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能量校準:告別耗損關係,加深滋養連結,每天都能做的能量斷捨離

Energy Strands

    作者:丹妮絲‧琳恩
  • 譯者:心意
  • 出版社:遠流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3/27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3284802
  • 定價:380
    優惠價:79折,300
  • 優惠期限:2019/09/22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好書推薦

    豐富您的閱讀,延伸書推薦! 
    2019.03.20-2019.04.30
    延伸書單本79折,任選2本可享75折!

     

    英國長銷經典水晶能量療癒萬用書

    <TOP>

    內容簡介

    「美國最佳神祕智慧守護者」丹妮絲‧琳恩直傳!
    進行能量校準才能真正找到問題核心,
    徹底斷開負面的人事物,
    重新感受到生命自在流動的喜悅。
    與人講話聊天時,是否曾有越聊越覺得累,對方卻變得越來越生龍活虎的經驗呢?這現象可能是代表著:你的能量正單方面地流進對方。或者是,有過那種沒來由地感到興高采烈的時刻嗎?這可能意味著,與你共享情愛能量繫帶的某個人正想念著你,而他們的愛也隨著這個能量繫帶傳來。
    萬事萬物都是能量,包含人類在內都是透過「能量束」相互連結。生活中不停和形形色色的人、事、物互動,我們會在不知不覺中,接收到對方的情緒、想法和痛苦。
    即使彼此相隔千里、多年未曾聯繫或天人永隔,若沒有經過有意識的清理調校,這些能量會一直黏附在身上。如果是一段負面關係,能量束的存在會阻礙我們完全終止關係,讓生命的流動變得困難。反之,如果是充滿愛與支持的關係,則可以透過強化能量束,讓它持續守護我們。
    透過本書,你將從「美國最佳神祕智慧守護者」丹妮絲‧琳恩身上,學到她數十年的菁華: 
    ◆第一章:了解什麼是能量束,以及附著在身上的能量繫帶有哪些。你也會了解那些穿流於你、親朋好友和祖先之間的能量,以及了解那些來自過去、目前戀人的能量流動。除此之外,也會逐步了解夢境、鬼魂、星際連結、脈輪和天體等。 
    ◆第二章:你將探索自己身上可能會對(自己的)情緒和健康產生影響的能量束,並且將了解能量吸血鬼、精神攻擊、毒人的依附等寶貴資訊,也會了解殘存能量和前人的能量如何影響你的幸福。此外,通過學習和掃描能量的漏洞,你將發現那些正在影響你、你的身體和住家的能量束。 
    ◆第三章:將提供你具體、有效、歷史悠久且功能強大的方法,來切除和釋放任何耗損或削弱你的能量繫帶。 
    ◆第四章:你將學到關於能量保護以及何時使用能量保護等資訊。你也會逐步學習如何密封、保護自己的能量場,以及何時使用和不使用它們的方法。 
    ◆第五章:你將學到如何提振、強化和建立人際交流、愛情與歡樂的能量束,以及如何強化你和宇宙的神聖連結。你也將會學到如何在自己家創造專屬的神聖空間,且只允許充滿活力、閃亮的能量光束流向你,在你的身邊流動。
     
    ★不可思議的能量校準實例
    ◆布莉安娜沒那麼喜歡前男友,卻無法克制地追蹤對方動態,而清理彼此的能量似乎沒有起色,直到她進行能量束探測後,發現問題的根源居然是自己和父親的關係。 
    ◆蘿拉使用書中的清理工具後,原本對她有非分之想的主管不久後被解雇,而新主管不僅受人尊敬,工作氣氛也更好。 
    ◆約翰的喉嚨痛了四個月,求醫也找不出任何問題,丹妮絲為他清理連結喉嚨的不健康能量後就好了。約翰沒多久發現,這股能量可能來自罹患咽喉癌的隔壁同事。 
    ◆戈登在很親近的叔叔過世後變得異常抑鬱,檢視能量束時,發現自己身上不只有叔叔的關愛能量,還有老年的憂鬱情緒。他清理了負能量束,只讓叔叔的愛留下來。

