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揚聲國際的臺灣之音:中央廣播電臺九十年史

    作者:何義麟林果顯楊秀菁黃順星
  • 出版社:五南
  • 出版日期:2019/02/10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7632593
  • 定價:550
    優惠價:79折,435
  • 優惠期限:2019/08/08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中央廣播電臺有著什麼身世背景,是如何在中國大陸茁壯?來臺後如何雙源匯聚,兼容並蓄地向世界發聲呢?本書將帶領讀者一齊探索,九十載漫漫歲月之中,央廣走過的歷史軌跡。央廣的播音是許多民眾鮮活的記憶,過去克服各種艱難全力向各界播音,未來還要繼續努力向世界發聲。
    歷經過熱戰與冷戰多次戰火的洗禮的中央廣播電臺,其歷史是中國和臺灣廣播史重要的一環,它曾經走過怎樣的艱辛困難?肩負何等重責大任?發揮什麼媒體功能?為聽眾帶來哪些回憶?在幾經轉型重生的歷程,又面臨哪些窘況困境。回顧央廣的發展史,可以一覽戰火下東亞地區民眾的生活史,也可以重新檢視二十世紀鉅變的媒體史。讓我們一起觀看這段歷史縮影,重溫你我共有的聲音記憶。

    <TOP>

    作者介紹

    何義麟、林果顯、楊秀菁、黃順星

    何義麟
    東京大學總合文化研究科學術博士,現任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教授。專書著作:《矢內原忠雄及其帝國主義下之臺灣》(臺灣書房,2011年);《戰後在日臺灣人之處境與認同》(五南,2015年)等。

    林果顯
    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現任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副教授。專書著作:《1950年代臺灣國際觀的塑造:以黨政宣傳媒體和外來中文刊物為中心》(臺北:稻鄉,2016);《「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推行委員會」之研究(1966-1975):統治正當性的建立與轉變》(臺北:稻鄉,2005)等。

    楊秀菁
    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現任國家教育研究院課程及教學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專書著作:《臺灣戒嚴時期的新聞管制政策》(稻鄉,2005);《戰後臺灣人權發展史1945-2000》(自由思想學術基金會,2015)(合著)、〈戰後初期《臺灣新生報》的發展與挑戰(1945-1972)〉、〈冷戰時期國際人權典章中新聞自由〉等,研究論文散見各學術期刊。

    黃順星
    黃順星,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世新大學傳播研究所博士,現任世新大學舍我紀念館副研究員,學術專長為傳播史、媒介理論、傳播社會學、文化研究。曾出版專書《記者的重量:臺灣政治新聞記者的想像與實作,1980-2005》(巨流,2013),獲2011年「曾虛白先生新聞學術著作獎」。研究論文散見於《新聞學研究》、《中華傳播學刊》、《傳播研究與實踐》等學術期刊。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7632593
    頁數 / 288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推薦序:九十年歷史的新視角(邵立中)
    前 言:聲音的歷史 (何義麟)
    凡 例

    Chapter 01 雙源匯流的廣播發展史(1928-1945)(何義麟)
    Chapter 02 從臺灣之聲到自由中國之聲(1945-1949)(何義麟)
    Chapter 03 在空中「反攻大陸」(1949-1974)(林果顯)
    Chapter 04 向世界發聲與組織再造(1949-1980)(林果顯)
    Chapter 05 政治變動下對外廣播的發展(1980-1997)(楊秀菁)
    Chapter 06 開放天空的臺灣之音(1998-2017)(黃順星)

