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半澤直樹系列1:我們是泡沫入行組

オレたちバブル入行組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部屬的功勞全歸長官,長官的過失由部屬扛!

    ★引爆流行話題、創下平成年間民營電視劇的最高收視率紀錄,
    全日本無人不知的「半澤直樹」系列,元祖「加倍奉還」的原點!
    ★系列累計突破607萬冊!2020年4月改編第二季日劇即將回歸!
    ★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銷售排行榜冠軍(週排行、月排行)!Bookmeter網站超過萬人好評推薦!

    「滿懷夢想的新人時代已經逝去,轉眼間已經是艱辛的中間管理職。這本痛快淋漓的娛樂小說,就是替這樣的世代打氣。」──作者 池井戶潤。

    ★各界心得推薦
    〈日本媒體書評〉
    「《半澤直樹》系列以本書為開端,包括其他續集在內都成了超級暢銷書,改編成電視劇後創造驚人的收視率,還得到流行語大獎。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的。在執筆寫作這篇解說前,我重讀了本書,再度確認它的確具有這樣的潛力。在二〇〇四年出版的當下,就已經是壓倒性優秀的作品。絕對不會消失為泡沫。」

    「不論是哪一個組織,都存在著不合理與扭曲的地方。也因此,《我們是泡沫入行組》才會深深打動所有工作者的內心。當看到半澤不論如何遭到欺侮都不退縮、即使遵從組織仍有無法退讓的界線及不能拋棄的自尊時,就會讓讀者湧起明日繼續工作的活力。」

    〈日本讀者心得〉
    「看到半澤直樹最後洗刷自己的汙名,心情整個暢快起來!」
    「作者文筆超好,把職場上各種嘴臉的人寫得活靈活現,完全能感同身受被欺壓的心情。」
    「故事毫無冷場一氣呵成,最後主角父親的話懷著深刻的人性,令人再三省思。」
    「在痛快的復仇劇背後,其實半澤植樹展現的是驚人的意志力以及高超的工作能力,值得研究!」

    【故事簡介】
    半澤直樹在泡沫經濟時期進入銀行工作,現在是大阪西分行的融資課長。在分行長命令下勉強通過融資案的公司倒閉之後,分行長暗中計畫將所有責任推給半澤。半澤處於四面楚歌的狀況,除了討回五億日圓貸款別無選擇──

    <TOP>

    作者介紹

    池井戶潤

    池井戶潤
    1963年出生於岐阜縣。慶應義塾大學畢業。98年以《無底深淵》獲得江戶川亂步賞,2010年以《鐵之骨》獲得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11年以《下町火箭》獲得直木賞。主要作品包括半澤直樹系列《我們是泡沫入行組》、《我們是花樣泡沫組》、《失落一代的反擊》、《銀翼的伊卡洛斯》。另著有《花咲舞》系列、《飛上天空的輪胎》、《羅斯福遊戲》、《歡迎來我家》、《民王》、《七個會議》、《陸王》等。

    譯者簡介

    黃涓芳

    黃涓芳
    畢業於台灣大學外文系及語言所,曾任創意編輯、英語研究員等職。目前為英、日文自由譯者。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1087511
    頁數 / 35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序章 求職戰線
    第一章 不負責任論
    第二章 泡沫入行組
    第三章 焦炭場與庶務行員
    第四章 非護航艦隊
    第五章 黑花
    第六章 銀行迴路
    第七章 水族館假日
    最終章 謊言與新型螺絲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無責任論

