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下町火箭:八咫鳥

下町ロケット ヤタガラス

    作者:池井戶潤
  • 譯者:王蘊潔
  • 書系:大賞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20/02/03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3335092
  • 定價:450

    ※庫存=2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追夢的人,是無敵的!

    謝謝你,佃製作所!
    最放不下的角色,最捨不得完結的故事,
    最精采的《下町火箭》系列大結局!

    曾經是佃製作所精神象徵的火箭引擎零件,因為合作企業帝國重工中止大型火箭計畫,在發射完準天頂衛星「八咫鳥」後,生產便暫時告一段落。但佃製作所並未就此止步,他們轉而開發變速器,協助帝國重工製造無人駕駛農機。無人駕駛農機由八咫鳥衛星控制,全自動化作業,可以解決務農人口流失的問題,拯救日本的農業。
    然而,這次的競爭對手卻不同以往,由浴火重生的「代達洛斯」領導,整合生產變速器的「GEAR GHOST」、擅長操作輿論的「北堀企劃」和擁有自動駕駛技術的「紀新」,他們聯合下町多家中小企業,打著「中小企業對抗大企業」的旗幟,向帝國重工下戰帖。
    本該同心對外,但帝國重工的內部鬥爭卻讓佃製作所的研發過程處處遇到瓶頸。另一方面,對手和當年的自己理念相似,佃航平現在卻和大企業站在同一陣線,他不禁重新思考起自己的初衷,是為了什麼而做?為了誰而做?八咫鳥盤旋天空,引領佃航平,找到那個其實一直都在心中的答案……

    終於,佃製作所的追夢之旅就要告一段落。無論是製作火箭引擎零件進行太空研究、研發人工心臟閘門拯救病童,或是改良農機變速器幫助農民,都是從佃航平的初衷——「讓火箭飛上天」開始。
    曾經遙不可及的夢想,回過頭來才發現已經走了這麼遠。從競爭對手到變成夥伴;從單打獨鬥到協力合作;從一個人的夢想,到一間公司的夢想,再到全日本的夢想,佃航平不曾偏離軌道,筆直朝夢想前進。
    接下來是你的旅程了,「你有夢想嗎?」無論你的夢想是大是小,無論你的夢想為己為他,希望你能比誰都還肯定地說:「我有!」

    <TOP>

    作者介紹

    池井戶潤

    池井戶潤
    1963年出生於日本岐阜縣,慶應義塾大學畢業。1998年以《無底深淵》贏得第44屆「江戶川亂步賞」後正式出道,2010年以《鐵之骨》獲得第31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2011年再以《下町火箭》榮獲第145屆「直木賞」。
    他的代表作《半澤直樹》系列改編日劇,創下驚人的收視紀錄,而《下町火箭》系列也曾三度改編日劇,其中由阿部寬主演的版本,不但締造極高的收視率,並囊括日劇學院賞、CONFiDENCE日劇大獎、東京國際戲劇節優秀賞等多項大獎,備受好評。
    另著有《花咲舞》系列、《飛上天空的輪胎》、《民王》、《羅斯福遊戲》、《七個會議》、《歡迎來我家》、《陸王》、《彬與瑛》、《NO SIDE GAME》等,多部小說均被改編拍成影視作品。

    譯者簡介

    王蘊潔

    王蘊潔
    譯書二十載有餘,愛上探索世界,更鍾情語言世界的探索;熱衷手機遊戲,更酷愛文字遊戲。
    譯有《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3335092
    頁數 / 368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八咫鳥──
    神日本磐余彥尊雖已決定東征,卻受困於熊野險峻山中,天照大神派遣「神的使者」八咫鳥為嚮導。
    八咫鳥有三隻腳,分別代表天、地、人。
    神日本磐余彥尊在八咫鳥引導下,激勵士兵,翻越高山峻嶺,平定古代大和之地,改名神武,成為初代天皇。
    這種信仰流傳至今,八咫鳥也成為日本足球協會的標誌。
    本書中所出現的「八咫鳥」是帝國重工大型火箭發射至太空的準天頂衛星的名字。

