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面對獨裁:胡適與殷海光的兩種態度

    作者:金恆煒
  • 出版社:允晨文化
  • 出版日期:2017/10/01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5794910
  • 定價:399
    優惠價:79折,315
  • 紅利回饋: 3~9點 瞭解更多紅利
  • 優惠期限:2018/09/30

    ※庫存=1

    結帳去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作者介紹

    金恆煒

    曾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編、副總編輯
    《當代》總編輯

    現任
    凱達格蘭學校校長
    《自由時報》專欄作家

    著作
    《趙高與浮士德》
    《民主內戰的必要》
    《解構「他,馬的」爆破黨國的最後「神話」》
    《我的正義法庭》等

    <TOP>

    各界推薦

    黃進興‧王汎森‧杜正勝‧李永熾——隆重推薦

    1955年4月,胡適在《自由中國》著文,呼籲爭取言論自由,不要學鳳凰的不說話,要學烏鴉「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取材有方,佈局完整,文筆流暢生動。讀來一氣呵成,毫不做作。

    舉凡個人的恩怨、事理的原委、時勢的變遷,處處可見爬梳之功;加上資料搜羅完備,引證翔實,絕無憑空之言,句句可得核實,允為持平可信之論。

    歷來的懸案,經他旁徵博引,抉幽發微,一一得解,讀來宛如一部扣人心弦的偵探小說。

    本書焦點明確,不只有趣味性,也不乏學術的深度。舉其例,﹝下篇﹞第九章的「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的謎中謎。該文鞭辟入裡,條理清晰,極具說服力,令人頗有撥雲霧見青天的感悟,而他卓越的史識於此盡見。——黃進興

    同樣的胡適,從吳國楨案到雷震案,他的自由主義者立場是否有所不同?他與殷海光為兩個世代的自由主義者代表,為何在面對蔣政權時的態度有所不同?這是這本書的切入點,也是最重要的關竅。作為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代表人物,推行白話文運動的旗手,中央研究院在台復院的院長……,胡適在許許多多方面的歷史地位及評價,早有公斷,然而,在自由主義者的立場上,他的艱困與掙扎實況又為何?整個上世紀五○年代的台灣處境與國際現實,才是主旋律,在今天重新審視,也有鑑借的價值。——王汎森

    深佩老兄不但政論筆鋒,史學考證工夫亦甚了得。
    我將你的論文推薦給教史學方法的朋友。——杜正勝

    洋洋灑灑三十萬字的鉅著,不只論述吳國楨案,討論「反攻大陸問題」,解析胡殷兩代自由主義者的論點,還詳述胡適流寓美國的苦楚,以及獲得蔣介石以美國帳戶金援的過程。想了解一九五○年代的台灣,從中也可以獲得許多知識。對政論名家的殷海光,同是政論名家的金恒煒似乎更有一分惺惺相惜之情。——李永熾

    一九四九年中共席捲中國,胡適銜蔣介石之命赴美,晚年流寓紐約,在個人生活與政局激盪的交迫下,胡適的工作、經濟,甚至在美的長期居留權,全賴蔣政權提供,遂與蔣介石發展出深層的結構關係。殷海光反是,四九年七月後辭黨報《中央日報》主筆與高薪,斬斷與蔣介石政權所有臍帶關係,原本做過副教授的,寧屈就台灣大學哲學系講師,用心則在推倒專制獨裁的論述上;他的思維直接影響了彭明敏等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本書﹝卷首﹞以胡適之死展開,以殷海光的豹變做結,呈現倒敘的效果。以下各篇由遠而近,次第敘述殷海光與胡適三次錚論:以一九五四年吳國楨事件始,「容忍與自由」論戰終;最後,「雷案」爆發,反對黨夭折,《自由中國》停刊,自由主義集團悲劇結束。把胡適與殷海光的諍論當成主幹,鉤勒盤根錯節、枝枝葉葉的大大小小事件,藉以窺見流動而詭異變幻的當年歷史風景,身在局中的不可化解人物當時不見得可能「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金恆煒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5794910
    頁數 / 58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推薦一/黃進興
    推薦二/王汎森
    推薦三/杜正勝
    李永熾/序兩個世代的自由主義者及其交會
    書成自記

    卷首 「雷案」:胡適、雷震與殷海光
    第—章 胡適:難解的謎
    喪禮:胡適之盛遠邁魯迅
    〈本事〉:—首小詩透露時人的心聲

    第二章 「雷案」:胡適不可承受之重
    「初供」:「雷案」事變後胡適的反應
    東京密會:胡適被設計了?
    胡適:從東京密到「大失望」
    「雷案」與反對黨:胡適最後的政治差使