    <TOP>

    作者介紹

    丹妮絲‧琳恩

    (Denise Linn)
    丹妮絲‧琳恩的個人靈性旅程,始於青少年時期的一場瀕死經驗。這場瀕死經驗顛覆了她的人生,讓她踏上靈性追尋之路,研究眾多文化的靈性傳統,包括她血緣中繼承的美洲原住民信仰。三十五年來,她追隨許多大師學習,包括夏威夷的卡胡那(薩滿)、靈氣師父、指壓師父、美洲普韋布洛族(Pueblo Indian)的藥師,也向紐西蘭的毛利族、非洲波布那的祖魯人等原住民學習。此外,丹妮絲也在佛教禪寺裡禪修兩年以上。
    丹妮絲是一位名揚國際的講師、療癒師、作家,被譽為「美國最佳神祕智慧守護者」。在世界各地舉辦研討會,並常常在探索頻道、BBC、NBC、歐普拉等電視節目與廣播節目上受訪。著有《神聖空間》、《靈魂教練》、《如果我可以原諒,你也做得到!》等19本著作,翻譯成二十多種語言。

    譯者簡介

    心意

    目前旅居南非的斜槓青年,從事翻譯/口譯(omartswow.com)/瑜伽/美術老師。曾任僑報編輯/翻譯,採訪非盟、金磚國家峰會等國際會議。新竹教育大學畢業,曾任美術、客語、英語教師15年,同時取得兒童/成人瑜伽證照,海內外教學多年。千禧年始,將教室延伸到全世界,成了趴趴走背包客,邊旅行走讀,邊學習身心靈課程。在探索、突破自我過程中,學習活出自性的喜悅自在,也與他人互放那本自俱足的光亮。

    <TOP>

    各界推薦

    Amy逸美/意識結構研究會社團負責人、王永憲/加拿大自然醫學博士、周介偉/光中心創辦人、庫瑪(Kuma)/《光的療癒者—活在第五次元的世界》作者、許瑞云/哈佛醫師.身心靈作家、潘月琪/資深藝文主持人‧口語表達訓練講師‧TEDxSuzhou年會講者、譚瑞琪/《阿乙莎靈訊》作者──專業推薦

    作者提供獨特的心靈守護法則,對於處在認知世界現實中心物分離混亂的現代人來說,提供了心身靈安頓和樂的最佳終極指南。──Amy逸美/意識結構研究會社團負責人
    當我拿到初稿時,就無法放下這本書了。這是所有身心靈工作者都應該熟讀,也會讓你功力大增的好書,強力推薦給大家。──王永憲/加拿大自然醫學博士
    本書將能量束做了最完整的整理說明,也是一般入門朋友可以從能量角度了解人際互動的自助自保手冊。──周介偉/光中心創辦人
    如作者所言:「我們的靈魂熱愛真理,而通向真理的道路就是你的能量場必須足夠強壯才行。」同樣從事能量工作,所以很清楚這樣的想法。透過此書的分享讀者可以理解能量束的形成與如何強化自己的能量。─—庫瑪(Kuma)/《光的療癒者—活在第五次元的世界》作者
    本書作者例舉許多生動故事,娓娓解說「能量」是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與人際關係。謝謝作者的智慧洞見,浩瀚宇宙中,我們都是一體的,彼此不孤單。──潘月琪/資深藝文主持人.口語表達訓練講師.TED×Suzhou年會講者
    生命就是能量,當我們能夠從根本去理解這一點並學會運用能量時,生活就會發生驚人的變化。你準備好放下過去了嗎?你厭倦了關係中能量耗盡的無力感嗎讓《能量校準》這本書教會你所需知道的一切,更加了解生命中重要關係的形成、維護與強化。──雪柔‧理查森(Cheryl Richardson)/《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
    本書教導你生命是能量施與受的一個大連續循環。你可以控制這種美妙、充滿智慧的能量,並運用它來引導你走向幸福的道路。──約翰‧霍蘭德(John Holland)/靈媒、《穿梭陰陽界》作者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3284802
    頁數 / 288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前言:放下的旅程
    導讀:關於能量束的真理
    第一章 理解能量束 探索你的能量束
    第二章 切除捆綁的關係:釋放耗損你的能量繫帶
    第三章 保護和屏障你的能量場
    第四章 強化那些賦予你力量的能量束
    後記

    <TOP>

    前言:
    放下的旅程

    當我們試圖以單一的角度看待某件事,我們會發現它和全宇宙都有關係。
    ──約翰•繆爾(John Muir)

