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我們之間:薩提爾模式婚姻伴侶治療

    ※庫存>5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台灣資深薩提爾婚姻伴侶治療師逾三十年專業經驗分享,家族治療大師瑪莉亞‧葛莫利撰序真誠推薦
    ‧從理論與技巧入門,再深入介紹影響婚姻的其中三大系統(個人內在系統、伴侶互動系統與原生家庭系統),包含常見難題與解決步驟,並附精彩案例解說、示範插圖
    ‧薩提爾模式兼容並蓄的風格,適合各類治療學派延伸應用


    親密關係不僅僅是柴米油鹽,而是人生中最好的機會,
    去遇見自己和對方真實的自我,滿足彼此內在深處最核心的渴望。
    它會激發一個人內心最脆弱的部分,因此也是最容易受傷和最可以療傷的地方。──成蒂


    曾有人說,我們處在一個「愛無能」的世代,但或許我們只是把愛想得太簡單了,沒有意識到它是需要學習的。

    親密關係是許多人一生都渴望的經驗,但它卻常常令人充滿挫敗感,好像無論怎麼努力,都達不到心目中那種剛剛好的狀態。這是因為當兩個獨立的人要經營「我們」這種共同關係時,背後其實牽涉四重系統的交互磨合──文化社會系統、個人內在系統、伴侶互動系統、原生家庭系統。它們環環相扣、彼此糾纏,不時讓關係陷入錯頻與失望。但只要願意透過薩提爾模式的歷程學習一致性的真誠了解、共同面對與承擔,就會看見全新的可能。

    本書作者成蒂老師逾三十年來深耕薩提爾模式婚姻伴侶治療,師從維琴尼亞‧薩提爾、瑪莉亞‧葛莫利與約翰‧貝曼,更曾擔任瑪莉亞‧葛莫利的助教。她結合實務經驗與所學,搭配精彩案例及示意圖,介紹婚姻伴侶治療的理論內涵與歷程工具,解說深入探索和轉化親密關係中個人內在系統、伴侶互動系統、原生家庭系統的具體方法。

    薩提爾模式與華人重視家庭關係和凝聚力的價值觀相近,貼近人們內在心路歷程、重視治療師在人性層面與來訪者的連結,並能涵容當代多種治療如人本心理治療、精神動力、正念減壓、後現代主義治療等的理念與技術。相信任何心理學背景的讀者均可從本書中找到資源,使自己的專業實踐更加豐富和深入。

    「治療師的成長是個永不停歇的過程,轉化性的治療則是內在深處靈性的歷程。本書作者成蒂已與我深入地學習了二十七個年頭,她從未停止學習、成長和體現出如上所述的治療師的最佳典範。」──瑪莉亞‧葛莫利(Maria Gomori)/家族治療大師

    <TOP>

    作者介紹

    成蒂

    成蒂
    是薩提爾模式專業認證的婚姻家庭治療師、家庭重塑導引者、團體治療導師,並為當今少數被認可的國際薩提爾模式專業訓練導師之一。師承維琴尼亞.薩提爾(Virginia Satir)、瑪莉亞‧葛莫利(Maria Gomori)、約翰‧貝曼(John Banmen),將近三十年緊密跟隨葛莫利學習薩提爾模式婚姻家庭治療,並成為她的得力助手至今。

    她出生於南台灣,父母為大陸人,成長於水生火熱但充滿愛的家庭。大學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系,碩士學位獲自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諮商與輔導學系,並在德國遊學五年鑽研教育心理學與經驗取向心理治療。

    曾任職於中原大學心理系講師暨輔導中心主任、清華大學輔導老師、新竹工研院諮商顧問多年。現職為諮商心理師,於台北「旭立文教基金會──臺灣薩提爾人文發展中心」等機構推行薩提爾模式,並成為此學派最負盛名的婚姻家庭治療師和專業訓練導師之一。2009年始在北京、上海、西安、深圳、瀋陽、廣州、廈門和新加坡等地陸續進行薩提爾模式專業工作。作品有《我們之間:薩提爾模式婚姻伴侶治療》(心靈工坊)、《終結婚姻暴力:加害人處遇與諮商》(心理出版社)。

