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

    作者:郭箏
  • 書系:綠蠹魚Read It
  • 出版社:遠流出版
  • 出版日期:2018/12/27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3284222
  • 定價:260
    優惠價:9折,234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好書推薦

    豐富您的閱讀,延伸書推薦! 
    2018.26.26-2019.01.31
    延伸書單本79折,
    新書搭配延伸書,二本75折!

    大話山海經:靈魂收集者

    大話山海經:顫抖神箭

    大話山海經:追日神探

    <TOP>

    內容簡介



    ★ 近年難得一見的混種小說 ★
    ★ 廢柴、魯蛇、怪咖異攻隊的崛起 ★
    ★ 不瘋魔不成活的《大話山海經》系列小說之四 ★

    ★ 特別邀請阿尼默繪圖、設計封面。每冊再現經典角色場景,又能彼此銜接,最終將連綴成壯濶邐迤的「《大話山海經》萬里征妖典藏繪卷」。此限量長幅拉頁海報,是獻給大話迷的獨家收藏。(集滿七冊印花即送,詳情請見第一冊所附回函卡) ★

    ◎ 長安城西有條甜水街,崇山峻嶺裡有座百惡谷…… ◎

    西王母麾下的左右大夫,長年駐守在百惡谷,掌管最險惡的細菌病毒──姐姐黎青嗜甜如命,渾身肥肉團團,是身懷奇技的胖妞兒;妹妹黎翠貌似醜陋,性情孤冷,鎮日熬煮一鍋無名臭物。
    長安城裡的兩位少年,薛家糖白白淨淨,說話嗲氣,總待在家裡學繡花、做衣裳;花月夜一臉誠實、討喜、俊俏模樣,然懷著不為人知的身世與目的。
    出身百惡之谷卻對人情世事天真如白紙的姐妹花,遇上繁華城裡的兩位美少年,究竟是情感的點燃,抑或是傷心的開始?復仇與救贖,成長與幻滅,情誼與霸凌,往往都是繫縛在一起的……

    ◎ 最神的奇幻武俠,最痞的經典新編 ◎

    「郭箏一邊將《山海經》原典小說化、戲劇化,一邊填充他嬉笑怒罵百無忌憚的喜劇本事,將神話世界寫成鬼話連篇,透過各種魔瘋亂狂的描寫,具體展演他心目中的神鬼(人性)劇場。」──沈默(作家)

    「小說家的故事峰巒層疊,如武俠小說裡常說的,內功已臻化境高到了一個境界,泥牛入海再不可測。」──祁立峰(作家)

    糅合奇幻、武俠、歷史的長篇小說。援引《山海經》若干天地神靈、異域奇人與珍禽怪獸,予以延伸發展,演繹出神、妖、人共存的奇幻想像世界,鋪排出刀光劍影的武俠江湖。

    語言對白葷素不忌,角色人物鮮活靈動。顛覆上古神話的正經八百,打破傳統武俠的道貌岸然。藉由跨越時空的驚天對決,牽引出真實人性的嗔癡貪怨、俚俗市井的善惡悲喜。更縱情想像,加添新時代語彙與思維概念,寫來煞有介事,實則句句突梯;看似滑稽無厘頭,卻又常常有源有本。

    ◆ 《大話山海經》官方粉絲頁:facebook.com/beautyandlegend/

    <TOP>

    作者介紹

    郭箏

    郭箏
    本名陶德三,1955年生。現專事劇本與小說創作。
    1980、90年代活躍於文壇,曾獲洪醒夫小說獎。以筆名「應天魚」出版武俠小說《少林英雄傳》;以筆名「郭箏」出版短篇小說集《好個翹課天》、《上帝的骰子》,長篇歷史小說《如煙消逝的高祖皇帝》,以及武俠小說《鬼啊!師父》、《龍虎山水寨》等。
    劇本作品包括:《赤壁》、《挖洞人》、《去年冬天》、《國道封閉》與《彈子王》等。曾七次獲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以及法國杜維爾亞洲國際影展最佳編劇獎。

    <TOP>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
    王盛弘(作家)
    沈 默(武俠小說作家、評論家)
    祁立峰(作家、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夏 珍(《風傳媒》總主筆)
    馮光遠(作家)
    葉羽桐(漫畫家)
    ──靈氣推薦(按姓氏筆畫)