    總 結:跨世紀的傳承(黃順星)
    附 錄

    <TOP>

    前 言
    聲音的歷史

    一、戰爭世紀的見證者
    二十世紀初,人類社會最大的變化是聽眾的誕生。1920年代以後,廣播電臺在世界各地建立,只要收音機一打開,就可以聽到從遠地傳來的聲音,如此神奇的功能,不斷吸引更多人的關注。廣播員開頭說的:「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等招呼語,一定讓聽眾記憶深刻。收音機廣播開始之後,對民眾的生活產生何種影響呢?這應該是大家都很感興趣的問題。不論在臺灣、在中國或其他東亞各地,廣播對大眾的生活都產生深遠的影響,其影響力不下於報紙雜誌興起,以及後續電視的普及。因此,二十世紀大眾社會的誕生,首先有報刊讀者的誕生,接著有收音機聽眾的誕生,進而各種媒體更加多樣化,最後全體大眾被統稱為「閱聽者」。各種視聽覺媒體發達的結果,讓人類社會出現巨大的變化,其間收音機廣播的發展,大致是居於承先啟後的地位。電臺開播後,各地的聽眾如何誕生呢?一般而言,地方民眾能否成為聽眾?可能受到當地社會經濟發展的影響,但往往還會受國際局勢的左右。因為,廣播的發展與戰爭有著密切的關聯。
    不論是東亞或世界,廣播很快地就被國家視為陸、海、空三戰線之外的第四戰線,廣泛被運用於國內宣傳與對外廣播。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央廣播電臺的發展,確實就是與國內外局勢發展有著緊密的聯結。1928年中國國民黨北伐成功後,陳果夫體認到廣播電臺為宣傳主義、闡揚國策、報導新聞、推廣教育的無上利器,乃和中央宣傳部部長戴傳賢、中央委員葉楚傖二人商議,決定設立黨營的廣播電臺。同年6月,國民黨中央決定創辦「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廣播無線電臺」,簡稱「中央廣播電臺」,隸屬於中央宣傳部,並於8月1日,假南京中央黨部大禮堂,正式開播。爾後,隨著設備擴建、各地電臺成立,相繼於1931年更名為「中央廣播無線電臺管理處」,1936年更名為「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1937年以後抗日戰爭擴大,管轄的電臺數量迅速地擴增,隨著組織編制逐步擴充,管理處也進一步改隸於中央執行委員會。1943年11月,「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奉命擬定戰後廣播事業發展規劃,決定採行企業化之變革。1946年1月,經國防最高委員會第184次會議決定,管理處改組為「中國廣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廣)」,依「公司法」草擬章程,並送國民政府進行研議。但因內戰爆發,直到1949年底,中廣才真正在臺灣正式展開營運。
    戰後,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統轄近40座大小廣播電臺(包含接收淪陷區電臺與臺灣各地的廣播電臺),但隨即因國共內戰失利,從1948年11月起,開始撤離相關設備。1949年夏,臺灣省主席陳誠將撤臺的中波、短波機各一部,由省庫撥出舊臺幣20億元,交臺灣廣播電臺裝設20千瓦短波機,做為國際宣傳之用。7月初在板橋機房動工裝置,雙十節開始以英語、國語,用「自由中國之聲」名義對美國與世界各地播音。面對內戰擴大與政府遷臺的情勢,當時負責播音的央廣擬定,以「反共剿匪」為目標,利用廣播吸引中國大陸聽眾,瓦解其信心與組織力量,同時爭取國際社會的支持。其具體的工作包括:加強節目陣容、充實電臺電力、干擾「匪方」音波等。
    在這個大目標之下,1949年底起央廣隱身在中國廣播公司之內的「大陸廣播部」,直到1972年才又再度恢復央廣的名號,並進而在1980年改隸國防部。然而,經過一段摸索時期之後,1998年終於以財團法人的身分出現,成為名符其實的「國家廣播電臺」,每日向世界播送臺灣之音,讓世界各國聽眾都能聽到來自臺灣的聲音。目前央廣的定位是國家廣播電臺,這是九十年來演變的結果。這段期間,國內與國際的局勢,出現了重大且劇烈的變化,電臺本身的歸屬、經營策略與聽眾的設定,也有很大的轉變。總言之,央廣見證了由熱戰到冷戰的時代變局,如今則面臨新時代無法預知的挑戰。生活在這樣的年代,我們必須鑑往知來,不僅要回顧電臺發展的歷史脈絡,也期待藉此提供央廣規劃前進方向的參考。
    二、廣播與大眾日常生活
    假如稍稍跳出嚴肅的電臺使命感問題,從庶民生活角度看待廣播的課題,廣播與現代人的生活,可說是息息相關。一般學生、通勤族、開車族、家庭主婦、辦公室、雜貨店、書店經常都能聽到廣播員聲音,廣播節目琳瑯滿目,人們收聽廣播有著各式不同動機,而廣播也盡力滿足人們不同需求,從古典樂到流行樂,從交通路況、教育、語言、政論、商業販售、電臺嘉賓等等,根據人們不同的需求與喜好的廣播節目,甚至已經進步到專門針對不同課題開發各種不同的頻道。廣播不需要特別的專注力,或者說,廣播正是做其他事卻能分心的最佳良伴,既可獨自享受,也可共同分享。也恰恰是這樣的特性,使廣播廣受大眾歡迎,自發明以來,至今歷久不衰。