    約莫五十年前,皇家夏威夷旅館前有著一棵巨大的榕樹(也許這棵樹到現在還佇立在那裡)。對於觀光客來說,那只是島上的一部分,然而,對那些有靈視力的人們來說,他們會「看見」一條粗大且閃閃發亮的能量束,從樹上穿過酒店,一直延伸到地下室的一個SPA按摩中心。
    這個按摩中心的位置頗為隱祕,除非客人已事先知道,否則,基本上一般人是很難找到這裡的。有趣的是,幾乎每個星期都會有人走進按摩中心,然後說他們是跟著樹上閃亮亮的能量束走進按摩中心。
    當時,我在那家按摩中心和我的老師莫兒娜‧西蒙那(Morrnah Simeona,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的創始者)一塊擔任按摩師的工作。莫兒娜是夏威夷的卡胡納(Kahuna,夏威夷詞彙,是當地對工匠、專家、僧侶、藥師、教師以及其他智者的總稱),也是傳統療法治療師。對於按摩中心這些絡繹不絕的人潮,我感到十分困惑,便問了莫兒娜,「那些客人到底在說什麼呀!?我沒有看到什麼閃亮亮的光束,一路從樹上連結到這個地下室啊!?」
    莫兒娜緩緩地答道:「剛開始在這裡工作的時候,為了要吸引興趣相投的顧客,我就在這棵大榕樹裡錨定了一股連結到我們SPA按摩中心的能量束。因為,在我的傳統文化中,古老的療癒師會知道能量的錨定與連結該怎麼設置,所以,只要是能看到這個能量束的顧客們,就會自己走進我們的按摩中心。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有意識地看見這股能量束,這也是為什麼,當一些人走進我們的按摩中心時,才會異口同聲地說,他們不知道自己怎會走下樓到我們的SPA,似乎是有一股莫名的能量牽引著他們。」
    事實上,莫兒娜的生意也的確是興旺無比,甚至連國家元首也曾光顧。她接著說道:「即使你看不到那些將我們和宇宙連結在一起的能量絲(filaments)、能量束(strands)以及能量繫帶(cords),但它們就是確確實實的存在。有些人會強化我們的能量,加深我們與自己以及造物主之間的聯繫;然而,也有些人會耗損並削弱我們的能量。然而,當你了解了能量的本質,你不但能掌握生活中的重要事務,也會知道如何優雅地使用個人的力量。」莫兒娜的話語,開啟了我對於能量本質的了解,以及我們是如何地與宇宙連結在一起。
    和莫兒娜相處了幾年後,我開始到世界各地去旅行,除了花時間和薩滿及大地治療師相處,也向他們學習原始部落對能量與療癒的見解。我發現,不同的原始部落間卻都有個共通點,就是認為我們的能量是與世界聯繫在一起的。為了讓生活更加平衡,每個(部落)傳統文化中都有強化或釋放這些能量束的方法。在本書中,我會分享自己多年來學到的一些方法,以支持你去了解這些能量束,獲得更和諧的人生。
    本書會是開啟你了解能量(能量纜﹝cables﹞、能量索﹝ropes﹞、能量帶﹝ribbons﹞、能量束、能量線﹝thread﹞、能量網 ﹝cobwebs﹞和能量絲)流向的旅程。你會知道該怎麼使用古老的薩滿技巧,來釋放羈絆你的能量繫帶,也會學到該如何強化那些能賦予你力量的能量束。這不但是神聖的,也能提供靈魂一個暫時的棲身處。
    能夠發現並釋放那些不再賦予你力量的能量繫帶,是一個放下的旅程……而且這也能協助你重新找回生命的脈絡。當你願意開始探險、認識並釋放那些限制你的能量繫帶時,你可能就會意識到該是放下負累的時候了。當你意識到阻止你成為真我的能量為何時,你就會發現生活中已沒有什麼人可以怪罪、沒有人有錯,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也沒有什麼事真的可以讓人感到內疚或羞愧的。你沒有問題,你就是你,你是完美的。你不需要隱藏真正的自己,也不需要做個爛好人,總是先滿足別人的需求後再顧到自己。在你願意放鬆、放手的那個片刻,你就會了解到……一切安好如昔;而這也是本書更深層次的能量。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理解能量束(節錄)
    你附著了些什麼呢?
    我們每個人都有大量的能量束湧入周圍的宇宙,所以你並非孤立於世,你是與所有萬物連結在一起的……所有萬物。
    你有能量束連結到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孩子、流產的嬰兒、兒時朋友、性伴侶、麻煩或奇怪的老闆、同事,甚至連結到精神領袖、治療師和療癒師。你可能自己創造能量帶、能量絲附著在公眾人物、影視名人、政治家、相交不深的人和鄰居身上。此外,你和你的住家以及住家裡面的所有物品、動物、目前的寵物和過去的寵物、過去的生活、祖先、你在世界各地居住時遇到的當地人、住過的房子、出生的地方、星辰、月亮、你的指導靈、天使、造物主,甚至是想法和概念之間……都有能量束連結著。你並不是孤立於世;相反的,你無時無刻都在影響周圍世界,你也無時無刻的被周圍世界影響著。

