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我的第一份工作:那些人、那些工作教我們的事

First Jobs: True Tales of Bad Bosses, Quirky Coworkers, Big Breaks, and Small Paychecks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第一份工作也許毀了你的幻想,卻能讓你徹底認清你自己

      你的第一份工作可能讓你初嘗戀愛滋味、遇上搶匪、領不到錢或賺進大把的錢……無論多麼荒謬辛苦,它都是你踏入社會的第一步,是你一輩子受用不盡的寶貴經驗。

    50則充滿驚奇的第一份工作故事,獻給在生活中認真打拼的你

      未來的洛杉磯市長在擦鞋,無神論者在銷售聖經,知名設計師第一份工作就被炒魷魚……記者梅里特.瓦茨收集了各領域、各行業、各背景初入職場的真實故事。無論在什麼樣的時代、什麼地方,第一份工作都會帶給你意想不到的感受,它將會參與你的人生,成為你一輩子受用不盡的寶貴經驗!

    「不管任務多麼微不足道,我想成為最優秀的人。我離開那份工作時,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專家,即使只是擦地,我也有一套標準,那定義了我,也讓我產生自信。」
    ──珍妮美味冰淇淋的店長,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冰淇淋店員

    「我推銷聖經的話術非常真誠,因為我是無神論者,說不出什麼宗教內容,所以決定直接向他們介紹產品。但這是一件很難的事,尤其在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賣的產品時更難。」
    ──資訊處理架構師,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推銷聖經

    「忙碌給了我一種職業道德,讓我願意去敲門,不害怕被拒絕。它也給了我希望,無論是一個笑容或一點自信,總是能讓你賺到一些錢。我從不害怕工作,事實上,我喜歡工作。」
    ──洛杉磯市長,第一份工作是擦鞋工

    「合夥關係真的很困難,在我的職業生涯中也看過很多例子。開始總是容易的,但只要牽扯到錢,事情就變難了,而我在非常小的年紀,就體會到了這一點。」
    ──攝影師、導演、作家,他的第一份工作是與哥哥合夥的花卉批發商

    「在微軟期間,給了我一場狠狠的教訓:你能做什麼,不代表你應該做什麼。我只想要別人也想要的,我努力進入菁英學校,選擇最有聲望的主修科目,而那是一場錯誤。最好的事,是主動決定生命中真正想要的事物,找到能讓你達到目標的工作,而不是一味追求別人想要的。」
    ──企業家,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微軟公司任職

    「我將一個塗了花生醬和巧克力碎片的松果,拿給一隻名叫瑪麗亞的可愛小黑熊。我走進她的籠子,把松果拿給她,我發誓,她抱了我,這一切都值得了。」
    ──美食雜誌編輯,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動物園的主廚

    「我爸爸非常相信學習和賺錢,他說工作可以創造獨立性,而我的老闆老吉也讓我明白自己創業是可能的。幫他工作讓我明白事業主的生活,讓我相信自己可以創造一些什麼,而不只是幫他人工作。」
    ──擁有自己公司的律師,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冷飲銷售員

    第一份工作,就是你踏入真實社會的大冒險
    我們都曾在某個地方踏出第一步,這個邁向真實人生的起點,可能讓你產生了自信,擁有成就感;但更多的也許是讓你備感挫折,認清社會的殘酷。但無論如何,它都讓你初嚐真正獨立的味道,讓我們瞥見即將在未來開展的世界。

    細細品嘗第一份工作帶給你的感受,無論是自豪、沮喪、開心、痛苦,
    總是能讓你從中學習到什麼,這就是第一份工作帶給你的禮物!