    廣播可以在無影無形之中提供人們聽覺享受,卻不要人們專心一致地聆聽,更因如此,用在政令宣導、各式宣傳、幼童和成人教育。戰時更能透過廣播干擾敵方的情報和意志,透過廣播達到自我宣傳和影響敵方戰鬥力,並具有帶動輿論風潮的強力效果。在戰爭時期,廣播還是人們唯一可以得知外界訊息、政府公告和躲避空襲的工具。伴隨著廣播員平穩柔和、慷慨激昂、幽默風趣的聲調,人們在物資缺乏、生活緊縮的大後方獲得難得的輕鬆時刻。這些有關民眾與廣播的關係,或許不是今日在臺灣的我們可以理解,但這在日治末期卻是臺灣人生活的一部分,也是同個時期在中國大陸的央廣,為聽眾所帶來新知或娛樂的一部分。廣播在戰時的日常,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與日常生活密不可分,這樣的經驗放諸同時代的人們皆準。
    人民各有不同的日常生活,但因為廣播卻讓相距百里千里之遙的陌生人有了共同的生活經驗,這樣的「共時性」體驗,到現在依然沒有改變,甚至更加豐富多元。因為網路時代的來臨,人們可以收聽世界各國的廣播,擁有更豐富多元收聽經驗。然而,讀者們試著想像,假如戰爭再次來臨,斷水斷電的情況下,網路也勢必中斷,由電波傳導的收音機廣播,還是有其備用的價值;又或者,在網路無法連結之處,也必須藉由電波與傳統的設備才能收聽。此外,在特殊情境下,廣播還是會有一些妙用,例如:從外國來臺工作的外籍人士,藉由收聽央廣的外語頻道一解思鄉之愁。總言之,新時代的來臨,固然為人們帶來不同以往的休閒娛樂方式,但是休閒生活中的變與不變,依然是探討廣播史時饒富趣味的一面。
    三、回顧過往前瞻未來
    或許有人認為,央廣發展史最主要的部分,可以納入東亞冷戰史的架構。因為,除了艱苦的八年抗戰史之外,央廣遷到臺灣以後,主要擔負著對中國大陸民眾「心戰廣播」的職責,同時還承擔對外宣傳的任務,長期宣揚反共的理念。然而,回顧整個央廣的歷史,其重要性並非僅止於此,東亞冷戰史只是其時代背景,心戰廣播是它的重要任務,但央廣不論在經濟社會史、科技史、生活史等方面,也都有重要的影響。因此,我們必須放寬視野,重新檢視電臺本身的發展脈絡,同時也要探討電臺對聽眾與整個社會的影響力,探討它在現代史的歷史定位。
    要了解央廣的歷史,我們必須話說從頭,探討在國民政府與臺灣總督府,如何掌握並運用廣播新科技,進行對內與對外的宣傳。由於臺灣經歷特殊歷史脈絡,島上首先面對臺灣總督府的廣播經營模式,在戰後添加了來自中國大陸的中央廣播電臺經驗。這兩個不同發展脈絡,1949年以後在臺灣匯流,同為臺灣廣播事業的源頭。當然,我們也要同時認識,這項「及時性」與「共時性」媒體的出現,對於大眾生活產生何種衝擊。換言之,透過央廣九十年的歷史,我們不僅可一窺臺灣廣播「雙源匯流」的特殊歷史面貌,也可以重新思考,廣播對現代人生活的用途和意義。
    今日的央廣,已經成為專門負責對國際及中國大陸傳播新聞與資訊的國家電臺,目前對各國的國際廣播,都能順利播送並獲得聽友良好的反應,唯有對中國大陸的廣播,還是受到嚴重的干擾。即使還有這項尚待突破的問題,但是央廣做為傳達臺灣的聲音,或是說傳播臺灣的價值的重要性是無可否認。回顧冷戰時期,在美國資助下的「自由歐洲電臺」(Radio Free Europe)持續發聲,才能達到讓柏林圍牆倒塌的功效。如今,西方世界把廣播的主要目標區,轉移到以中國為主的亞洲非民主國家,並且轉型為輸出各國民主價值的傳播工具,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包括英國廣播公司(BBC)、法國國家廣播公司(RFI)、澳洲國家廣播公司(ABC)、德國之聲(DW)、美國之音(VOA)等,都積極加強對中國華語廣播。1996年,美國還另外設立涵蓋亞洲但以中國為主要對象的自由亞洲電臺(RFA),以傳達其國家信奉的民主自由理念。在這樣的情勢下,央廣當然不能妄自菲薄,必須堅持信念,持續的努力下去。
    本書依照時間脈絡,概略地介紹央廣一路走來的歷程,除了前言與總結之外,全書共分六章,分別就匯流前央廣和臺灣廣播各自的發展,進而到合併後的情形,以及央廣如何肩負八年抗戰的熱戰與遷臺後冷戰時期之電波戰。冷戰時期,央廣之國際宣傳和心戰廣播,持續地與中共政權對抗。這樣堅持反共之廣播,如何撫慰海外僑民思鄉的心情,成為僑民支撐的力量。戰後,央廣在政治變遷的過程中經歷數次改組,再從黨政不分的階段走向財團法人化的過程。透過整個歷史脈絡之解說,期望能使讀者更加了解臺灣這塊土地上曾經走過的歷史,而這也不僅是過去式,甚至還是繼續前進的進行式和未來式。本書希望可以用最深入淺出、簡潔有力的敘述,讓讀者在最短的時間內,了解央廣九十年來的發展史。