    <TOP>

    各界推薦

    媒體推薦
    ◆共同推薦◆(按姓氏筆畫排序)
    呂旭亞|榮格分析師、心理諮商師
    李崇建|《薩提爾的對話練習》作者
    林宏川|臺灣薩提爾成長模式推展協會理事長
    林亮吟|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
    曹中瑋|旭立心理諮商中心資深諮商心理師、督導
    陳秉華|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兼任教授
    楊志賢|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院區精神科主任、前台灣心理治療學會理事
    鄭玉英|資深諮商心理師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3571582
    頁數 / 46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推薦序﹞成長與綻放/瑪莉亞‧葛莫利
    ﹝作者序﹞

    前 言 你、我,和我們之間
    與薩提爾結緣
    薩提爾模式易懂難學
    書寫原由
    內容概述
    適用對象
    限制與期待
    用詞說明

    第一部 基礎理論

    第1章 薩提爾模式婚姻伴侶治療的理論基礎
    基本信念
    五個基本要素
    四大目標
    有關薩提爾模式的三項誤解
    薩提爾模式治療師的養成

    第2章 薩提爾模式婚姻伴侶治療的基本技術
    同理
    反映
    肯定
    重新界定
    導引對話
    緩解指責
    交織串連

    第3章 薩提爾模式婚姻伴侶治療四階段
    階段一:建立安全信任的合作關係
    階段二:拓展探索與覺察
    階段三:改變與轉化
    階段四:鞏固與落實

    第二部 實務與應用

    第4章 第一把金鑰匙:親密關係與伴侶互動系統
    薩提爾的溝通理論
    探索和轉化伴侶互動系統
    轉化伴侶互動系統的工具與歷程

    第5章 第二把金鑰匙:親密關係與個人內在系統
    個人內在系統—冰山的隱喻
    探索和轉化個人內在系統
    轉化個人內在系統的工具與歷程

    第6章 第三把金鑰匙:親密關係與原生家庭系統
    原生家庭影響親密關係的深層動力
    探索和轉化原生家庭的影響
    轉化原生家庭影響的工具與歷程

    結 語 薩提爾模式詮釋關係中的親密
    一致性的親密關係
    親密是可以分享脆弱
    親密是施與受之間的平衡
    親密是自我和生命力的連結

    ﹝附錄1﹞薩提爾模式婚姻伴侶治療督導評估表
    ﹝附錄2﹞薩提爾模式治療師培訓架構
    ﹝附錄3﹞薩提爾模式婚姻伴侶治療提案(督導)摘要
    ﹝附錄4﹞人際間兩座冰山的歷程式提問

    參考文獻
    索引

    <TOP>

    內容試閱

    |第6章|
    第三把金鑰匙:
    親密關係與原生家庭系統

    「如果你發現過去所學到的許多事已經不再有助益,可否請你允許自己,帶著祝福並且選擇放下它們?⋯⋯向它們致敬,也給自己一個許可為自己添加一些你需要的、或你目前所沒有的⋯⋯同時也給你自己一個許可,只保留那些對你來說可做為學習經驗,而且會使你的生命綻放光彩的。」——薩提爾

