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明日教育的曙光:八個教育創業家的熱血故事

    ※庫存=2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用生命感動生命,來自草根的創新力量,讓臺灣教育看見未來

    這群教育創業家充滿熱情、懷抱理想,能務實開創、匯聚資源、解決問題,同時願意勇敢的實驗夢想、承擔責任、永續發展。他們正在開啟臺灣教育一個新的「啟蒙運動」。

    隨著智能科技發展,許多未來趨勢研究報告不斷提醒著現在的我們,必須得重新想像和界定未來教育工作者與學校的角色與功能。
    2016年秋天,國立政治大學創新創造力中心未來力實驗室與財團法人溫世仁文教基金會共同推動設置「GHF教育創新學人獎」。GHF是取自Global Highlight for Future的字首,期許臺灣的教育創新能被世界看見,成為全球的亮點之一。
    這本書共收錄了謝基煌、林勇成、林茂成、洪文政、鍾昌宏、彭甫堅、陳俊朗、五味屋等八位2018GHF教育創新學人獎獲獎人的真實個案。他們的故事能讓社會大眾了解不同教育模式所具備的多元價值,以及形塑中的教育圖像。
    為了讓讀者對於書中的案例所主張或實踐的教育概念有更清晰立體的理解,本書除了有完整的個案故事描述外,特別邀請教育學者提出理論解析,也特別提供每個案例長度約在12-14分鐘的影片,協助讀者一起進入個案情境裡。期盼這些內容有助於教育工作者進行更具開創性的教育設計實踐,也期盼這些分享能夠鼓舞更多在教育現場默默耕耘的教育夥伴們,為臺灣帶來更多教育創新的實踐。

    <TOP>

    作者介紹

    吳思華 主編

    吳思華
    國立政治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博士,科技管理研究所創所所長,創新創造力中心創辦人,負責起草教育部「創造力教育白皮書」。曾任國立政治大學商學院院長、校長,中華民國科技管理學會院士、理事長,教育部部長等職。長期關注科技創新、教育創新、人文創新與國家創新系統等相關課題,著有學術論文與專書百餘篇。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3286974
    頁數 / 30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序吳思華
    〈導論〉明日學習與教育創業家吳思華

    1 透過鏡頭看世界 成就孩子的幸福——謝基煌
    案例分析 下學上達:新北市成福國小謝基煌老師的教學創新陳蕙芬
    2 不只教會數學,數學咖啡館無私分享的奉茶精神——彭甫堅
    案例分析 數學咖啡館的MENU:從趣味到概念為本的未來教學實踐陳佩英
    3 Sci-Flipper:翻轉教學的群跨領域教師社群——鍾昌宏
    案例分析 Sci-Flipper的跨域翻轉與挑戰極限的教師行動陳佩英
    4 虎光山色童夢森林 廢校危機中轉型生態小學——林勇成
    案例分析 持「銀」保「態」:臺南市虎山實小林勇成校長的創新辦學陳蕙芬
    5 把「流氓學校」蛻變為「法拉第少年」養成所——林茂成
    案例分析 林茂成與光武國中的共同演化詹志禹
    6 成績「吊車尾」校長,創新部落教育奇蹟——洪文政
    案例分析 深蹲的力量林偉文
    7 為孩子蓋書屋 濟弱扶傾一生懸命——陳俊朗
    案例分析 孩子的書屋:教育創新的僕人領導者林思伶
    8 鄉村教育與幸福經濟的夢想基地——五味屋
    案例分析 五味屋:教育創新與社區營造的連結詹志禹