    <TOP>

    作者介紹

    梅里特.瓦茨(Merritt Watts)

    畢業於西北大學梅迪爾新聞學院。她的第一份工作是電話行銷,現在是作家,住在舊金山。

    譯者簡介

    許可欣

    台大人類學系畢。為了解讀原文書中複雜的理論概念,一頭跌入翻譯的世界。譯有《威尼斯共和國的故事》、《退休暫借問》、《三個月外語流利術》、《醫生沒告訴你的,吃藥時的飲食禁忌指南》、《七副骸骨》、《撕開的真相:我願為嫌犯辯護》等。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689632
    頁數 / 26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當工作變得怪異:奇怪的故事
    裸體模特兒/墨西哥小聯盟/遭遇搶劫犯/寵物墓園掘墓人/酒保助理的復仇/墮落的遊藝團員/意外的演藝圈菜鳥/非常私人助理/售貨小姐遇見大名人/約會服務接待員/奇怪的派遣工作

    第二章 當機會來敲門:成功的故事
    菜鳥記者/印刷專家/認真的冰淇淋店員/山核桃企業家/鋁業繼承人/奮鬥的擦鞋工/農場神童/熱狗車司機/燒傷倖存者營地的員工

    第三章 當事情陷入絕境:恐怖的故事
    阿拉斯加的鮭魚工冒險/水上樂園服務員/培根包裝工/偷渡的夢想家/幻滅的洗碗工/無神論聖經銷售員/動物園主廚/痛苦的三明治助理/偷懶的冰淇淋店員

    第四章 當人生帶來教訓:歷經艱苦學到的事
    花卉批發商/科技業拼命三郎/大器超晚成/冰淇淋店教育/漁貨司機/長大的園丁/名流帶位員/幫傭/農場工人/自學的海膽貿易商

    第五章 當工作讓人愉悅:美好的回憶
    零售戀情/冷飲銷售員/香腸王子/槍社女孩/鉚釘工露絲/菜鳥咖啡師/勝利農夫/地球上最快樂的工作/神父宿舍的叛徒/刺激的雜工生活/受訓中的嬉皮

    致謝

    <TOP>

    前言

    「你好,我想請問你今天有沒有十分鐘的時間,接受一個簡單的調查。」

    在二○○四年夏天,我每小時反覆說著這個句子數十次。當時我是個電話行銷員,試著找投資銀行家調查他們的健康福利,那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每天下午,我一戴上耳機、按下按鈕,機器就會開始自動撥號,一個接一個。我屏息,希望電話沒人接聽,好讓雙方都能避免因為我積極詢問是否願意接受調查,而他們想當然爾地拒絕我之後,所帶來的不安。

    有時候,人們一聽到開場白就會直接掛電話,有時候會編些藉口,像是「呃,現在不方便,你能晚點再打嗎?」這種回答會讓他們自動被加入「感興趣」清單,這表示我得再打給他們,即使我們都知道不會有什麼結果。我最喜歡的是人們直接說「不」,他們會直接被歸在「不感興趣」的清單中,而且再也不會聽到我的聲音。有個銀行家對我大叫:「十分鐘? 你知道我十分鐘可以賺多少錢嗎?」我覺得他說的沒錯。

    整個夏天,只有六個人接受我的訪問。最後一個似乎是個好人,對我超專業的電話應對回應良好,他很配合,甚至在回答前會有很長的暫停,我想這代表他認真思考他的答案,然後,我聽到了廁所的沖水聲。

    和一個正在……辦事的人說話,完全不是夢想中的工作,但這都比不上這本書裡的故事。我訪問了一些人的第一份工作,在那一年,我聽到一些非常嚇人的故事。在〈動物園主廚〉中,他為動物備餐時還得走進一個滿是死老鼠的大冰庫;〈遭遇搶劫犯〉的受害者在一家古色古香的禮品店櫃檯裡,被人持刀威脅;〈非常私人助理〉的責任包括到商店接喝醉的老闆。

    書中也有許多鼓舞人心的故事:〈山核桃企業家〉以賣堅果創業,讓他賺夠了錢,支付房子的頭期款;〈鉚釘工露絲〉於二次大戰期間在造船場的光陰,讓她感覺自豪且獨立;而〈勤奮的擦鞋工〉則是從街頭擦鞋工,搖身變成洛杉磯市長。

