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新大陸血族斷代史.上

    作者:唇亡齒寒
  • 繪者:BSM
  • 書系:BL
  • 出版社:三日月
  • 出版日期:2019/08/07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3617112
  • 定價:220
    優惠價:79折,174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他橫跨數百年,
    只為終結一段命中注定的相遇 ──


    ◆ 歷史、血族、新大陸!
    ◆《圖靈測試》作者唇亡齒寒再掀耽美新風暴
    ◆ 特邀PIXIV知名繪師BSM繪製華麗封面
    ◆ 特別附錄:2頁精美人設彩頁
    --
    自第一名血族沿哥倫布航線抵達新大陸,
    這片土地每一段歷史都刻畫著血族的印記,
    以及他們用鮮血和陰影譜寫成的詩篇──

    為了找尋煉金女王遺留的手稿,
    拯救自己破碎的靈魂,
    亞當毅然決然踏上穿越歷史的道路。

    殖民地紛擾的戰火不斷延燒,
    在新大陸柔和的月光下,
    他與恣意穿行於黑暗的血族執法者驟然相遇。

    陌生而熟悉的悸動緩緩浮現,
    這究竟是初見?
    抑或是命運的引領下,一次久別的重逢?

    <TOP>

    作者介紹

    唇亡齒寒

    唇亡齒寒
    二次元禁斷綜合症患者,飼養鸚鵡與多肉植物,努力升維中。

    繪者簡介
    BSM
    好きな食べ物は魚介類で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繪者簡介

    BSM

    好きな食べ物は魚介類で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3617112
    頁數 / 25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朗姆革命Rum Revolution
    無名之夜Nameless Night
    黑色利刃(上)Black BladeⅠ