    1

    「沒有看破他們虛飾財務報表,就是最大的敗筆。」
    分行長淺野匡深深嘆息。半澤直樹雖然在意這句話中隱含的微妙意義,不過仍保持沉默。
    這裡是東京中央銀行大阪西分行的分行長室。大阪西分行位在大阪市西區,座落在四橋筋與中央大通的交叉口,在東京中央銀行這家巨型銀行當中,也屬於排名前幾名的大型分行。分行長室的裝潢也恰如其分,寬敞的室內擺置著辦公桌與皮革椅套的沙發組。
    融資課長半澤和下屬中西英治並肩坐在沙發上。淺野坐在對面的扶手椅,翹著二郎腿露出苦惱的表情。
    現在是晚上七點半。分行長、副分行長、半澤和中西四人面對面坐下,討論該如何從今天第一次跳票的融資對象「西大阪鋼鐵公司」取回貸款。
    「半澤,情況怎樣?有可能回收嗎?」
    問話的是淺野身旁的副分行長江島浩。相較於曾任人事部的部長代理、長年待在總部而給人優雅印象的淺野,一直遊走在各分行的江島體格魁梧、留著短卷髮,一如外表屬於「武鬥派」。據說當他調來之後首度造訪客戶時,還被誤認為黑道而被警衛阻擋在門外。這個傳言並非虛傳。他的聲音則與外表不符,非常尖銳。
    「即使要回收,這五億日圓幾乎全額都是信用貸款。」
    信用貸款亦即無擔保的融資。如果對方倒閉,就會造成虧損。
    半澤接著又說:「目前依然無法聯絡上東田社長。今天早上發現支票帳戶餘額不足,我就一直試圖要聯絡他……」
    到這個地步,應該是找不到人了。
    江島惱怒地「啐」了一聲。他的煩躁與其說是針對逃跑的東田,不如說是針對半澤。
    「為什麼沒有更早發現虛飾?真是不像話!你身為融資課長,必須負起責任才行。」
    綜觀貸款給該公司的原委及發現虛飾的情況,江島的發言完全錯誤。
    「說實在的,沒看出虛飾這種事太丟臉了,根本沒辦法向總部報告。你要我怎麼說明?我是因為相信你,才同意融資的。」
    「因為相信我才同意融資……?」半澤傻眼地問。
    「當然了!」
    江島宛若瞬間沸騰般漲紅了臉,怒眼瞪他。
    半澤原本就對西大阪鋼鐵這家公司不是很熱衷。
    由於淺野強硬主導談成這項融資,因此他也無可奈何,不過要是由他來決定,他不會贊同貸款給這樣的對象。
    然而淺野卻提出緊急融資的請示書,硬是取得本部的承認。
    這是淺野為求功名而暴走的結果。對於無法制止他暴走這一點,半澤或許也有責任;但是當貸款無法回收時,就說得好像都是半澤的責任,讓他感到很生氣。這不就是「功勞歸自己、過失歸下屬」的典型公式嗎?
    江島兇狠地問:「然後呢?債權文件應該都備齊了吧?」
    「這方面已經確認過了。」
    說到文件,除了基本約定之外,就只有借款契約證書和社長保證書各一張。
    江島盯著攤開在桌上的該公司及社長「資產一覽表」,彷彿要盯到穿孔。他似乎在尋找有沒有可以作為擔保的不動產,但是當然不可能會有。
    「有沒有可以扣押的存款?」
    「沒有。本行的存款都拿來抵償融資了,可是總額也只有兩百萬日圓左右。關西城市銀行也有存款,但應該也拿去抵償借款了。」
    「他的住處也抵押給關西城市銀行了吧?他們的損失金額是三億日圓,比我們還少不是嗎?話說回來,這麼大一家公司的代表人,應該有別墅之類可以拿來抵押的不動產吧?」
    「據說是沒有。」
    江島懷疑地挑起眉毛。
    「那他太太娘家那邊呢?」
    半澤嘆了一口氣。倒閉社長的妻子娘家和融資無關。江島打算要不顧一切討回這筆錢。
    「如果能找到社長,我會去詢問,不過負債總額相當可觀,應該會很困難。」
    聽到半澤冷靜的回應,江島越發惱火。
    「什麼叫應該很困難?你真的有感受到責任嗎?就是因為這種態度,才會那麼不小心吧?基本上,如果你在發現財務報表虛飾的時候,立刻研擬債權回收對策,就不會演變成這種情況了!」
    半澤不禁仔細端詳江島的臉。
    這個男人是認真的嗎?
    半澤不僅沒有忽略研擬債權回收對策,在發現虛飾財務報表的情況之後,他幾乎每天都到西大阪鋼鐵公司,找東田社長進行交涉。
    然而當半澤拿出財務分析結果追究虛飾一事,東田卻含糊不清地找藉口逃避;在知道無法推托之後,就採取假裝不在公司或爽約等手段,使半澤完全無法執行債權回收的具體對策。這才是事實真相,而半澤也已經鉅細靡遺記錄下來,向江島和淺野做過報告。
    結果江島竟然還說這種話。
    「然後呢?這樣下去,本行就會有四億九千八百日圓的呆帳了。」
    淺野原本以凍結般的表情盯著半澤整理的授信擔保表,此時以苦澀的表情回到原來的話題:
    「的確會導致這樣的結果。剩下的就看處分那家公司之後,能夠得到多少分配額。」
    「哪能期待分配額!」江島忿忿地說。
    「分配額」是指公司處分所有資產後還給債權者的金額。假設有十億日圓負債的公司倒閉了,賣掉資產剩下三億日圓,最終由此償還債權者的金額就稱為分配額。當然不可能取得全額。
    「太難堪了,半澤課長。」
    淺野分行長伴隨著嘆息說出這句話,讓半澤不禁屏息。這句話當中充滿了對半澤的冷淡惡意。