    幾乎所有受訪者都說,他們在做第一份工作時都想賺錢,想賺到一張支票和一點零錢,或許足夠買一輛車。但幾乎沒有人記得他們真的把錢花在哪裡,「我想是去看電影吧」或是「可能亂花了」是兩個常見的答案。另一方面,幾乎每個人都能回想起他們工作中最大的成就,或是最尷尬的錯誤──不是他們賺的錢,也不是他們花錢買的東西,而是經驗。當他們從現在的優勢觀點(包括擁有角落辦公室、董事長椅、用他們名字命名的會議室,甚至是退休後的舒適躺椅),反思過去的日子,發現在那平凡無奇的第一份工作中所學到的教訓,直到今日仍派得上用場。

    我也意外地發現,第一份工作之所以有這樣的影響,可能有個真實、科學的理由:大約十年前,研究者發現大腦在青少年時期會經歷第二次發育,而第一次發育是在一歲半之前,學習說話和走路時。就生物學來說,這是很了不起的事,第二次發育讓我們有機會形成上千個新的神經元連結,增加我們學習的能力,但這一次,我們不是學習如何一步步前進,而是學習如何與他人互動、決策、在不同環境中社會化、對未來的規畫、管理情緒、設定並達到目標等,這些涉及大腦額葉的有趣事物。

    關鍵在於:我們的大腦或許已做好發育的準備,為了在年輕時就真正發展出這些受歡迎的技能,我們必須離開舒適圈,進入真實的世界。向老闆彙報、面對難搞的客戶、安排進度表、守時等,這些任務都會在關鍵學習時期發展出新的神經元連結,這些連結可以重塑大腦,讓我們更像那些有責任感的大人。

    我們並非要低估第一份工作的影響力,以挖冰淇淋為例,這是全美國暑假工作的基本選項,你或許認為在冰淇淋店唯一能學到的事,就是如何正確地將彩虹巧克力屑灑在甜筒上,但為了這本書,我訪問了三個曾在冰淇淋店打工的人,他們的故事結局複雜多了。在〈冰淇淋店教育〉中,一個美國中西部的年輕人(劇透警告!)最後被冰淇淋店開除,但她在離職前學到了工商管理學碩士生花大錢才能學到的協商和管理技巧。〈偷懶的冰淇淋店員〉裡,一個高中啦啦隊隊長了解極度討厭一份工作是什麼感覺,這也迫使她了解自己真正的熱情所在,最後得到一份令人滿足又充實的工作。另一方面,〈認真的冰淇淋店員〉克服了她的嚴重害羞,成為店裡最好的冰淇淋店員,現在自己擁有非常成功的冰淇淋連鎖店,她的冰淇淋產品還得了獎。三個年輕人做了相同的工作,卻有三種截然不同的收獲。

    花了一年與人談論他們的第一份工作後,我開始整理所有訪談資料,編寫這些故事。我很快地發現這本第一份工作的書其實無關於第一份工作,說的不是挖冰淇淋、打掃、除草、送貨;而是尷尬的起點、痛苦的終點、難堪的時刻、巨大的失敗、公開的羞辱、祕密的成就、神奇的老闆和早期的背叛。簡單來說,書中有各種得之不易的教訓,其價值遠遠超過那些薪水的總合。

    梅里特‧瓦茨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當工作變得怪異:奇怪的故事
    寵物墓園掘墓人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和爸爸一起在寵物墓園裡埋葬動物,還有為動物舉辦喪禮。我從爸爸身上知道,喜歡一份工作,比工作的報酬更重要。