    夫妻或伴侶各自的原生家庭常對親密關係產生不易覺察、潛在又深刻的衝擊,本章討論的是薩提爾模式治療師如何與來訪者帶著好奇與開放,一起探究這些原生家庭所造成的微妙又奇特的影響。他們會像偵探般,重新認識過去的生命歷史,有哪些與主要照顧者和其他家庭成員一起生活的重要經驗,在與伴侶相處時重現在彼此的關係中。此時治療歷程的焦點在於放眼過去但展望未來,讓夫妻或伴侶能披荊斬棘、脫離困境,不再讓舊時生命歷史形成關係中的阻礙,使他們能共同攜手邁開大步往前行。
    薩提爾相信,家庭是我們每個人世界的起點,是人生第一個學習的場域;家庭讓每個人開始準備自己,在社會中建立自己的位置;也為將來的核心家庭打下重要基礎—滋養、保護和教育,所以家庭是人類發展的導師,我們很多重要學習都源自於此(Satir, 1988; Satir et al., 1991;Schwab, 1990)。然而,多數人都沒有從原生家庭學到如何經營婚姻和伴侶關係,在摸索的過程中,多是自動化沿用過去在原生家庭中熟悉的模式。因此在伴侶關係中,常常不是單純兩人的結合,而是兩方背景中的家庭系統複雜激烈的碰撞。
    每個人都在原生家庭裡學到各種生存的技能,有的可以幫助我們適應環境、度過困境與他人連結,有的卻可能對成年後的自己不再有幫助。薩提爾曾說:「每個人都想要生存、成長、有建設性、有意義、有次序、有創意和與他人靠近⋯⋯我相信每個人都可能有成長,我也相信每個人都有改變的潛能。」(Schwab, 1990, p. vii)。因此,如同章首薩提爾的箴言,我們可以保留那些適合自己的學習經驗以豐富人生有所成長,但如果發現過去所學到的許多事已經不再有助益,則可允許自己帶著祝福並且選擇放下它們。
    在此過程中,治療師示範的是薩提爾的重要信念(Satir et al., 1991; Banmen, 2002; Gomori & Adaskin, 2009),即我們的父母當時都已經在所知所能的範圍做到他們所能做的了;他們從上一代的父母學到如何做父母,並重複他們所熟悉的溝通與互動模式;我們雖然不能改變父母和原生家庭過去所發生的事件,但可以改變這些事件所帶來的衝擊。除此之外,我們每個人也都從原生家庭中,發展許多資源和力量供我們取用,在成年人的親密關係中,它們仍然可以發揮美好的作用,而且還會一代一代流傳下去成為家庭中跨世代所傳承的豐盛資產。
    每個人受到原生家庭的影響都不一樣,也很複雜,但在這些不同家庭背景的多樣性中,又會發現許多相似的歷程,因為人類的許多歷程是普遍性的,可適用於各種關係、文化和環境(Satir et al., 1991; Banmen, 2002; Gomori & Adaskin, 2009)。夫妻或伴侶各自的原生家庭,在他們成年以前,因著文化差異、歷史發展、族群類屬、性別角色、家庭重大事件、個人特質、家庭規條和價值觀等複雜因素,塑造了現在這兩位獨特相異的成年人,但在個人內在與人際關係中,他們仍然有著許多人性共通和普遍相似的歷程。
    當兩個人相識結合,就把各自過去的背景和學習也帶到此關係中。這些原生家庭的影響,是造成兩人差異的來源之一,卻也正是雙方相互吸引或互補的重要因素。所以從薩提爾模式的角度來看,在雙人床上躺著的不只是兩個人,而是兩個家族的所有重要他人,都一起擠在婚姻的床鋪上。
    原生家庭不但塑造了我們這個人,還會形塑我們看世界、看自己、看他人和看關係的方式。這些影響在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不斷經由內化機制的作用,變成潛意識中自動化反射的即時反應,在成年後的親密關係中,即涓滴滲透產生如影隨形、揮之不去的作用。
    例如,某位先生在婚姻中執著地想要妻子為他重現小時候祖父母曾經給他無條件接納的溫暖氣氛,所以他下班回家,都要求妻子準備好熱騰騰的飯菜等著他,如同當年祖父母為他做的,否則就覺得這個婚姻不幸福,也認定妻子不是他想要的理想伴侶而嫌棄她。
    或者,某位太太因為小時候在家是小公主,每個家人都寵愛她,哥哥經常牽著她的小手去上學,保護她不受欺負,讓她備感呵護,所以她長大後,同樣希望她的先生走路時能十指緊扣牽著她,她才感到被愛和安全。但先生卻不覺得有此必要,兩人因此常常吵架。類似的例子在夫妻或伴侶的治療中經常出現,薩提爾模式治療師會將這些訊息視為珍貴的機會,由此可以更深入了解這對伴侶的背景。
    每個人最初學習親密關係的場域,就在自己的原生家庭中,我們很容易經由自己父母的互動,學到夫妻或伴侶的相處之道:如何對待彼此和相互溝通;如何表達或不表達愛、生氣、傷心、失望、愉悅等情緒;如何處理差異和衝突;如何展現權力與控制;性別角色的概念與實踐;教養子女的價值觀與作法等方面。常常有人說:「我以前曾發誓長大以後不要像我父親那樣亂發脾氣,但做了父親卻發現我也跟他一樣愛生氣。」「我不喜歡我母親愛嘮叨抱怨,結果我自己做了媽媽之後,也像她一樣老是碎碎唸!」這些都是我們由原生家庭不知不覺耳濡目染學到父母行為的例子。
    這些學習在我們過往的生活中,可能帶來相當程度的效果和功能,但用在成年之後的親密關係中,可能就不見得適用了,此時就需要學習其他新的、有效的做法來與伴侶相處。薩提爾模式著重的不是消除而是添加(Satir et al., 1991)的概念,即不去評價和丟棄這些由原生家庭所學到的東西,但可以重新界定過去童年的應對策略是人們求生存的必要做法,並且鼓勵夫妻或伴侶發展新的互動模式來創造新的可能性。
    在薩提爾婚姻伴侶治療的過程中,當下兩人之間的關係是前景,雙方各自成長的原生家庭為背景,二者間關連密切(Gomori, 2007)。為了處理前景所顯示出來的難題,治療師常常需要與他們探討與這些難題有關的原生家庭背景。這個探索歷程,不但會令人感到興奮和有趣,同時也是個會觸動脆弱情緒的深度探險之旅。當夫妻或伴侶對自己的背景多一分覺察,就會多一些新的可能性去做改變;對伴侶的家庭多一分理解,即能產生多一些接納和體諒。許多陷在權力鬥爭、想要爭對錯輸贏的夫妻或伴侶,在深入探討彼此原生家庭的影響後,就因為新的覺察而產生深刻的理解,因理解而產生真心的接納,因接納而創造出關係中更多的彈性和連結。
    薩提爾認為,我們雖然不能改變原生家庭和童年成長歷史,但可以改變這些舊時經歷所造成的影響。薩提爾模式基於這個理念,對於原生家庭影響親密關係的深層動力有其獨到的見解,也發展了探索和處理這些議題的相關技術(Satir, 1979; Satir, 1983; Satir, 1988; Satir et al., 1991; Gomori & Adaskin, 2009),這是薩提爾模式最具特色的部分,也是其他許多治療理論不重視或缺乏的。作者長期參與葛莫利的臨場教學與示範中,對照薩提爾及其他相關論述,歸納彙整而成下列的理念與歷程。

