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好朋友大對決:安德魯.克萊門斯(24)

The Friendship War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一顆鈕扣,
    會不會讓我失去最好的朋友?


    ◆【粉靈豆校園小說】系列年度力作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出版者週刊》《柯克斯書評》好評盛讚


    葛蕾絲是名理科少女,但講起友情,她找不到科學的解釋。
    她最好的朋友愛莉熱衷打扮,總是擁有最漂亮的飾品,更是校園裡的話題人物。
    六年級開學,葛蕾絲帶了暑假在爺爺的舊工廠發現的鈕扣到學校,這些復古的鈕扣意外引起同學們的好奇心。大家紛紛帶來家裡的鈕扣,甚至在校車上就開始交換收藏、漫天喊價,這股新旋風讓葛蕾絲自己也驚訝不已!
    但當葛蕾絲與愛莉看上同一顆鈕釦時,會發生什麼事?她們之間的友情又會受到什麼樣的挑戰呢?

    安德魯.克萊門斯再次寫出精采鬥智且引人共鳴的校園生活,邀請讀者與書中主角一起認識何謂「真正的朋友」。

    【本書主題特色】
    ★認識同儕壓力與情緒
    ★面對人際關係的衝突
    ★學習溝通,並且不要害怕讓師長與家人知道
    ★調適自我,認同自己真正的興趣、喜好

    【粉靈豆校園小說】系列特色
    ★國內好評不斷:
    博客來網路書店「年度之最」選書、誠品選書、開卷好書獎最佳青少年圖書、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文化部中小學生推薦優良課外讀物……
    ★國外獲獎無數: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年度圖書獎、克里斯多福獎、美國家長評選大獎、號角雜誌推薦書……
    ★系列全球暢銷數百萬冊,已譯成德、法、義、英、日、韓……等十餘國語言版本
    ★一本一主題,帶領讀者看見兒童自我實現與自我成長的意義與價值觀
    ★故事角色鮮明、敘述流暢,在充滿樂趣的輕鬆閱讀中,也能兼顧省思

    <TOP>

    作者介紹

    安德魯.克萊門斯

    安德魯.克萊門斯(Andrew Clements)
    美國備受歡迎與敬重的暢銷作家,著作超過五十本。克萊門斯為兒童創作圖畫書,也為青少年寫小說。他最著名的作品也是他的第一本小說《我們叫它粉靈豆─Frindle》,一出版即暢銷,長踞《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在美國已銷售超過數百萬冊,獲獎數十次,並售出得、法、義、英、日、韓……等十餘國版權。
    克萊門斯從中學時代即開始寫詩,他曾有一首詩被英文老師評為:「太有趣了,這可以出版!」開啟了他後來的作家之路。他還曾擔任過中學教師、為歌手創作歌曲,也曾在出版社擔任主編工作。目前是專職作家,住在美國麻薩諸塞州。

    譯者簡介

    謝雅文、王心瑩

    ▌謝雅文
    平常如果沒在校園出沒,就是宅在家裡看書。譯作包括【學校是我們的】系列、【貓戰士】系列、和【冰雪奇緣】系列等。
    賜教信箱:kdhsieh3@gmail.com

    ▌王心瑩
    夜行性鴟鴞科動物,出沒於黑暗的電影院與山林田野間。譯作有《我們叫它粉靈豆─Frindle》、《小狗巴克萊的金融危機》、《老虎的眼睛》等,並曾參與【魔法校車】、【魔數小子】、【波西傑克森】、【熊行者】等系列書籍之翻譯。

    <TOP>

    各界推薦

    媒體推薦
    ▌名家誠摯推薦

    安德魯.克萊門斯在故事中鋪陳了流行文化所帶來的矛盾、衝突、對立與麻煩,讓讀者跟著主角們一起面對這些衝擊,鼓起勇氣面對,並找出妥善與圓滿的解決之道。
    ──新北市板橋國小教師、閱讀推動者 江福祐

    邀請你來看一個瘋鈕扣的校園小說,看完之後,你對鈕扣的觀感會從此不同,對「朋友」的想法也是。
    ──兒童文學作家 吳在媖

    孩子們看到一半常常會拍桌大笑,跟著書裡的人物情緒起伏。等不及想拿到這本新書,我可以想像孩子們會有多開心了!
    ──神老師&神媽咪 沈雅琪

    描述兩個女孩情緒念頭的轉折發展,細緻而精彩,故事的收尾出乎意料卻又合情合理,是部相當入味的校園小說。
    ──台北市國語實小校長、兒童文學家 林玫伶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3285656
    頁數 / 20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鈕扣午餐會

