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人可以貌相

    作者:曾國藩童笙
  • 書系:Sunny文庫
  • 出版社:華夏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8/15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5670610
  • 定價:300
    優惠價:88折,264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精神和骨骼就像兩扇大門,命運就像深藏於內的各種寶藏物品,察看人們的精神和骨骼,就相當於去打開兩扇大門。
    門打開之後,自然可以發現裡面的寶藏物品,而測知人的氣質了。

    曾國藩是一個重才舉賢的好官,他堅持「行政之要,首在得人」的原則,立志「引用一班人,培養幾個官」,在幾十年的政治生涯中,先後有四百多位學者、志士投身於他的門下。

    本書就是曾國藩擇人舉賢的重要原則,透過這些準則的分析、觀察,他才能在芸芸眾生中找出真正的人才,為國服務、為民謀福利。
    透過本書,或許可以作為您的參考,創造另一番的丰采,改變您的人生。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5670610
    頁數 / 25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前 言  009
    第一章 神骨 曾國藩相人的祕訣 011
    第二章 剛柔 識別人的性情 059
    第三章 容貌 識別人的體格與個性 095
    第四章 情態 識別人的才氣 155
    第五章 鬚眉 早成與晚熟的標誌 179
    第六章 聲音 聞聲辨人的相術 199
    第七章 氣色 識別綜合素質的依據 227

    <TOP>

    曾國藩是一個朝延命官,曾任禮部侍郎、署工部右侍郎、署吏部左侍郎等職。
    曾國藩是一個官運亨通、大紅大紫的大官。十年之中連升十級,並在京師贏得了較好的聲望。

    曾國藩是一個重才舉賢的好官。他堅持「行政之要,首在得人」的原則,立志「引用一班人,培養幾個好官」。在幾十年的政治生涯中,先後有四百多位學者志士投身於他的門下。他一生舉荐近千人,其中有「才大心細,勁氣內斂」的李鴻章,有「取勢甚遠,審機甚微」的左宗棠,有「器識才略,實堪大用」的沈葆楨等。到他謝世之時,他所舉荐的門人中,任封疆大吏者二十六人,幾乎占有半壁江山。

    曾國藩是一個有志向、有抱負的明白官。他懷抱濟世之志,對「乾嘉盛世」的清王朝的腐敗衰落洞若觀火,他認為「國貧不足患,惟民心渙散,則為患甚大」。對於「士大夫習於憂容敬安」,「昌為一種不白不黑,不痛不癢之風」痛恨入骨。

    「吏治之壞,由於群幕,求吏才以剔幕弊,誠為探源之論。」鑒此,他主張危急之時需要任用德器兼備之才,以倡廉政之風,行禮治、仁政之道,反對暴政、擾民。對於那些貪贓枉法、漁民肥私的宦吏,毫不手軟,一律予以嚴懲。

    曾國藩任官期間,多次上書朝廷,陳述改革措施,指出朝野三大隱患:即人才、財用和兵力三大問題中的弊端,並提出了解決辦法。他說,自古治世不外招賢能,安百姓,正風氣三件事:兵在精,不在多,建議裁軍:民心渙散的根本原因是銀價太昂,錢糧難納,冤獄太多,民心難伸等等。

    曾國藩雖為清廷命官,但每為虛職,很少實權。但曾氏根本無視權力的大小,只管盡職盡責而已。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始終貫徹「經民致用」的思想,以「內聖」之學推行「外王」之道,並把它的實行,作為終身致力追求的目標。在長期的治政、督軍活動中,養成了注重實踐,講求實效,因時變通的作風。他的「士貴知古,尤貴通今」,「不說空話,不鶩空名,不行駕空之事,不談過高之理」,可以說是這種作風的精粹概括。

    曾國藩的官運可謂稀有,他的官品堪稱世人的楷模。毛澤東在致友人黎錦熙的信中,對他的這位同鄉的官品贊譽有加:「愚於近人,獨服曾文」,認為曾國藩是位「大本大源、倡學促教、陶鑄人心、移風易俗」的學者和政治家。