    <TOP>

    內容試閱

    朗姆革命Rum Revolution

    西元一七一六年,西印度群島

    詹姆斯.彭斯船長覺得最近諸事不順。身為海盜船長,他被叛變的手下丟到一座孤島上,陪伴他的只有一柄小刀、一把槍、一發子彈和他心愛的小貓茜茜。幸好孤島上有茂盛的熱帶叢林,他暫時不用為食物發愁。然而他的狩獵技巧有待提升,許多時候,茜茜不得不抓上樹的小鳥給他充饑。這讓詹姆斯船長羞愧得無地自容。
    在島上度過了一星期與世隔絕的生活後,一艘船航行至小島附近。詹姆斯滿心以為自己即將獲救,誰知對方對只丟下了幾個違背船長命令的水手之後,便揚長而去。
    這座無名小島似乎受了「被流放者的歸宿」的詛咒。接下來的一個月,它又接收了一名導錯方向的領航員、一名廚藝糟糕以至於被全船嫌棄的廚師、一名企圖領導水手起義結果被船長鎮壓的大副以及幾個被他領導的水手。慢慢地,小島上熱鬧了起來。被丟棄在孤島上的人們成為了絕境中的同伴,白天一起在叢林中狩獵,晚上則分享彼此的故事。不過由於缺乏物資,他們不得不放下文明人類的姿態,過起原始人般的生活。所以當西班牙的「腓力王子號」來到這座被詛咒的小島,企圖拋下一個亂傳教的新教徒牧師時,發現孤島上已經人滿為患。看那群人襤褸的打扮,船長差點以為他們是生活在小島上的原住民。
    詹姆斯認為機不可失,當即決定領導孤島上的戰友們攻上了「腓力王子號」。一個多月的野人生活讓這群渴望回歸文明世界的水手們如饑似渴。他們英勇地戰鬥,最後成功奪取了這艘船。船長、大副和所有不願入伙的水手被流放到孤島,那些願意加入他們的水手則跟這群孤島野人一起升起黑旗、幹起了海盜事業。
    不幸地,「腓力王子號」名字雖然聽起來很氣派,卻只是一艘小而破舊的雙桅帆船。放眼整個西印度群島,要找出比它更小更破舊的雙桅船,也是件難事。詹姆斯覺得駛著這艘小船去搶劫無異於自尋死路,恐怕還沒接近敵船,他們自己就會先被海浪擊沉。要重操舊業,他首先得有一艘新船,船身的木頭刷著亮漆,桅上掛著嶄新的帆和結實的索具,幾門黃銅大炮,華麗的舵輪,還要有一個鋪著軟毛毯的籃子給茜茜當小窩。然而,這些配備都需要一樣東西——錢。
    「腓力王子號」上的貨物乏善可陳,根本湊不齊足夠的錢。而他們又不能駕駛這艘船去搶劫。詹姆斯船長為了生計十分頭疼,就在他即將被缺乏耐心的水手們再次流放到孤島的時候,那位新教徒牧師提出了建議。
    「之前我們航行到附近海域時,遇上了風暴。」他說,「我們剛好從風暴邊緣擦過,有驚無險,但另一艘船就沒那麼走運了。它叫『藍色天鵝號』,是從倫敦開往哈瓦那的商船。它被風暴吹離航線,觸礁沉沒。船上應該有許多好東西,如果去打撈,大概能撈上來不少。」
    詹姆斯大喜過望。他向牧師詢問了「藍色天鵝號」沉沒的位置,命令領航員(導錯方向而被流放的那位)在航海圖上找出對應的座標,帶著一群把一切都賭在這艘沉船上的水手上路了。不到一天,他們就找到了那艘船的殘骸。船撞上礁石,幾乎撞成了碎片。詹姆斯帶領幾個水性最好的船員下海打撈,希望能撈上來一些值錢的貨物,讓他們不虛此行。
    忙了一整天,他們好不容易撈上來幾箱貨物,無非是布料、紙張之類的東西,由於浸了水,價值大打折扣。此外還有一箱上等葡萄酒,可惜在船隻失事時撞破了不少,只剩下兩三瓶封裝完好。
    傍晚時分,最後一件貨物被打撈了上來。那是一具漆黑的棺木。起初船員們覺得撈上來一具棺材非常不吉利,膽小的人立刻在胸前畫起十字,可當他們看到棺材上華麗的裝飾時,就連最怯懦的人也頓時變得無所畏懼——棺蓋上鑲著一個複雜的黃金紋飾,似乎是某個家族的家徽,紋飾上點綴著數十顆紅寶石,大的有如鴿蛋,小的也有指甲那麼大。
    詹姆斯船長心想:棺材裡躺的肯定是個大地主。連棺材都這麼華麗,那他身上肯定也是穿金戴銀。
    他當即命令手下撬開棺材,洗劫死者。反正金銀珠寶對死人來說沒什麼用,不如用來救濟活人。
