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殺死瑪麗蘇

メアリー・スーを殺して 幻夢コレクション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好書推薦

    <TOP>

    內容簡介





    乙一出道20週年紀念作!

    乙一×中田永一×山白朝子×越前魔太郎×安達寬高
    史無前例的超夢幻「合作」陣容!

    特別收錄5位作者聯合簽名扉頁!

    沒有任何事情比寫小說更讓我著迷。在我的小說裡,我創造出一個完美無瑕的「她」,不但擁有我夢想的外型,還能夠和男主角自在地打情罵俏、一起冒險。她讓我忘記了現實世界裡肥胖、怕生又不起眼的自己,只有化身成她,我才充滿自信。

    直到有一天,學長看了我的小說後,對我說:「妳的文章寫得不錯,但裡面會出現瑪麗蘇,對吧?坦白說,如果不處理一下,會讓人覺得不太舒服。」

    瑪麗蘇,指的是強烈投射出作者願望、極度自戀的原創角色。只要角色投射出作者自己的影子,而且塑造得過於理想化,人們都會稱之為「瑪麗蘇」。

    我所創造出來的角色就是瑪麗蘇。曾經讓我得以逃避現實的她,如今竟成了我最大的敵人。為了讓我的小說更臻完美,我必須──殺死瑪麗蘇!


    【各章簡介】
    乙一〈可愛的猴子日記〉
    成天蹺課和吸毒的高橋守拿到了爸爸的遺物:一瓶墨水。討厭父親的他忍住想將墨水丟掉的衝動,決定來使用看看,於是為了墨水,他買了一枝鋼筆;為了鋼筆,他又買了一本日記;為了日記,他買了一個書擋;為了書擋,他買了一堆書;而為了讓書不寂寞,他開始讀書……

    乙一〈山羊座的友人〉
    松田裕也在夜裡遇見同班的若槻直人,他手裡拿著沾著血和毛髮的鐵製球棒。原來飽受同班同學霸凌的若槻,終於忍不住殺死了對方。和班上其他同學一樣,松田一直以來目睹霸凌卻裝作沒看見,罪惡感讓他向若槻伸出了手,展開兩個人的逃亡。但他們要逃避的不只是警察的追緝,還有那張來自未來的報紙,上面預言了若槻將會畏罪自殺……

    中田永一〈宗像與鋼筆事件〉
    高山同學失蹤的昂貴鋼筆,在我的書包裡被找到了。全班都認為是我偷走了鋼筆,被當成犯人的恐懼讓我再也不敢踏進學校,只有總是被嘲笑又窮又髒的宗像同學願意相信我。為了報答我之前借他十圓的恩情,他要幫我調查事情的真相。不過這微不足道的十圓,究竟能不能買回我的清白呢?

    中田永一〈殺死瑪麗蘇〉
    現實世界裡不起眼的我,只有在化身為筆下完美無缺的「瑪麗蘇」時,才充滿自信。我和瑪麗蘇原本相安無事,但她卻漸漸主導了我的創作,投射出我的妄想,甚至到了讓讀者不舒服的地步。我以文字砌成的瑪麗蘇,現在必須以文字賜死她!但本該是虛構的瑪麗蘇,竟然像擁有生命般地開始頑強抵抗……

    山白朝子〈無線電對講機〉
    買給兒子小光的無線電對講機,三一一大地震時和妻子、兒子一起被海嘯捲走了。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我每天喝得酩酊大醉。有次在半醉半醒中,收在紙箱裡的另一臺無線電對講機,竟然傳出了小光模糊不清的聲音。從那天起,只有在爛醉中才會傳來的童言童語,成為維繫我生命的全部,於是當小光從對講機的另一頭對我說:「到這邊……一起玩」時,我毫不猶豫地拿出了尼龍繩……

    山白朝子〈某印刷物的下落〉
    我從事的打工錢多事少離家近,在那棟戒備森嚴的研究大樓裡,只需要每天下午幫忙把從某處運來的一箱東西推進焚化爐裡就好,甚至可以利用閒暇的時間寫作,但沒有人願意告訴我箱子裡裝的是什麼。某天,我不小心摔到了箱子,突然聽到箱子裡傳來像是某個溼漉漉的物體扭動的聲音。我靠近箱子,隨即聽見了微弱的呼吸聲……