    好評推薦
    .郭箏一邊將《山海經》原典小說化、戲劇化,一邊填充他嬉笑怒罵百無忌憚的喜劇本事,將神話世界寫成鬼話連篇,透過各種魔瘋亂狂的描寫,具體展演他心目中的神鬼(人性)劇場。……人生何其悲涼哀慟,設若沒有種種教人發噱的事物,又該如何度過漫長的痛苦一世呢?此所以《大話山海經》系列每一本都是充滿笑聲的小說,但它又必然是有哭聲藏匿其中。──沈默(武俠小說作家、評論家)

    .小說故事裡的幾個人物,如查案如神的洛陽神探姜無際,形意門的當家大小姐霍鳴玉,加上那些從《山海經》裡空際轉身,直接拉拔出來的人物——夸父、刑天、西王母……加上各大門派磨刀霍霍的比武大會,在在都足具張力,堪稱典型的武俠奇幻小說題材。……小說家的故事峰巒層疊,如武俠小說裡常說的,內功已臻化境高到了一個境界,泥牛入海再不可測。──祁立峰(作家、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大話山海經》是近年難得一見的混種小說。既有你我熟悉的傳統神話元素,也有幾個角色是從歷史人物後代添加想像力而生;以武俠當骨幹,能見郭箏的筆鋒文采,遣詞用字雕琢講究,赫見角色精、氣、神;動作感飽滿,似如一幅幅緩慢的山水潑墨畫,動靜之間,就能立刻換頻,切換成速度感十足的飆速影像。──膝關節(影評人)

    .郭箏先生的〈彈子王〉,這麼多年回頭看,仍充滿著原創、搏跳、奇異的從那個時代之小說地貌突然冒出的猛勁。他這樣音域雄渾蒼莽、自由穿梭大歷史、充滿奇想詭趣、痞氣又靈性的說故事人,應已絕了。能在人生此際,竟又有幸讀到郭箏先生侃故事,而且是有「想像力世界的珠峰」之險、奇、奧的《山海經》,我覺得何其幸運。──駱以軍(作家)

    .果然是郭箏,那瞎扯靠北的功夫酣暢淋漓。我從《鬼啊!師父》在報紙上連載時就開始追,一則一則剪下來貼成一本,看到他重出江湖,除了「喜大普奔」四字,真沒什麼好說的了。──謝金魚(作家、故事網站共同創辦人)

    .郭箏不愧是編劇長才,總有好點子,寫出戲劇化的作品。他善讀,讀出《山海經》被忽略的訊息密碼;他能寫,把《山海經》零碎條狀的神話記載整合成移山填海、穿天透地的有情世界。……亦莊亦諧,葷素不忌,狂野奔放不檢束,因此把《山海經》這麼神的書,寫得更加神氣。──果子離(作家、書評家)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3284222
    頁數 / 28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推薦 神廢異攻隊崛起──閱讀《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沈默
    自序 神與妖的人間喜劇
    主要角色簡介

    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

    <TOP>

    神與妖的人間喜劇

    《山海經》,知道的人多,讀過的人少。
    如今只要是有點神話色彩的故事,都會被冠上「出自《山海經》」。
    嫦娥、盤古、青龍、白虎等等等等,一大堆並不出自於《山海經》的野孩子在臺上搔首弄姿;至於那三、四百個親生兒女,武羅、帝江、長乘、勃皇等等等等,反而被人遺忘了。
    那些被遺忘的嫡子落難於何方?
    一向喜歡收留各路神明的道教,只收留了女媧、祝融、后羿,以及經過整容變造的西王母。
    其他的呢?為何沒進收容所?
    他們在商、周時代應該是被人廣泛崇拜過的,否則不會留下歷史紀錄。
    他們的消失是個謎,好像還沒有人能夠找到答案。
    我寫《大話山海經》,非關學術,也無意替崑崙眾神翻案,只是小說。
    這一系列小說用的是比較少見的方式,不屬於《哈利波特》、《三劍客》的大河連續式,也不屬於「福爾摩斯」、「楚留香」的單元連續式。
    我用的是類似巴爾札克的「人間喜劇」式。
    整套小說分成七冊,每一冊都是獨立的故事,主角、配角都不一樣,但他們都會在各冊之中穿梭來去,沒有「領銜主演」、「客串演出」之分。A是第一冊的主角,在第二、三、四冊裡可能變成了配角;一、二、三、四冊中無足輕重的小配角,讀者卻赫然發現他是第五冊的主角,如此或更像真實人生,小配角終有一天會成為大主角。
    我希望讀者不要被出版的先後次序所迷惑,因為各個故事互不干犯,順著看是一種感受,跳著看或倒著看可能會是另外一種感受。
    能讓大家獲得一些新的閱讀經驗,就算完成了我小小的心願。