    第三章 雷震‧胡適與殷海光的悲劇
    雷震:十年歲月等閒度,一生事業盡銷磨。
    胡適:四、五十年的努力打銷了,毀滅了。
    殷海光:悲劇性的生涯
    第四章 豹變:從法西斯到自由主義的殷海光/047
    胡適與殷海光的內在矛盾
    狂執之情:一九四九年前的殷海光
    信仰法西斯/崇拜蔣介石/出任《中央日報》主筆/殷海光有
    沒有入黨?/蔣介石召見殷海光始末
    〈趕快收拾人心〉:殷海光一生的轉捩點
    生機何在:從法西斯、民主社會主義到自由主義
    揮自由主義之戈:以《民族報》為舞台
    轉向:心智努力的艱苦卓
    告別黨報:與蔣政權澈底決裂

    小 結 這樣的殷海光與那樣的胡適
    ﹝上篇﹞ 胡適:自由主義者還是蔣政權的捍衛者?
    —從吳國楨事件看殷海光與胡適劍沒有出鞘的交鋒

    前 言 吳國楨:公開挑戰蔣政權的第一聲
    吳國楨幼子被扣為人質
    王世杰「免職」與吳國楨「套匯」
    〈吳國楨啟事〉蹴水而出
    張道藩出手vs.〈上國民大會書〉

    第一章 胡適vs.吳國楨:從《展望》到《新領袖》
    第一階段:胡適對國民黨與吳國楨都有意見
    第二階段:《展望》vs.《新領袖》
    吳國楨:〈你們的錢在福爾摩沙建立了警察國家〉/胡適「嚴厲」指控吳國楨的私函/吳國楨的答辯
    第三階段:胡適致命性反擊吳國楨:〈福爾摩沙有多自由?〉
    第四階段:吳國楨二信一文的無效駁正與反駁文
    吳國楨致胡適第一封信(一九五四年八月十二日)/吳國楨再致胡適(一九五四年八月十七日)/吳國楨給《新領袖》的反駁文
    胡適沒有把吳國楨後二信給殷海光看

    第二章 蔣經國接班之謎的爭論
    大衛單挑巨人,巨人贏了!
    胡適的「君子理論」:蔣經國不可能是接班人
    「汪漢航事件」的風暴
    第一階段風暴/第二階段風暴餘波

    第三章 殷海光與胡適有基本歧異
    胡適評殷海光:「他是個書獃子」
    殷海光評胡適:沒有「洞察力」
    殷海光再評胡適:妥協的自由主義者
    胡適的「紅線」:爭取言論自由的一個戒約

    第四章 顧維鈞揭秘:胡適在吳國楨事件中的角色
    吳國楨事件的美國效應
    胡適是大計劃中的最關鍵一環
    艾奇遜說胡適已被蔣介石收買了

    小 結 萬馬齊喑究可哀
    美國撐腰下吳國楨出任台灣省主席
    從棟樑之材成為「全民公敵」
    吳國楨事件:胡適、殷海光的歧見

    ﹝中篇﹞ 「反攻大陸問題」:刺入蔣政權心臟的木椿
    —殷海光的 legacy(遺澤)
    前 言 殷海光、「反攻大陸問題」與「雷案」
    〈反攻大陸問題〉是「雷案」的引信
    九月四日大逮捕
    警總與國民黨炮製「雷案」

    第—章 「雷案」如何從文字叛國躍昇為「匪諜案」
    〈反攻大陸問題〉與「田雨專案」
    所謂的《自由中國》「違法言論」/〈起訴書〉與「白皮書」
    為什麼是殷海光?
    蔣經國出手:帳從〈反攻大陸問題〉算起/殷海光是雷震之外的二號「欽犯」
    「雷案」本質上的轉變
    蔣介石欽點傅正/把雷震釘死在匪諜罪上
    劍底遊魂殷海光
    為什麼是雷震、傅正而不是雷震、殷海光

    第二章以「反攻大陸問題」始以「反對黨問題」終的﹝今日的問題﹞
    刺入蔣政權心臟的木椿:〈反攻大陸問題〉
    「反攻大陸問題」丹火錄
    殷海光的理論基礎及針對性/殷海光的「公算」
    蔣介石的「第三次世界大戰」與蔣介石的「反攻大陸」
    顧維鈞質疑美蘇大戰的可能
    韓戰與蔣政權的命運
    「反攻無望論」的始作俑者顧維鈞