    2

    大阪中心地帶以西、一直到大阪灣的扇形區域,是鋼鐵批發區。東京中央銀行大阪西分行就位在扇釘的部位。
    這裡是所謂巨型銀行的一角。東京中央銀行以東京為根據地,在關西大約有五十家分行。其中大阪西分行和大阪總行、梅田、船場並列四大分行之一,定位為核心分行。
    淺野是長期待在人事部門的菁英行員,睽違十八年調派到分行。如果能夠善加利用這次擔任分行長的經驗,距離高階管理職的位子就會更加接近,因此格外拚命。不例外地,東京中央銀行也是合併銀行,和高階職位相較,行員的數量相當多。對年輕人來說,過去只要一流大學畢業就能保證當上的課長職位變得遙不可及;同樣地,對於銀行員生涯一路順遂的淺野來說,晉升部長的窄門也變得比年輕人更難通過。
    如果無法掌握極少的機會,好一點是橫移到其他分行擔任分行長,更糟的情況則是面臨外調到相關公司的命運。
    對於像淺野這樣在同梯當中保持領先、自尊心很高的菁英而言,跌落升遷的階梯無疑是難以忍受的屈辱。
    淺野是在去年六月就任大阪西分行長,半澤則是在兩個月後奉命從總部審查部轉調到此。不過去年的業績毫無起色,精力都耗在替導致業績惡化的前任分行長收拾殘局,最終變得虎頭蛇尾。
    當時淺野在集合小組長以上管理職的酒席中,經常放在嘴上的話就是:「本年度已經沒辦法了。下年度再努力拉抬業績吧。」
    淺野在今年二月拉來了西大阪鋼鐵的生意。這家公司位在大阪鋼鐵批發商聚集的立賣堀,是一家年銷售額五十億日圓的中堅企業。乍看起來,這似乎正是替「下年度拉抬業績」的絕佳生意。
    半澤也在負責外勤的業務課新客戶開發班的資料中,看過西大阪鋼鐵公司的名字。
    雖然根據先前得到的情報,這是一家優良企業,但卻相當難以攻陷。眾人一致公認投降,因此當淺野在某次會議中宣布「我昨天去見了社長」,不只是半澤,就連新客戶開發班的成員也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您見到社長了嗎?」業務課長角田周甚至以不可置信的表情詢問。「那裡不論去造訪幾次,連見個面都不行。」
    「是嗎?沒這回事。」淺野顯得有些得意,又說「他們剛好需要資金」,讓眾人更加驚訝,畢竟第一次見面要問出這麼深入的話題相當困難。
    「我答應要讓承辦人員去拜訪。半澤課長,你可以去和社長討論詳情嗎?至於承辦人,對了——」
    他環顧會議桌邊緣的年輕行員,然後說:「差不多也該讓中西試試看吧?」
    中西是今年入行第二年的年輕人,才剛從較資深的行員接手客戶,算是個生手。
    「對他來說還太早了吧?」
    半澤瞥了一眼臉色蒼白的中西,委婉地拒絕,然而淺野卻毫不在意。
    「沒這回事。和微型企業比起來,到那種大公司比較能學到東西。一開始請半澤課長同席,和對方進行討論。交給你們了。」
    淺野的個性頗為頑固,一旦決定之後就不會改變。半澤只得接受。