    ▌補遺
    宋朝街坊市井上的空拍機
    郭箏

    創作者難為。
    大部分的創作者都像一株蔓藤植物,慢慢的沿著石壁往上爬,好不容易碰到了一個著力點,就緊緊攀住不放,生出根來纏住它,也不管這著力點是好是壞。把這個纏完了之後,再繼續往上尋找另外一個完全不相干的著力點,所有的努力重新再來一遍。
    創作者當然永遠都要保持實驗性與獨特性,不能成為工廠的生產線。但蔓藤式的生產方式,確實能把年輕飛揚的生命熬耗成一堆灰渣,爬得再高也不會變成一棵大樹。
    於是聰明的創作者發展出縱向與橫向的思考,縱向的就成為大河系列式──《哈利波特》、大仲馬的《三劍客》等等;橫向的就成為單元連續式──「福爾摩斯」、「衛斯理」、「楚留香」等等。
    這兩者相同的地方在於,主要、次要人物都是一樣的,最不相同的地方在於,大河式的人物關係會轉變,哈利波特最終沒有和妙麗配成對;單元連續式的人物關係則不能改變,福爾摩斯和華生總不能突然變成了仇人或同志,就算某一個單元發生了這種情形,也要在這個單元的結尾讓人物關係回復原狀,否則讀者若漏掉了一個單元沒看,後面就莫名其妙了。
    除了這兩種常見的系列之外,另有一個奇才創造出第三種系列,而他竟被臺灣的出版界長期忽略了──巴爾札克。
    此人是十九世紀法國的小說大師,他創造出一種「人物再現」的技法,就像一部空拍機在當時的巴黎上空盤旋掃描,某一部的主角是A,早上出了門,跟雜貨店老闆B聊了一會兒天,再往下走,跟擦鞋匠C起了衝突,打了一架……直到本篇故事結束;空拍機繞了一圈回來,對準雜貨店,另一部的主角則變成了B,他站在店前跟擦鞋匠C閒聊了幾句,然後走向市中心,他的故事又如何如何;空拍機再次迴旋,照著擦鞋匠C,他又如何如何。
    我的理解不曉得對不對,因為當我大量耽讀翻譯小說的六○年代,在臺灣只找得到兩本巴爾札克的小說──《高老頭》與《邦斯舅舅》,而他的《人間喜劇》系列則有九十一部之多!
    這種空拍機式的技法一直迷惑著我,彷彿有著一種造物主的權威與快感。
    幾年前,偶然得到了一個可以發展這種系列技法的機會,植基於一部奇怪的古書《山海經》。
    這本書乍看之下有點無聊,多半都是哪裡有座山,哪裡有條河,山上、河裡出產些什麼東西。然而細看之下,才會發現其中蘊藏著不少寶藏,許多寫得很簡單的故事都極具戲劇張力。幾千年來竟無人好好的延伸一下,空置這座寶山於虛無荒漠。
    但如果只寫神仙與妖魔戰鬥的故事,肯定乏味,又像極了電腦遊戲,所以當然得加入人的質素,讓它變成人、神、妖共同組成的故事。
    我所面臨最大的問題是,如何把這些碎片連綴起來?大河式與單元連續式都不管用,巴爾札克的《人間喜劇》於焉從記憶底層浮現。