    何義麟 謹誌


    推薦序
    九十年歷史的新視角

    言論自由的美好願景
    1990年底,首都早報結束以後,我負笈加拿大多倫多攻讀大眾傳播,這是我第二次出國,更是我第一次長時間居住在異國。楓葉之國有個公共廣電集團,叫做「加拿大廣播公司」(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CBC)。記得當時的加國總理Martin Brian Mulroney聲望低落,而CBC的新聞與節目論起政來,也對他毫不留情,一個政府出資的公共媒體,竟然可以如此自由開放地報導與評論時政,這對來自還處於頻道管制的臺灣的我來說,是很大的心理衝擊。
    1990年代初期的臺灣,鄭南榕為言論自由而自焚的身影猶新,野百合學運也結束不久,戒嚴令不再,報禁也解除了,社會力開始奔放,街談巷議或是平面媒體的言論已經相當開放,但是電子媒體的頻道天空,無論廣播或電視,都還是黨政軍的禁臠。當時的國民黨,藉由掌握老三臺、中廣,以及中時、聯合兩大報,仍然牢牢掌控臺灣的主流言論市場。在主流媒體上,不會看到或聽到什麼異於政府的聲音。也因此,初初看到CBC的自由,心中油然升起一種震撼的感覺:在這裡,「自由」不再是民主前輩們勾勒的美好願景,而是看得到、聽得到、感受得到的現實生活。可也不禁感嘆,我的故鄉臺灣,要到何時才能擁有這樣的自由呢?
    16年之後,2006年11月,當年在國外看電視興嘆的傳播系學生,成了臺灣國家電臺的經理人,這是我第一次出任央廣總臺長職務,是央廣改制為國家電臺後,次年輕的總臺長。2017年1月1日,我再度受邀回任央廣總臺長,前後兩次接掌這個工作,合併的任期加起來,已是改制後在職最久的總臺長。無論第一次或第二次出任央廣總臺長,臺灣的媒體環境與言論市場,都與威權時代大不相同了,特別是第二次,百家爭鳴的自媒體浪潮,使言論自由已經變得像空氣一樣自然,所以對於央廣這個歷史悠久,號稱國家廣播電臺,但知名度和影響力卻日益式微的媒體來說,多元開放的言論已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如何擺脫傳統的包袱,把央廣轉型成為一個新而有力的臺灣之音,反而是我這個經理人必須日思夜想的艱難課題。
    要開創新局先了解歷史
    中央廣播電臺因為被法律設定為一個國際廣播電臺,所以在國內無法申請頻道,在兩岸進入交流年代,有線電視、網路興起之後,年輕世代的臺灣人,更是愈來愈少人知道,我們有一個國家廣播電臺,叫做中央廣播電臺。其實央廣的歷史之所以重要,當然不是因為它是一個電臺的歷史,而是因為央廣是臺海兩岸的電子媒體發展源頭,也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現存廣播電臺之一,研究東亞傳播歷史的人,不可不讀央廣史。
    過去以央廣歷史為主軸的出版品,多是以官方角度出發的書冊,宣傳性質大於寫史,特別是在威權時代,政治正確更是重要。像這本書中提到的央廣首任處長吳保豐,主導央廣的創建工作長達15年之久,也被譽為中國廣播界的三巨頭之一,可是因為他後來沒有隨國民政府來臺而且投共了,所以在過去所有央廣的出版品中,吳保豐可說是完完全全消失了,連許多老央廣人也不知道他的存在。
    有別於過去的官方出版品,這本《揚聲國際的臺灣之音―中央廣播電臺九十年史》是由何義麟、林果顯、楊秀菁、黃順星等四位臺史與傳播史學家合力完成,從歷史學家的角度,來記錄這九十年來中央廣播電臺在兩岸的歷史足跡,並由民間出版者五南圖書出版公司發行,央廣僅僅在基本資訊的提供與校對等庶務性工作上給予協助。對於歷史內容的撰寫與詮釋,央廣完全尊重四位老師的專業。
    因此,這本書給了讀者一個全新的視野來看待央廣,特別是以臺灣這片土地為軸心的史觀來看待央廣的歷史。舉例來說,第一章雙源匯流的廣播發展史,除了記述國民政府在中國大陸創建中央廣播電臺的故事,另一方面也把日治時期為臺灣廣播產業扎根的史料納入,這使得戰後在臺設置的央廣臺灣臺,可以接收吸納原「臺灣放送協會」的硬體設備與資產,並利用廣大的廣播聽眾基礎,來推展廣播事業。
    另外,央廣在二二八事件中的故事與角色,也是第一次被載入央廣的臺史中。還有九零年代末期,央廣如何在要求黨政分離與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民主浪潮中,蛻變為國家廣播電臺的歷程,這些都是非常新鮮的史料。讀完這本書,你會有一個感覺,央廣的歷史軌跡,何嘗不是臺灣戰後史的一個縮影啊!
    在數位匯流時代的今天,央廣正朝著「網媒化」、「影音化」、「強化多語內容」等三大方向進行轉型與改革。網路科技的發達,提供央廣一個機會,央廣因此不必再完全依賴成本昂貴又逐漸邊緣化的中短波傳播方式,而可以借助無遠弗屆又便宜的網路平臺,來執行國際傳播的任務。但同時,央廣也像所有的大眾傳播媒體一樣,面臨著無數網路媒體與自媒體的挑戰。不過,相信央廣人在歷經九十年的歷史淘洗之後,會用堅毅的態度來改造自己,希望不久的未來,我們會看到一個代表臺灣的,多語的,全世界都叫得出名字的新央廣出現。