    家庭束
    身處在子宮裡的嬰兒,透過臍帶與母親相連。除了肉體上的連結,還有能量上的連結,而這個連結在臍帶被剪斷後,甚至可以持續。這也就是為什麼母親可以知道,她的寶貝孩子在不遠的路上遇到困難了。這個繫帶通常很結實,而且母親距離孩子多遠也都不重要,孩子還小的時候,這個繫帶可以伸展而且和距離長短無關。情緒能量在孩子和父母之間來回穿梭、流動。直到孩子變得更加獨立和自給自足,這個繫帶才會減少甚至消失。
    有時候,母親和孩子都不願意放棄這種連結,這種關係可以保持支持、愛和親近;但是,當比較負面的情緒在彼此之間流動時,父母或孩子也必須承擔。例如:你和母親相處得精疲力竭,所以決定搬到遙遠的地方居住以爭取自己的獨立,但不知怎地,你仍感到精疲力竭,特別是在與母親聯絡之後。你們可以分開四十年,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但這個家庭成員仍然會耗損你的能量。之所以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這股能量束變得厚實而黏稠,不管你身在何處,它還會在你們彼此之間延展。來自母親的能量束也可以充滿愛,讓流經過的能量溫柔地支持你度過生命中的高低起伏。任何家庭成員之間的能量線束都是如此;然而由於曾透過臍帶連結,母親和孩子之間的能量束往往更強烈。
    即使你對父母不甚了解,或者他們已經過世,你與父母之間強烈的能量束連結還是存在著。被收養的孩子即使對親生父母一無所知,仍然與他們的親生父母連結著,如同他們與養父母之間的連結一樣。奇特的是,諸如食物偏好,甚至宗教傾向等事物也都可以透過這些能量束傳遞。連結雙胞胎之間的能量束特別強烈,通常就算他們相隔遙遠,還是能夠知道對方的感受,甚至是想法。根據家庭動態,這類型的能量繫帶可以增強或削弱。當家庭繫帶清晰而且充滿活力時,家庭成員之間的連結繫帶可以灌注一種持續、療癒且充滿活力的情感支持;然而,當這個繫帶停滯、沉悶和沉重時,則帶來反效果。換句話說,無論你去到哪,你的家人都如影隨形。
    創傷可以透過家族的能量束傳遞,最新的科學研究也證實,創傷可以在家族世代中傳遞。二○一六年,科學期刊《生物精神病學》發表了一篇標題為〈大屠殺的曝露引發了FKBP5甲基化中的代際作用〉的文章,文中闡述創傷可以透過基因傳遞給下一代。
    西奈山創傷研究部門的主任瑞秋‧耶胡達博士(Dr. Rachel Yehuda)領導了一項研究,她的團隊訪問了三十二名創傷倖存者及其子女,也為他們進行抽血,並專注於研究一種名為FKBP5的基因。研究人員注意到他們身上所謂的「表觀遺傳變化」──指不是基因本身的變化,而是附著在其上的化學標記所產生的變化。舉例來說,第一代創傷的倖存者(如經歷二戰大屠殺、911恐怖攻擊或卡崔娜颶風),為了因應恐怖的事件,基因會產生遺傳適應或應變的作用。然而,沒有經歷過類似創傷的第二代,卻存在著完全相同的基因變化。耶胡達博士表示,當科學家們觀察倖存者的孩子時,發現他們在壓力相關基因上的同一位置,也存在著和第一代創傷倖存者相同的表觀遺傳變化。從靈性的角度來看,創傷能透過基因傳遞,它也透過家庭能量繫帶傳遞給後代子孫。