    原生家庭影響親密關係的深層動力
    原生家庭是一個人學到如何與人相處的最初場域,包括如何與人互動、如何表達自己、如何處理衝突、如何調節情緒,和如何與自己相處等方面。長大之後我們將這些學習經驗帶入成年親密關係,在與伴侶朝夕相處時,即自動化地反映出內在隱微不為人知—甚至連自己也不明瞭的—潛意識中深藏的動力。
    在親密關係中,伴侶雙方因著身心靈的密切連結,隨著時間彼此產生強烈的依附,因此伴侶的一舉一動極易觸發小時候與父母或主要照顧者之間的未了情結。這些在當時因為年紀小,尚未發展出完善的認知能力去處理和表達的糾結,被儲存在情緒系統、神經系統、身體系統中,使得當事人雖已成年,在親密關係中一旦被觸動就一發不可收拾,於是兩人不知不覺跳著一場自己無法控制、苦樂交織、卻又難分難捨的雙人舞。
    我們大部分的人在出生時都無法選擇自己的原生家庭,這個不能改變的現實,卻也因此決定了我們一生的發展。每個人都會學到兒時父母不和諧的互動關係、小時候未被滿足的渴望,和當年應對壓力的模式等,並將這些舊有的學習複製在成年後的重要關係中。原生家庭所帶給每個人的衝擊是這麼強而有力,不但進入我們的身體和潛意識,還會不由自主的主導親密關係。所以當夫妻或伴侶在治療中,有機會探索這些深刻影響時,就能將潛意識所主導的強大力量化為意識中自己可以做主的歷程,亦能將兩人之間深層隱藏的核心糾結化解開,讓彼此的關係展開生命中嶄新的一頁。

