我會幫你問問看。」
    薩姆笑著一口答應,吉魯內心十分感激。在秘密房間裡與路茲他們交談時的羅潔梅茵,與她離開秘密房間以後的模樣完全不同。只有見過她在秘密房間裡是什麼樣子的人,才看得出兩者的差異吧。藉由變成貴族生活下去,她保護了自己的家人與古騰堡們。吉魯希望她可以不用再勉強自己,還有就像與路茲還有班諾他們談天時那樣,他也希望有個地方能讓羅潔梅茵盡情開懷大笑。他和法藍不一樣,不想要只是說句「畢竟現在身分不同了,這也是無可奈何」,就不再做任何努力。他希望羅潔梅茵能和回到平民區的住家、說著「我回來了」時一樣,露出那種安心的笑容。
    ……想歸想,但其實我也是無能為力。
    吉魯心情苦澀地在內心補上這一句。然後,他想起了先前羅潔梅茵好不容易要摸頭稱讚自己時,他卻讓她大失所望。
    在羅潔梅茵沉睡的期間,吉魯為了讓她願意早點醒來,努力印製書籍,增加新書的數量。他渴望著快點長大成人,希望旁人視他為獨立的個體。所以每當薩姆與法藍把他當作小孩子看待時,他都會告訴他們:「我的年紀已經不小了。」但也因為這樣,羅潔梅茵想摸頭的時候,他也反射性作出了相同的回答。
    吉魯慌忙改口,跪下來後,羅潔梅茵用有些落寞的聲音稱讚了他。
    自己兩年來的努力與成長得到認可,吉魯真的非常非常高興……胸口一陣發熱。
    啊啊,這麼溫柔的撫摸將是最後一次了吧── 一思及此,他感到非常寂寞,後悔著早知道就別無謂抗拒,請羅潔梅茵再多摸一會兒、再多稱讚自己一點就好了。
    與此同時,撫摸自己的那一隻手也好像比記憶中要小得多,讓他感到想哭。
    至今都是他被拯救,得到支持與守護,如今他覺得輪到自己要支持這個外表依然年幼,而且看似充滿不安的主人。
    聽到要解除魔法契約時,對於路茲他們與羅潔梅茵之間的聯繫即將消失,吉魯也同樣感到不安。像是首次踏出神殿那天,還有一起走在平民區裡,一路護送梅茵回家的這些記憶,都還鮮明地殘留在腦海裡。如今,羅潔梅茵已不會再前往平民區。有時吉魯會覺得,那時的記憶好像開始漸漸變得模糊了。

    吉魯邊吃飯邊沉浸在思緒裡,不知不覺就吃完了。接著要收拾餐具,準備把剩下的食物送到孤兒院。由於之後吉魯與弗利茲會直接留在食堂做手工活,所以運送神的恩惠是兩人的工作。他們一起推著放有大鍋子的沉重推車。
    「吉魯,就算你請薩姆問了神官長,我想魔法契約的解除恐怕還是勢在必行吧。契約解除以後,你想怎麼做?比起神官長會為羅潔梅茵大人做些什麼,我認為吉魯今後打算怎麼服侍羅潔梅茵大人更重要。」
    聽見弗利茲這麼問,吉魯想了一下。自己可以做到什麼?羅潔梅茵的願望又是什麼?
    「以前都是透過路茲幫忙送信,羅潔梅茵大人才能與平民區保有聯繫,所以我希望今後換成待在神殿的我,能讓羅潔梅茵大人與平民區繼續保有交流。」
    「……這主意真不錯呢,羅潔梅茵大人與普朗坦商會也會安心多了吧。」
    他想在身邊支持著羅潔梅茵,希望至少在自己帶著新書過去時,她臉上的笑容永遠不會變,也不會被貴族所改變。訂下自己的目標後,吉魯用力握緊了推著推車的手。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