    邵立中

    <TOP>

    內容試閱

    Chapter 01 雙源匯流的廣播發展史(1928-1945)(何義麟)
    回顧中央廣播電臺的發展史,首先當然要認識到,1928年國民政府定都南京並施行訓政體制,同時也開始發展廣播事業。但我們要注意到,在訓政體制之下,這項新媒體既非國營也非民營,而是交由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來經營。另一方面,在殖民地臺灣,也從1928年開始設立廣播電臺,並且建立全島的廣播網。在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之後,「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負責接收「臺灣放送協會」與各地的「放送局」,改組成立「臺灣廣播電臺」,並納入中央廣播電臺的廣播網。1949年政府遷臺,兩地的廣播人才與器材設備融為一體,進入另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兩個敵對國家不同體制下發展的廣播事業,在1945到1949年間整合起來,變成「中國廣播公司」,過去曾簡稱為「中廣」,但1998年以國家廣播電臺面貌出現後,則簡稱為「央廣」。央廣來臺後的演變過程,可以稱之為「雙源匯流」。因此,以下本章將焦點集中於1945年以前,首先介紹國民政府與臺灣總督府建立廣播事業的過程,接著要看看雙方如何經營與擴張,最後則要探討戰時中日雙方如何展開激烈的電波戰。
    第一節 中央廣播電臺的創立過程
    一般而言,飛機、汽車、無線電波被稱為十九世紀的三大發明。但是,這些發明都要到進入二十世紀初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才真正進到實用的階段。1895年義大利人馬可尼(Marconi, 1874-1937)發現無線電訊後,有關無線電訊的事業就迅速地發展。1920年,第一家民間廣播電臺在美國匹茲堡開播,自此以後歐美先進國家都積極籌設廣播電臺。追求現代化的中國與日本,當然也都不落人後,相繼投入無線電訊事業的開發。1925年,日本的東京、大阪、名古屋等放送局陸續開播,隨後納入社團法人「日本放送協會(NHK)」統合管理。此外,殖民地臺灣、朝鮮也分別設立「臺灣放送協會」與「朝鮮放送協會」,積極發展收音機廣播事業。相對地,國民政府在1928年設立「中央廣播電臺」,積極展開對國內民眾宣傳,同時積極準備對國際發聲。由於中國幅員遼闊、交通網絡不發達,文盲比例又過高,收音機這項新傳媒正好可以克服這些問題。進入戰爭時期,為了以廣播壓制敵人的宣傳並向國際求援,更需要掌握廣播電臺。以下,首先將說明央廣創立經過,其次則要探究其營運方式,最後也將設法考察中日戰爭爆發前,央廣如何面對戰局的變化。
    一、上海的廣播事業與央廣創辦之緣起
    中國最初收音機廣播是從上海租界內開始發展,而後才有政府創辦的電臺。參與電臺設立的吳道一表示,陳果夫決心創辦廣播電臺,其原因在於:「憑其收聽上海美商開洛公司播送商業廣告的感想,深信廣播電臺是宣傳主義,闡揚國策,報導新聞,推廣教育的無上利器。」由此可知在國民政府北伐成功奠都南京之後,開始籌辦中央廣播電臺,其構想是參考上海租界的電臺廣播之盛況。因此,上海租界的收音機廣播,可以稱為中國廣播事業發展的前史。根據學者之研究與《上海市地方志》中租界志的記載,1916年法國外交部已經在租界裝設國際無線電接收設備,原本規模較小,1918年擴大功率,可直接接收英國、美國電訊傳來的直接消息。此時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末期,電臺可迅速收到外部傳來的新聞,因此上海許多報社就開設「法國無線電」專欄,報導最新消息。但是,第一座真正的無線廣播電臺,應該是1922年冬美國記者奧斯本(E. G. Osborne)創辦的「空中傳音電臺」,發射功率僅50瓦,出售收音機是電臺主要收入。隔年,因北洋政府公布〈電訊條例〉,管制收音機進口,加上該電臺音效不佳,開播不到兩個月後即停播。
    實際上,此時上海租界之內還有其他單位設立的電臺,例如1923年美商新孚洋行就在公司內創立電臺,其節目包括時事新聞、音樂、廣告等,因收音機數量少聽眾不多,開播半年後就告歇業。1924年,開洛電話材料公司(Kellogg Switchboard & Supply Co.)設立「開洛廣播電臺」,臺呼KRC,發射功率100瓦,節目有西方音樂、中國京劇、廣告與無線電講座等。該公司還兼營RCA收音機的銷售,透過自設的電臺宣傳廣告,因此獲利豐厚,營業時間也持續較久。但不知何故,陳果夫收聽的這個電臺,到1928年10月時就停播了。開洛電臺播音期間,上海租界內私人創辦的電臺林立。1927年第一家華商開辦的新新電臺開播,而後廣播事業快速發展,但一直沒有相關法令規章進行管理。1929年,國民政府交通部擬定管理無線廣播電臺的章程,開始積極整頓各地的電臺。然而,屬於特區的上海租界內的電臺,依然未被國府納入管理。1933年,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曾單方制定電臺管理章程,而後成為租界內的電臺共同遵守的規範。隨後,由於中日兩國的戰事擴大,租界電臺的經營又進入另一階段。
