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張忠謀自傳上冊:1931-1964(2018新版)

    ※庫存>5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在全世界的半導體業,鮮少人不知道Morris Chang ──「張忠謀」。

    他三十五歲擔任美國德州儀器公司積體電路部總經理,三十六歲升任副總裁,四十一歲時已是該公司主管全球半導體部門的資深副總裁。

    一九八五年來台,他為台灣半導體業開疆闢土,一手創辦的台積電,如今帶領著台灣半導體業,登上世界第四大生產國的寶座。許多人都說:「若沒有張忠謀,台灣沒有今天的半導體業。」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格特質與成長經歷造就了今天的張忠謀?儘管媒體報導如潮,十八歲離開中國大陸之後,將近四十年少用中文的他,在六十六歲這年,堅持用中文一字一句寫下這本自傳,他要呈現最真實的張忠謀。

    <TOP>

    作者介紹

    張忠謀

    張忠謀
    1931年生於浙江鄞縣。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機械工程學士、碩士;史丹福大學電機工程博士。1958年任職於美國德州儀器公司,前後達二十五年。
    歷任該公司IC部門總經理、全球半導體集團總經理以及總公司資深副總裁。1984年任職美國通用器材公司總裁。1985年來台,受聘為工業技術研究院院長。1986年創辦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帶動台灣半導體業蓬勃發展。1988年受聘為工業技術研究院董事長。1990年代表台灣合資集團併購美國慧智科技公司,是當時台灣在國外最大之併購案,為國內科技業在國外成立重要新據點。1994年創立世界先進積體電路公司,為台灣企業邁入DRAM時代樹立一個新的里程碑。

    <TOP>

    詳細資料

    EAN / 4713510945278
    頁數 / 288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序 大時代的創造者 余秋雨
    出版者的話 為歷史留下紀錄──出版企業家傳記與回憶錄的用心 高希均
    自序 那是一個多麼不同的時代! 張忠謀
    第一章 「大時代」中的幼少年 
    第二章 哈佛大學與麻省理工 
    第三章 進入半導體業 
    第四章 初試啼聲──德州儀器公司 
    第五章 重拎書包──史丹福大學 
    附錄  文藝少年:伊莉莎伯/勝利的前夕/殺臭蟲 
        科技觀點:台灣半導體業的機會/發展台灣科技業 
        重要演講:知識經濟之迷思/談創新/終身學習因應挑戰
    張忠謀大事年表