    複製父母的互動模式
    每個人都可能從原生家庭或其他成長的家庭中學到溝通,並將之複製到親密關係裡。許多來訪者表示,在過去成長經驗中看到父母的相處,以為婚姻就是充滿衝突和紛爭的痛苦關係,要不就是彼此疏離為了責任而必須生活在一起,只有極少數表示,他們從父母身上學到夫妻之間可以有愛的連結和有效的溝通。
    長大成人後,很多人不是不情願走入婚姻,就是不願再重複父母當年的相處方式,而想創造自己想要的理想關係。有趣的是,當這些做子女者成年後,卻仍然在壓力下,自動複製了當年父母相處的互動模式,或沿用他們失功能的溝通對待自己的伴侶(Satir, 1983, 1988)。例如:

    淑梅在七、八歲時,不斷聽到母親對父親很多抱怨和指責,因為父親常在外應酬與朋友玩樂不回家,母親卻得辛苦工作還要帶大兩個孩子。當母親指責父親時,父親不但不理她,反而變本加厲,喝酒喝得更晚。母親不得已求助公婆來勸阻父親最後仍然無法奏效,於是就把父親的衣服剪破,再把他的東西都丟出家門洩憤。淑梅從小就非常敏銳觀察父母之間的糾紛和衝突,只要他們吵架後,她一定會努力想辦法搓合他們,把他們拉到一起調解他們的衝突。當他們和好後,淑梅可以感覺到父母在世界大戰後的濃情蜜意,這才放下心中大石頭。
    這種父母之間由激烈爭吵到和好的強烈情感,在淑梅潛意識中深深烙印下來。她相信夫妻之間的相愛,就是要由狂風暴雨的爭鬥後,再重現甜蜜才是真正的愛情。所以在她的婚姻生活中,如果感覺風平浪靜,她就不由自主地藉故跟先生吵架,非要變得兩敗俱傷、激烈衝突不可,最後則要在先生不斷求情、說盡好話,淑梅才破啼為笑,並享受狂風暴雨後的甜蜜,直到下個循環又再度發生。淑梅和先生就這樣反覆起伏、充滿風暴,直到她先生再也受不了而要求來做婚姻治療。淑梅深入去了解自己的內在動力與原生家庭的關聯時,才發現原來她自小所學到父母親之間的互動模式,已複製於現在的婚姻關係中。

    在親密關係中重現兒時的熟悉感
    很多人在戀愛交往時期並未發現另一半與父母有什麼相似之處,但經過足夠時間的相處或結婚之後,就驚訝的發現對方簡直就是小時候父親或母親的翻版。不論氣質、個性、脾氣、習慣、情緒反應等,都可能與父母有神似之處。
    有些人則剛好相反,因為不想找到與父母一樣的人做伴侶,而刻意尋找完全不一樣的對象,結果卻發現是另一場災難的開始,因為這位伴侶是自己生命中嶄新陌生的經驗,反而不知如何與對方相處而感覺重重困難。
    也有些人小時候,因某些因素未能得到完善的照顧、被忽略或被拋棄,甚至受到暴力對待,使得成長過程中一直覺得自己是受害者,進入婚姻後即不斷複製這種熟悉感,再度把自己變成受害者,不允許自己享受幸福和愛,且跟一位與當年未善待她的人相似的對象成為親密伴侶,並將伴侶假想成加害者,不斷與之對抗和戰鬥,繼續重複受害者與加害者之間的攻防戰。
    還有些人在成長中,經歷了父母長年病痛、酒藥賭癮、精神疾病、父母離婚、家庭暴力或其他重大磨難,成年之後在發展自己的親密關係時,極易對有相似問題的對象產生不可抗拒的吸引力,發展難分難捨的情感依戀,接下來因亟欲修正小時候未能克服的困難,而對現在伴侶產生強烈意圖想改造他成功,才能覺得自己生命的完整,卻反而在不斷與對方情感糾纏的掙扎中失去自我,因此陷入一場控制和反控制的輪迴。
    以上這些情況,即如薩提爾所指:我們很容易把小時候的腳本,複製在成年之後的關係中而不自知(Satir, 1983, 1988)。這些童年成長情境所習慣的熟悉感,成為發展心理學家所說的銘印現象或腦神經科學家所提到的內隱記憶(Siegel, 1999),長期被儲存在神經系統或潛意識中,在親密關係中會因為某些相似的情境或刺激出現,身體中儲存的那些熟悉的記憶即被喚醒,使得過去的情緒經驗重新再現。這些過去未能克服的痛苦和困境所產生的熟悉感,常形成一股難以抗拒的驅力,迫使他在親密關係中更想去完成當年的未了情結。甚至因為受到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強烈吸引,而發生觸電般的情感,所謂的一見鍾情常常是基於這種效果而發生的。