    〈結論〉看見台灣軟實力:教育創新林月雲

    <TOP>

    人是「教育」的主角,在地脈絡是「教育」的場景。觀察臺灣教育現場,除了在PISA國際教育評比上有亮眼的表現外,近幾年更讓人感動振奮的是基層自發蓬勃的教育創新「草根」能量。我在教育部服務期間,倡議教育創新的理念,並將2015年設定為「教育創新元年」,很高興看到這幾年正在整個社會快速蔓延中。
    在過去幾年,我們深刻感受到IT科技正在翻轉傳統教育的概念,也看到城市化、全球化的趨勢無可阻擋。當知識普及與多元成為必然,教育勢必要重新找尋知識現場的意義、重新勾勒教育機構的圖像。而如何在在地文化與特殊環境裡重新尋找人與教育的意義和價值,則是想像未來、回答未來的原點。這其實不只是臺灣的挑戰,更是全世界共同關心的課題。
    2016年秋天,國立政治大學創新創造力中心未來力實驗室,提出推動教育創新的構想,與財團法人溫世仁文教基金會共同推動設置「GHF教育創新學人獎」,希望透過教育現場的選拔和其他相關的活動,讓社會大眾了解不同教育模式所具備的多元價值,以及形塑中的教育圖像,尋找未來教育的可能典範。
    「GHF教育創新學人獎」因故從2019年停止辦理。但是過去兩年獲獎的學人,正用他們的活力熱情,鼓舞百花齊放的教師社群,讓許多小主題變得有大學問,教師的教學世界不再孤單。而更多元的體制外教育理想,在社會企業和非營利組織的催化下,積極與學校聯手,連結在地脈絡形成「大」的校園、更「大」的社會動力連結。
    為了讓讀者對於書中的案例所主張或實踐的教育概念有更清晰立體的理解,本書除了有完整的個案故事描述外,特別邀請教育學者提出理論解析, 也特別提供每個案例長度約在12~14分鐘的影片,希望讀者能跟我們透過文字與影像一起進入個案情境裡。期盼這些內容有助於教育工作者進行更具開創性的教育設計實踐,也期盼這些分享能夠鼓舞更多在教育現場默默耕耘的教育夥伴們,為臺灣帶來更多教育創新的實踐。

    吳思華/國立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教授

    <TOP>

    內容試閱

    為孩子蓋書屋 濟弱扶傾一生懸命

    書屋是一個互助的示範,我很喜歡一粒麥子的講法,麥子掉到地上就會長出麥子來,書屋的精神如果留在臺東人心中、甚至全臺灣人的心中,那我這一輩子是有價值的;如果書屋的精神無法傳承下去, 老是在那邊頌揚「陳爸,你好辛苦、你好偉大」,我覺得一點意義都沒有,應該覺得很羞愧!
    —─「孩子的書屋」創辦人 陳俊朗

    「孩子的書屋」創辦人、人稱「陳爸」的陳俊朗在2019 年7 月4 日因心肌梗塞,來不及說再見就走了。陳俊朗豎立了一個民間人士參與教育的典範,他的無私奉獻深受社會肯定;濟弱扶傾、一生懸命,可說是陳俊朗五十五年人生的寫照。
    從混跡江湖到成立書屋,陳俊朗在三十六歲之前,就把三十六歲之後的錢都賺夠了;三十六歲之後,為了書屋的理想,他散盡家財,淪落到曾經連續六個月僅以泡麵裹腹。
    二十年來,被陳爸照顧過的臺東偏鄉孩子不下二千名,從彈吉他給孩子聽,到成立樂團;從租屋當孩子們的避風港,到教孩子自力造屋、成立工班承接工程;從成立中央廚房提供孩子熱騰騰的晚餐,到免費供餐給老人和遊民;從孩子的課後照護,到成立農場、烘焙坊、木工廠、黑孩子咖啡屋,既要培養孩子一技之長,也要扶植他們的父母重新返回職場的能力……。陳爸和書屋的傳奇故事,不只成為臺東的精神地標,更是臺灣社會的共同資產。
    他那股無怨無悔的傻勁,引發越來越多人的共鳴,孩子的書屋收到的捐款中,小額捐款約佔七成。陳俊朗認為,小額捐款比率越高,越符合他所期待的「互助」精神,他所擘畫的書屋藍圖―子自教、食自耕、屋自蓋、經自濟、老自養、政自治―才能夠一塊塊拼起來。
    陳俊朗深信,「經濟翻轉」是關鍵,他關心的不只是弱勢孩子,還要扶助失業的家長重回職場,以及書屋的孩子長大後面臨的就業問題。他說,很多人沒有辦法就業,不是因為他沒有能力,只是需要更長的適用期,只要多一點耐心和時間,書屋的工作團隊中,包含曾領救濟金、失業甚至犯過罪的家長,適用期可以長達一年。