    我們在學生餐廳的餐桌前,「吃午餐」的部分很快就結束了。
    既然重點活動是愛莉的點子,由她負責我也不意外,想也是這樣。
    「大家把桌面清空——」
    「好,不過托盤最好要留下。」
    打斷愛莉的是漢克。她瞥了他一眼,再繼續往下說。
    「好的,有必要的話可以留下托盤。」
    等大家都回來整頓好了,愛莉便接著說:「從葛蕾絲先開始吧,然後我們以逆時針方向繞餐桌來介紹。那麼,除了昨天那些,你還有在家裡找到其他鈕扣嗎?」
    「嗯……有。」
    我感到失落、無所適從,我徹底慌了。
    因為我原本的計畫是等大家全都介紹完畢,再倒出一袋又一袋的鈕扣,冷靜地欣賞每個人嘆為觀止的表情,尤其是愛莉。
    可是現在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更何況我的胃還在痛。
    我把手伸進背包,取了一袋混了綠色、藍色、紅色和黃色的鈕扣,每一顆都有五分錢硬幣那麼大。
    「我……我有這些。」
    我將鈕扣倒進托盤,再推向左手邊。
    忽然間,我看穿了愛莉這樣安排的動機,如此一來,她準備的鈕扣就會是最後一個登場!
    愛莉對我的托盤微笑。「顏色很好看。」她說。
    可是聽在我耳裡,她只不過是在裝客氣。
    寇帝坐在我左邊,他從帽T口袋掏出一隻深藍色襪子,而且腳趾部位鼓鼓的。
    「唉唷……很噁心耶!」泰勒盡可能離寇帝遠遠的。
    「怎樣?襪子又不臭,你是在擔心這個嗎?順便說一下,塑膠袋真的超不環保。」
    寇帝把他的鈕扣倒進托盤,再把襪子塞回口袋。他有四、五顆亮橘色扣子、三顆紅色大鈕扣、幾十顆不同色階的灰色與棕褐色鈕扣、十五到二十顆黑鈕扣,還有許多白色小鈕扣。
    在我眼裡,他托盤裡最有意思的莫過於最大顆的黑鈕扣,表面刻有錨與繩索的設計。那樣的鈕扣我大概有三、四十顆。
    我指著其中一顆。「我確定那是美國海軍的鈕扣。」
    寇帝把它拿起來。「對,我媽也是這麼說的。這些是我爸舊外套上的鈕扣。有次他外出釣魚,外套燒了一個大洞,最後我媽只留下扣子。」
    寇帝的介紹告一段落。
    泰勒開始將小塑膠袋一個一個掏出背包。「我媽國中時和她大姊迷上用鈕扣裝飾東西,像是燈罩、杯墊、玻璃瓶什麼的,有些杯墊還保存到現在。我媽把所有沒用過的鈕扣都留下來。還有一些比較普通的扣子,不過我就沒帶來了。」
    泰勒的托盤上至少有十五袋鈕扣,雖然顏色各異,但樣式相同,比那些縫在裙子正面的扣子再大一點。
    接下來是凱文。他沒把鈕扣裝在塑膠袋或襪子裡,而是直接從口袋裡掏出好幾把。
    「這些是從我家起居室裡的縫紉盒拿來的。其實還有更多,可是今天早上趕校車快遲到了,所以……就先這樣。」
    這些鈕扣看起來和寇帝的大同小異,最大的差別是在沒有美國海軍鈕扣。但我看見四顆是用白鑞做的,表面都有一樣的天鵝造型浮雕設計。
    再來輪到漢克。他起身發給大家五張白色廣告板,每一張都比列印紙再大一點,紙上可見成排又成列的鈕扣,每一顆都用黑色細鐵絲固定在廣告板的孔洞上。
    「昨天我在家裡把零散的鈕扣統統找遍了,然後將它們先是按照顏色,再依形狀和大小分類。另外也根據鈕扣上的洞,比方是兩個洞還是四個洞來區分……除了這種黃銅的和這顆藍色圓頂鈕扣例外。像這種的,背面只有一個環圈。我也記錄了每種鈕扣的數量,其中一些鈕扣底下的數字就代表了我所擁有的顆數。我之所以這樣整理是因為上網查過,收藏家都是這樣蒐集鈕扣的。不過我還沒有全部整理好就是了。」
    每個人都為漢克的報告佩服得五體投地,但我不意外。四年級的時候,我和漢克組隊參加科展。有個星期六,我到他家準備,因此有機會一睹他收藏的蝴蝶和蛾,一共超過一百五十個物種,從長了精緻白翅的迷你蛾,到比我爸手掌還大的鮮綠色長尾水青蛾,每隻昆蟲都經過完美的固定並做好標示。