    用十九世紀法國小說大師的技法來演義中國最古老的神話,僅只這念頭就讓我興奮不已。
    我當起了空拍機,把時空座標設定在西元一○○九年的宋朝,《山海經》裡的崑崙山眾神重出世界,與凡人交織演出一幕幕的悲喜劇。
    之所以把背景放在宋朝,是因為我覺得宋朝是最具現代感也最引起我興趣的朝代。
    唐朝的城市仍處於中古時期,首都長安雖然雄偉,但市民階級尚未形成,居民都是皇族、政府官員、禁衛軍與他們的家眷。一座大城包著一百零八個小城(就是所謂的坊),走在一百五十公尺寬的「朱雀門大街」上,只能看見一堵堵的坊牆,根本瞧不見坊內的市況與住家,如果拍起電影,還真不知要怎麼拍;入了夜,便禁止任何活動,商店關門、居民禁足,換句話說,夜戲只能在家裡上演,外頭啥也沒有。
    宋朝的城市則一派現代作風,自有〈清明上河圖〉為證,商店開在了大街邊,夜市林立,商業繁榮,科技高度發展,市民階級開始崛起,訟師滿街跑,市民得閒便去「勾欄」看戲聽歌,或「捶丸」為樂,也就是打高爾夫球,或「蹴鞠」競賽,也就是踢足球,連女子都可以組隊參加,表演各種花招。他們還喜歡談論「十二星宮」,閒極無聊的蘇東坡替兩百多年前的韓愈算命,算出他與自己同是魔羯宮,所以同樣顛簸終生。
    宋朝皇帝的寬容親和更是超邁古今中外。隨便舉個例子,宋史〈儀衛志〉記載,皇帝出巡,百姓不須跪拜迎接或迴避,閒雜人等甚至會跟著皇帝的鑾駕亂走,大呼小叫、大驚小怪,來到繁華的市街上,也不禁止士庶站在樓上憑欄俯瞰,難道不怕他們扔磚頭或破鞋子下來?
    宋仁宗時,有一個大臣宋庠覺得實在太沒規矩了,便參酌漢唐古禮,制定了一大套嚴格的規範,豈料宋仁宗一看,認為過於嚴苛擾民,完全不予採用。如今號稱民主社會的各國領導者的車隊,能不汗顏?
    至於一○○九年,中原並無大事,但周邊的國家卻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北方的「大遼」,掌政二十多年且頗為傑出的蕭太后薨逝;東北的「高麗」發生政變,國君王誦險被奸臣金致陽篡位,他急召大將康肇平亂,之後仍被康肇所弒;南方的「大瞿越」(現在的越南北部)也發生政變,泉州人李公蘊推翻了「黎朝」,建立「李朝」;西南的「大理」則是先皇駕崩,新皇繼位。
    以往的歷史、神怪或武俠小說,背景泰半以中原為主,我有意拓寬視野,把我的空拍機架在由小道士莫奈何駕駛的「奇肱國」飛車上,飛在天上看世界,因為《山海經》裡提到許多民族的起源,若能描繪出遼闊的空間感才符合《山海經》的風格。
    只希望古老的經典能夠煥發出新的光彩,被人遺忘的神明能夠找到回家的路。