    一顆擁有巨大能量的麥子
    「青林書屋」自力造屋,也是為了培養孩子就業的能力,挖地基產生的泥土製作成土磚當成建材,這項技術研發成熟了,工班的孩子就有能力為別人蓋房子。
    看到書屋很多孩子畢業離開學校,大都只能找到低薪的勞力工作,陳俊朗自我反省之後發現問題在於孩子對外的人際相處是有障礙,於是他設計了「黑孩子黑咖啡」,是孩子的書屋為在地青年所規劃的育成計畫之一,從建屋開始到內、外場經營,接續推動的「少年咖啡師養成計畫」,是讓「黑孩子」在外部專業團隊的指導下,邁向兼具技術與服務的經營團隊,也讓一個黑孩子的成長能引動一群孩子勇於走出生命原有的枷鎖。陳俊朗曾說,「那種從黑暗中轉身面向陽光的風采」,是他翹首以盼的風景。
    書屋的名聲傳開之後,陳俊朗常常提醒書屋的老夥伴們,「我們是要來解決問題,而不是來榮耀自己!」他認為,書屋的存在,是因為社會「不正常」,非營利事業如果「業績」好,反而令他羞愧,書屋是有起承轉合,當書屋越做越小,代表社會回復正常,而最終理想的境界是,「書屋應該消失」。他很期待有生之年可以把「書屋消失」這件事做好,把好的觀念傳下去,「不要棧戀,那沒有意義,時間到了,該到下一個旅程,就去下一個旅程。」
    陳俊朗對「書屋的精神」下了一個言簡意賅的定義:「互助,可以濟弱扶傾」。問他這條路要走多久?他說,這兩年是關鍵,他也在思考要怎麼做, 年紀這麼大了,還要這麼奔波嗎?是不是該靜下心來寫寫這二十年的心得, 一年寫一本,看能寫多少本。
    陳爸說想用一輩子的時間做好事,只是萬萬沒想到,他的一輩子只到五十五歲就畫下休止符,但相信他是那顆擁有巨大能量的麥子,一粒麥子落土之後,書屋的精神若能深植在臺灣人心中,滋生出更多「互助」的力量,才能安慰陳俊朗在天之靈。

    浪子返鄉修補親子關係
    1964年次的陳俊朗高中畢業後就離鄉北上,曾經做過業務賣跑車,也經營過棺材店、花店、咖啡店、情趣用品店,其間還混過黑道,攢了不少錢,但發現與妻兒關係越來越疏離,三十六歲那年毅然返回臺東知本老家,打算一邊準備考書記官,一邊修補婚姻關係和親子關係。
    有一天他帶著兩個兒子去街角麵店吃麵,麵店門口遇到兒子的同學,便邀同學一起吃麵,陳俊朗習慣吃兩碗麵,就問那孩子要不要再來一碗麵,吃完付了帳往外走,那孩子臉色蒼白突然彎下腰,嘩啦啦的把剛吃的麵全吐出來。仔細一問,孩子說:「陳爸!我沒吃這麼多東西過……」因為已有三年多沒吃過晚餐,腸胃無法適應太多食物,來不及消化就全吐出來。陳俊朗盡是心疼、紅著眼眶說:「有我在的一天,你都不會再餓肚子。」
    從那天起,他把路見不平的江湖個性,用來照顧下課沒地方去、沒晚餐吃的孩子,在自家院子裡,一把吉他,幾本故事書,附近孩子聽到院子裡的吉他聲,紛紛跑來圍觀,想要學吉他。陳俊朗曾算過,院子裡最多擠了五十八個孩子,彈吉他、練雙節棍、聽故事、趴在地上寫功課……,變成陳家院子每天夜晚的風景。
    為了幫孩子做「補救教學」,他把孩子們的教科書都拿來看,讀孩子教科書的時間比讀自己考試書的時間還多,結果連考了四年書記官都沒考上,後來就放棄了,在陳家院子的補救教學工作,一共持續了五年。