    租界內較知名的電臺,還有福音廣播電臺,由基督教團體所創立,發射功率150瓦,1933年12月開播,主要節目播出新聞報導、音樂等節目之外,還有布道讀經、聖經研究、英文演講等。宗教相關的節目是其特色。抗戰爆發後,日軍占領上海並強迫租界電臺納入登記,該電臺於1938年11月轉為美商電臺。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電臺遭日軍接管,並改名為大東廣播電臺。戰時,上海的電臺經營都遭到日軍的干擾,例如:大美廣播電臺也是在1938年11月改掛美商電臺。1941年12月日本與歐美開戰後,日軍進一步占領上海租界,大美改名為黃浦廣播電臺,並納入日軍控制的廣播事業建設協會管轄。1942年4月以後,上海無線廣播都被納入汪精衛政權下之宣傳部統一管理。整個上海的電臺發展,特別是租界內的收音機廣播,或許可以稱為中國廣播事業的外史。
    相較於租界的電臺榮景,國民政府直到北伐成功後,才開始掌握廣播電臺。1927年5月1日,天津廣播電臺成立,隸屬交通部管轄,這是第一座公營電臺。接著,同年10月,上海新新公司在其六層大廈屋頂設立電臺,功率50瓦,每日間歇播音四小時,這是中華民國企業開設的第一座民營電臺,主要播出娛樂節目與商業廣告。本國經營地方性電臺興起之際,全國性電臺之央廣開始籌設。根據吳道一回憶與專書提到,1927年4月17日國府奠都南京後,陳果夫率先提議,並與中央宣傳部部長戴傳賢及中央委員葉楚傖商討後,共同決定設立一座全國性廣播電臺。不僅如此,陳果夫還直接採取行動,墊款關銀1萬9,000兩作為開辦經費,委託軍事委員會上海無線電機製造廠,向美商開洛公司訂購相關設備,包括500瓦特電力中波播音臺一座,以及播音與天線等各種必備器材。這些設備先交由軍委會交通處長李範一設計規劃如何使用,再委任中宣部徐恩曾籌辦臺務。
    電臺建立後,選定1928年8月1日,在南京丁家橋中央黨部大禮堂舉行開播儀式。電臺全名「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廣播無線電臺」,簡稱「中央廣播電臺」,臺呼XKM,功率500瓦,波長300公尺。從此,國民黨才開始掌握無線電廣播這項利器。1931年7月,國民黨中執會通過決議,將電臺改名為「中央廣播無線電臺管理處」,隸屬中執會管轄。1932年8月,黨部制定「中央廣播無線電臺管理處組織條例」,第一條明訂:「中央廣播無線電臺管理處直隸於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電臺的營運定位為黨營的文化事業。電臺的工作目標,主要就是政令宣導、為黨喉舌。亦即,藉著廣播進行由上而下教化民眾之任務與目標導向。1936年1月,央廣再度更名為「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這個名稱歷經八年抗戰,一直沿用到1949年改組為「中國廣播公司(簡稱中廣)」為止。
    廣播不僅肩負對國民宣傳的任務,不久之後央廣就進入對國際廣播,甚至是對敵廣播的階段。但收音機的普及率不高,因此國府統治中國大陸時期,藉由廣播教化民眾之目標並不容易落實。1924年,中國國民黨先在廣州創辦「中央通訊社」,1928年建立「中央廣播電臺」,同年也在上海創辦黨營的《中央日報》。而後,國民黨長期掌握這三個以中央為名之宣傳利器。訓政時期在以黨領政的體制下,黨中央掌控報紙與廣播等各種媒體。1948年訓政結束,並開始實行憲政,但因國共內戰加劇,隨即進入動員戡亂時期。因此,以中央為名的媒體機構依然屬於黨營事業,直到臺灣民主化體制建立後,才得以徹底地轉化。
    提到央廣的歷史,就必須提到為央廣撰寫央廣臺史並自稱為央廣「老兵」的吳道一。吳道一所撰寫的《中廣四十年》為目前央廣歷史的重要參考資料。1928年6月,吳道一獲得中央宣傳部葉楚傖之派任,投入電臺創建工作。隔年3月,辭去中央組織部工作,正式改任央廣無線電臺主任。1931年4月以後擔任中央廣播無線電臺副處長,1936年改制為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後仍任副處長,直至1943年2月升任處長。1949年11月以後擔任中國廣播公司副總經理,1964年4月退休為止。耐人尋味的是,在吳道一的央廣沿革的敘述中,央廣首任處長吳保豐(1899-1963)的事蹟卻被刪除。這是因為建臺之初即掌理電臺的吳保豐,戰後隨即轉向支持中共新政權,1949年後並未來到臺灣,在戒嚴的年代,像此類投共人物並不允許被公開提及。
    吳保豐畢業於交通大學電機科,1924年到美國密西根大學留學。返國後,經同學陳立夫等人介紹加入國民黨,曾當選國民黨中央候補委員、中央執行委員。1941年出任交通大學重慶分校主任,而後正式擔任交大校長。1928年央廣創立後,吳保豐出任電臺主任,1932年央廣改制為管理處後,他擔任首任處長,直到1943年才改由吳道一接任。在當時,吳保豐在設備籌建的貢獻,不亞於陳果夫政策規劃之功勞。他在籌備中央電臺時受到重用,也因為在電機方面的長才,而被賦予重任。此外,他也在交通部兼職並多次出任相關工作。央廣創建之後十幾年間,都是由吳保豐主掌臺務,接任的吳道一對其直屬長官的事蹟,在書中竟無隻字片語,連他的姓名也徹底抹除。在戒嚴的年代,或許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如今似乎有必要恢復其職銜與事蹟,讓央廣的歷史更完整豐富。