    <TOP>

    內容試閱

    「京兆府」在七月裡忽然變成了人間天堂!
    對於許多人來說,「京兆府」是個陌生的名詞,本地人尤其不爽,他們還是驕傲的稱自己的家鄉為「長安」。
    所以好吧,「長安」在七月裡忽然變成了人間天堂!
    怎麼說呢?
    長安有十八個身家百萬以上的富戶,排名第十一的就是東門大橫街上的汪摳門。
    他的本名當然不叫摳門,大家給他取這個外號的意思是,他若看見廟門上塗有金粉,都要想辦法把金粉摳下來,可見他見錢眼開的程度。
    然而,就在今年的七月十五,他忽然做出令全城人的牙齒掉了滿地的舉動。

    ●大富豪發善心
    這天一大早,汪宅的大門打開了,幾百個僕人抬出幾百個大鍋子,裡面裝滿了各色佳餚,只要有人路過,便親切的招呼他們來用餐。
    起初,大家都不太相信這個連廟門都要摳的傢伙會安著什麼好心,遠遠的避了開去,只有幾個遊民當不得饑火中燒,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賈勇上前。
    僕人們招呼得更來勁了:「這兒有夾面子茸割肉,請嘗嘗……這兒有肉醋托胎襯腸沙魚,好吃得緊……這兒有蓮花鴨,新鮮的咧……」
    遊民吃一口,讚一聲,愈吃愈快、愈吃愈多,最後連讚都不說了,只聽得唏哩呼嚕的狼吞虎嚥之聲。
    好不容易吃飽了,僕人們又送上一個沉甸甸的小包。
    「這是什麼?」
    遊民納悶著打開一看,裡面竟裝著一錠五兩重的小元寶。
    「這……這……」遊民們都結巴了,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這是汪老爺送給你們的啊。」
    吃完了,還送銀子?而且——五兩銀子咧!
    這可是一個普通家庭四個月的生活費!
    遊民們傻啦!
    汪摳門是怎麼啦?
    他們還未回神,一般的老百姓可都湧了過來。
    有得吃又有得拿,誰不爭先?
    而且一傳十,十傳百,長安城的一半居民都跑來了。
    每個人的待遇都一樣,直鬧到日頭西斜,吃掉了一千多鍋飯菜,這場盛宴才告結束。
    有那多事的替汪摳門算總帳,一整天下來,他最起碼花費了五十三萬兩銀子!
    居民們群聚竊竊:「他失心瘋了嗎?難道是家有喜事?莫非中元節鬼門開,鬼把他迷了?」
    大家一直討論到半夜,一致的結論是:如此好運,這輩子再也碰不到了。
    不料,才隔三天,七月十八,排名第五的富豪蔣摳針又做出了同樣的舉動。
    他的本名當然不叫摳針,大家給他取這個外號的意思是,他若看見縫衣服的針尖上黏著金絲屑,都要想辦法摳下來,可見他吝嗇成性的程度。
    他擺起的陣仗比汪摳門還大,除了飯菜更好,還有無限量供應的美酒,還發給每人八兩銀子!
    這回,幾乎長安城全城的居民都來了,上一次不相信、沒趕上、有事在外的百姓,這回全都恍若餓鬼,擠破了蔣家大門。
    傍晚過後,大家又聚在一起幫蔣家算帳,他大約花了一百七十五萬兩。
    眾人歡欣之餘,又猜測著:「不是我們貪心,不過既然有了兩次,難保不會有第三次。」
    果然還有第三次!
    又過兩天,七月二十,排名第一的富豪彭摳蚊居然也發善心了。
    他的本名當然不叫摳蚊,大家給他取這個外號的意思是,他若看到蚊子的腳上沾有家中神壇的金粉,都要想辦法摳下來,可見他見錢眼開並且吝嗇成性的程度。
    他的宴席當然更為豐盛,而且發給每人十兩銀子。
    再算算總帳,他大概花了兩百三十萬兩。
    長安的居民都賺翻了,可以一整年不工作啦!
    「城內還有十五個百萬富豪呢。」大家的心都變大了。「如果每個人都照樣來一次,我們就可以退休養老、環遊世界去了。」