    為孩子排心理的毒
    在那段時間,陳俊朗發現,不僅要幫孩子補救功課,要需要修補他們身心靈的創傷。有些孩子不是在學校被處罰,就是被酒醉的父母家暴,身上常有傷口;有些孩子回到家肚子餓了沒人理,還要挨一頓打,在學校也被老師視為壞學生,被當成壞學生也不是孩子們願意的事,因為被大人們排斥,後來索性就自我放棄了。陳俊朗說,這些孩子都需要「排心裡的毒」。
    那時,陳家的院子就成為弱勢孩子、非行少年的避風港,圍在陳俊朗身旁的孩子越來越多,下雨天只能躲在廊簷下,但已不夠庇護越來越多的孩子,於是陳俊朗決定在社區附近租房子成立「建和書屋」,讓孩子受委屈時、沒飯吃時、沒地方睡時、被欺負時,至少有書屋可以安頓他們的身心。
    提到成立書屋的初衷,陳俊朗說:「書屋一直是濟弱扶貧的。它的緣起, 其實只是路見不平,只是這刀一拔,就找不到放下的理由了。」
    爸媽不理、老師教不來的孩子,陳俊朗來教。書屋就是社區的一份子, 只要孩子沒搬離社區,不論是升學到哪個階段,書屋的大門永遠敞開,書屋提供孩子們一個「安心的避風港」,給予孩子們更長期、穩定的陪伴與協助學習,陳俊朗最終的心願是「讓孩子有能力感受生活,與世界溝通,進而影響他人,讓善循環,形成一個共好自立的理想生活圈」。
    陳俊朗相信,「陪伴的力量是改變一切的起點」,書屋是給孩子一個像家的地方,受委屈了有人安慰,調皮使壞有人包容但不縱容,讓孩子心中的破口可以慢慢被填補。「陪伴」的信念用在課業輔導,則以「伴讀」為主,從不規定孩子考試成績進步多少分,而是從每個孩子「不會」的起始點開始教,因此沒有年級的進度,只專注在每個孩子現在的程度,透過伴讀,來補足基本學力,更重要的是引發孩子內在的學習動機。

    飛翔在教室 自編歷史地理教材
    為了引發孩子的學習動機與熱情,只有高中學歷、不曾有教學經驗的陳俊朗,蒐羅坊間各種版本的國中參考書來研究,發現內容都大同小異,而且很無趣,於是他決定自編教材,還自創一套地理融合歷史的教學法,用一張世界地圖就把歷史與地理整合成一科,用故事講歷史,用深入淺出的方法吸引孩子,再進展到語文、數理。他提出「飛翔在教室」教材編撰計畫,獲得2008年第五屆「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一百萬元的圓夢起步金資助。
    為了讓孩子感到學習很有趣,他拋開教科書,陪孩子看大陸劇《滿清十大王朝》,讓孩子們透過戲劇,對清朝歷史先有概略認識;並讓孩子們建立清楚的時序概念,再將中西歷史連結在一起,例如,亞歷山大大帝長征,建立橫跨歐亞非三洲帝國,正是中國的春秋戰國時期。
    此外,實作與體驗比聽講更能提升孩子的學習意願。陳俊朗會巧思建造電影《魔戒》中的「投石車」,讓孩子理解輪軸、槓桿、拋物線、力學等原理,也把數學、物理、化學結合一起。
    為了能進入孩子們的世界,他也去玩「楓之谷」線上遊戲,去了解什麼是「大魔王」,最後他「打怪」比孩子強。原本打電腦靠「一指神功」,被孩子取笑後,他卯起來練習打字,最後打得比孩子們還快。他說,「你要帶孩子,就要進入孩子的世界,才有辦法跟他們聊。」所以,他會用孩子們熟悉的「楓之谷」、「海賊王」去跟他們上地理上歷史。
    多年後,當體制內學校的教學開始倡導跨領域教學,陳俊朗早已在書屋具體實踐,他沒有接受過師資培育,但卻能自創一套獨特且先驅的教學法, 背後的推力只為了想方設法讓孩子知道學習是有趣的。