    1928年8月央廣在南京開播時,上海、北平、天津、奉天(瀋陽)、哈爾濱等地也有廣播電臺。但當時這些大都市可用於收聽廣播的收音機,總數合計還不足一萬臺,整個廣播收聽市場還非常有限。央廣為了推展收聽廣播的效率,同時召募訓練一批「無線電收音員」,分別派往5個特別市黨部與5個省黨部。收音員專職收聽央廣的新聞節目,聽寫後的原稿送交當地報社刊登,同時還張貼壁報供民眾閱覽。這個計畫最初碰到的困難是,電臺發射電力不足,偏遠地區無法清楚收聽,四年半後擴充電力至75千瓦,才克服這個問題。無線電收音員持續訓練,派遣四百多名到全國各地。吳道一認為:「所有當地報紙頭條新聞,重要通信,全係採用收音員提供的中央電臺播出消息,自然促使他們對於了解國策,統一信仰方面,逐漸加深。我們平常所冀望的宣傳目標無形中完成了一部分。」這項自我評估充分反應訓政時期的宣傳理念。實際上,廣播事業展開之初,所謂「清共」與「剿匪」早已展開。學者認為,央廣的組織結構嚴謹,對中共地下黨防範謹慎,長期以來對進入電臺工作的人員,都有相當嚴格的考核標準。由此可知,或許國民黨的反共宣傳成效相當有限,但這些措施已充分顯示出黨部對廣播宣傳的重視。
    二、來自南京中央大臺的「怪放送」
    央廣的開播,很明顯地改變了當時全國廣播的生態。當時廣播事業還在起步階段,在成本效益的考量下,節目類型與聽眾數量規模都很難大幅擴展。公營的天津、北平、奉天(瀋陽)、哈爾濱等電臺之廣播,百分之九十都是播送娛樂節目,新聞節目很少。而且,各廣播電臺都要收費,真空管收音機每臺每月的收聽費一元,礦石收音機五角。相對地,央廣開播後,不僅未收取任何費用,其節目是百分之九十為新聞節目,完全打破業界的樣態。這樣的經營模式與節目內容,在當時可說是一種創新與突破。而且央廣的播音時間不斷延長,基本上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半,間歇性播出四小時,但若有特別重要的大事,隨時插播即時消息。總言之,央廣一開始就被視為國家廣播電臺,其經營模式完全不同於一般的商業電臺。而後,隨著戰爭局勢的發展,央廣的定位與廣播內容,自然有更加特殊的發展。
    國家電臺是國家領導人發表聲明的管道,也是轉播國家祭典的工具。孫文於1925年在北京逝世,靈柩安放於香山碧雲寺。而後,國民政府不僅將孫文尊為國父,並籌畫將其遺體安葬南京紫金山中山陵。1929年6月1日舉行這場「奉安大典」,剛成立不久的央廣,首次肩負起實況轉播之任務。作為國家的廣播電臺,大概都要肩負同樣的使命,例如日本放送協會也一樣,必須負責實況轉播1925年大正天皇的葬禮,以及隨後舉行的昭和天皇的即位大典等。根據央廣的紀錄,整個奉安大典的移靈的路線與車站,都必須裝置收音機之廣播器,中山陵等重要地點,必須安置播音專線與公共演講機。工程人員與節目人員通力合力,從5月31日起大動員,展開收音與播音的搭配,將靈櫬移送與安葬過程詳細播出。這項轉播工作,被認為央廣歷史的傳奇之一。
    央廣建立後隔年,立即面臨日本在東京新建10千瓦中波機塔臺的挑戰,因為其音波可以涵蓋中國沿海較富庶的各省。央廣主事者見到此一情勢,馬上開始擬定相關對策,經函請美、英、德、法等六家廠商報價並開會檢討後,決定添購一座50千瓦之廣播設備。這個方案經國民黨中常會通過,1930年2月籌備單位才選定向德商德律風根公司採購。獲選之後,該公司駐滬代表西門子洋行經理,隨即帶著訂購合同到南京準備簽約。據說在接洽過程中,洋行經理拿出鉅額美金支票,表示希望轉交兩位籌備委員。結果,很快就被陳果夫委員退還,令德商代表相當驚訝。對央廣刮目相看之餘,德律風根公司決定將兩成佣金,回饋到採購的設備上,廣播機組的電力才變成75千瓦。這個故事由當事人陳果夫自述後,被一再地引用,應該已經是廣為人知的故事了。
    1932年中央大臺架設完工,7月進行試播,臺呼「中央廣播電臺XGOA」,測試後確認,遠處各省的真空管收音機或江蘇全省的礦石收音機,大多能清楚地收聽。藉著這個也被稱為「中央大臺」的完工,央廣也重新改訂節目表,每天播音10小時。此時廣播節目,大致可分新聞、教育各占三小時,娛樂占二小時四十分,其餘還有氣象、商情、報時等。播音用語包括:國語、粵語、廈門語、英語四種。接著,央廣選擇同年11月12日總理誕辰紀念日,在大電臺的江東門新臺址舉行開幕典禮。這座大電臺從規劃到完成,為時三年九個月,耗資近130萬銀元(約合美金40萬元),完工時成為東亞地區最大的電臺,由於完工後電臺發射力強大,不僅中國各地都能清楚地收聽到,海外日本、菲律賓、紐西蘭等地都在電波可達範圍內,因此日本將它稱之為「怪放送」。
    中央大臺興建過程中,發生一二八松滬戰役,這場戰役對央廣的營運造成相當大的衝擊。1932年1月28日,日軍在上海製造事端。戰事爆發後,十九路軍與第五軍投入戰場,央廣立即持續播音,並改訂播音時間表,停播音樂,呼籲全國同胞踴躍捐款或捐獻物資。這樣的節目變動,在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時,央廣已經採取同樣的因應辦法,但一二八事件發生後,對廣播電臺衝擊更大。這是因為考量國家安全問題,1月30日中央政府宣告留下外交、軍政、財政在南京辦公外,其餘單位遷往洛陽辦公。中央電臺配合政府行動,立即攜帶自行研發的250瓦特中波機隨行,抵達後利用洛陽西宮原有的鐵塔,十天內趕裝播音,同時攜帶50多架收音機,交給公私機關與市區店鋪擺置,並開放民眾收聽,以便讓民眾了解日軍野心與政府的對策。5月16日,中日簽署停戰協定,中央各項會議回到南京舉行,但直到12月,各單位才全部遷返南京,央廣到這時才停播洛陽臺。1933年10月,原本洛陽臺的原套機件被運往江西,提供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南昌行營,以協助行營展開剿匪之宣傳。