    敏珠小時候放學後,總是發現自己的父親坐在黑暗中沉思,父親話說得很少,看起來很憂鬱悲傷。後來她發現在尋找伴侶的過程中,她總是被那些具有憂鬱眼神的男性所吸引,而且一旦陷入熱戀就不可自拔。後來她與力宏相識,他非常有才華、聰明、溫柔細膩,但體弱多病有一雙憂鬱的眼睛,她整個人完全掉進戀愛的強烈漩渦中,覺得這就是她的夢中情人了。但婚後沒多久,他們就常常因為小事吵得不可開交,甚至想要離婚。
    原來吸引敏珠的對象,都是像她父親一樣多病憂鬱、沉默寡言的男性。力宏時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想跟敏珠說話。加上他很怕吵鬧,不想參與小孩的照顧,回到家只想一個人安安靜靜待著如同當年她父親一樣。這樣冷漠的丈夫使敏珠非常絕望,她要的那個溫柔體貼的伴侶去哪了?她因為無法與先生對話,情感需求得不到力宏的回應痛苦不已,感覺自己在此家庭中再次體會小時候的孤單無助。
    而力宏會與她結婚,是因為敏珠像極了他的母親而對她一見鍾情:能幹顧家、很會照顧人、充滿慈愛和包容,因此兩個人最初都認定找到了彼此最適合的理想對象。婚後,力宏對待妻子就如同對待自己的母親一樣,認為無論他做什麼,敏珠都會像母親一樣守著他、包容他和無條件愛他。所以他與敏珠婚後,就回到他小時後在原生家庭一樣的生活形態:不用關注她、不需理會她,她仍會像母親一樣默默守在身邊不離不棄;他什麼都不用做,她仍然會理解、照顧、愛他。沒想到他這種與母親的相處模式,放在與伴侶的關係中絲毫不管用,反而因此造成更大的困擾。每天他都得應付妻子的抱怨批評無法清靜過日子,敏珠無時無刻不在唸他、埋怨他,說他冷漠自私,把她當隱形人。力宏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也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他所採取的最好辦法就是更加沉默,以避免衝突,使得敏珠因此更氣憤、更不放過他,形成一方追和另一方逃的互動形態。

    當夫妻或伴侶在治療中,有機會發現以上這些現象及其根源時,治療師可以欣賞他們的敏銳覺察和深度領悟,因為不是每對伴侶都可以有這樣的開放度,願意冒險看到這些隱藏在關係中的潛在動力。有了這層發現,是夫妻與伴侶間坦誠相見和深度理解的一大步。

    兩個受傷的人想要療傷卻傷得更深
    在婚姻伴侶治療中,常見到來訪者因為成長時有受傷經驗的歷史,他們在心中早就預先設定未來的完美伴侶,是一位充滿愛和無條件接納的對象,使內在的傷口得以復原,讓缺失的渴求得到滿足。他們可能感覺自己過去在原生家庭中是犧牲者、被忽視、被遺棄或被排擠的⋯⋯,帶著這樣受傷的心情希望能得到伴侶的解藥來平撫童年的傷痛。
    卻萬萬沒想到,對方不但不符合預期,還跟自己一樣抱著他來自過往未滿足的需求和傷害,也想要索取安慰和關愛來得到傷口的癒合。兩人都因為在關係中的渴求落空而更加受傷,於是開始展開各種謀略、控制、示弱、操弄、勒索等手段相互較勁與傾軋,最後形成彼此間的權力鬥爭而兩敗俱傷。