    給孩子成功經驗:單車與獨木舟環島
    陳俊朗認為,學習應該是一種態度、一種體驗,是追求解放與自由的過程。書屋不以單一的價值與標準來看待孩子,而是透過不同活動的探索與嘗試,讓孩子從中找到自己的熱情,讓孩子從活動經歷中能夠重新看見自己、認識自己。而大人做的是協助與陪伴,幫助孩子長出自己的力量,並轉化成內在的養分,在人生的路上有力氣繼續向前走。
    我就想說什麼東西可以累積他們的成功經驗,因為這些孩子的自信心,從國小一年級一直到國中三年級,全部被打碎了,碎了一地。這些孩子有很多優點,會運動之後,有成功經驗,有自信心,這樣再回去學功課好不好?
    為了讓孩子有「成功的經驗」,他帶著孩子們去騎單車環島、划獨木舟環島,還計畫帶孩子橫跨中央山脈,從高山的視野去看臺灣,也就是陸、海、空不同的角度和路線,都走過一遍,讓孩子真正深入地認識臺灣這塊土地。他認為,要認識臺灣,才能有資格說自己愛臺灣。
    這些年來,陳俊朗陪著孩子單車環島,走了七八圈,後來推獨木舟環島時,雖因經常為募款而南北奔波,但也陪過孩子們划了六天的獨木舟。而孩子們在環島回來之後有什麼改變?
    陳俊朗說,很明顯的是,單車環島回來之後,孩子不再這麼自卑;有的孩子把臺灣全部踏過一遍回來跟他說:「陳爸,臺北跟臺中、高雄、嘉義、花蓮……都不一樣耶!」陳俊朗回孩子:「哪一個最好?」孩子回答:「臺東最好!」
    孩子的回答讓陳俊朗欣喜萬分,不用大人告訴他哪個最好,讓孩子親眼去看,用心去想,在繞過臺灣一圈之後,發現自己生長的地方最好,孩子的自信心才算真正長了根。「獨木舟環島之後,孩子對西海岸風景的髒亂很厭惡,這是很立即可以看到的改變;另外,你會發覺他有種淡淡的自信,一種長大的自信。」
    他舉例說,以前叫孩子去搬一百顆石頭,他會馬上回說:「哇!我不要!很累耶!」但這些孩子環島回來之後,叫他去搬一百顆石頭,他會說:「哇!我試試看!」為什麼?因為臺灣都可以環島騎一圈了,也在海上划行三十天了,搬一百顆石頭算什麼?我絕對做得到。

    為心靈尋找出口
    有了成功的經驗之後,接下來讓他們去學習新的東西時,孩子們就不會像以前那樣常把「我什麼都不會,我數學考零分,我語文能力又很差……」這些話掛在嘴上了。陳俊朗認為,每個孩子的成長過程中需要有成功經驗, 有了成功經驗之後,孩子會說:「我其實不差,我跟你並沒有差很多,只是你比較會讀書,但是我會騎單車,我至少不會每一樣都不如你。」
    音樂是書屋多元教育的一環,透過舞蹈、森巴鼓、爵士鼓、烏克麗麗、光劍、歌唱、戲劇等社團,幫孩子找到學習的樂趣,隨著孩子年齡的成長, 他們會自發性創辦舞台、錄製音樂、建置音樂工作團隊。
    「踹音樂」就是由孩子的書屋底下的音樂組所創辦的友善舞台。音樂組自從參加2016 年的社區音樂會後,發覺孩子們十分缺乏表演經驗,因此籌辦音樂舞台,提供喜歡音樂、想要表演、需要舞台的小孩與大人,一個單純的音樂環境和表演空間,藉此學習勇於適時地展現自己,也盡可能的讓所有人在音樂裡找到興趣或自信。

    青林書屋 第一棟自力造屋
    「孩子的書屋」共有九個書屋,陳俊朗在他住的建和社區租了一間房子成立「建和書屋」開始,幾乎是哪個社區孩子需要照顧,他便就近找處所成立書屋,陸續成立了建農書屋、美和書屋、知本書屋、利嘉書屋、南王書屋、國高書屋、小高書屋和溫泉書屋。有的書屋棲身於閒置社區活動中心,有的利用教會已停辦的托兒所,有的位於河攤地旁的廢棄羊舍……,書屋總部辦公室也是豬圈改裝而成。
    其中,青林書屋是第一棟自力造屋,有鑑於早期書屋常因租約到期而被迫搬遷,讓孩子跟著流浪,為了孩子們能在穩定的環境安心成長,陳俊朗發起「屋自建」的計畫,期盼建立「一屋一田」的自立模式,自己的房子自己蓋,屋旁菜園可供給三餐食材所需,讓社區逐步恢復自給自足的能力。
    在取得友善房東的允諾下,以便宜的租金長期租下青林書屋的土地,並獲得建築業專家的協助,蓋一座綠色概念的鋼構土磚屋,特別的是,造屋採用臺東的泥土,並由書屋的大小孩子參與土磚製作。2013年11月,青林書屋開始動工,參與興建的工班,除了外聘的師傅,還有來自書屋的「黑孩子」工班,成員是書屋的大孩子及原住民青年,也有孩子的家長加入。另外,以立國際服務志工團陸續帶來的535位志工也一起參與。
    2015年7月,施工九個月,孩子的書屋首座自建屋落成,是全臺第一個申請到使用執照的鋼構土磚屋,特殊的造屋技術更成為大孩子與家長未來可發展的技能。陳俊朗說,把挖地基挖出的泥土變成磚塊,壘上去變成磚牆,可以做這樣的技術,臺東地區只要有人要修房子或蓋房子,他們出料,我們找工人,大家一起蓋房子的概念,就在這邊慢慢形成。
    這棟位於臺東知本台九線旁的兩層樓夯土建築,以材料、工法的運用,在建築的過程中,安置了社會性參與的留白,帶給建築一個關於環境、關於教育、關於人的反身性思考空間,它告訴我們:建築,不只是建築。而建築師簡志穎、楊紹凱及李仲仁團隊,也因為「青林書屋」作品,獲頒第三屆ADA 新銳建築獎首獎。