    越前魔太郎〈伊娃.瑪莉.克羅斯〉
    鎮上的富豪伯恩斯坦夫婦過世的事,似乎和傳說中的「人體樂器」有關。據說是伯恩斯坦夫人在整理丈夫的遺物時,發現了人體樂器,不久後便舉槍自盡。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會讓人絕望到想自殺呢?按捺不住好奇心,我拿著偷來的邀請函,前往參加神秘的音樂會,而在那裡,我將會聽到最美妙的音樂,以及最慘痛的悲劇……

    <TOP>

    作者介紹

    乙一、中田永一、山白朝子、越前魔太郎─著、安達寬高─作品解說

    乙一
    1978年生於日本福岡縣,豐橋技術科學大學畢業,現定居東京。
    1996年,年僅17歲的他以《夏天.煙火.我的屍體》贏得第6屆「JUMP小說大賞」,一鳴驚人。2003年,他再以《GOTH斷掌事件》榮獲第3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該書並被改編成電影和漫畫。
    他的創作範圍極廣,多變的風格讓喜愛他的讀者將他的作品分為驚悚懸疑的「黑乙一」和溫柔療癒的「白乙一」,但作品裡往往黑中有白、白中有黑,難以單一風格概括而論。
    另著有《GOTH斷掌事件》、《只有你聽到CALLING YOU》、《失蹤HOLIDAY》、《寂寞的頻率》、《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等書。

    中田永一
    2005年以《百瀨,看我一眼》出道。另著有《吉祥寺的朝日奈君》、《再會吧,青春小鳥!》、《如空氣般不存在的我》,以及與中村航合著的《我不會寫小說》。

    山白朝子
    2005年以《長遠旅程的開始》出道,並於怪談專門雜誌《幽》上發表極富原創性的各種奇幻恐怖小說。嗜好是生火。
    在談到以路癡旅遊作家和泉蠟庵為主角的新嘗試時,山白朝子自稱:「筆法冷淡低調、刻意不深入人物內心,拜和泉蠟庵系列所賜,我發現了這種寫作方式的樂趣!」
    另著有《胚胎奇譚》、《我的賽克洛斯》、《獻給死者的音樂》。

    越前魔太郎
    2010年8月21日,於電影《青春恐怖箱》(NECK)中登場的虛構作家。擔任電影上映的宣傳企劃,同年《魔界偵探 冥王星O》系列由講談社NOVELS、電撃文庫、MEDIA WORKS文庫發行。
    「越前魔太郎」是多名寫手共同組成的覆面作家,本書中的〈伊娃.瑪莉.克羅斯〉,則是由過去負責《冥王星O 小提琴V》的寫手所創作。

    安達寬高
    1978年生,福岡縣人。嗜好是寫小說、看電影、聽廣播,也曾以「枕木憂士」的筆名投稿電影隨筆。

    譯者簡介

    高詹燦

    高詹燦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主要譯作有《鳥人計畫》、《烏鴉的拇指》、《夜市》、《光之國度》、《蟬時雨》、《劍客生涯》系列、《新選組血風錄》等書。
    個人翻譯網站:www.translate.url.tw

    ●【謎人俱樂部】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mimibearclub
    ●22號密室推理官網:www.crown.tw/no22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3333425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殺死瑪麗蘇》

