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有一種寂寞是你忘了怎麼愛我

    作者:雪倫
  • 書系:網路小說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20/01/09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4777815
  • 定價:260
    優惠價:79折,205

    ※庫存=3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謝謝。」他突然這麼說。
    我一頭霧水,反問他,「謝什麼?」
    「有人和自己站在同一邊的感覺,很好。」
    而我只是笑了笑,沒有告訴他,是因為他也曾站在我這邊。
    我想,我們是同一類人,都想簡單活著,卻不得不扛下生活裡最複雜的一切。


    *** *** ***


    葉如晚不做讓自己後悔的事。

    戀愛是、結婚是,決定替妹妹養兒子安安也是。在丈夫的諒解下,她將外甥留在自己身邊;最終卻是因為丈夫的不諒解,她帶著外甥,離開了這段婚姻。

    在一個一如往常為工作奔波的日子裡,當她以為自己一年份霉運都集中到這天時,巧合遇見了看來沒有比他幸運多少的年輕男孩。他說他的名字是柳清嚴;他說自己已經三十五歲了,不是她口中的「弟弟」。成為朋友之後,葉如晚才漸漸發現柳清嚴男孩般的清澈眼神底下,似乎背負著令人難以想像的滄桑過往。

    走在各自人生谷底,幾乎一無所有的兩個人,該怎麼轉身面對自己的未來?

    <TOP>

    作者介紹

    雪倫

    雪倫
    處女座,O型。

    喜歡閱讀,範圍很廣,任何類型書籍來者不拒。
    喜歡電影,範圍很廣,血腥恐怖片是最愛。
    個性直接,不喜歡拐彎抹角,「理所當然」四個字的最佳代言人。
    愛家人、愛狗,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
    相信在別的星球上有外星人,也有柯博文,與這個世界的我們和平相處。
    希望能夠簡單地過生活,因為簡單的生活,本身就是一種力量。

    忘了自己是怎麼寫完第一個故事,現在只記得要不斷不斷地創作。
    享受創作時的情緒落差、思想轉折,像是一趟洗鍊自己的旅行,這種行程,會讓人上癮。
    每一個文字、每一個章節都是艱辛又美好的風景,感受文字帶來的震撼後,才發現這個世界其實並不特別悲傷。

    已出版作品:
    《愛情急轉彎》、《那些愛,和那些寂寞的事》、《噓……寂寞不能說》、《寂寞,又怎樣?》、《越躲寂寞越寂寞》、《這一刻,寂寞走了。》、《愛,又怎樣?》、《愛很好,也很壞》、《只是……需要愛》、《只好一個人》、《我等你,直到你懂我的孤寂》、《然後 你還在》、《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不怕,寂寞》、《所謂的你愛我》、《若你看見我的悲傷》、《若你聽見我的孤單》、《若我能走進你的心裡》、《再說一次,我愛你》、《可以錯過時間,但我不能錯過你》

    【Facebook粉絲團】
    http://www.facebook.com/sharonword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sharonwords/

    【個人部落格SHARON˙WORD˙WORLD 】
    http://sharonword.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可以錯過時間,但我不能錯過你》《再說一次,我愛你》《若我能走進你的心裡》《若你聽見我的孤單》《若你看見我的悲傷》《我愛你,與你無關》《所謂的你愛我》《不怕,寂寞》《你的背影 我的孤單》《然後 你還在》《我等你,直到你懂我的孤寂》《只好一個人》《只是……需要愛》《愛很好,也很壞》《愛,又怎樣?》《這一刻,寂寞走了。》《越躲寂寞越寂寞》《寂寞,又怎樣?》《噓......寂寞不能說》《那些愛,和那些寂寞的事》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4777815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你問我犧牲了什麼?我會告訴你,全部。

    我是個沒什麼消遣的人,因為我總是忙著被老天爺消遣,人生最大的快樂就是看著存摺裡的數字一天天變多,然後在某個瞬間又馬上大幅遞減。每當這個時候,我都只有一個想法,我這麼拚死拚活到底為了什麼?

    為了什麼?我不知道,可能只是為了活下去吧!我始終很難理解,為什麼別人好像只要呼吸就能活,我卻總是每天都快喘不過氣來,就好比我眼前的客戶林老闆。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早上沒刷牙,還是故意吃了大蒜才來跟我碰面?但這都沒有關係,有話好好說,只是真的不用靠那麼近,我已經在內心裡吶喊,你能不能閉嘴千萬次,但我不敢,這個月都到月中了,我的業績還是掛零。

    我需要有人幫我開市。

    「林老闆,這裡的位置真的很不錯,朝東面海、環境清幽,建築物外觀還是請日本設計師來設計的,完全符合你提出來的需求…。」我閃遠了一點,笑笑的再強調一次。

    他又靠了過來,「是很不錯啦,但有點貴。」

    「價錢可以商量。」我說。

    「五折?」他好意思?