    我的客戶蘿莉曾告訴我,她在成長期間,總會莫名地對身著制服的人感到非理性的緊張;旅行時,只要被要求出示身分文件總會陷入恐慌。她一直無法對這兩個現象做出解釋,直到有一天她與祖母交談之後,才稍微有些了解。
    她的祖母是猶太人,童年恰逢納粹德國時代,她從未想要與孩子或孫子女們提起那個年代。祖母居住的地方很遙遠,也與蘿莉的父親關係疏遠,因此在蘿莉的成長過程中極少見到祖母,對她也不太了解。然而,在一次親密的談話中,蘿莉的祖母說道,儘管時隔多年,她依然存在著被穿著制服的男子強行帶走的恐懼感。祖母也和蘿莉分享了她小時候,需要出示身分證件(偽造的文件)時所承受的驚嚇;她雖然從未被帶到集中營,但幾十年來,那個黑暗時期的創傷卻一直伴隨著她。
    這是一個祖母經歷創傷後,將創傷與恐懼透過家庭能量繫帶傳遞給子孫的例子,而且這也最有可能是蘿莉感到莫名恐懼的原因。蘿莉在做了能量繫帶的切除後,她畢生對穿制服男人的恐懼感,以及對出示文件時的恐慌都完全消失了。你可以切除負面能量繫帶,但同時仍然與你愛的人保持正面的連結。
    即使身處遠方,家庭束也會對你的情緒產生強烈影響。當你們彼此的距離縮短,這種影響則會變得更為強烈。當某個人(也許是你久未見面的父母或者是舊情人)走進你的生活,那個盤繞在角落且乾燥的能量束,可能會突然變得緊繃、強化,就像是久未澆水而癱軟的植物一樣,在突然被澆水後,就會變得挺直且警覺。即使你久未見到某人,那並不代表連結著你們的繫帶消失了,它可能只是處在休眠狀態。
    若是已經過世的家庭成員,你們之間的能量束連結還是可以很強勁。有時,這些連結具有持續性和支持性,但有時則具有耗損性。如果某人活著的時候,你能感受到他的愛與支持,那麼他死後,如果能量連結仍然存在,它還是可以持續支持你。然而,如果這位家庭成員在生前就會耗損他人能量或很黏人,那麼死後能量束如果存在,就很可能是耗損性的。
    此外,你和不具有血緣關係的家人之間,連結的繫帶也可以很強大。我和我先生大衛、女兒梅朵,一起從華盛頓州的家開車前往舊金山灣區參加一場婚禮。大衛和我輪流開車,我們在進入俄勒岡州時迷路了(這發生在GPS普及之前)。那時輪到我開車,我對導航的想法就是停車、問人,然而大衛的想法是不要問任何人,他寧願仰賴地圖。我想停下來找一個可以幫忙指路的人,大衛卻對我的提議越來越生氣,他確信自己終究可以透過查看地圖來弄清方向。我們很少吵架,但此時我們的憤怒已節節高升,而且在蜿蜒曲折的農村更是越來越找不到路。
    最後,我喊道:「我受夠了!當我看到下一戶人家時,我要停車問路!」就在說完這句話後,我們看到長長的土石路盡頭,有一棟小房子。我把車開進了車道,當車子滑行到這戶人家門前停住時,揚起的灰塵已把車子的兩側弄髒。大衛還來不及阻止,我已經下車,並且跑上階梯到了寬闊的門廊上。我捶打著這戶人家的前門、我厭倦了迷路、我也很氣大衛,因為他不採納問路的建議。經過一段時間,就在我決定轉身離開時,終於有人把門打開了。
    當我轉過身,我的繼姐珊蒂赫然地站在眼前。這太令人驚訝了!多年來,我一直沒跟她聯絡,甚至連她住在哪都不知道,然而……她現在就真真實實的站在我眼前。最後,我們不僅知道路該怎麼走,也見到了她的丈夫及兩個女兒,而且我們還一起出去吃了晚飯。這感覺起來就像是一種奇蹟,然而因為我了解能量束的運作,所以能理解這是如何發生的:這正是當兩個人近在咫尺,讓長期被忽視的能量束變得活躍,並將兩人像超級磁鐵般拉在一塊的完美例子。