      我兩歲時,爸爸出了勒戒所,我們搬到佛羅里達州。當時,他想找一份有穩定薪水的工作,但剛出勒戒所,不太容易找到好條件的工作,所以他開始在佛羅里達州波卡拉頓(Boca Raton)的人道協會工作。一開始,他開著貨車四處跑,到別人的院子裡捕捉危險動物,他拿著一根大長杆,頂端纏了繩子,然後用這根杆子抓出池子裡的鱷魚之類的。
      等他從事這份工作的時間夠長了,他們讓他負責寵物墓園。我以前從沒聽過寵物墓園,但地如其名:那是人們埋葬寵物且會回來掃墓的地方。他得到那份工作時,我已經十三歲了,也想開始工作。爸爸不再那麼健康,我可以幫他的忙,而且他會付我薪水。所以,我開始到寵物墓園工作,大部分是利用週末,偶爾下課後也會去。
      挖墓穴是我主要的工作。中型犬的墓穴大約要挖三到四小時,我爸為此發展出一套作業模式:他有適合不同大小棺材的夾板,開始挖墓穴時,可以把夾板放在地上當成模板,挖出形狀後再拿走夾板,繼續向下挖。墓穴不用挖到六呎(約一八二公分)深,我想你不會想在佛羅里達的淤泥裡挖六呎深的洞,我們都挖三到四呎(約九十至一二○公分)。這是很大的工作量,特別是對小孩子來說。
      墓穴挖好後,就得拿出動物準備埋葬。我爸的辦公室後方有個大冰箱,我們都把動物屍體放在那裡,才不會腐爛得太快。
      我的第一個案子是隻黃金獵犬。那隻狗非常重,特別是在冰凍後。我得提早將它從冷凍庫裡拿出來,讓它解凍,因為它冰凍的姿勢無法放進棺材裡。我戴著手套,但那天是佛羅里達典型的炎熱天氣,所以我穿著短袖和涼鞋。我把狗扛起來,不想讓它碰到我的皮膚;它的毛又硬又亂,我都快吐了。然後,突然間,我感覺有什麼滴到腳上。我還記得那種感覺,讓人不寒而慄,很冷、很詭異的感覺,一隻解凍的死狗身上流下的某種不知名的液體。從此我都穿包鞋工作。
      如果有人想辦開棺葬禮(相信我,真的有人這麼做),你就得讓動物先解凍。通常動物得放個幾天,因為那些動物真的凍得很徹底,等解凍後再為動物擺出自然的姿勢。辦公室裡有塊小空間,擺了一張咖啡桌,可以當成臨時祭壇。我會鋪一張白色桌巾,然後我爸再把寵物和棺材一起放在上面。
      就像真正的葬禮一樣,人們會來瞻仰遺體並道別。每個人對他們的寵物都很有感情,有時候我爸會依據飼主所說的寵物生前故事,說幾句話,然後蓋上棺木,播放新時代的笛曲。說來也許好笑,但人們真的很感激我爸做的事。
      這樣說或許不太好,但我在寵物葬禮中,大多時候的感覺或許是困惑混亂。人們似乎在尋找悲傷的理由,我的意思是,你當然在乎自己的寵物,但我總覺得會辦一場完整的寵物葬禮,還年年花大錢維護寵物墓地的人,都有點失去理智。
      最後,我不再去墓園工作了。十三歲時,我很高興能去那裡,和我爸一起工作,但到了十六歲,就只覺得難為情了。我已經從兒童變成青少年,在寵物墓園工作變成一種羞恥。
      很多人在青少年時會開始跟父母吵架,但我和爸爸之間從沒有那種問題,我覺得這是因為我非常尊敬他每天要處理的事。我們搬到佛羅里達是因為他有藥癮,我覺得他在那之後的人生裡,都想要對我們有所彌補。我在墓園和他相處的時間裡,明白了他有多認真工作。對,雖然他工作一整天後會抱怨,但他從未想過要換工作,這永遠改變了我對他的感覺,我從未真正怨恨過他,這一點完全不像其他在嬰兒時期就被丟下的小孩。
      奇怪的是,我覺得他也讓我感覺到,所謂的工作,應該要幫助他人。看著我爸工作時,這感覺一直跟著我。人們為寵物哀悼時,會向他求助,我可能會笑他們,但我爸真的會幫助他們,他們總是為了他創造的體驗而充滿感激。事實上,他能夠為看似卑微的角色賦予意義,這一點真的影響了我,我想這也是我最後選擇了助人專業的原因之一。現在想想我的工作生涯,是否樂於工作很重要,甚於是否賺很多錢。我父母也強調要做自己在乎的工作,並且堅持到底。