    「林老闆,你是大老闆呢,想也知道光是這個地點,這樣的裝潢,打九折我們都賠錢了,怎麼可能打到五折?別跟我開玩笑了。」真的很難笑。

    他又靠近了我一些些後說,「另外一間的業務說,可以六折,妳拿不出五折,我就只能跟他買了啊,哈哈哈哈…。」

    哈屁哈?他的臭氣直接衝到了我的鼻間,我覺得自己好像跌在了狗屎面前,但沒關係我能繼續忍耐,想到此時此刻可能有成千上萬的人,跟我一樣為了錢在各種折腰,我就沒有什麼好難過的,反正大家都很慘。

    林老闆的臭氣又衝向我,「五折啦,妳要做我生意,至少也要拿出一點誠意啊!我爸如果住的開心,我媽、我三叔,我林氏宗親可以考慮全都跟妳買啊。」

    我憋氣打斷,「真的沒辦法啦。」

    他聽不懂人話就算了,不管我怎麼躲,他就是有本事在我面前張嘴,「可以啦!」他一直說,我也一直客氣的回應,重複了上萬次,我覺得我要休克了。這時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我要活下去」!於是我伸手用力推開了他,受不了的吼,「你是聽不懂國語嗎?就說了不行,是要講幾次啊?」

    吼完的那一剎那我差點要哭了,整個業務組就我這個月還掛零,原本以為今天我可以破蛋,結果只有吼到破音。

    「妳現在是在兇三小啊?」

    我看他氣呼呼的樣子,只好上前一步,「所以你是三小嗎?」吼都吼了,怎麼只能吼一半,反正這生意眼看是做不成,不罵回來的話,我不是更委屈嗎?

    結果他傻眼的看著我,罵了聲髒話,「妳再給我說一次!若不是看妳可憐,我怎麼可能跟妳這個女人做生意?」

    我有名有姓,不叫這個也不叫那個,女人剛好是我身為人的某個身份,現在是要跟我戰男女嗎?女人不能做生意嗎?

    「說一百次也一樣!你爸如果知道他人都走了,兒子挑個塔位還在那裡討價還價,可能會被你氣到活回來!是你自己說要最好的位置,挑給你了還嫌貴,然後要打到五折?有沒有良心啊你?有錢人一定要這麼刻薄是不是?而且你自己都沒有聞到你的嘴有多臭嗎?我都快吐了,你知不知道?」

    「我一定客訴妳,肖查某!」

    「多謝誇獎,不送!」

    林老闆氣沖沖的轉身走人,我也轉身面向那一片海,氣自己還不夠忍耐,但更氣的是自己為什麼要忍?我望著海,滿肚子的不爽像躲在海平面後,沒有人看到也沒有人發現,不像拍打在沿岸的浪花,漂亮的轟轟作響,我看著浪花,想著今天要怎麼結束?可能要不是往前跳,就是回公司死一次。

    我深吸口氣,努力平靜自己的情緒,電話又再次震動。全世界我最不想接的電話,就是我媽的電話。每次接她電話,我都要做足心理準備,因為我不想對她不耐煩,更不想跟她吵架,但她總是能在第三句話的時候,順利勾起我的火氣,我只好又多深吸幾口氣,才壓抑情緒的接起。

    「媽。」

    「妳怎麼那麼久才接電話?」

    「那妳怎麼一直打?難道妳不會想,我有可能在忙嗎?」

    「忙什麼?」

    「賺錢。」

    「這個月療養院的費用單來了。」對,就這個第三句,像是灌進要爆炸氣球的最後一口氣,終究還是爆了。

    「我不是拿給妳了嗎?」我咬牙的說。

    「有嗎?」

    「有!妳要不要看一下通話記錄?妳打給我的電話,都比我在手機設定的繳費鬧鐘還要準時,月初就給妳了不是嗎?」

    「那是療養院的費用?我以為妳是要給我繳房貸的,所以我先拿去繳房貸了。」我聽了更火!