    所謂的敵人束
    注意那些來自你認為是敵人,或者不太希望你幸福的人所帶來的的能量連結。通常,你和那些非常不喜歡的人之間的連結,會比你和所愛的人之間的連結要更厚更強。你以什麼樣的強度在關注某件事,這個強度就會增強繫帶對你的附著。如果你對於你不喜歡的人有強烈的情緒,那往往會強過你的愛情能量束,因為不喜歡的情緒是比較強的。
    我遇過許多永遠不會使用「恨」這個字的新時代人,他們說從來沒想過要有「敵人」,因為那是「不靈性的」。很多人會說,他們從未在生活中討厭過任何人或任何事,也對恨這個概念感到震驚。然而,當我觀看從他們身上流出的能量束時,有些看起來就如同那些坦承心懷仇恨的人的繫帶一樣。事實上,有時它們甚至更強大,尤其是在那些懷有「宗教狂熱」的人之間。宗教狂熱並不只限於傳統宗教,還包括那些與宗教或政治團體一樣熱心(並且同樣具有批判性)的新時代人。
    當然,新時代社群中有許多人都有優雅、清澈且豐盈的光繫帶從他們身上流入和流出。社會各個階層都有擁有這些閃亮亮能量束的人,這些人是輕盈、明亮的人,從不厭惡他人,也不覺得有誰是敵人;他們為地球帶來活力和歡樂。但是,也有許多人壓抑和否認自己對別人的憤怒和怨恨(就像試圖將沙灘球壓向游泳池深處一樣),他們越是下壓負面情緒,負面情緒就越發強烈。
    你所反抗的事物會持續存在著。如果有人抵抗或否認真實的自己,不論他們想壓抑的事物為何,都會變得更加強大,而那些相應、黏著的能量也會堵塞流動性。順道一提,如果你感受到所謂的強烈負面情緒,那並不意味你是個壞人或是不夠靈性的人,這只意味著你是個凡人。挑戰之處在於,當你批判這些情緒並且試圖壓抑時,它們就會對你造成傷害。壓抑,實際上就是強化了與壓抑相關的能量束。
    「敵人」束、強烈憤怒束、怨恨束或苦澀束,似乎都可以「焊接」到你的靈魂中。想要否認它們的存在是很自然的,然而更好的策略是溫柔且充滿愛地接納自己。後退一步,用同情的心觀察自己。舉例來說,假設你發現自己憎恨某人,不要去批判或壓抑自己的感受,而是仁慈地對自己說:「天啊!真有趣,我似乎正在產生怨恨。」當你對自己有同理心並能夠接納自己時,繫帶就不會以耗損的方式附著在你身上,反倒會開始消失,因為它們已經沒有東西可附著了。