    第一章 新提案和研究

    1

    島津裕的背影在通往車站的漫長坡道上漸漸遠去。
    不一會兒,她的身影消失在建築物後方,佃航平靜靜地離開窗前,拉開辦公桌前的椅子,緩緩坐了下來。
    佃製作所位在大田區上池台高地,佃正坐在社長室內。
    會計部部長殿村直弘因為個人生涯規劃離職,帝國重工內向來很支持他們的財前道生也剛調到其他部門。
    此刻,又有一個重要的人離開了佃的身邊。
    島津沒有說任何辯解的話,她深受打擊,不知所措──
    佃想像她的心境,不由得感到鬱悶。
    自己無法更加感同身受地傾聽她的傾訴嗎?難道無法鼓勵她嗎?
    「我真是不中用。」
    佃咂著嘴,右手按著額頭皺起了眉頭,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仰頭看著天花板。最後無奈地垂下了眼睛。這時,他的視線停在那裡。
    因為他看到沙發下方有一個小型托特包。那是島津經常拿在手上的皮包,上面印了一個可愛的小熊圖案。
    島津忘了把皮包帶走。
    「很像是阿島會做的事。」
    佃忍不住笑了起來,他起身再度走到窗邊,低頭看著下方的馬路。
    自從上次那件事後,佃製作所的員工都親切地叫島津「阿島」,佃也跟著大家這麼叫她。
    他站在窗邊,定睛看著她剛才消失的方向。
    春天柔和的夕陽照在住宅街上。
    就在這時,他看到島津在這片夕陽中再度走向這裡。
    島津發現自己忘了拿皮包,有點慌張地快步走來的表情中,有一種令人忍不住莞爾的親切。
    雖然這麼說很失禮,但她看起來完全不像是「天才」工程師。
    「對不起,我忘了皮包。」
    島津再度走進社長室,接過佃遞給她的皮包,深深鞠了一躬。
    「那就改天見。」島津準備離開。
    「阿島,」佃叫住了她,「既然妳來了,可不可以見一見我們公司的人?」
    「不,這……」島津面有難色,伸出右手制止了佃,「我沒有資格再走進你們公司的開發樓層。我現在已經不再是GEAR GHOST的員工了,而且──也背叛了你們。」
    GEAR GHOST是一家變速器廠商,也是佃製作所的重要客戶──正確地說,原本即將成為佃製作所的重要客戶。
    「那件事就別再提了。」
    「不,但是……」島津低下了頭。
    佃對她說:「阿島,生意是人在做的,這個世界上,總會有我們無法理解的事,或是無法如願的事,但我們終究只能接受。我認為這次的事不是妳的過錯,我相信我們公司的人也這麼認為,所以我希望妳去看看大家。」
    島津似乎下定決心地抬起頭說:
    「好,那就去打一下招呼。」
    「來吧,來吧。」
    佃率先邁開步伐,然後突然停下腳步說:「我跟妳說,還有一樣好玩的東西。」
    佃說完後,露出調皮的笑容。