    但棺材被九寸長釘釘得死死的,他們不得不咒罵著砸壞棺材的一角,才把它撬開。當水手們氣喘吁吁地掀開棺蓋時,詹姆斯方才明白這棺材為什麼如此嚴絲合縫。
    棺材裡躺著一個俊美的年輕人。詹姆斯毫不懷疑,即使他已經死了,大部分姑娘和一部分小伙子一看見這張臉就會墜入愛河。年輕人有一頭銀白色的頭髮,因為他光滑的臉上沒有一絲皺紋,詹姆斯推斷這是他自然的髮色。年輕人皮膚蒼白,但與死人的那種灰敗又不盡相同,更類似於長期不見陽光的那種白色。年輕人身穿一件深藍色的長禮服,領口繫著白色的絲巾。他雙手交握胸前,抓著一柄長劍,腰帶上則掛著兩把火槍。劍和槍都樸實無華,這讓海盜船長感到些許失望,不過年輕人左手食指和中指上各戴了一枚戒指,一個鑲紅寶石,一個鑲藍寶石。寶石的雕刻和戒指的工藝皆屬上乘,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詹姆斯船長當即宣布繳獲死者的劍和槍歸自己所有,兩枚戒指充公,變賣後當作購置新船的經費。
    「對了,把他的衣服脫下來!」詹姆斯指揮手下,「那是上好的天鵝絨,我要用它給我們的小貓做個新窩!」
    水手們二話不說把年輕人的外套剝了下來。經過一番討論,他們覺得有錢人可能會把錢藏在靴子裡,於是把死者的靴子也脫了。當然裡面並沒有銀幣。最後可憐的死者被抬出棺材,隨便扔在甲板上某個無人問津的角落,所有人都把熱情轉向棺材上的黃金和寶石。
    他們一直忙到天黑,群星從海面升起,水手們點起風燈。波濤搖晃著帆船,風燈也跟著一起一伏。詹姆斯清點了收穫。從死者那剝下來的金銀珠寶自然不夠買一艘新船,但是把「腓力王子號」修整一番還是勉強足夠的。
    詹姆斯命令船員將船駛到附近的避風灣裡,告訴大家休息一夜,明天日出時分啟航,還慷慨地允許船員們多喝一杯蘭姆酒。慶祝完之後,那位新教徒牧師提議:「不如我們為那位英年早逝的年輕人舉行海上葬禮吧。」
    「牧師真是慈悲為懷。」詹姆斯說,「但把那麼放著確實不好,誰去船艙拿一卷帆布來!」
    帆布很快取來,牧師自告奮勇主持葬禮,但他們找遍甲板都找不到那年輕人的屍體。
    詹姆斯船長暴跳如雷:「難道屍體還能自己站起來走路?說!是不是誰趁著大家不注意,把屍體丟進海裡了?」
    水手們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承認。
    「怎麼沒人說話?不是你們丟的,難道是我丟的?」
    水手們整齊劃一地向詹姆斯行注目禮,彷彿在說:沒錯肯定就是您丟的。
    詹姆斯氣得險些吐血。他把水手們趕進船艙(牧師沒有表現的機會,似乎非常失望),留下守夜的人,然後回到了船長室。
    「腓力王子號」的船長室如同這艘船本身一樣乏善可陳。除了桌椅、航海圖、衣櫥和吊床之外沒有別的東西。前任船長一定是個窮鬼。
    船長室裡有扇小小的窗戶,黯淡的月光從窗戶灑進來,正好照在桌面的航海圖上。詹姆斯打量著航海圖,在圖上找到他們現在的位置,手指輕點著羊皮紙,數出他所知道的海盜港,思考在哪裡才能以最優惠的價格整修這艘破船。
    當他的手指滑向新普羅維登斯的時候,猝不及防地,一隻手從背後勒住他的脖子。
    詹姆斯的第一反應是有人叛變,想殺了他後取而代之。作為一個被流放過的海盜船長,這想法再正常不過。他下意識伸手去拿腰上的槍,但他的手臂立刻被制住。身後那人的力氣大得可怕,竟然讓他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放……放開我……」詹姆斯斷斷續續地說,「這艘船歸你……錢也歸你……我們有話好好說……」
    背後的人不但沒有放開他,反而收緊了手臂。就在詹姆斯感到快要窒息的時候,那人突然鬆了手。詹姆斯甚至還來不及喘一口氣,那人再度抓住他的頭髮,將他的腦袋按向一邊,露出脖子,一口咬了上去。