    第三章 「反攻大陸問題」論戰
    第一輪:〈反攻大陸問題〉vs.「反攻無望論」
    第二輪: 殷海光的反擊
    「反攻大陸問題」的波瀾
    蔣介石與陳誠的「反攻無望論」/《中央日報》火力全開/「反攻大陸問題」成為顯學

    第四章 胡適跳入「反攻論戰」戰局
    胡適對「反攻大陸問題」的「心證」
    第三輪論戰:胡適寶劍出鞘戰火再起
    第三次世界大戰與反攻大陸
    胡適的四變調
    第一變: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懸測太悲觀/第二變:第二次世界大戰並未結束/第三變:反共要兵力,質問有幾師幾團兵力/第四變:第三次世界大戰在幾秒內發生
    胡適生平的大「斷裂」與「希望」
    第四輪論戰:胡適的挑戰與殷海光的回應

    第五章 從「八二三炮戰」到「不可使用武力」
    國府掩蓋〈聯合公報〉下的「反攻無望」
    「搞個政變,換個人上去。」
    胡適日記剪貼:美國朝野面對的台海危機
    美國輿論呼籲放棄金馬外島/關於杜勒斯的說法/關於艾森豪
    總統的說法/關於「兩份文件」
    雷震/《自由中國》與殷海光的「八二三」反應
    今日反攻其時,他們為什麼又不反攻?/大家認為我們過去反攻大陸問題對了
    國府的謊言與遮羞
    〈中美聯合公報〉促成雷震更努力組黨/殷海光吐了一口鳥氣

    第六章 放棄使用武力反攻之後
    胡適的謹小慎微與雷震的使命感
    塵埃落定看殷胡
    胡適的反應/殷海光的反應
    「反攻無望」的底牌揭穿了之後
    殷海光的「破」與「立」

    第七章殷海光的legacy(遺澤):從「反攻無望論」到〈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
    「兩間餘一卒,荷戟尚彷徨。」
    「雷案」與「自救宣言案」
    蔣介石‧「雷案」‧「自救宣言案」
    〈自救宣言〉起草主筆人謝聰敏
    彭明敏的回憶/謝聰敏的回憶
    彭明敏‧雷震與國際壓力
    《紐約時報》力追/海外的聲援
    「自救宣言案」對獨派的影響
    一九六四年的殷海光與彭明敏
    殷海光!殷海光!殷海光!
    警總懷疑〈自救宣言〉出自殷海光/彭明敏vs.殷海光/「暗殺蔣介石事件」
    〈自救宣言〉與殷海光
    第一面相:謝聰敏與殷海光/第二面相:從警總看殷海光與〈自救宣言〉/第三面相:〈自救宣言〉與殷海光思想的「內在理路」疏證
    謝聰敏證言與殷海光言論的比觀

    小 結 冰山上一隻微細的蠟燭/365
    ﹝下篇﹞ 胡適的「容忍」與殷海光的「自由」
    前 言 胡適晚年非得直面蔣介石不可

    第—章 一九四九年的大流亡
    銜命赴美:被迫去國的胡適
    極目江山空灑淚傷心離亂此身休
    蔣介石給胡適的favor

    第二章 胡適與蔣介石的深層結構關係
    胡適到美國:為蔣介石做什麼?
    胡適二度銜命使美的任務/胡適在美給國民黨政府作工作/以支持蔣介石始以支持蔣介石終/《自由中國》內部的最大矛盾:挺蔣/反蔣之爭/胡適:蔣委員長是唯一的領袖/胡適與「自由中國運動」/「自由同盟」
    美國九年:胡適拿的是什麼簽證?
    風景不殊舉目有江河之異/蔣介石不願意胡適入閻錫山內閣/國務卿艾奇遜拒見胡適/《白皮書》公佈之後的胡適/從沮喪到絕望:《白皮書》的撞擊/從臨時(temporary)身份到長久居留/胡適拿的是「政府官員」的”A1”簽證?/留居美國的懸斷原則
    流寓美國:胡適靠什麼維生?
    蔣介石一九四四年即饋贈六千美元給胡適/胡適二度使美:蔣介石何時開始饋金何時停止?/江冬秀的護照和旅費/胡適:「我在台灣是要住下去」的決定及其時機

    小 結 馬克思「生活決定意識」:胡適晚年的悲劇

    第三章 胡適的雷震銅像被陳懷琪砍了
    給雷儆寰樹個銅像
    言論自由進步功在雷震
    封雜誌、人坐牢:陳懷琪事件
    從投書到興訟/第一波—投書/第二波—更正/第三波—〈警告啟事〉vs.〈簡報社論〉/第四波—興訟
    〈革命軍人為何要以「狗」自居?〉是不是陳懷琪寫的?
    《自由中國》從頭至尾捏造?/國民黨一口咬定是《自由中國》
    做假!/檢查原投書:官方機構:「一定不像」vs. 美軍:「出於一人之手」