    回顧前面提到敏珠和力宏的例子,敏珠因為父親長年憂鬱沉默未能得到關注和父愛,又因為父親受不了母親的指責而情緒暴怒,讓她很懼怕父親,也與父親保持疏離。母親因為在婚姻中無法得到父親的支持,積壓的情緒無處宣洩,常常對著敏珠出氣,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受傷、沒人疼愛的小可憐,這些都是她小時候未能處理的傷痛。
    力宏在原生家庭中,母親是全職媽媽,盡心盡力照顧家庭,父親是職業軍人長年在外地。從小他就因為父親看不起他、認為他不夠有男子氣概而倍受責備,為了訓練他,父親更常因小事不順心毒打他。當父親在外地服勤,母親即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二人關係緊密相互作伴,以致父親回家看到他依賴母親就更不順眼、打罵得更兇狠。對力宏來說,父親是可怕的暴君,讓他即使成年後仍對別人的指責批評膽怯恐懼。內心因為來自父親的嚴格要求和貶抑越來越抬不起頭來,而來自母親的情感索取,使他因為巨大壓力喘不過氣來而更加抑鬱寡歡。
    他們進入婚姻後,彼此都不清楚這些深藏在內心深處的糾結,力宏原來以為敏珠會像自己的媽媽一樣充滿慈愛的對待他,他就可以得到所需要的安慰不再有恐懼和傷害。但當敏珠看到力宏專心打電玩舒壓,或一個人進入抑鬱情緒中不理人時,就不斷嚴詞抱怨指責他。造成力宏感覺像小時候父親的殘暴陰影再度出現,他內心的痛苦害怕越來越深切,就更想逃避敏珠。
    敏珠則委屈的說,她小時候從未得到父母的關注和疼愛,彷彿她這個人不存在沒有價值感,這是她內心最大的傷痛。她一直想要博取父親的注意,但父親的孤獨和疏離使她得不到父愛,而母親隨時隨地對她的情緒宣洩,使她感覺遍體鱗傷,因此她非常渴望有人能保護他和愛她。原以為安靜不多話的力宏會守護她、給她安全感、滿足她小時候的缺失,使她不再感覺孤苦無依,沒想到進入婚姻後不但大失所望,還因為力宏常常吼她叫她走開,使她更加感到被遺棄般地受傷和無助。

    為什麼夫妻或伴侶在親密關係中想要相互取暖卻反而更受傷呢?首先因為當事人在成長過程中曾經歷某些特定、受傷的事件,其中所產生的失望、脆弱、痛苦、孤單、害怕、和不安全感等情緒,從未有機會表達或被理解,以至於這些強烈感受被冰封起來成為一觸即痛的傷口。因著這些未被好好撫慰的心靈傷痛,讓他覺得自己是個不完整、缺乏力量、不值得愛、沒有存在感的人,進入親密關係後,雖然外表上是個大人,內心卻還停留在當時受傷的狀態想要向愛人索求療傷止痛的解藥。對方剛好同時也抱持相似的願望,兩位內在匱乏又像孩子般的成年人在親密關係中,既無力給予對方又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撫慰而更加受傷。
    薩提爾認為,多數人不易在成長過程中體會到父母曾經年輕過且有浪漫的愛情,亦很難由父母處習得如何彼此相愛和連結,因此父母會成為子女的愛情和性自我的原型,對子女的情感發展產生極大的影響力。但是因為大部分的父母從來不知道如何做父母,也不知如何做夫妻,他們只是依樣畫葫蘆,照著自己父母的範本來扮演這些角色。所有的愛和關心、受傷和失落,就這樣一代一代傳遞下來。因此人們在成年後常會選擇熟悉但令人不舒適,甚至痛苦的對象在一起,然後想要在伴侶身上解決當年與父母未曾解決的問題以獲得安慰和療傷(Satir, 1983, 1988),但卻徒勞無功反而在痛苦中越陷越深。
    不少夫妻或伴侶帶著這些原生家庭的傷痛,期待在關係中得到療癒,這種期待並非不可能實現。在薩提爾模式婚姻伴侶治療中,如果兩位伴侶願意積極面對這些由原生家庭帶來的痛楚,彼此相互支持,滿足各自在冰山底層最深的渴望,並溫柔慈悲地彼此滋養,將使得親密關係成為生命的療癒之旅。因此伴侶雙方在治療歷程中都會被允許和鼓勵,一起探索童年和成年的傷痛及其根源,並逐步將這些原生家庭相關的脈絡釐清,使他們在最深層的自我彼此相遇。
    治療師此時最重要的任務是維護治療關係的安全與信任,使伴侶們可以開放地分享內在脆弱,說出小時候與現在未被滿足的期待與渴望,讓彼此因而更靠近和相互潤澤。這個歷程就好像在自己和對方的傷口敷上愛和慈悲的靈藥後,再輕柔的覆蓋起來,讓這些傷口透過彼此全心真意的陪伴逐漸癒合。這將是個充滿冒險和驚奇的成長過程,也是伴侶們深度連結的重要契機,相關的探索和轉化介入做法將在本章後段逐一介紹。