    1937年盧溝橋事件爆發後,國民黨中央黨部、國民政府撤離南京,移駐漢口後,中央電臺雖仍照常維持工作,但是節目來源逐漸匱乏,經中央常務委員陳立夫批准後,在11月23日子夜起停播,所遺工作改由長沙電臺接替。並由留守的員工將僅使用五年的廣播器材全數拆除銷毀,凡笨重無法搬遷的材料直接就地銷毀,其餘重要可搬移的材料則裝箱運上船隻移往他處。這些材料最後被轉運至重慶,裝配戰時首都應用的10千瓦中央電臺。中央電臺在重慶重新安頓後,廣播呼號仍為XGOA,受到地形所限,採用200公尺高的單桿天線。因為資源短缺,每日上午7時半開始播放早操、國文、英語教授、音樂、新聞等共兩小時。中間停播,晚間6時起播送抗戰講座、兒童教育、戰時民眾常識、科學演講、戰時學術演講、總理遺教、講讀總裁演辭、新聞類述、軍歌、國樂、歌詠,同時還邀請蒙藏委員會擔任講授蒙語、藏語等時事報導,直到11時停播。並且自1937年4月底開始針對日軍占領區,於每日清晨3點半開始播放紀錄新聞90分鐘,以後又延長至140分鐘。此外,又在1939年2月開始以中央短波電臺的名義,以XGOX、XGOY兩種呼號分別採用不同語言與華僑方言對國際廣播,平均播音時間長達十一小時。中央電臺就在困頓艱苦的情況下持續,直到1946年5月5日國民政府還都當天,正式以中央電臺XGOA的名義,重新恢復播音。
    三、央廣對節目改良與聽眾服務之努力
    央廣的基本任務,除了向國內民眾宣傳,同時也要進行國際宣傳,當然,不論如何主要面對的是聽眾。不論是對內或是對外,電臺的宣傳想要打動人心,勢必要讓聽眾喜歡。為吸引聽眾,當然也要提供一些聽眾服務項目。如何製播吸引聽眾的節目,提供聽眾滿意的服務,應該是電臺經營的基本原則。發行《廣播週報》,很明顯就是一項聽眾服務的工作。央廣首次發行的刊物是,1929年出版的《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廣播無線電臺年刊》一書,其中詳細說明電臺創辦經過與營運狀況。而後,直到1934年2月才發行《無線電》雙月刊,其內容以技術介紹為主,並非真正的廣播文字刊物。
    1934年9月《廣播週報》問世,這才是真正屬於一般聽眾讀物。週報每期定價法幣5分,平均38頁,約四萬字,內容包括已播言論、演講、各種常識、兒童節目稿件、待播話劇原稿、粵劇與彈詞之劇詞或樂譜。另外,還有兩週內將播出的節目預報,發行量從四千份開始,逐漸增加到一萬八千份。1937年8月14日開出第150期之後,因南京遭到轟炸而停刊,直到1939年元旦才在重慶復刊發行151期,1931年4月發行196期之後,因重慶遭到轟炸,印刷困難而停刊。抗戰勝利1946年5月還都南京,央廣也遷回南京,9月起再發行這份週報,稱為復刊第一期,直到1948年底因戰亂與通貨膨脹而停刊。這是央廣在大陸時期,曾經發行的重要刊物,其最主要目的就是服務聽眾。若要了解央廣早期歷史,這應該是一份重要的參考資料。跟收音機廣播有關的出版品,還有天津發行的《廣播日報》,實際內容為何,尚待進一步調查。
    廣播電臺為了生存,播送廣告也是一項重要的收入來源。國家電臺雖然可以獲得政府的挹注,但是若能有商業廣告的收入,對電臺經營當然也不無小補。雖然,央廣在中央大臺完工後也開辦播音廣告,但實際收益似乎相當有限。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中日對立情勢嚴峻,央廣幾乎把經營的重點多放在新聞播報與民眾宣傳,商業廣告只是點綴性質。中央大臺完工後,央廣每天的播音增加到十一小時又十五分鐘,娛樂節目也達百分之四十,包括音樂、戲劇、歌詠、民謠、雜曲等。每週除了延請軍樂隊、軍校樂隊、警察廳樂隊來電臺演奏之外,主要是播放唱片。此外,也邀請各校表演團體來現場演奏。1935年1月起,央廣招攬人才,在傳音科增設音樂組,3月起首次播出自辦音樂會表演節目,而後進一步成立央廣國樂團。此時,電臺經營大致可說已經上軌道。
    1936年1月,央廣改名為「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由處長統轄電臺事務,並由黨的中央宣傳部、文化事業計畫委員會、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以及軍事委員會與交通、內政、外交、教育部等,各派代表一人組成指導委員會,由陳果夫擔任主任委員。管理處的組織,最初設立工務、傳音、事務等三科,抗戰初期,電臺西撤後,1940年成立設計考核委員會,11月增設收音督導科,隔年添設會計室;1942年設立電波研究所,6月添設人事室,1944年1月成立廣播器材修造所,3月增設文書科。以上電臺組織架構,就在抗戰期間逐步擴編而成(詳見圖1-1)。廣播事業指導委員會不介入電臺日常業務,主要是決定營運之大方針。例如:1936年5月第三次指導委員會中決議,以央廣名義加入「國際廣播公會」。因此,同年6月吳道一即奉命前往瑞士洛桑參加大會,並申請入會。由於這個聯盟主要是歐洲各國電臺參加,實際上對央廣的節目改良並未產生任何效果。1949年央廣遷臺改為中廣,而後連央廣的名稱也消失,自然也與此一歐洲的廣播聯盟失去聯繫。
    除了全國性的中央廣播電臺,1930年代中國各省政府也陸續設立公營電臺,例如:1932年雲南省政府在昆明設立電臺,每天播音兩小時,新聞報導占45分鐘。1933年,各省分別建立:江西南昌、山東濟南、山西太原、湖南長沙、河北等電臺。1934年福州廣播電臺成立,每天間歇播音七小時四十分鐘,新聞報導占一小時,分別以國語、福州語、廈門語播出,接著是設於開封的河南廣播電臺。這些在抗戰爆發前設置的公營電臺,大多以新聞報導或音樂節目為主。相對地,民營電臺集中於上海,其他都市如天津、青島、杭州等都有民營電臺的設置。根據統計,1927-1936年間成立的電臺達100座,總電力110千瓦,除了中央、成都、漢口三臺之外,其餘都是中波頻率的地方電臺。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