    我們家房貸原本早在八年前好不容易繳完了,誰曉得愛做生意的大哥葉如明各種創業各種賠錢,欠到債主追上門來。我媽居然沒跟我爸商量,就把房子給葉如明拿去貸款還債。我爸好好一個人,就是這樣被氣到中風進住療養院的。

    「那妳去跟葉如明要。」我說。

    「妳又來了,為什麼就不能體諒一下妳大哥?他現在也很努力在大陸賺錢啊,只是還沒有那麼穩定,他自己一個人在外面打拚,連家都回不了……」有一種兒子,叫媽媽的鑲金兒子。

    想當初我大學半工半讀,每天在麥當勞打工,還拜託主管多幫我排假日的大夜班,就想多賺一點錢的時候,葉如明一臉很天真的問我,「妳幹嘛那麼辛苦啊?跟爸要就好啦!」

    那年我二十歲,他二十五歲,我爸五十八歲,剛被工廠裁員,打零工維持家計,而葉如明整天只想當老闆,他就是只想過上光鮮亮麗的日子,而最支持他的人,就是我媽,我媽的觀念就是養兒防老,女兒都只是賠錢貨,我時常想問她,現在這個家的賠錢貨是誰?

    但我沒有問,我不想挑釁我那神經質的老媽,最後可憐的人還是我。

    「我沒錢了,我這個月業績很差。」我說。

    「妳不付,難道看著妳爸被療養院趕出來嗎?」

    「爸可以回家,妳可以照顧他。」

    「那我是不用工作了嗎?妳連療養院的錢都拿不出來了,我的生活費妳要給我嗎?我都這把年紀了,還去市場清垃圾賺錢,妳還要我怎樣?媽有怪過妳嗎?我跟妳拿的錢,都不是用在我身上啊,是這個家!我把苦都往肚子裡吞了,這樣還不夠嗎?我有要妳給我吃香喝辣嗎?」我不想聽了,把手機開了擴音,放到一旁去,讓浪花的聲音和我媽的自怨自艾聲融合在一起。

    十秒、二十秒過去,最後我媽的老台詞又出來了,「隨便妳要給不給,妳不給就等著看妳爸被趕出來,等著看我跟妳爸一起死。」

    我媽直接掛了電話,而我真的很想跳海。有時候看著自己千瘡百孔的人生,都想要打掉重練,但要從哪裡重來?我真的不知道。

    我生在一個小康家庭,身為老二,除了葉如明,還有個妹妹葉如晴。沒有長子的幸運,也沒有老么的受寵。這倒也無所謂,我從小就不特別愛爭寵,甚至覺得大我五歲的哥哥幼稚,小我五歲的妹妹天真,我從小就會看人,他們也活成了我看到的那個樣子。

    葉如明從小就敢要,他想要什麼就會說,比如限量版的球鞋和T恤,我爸聽到價格直喊你作夢,而我媽就是那個讓他美夢成真的小仙女,暪著我爸各種偷給錢,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葉如明會這麼大膽敢衝,絕對不是他有多勇敢,是因為他知道,後頭有個拿著一包衛生紙等著幫他擦屁股的媽媽。

    葉如明有他的問題,葉如晴也有,大學都快畢業那年,突然人間蒸發消失不見,打她電話不接,只會傳簡訊說她很好,她對不起大家,叫大家不要擔心她,這到底是哪一國的廢話?離家出走兩年多,最後她回來了,並且已經懷孕三個多月。她不願意透露孩子的父親是誰,還堅持把孩子生下。

    至於為什麼現在的我成為了單親媽媽,帶著葉如晴生下的孩子,淒涼地結束那段原本能夠更幸福美滿的婚姻,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從過去的記憶中回過神來,我望著眼前的海,幾次很想跳下去,但還是沒有這麼做。我知道死從來就不能解決問題,如果我現在想不開的話,只不過是把自己的問題,變成別人的問題。所以我只能轉身離開,準備回去面對現實,沒意外的話,等我回辦公室時,經理就會約談我,問我為什麼業績這麼差,還敢頂撞上司?

    但沒關係,我剛望著海的同時,除了想死,也想了個脫身的理由。

    我會跟經理說,應該是我八字太輕,剛帶客戶看塔位的時候,才會卡到亂說話,我就是這麼沒有志氣的人,因為我有個小孩要養,有個得要住療養院的爸爸,還有個三不五時打電話來要錢的媽媽,人在現實面前膝蓋特別容易彎。

    活下去比較重要,自尊是什麼?我不知道。

    當我轉身看著茫茫一片山景空地,我頓時傻了。一時忘了剛剛是林老闆順道載我上來的,現在他被我氣走了,我要怎麼回去?這附近可是連公車站牌都沒有!我拿出手機試著想求救,才發現我根本沒有朋友。查了一下計程車回市區的價格,我倒抽一口冷氣,決定用走的。

    於是我一個人在山路上走走停停,幾次想攔順風車,但沒有人要載我。突然,我又聽到車子的聲音從我後面響起,開心的往後一看,是一個身穿粉紅熊貓美食外送制服的員工,騎著摩拖車從我身後過來。本來正要做出搭順風車手勢的我,無力的放下手,看著摩拖車從我眼睛駛過。