    詹姆斯張開嘴,發出無聲的嘶叫。這一咬彷彿吸走了他全部的力量,讓他變得像嬰兒般虛弱無力,只能任人擺布。他垂下雙臂,雙腿幾乎無法支撐自己的體重。背後那人鬆開了他的頭髮,改為用雙臂支撐著詹姆斯的身體,那姿勢有點像……詹姆斯頭暈目眩地想,有點像女孩被情人摟在懷裡調情……
    奇怪的是,他一點也不覺得痛。被咬的那一瞬間的確有些疼痛,就像手指被針扎了一下。但疼痛只是一瞬間的事,接下來他完全感受不到令人不舒服的感覺,相反,他全身上下都洋溢著奇妙的愉悅感,如同喝了一大瓶蘭姆酒後跟兩個美女上床,爽完後又抽了上好的哈瓦那菸草。一股難以言喻的酥麻感沿著他脖子被咬的地方擴散到全身,令他整個人飄飄欲仙。他情不自禁地呻吟,如果他的船員們聽見這聲音,肯定會以為他無法忍耐海上漂泊的寂寞,正在自慰。
    等詹姆斯回過神來,他已經趴倒在放地圖的寬大胡桃木書桌上。那激越的快感像潮水般退去,詹姆斯的腦袋清醒了些。他在自己的船長室裡被人襲擊了!詹姆斯惱火地想。對方沒有朝他腦袋開槍,而是咬了他一口,這到底是搞什麼鬼?!
    咬他的人放開了他,讓他可以抬起頭,看看這個膽大包天的水手是何許人也。然而這一看,卻讓他恨不得立刻衝出船長室,跳進海裡,游回那倒楣的孤島上。
    那個棺材中的年輕人正低頭冷漠地看著他。
    年輕人似乎絲毫不擔心詹姆斯會跳起來反擊,任由他趴在桌子上,自己悠閒地踱步,在船長室轉了一圈,彷彿在參觀這不起眼的艙室。他的外套被當成了貓窩,所以他只穿著貼身的襯衣和襯褲,赤裸著雙腳。然而他不以為意,當他打量房間陳設時,那姿態簡直如同在參觀白金漢宮般高雅得體,渾然天成,毫不做作。詹姆斯懷疑要不是這天殺的英國佬瘋了,就是死人都不怎麼在乎自己的衣著服飾。
    房間裡沒什麼可看的,年輕人很快就失去了興趣。他走到書桌另一側,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雙手搭在扶手上,好像在用動作宣稱這是自己的寶座。他和詹姆斯面對面,中間就隔了半張桌子和航海圖。船長室的窗戶剛好位於年輕人背後,一束月光從窗外灑進來,映在年輕人身上,為他勾勒出一層銀邊。他灰白的頭髮在月光中看起來像是銀白色的,而他的眼睛則是鮮血般的深紅。
    「一艘破船,」年輕人面無表情、一針見血地評價道,「不過還算差強人意。從現在起,這艘船歸我,船上所有人,包括你,都必須聽我指揮。」
    詹姆斯目瞪口呆。這傢伙瘋了!不,他死了!又死又瘋!慈悲的聖母啊!
    「你……胡說什麼?」詹姆斯沙啞地問。
    「你有意見?」
    年輕人動也不動,只用那雙邪異的血紅眼睛瞪了詹姆斯一下。詹姆斯立即全身發寒,瞬間宛如從加勒比海到了北極,跳船逃生的念頭更加強烈。這是一種出於本能的恐懼,就像野獸直覺一般。詹姆斯體內最原始的血性被這可怕的年輕人激發出來,呼喚他趕緊逃離。
    年輕人張口說話時,詹姆斯看見了他嘴裡的獠牙,比一般人的虎牙長得多,沾著血跡……他的嘴唇上也有。那是詹姆斯的血。
    「你……」詹姆斯用盡全力抑制住逃走的欲望,「你是什麼東西?」
    在孤島上時,他和那些落魄的被流放者分享過彼此的故事,從他們口中,他聽說了那些恐怖的民間傳說:行走夜間,懼怕陽光,以吸食人血為生的吸血鬼……
    年輕人咧開嘴,獠牙如利刃般刺得人心頭發寒。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
    詹姆斯二話不說,拔腿就跑!
    可他還沒來得及碰到門把,外套衣領便被一把抓住。吸血鬼不知何時竟跨過大半個房間來到詹姆斯身後。詹姆斯急中生智,身體一扭,脫掉外套,可吸血鬼比他更快!他掐住詹姆斯的脖子,以人類根本不可能有的力量將他摔到桌上。詹姆斯覺得自己後背都要斷了。吸血鬼扼著他的咽喉,手指冰涼如霜雪。
    「放……放開我!」詹姆斯雙腿踢打著,「我只是想跳進海裡游回那破島上!我發誓不把你的事說出去!」
    「遲了。」