    「咦?阿島──」
    他們一踏進三樓的辦公室,技術開發部長山崎光彥立刻眼尖地發現了她。山崎頂著成為他招牌的爆炸頭,滿面笑容地走過來。
    「妳怎麼突然來了?一個人嗎?」
    山崎問道,變速器開發小組的輕部真樹男、立花洋介、加納亞紀這幾個熟識的員工發現阿島之後,也紛紛走了過來。
    「嗯,是啊。」
    島津面帶笑容,但微微垂下眼睛,然後向佃露出了求助的眼神。
    「其實──」佃說到一半時停了下來,「可以由我來說明嗎?」在得到島津的同意之後,向其他人說明了來龍去脈。
    佃在兩年前,因為各種不得已的因素,決定進軍變速器領域──
    新興變速器廠商GEAR GHOST原本將成為佃製作所的重要客戶,同時也是進軍變速器領域的跳板。
    但是,GEAR GHOST的社長伊丹大因為某種原因,決定和佃製作所的競爭對手、同樣是引擎廠商的代達洛斯交叉持股,更因為經營理念對立,將原本的共同經營者島津裕趕出了公司。
    島津這一天來到佃製作所,就是來向佃報告GEAR GHOST的經營方針發生了改變,以及自己離職的事。
    對佃製作所來說,這兩件事都是極大的衝擊。
    輕部抱著雙臂,面無表情地聽著佃說話,隨即鼓著臉頰,仰望著天花板;生性耿直認真的立花露出嚴肅的眼神注視著島津;亞紀對事態的發展感到驚訝,皺起兩道眉毛,露出同情的眼神輪流看著佃和島津。其他人也都很受打擊,現場陷入一片凝重的沉默。
    「真的很對不起大家。」
    當佃說明完大致的情況後,島津深深鞠躬說道。
    沒有人回答。
    那並不是對島津的憤怒,而是對事態的不合理發展產生的質疑和困惑。
    「阿島姐,這根本不是妳的過錯啊。」聽到亞紀的這句話,島津抬起了頭,「妳不是努力為我們爭取嗎?如果因此造成妳無法繼續留在那家公司,也許是我們該向妳道歉。」
    「不,沒這回事,」島津慌忙在臉前搖手,「這次的事,是因為我的能力不足造成的。你們當初這麼關心我們,為我們兩肋插刀,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阿島,」佃對拿出手帕的島津說,「雖然這種事很難以啟齒,但妳還是特地來向我們說明,只有妳才會這麼做。這次的事真的很遺憾,但有時候就是會遇到這種事,這也無可奈何。」
    幾名員工點著頭。即使不用問也知道,在場的所有人都同意佃的意見,令人驚訝的是,就連向來個性很彆扭的輕部,也紅著眼眶注視著島津。
    大家的心地都很善良。
    佃深刻體會到這一點。
    「阿島姐,妳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這時,立花問了這個嚴肅的問題。
    「還沒有決定,我才剛離職。」
    島津露出了落寞的笑容。
    「既然這樣,要不要加入我們?拜託了。」
    立花提出了連佃都感到驚訝的提議。
    「喂,立花,你怎麼突然──」
    佃正打算制止,沒想到被另一個聲音打斷了。
    「拜託了。」這次是亞紀。她一臉嚴肅的表情看著島津說:「阿島姐,我很希望可以和妳一起工作,拜託了。」
    島津面對這兩個年輕人丟過來的直球,似乎一時說不出話。
    「喂,你們先等一下,」佃插嘴說,「你們怎麼可以不向我這個社長打一聲招呼就提出這種要求?先不說這個,讓阿島看一下那個啊。」
    佃改變了話題,熱淚盈眶的島津轉頭看著他問:
    「那個是──?」
    「妳跟我來。」
    佃說完,帶著她走向樓層深處。
    「這是……」
    島津走到角落時停下了腳步,她愣在那裡,雙眼緊盯著放在工作台上的那個東西。
    尚未組裝完成的變速器在燈光下閃著銀色的光芒。
    「這個變速器──」島津探頭打量著變速器後,驚訝地抬起頭問:「是你們的產品嗎?」
    「我們試著製造自己的變速器,」佃回答說,「因為如果只是拱手等待,不會有任何進展。」
    島津興致勃勃地從不同角度觀察變速器,那是農機具專用的變速器。
    「我們稍微參考了妳在GEAR GHOST設計的產品,感覺很不錯吧?我已經確認過專利方面的問題了。」輕部說。
    「我覺得很棒,真的非常棒。」
    島津注視著變速器,一臉嚴肅的表情說,然後猛然抬起頭說:「啊!這是不是佃製作所的內部機密。」
    佃笑著搖了搖頭。
    「之前就很希望可以請妳看一下,如果有什麼意見,可不可以請妳直說?因為大家都很想學變速器方面的知識,每天都努力鑽研,希望製造出優秀的產品。」
    站在佃身旁的立花和亞紀等人都一臉專注的表情,等待島津發表意見。
    「是嗎?既然這樣──」
    島津立刻問了幾個技術上的問題,當場和變速器開發小組的成員積極交流意見。
    島津裕之前在帝國重工任職時,被稱為是天才工程師。
    她的意見沒有任何算計或是傲慢,只有對變速器深刻的瞭解和感情,以及對這項技術不知厭倦的鑽研。立花和其他年輕技術人員仔細聆聽她說的每一句話,因為對他們來說,那些都是難得的寶貴經驗。
    然而──佃站在他們身後,聽著他們熱烈的討論時,無法克制內心湧起的憤怒。
    如此熱愛技術,願意為製造產品奉獻人生的人,竟然被剝奪了發揮這種才能的地方。
    無論是帝國重工,還是GEAR GHOST,島津之前任職的這兩家公司,都只是把她視為一個齒輪,把她當作消耗品用完即丟。
    那些人都只是為了自己的私心、自尊心和利益──無論是基於任何複雜的因素,但那種行為太冷酷無情。
    「她可能很難在公司和組織內生存。」
    佃小聲嘀咕著,發現身旁的山崎認真地點頭。山崎也露出同情的眼神看著島津。
    「對我們來說,一旦被迫離開生產第一線,就等於否定我們的存在。」
    山崎看著佃,兩道眉毛皺成了八字形,「老闆,能不能幫阿島一下?不然她太可憐了。」