    六、七個同學過來,站在我們的桌前圍觀,其中幾個與我同班,其他則是史考特老師和凱西老師班上的學生,還有幾個是五年級生。每個人都把身子往前傾,使我聯想到有次在電視上看到高爾夫錦標賽的一群沉默觀眾。
    布魯克和黛安娜沒有帶很多鈕扣,數量和跟凱文帶來的差不多。他們的托盤上最有意思的是布魯克找到的幾顆布面鈕扣。
    最後輪到愛莉了。
    現在我們桌前至少多了十二位觀眾,她微笑著對大家說:「不好意思,位子不夠了,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看到。首先呢,我帶來一些非常難得一見的軍裝鈕扣。」
    愛莉頓了一下,確定在場的每個人都全神貫注。
    「我的曾曾祖父於一九一八年加入美軍,在一次世界大戰後繼續留在軍隊,後來升到上尉。這些是他軍裝上的鈕扣,大顆的是厚外套的鈕扣。至於歷史最悠久的,這些褐色金屬鈕扣呢?這是他在法國參戰穿的軍服。還有這些發亮的黃銅鈕扣是從他後來升到上尉的軍裝上取得的。再看看這六顆扣子從哪裡來的呢?是我奶奶的哥哥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時所穿的制服。我沒見過他本人,因為我奶奶還在念中學時,他就不幸在越戰中喪生。現在傳給大家看,但請不要把鈕扣從保護袋拿出來。」
    愛莉拿了兩種不同的學餐托盤,如今在她面前一共疊了五個托盤。她早就籌備好整場演出,看起來像是電視上的歷史頻道!我不知道該佩服、氣惱、還是嫉妒,心裡五味雜陳,不是滋味。
    愛莉繼續介紹。
    「這九顆鈕扣呢?原本縫在我姑婆愛倫的婚紗上。我的名字就是來自於她。你們看到這些鈕扣轉不同角度時的光芒了嗎?這是由一種叫蛋白石的白色半寶石做的。愛倫姑婆將它們交給我媽,讓我以後當新娘時縫在婚紗上。我一直到昨天晚上才知道這件事,實在是太棒了!」
    同樣以塑膠袋裝著的婚紗鈕扣盛在專屬的托盤中,在桌上巡迴展示。
    「這些應該是我最愛的鈕扣。我爸說一八九八年,他的曾祖父母在伊利諾州南部買下一座農莊。這兩顆鈕扣來自我曾曾祖父的工作褲,他幾乎每天都穿那條褲子!」
    愛莉將鈕扣傳給我。這兩顆鈕扣是黃銅製的,正面浮雕著「堡壘」兩個字。我想問愛莉她對她的曾曾祖父母了解多少,可是她滔滔不絕,沒有要停下來的跡象。
    「好的,輪到這十二顆發亮的黑鈕扣了。它們是用一種叫縞瑪瑙的石材刻製而成,我媽說這些扣子來自她的一件藍色長禮服。」
    我的左邊傳來隱約的笑聲,但笑的不是愛莉的展示。凱文和寇帝換位子了,現在比鄰而坐,我的托盤放在他們中間。他們正在疊鈕扣,看誰的鈕扣塔在倒塌前疊最高。
    愛莉也發現了,她頓了一下,對他們皺眉。但男孩們沒打算要罷休。她講太長了,這點她心知肚明。
    「還有最後一組鈕扣,這些是我外婆給的。我外公去世後,她把他每件羊毛西裝都拿來當布料,做了一條大被子。我親眼看過,混了灰色、藍色、咖啡色,滿醜的。但她留著西裝上的每顆鈕扣,就是大家眼前的這些。彷彿……彷彿我對外公僅存的回憶就剩這一小袋鈕扣。你們不覺得很令人……感傷嗎?」
    全場靜默無聲。
    愛莉剛才說的這番話,似乎令凱文、泰勒、布魯克、漢克及所有圍在桌前的同學打從心底感動。
    我也感到有點哽咽……外加些許羞愧。
    因為我自始至終坐在這裡,咬牙切齒的聽著愛莉演出充滿戲劇性又自我感覺良好的個人秀。我覺得她只是愛獻寶,而且坦白說,愛莉的確在獻寶。
    可是現在呢?我很少見到她感性的一面,認識以來只見過兩、三次吧。是什麼讓愛莉陷入沉思、變得如此多愁善感?只因幾顆古老的鈕扣……?這也太奇怪了!
    但同時也很感人、很窩心。這一幕看在眼底,提醒了我其實愛莉也知道該怎麼當個貼心的人,就看她想不想當了。這意外的讓人開心。
    愛莉知道她剛才營造了這齣精裝大戲的高潮。
    「好,至於其他鈕扣呢?只是縫紉作品之類的東西。」