    我針對自已想殺瑪麗蘇的動機,以及之後這幾年來的事,在此做一番記錄。
    我這個人有個習慣,只要有我喜歡的作品問世,便會不顧一切地沉溺其中。作品的領域涵蓋了卡通、漫畫、遊戲、輕小說。在無聊的上課時間裡,我在腦中想像著自己心愛的角色,在筆記的邊角畫圖。我還用零用錢蒐集相關商品,看遍各種資料集,在牆上貼海報,整晚就與圖中的少年對望。想像著已完結的作品又有續集,幻想著角色們的外傳故事,朗聲唸出故事中的臺詞,並加以錄音,反覆播放來聽。
    我一直過著很不起眼的人生。可能是因為天生愛吃,所以有著一副宛如大福般的體格。我個性畏縮、不擅詞令、動作遲鈍,不管做什麼事都沒自信,只要有人跟我說話,就滿臉通紅,而且笑聲難聽,還戴著一副難看的眼鏡。不論是異性還是同性,都無視於我的存在,班上同學應該都當我是個性陰沉、讓人很不舒服的女人吧。就算活在世上也沒任何好處,我甚至對自己為何活著,感到很不可思議。這樣的我,只有在一頭鑽進創作故事的世界中時,才感到自由。
    身為國中生的我,最喜歡的角色,是在類似《勇者鬥惡龍》的奇幻世界裡旅行的RPG主角,也是一位和會說人話的大劍一起冒險的金髮少年。我望著製造商公開販售的少年海報,每天晚上都和他說話。說來也真不可思議,不知何時,我逐漸能聽見少年的聲音。當然不是海報開口說話,而是我在腦中自行替少年把話補上。
    「是啊,沒錯……呵呵呵,對對對……」
    夜裡要是在我的房間前豎耳細聽,應該會傳來有點可怕的喃喃自語。為了日後能憶起我與少年的對話,我將這些對話一字一句地寫在筆記上。這樣的幻想對話筆記一本一本累積,但我激昂的情緒並未因此平息。在我國二時,我終於開始動筆寫二次創作小說。
    所謂的二次創作,是以構成原作的作品故事、世界觀、登場的角色等各種設定為依據,再次創作出新的作品。我所寫的二次創作小說,當然是我喜歡的角色少年他大顯身手的故事。此外我也讓原作裡所沒有的原創角色登場。她名叫露卡,是位十四歲的少女。我一面對她投注情感,一面寫文章。想像著少年與露卡攜手冒險的畫面,令我無限神往。在執筆的過程中,我完全化身成露卡。
    高一那年春天,動作遲鈍,長得活像大福的我,決定加入某個社團。那就是動漫遊戲研究社,取其開頭字母,簡稱ACG社。第一次到社團教室時,我無比緊張,一直反覆地來到門前又折返。後來一名看起來和我一樣像是新生的女學生向我叫喚。
    「妳想加入社團嗎?」
    是一位戴著圓眶眼鏡,個頭嬌小的女學生。一頭毛躁的頭髮,令人聯想到鳥巢。
    「我也是耶,我們一起加入好嗎?」
    「啊,好……」
    「太棒了!我很怕自己一個人加入呢!」
    「啊,我也……是……」
    由於我在學校向來都不說話,所以一時間發不出聲音。她推著我穿過社團教室的大門。
    教室裡彌漫著一股像舊書店般的氣味。牆壁整面都是書架,擺滿了科幻小說、輕小說,以及學長姐們推薦學弟妹必看的漫畫。我和那名鳥窩頭少女一同在加入社團的申請書上寫下名字。
    「拜託妳,請投稿下一期的《千門》。」
    半年後,學姐如此向我請託。《千門》是ACG社每個月發行的一本小冊子。ACG社有很多人從事同人創作,上頭刊登著他們的漫畫和小說。一起加入社團的鳥窩頭少女,以齊藤羅賓森的筆名,定期投稿電玩評論隨筆,替慢性腸枯思竭,寫不出稿子的學長姐解圍。
    「有什麼關係,就寫嘛。妳那麼會寫文章。」
    在齊藤羅賓森的建議下,我將二次創作小說的稿子交給學姐。起初本以為僅只一次,但之後卻順勢出了連載。可能是因為我以如月露卡的筆名發表,社員們之後都改稱呼我為露卡。
    小冊子相當簡陋,是由十幾張印刷紙合訂而成。我們在學校告示板的角落貼上一個簡單的紙袋,在裡頭放進數本。我寫的小說,能和齊藤羅賓森的遊戲評論、西園寺丸子學姐的漫畫、新堂慎之介學長的科幻考證隨筆一起構成這本小冊子,令我備感驕傲。
    「《千門》這個名稱是誰取的?有什麼含意?」
    齊藤羅賓森一面以釘書機釘最新一期的小冊子,一面向西園寺學姐詢問。
    「對哦,是誰呢?新堂同學說,在《說不完的故事》中,有一座建築就叫這名字。」
    西園寺丸子學姐的漫畫,畫功拙劣,故事也雜亂無章,但她很受社團成員們歡迎。我的小說原本也很慘不忍睹,但她對我小說的批評,只到高一的第三學期,之後便不曾再說過什麼。
    那是個細雪飄降的日子。在六張迎面擺設的桌子上,擺著一疊才剛完成的最新期《千門》。我們圍著暖爐,翻閱那剛完成的小冊子。
    傳來敲門聲,一名看起來有點神經質的男學生來訪。是推理小說研究會的高三生。
    「社長在嗎?」
    「還沒來。應該待會兒就到了。」
    新堂慎之介學長如此應道,接著那名男學生望向桌上的小冊子。
    「那是最新一期嗎?我可以拿一本嗎?」
    「當然可以。」
    他開始翻閱,並說他是《千門》的讀者,每次都很期待最新一期的《千門》發行。我們聽了之後,有點不好意思,接著他開始針對每一部作品發表感想。齊藤羅賓森的遊戲評論有點過於主觀。西園寺丸子的漫畫畫風難看。新堂慎之介的科幻小說考證隨筆,文章艱澀難懂。他的話就像利刃戳進我們胸口,我們聽得都快哭了。最後他指向我的二次創作小說刊登的頁面。
    「這篇小說的作者如月露卡是?」
    「……是我。」
    「哦,原來是妳啊。我每一期都看呢。妳文章寫得不錯。」
    我猜他肯定會有一番嚴厲的批評,心中已事先作好心理準備。但他卻說出令人意外的話語。
    「妳的小說裡會出現瑪麗蘇,對吧?坦白說,如果不處理一下,會讓人覺得不太舒服。」
    我們眾人面面相覷,一臉困惑。沒人知道瑪麗蘇這個名字。我的作品中明明沒出現過這個角色。
    就在這時,社長來到社團裡。那位推理小說研究會的男學生站起身,將小冊子收進書包裡,和社長熟稔地交談,一同離去,最後我沒能問清楚他話中真正的含意。