    ●富豪的苦頭與甜頭
    七月二十一日晚上,彭摳蚊作東,把蔣摳針、汪摳門都請到了「祥福大酒樓」。
    熟知內情的人必定驚怪不已,因為這些富豪們互相看不起,從來就不交際應酬。
    汪摳門一坐下就淚眼汪汪:「我真是鬼迷了心竅,一天就花了五十三萬兩,都快要耗掉我一半的家產了。」
    「這算什麼?」彭摳蚊冷板著臉,硬撐門面:「我花了兩百三十萬六千五百零五兩七百一十四錢,對我來說不過九牛一毛。」
    蔣摳針重嘆了口氣道:「彭大哥,您怎麼這麼說呢?就我而言,只要多花二十錢,我都會心痛半日!」
    一句話還沒說完,彭摳蚊就崩潰決堤了,趴在桌子上號啕痛哭,猛搥桌面:「我到底是怎麼搞的?我為什麼會做出這種荒唐事?」虎地站起身子,嚷嚷著:「我要去自殺!我一定要去自殺!嗚嗚嗚……」
    其餘兩人忙把他勸住。
    汪摳門道:「要自殺,也得把這頓飯吃完再說,否則豈不浪費了?」
    蔣摳針道:「不不不,還要先把剩菜帶回家才行。」
    彭摳蚊好不容易止住哭泣,誠懇的說:「我請二位來,就是想問問你們,你們到底是怎樣著的魔?」
    汪摳門、蔣摳針都苦著臉。「我們要是知道就好了。」
    彭摳蚊道:「凡事必有因,我們一定遭遇到同樣的事情,才會變得如此。」
    汪摳門回憶著:「這幾天其實沒什麼特別,過得都很平常,只是……」他的雙眼猛地一直。「哦,我想起來了,前幾天來了個年輕人,說要見我,我當然沒空理他,但他叫僕人送進來了一樣東西……」
    彭摳蚊、蔣摳針齊問:「什麼東西?」
    「我一看,那是一塊比拳頭還大的紅寶石。」
    蔣摳針忙打岔:「等等,那人說是從﹃乾陵﹄裡取出來的,對不對?」
    「沒錯!」汪摳門不解。「你怎麼知道?」
    「他也來過我家。」蔣摳針跌足。
    「他也來過我家。」彭摳蚊敲頭。
    「好咧!」汪摳門興奮的一拍手。「我們已經把攪鬼的原兇抓出來了!」
    「可我們還不知道他是怎樣攪的鬼,還不能報官捉拿他。」蔣摳針喪氣。「你再繼續說下去。」
    「我信得過我的眼睛,那塊紅寶石絕對是稀世奇珍,他又說是從乾陵弄出來的,我當然不能不心動。」
    彭摳蚊點頭同意:「乾陵是武則天跟唐高宗合葬的陵寢,武則天下葬時是唐朝國力最鼎盛的時期,史書記載,武則天把天下財富之半都搬進了陵寢之中,因此,天哪!那裡面藏著多少寶貝!」
    「而且,乾陵從未被盜過。」蔣摳針找補著說。
    汪摳門道:「所以我一聽說那人能夠進入乾陵取寶,當然就叫僕人把他請入大廳。」
    彭、蔣二人齊道:「我也是如此。」
    汪摳門續道:「在我走入大廳之前,一直猜想他應該是個粗壯驃悍的盜墓賊,不料進去一看,他竟長得白白淨淨、秀氣斯文,大約只有十七、八歲。」
    彭摳蚊搶道:「他的名字叫作花月夜,對不對?」
    「沒錯。」汪摳門懊惱。「花月夜!我那時就應該警覺,這麼邪門的名字,定非好人。」
    「可那小伙子一臉誠實、正經、討喜、俊俏的模樣,很難讓人起疑。」蔣摳針嘆氣不絕。
    「他跟你說了些什麼?」彭摳蚊追問。
    「當然先說了幾句客套話,還沒進入正題,他就開始吃起自己帶來的糖。」
    「吃糖?」蔣、彭二人大驚。「什麼糖?」
    「他說那是甘薯乳糖,很好吃的。」
    「你吃了嗎?」彭、蔣面無人色。
    「我對甜食沒什麼興趣,本來不想吃的,但見他吃得津津有味,就忍不住吃了兩塊。」
    事實上是,汪摳門對於不用花錢的東西,一向來者不拒。
    「唉咦!」蔣、彭二人從喉管裡發出胃食道逆流的聲音。「現在看來,可能就是那糖有問題。」
    「你們也吃了?」
    「吃了。」
    蔣、彭二人的毛病當然跟汪摳門一樣。
    「吃完之後,他就開始說些人生在世,應該熱心助人之類的陳腔濫調?」
    「沒錯。」
    彭摳蚊搶著說:「我當然聽不進這種屁話,立馬把他轟了出去,那塊紅寶石也沒能留下。可,到了半夜,我不知怎地就是睡不著,翻來覆去的盡想些怪念頭……」
    蔣摳針嗐道:「如何幫助別人的念頭?」
    「沒錯。」汪摳門又接了過去。「我滿腦子都是開倉放糧、賑濟災民之類的想頭,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就把全家人都叫起來,準備飯菜、準備紅包,一直忙到天亮……」
    蔣摳針哭著說:「一大早,大門一開,我看著成千上萬的百姓湧來吃喝、拿錢,心裡有著說不出的……說不出的快樂!」
    汪摳門用額頭猛撞桌面,沙啞大叫:「就只快樂了那一天!」
    蔣摳針挖著胸口號啕:「卻要痛苦一輩子!」
    彭摳蚊又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子:「我要去自殺!我活不下去了我!」
    「彭兄且慢,現在事實已然明朗,都是那甘薯乳糖做的怪。」
    「都是那可惡的花月夜!」
    三人又悲泣了好一陣子,酒樓的小二開始上菜,一碟鹽漬花生、一碟涼拌小黃瓜、一碟四季豆。
    蔣摳針、汪摳門楞怔怔的看著這三碟小菜,十分不滿。
    今晚作東的彭摳蚊瞪起一雙惡眼:「怎麼,一人一盤菜,我還不夠慷慨嗎?」