    愛莉將鈕扣從大型特百惠保鮮盒裡倒在她最後兩個托盤上。看得出來這些鈕扣大部分都比其他小朋友帶來的高級,八成來自高檔名牌服飾吧。
    可能是從巴黎買的,就和她的運動鞋一樣。
    我開始生自己的氣,討厭自己這麼沒風度又愛計較。老毛病又犯了。
    畢竟這就是問題所在,愛莉總是把我激成這種人。
    當然,現在正是我讓她眼紅的大好時機。大概有十五個同學在餐桌前圍觀,而我有機會反將她一軍,讓愛莉這個自視甚高的女孩知道,最多、最棒、最漂亮的東西並非總是歸她所有,至少這次不是。
    我只要把手伸進背包,拿起另外七個塑膠袋,再拋出我的鈕扣炸彈,包含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鈕扣,砰咚!
    可是我沒有這麼做。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不像是閨蜜會做的事,就連普通朋友也會給對方台階下。況且,愛莉的展示秀又不是存心讓我嫉妒,她只是在……做自己。
    除了這些理由呢?我還是滿喜歡那種保有祕密的感覺。彷彿我是個富翁,但沒有一個人察覺。
    「喂,葛蕾絲,我和寇帝想玩一個遊戲,可是藍色和綠色鈕扣還各缺六顆。能不能跟你交換鈕扣呢?」
    這個問題讓我措手不及,我聽到自己回答:「嗯……不用換啦,沒關係,想要什麼儘管拿吧,反正我還有很多。」
    「真的嗎?那謝謝囉!」
    「那我可以每種顏色都各拿四顆嗎?」發問的是詹姆士.金尼,他是史考特老師班上的學生。
    「可以啊。」我說,其他幾個小朋友馬上也接著問。
    「我可以拿四顆嗎?」
    「五顆可以嗎?」
    這些問題讓我啼笑皆非。「這樣吧,每個人最多可以從我這拿六顆鈕扣,好嗎?」
    此話一出,大家馬上排隊等著拿六顆鈕扣,包括所有圍觀者,連愛莉也不例外。
    然後愛莉說:「嗯……這個,如果大家想拿的話,可以從我最後幾個托盤拿一顆……我是說兩顆鈕扣。因為我媽說這些鈕扣都交給我運用。」
    大家毫不客氣的拿了一、兩顆,包括所有圍觀者,就連我也不例外。
    其他幾個同學三三兩兩的聚上來湊熱鬧,愛莉一邊飛快收拾她的鈕扣,一邊說:「幸好我想到這個點子。滿好玩的,你們說對不對?」
    幾個同學對她展露笑容,但大多數仍圍著我的托盤考慮著是否拿到真正要的鈕扣了,或是猶豫該不該拿去換不同的顏色。托盤快要空了。
    四分鐘後,上課鐘響,我走出學生餐廳去上郎老師的數學課。我有種強烈的感覺,有事情正在發生,但我又不確定是什麼事。
    於是,我將發生的情況攤在眼前,事實上很簡單:一群同學看著一堆來自不同家庭和地方的鈕扣,然後又有更多同學湊上來圍觀。
    另一項事實是:我給大家一些免費的鈕扣時,沒有人拒絕。每個人都拿了六顆,他們也從愛莉那裡拿了一、兩顆。
    這麼一來……現在有二十幾個在校園裡走動的學生,口袋裡有七、八顆鈕扣咔嗒碰撞,而且幾分鐘前根本沒人料到他們會想要這些鈕扣!
    還有一項奇怪的事實?把鈕扣拿去送人對我來說輕而易舉;實際上,我只不過是向一百三十顆左右的鈕扣道別罷了。
    可是愛莉呢?她顯然一顆鈕扣也不想送。
    怎麼說呢?道理也很簡單:愛莉的鈕扣有歷史淵源,對她別具意義,就像我梳妝台上那顆光滑的灰色石頭對我的意義。不過,那些從外公工廠拿來的一箱箱鈕扣呢?對我來說,就只是……普通鈕扣。
    而最重要的事實呢?這些再尋常不過的小東西,在我眼前似乎開始有了改變。
    但是怎麼改變的?
    又為什麼改變?
    答案還不清楚,所以我需要蒐集更多資料。
    我唯一能確定的是,目前發生的事還在持續延燒。
    我走進郎老師的教室時,又發現了一項事實:我的胃不再糾結,徹底舒展了。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