    *****

    瑪麗蘇。
    回家後,我上網查這個名字。接連點了好幾個網頁。那確實是從很早以前就存在的名詞。瑪麗蘇是二次創作的一種用語,指的是強烈投射出作者願望到令人覺得不舒服程度的原創角色。
    之所以會出現這個用語,似乎與國外一部歷史悠久的科幻影集《星艦迷航記》有很深的關聯。關於《星艦迷航記》,我知道這個名稱,也知道它有許多狂熱的影迷。
    當初《星艦迷航記》在播映時,對劇中世界抱持憧憬的人們,寫下了無數的二次創作小說。這時他們讓自己的願望投射成的原創角色在故事中登場。例如在全艦隊中最年輕,而且非常優秀、擁有特殊能力、深受原作登場人物敬愛的角色,在所有人陷入危機時,總能以活躍的表現解救大家,就像這樣的人物。如此不具現實感,宛如是青春期少男少女的願望所具現化而成、極度自戀的原創角色,往往成為人們批判的對象。而某天,對這些角色加以揶揄的女主角就此誕生。
    一九七三年,在同人誌《Menagerie》第二期刊登了《星艦迷航記》的二次創作小說《A Trekkie’s Tale》。在小說中登場的女主角是位原創角色,她是年僅十五歲半的瑪麗蘇上尉,是艦隊中最年輕的上尉。是在當時的影迷們所寫的二次創作小說中,原創角色常有的設定,作者刻意用它來塑造出這位少女。據說從那之後,只要是書中角色投射出作者自己的影子,而且塑造得過於理想,人們都會稱之為瑪麗蘇。
    的確,我的小說裡一直都有瑪麗蘇。例如露卡這名少女,我明白我在她身上投射了自己的影子,讓她和我喜歡的少年角色一同冒險。現實中的我是個動作遲鈍的大福,而相對的,露卡的設定則是一位無從挑剔的美少女。烏黑晶亮的長髮,晶瑩剔透的玉膚,令人無條件喜愛、給人好感的五官。右眼的虹膜是黑色,但左眼的虹膜是紅色,亦即所謂的異色瞳屬性。原來如此,這就是俗稱的中二病。我之所以對瑪麗蘇這個名稱感到陌生,或許是因為日本已有中二病的稱呼,不需要這種外來語。
    我回頭看自己目前正在寫的原稿,裡頭果然也有瑪麗蘇。我原本打算在下一期《千門》刊登某部學園科幻漫畫的二次創作小說,而裡頭登場的那位原創角色的少女,就是瑪麗蘇。
    那位少女擁有超能力,因為她天才的頭腦和純真的個性而備受眾人疼愛,與原作中登場的那名少年主角是前世的戀人,而且還有異色瞳。我很喜歡這種設定。在描寫她和少年之間的情侶鬥嘴時,我覺得幸福洋溢。因為感覺就像我自己走進作品中,與少年變得親近。這些對話與故事主軸完全無關,這確實是大問題……
    過去我根本不在意作品完成度的問題。但自從知道瑪麗蘇的存在後,我開始感到不安,擔心繼續這樣下去好嗎?寫二次創作小說可說是我唯一的嗜好,這感覺就像是我唯一的嗜好遭到否定。彷彿我的文章稱不上小說,就只是充塞著我個人願望的幻想宣洩。
    我不要這樣!我要讓小說變得更好!
    二次創作小說對我來說,是我與人們的連接點。讓我與齊藤羅賓森、西園寺學姐、新堂學長這幾位《千門》的創作者之間擁有共同的話題,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找到適合自己的棲身之所。所以我非得將瑪麗蘇趕走不可。從我的文章中趕走,從我的小說中驅離。如果我不除掉像瑪麗蘇這種概念的人物,我恐怕無法成長。