    2

    「製造現場的工作真的很開心。」
    島津嘆著氣說的這句話似乎並不是對任何人說,只是自言自語。
    他們正在公司附近一家新開的日本料理店「志乃田」的小包廂內。
    半個月前,營業部內的年輕意見領袖江原春樹消息靈通地告訴大家:「附近開了一家小型日本料理店,而且風評很不錯。」
    佃來這裡吃了一次之後,馬上就愛上了這家餐館。
    這家店的老闆曾經在八重洲一家歷史悠久的日本料理店拜師學藝,如今夫妻兩人經營這家小餐館。佃覺得這裡很適合用來接待重要客人,所以今天就決定來這裡。
    「阿島,妳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喝了幾杯酒之後,佃一派輕鬆地問,「有沒有想好要去哪家公司?」
    「不,目前還沒有。」島津露出自嘲的笑容搖了搖頭,「原本打算回大學教書,但好像有點困難。」
    「既然這樣,要不要來我們公司?」佃再度邀請她,「妳剛才也看到了,我們公司接下來打算進軍變速器市場,如果有妳的協助,簡直是如虎添翼,我相信公司的同事也會很高興,妳願不願意考慮一下?」
    島津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但隨即收起這種表情,微微低下了頭。
    「我最近覺得很累。」她小聲說道,「之前那麼努力,有時候會覺得這一切所為何來,所以始終無法整理好自己的情緒。」
    七年前,島津在帝國重工同事的伊丹大邀請之下,兩個人一起創立了專門製造變速器的廠商GEAR GHOST。對這兩個都被帝國重工這家大公司趕到閒職、根本無法發揮才華的人來說,那是賭上自己人生的冒險。
    伊丹用自己獨特的商業模式,生產和銷售島津負責設計的最新型變速器。那是一家徹底排除製造、沒有自家工廠,就連一顆螺絲都委外生產的新創企業。
    這家以嶄新的生意模式打進市場的新創變速器廠商,在剛起步時陷入了苦戰,大約五年前,愛知汽車投入量產的小型車決定使用GEAR GHOST的變速器後,生意才終於步上軌道。
    就在這家新創公司邁向穩健成長的時間點,兩名共同經營者的關係破裂。
    看起來運轉正常的齒輪為什麼會出問題?就連佃也不瞭解詳細的情況。
    不,也許島津也搞不清楚。
    「佃社長,不好意思,可以讓我考慮一下嗎?」
    島津鞠了一躬問,佃想到她此刻的心境,無法再多說什麼。
    「好,我知道了,我們隨時都歡迎妳。」
    佃只能對她這麼說。