    第四章 雷震的挑戰與回應
    搞死雷震:「敗訴而坐牢」
    雷震的三個變應方案
    方案一:「託孤」與「退卻」/方案二:辭發行人與出亡/方案
    三:仲裁與談判

    第五章 蔣介石震怒:黨國機器發動到陶希聖遂行政治交換
    蔣介石生氣了!
    警總、省新聞處、地方法院的三位—體
    陶希聖橄欖枝的袖裡乾坤
    胡適「三連任」這一票
    蔣介石「三連任」:《自由中國》抵死不從!
    陶希聖用「三連任」買斷陳懷琪官司

    第六章 胡適屈膝解厄
    胡適:「準備吃官司,準備封報館。」
    胡適屈膝乞憐:用〈公開信〉拆解未爆彈
    〈公開信〉的拉鋸戰
    胡適勵行「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第七章 胡適:困境(dilemma)與抉擇
    〈容忍與自由〉及〈公開信〉的公案
    胡適〈容忍與自由〉丹火錄
    毛子水的「郢書燕說」
    胡適再談「容忍與自由」:為毛子水的彌爾說定調
    「善未易明,理未易察」與「容忍與自由」有什麼關係?
    「容忍與自由」的深化
    呂伯恭與朱熹的原典
    毛子水的角色

    第八章 殷海光與胡適的第三度論戰
    胡適的新說宛如莊子所謂的「卮言」
    殷海光的出手與胡適的答辯
    朱文伯:是不是連胡適之的言論自由也沒有了?
    胡適到了晚年,再也樂觀不下去了!

    第九章 「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謎中謎/549
    第一個謎團:「容忍與自由」和「陳懷琪事件」
    第一個問題:〈容忍與自由〉是不是專為「陳懷琪事件」而作?
    第二個問題:「容忍與自由」是不是在胡適心中「醞釀很久」?
    第三個問題:胡適是不是受儒家影響,一貫「藉思想、文化以解決問題的方法」做他底思想的最基本預設(presuppositions)?
    第二個謎團:伯爾說:「寬容比反叛更重要」,不是胡適轉手的「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
    伯爾以為「歷史上toleration 比rebellion 更重要」/“toleration”與“tolerance”

    小 結 胡適「百年」的蓋棺論定
    余英時:胡適晚年所強調的對今天的台灣還有嶄新啟示
    殷海光在政治上的啟蒙與後來的影響及作用

    ﹝附 錄﹞從〈感事〉到〈本事〉:周棄子以詩證史
    誌 謝
    Introduction

    <TOP>

    內容試閱

    卷首 「雷案」:胡適、雷震與殷海光
    第—章 胡適:難解的謎

    一九六二年二月二十四日,胡適在第五屆院士會議後的晚宴上講話,六時半心臟病發,猝死在講壇上,享年七○;遺體旋移至極樂殯儀館。三月一日靈堂開放公開瞻仰,一天內湧入四萬人。三月二日,公祭團體約一百個,參與的兩萬人,皆泣不成聲。下午出殯,送葬行列迤邐數里,高達三十萬人,靈車過處,家家戶戶都在門口設奠路祭。國內外媒體報導,不可勝數,美國、日本等政要及學者弔唁也紛至沓來。

    喪禮:胡適之盛遠邁魯迅
    胡適喪葬行列隊伍之盛,恐怕比死於一九三六年十月十九日的魯迅有過之而無不及。依曹聚仁在《魯迅評傳》所記〈魯迅的「死」〉:

    從二十一日早晨到二十二日下午,先後往瞻仰致祭的有一萬多人。二十二日下午二時,自動參加送殯的行列,有六七千人……。

    一九六○年左右,台北市人口約一百萬上下,魯迅死前的一九三三年,上海人口約三百一十三萬多,以兩市人口為分母,除以上述祭拜人數,參拜胡適的十人中有三人,祭拜魯迅的三百人中一人。固然二人異地不同時,且有不同歷史與政治情境,不可完全類比,但胡適的葬禮比魯迅盛大,可以斷言。

    那麼,胡適嚇人的送葬行列,具有什麼意義?先父金溟若先生當年看到人山人海、又祭又拜的人潮時,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至今不忘,他說:「蔣介石會嚇死!」可見蔣介石有多忌憚胡適。當然,弔唁、送殯的人眾或許只出於崇敬、尊重之心,不見得帶有政治上「示威」意識,但汹湧人潮自動自發的沿路設香跪拜、致祭,「於無聲處聽驚雷」,蔣介石驚也不驚呢?可引蔣介石日記來看蔣介石的內心世界。