    <TOP>

    【自序】那是一個多麼不同的時代!
    這本自傳涵蓋的時期是自我出生至三十三歲,恰是我現在年齡的一半。
    忙著做事的人很少有時間想過去,但在夜闌人靜,偶爾回想過去時,我最懷念的倒不是三十三歲以後事業稍有成就的時期,而是我的前半生。
    那是一個多麼不同的時代!
    十八歲以前,我已逃了三次難,住過六個城市(寧波、南京、廣州、香港、重慶、上海),換了十個學校。我已經歷過槍砲(香港)和轟炸(廣州、重慶),穿越過戰線(自上海至重慶);我曾有無憂無慮的童年(香港),也嘗到了慷慨激昂、抗戰時期的中學生生活(重慶);更嘗到了離家去國,不知歸期的悲哀(自香港去美國)。
    十八歲進美國哈佛大學。在一千多個碧眼兒同學裡,我是唯一的中國人。一年中只有美國朋友,只用英文,也如海綿地吸收西洋文化。即使在幾十年後的現在看來,這哈佛的一年仍是我一生最難忘、最興奮的一年。
    十九歲入麻省理工學院,在這最高理工學府裡學我的謀生本領。
    二十四歲進入半導體業,那時半導體業本身才只有三歲。
    二十七歲進入一家正值黃金時代的世界級公司──德州儀器公司,與積體電路發明人基比喝咖啡、談研究,眼見他發明積體電路。
    三十歲重拎書包,到史丹福讀博士,在大師前充實自己的半導體學術基礎。
    三十三歲博士學成,抱著滿懷希望與期待,回到德儀。
    那幾十年是一個多麼不同的時代!在中國,在美國,在半導體業,都是「大時代」。
    是我的青春。
    是半導體業的青春。
    也是美國成為超級強國後的青春。
    即使在古老的中國,在抗戰幾年中,也嗅到了強烈的青春氣息。
    寫傳的遠因與近因
    美麗的懷念,並不足以使我提筆寫自傳。提筆的決定仍有它的遠因和近因。
    遠因是少年時代的作家夢。在香港的小學、重慶和上海的中學裡,總有六、七年的幼少年光陰,痴心想以寫作為終身工作。作家夢在高中畢業前就被父親淡淡的一句:「會餓肚子的」,而打消。高中畢業後到美國求學,以後在美國三十幾年,非但極少寫中文,甚至連讀中文書報的機會都很少。十幾年前在台灣,有開始以中文為主語,少年的作家夢只成回憶。有時自己問自己:「我還能寫長篇中文嗎?」
    直到三年多以前。
    那時,友人虞有澄兄邀我替他的新書《我看英代爾》(由天下文化出版)為序。他說:「兩千字左右就夠了。」但我讀了他的原稿後,對他寫的那一袋英代爾歷史頗有所感,便盡一個星期日的時間,信手寫了四、五千字。這是我幾十年少有的中文「長篇」,寫起來似乎還算順手。
    幾個月後,虞書出版人高希均教授來找我。高教授認為我在平生經歷中,一定有不少有趣的故事,可以用「自傳」的方式與讀者同享。高教授還說,如果我不願自己動筆,可以用口述方式,讓專業記者代筆。我不喜歡口述方式,因為我過去看到這類傳記,總覺得他們欠缺了一分傳主的感情。但如果要我自寫,這又是多麼大膽而費時的嘗試!我有沒有這個能力和時間呢?所以我好幾個星期沒有給高教授答覆。
    追憶是享受,動筆是煎熬
    就在這時候,有一天晚上重翻喜愛的海明威文集,翻到他的短篇小說<基里孟加羅山之雪峰>。小說主人翁是一個作家,在非洲基里孟加羅山腳下得了壞疽,不能行動,望著蓋滿白雪的山峰等死,以下是他垂死前的縹緲之思:
    現在,他再也不能寫那些故事,那些那儲存起來,預備在他能寫得更好時要寫的故事。也許,至少他沒把它們寫壞。也許,他永遠不能寫得更好,這才是一直拖延不寫的原因。總之,一切都不知道了。
    拖延的結果,原來竟是生命末頁的無奈和不確定感!讀了這段故事後幾天,我就接受高教授的邀請,預備自己動手寫自傳。
    答應是答應了,但每提筆就後悔:答應得太貿然了!對我來說,追憶是一種享受;動筆卻是煎熬。許多夜晚和週末,我坐在書桌前,拿著筆,對著一張白紙發呆。多少感情洶湧澎湃,但被阻塞在這支短短狹狹的鋼筆裡,不能盡情揮灑在白紙上。包括找資料的時間在內,這本自傳大約花的幾百小時。
    經過五、六十年的時光,那麼多次搬家,十八歲以前的資料非常少了。這是很可惜的事,因為那時期正是我想做作家之時,日記和寫作不少。但十六歲前的日記已蕩然無存,作文只剩下幾篇,還虧重慶南開中學居然保留了幾十年,在幾年前登載在校友回憶錄裡。現在讀起來,那些文字雖然稚氣,卻喚回了不少回憶。失去的作文中尤其可惜的,是我自上海跋涉五十幾天到重慶後寫的一篇旅記,記得當時父母親還驕傲地傳給他們的朋友看。
    十六、七歲在上海時的日記,奇蹟地在二十幾年前出現在父母親紐約的家。那一段高中畢業前後,共軍已節節逼近上海的往事,現在讀起來,猶如隔世。十八歲後的資料較多,但也不很豐富。最有用的資料還是常斷偶續的日記。
    下冊幾年後再說
    自傳上冊還未出版,就有人問下冊。說老實話,上冊花了我這麼多精力時間,現在又正忙著替台積電和世界先進這兩家公司打基礎,短期內實在沒有勇氣開始寫下冊。也許幾年以後罷。
    上冊總算寫成了。這是一趟情感之旅,前後兩年,數百小時的密集工作,多少溫馨,多少煎熬,現在總算鬆一口氣。今日的心情,與三十幾年前的一天相彷彿。那天我通過了史丹福大學博士考試,鬆了一口氣,晚上開車三十英里到舊金山中國城大吃,吃完後到橋藝社,玩半年以後的第一次橋牌(見第五章)。
    今天或亦如此?三十多年的時光已掠過我而過,今天雖有當年的心情,卻已無當年的興致了。
    摘自《張忠謀自傳(上冊)》自序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