    戀人及性伴侶的能量束
    戀人間存有獨特的能量束。愛情的強度以及性接觸的激情,創造了強大的連結,這些能量束可以是美麗、強壯和清澈的,但也可以是暗沉、黏稠和沉悶的,特別是如果在性或情感關係中出現問題。此外,如果其中一方是黏人精或不值得信任,那麼常見的情況是,另一方會因為兩人之間強大的能量束流動,而感到一種持續性的耗損,即使他們的關係已經結束也是如此。這些能量束就是那麼地強大!
    就算是隨意的一夜情,也會產生持久的繫帶連結,如果不予以清除,則可以持續數年或數十年。如果某人有數不清的戀人和性伴侶(特別是當其中涉及到罪惡感或羞恥感),也沒有清除這些附著物,那麼這些無數的能量束會糾結交織在一起,甚至可能妨礙此人未來與真命天子/天女的交往關係。
    你是否有個久未謀面,但未曾完全忘懷的舊情人呢?你們兩人之間的能量束可能已經萎縮和乾枯了,但是一旦你們互相聯絡,或者只是對方突然想起你,也會讓能量束強化和變得緊繃。還記得前面提過久未澆水而癱軟的植物,只要一澆水就突然變得挺直而警覺的例子嗎?這就是舊情人間的能量束會發生的情況。
    檢測過往的性能量束並清除它們是很重要的,否則可能會停留很長的時間,干擾你當前和未來的感情關係。我們與另一個人越是親密,能量就會益發強大、無所不在,在我們身上停留的時間也會越長。此外,即便你處於一段充滿愛的關係裡,計劃著兩人長遠的未來,記得定期清理你和伴侶之間的能量束,以保持關係和諧,這是很值得的。
    有心人出自於慾望,可能將性慾望衍生成的能量束附著在你身上,這甚至可能發生在公共場合,某個陌生人傳遞了看似隨意(但強烈)的渴望到你身上。這不是善用能量的例子,而且會擾亂你的能量場。能夠理解這一點是很有價值的,因為如果發生在你身上,你就能夠釋放這樣的繫帶(或者為自己建立防護罩)。(有關建立防護罩保護自己免於不必要的能量入侵的方法,請參閱第四章。)
    有個性伴侶連結的例子:你也許有個舊情人總自認是個情場高手,並相信自己所有的舊情人仍然都對他有所渴望。當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他可能已經透過這樣的思維在你身上植入了一條厚實、多汁的能量繫帶。就因為它是如此的強大,你們就算分手,它仍然可能存在並毀損你的能量。你或許覺得自己已經迎向新生活,並把他拋在腦後,但是他可能會定期想起你,甚至重複在腦海播放過去你們之間的性愛畫面。每次只要對方這麼做,都會灌注更多的能量到這個能量束中,這麽做會吸走你一小部分的能量。當然,他可能不知道自己正在將能量束深植到你的金場(auric field,又稱靈光場,是一種包圍在身體四周的能量場)上,但是他的想法仍會耗損你的能量。
    你可能會想:「搞什麼啊!都多久以前的事了,我那時候甚至沒有很喜歡他耶,他也太自以為是了吧!為什麼對他的想法會不時地冒出來?」這類的雜念浮現,可能會特別令你覺得驚訝,因為你自認已處理好跟他之間過往的問題了,而且那人早已不在你的生活範圍中。這就很可能是他對你的回憶,正經由繫帶傳遞過來所造成。如果他對你的想法主要是與性有關,能量束可能會附著在第一脈輪甚至第二脈輪上(有關繫帶附著和脈輪的訊息,請參閱第三章)。如果他渴望你的愛,繫帶也可能會延伸到心輪,也就是他正在向你「種植繫帶」。同樣的,他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正在毀損你的能量。
    除非你有一些「東西」沒有處理到(壓抑的情緒,或未解決的關係問題,甚至是你脈輪中的家庭負累),否則對方是無法將繫帶連結到你的脈輪。換言之,只有相匹配的頻率存在,他的繫帶才有可能附著在你身上。不妨把繫帶想成魔鬼黏的樣子:如果你沒有魔鬼黏可黏貼的表面,它根本無法附著上去。
    有時你和舊情人之間的繫帶,也可能成為他與多重性伴侶間大量精神碎片的載體,以及重播他們舊時畫面的載體。換句話說,任何與他親密的人都能分享他與你之間的能量繫帶,因為他可能把所有人的能量都混在一起了。這種繫帶可能會讓你吸引負能量進入生活,並且很難去吸引健康且充滿愛的感情關係。