    情緒按鈕
    每個人都可能有自己的「情緒按鈕」,或俗稱「地雷區」、「罩門」、「情緒敏感」或「死穴」等,例如,當 A 伴侶的一個表情、動作、聲調、姿勢、眼神或言詞,在雙方毫無心理準備時,引爆 B 伴侶強烈的情緒,而且這種情況會無預警地重複發生,這些易爆點就是所謂的「情緒按鈕」(Gomori, 2007)。薩提爾模式治療師會與來訪者一起去探究那些會影響親密關係、造成重複衝突的情緒按鈕,其中有些則與原生家庭的成長經驗有關。
    在日常生活中,人人都可能存在這些情緒敏感的特殊地帶,在伴侶表現出一些觸發的刺激時,即牽動這個敏感區內一連串、跟過去有關的情景和舊經驗,並爆發強大的憤怒、痛苦、害怕、悲傷或羞恥感等情緒(Satir, 1976; Gomori, 2007)。這些按鈕有的是夫妻或伴侶經過長期相處可以意識到的,有些則是他們自己都不清楚的。
    這些按鈕經常是很主觀、個人化、沒有對錯、每個人也都不相同的痛點。例如,有人很忌諱別人嘲笑他是胖子、醜八怪、大鼻孔、笨蛋、沒出息、小孬孬、控制狂、小氣鬼、懦夫、性無能等,這些刺激一旦誤觸按鈕即爆發劇烈情緒。其他常見的例子,比如有些人在開車時,坐在旁邊的伴侶若指揮他應該怎麼開車,他就情緒突然爆炸;或者在夫妻關係中,當一方伴侶批評另一方的父母,或對其父母出言不遜時,被批評的一方就會受不了而勃然大怒。
    這些情緒按鈕可為治療師和來訪者提供最佳線索,循線去深入伴侶們的內在世界和相關的生命經驗。當 A 伴侶的語言或非語言行為觸發了 B 伴侶的強烈情緒時,通常在過去互動中,他們已不斷發生這種不愉快、重複的、相似的循環。A 伴侶所發出的這些訊息對 B 伴侶來說,因與其內在生命經驗有關的負面解讀和低自我價值感相連在一起,所以一旦地雷被踩到或按鈕被按到,就立即爆發巨大情緒。
    一位妻子從小就不欣賞她的母親,也最不希望長大之後變成像她母親一樣的媽媽。而她的先生則在兩人吵架時,脫口而出;「妳就像妳媽媽一樣的控制和霸道!」這位妻子一聽到這句話就非常受傷而暴怒。因為這是她最害怕聽到,也是她一輩子最忌諱的脆弱點。當這些情緒按鈕被按到時,不但會使伴侶產生巨大痛苦或情緒,甚至可能變成關係中對付彼此的武器。
    以上所敘述的都是很人性和普遍的現象,幾乎在每對夫妻或伴侶之間都會發生。重要的是,他們需要有敏銳的覺察,去了解自己和對方最為敏感和脆弱的地帶,並且帶著善意和關愛,包容接納彼此,而非利用這些敏感點,進行權力鬥爭或攻擊對方。
    兩個相愛的人之間,如果彼此了解有哪些行為舉止會形成觸發刺激、會按到對方的「情緒按鈕」時,因為愛對方、在乎對方、並且重視彼此關係的原故, 而避免踩踏這些敏感點或地雷區,相處就會容易得多。治療師協助來訪者有了這些覺察,進一步引導他們一致性地澄清和分享這些易爆點及其背後相關的深層經驗,即能清除引爆炸彈的雷管,雙方才能協力合作保護彼此的關係,並解除相互纏繞的心理糾葛(Satir,1976)。

    (全文未完)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