    曾國藩一生為國舉才無數,本書可以說是他選人的準則。透過本書,或許可以作為您的參考,創造另一番的丰采,改變您的人生。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節 總論神骨

    神骨,是神與骨的合稱。神,主要集中在人的眼睛裡。骨,主要表現在人的面部上。在內為骨,外現為神;表裡相應而為精、氣、神。
    【原文】
    語云:「脫穀為糠,其髓斯存」,神之謂也。「山騫不崩,唯石為鎮」,骨之謂也。一身精神,具乎兩目;一身骨相,具乎面部。他家兼論形骸,文人先觀神骨。開門見山,此為第一。
    【譯文】
    俗話說:「去掉稻穀的外殼,就是沒有多大用途的穀糠,但稻穀的精華︱米,仍然存在著。」這個精華,用在人身上,就是一個人的內在精神狀態。
    俗話又說:「山岳表面的泥土雖然經常脫落流失,但它卻不會倒塌破碎,因為它的主體部分是硬如鋼鐵的岩石。」這裡所說的「鎮石」,相當於一個人身上最堅硬的部分︱骨骼。
    一個人的精神狀態,主要集中在他的兩隻眼睛裡;一個人的骨骼豐俊,主要集中在他的一張面孔上。像工人、農民、商人和軍士等各類人員,既要看他們的內在精神狀態,又要考察他們的體勢形態。作為以文為主的讀書人,主要看他們的精神狀態和骨骼豐俊與否。精神和骨骼就像兩扇大門,命運就像深藏於內的各種寶藏物品,察看人們的精神和骨骼,就相當於去打開兩扇大門。門打開之後,自然可以發現裡面的寶藏物品,而測知人的氣質了。兩扇大門──精神和骨骼,是觀人的第一要訣。
    神,集中在人的眼睛裡
    本節總論「神」和「骨」,說明「神」和「骨」的涵義,如何看「神」、「骨」,以及它們在《冰鑑》中的提綱挈領、開門見山的重要性。
    首先,這裡的「神」並非日常所言的「精神」一詞,它有比「精神」內涵廣闊得多的內容,它是由人的意志、學識、個性、修養、氣質、體能、才幹、地位和社會閱歷等多種因素構成的綜合物,是人的內在精神狀態。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而這裡所論的「神」,不會因人一時的喜怒哀樂而發生大的變化,貌有美醜,膚色有黑白,但這些都不會影響「神」的外觀;換句話說,「神」有一種穿透力,能越過人貌的干擾而表現出來。比如人們常說「某某有藝術家的氣質」,這種氣質,不會因他的髮型、衣著等外貌的改變而完全消失。氣質,是「神」的構成之一。從這裡也可看出,「神」與日常所言的「精神」並不一樣。
    「神」並不能脫離具體的物質東西而空空地存在,它肯定有所依附,這就是說「神」為「形」之表,「形」為「神」所依,「神」是蘊含在「形」之中的。
    神藏於形
    前面說到,「形」是「神」存在的基礎,與「神」的外在表現緊密相關,如果「神」是光,「形」就是太陽和月亮,日月之光放射出來普照萬物,但光又是深藏在日月之中的東西,它發射出來的就是光。
    這就說明:「神」藏於「形」之中,放射出來能為人所見:如光一樣;「形」是「神」的藏身之處,但文與「神」有著分割不開的物我關係,「神」必須通過「形」來表現。這種複雜的關係:說明平常觀人時,既要由「神」觀「形」,又要由「形」觀「神」,二者相輔相依,不能完全割離開來、單獨地看。
    在實際運用中,這個關係特別明顯。
    「神」有清濁之辨