    我繼續往前走,就見那台外送摩托車調頭,騎到了我的面前。

    「妳是不是要下山?」他問,我點點頭,他又再說,「我有多一頂安全帽,可以載妳下去。」

    我看著戴著安全帽和口罩,整張臉只露出眼神的他,微笑說著,「弟弟,不用了,你後座不是有載東西嗎?這樣怎麼坐?」

    「可以的。」

    「可以?」我一臉疑惑,他用力的點點頭。

    下一秒,我就戴著另一頂安全帽,後面背著他的粉紅色保溫袋,坐在他摩托車的後座,沿路只有風聲,氣氛安安靜靜的,我不想讓他覺得像是我的司機,而且人家好意幫我,再怎樣也要表達一些謝意,我只好跟他開始尬聊。

    「謝謝你喔,一直攔不到車。」

    「不會啦,我剛好也要回市區。」他語調輕輕柔柔的,聽起來很舒服。

    「沒想到外送,連山上都送啊。」我好奇的問。

    「不是,我是去拜我媽,今天是她的忌日。」

    我頓時尷尬。

    早知道就不要問了,尬聊就算了,還問到一個最難聊的話題,他突然溫柔出聲,「那個……妳不要太嚴肅,我沒有怎樣,我爸媽過世很久了,沒事的。」我這才鬆了口氣,乾笑了幾聲,氣氛又開始安靜起來。

    而粉紅外送袋就這麼貼在我的背後,熱到我覺得自己快要燃燒起來,看著風吹過他的短袖袖口,微微露出一截和手臂截然不同的白皮膚,我忍不住扯著喉嚨,問了我一直很想問的問題。

    「做這個到底好不好賺?」最近很常看到外送車子在路上跑,如果好賺的話,我或許也可以試著去跑跑看?增加一點收入也不錯啊。

    他也拉大了音量回應我,「認真跑再加運氣好的話還不錯,但每天這樣騎車閃大車,其實很危險,如果不缺錢的話,建議不要來做,」

    「誰不缺錢?要不是我年紀有了,去援交可能比較快。」我一說完,他嚇得差點犁田,車子搖了好大一下,他趕緊剎車,回頭露出驚慌的眼神看著我,我無奈一笑的說,「我開玩笑的啦。」

    他才繼續騎車。

    我忍不住再問,「還是你覺得,我就算再年輕個二十歲,也沒有本錢去援交?」他又滑了一下,回過頭,眼神真摰的望了我一眼後說,「不是,是再缺錢都不能做傷害自己的事啊。」

    我笑了出來,「欸,你又認真了。」年輕真好,我也曾有過這麼認真看待一切的時候。

    「認真不好嗎?」他傻傻的問。

    「認真的人,通常都沒有什麼好下場。」我說的冷冷靜靜,感受到他肩膀一僵,結果下一秒,砰的一聲,是響徹雲霄的爆胎聲,車子開始打滑,歪來歪去,嚇得我們兩個同時忍不住出聲,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喔!

    丟臉的喊歸喊,弟弟還算反應非常快的把車滑到山壁邊去,喔到最後,車子停了,我們兩個也安靜了,坐在車上,還有些驚魂未定,不知道幾秒過後,我們同時開口的第一句是,「你還好嗎?」「妳還好嗎?」

    再同時回答,「沒事。」

    然後我才深吸口氣下車,往山路的另一邊看去,如果我們滑錯邊,真的是亡命鴛鴦共赴黃泉一起歸西,阿彌陀佛。我回過頭去,弟弟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下了車,戴著安全帽,站在我後頭,一手撫著胸口,重重的嘆了口氣,眼神也只有四個字,阿彌陀佛。

    我們對看了一眼,眼神裡都是祝賀,還好沒死。

    接著弟弟先回了神,拿出手機說,「我先打給修車廠,看能不能來幫我修,不好意思,可能要再麻煩妳等等,修車廠的人如果先來,我會請他們先送妳下山。」

    「沒關係。」我們沒有送彼此出山,就值得感恩了。

    他走到一旁去打電話,安全帽也不脫,就這麼塞進耳旁裡講著,再邊檢查他的摩托車是不是哪裡還有問題,我也拿出手機,一看不得了,我還想說我手機今天是見鬼了嗎?怎麼會這麼安靜?原來是我不小心按了靜音,就是連震動也都沒有的那種靜音。

    短短一個小時,我的手機有十八通未接,有前天帶看房準備結婚的吳小姐,有要買旅平險的陳先生一家,還有上星期說要幫我辦四張信用卡做業績的林伯伯,還有還有,還有公司經理,他一個人就打了十二通。

    (待續)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