    「好像總是有很多曲折。」
    走出「志乃田」,目送島津走進車站的驗票口後,山崎嘆著氣說。
    「就是啊。」佃回答,「而且偏偏和代達洛斯合作,真不知道伊丹社長在想什麼,還把阿島趕走了。」
    山崎心煩意亂地咂著嘴,然後重重地吐了一口氣說:「財前部長調走了,阿殿也辭職了,沒想到連阿島也……真讓人感到失望啊。」
    上個月底,在帝國重工內主導大型火箭發射工作多年的財前離開了第一線,被調往新的部門。對佃製作所來說,無疑是在大型火箭發射部門內失去了強而有力的後盾。
    之前在佃製作所會計部擔任部長一職、佃很信任的參謀阿殿,也就是殿村直弘。他決定繼承家業,回老家務農,所以也在三月離職了。
    「而且伊丹社長和代達洛斯聯手這件事,讓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山崎右手摸著下巴,一臉懷疑的表情瞇起眼睛,「代達洛斯一定會出招。」
    代達洛斯在業界迅速嶄露頭角,也建立了穩固的地位,如今漸漸成為佃製作所最大的競爭對手。
    「我想也是。」
    佃嘆著氣回答,但其實他的內心也感到很不安。
    因為他懷疑GEAR GHOST決定和代達洛斯合作,意味著否定和佃製作所之間的關係。
    雖然之前在競標中獲勝後,GEAR GHOST計畫向佃製作所採購變速器中所使用的閥門,事到如今,這個計畫可能也不樂觀。
    不僅失去了重要的生意夥伴,而且還因為原本可以成為涉足變速器事業跳板的客戶GEAR GHOST──不,是被社長伊丹的變心而愚弄了。
    「真希望阿殿還在這裡。」
    山崎的嘆息情有可原,但也不能束手無策地等待狀況好轉。
    因為必須生存下去。
    包括位在宇都宮市市區內的工廠在內,佃手下有將近三百名員工。佃必須一肩扛起這些員工和他們家人的幸福。
    即使內心充滿不安,即使面對不利的狀況,如果不突破眼前的困境,就無法保護公司,也無法保障員工的生活。身為經營者,不能悲觀嘆息和後悔,必須隨時採取展望未來的行動。
    「還是去和伊丹社長見面談一談再說……」
    來自五反田的電車可能到站了,通勤的上班族人潮從驗票口擁了出來。佃站在人潮中,自言自語地小聲嘀咕。

    3

    佃航平在隔天上午撥打了GEAR GHOST伊丹的手機。
    「好久不見,我打算近日去拜訪你。」
    當佃提出這個要求時,伊丹沉默片刻後,意興闌珊地回答:
    「你不必這麼客氣。」
    「請別這麼說,不知道你明天或是後天有沒有空?如果你在公司,我想去拜訪一下。」
    佃可以感受到伊丹在電話彼端的猶豫。這也難怪,因為一旦見了面,可能會提到和代達洛斯交叉持股的事。伊丹應該懷疑佃已經知道了這件事。
    背叛和遭到背叛的雙方要假裝仍然關係良好,並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今天傍晚的話……」
    伊丹有點不耐煩的回答,讓佃感到不太舒服。
    GEAR GHOST去年因為侵害其他公司的專利面臨存亡危機時,伸出援手的不是別人,正是佃和公司的其他同仁。
    既然辜負了佃製作所當初的真心誠意,照理說,應該是伊丹主動登門賠禮道歉。
    原來他是這種人──
    佃不由得產生了這種感慨。
    「請問你幾點比較方便?」佃問他,「我可以配合你的時間。」
    「那就五點,但因為我還有其他事,所以見面時間可以控制在三十分鐘左右嗎?」
    伊丹在下町出生、長大,從小看著父親經營小工廠的背影長大,佃所認識的伊丹雖然待人不夠熱情,卻是一個有人情味的人。
    但他此刻感受到電話彼端散發出拒人千里的感覺。
    「那我會準時到,請多指教。」
    佃掛上電話後,從社長室看著大田區周圍的住宅區,忍不住鬱悶地嘆了一口氣。

    GEAR GHOST位在大田區下丸子,從佃製作所開車過去只要二十分鐘,但佃覺得這段距離很遙遠。
    山崎開著公司車,佃坐在副駕駛座上,默默思考著接下來準備和伊丹談話的內容。
    「在對方主動提起之前,是不是別提阿島告訴我們的那件事比較好?」
    山崎似乎也在考慮接下來和伊丹談話。他問的是GEAR GHOST和代達洛斯交叉持股的事,「如果他們知道是阿島透露的,可能會給她添麻煩。」
    「先看對方的態度,應該早晚會提到這件事。」佃回答說,「也許他有什麼能夠讓我們接受的理由。」
    雖然明知道不可能,但佃仍然希望是這樣。
    佃這時才終於瞭解自己為什麼這麼悶悶不樂。
    說到底,就是伊丹大這個人,以及GEAR GHOST這家公司對他有很大的吸引力。
    如果是其他客戶,按照佃的脾氣,一定會火冒三丈,但這次之所以無法這麼做,是因為內心仍然抱著一線希望,希望能夠相信和自己一樣在下町長大的伊丹。
    如果能夠大發雷霆,也許反而比較輕鬆,但正因為無法這麼做,所以才會這麼心煩意亂,無法消化內心這種難以名狀的感情。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