    黑孩子黑咖啡 找成功創業經驗
    孩子的書屋從無到有,從有到多元,很多經營服務的項目是「有機」發展的。陳俊朗說,就像孩子十歲跟二十歲有不同的需求,因為書屋經營二十年了,很多孩子都已經畢業離開學校出去就業,他發現孩子們找的工作都是勞力為主,像是搬家公司或打零工,關鍵在於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有障礙。
    「來開咖啡館吧!」曾開過咖啡店的陳俊朗,想藉由自己的經驗幫助孩子們與陌生人多接觸交談,他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把全臺知名咖啡廳都跑過一遍,去尋找最適合臺東,也最可能成功的咖啡店經營模式,最後在臺北找到湛盧,由湛盧指導孩子咖啡專業知識及手沖咖啡等技術,加上黑孩子元素的意義性,融合而成「黑孩子黑咖啡」。另外,也在募資平台提「『黑孩子黑咖啡』再進化!少年咖啡師養成計畫」,以培訓「臺版奧利佛」為目標, 翻轉黑孩子的人生,朝國際級咖啡師的夢想前進。
    2002 年,英國名廚傑米.奧利佛(Jamie Oliver)在倫敦開了15 餐廳(Fif-teen Restaurant),邀請喜歡做菜、對烹飪有熱情的社會邊緣青年當學徒, 接受專業培訓,培養廚藝養活自己,也建立自信。陳俊朗希望「黑孩子黑咖啡」計畫,也能夠讓黑孩子們創造與他們父母不一樣的未來。
    「黑孩子黑咖啡」座落在臺東往著名溫泉區知本的台十一線旁,於2017年 2月18日開幕。軟體經營由湛盧咖啡指導,硬體工程從燒杉工法外牆、生態池庭院到室內的木桌椅,則全由「黑孩子工班」親手打造。
    獨特燒杉工法外牆融入了黑孩子生命歷程。黑孩子事業群副理陳彥凱說,孩子最喜歡的是在燒的過程,跟他們人生差不多,經過火的焠煉之後,會呈現新的面貌,而且每一塊杉燒煉之後的紋路都是獨一無二的,黑孩子們在燒杉過程中,也同時在跟自己的生命對話。
    「黑孩子黑咖啡」供應的點心都是焙烘班自製的焦糖布丁、磅蛋糕、洛神輕乳酪蛋糕等,不添加香料;百香果醬、蝶豆花飲都以在地食材製作。
    有人認為「黑孩子」給人貼標籤的負面印象,陳俊朗倒不以為然,會叫他們「黑孩子」只是因為孩子們皮膚都比較黑罷了。其實他有跟孩子們討論名稱問題,曾有孩子提議叫「太陽的孩子」,但馬上被否決:「簡稱『太子』,不好啦!黑孩子簡稱『黑子』滿酷的!」於是在大夥兒說說笑笑中,決定自稱為「黑孩子」。
    「黑孩子就是一個品牌,代表的是偏鄉弱勢的孩子,甚至有些犯過罪的孩子,其實都可以把自己看作是黑孩子。」陳俊朗說,不可諱言,除了皮膚比較黑一點,有的心裡也有黑暗的一面,而他自己的人生也滿黑暗的,但是過得滿坦蕩的,叫「黑孩子」沒什麼不好。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