    眼睛是心的窗戶,因而看「神」、必須看人的眼睛,準確地講,看人的目光是清澄還是昏濁。神清,則目光清,其人貴福;神昏,則目光濁,其人卑賤。
    著有《人物志》一書的漢代劉邵,非常注重對人的眼神的觀察。用現在的話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所以我們認識人,必須從觀察眼神入手。劉昺注:「目為心候,故應心而心不傾倚,則視不回邪;志不怯懦,則視不衰悴。」這句話指明了內心與眼神的關係。
    神與形、氣、血
    關於這個問題,古代有以下說明:
    夫形以養血,血以養氣,氣以養神,故形全則血全,血全則氣全,氣全則神全。是知形能養神,托氣而安也,氣不安則神暴而不安。……是形出處於神,而為神之表,猶日月之光,外照萬物,而日月又在萬神之表,其神固在日月之內也。有詩云:
    神居內形不可見,
    氣以養神為命根;
    氣壯血和則安固,
    血枯氣散神光奔。
    莫標清秀心神爽,
    氣血和調神不昏;
    神之清濁為形表,
    能定貴賤最堪論。
    眼明則神清,眼昏則神濁。清則貴,濁則賤。清則寤多而寐少,濁則寤少而寐多。
    神與形及貴賤
    關於「神」的清濁及其貴賤的關係,古人也有說法:
    夫望其神,或灑然而清,或凝然而重,然由審發於內而見於表也。神清而知,光明而澈者,富貴之相也;昏而柔,弱濁而結者,短薄之相也。……凡相,寧可神有餘形不足,不可形有餘而神不足是也。神有餘者志向遠大,形有餘者精力旺盛。所以古人認為神有餘者貴,形有餘者富。
    論神有餘
    神之有餘者,眼光清瑩,顧盼不斜,眉秀而長,精神聳動,容色澄澈,舉止汪洋。儼然遠視,若秋日之照而步深山;處眾迢遙,似丹鳳而翔雪路。其坐也、如磐石不動;其臥也,如棲鴉不搖;其行也,洋洋然如平水之流;其立也,昂昂然如孤峰之聳。言不妄發,性不妄躁,喜怒不動其心,榮辱不動其操。萬態紛錯於前,而心常一則;可謂神有餘也。神有餘者,處世嚴謹公正清廉,故皆為上貴之人,凶災難入其身,天綠永其終矣。
    論神不足
    神不足者,似醉非醉,常如病酒;不愁似愁,常憂如戚;不睡似睡,才睡便覺;不哭似哭,忽如驚悸。不嗔似嗔,不喜似喜,不驚似驚,不痴似痴,不畏似畏。容止昏亂,色濁似染。癲痢神色,淒愴常如大失,恍惚張惶,常如恐怖。言論瑟縮,似羞隱藏,體見抵拒,如遭凌辱。色初鮮而後暗,語初快而後訥。此皆謂之神不足也。神不足者,多胸心狹隘,私心重重,故多招牢獄枉厄,官職失位矣。
    論形有餘
    形之有餘者,頭頂圓厚,腰背豐隆,額闊四方,唇紅齒白,耳圓成輪,鼻直如膽,眼分黑白,眉秀疏長,肩膊臍厚,胸前平廣,腹圓垂下,行坐端正,五岳朝歸,三停相稱,肉膩骨細,手長足方。望之巍巍然而來,視之怡怡然而去,此皆謂之形有餘也。形有餘者,心寬體健,豁達大方,故令人長壽無病,富貴之形矣。
    論形不足
    形不足者,皆頭頂尖薄,肩膊狹斜,腰肋疏細,肘節短促,掌薄指疏,唇蹇額撻,鼻仰耳反,腰低胸陷。一眉曲,一眉直;一眼仰,一眼低;一睛大,一睛小:一顴高,一顴低;一手有紋,一手無紋;睡中眼開;男作女聲;齒黃口露:鼻準尖薄,禿頂無絲髮;眼深不見睛;行狀欹側,顏色痿痣,頭小而身大,上短而下長;此之謂形不足也。形不足者,陰鬱壓抑,先天不足,故多病而短命,福薄而賤也。
    骨,表現在面部上