    一開始,我先從寫到一半的二次創作小說中刪除原創角色。以鍵盤的Delete 鍵刪除少女的名字以及她相關的小插曲,逐一修正因這樣的改變而產生的分歧和矛盾。而在故事中與少年展開情侶鬥嘴的,已不是我創造出來的角色,我把它改寫成確實在原作中登場的女孩。但問題並未就此解決。
    那名在原作中也有登場的女孩,在接棒承接這個角色後,瑪麗蘇開始改為附在她身上了。我發現她與少年交談時,我自己就會投影在她身上。我想對那名少年說的話,這次是改藉由她的嘴說出。不久,那女孩開始偏離她角色的主軸,冒出原作中絕不會說的對白。根據維基百科解說,這算是「更改原作的瑪麗蘇」類型。不能這樣坐視不管。
    過了一段時間後,我決定開始寫其他作品,但在不知不覺間,瑪麗蘇又悄悄潛入我的作品中。一開始很正常的原作角色,言行舉止開始荒腔走板,我想說的話,想要別人說的話,都從他們口中說出。故事順利地進展著,只有我喜歡的角色開始展現很不自然的言行。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原作中登場人物的內在都被瑪麗蘇給搶走了。我操控小說的韁繩被她奪走,整個故事被引向能滿足我願望的方向。
    看來,我若不嚴格要求自己,便會被瑪麗蘇奪走整部作品。而更麻煩的是,身為執筆者的我,竟然覺得由她來操韁繩是很愉快的一件事。順著自己的願望來執筆,讓人充滿歡愉,因為這麼一來,創作就沒有痛苦,只有快樂。
    我一邊喝咖啡,一邊回頭看過去的作品,並思考對策。話說回來,瑪麗蘇為何會出現在我的小說裡呢?一定是因為我動作遲鈍,而且長得像大福。我肚子積著厚厚一層肥油,臉頰肥胖浮腫。頂著一頭亂髮,眼鏡和服裝都土裡土氣。對什麼事都沒自信,總是一副精神緊繃的模樣,除了ACG社的同伴外,沒有其他人會跟我說話。齊藤羅賓森沒和我同班,所以我在教室裡向來獨來獨往。為了擺脫現實世界裡的落寞,我希望至少在小說的世界裡能和自己喜歡的登場人物享受那幻想的對話。為了填補現實生活中的空虛,我著手寫二次創作小說,因此不管怎樣,我都會不自主地讓角色們往滿足我願望的方向走,都會順從自己的快樂去替故事掌舵。是我不起眼的人生,讓瑪麗蘇出現在小說中。
    那麼,我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光是以Delete 鍵刪除化為瑪麗蘇的角色,無法根本解決問題。只是又讓其他角色變成瑪麗蘇罷了。想要殺了她,就得先從我這個人的內在層面處理。我苦思了一個月後,突然想到一個解決辦法。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