    傑西‧卡沃奇克(Jesse Kovalcik)
    三十歲,是領有牌照的婚姻及家庭治療師,也是學校諮商師。他沒有寵物。


    第三章 當事情陷入絕境:恐怖的故事
    無神論聖經銷售員

      我推銷聖經的話術非常真誠,因為我說不出什麼宗教內容,所以決定直接向他們介紹產品。但銷售產品是一件很難的事,尤其在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賣的產品時更難。

      我父親是位物理學家,所以我非常講求實際,沒有宗教信仰。但在大學三年級時,一位朋友聽說有份銷售聖經的暑期工作,我們可以免費到納什維爾(Nashville)受訓,這聽起來很有趣,然後他會派我們到不同城鎮,逐門逐戶去銷售聖經。出於某些我現在已經遺忘的原因,當時我認為這似乎是個很棒的想法。
      所以我們到納什維爾接受了訓練。當時我不知道,原來納什維爾是美國出版聖經的首都,這次受訓是場巨大的活動。我非常驚訝,因為其他銷售員大部分都和我年紀相仿,卻都非常虔誠,聖經對他們很有意義,而且對大約半數的人來說,銷售聖經是唯一能在父母同意下,離開家鄉的方式。對我來說,這只是暑期工作,雖然我有點憤世嫉俗,但我沒跟任何人發生爭論,盡量表現出合群的態度。
      在訓練營中,我們一學會如何填寫所有表格,他們便開始訓練銷售方式。大部分都在假設聖經是非常珍貴的產物,實際上,它是受到祝福的產物,許多人真的認為賣聖經是一種服務,所以我認為他們是受到這種想法鼓舞,當然,除了用賺錢激勵人心外,這也的確是有用的方法。
      不過,錢還是要賺的,他們請來冠軍銷售員對我們說話。我記得在一個大房間裡,這傢伙穿著最浮誇的衣服,戴著一頂巨大又搞笑的帽子,侃侃而談坐在凱迪拉克裡是什麼感覺,還有他成功的祕訣。他的銷售策略基本上就是要感動別人,當一個最正向的人,因為如此,人們就會受你吸引,進而購買你的聖經。我猜他非常成功,但我們其他人卻不覺得自己具備如此的魅力,也不一定會擁有凱迪拉克。那我們要怎麼像他一樣呢?