    在那次會議的次日早晨,半澤搭乘中西駕駛的業務用車,前往西大阪鋼鐵公司。
    他們在接待處遞出銀行名片,工作人員沒有說「歡迎光臨」或「請稍等」,就迅速帶他們到會客室。半澤並不是想要憑藉銀行招牌耍威風,不過這家公司對訪客的態度絕對稱不上友善。
    公司內沒有活力,缺乏緊張感,給人懶散的印象。員工抽煙談笑,卻沒有人接電話,讓刺耳的鈴聲一直響。看到半澤等訪客經過附近,不僅沒人打招呼,甚至連點個頭都沒有。
    半澤感到很不滿意。
    公司終究是人的集合,看到員工的情況,大概就可以想像這家公司是什麼樣的公司。
    他們明明事先約好時間,卻在會客室等了十分鐘左右。
    不久之後,社長東田滿進入會客室。他是個矮個子卻體格健壯的男人。他快步走進來之後,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還沒說話先把夾在指尖的香煙搓在煙灰缸中,同時粗魯地問:「銀行今天來找我幹嘛?」
    「事實上,我們是為了融資的事來造訪的。」
    「融資?你在說什麼?」
    「就是昨天淺野分行長拜訪時談到的事。很抱歉還沒有自我介紹,這是我的名片,請多多指教。」
    半澤遞出名片,中西也跟著遞上。然而東田只瞥了一眼兩張名片,就撕成兩半、四半丟到垃圾桶。
    「銀行的名片已經夠多了。老是要我跟他們交易,有夠煩的。反正我們只跟關西城市打交道。」
    油膩的國字臉不懷好意地扭曲表情,泛起冷笑。
    半澤暗罵「可惡的傢伙」,一旁的中西則渾身發抖。
    「我聽說昨天您跟淺野分行長談起融資的事情。」
    淺野當時的口吻彷彿對方隨時都會來借錢,沒想到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哦,你是指營運資金吧?我又沒說要跟你們借。其他銀行都是承辦人員過來,你們家卻是分行長親自來了好幾次。會計課長跟我說,偶爾也該見見人家,所以我才照做。你們分行長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在一旁發抖的中西驚愕地抬起頭。半澤也很想做出同樣的反應。這個情況和先前聽到的差太多了。
    話說回來,這個男人的個性還真是強烈。看起來很堅硬的額頭底下,一雙眼睛目光銳利,給人咄咄逼人的感覺。
    然而都已經來到這裡,總不能空手回去。半澤詢問:
    「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告訴我這筆營運資金是多少嗎?」
    「啊?」東田不耐煩地反問,然後從桌上的雪茄盒拿出一根雪茄點燃。「嗯,這個嘛,大概兩三億就夠了吧?」
    「可以請您考慮本行嗎?」
    如果是根據分行長的意思,應該要說「可以請您在本行貸款嗎」,但是畢竟還沒有通過融資審查。沒有通過審查就答應要融資,等於是口頭承諾。口頭承諾在銀行融資是嚴格禁止的事項。
    一如預期,東田一笑置之:「考慮?哈!」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