    ●甜水街上甜死人
    長安城西有條「甜水街」,全都是賣甜食的店家,其中賣甘薯乳糖的只有一間,名為「薛記」。
    薛記的營業額在這條街上若非倒數第一就是倒數第二,店主薛爸爸、薛媽媽並不在意這些,他們最憂心的是他們那個二十出頭的寶貝兒子薛家糖。
    不知是名字取錯了還是怎麼著,這薛家糖從小就像個娘兒們,長得白白嫩嫩,講話嗲聲嗲氣,舉止忸忸怩怩,不愛往外跑,成天坐在家裡跟母親學繡花、做衣裳,或把母親的胭脂往臉上抹,戴著母親的首飾照鏡子。
    長大後,他幫著店裡照顧生意,客人上門,他便纏著不放:「叔叔,這個好吃!小姐姐,這個最甜!小哥哥,我請你吃一口這個!」
    一開始,這種熱情的招待讓客人覺得挺貼心,但日子久了,實在有些膩味,尤其客人如果不買,他就嘟著嘴、跺著腳,放聲大哭:「怎麼這樣啦?我們家的東西都很好吃嘛,你為什麼不買嘛!人家不要你走嘛!」
    弄得大家都覺得自己好像是個沒良心的負心漢,當然愈來愈不想上門。
    薛爸爸、薛媽媽不怕生意不好,只煩惱薛家糖將來能不能結婚生子、延續薛氏一門的香火。
    薛記的對面是一間天竺人開的店,招牌商品是拔絲香蕉。
    時當「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中原還不出產香蕉,貨源都是從天竺來的。
    薛家糖不愛吃自己家裡的甜食,最愛吃對面的拔絲香蕉,這也是薛爸爸、薛媽媽最煩惱的事情之一,因為那些外貌看起來就像拐子的天竺人,總是想把他騙到店後去,不知想要幹什麼齷齪的勾當?
    這日,薛家糖又跑過去了,薛媽媽正想跟,卻見一名渾身肥肉團團、胖得出奇的胖妞兒也走了進去,她便稍稍放下了心——胖妞兒是這條街上的熟客,可不好惹,天竺人在她面前就像一群天竺鼠。
    胖妞兒坐在薛家糖旁邊,一口氣就要了十五盤拔絲香蕉。
    薛家糖笑道:「黎姐姐,妳每次一吃都是十幾盤,好厲害哦!」
    胖妞兒冷哼一聲,理都不理。她名叫黎青,從不跟任何人打交道,沒人曉得她的來歷。
    薛家糖又小聲道:「黎姐姐,這種東西妳應該少吃一點,很容易發胖的。」
    黎青冷哼:「我自胖我的,又沒胖在你身上,要你囉唆個什麼勁兒?」
    薛家糖委屈的把嘴一嘟:「黎姐姐,對不起嘛,人家只是關心妳嘛。」
    黎青冷哼:「你最好少跟我說話,弄得我雞皮疙瘩掉了滿地。」
    薛家糖的嘴又一扁,就想哭。
    黎青冷哼:「你若敢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我就……」瞪著他那副梨花含雨、我見猶憐的模樣,狠話竟說不出口。「我就走了!」
    薛家糖飲泣:「黎姐姐,人家不敢了嘛……」
    黎青很想翻臉,還好薛媽媽把他叫了回去。
    原來,有個大主顧上門了。
    來人是長安首富彭摳蚊的大管家胡定一:「我要一盒甘薯乳糖。」
    「好好好。」薛爸爸陪著笑臉等待下文,胡定一惡著聲氣說:「還杵在那兒幹什麼?快拿來呀。」
    他只要一盒乳糖?可真是大失所望。
    薛爸爸包好了糖。
    下一個命令卻是:「走,幫我提回家去。」
    一盒糖還要專人送達?好大的派頭。
    薛爸爸暗忖:「唉,看在他家是首富的分上。也許下一筆生意會多一些。」便即出聲吩咐:「家糖,你就跑一趟吧。」
    「讓兒子多點歷練,總不會是件壞事。」薛爸爸如此想著,萬沒料到這一個指派,竟徹底改變了兒子的一生。

    (未完待續)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