      一週後,開始分派銷售區域。我和朋友被派到密蘇里州一個叫威靈頓(Wellington)的城鎮,在堪薩斯城(Kansas City)東邊四十英哩(約六十四公里)處。威靈頓是密蘇里河沿岸的一座小城鎮,主要農作物是玉米。在一九六○年代,尚未高度機械化前,人們還靠馬匹拉犁。我們在某位女士的公寓裡分租一個房間,向她介紹我們是新的聖經銷售員,那是鎮民理解的角色,過去也有聖經銷售員來過。我覺得當地牧師有點不太高興見到我們,因為本來這裡只有他賣聖經,而他正可以依此賺點小錢。
      我和朋友馬上開始逐戶推銷,我記得我們沿著坑坑窪窪的長車道,一直開到破舊的房屋前,人們則坐在前廊的搖椅上,那可能是我第一筆買賣,或是最後一筆;過了一段時間,這些記憶都混淆了。
      我的推銷話術非常真誠,因為我知道自己無法說出什麼宗教內容,所以決定直接向他們介紹產品,像是我還賣一些什麼東西。我們有非常便宜的聖經,大約一美元,所以我從它開始,一路推銷到要價廿五美元的鍍金聖經。它的表面全部覆以金箔,前幾頁還有很大的地方可以寫下家庭事件,例如孩子誕生等。鍍金聖經的概念是為了傳承,所以我告訴人們,如果他們能買得起這本聖經,對孩子來說會是很好的傳家寶。我的推銷大概會停在這裡,因為我的誠實只能讓我說到這。對我來說,聖經絕沒有這個價值,但對他們來說或許有,而那是他們的決定。
      銷售產品是一件很難的事,尤其在你不相信自己的產品時更難。它不像是為了和平或環境議題,四處招募人員。如果對話中出現宗教,我會馬上溜走,因為它不是我想參與的事情。那些人尊敬聖經,也幾乎把聖經銷售員當成宗教人物般尊敬,但我真的無法好好地將訊息傳達給他們。
      晚上,我和朋友會偷偷開車到其他城鎮,買六罐啤酒,再開到汽車戲院,因為我們身為聖經銷售員,不能被看到在城鎮裡喝酒。我們大概在那裡待了一個月,那個月去汽車戲院的次數,超過了我這輩子的總和。
      比起不能在鎮上買酒,更讓我難受的事情是,我們的角色其實是向窮人拿錢,這似乎更像剝削。他們在農地生活已經極度困難了,比我認識的所有人都還要困難,且更需要體力,而我卻在這裡試圖拿走他們的錢。
      最後我……做不下去了,我的夥伴也是如此。一個月後,我們夾著尾巴、兩手空空打包去芝加哥,因為我們的薪水全靠佣金,但不用說,我們沒賣幾本。剩下的夏天,我們都在伊利諾州幫人粉刷房屋。