    來自集體無意識的能量束
    「集體無意識」是榮格創建的一個術語,指的是全人類所共有的無意識心智。這是一種集體現實,我們全都與之有關且受其影響。榮格寫道,集體無意識包含了「追溯到最初的遠古時期, 我們祖先的精神生活。榮格覺得集體無意識對人類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像是人們會同時擁有相同的夢境。
    他也寫到一個事實:即使原始意象和原型之間距離遙遠,也會同時出現在各式各樣的人身上。你是否聽說過世界各地在短短幾天內,產生相同的發明、念頭或相同的科學發現呢?這種情況發生的次數,遠遠超出我們所知道的數字,而這就是我們與集體無意識和念頭意識相連結的結果。
    集體意識內含有不同的頻率層,通常我們與其中某個頻率的連結會特別強。比方說,有些能量束會將我們與宗教、政治團體、種族和國家的特定繫帶連結起來,端看你所認同的是什麼。有時,你和這些團體之間存有如髮絲般細的能量束,有時能量則可長成如同樹幹般大小。舉例來說,一個強烈認同天主教的教徒,往往會產生粗大的能量繩,與天主教的集體能量場連結。認定自己屬於某個政黨的人,往往也會對該黨的集體能量領域產生連結。因此,在選舉後的幾天裡,許多人會抱怨說,他們感到異常沮喪和疲憊(或異常興高采烈),部分原因在於能量束將他們連結到集體政治能量場。
    許多人的情緒經由能量束傳遞到他們的政治集體意識中,這些情緒被集體能量場(來自感受相同的眾人)的綜合能量放大加強,然後再回傳到那些有連結的人身上。所以即便有些人沒有特別投入選舉活動,集體情緒的能量束還是可以影響那些稍微親近某個政黨的人身上,所以,他們也可能會莫名地感到沮喪(或興高采烈)。
    觀看令人覺得心煩意亂的新聞,會讓你與那些事件產生繫帶連結, 對某些人來說,他們彷彿是身臨其境。二○○四年,泰國在發生海嘯之後,很多人因為看了電視報導而飽受摧殘。他們日復一日情緒激動、心煩意亂地觀看海嘯事件的影片。瑪麗,一個因為我的書而認識我的讀者,打電話給我,因為她需要我協助處理她無法停止觀看這些新聞報導的情況。事實上,她對此感到憤怒,而且氣到和我說話時不停啜泣,還感到呼吸困難。由於對這場悲劇感到哀慟,瑪麗提到自己因此無法入睡,嚴重地影響了日常生活。
    與此同時,我的朋友艾力克和他的泰國籍太太,剛好住在離海嘯發生地不遠的一個村莊,他卻說:「丹妮絲,這裡很平靜呀!我們其實對此一無所知,因為這裡沒有電視,我們也沒收聽廣播。」他告訴我,一些美國朋友可說是黏在電視機前面,還一直打電話給他分享海嘯的新聞。有些人甚至還因為他並沒有因此感到沮喪,而對他生氣。艾力克對朋友的怒氣感到驚訝,因為村子裡的生活還是一如往常,村民沒有心煩意亂也沒有牽腸掛肚,根本沒有意識到這個災難事件。
    艾力克的心神並不像很多人因為海嘯事件而有所耗損。然而,距離海嘯發生地點數千英里外的瑪麗卻非常沮喪,這是因為她在電視上一次又一次地觀看恐怖的影像,與海嘯事件的集體意識連結了起來。我建議瑪麗不要再觀看新聞,並利用省下來的時間去做實質、有意義的事情,像是做志工或是捐錢給紅十字會等。一周後,瑪麗回我電話,感謝我提供的相關建議,當她開始採取實際行動(並停止看新聞)時,她就感覺好多了。
    二○一七年美國總統就職典禮結束後,許多人與我聯繫,並分享他們的焦慮。有些人說自己非常痛苦,身體出現了頭痛、胃痛和呼吸困難等不適的症狀,也有許多人分享了他們的憤怒、沮喪,並談論他們的情緒如何嚴重影響了生活。另外也有人是對那些心煩意亂的人感到憤怒,他們抱怨說:「那些人也該停了!」
    在這些案例中,每一個人顯然都與選舉期間的媒體報導有所沾黏。他們正將焦慮的情緒投注到混亂的集體情緒中,而那些集體的負面情緒則以更強大的力道回傳到他們身上。
    我們家沒有電視,不會看到戰爭、颶風、海嘯、地震、政治等恐怖的視覺影像。我們透過收聽廣播或閱讀報紙來了解世事,但是不會觀看針對重大事件抽絲剝繭的報導。我們發現在觀看視覺報導時,幾乎不可能不和世事的集體無意識產生連結。
    了解世界動態是好事,但是,當你對你無法改變又無能為力的事件感到心煩意亂時,就會耗損你的能量,也會削弱你在世界上產生正向、積極影響的能力。如果你覺得自己無法不看世界災難的相關新聞,這裡有個建議:不要只是陷在自己的情緒中,請做些實質、有意義的事,例如參加遊行、做志工、捐款、打電話或寫信給你的議員反應意見,或是聯絡有關的組織。對你所關心的事採取行動,不要讓自己的能量頻率把你拖累到生病或情緒失能。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