    《冰鑑》中所言的「骨」,並不是現代人體解剖學意義上的骨骼,而是專指與「神」相配,能夠傳「神」的那些頭面上數量不多的幾塊骨。「骨」與「神」的關係,也可以從「形」與「神」的關係上來理解,但「骨」與「神」之間,帶有讓人難以捉摸、難以領會的神祕色彩,一般讀者往往難於把握,只有在實踐中自己去多加體會。
    對此,古代醫書中記述道:「骨節像金石,欲峻不欲橫,欲圓不欲粗。瘦者不欲露骨,肥者不欲露肉,骨與肉相稱,氣與血相應。骨寒而縮者,不貧則夭。日角之左,月角之右,有骨直起,為金城骨,志向高遠。印堂有骨,上至天庭,名天柱骨,從天庭貫頂,名伏犀骨,毅力頑強。
    「面上有骨卓起,名顴骨,主威嚴。顴骨相連入耳,名玉梁骨,主壽考。自臂至肘為龍骨,欲長與大;自肘至腕名虎骨,欲短而且細。骨欲峻而舒,圓而堅,直而應節,緊而不粗,皆堅實炎相也。顴骨入鬢,名驛馬骨,左目上曰日角骨,右目上曰月角骨,骨齊耳為將軍骨,磽日圓謂龍角骨,兩溝外曰巨鰲骨,額中正兩邊為龍骨。骨不聳兮且不露,又要圓清兼秀氣。骨為陽、肉為陰,陰不多兮陽不附。若得陰陽骨肉均,少年不貴終身富。骨聳者夭,骨露者無,立骨軟弱者壽而不樂,骨橫者凶,骨輕者貧賤,骨露者愚俗,骨寒者窮薄,
    「骨圓者有福,骨孤者無親。又云:木骨瘦而表黑色,兩頭粗大,主多窮厄:水骨兩頭尖,富不可言;火骨兩頭粗,無德賤如奴;土骨大而皮粗厚,定主多福;金骨堅硬,有壽無樂。或有旋生頭角骨者,則享晚年神祿,或旋生頤額者,則晚年至富也。」
    詩曰:
    貴人骨節細圓長,
    骨上無筋肉又香。
    君骨與臣應相輔,
    不愁無位食天倉。
    骨粗豈得豐衣食,
    綠位定無且莫求。
    龍骨不須相克陷,
    筋纏骨上賤堪憂。
    在內為骨,外現為神
    為比較具體地說明「神」和「骨」,曾國藩用了兩個比喻,以便讀者能充分地理解「神」和「骨」的奧妙。
    稻穀的精華是米,米蘊藏在殼內,碾殼成糠,皮去掉了,精華猶在,也才有用。半邊隨糠去,因而「神」也不會因「形」(相貌等)而有什麼損失。「神」與「形」,猶如「米」與「糠」。所以說「脫殼為糠,其髓斯存」。
    「骨」外面有皮有肉,如高山之上有土有沙。骨骼是人體框架的根本支柱。骨之與人體,猶山石與泥土。泥土脫落流失,但山石巋然屹立,仍足以見其雄壯;人體相貌即使有什麼損傷缺陷,但骨之豐俊神韻不會變化,仍足以判斷人的顯達。所以說「山騫不崩,唯石為鎮」。
    人們常用「雙目炯炯有神」來描述一個人的精力旺盛、機敏幹練。從這兒就會發現,「目」與「神」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按中醫理論,眼睛與肝和腎是相通相連的。一個人肝有病變,從眼睛是可以看到一些徵兆。如果一個人雙目有神、精光暴露,熠熠生輝,表明腎氣旺盛,身體狀況良好,是健康的標誌;反之,精神狀態不佳,缺乏活力,難以集中精神工作。
    眼睛被稱為「心靈的窗戶」,與人的感情、內心活動等都有聯繫。血氣運行為精,因此透過眼睛可以準確把握人的精神世界。人的喜、怒、哀、樂、愛、惡、欲和痛等各種感受,都會從眼睛中流露出來。甚至人的智愚忠奸、賢肖明濁,都能通過眼睛看出一點名堂來。因此,眼睛是觀察一個人各種屬性能力品質的指標。「一身精神,具乎兩目」,就足《冰鑑》對上述思想的一種綱領性的總結。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