    鮑伯‧伊利斯(Bob Ellis)
    七十四歲,退休資訊處理架構師,住在舊金山灣區。


    第四章 當人生帶來教訓:歷經艱苦學到的事
    花卉批發商

      合夥關係真的很困難,在我的職業生涯中也看過很多例子。開始總是容易的,但只要牽扯到錢,事情就變難了,而我在非常小的年紀,在跟哥哥合夥賣花時,就體會到了這一點。

      八歲時,我和家人一起到夏威夷度假,我們在那裡第一次看到海神花。那種花就像是五顏六色的針墊,真的很吸引人的目光。我們以前從沒見過這種花,當它們出現在飯店的每張桌子上時,我們覺得這真是自己見過最瘋狂的花了。
      我父母天生好奇,所以問了飯店裡的每個人,這花是從哪裡來的,等他們終於找到答案,我們就去找賣這些海神花的花商。當我們看到一片長滿海神花的田地,父母忍不住不停拍照。
      我父母回家後,他們在聖地牙哥找了一家小店,開始進口這些花。我們住在聖塔安娜(Santa Ana),把花種在後院,它們開始在那兒肆意生長。突然間,院子裡開滿了各種海神花,而且繁榮茂盛。
      社區裡的大多數人跟我們一樣,過去從未見過海神花,他們也很有興趣。我父母有開花店的朋友,他們有天來我們家看這些花,建議我們可以把花賣給他們。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
      一開始我們只賣給一家店,但我八歲時非常外向。我穿著螢光短褲、豹紋上衣和亮色襪子──絕對有我自己的風格,而且是大膽的那一種。我可以自在地和陌生人對話,所以我媽載著我和哥哥,到全城的花商那裡,跟他們談談要不要買我們的花。她會留在車上,讓我們下車向花商展示海神花、談生意。花商都非常興奮,因為他們以前從沒看過海神花,我們真的獨占了這個市場。
      每朵花大約一‧二五美元,較大的國王海神花則賣四美元。對八歲孩子來說,這是一大筆錢! 我們愛死了。
      我十二歲的哥哥說他自己是個商人,也是掌櫃,他發展出一整套應收帳款系統,記錄我們賣了多少花,花商要付給我們多少錢。要記錄這些來往似乎很複雜,但我當時真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我主要負責依訂單剪花、照顧海神花,如果有螞蟻橫行,就要噴殺蟲劑,而這種事經常發生。
      我哥後來承認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的記帳工作裡也沒有「帳簿」,他只是在廢影印紙的背面亂塗鴉。他有點像伯納‧馬多夫(Bernie Mado_,注:因設計投資騙局而入獄),都在胡扯,但他看起來真的很忙,而我們也做得很好,所以事情就這麼進行了一陣子。
      種植海神花一年後,更多專業花商也開始進口海神花。我們第一次面臨競爭,被迫削減價格,我忘不了在花商那裡看到他們擺著海神花,卻不是我們的海神花的那種感覺。真是令人難過。
      有幾家花商仍對我們忠誠,我記得有個客戶告訴我們,她會一直跟我們買海神花,因為這些花好香,但問題是,海神花本身沒有香味,她聞到的是我為了趕走螞蟻所噴的雷達殺蟲劑的味道。
      競爭越來越激烈,我和我哥的關係也開始緊張,基本上,我變聰明了,明白所有的工作都是我在做,我要噴藥、剪花、送花,而我哥只是坐在那裡,什麼事也沒做,所以我展開一人罷工。我告訴他,他得做一半的工作,才能拿一半的錢,他說:「好,那就都不要做。」所以這份生意就結束了。
      在合作關係上,這是很好的教訓。我想,合夥關係真的很困難,在我的職業生涯中也看過很多例子。這些人一起開展服飾生產線,開始總是容易的,但只要牽扯到錢,事情就變難了,而我在非常小的年紀就體會到這一點。
      但我也認為面對各種事時,不要害怕嘗試、不要害怕失敗,是很重要的。你應該不停尋找良好的機會,如果有什麼會改變現狀的事,就放手去試,大膽地把握每次機會。那些生長在我們院子裡的海神花,就是我們看到的機會。看到它,就要把握它。如果無法成功到底,也沒關係。

    陶德‧塞爾比(Todd Selby)
      三十七歲,是攝影師、導演、作家,也是插畫家。他出版過三本書,The Selby in Your Place、Edible Selby和Fashionable Selby,分別敘述了他的個人空間、工作和時尚的創意自我。他的作品可見theselby.com


    第五章 當工作讓人愉悅:美好的回憶
    地球上最快樂的工作
      在迪士尼樂園,你可以看到自己在那裡工作所發揮的影響力,這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你能看到你為他人帶來了笑容。而你,正是他們那天快樂的一部分。