    死到臨頭,詹姆斯才後悔起自己為何是個不虔誠的人。如果他戴著十字架,興許還有救……早知有今天,他應該找牧師要個十字架才對!
    「別擔心,」吸血鬼用與身體速度不符的輕緩語速慢條斯理地說,「我沒打算要你的命。」
    「什麼?」
    「我不懂駕駛船,也不熟悉海路,所以你還有用。更何況……我不打算曝露身分,知道我存在的人越少越好。」說著,吸血鬼將詹姆斯從桌上拖下來,像扔一袋馬鈴薯一樣把他隨便丟在地板上,接著背起雙手,俯身察看桌上的航海圖。
    詹姆斯摸著脖子,癱坐在地,驚魂未定地看著吸血鬼。
    「你到底想幹什麼?」
    吸血鬼若有所思地凝視著航海圖:「一群海盜。」
    「不用你提醒……」
    「你們拿走了我的戒指。」
    詹姆斯縮著肩膀,心想:我們拿走的東西可多了。
    吸血鬼向他伸出一隻手,握了握手指,做出「還來」的手勢。
    詹姆斯撞破腦袋也想不到,身為海盜,他竟然有把搶來的東西物歸原主的一天。他不情不願地從懷裡拿出鹿皮袋子,丟給吸血鬼。
    吸血鬼接住袋子,拉開繩子,將裡面的東西全數倒在航海圖上。袋子裡裝滿了寶石(都是從吸血鬼的棺材上挖下來的),吸血鬼撥開那堆寶石,才找到他的戒指。他拿起戒指,對著月光查驗了一會,似乎在檢查戒指有無損壞,接著以一種近乎虔誠的態度戴上它們——紅寶石戒指戴在左手中指上,藍寶石的則戴在左手食指上。
    「送我去哈瓦那。」吸血鬼說。
    「什麼!」詹姆斯叫了起來,「哈瓦那!我們是海盜,怎麼可能在哈瓦那進港!」
    「賄賂碼頭的官員,只要給的錢足夠多,就算你是法蘭西斯.德瑞克 ,他們也會開開心心迎你進港。」
    「我哪有錢!」詹姆斯喊道,「我窮得連死人的陪葬都不放過,你指望我有錢行賄?!」
    吸血鬼哼了一聲:「我看出來了。一群窮酸海盜,開著一艘像從墳墓裡撿來的破船。」他從桌上的寶石堆裡撿出一顆,扔給詹姆斯,「用這個。」
    詹姆斯又驚又怕地收下寶石,簡直不敢相信吸血鬼的「慷慨」。
    「我以為你很愛惜你的棺材。」他說。
    「那不是我的棺材。」吸血鬼不悅地說。
    「那你為什麼躺在裡面?」
    吸血鬼瞪了他一眼。詹姆斯意識到自己多嘴了,識趣地垂下頭,裝作迷醉於紅寶石的樣子。沒想到吸血鬼接著說道:「我所乘的船從倫敦開往哈瓦那。船長知道我的身分,為了不讓水手驚慌,我決定把自己裝在棺材裡,等到了哈瓦那,船長會打開棺材把我放出來。那棺材另有用途。可是沒想到,船竟然半路沉了……」
    「所以,要不是我把你撈出來,你就要一輩子沉在海底?那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詹姆斯說完這句話就後悔了。他捂住嘴巴,繼續裝作在觀賞寶石。下一秒,吸血鬼便出現在他眼前。詹姆斯根本沒看清他的動作,又或者他會瞬間移動?
    吸血鬼從詹姆斯手中奪過寶石,冷漠地將試圖搶回寶石的詹姆斯踢倒在地。
    「想要這個?」他的嘴角彎起刀鋒般冷酷的弧度,「等我到了哈瓦那,」他將寶石放回它位於桌上的同伴之中,並把它們撥亂,「這些都是你的。」
    詹姆斯瞪大了眼睛。
    「不僅如此,你還能得到更豐厚的獎賞。」
    「你、你休想騙我,你的船都沉了,哪裡還有錢賞我?」
    吸血鬼側身對著詹姆斯,右手轉動著左手食指上的藍寶石戒指,「我的家族在古巴也有生意。這枚戒指封著我的一滴血,以它為憑據,可以在哈瓦那任意一家銀行自我家族的帳戶取錢。讓我想想……兩萬銀圓如何?你可以買一艘全新的船,或許是艘仿西班牙海軍的三桅帆船?不過要我說,西班牙船隻太笨重了,不如我們英國的船輕巧靈敏……」
    「成交!」詹姆斯迫不及待地叫道,「我送你去哈瓦那!我對著聖母起誓,一定平平安安地把你送到岸上!」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