    胡適心臟病發棄世,蔣介石當天日記:

    晚,聞胡適心臟病暴卒。

    「暴卒」不是敬語,更且日記中所透露的無一絲一毫悲悼、哀傷、痛惜之念。三月一日,到殯儀館瞻仰、公祭、出殯送葬的,如潮水般湧來。三月二日,蔣介石日記:

    蓋棺論定胡適實不失為自由評論者,其個人生活亦無缺點,有時亦有正義感與愛國心,惟其太偏狹自私,且崇拜西風,而自卑其固有文化,故仍不能脫出中國書生與政客之舊習也。

    這麼多群眾的「萬人擁戴」,是不是使蔣介石悚然而驚,所以另作較持平的蓋棺論定?再看蔣介石三月三日在日記「上星期反省錄」中的省思:

    胡適之死,在革命事業與民族復興的建國思想言,乃除了障礙也。

    沒有兵、沒有槍的自由主義者胡適背後竟然有沛然不可禦的民意;蔣介石或更切膚感受到胡適無量的支持與擁載力量是橫在眼前的潛在威脅,是尚未爆炸的核彈。胡適暴卒,障礙頓失,宛如巨石之移除,真是徼天之幸;蔣介石的如釋重負全流露於筆端。

    蔣介石可以放逐吳國楨,可以幽囚孫立人,唯一「為之奈何」的只剩下胡適一人。胡適有什麼威力?雷震一九五八年五月底記他與哥倫比亞大學畢業且在哥大見過胡適的美國人馬丁的對話:

    ﹝馬丁﹞說中國士大夫的明哲保身﹝,﹞是使國家不進步的原因。他說胡先生今日出來,無人敢阻止。我﹝雷震﹞說﹝,﹞美國人幫忙否?他說,胡先生的事情,美國從未拆臺過。他今日已是世界有名,他出來,張君勱、左舜生可跟上來,而左、張出來,則大家又能跟來。又如我(按,雷震自言)被捕,美大使館可能問一問,如王世憲被捕,不過是五百名立委之一被捕而已。如胡先生被捕則全世界震驚。

    確實,以胡適的聲望,可能是稍稍可以抑制蔣介石權力的唯一一 人。


    〈本事〉:一首小詩透露時人的心聲
    中國古典詩人周棄子為「雷案」寫的二詩,就有「證史」的功能;尤其〈本事〉一首,針對胡適沒有拚命救雷震的不滿,很能代表《自由中國》作者、雷震朋友及一般大眾的心聲,也抓住了當時的政治情境。

    雷震被抓的第六天,周棄子先發表〈感事〉,後來改題為〈聞雷儆寰事急投于右老〉,是寄望于右任以黨國元老之尊,出面營救雷震;顯然無效。雷震初判、發監、複審、特赦都告失敗之後,一九六一年一月九日,周棄子在《大華晚報》發表〈本事〉一首:

    無憑北海知劉備,不死中書惜禇淵。
    銅像當年姑謾語,鐵窗今日是凋年。
    途窮未必官能棄,棋敗何曾卒向前。
    我論人材忘美刺,直將本事入詩篇。

    無論「雷案」當事人如雷震、傅正或聶華苓等都徵引過〈本事〉,論述有關《自由中國》、「雷案」、胡適的文字,也常把〈本事〉當成文獻,就是以詩證史。這首詩最寫實的兩句—或說詩眼—應是「銅像當年姑謾語,鐵窗今日是凋年」;唐德剛說,當時還健在的詩人周棄子,有次在宴會中示他一詩,其中兩句是:「銅像當年雖戲語,鐵窗今日是凋年。」;周棄子把「姑謾語」改成「雖戲語」。胡適公開、私下多次稱讚雷震在言論自由上的努力,值得為他樹立銅像云云,雷震進了鐵窗,胡適沒有信守「做了過河卒子,只有拚命向前」的格言,不敢拿院長的命拚搏雷震的自由;「銅像」不過是當年隨便說說的戲言。

    〈本事〉後來改詩題作〈憶雷儆寰〉。周棄子的〈感事〉與〈本事〉都是中國古典詩,坊間有很多版本,引錯、錯解的也不少。「古調雖自愛,今人都不彈」,筆者另作解讀此二詩的短文,做為本章附錄兼紀念與我有兩代交情的周棄子先生。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