      我家離迪士尼樂園只要十五分鐘。迪士尼樂園是每個孩子的夢想,也是我們童年的一大部分,我們經常會買季票。我的父母是移民,每當有從印度來的訪客,或是其他地方來的客人,都會一起去迪士尼樂園玩。
      我和兄弟姊妹,對樂園內外都瞭如指掌。我不記得有什麼時候會不認識迪士尼樂園裡的哪條路、哪項設施或哪家餐廳。事實上,我也不記得自己看過地圖,樂園從我小時候就在腦海裡根深柢固。就算努力嘗試,我也不會在公園裡迷路。
      長大後,我父母從未叫我去找暑期工作,事實上,他們阻止我去。他們說,我有一輩子的時間工作,現在我應該學習、享受生活,所以我從沒想過要工作,直到高中畢業後,要到喬治市上大學的那個暑假。我覺得有點不安,以前從來沒工作過,我想試試工作是什麼樣子。不過,我當然也想找點樂子,所以首先便想到迪士尼樂園。
      申請的過程非常簡單,填好表格後,進行三十分鐘的面試。我沒說即將在秋天上大學的事,我擔心要是他們知道我將離開,會影響我被錄用的機會。總之,我成功了,他們問了一些背景的問題,就這樣,我錄取了。
      他們叫我排出最有興趣的幾項工作。我的第一項是填設施操作員,但最後他們派我做「戶外攤販」,也就是「賣點心給你的人」。我大部分時間賣的是冰檸檬汁或飲料,但偶爾也賣棉花糖。
      技術上來說,我們不被稱為「職員」,而是「演藝人員」。遊客也不是「客戶」,而是「客人」。我們一抵達樂園,也就是客人可以看到我們的地方,我們就是「在舞臺上」。在迪士尼樂園工作的每個人,某方面都認為自己是表演者。我們不是「在舞臺上」,就是「不在舞臺上」。
      如果你去過迪士尼樂園,會注意到一切都沒有痕跡。你絕不會看到背景的東西,看不到正在報到、換班或執行每日業務的員工,這一切都是在舞臺下發生的。在餐廳裡,你不會看到員工在客人旁邊吃東西,因為我們有自己獨立的餐廳。如果你下次注意觀察,會看到員工利用布滿全樂園的暗門溜進溜出。門上有小小的標示,寫著「限演員進出」,我們都是通過那些門上下舞臺。一切都運作正常。
      我在舞臺下報到,換上制服。我的制服是綠紅相間的襯衫,上面有個大大的米老鼠頭。穿上制服讓我覺得非常驕傲。然後,我會走過公園拿攤販車,但在我第一次碰到攤販車之前,得接受一大堆訓練。
      在迪士尼學習的所有事情中,受訓或許是最讓我覺得困難的。他們對創造良好顧客經驗投入的心力令人難以置信,也令人驚訝,這不只是一句口號:他們真的希望人們在這裡享受最美好的時光。他們教我們,如果有人來找我們,拿著空的冰檸檬汁杯子,說不小心灑出來了,你要給他們一杯新的,而且努力讓他們覺得開心,不問任何理由。在那種情況中,他們不是想著賺更多錢,而是真心地思考:「如何讓這個人的快樂最大化?」
      我覺得他們使用的詞彙有助於讓員工更加自然。當你認為自己是「表演者」時,思考方式會和自認領薪水的「員工」有很大的差異。如果你是表演者,那麼做一場美好的表演讓人開心就是你的目標。他們關心的是我們如何看待自己,而不是使用表格統計賣了多少杯檸檬汁之類的。
      我至今仍記得第一次看到的下臺後的角色。那是米奇,他剛走下臺,拿下頭套。即使我知道裡面是真人,還是有點嚇壞了。居然是女生! 我大笑了出來。結果,大部分米奇都是女生,因為他們有高度限制,而且必須非常有感情,非常友善。我現在也明白為什麼他們不希望客人看到了。
      即使在那裡工作一個暑假,我還是非常尊敬那個地方,那裡也仍是我最喜歡的地方,這就是我能給迪士尼樂園最好的稱讚。在看到這些魔術發生的過程後,我還是非常喜歡它。大多時候,不必有人叫我開心點,因為我真的很開心,沒有什麼事讓我難過。有時候人們會抱怨價格,但當一杯汽水要價四美元,的確會換來一些挖苦的評論。然而,相較於我之後的工作,可以看到你在那裡工作所帶來的影響,是非常美好的事。你能看到你為他人帶來了笑容。你是他們那天快樂的一部分。
      從大學畢業後,我在紐約做過投資銀行業務和私募股權等工作,但我總是懷念讓人快樂的感覺。我從商學院畢業後,投身創業。在小地方工作,代表我可以直接看到自己對顧客或使用者的影響。奇怪的是,這有點像是回到我那迪士尼的根。

    E.
    三十二歲,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雖然他已經不住在南加州了,但回家探望家人時還是會去迪士尼樂園。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