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馬丁路德的門徒培育班:再思十誡、使徒信經、主禱文、洗禮與聖餐

Martin Luther’s Catechisms: Forming the Faith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塑造信仰的核心動力,
    從最根本的「門徒培育」做起!

      五百年前,馬丁路德提出的九十五條論綱掀起了宗教改革運動;直到十多年後,宗教改革的腳步踏穩了,他繼續關心基督教會內最基本的信徒教育。成熟的信仰,有賴家庭和教會的共同培育,因此,路德承繼天主教「信仰問答」的傳統,撰寫他自己版本的「信仰問答」,藉由簡短的問答方式,將基督信仰中最基礎的內容,包括十誡、使徒信經、主禱文、洗禮與聖餐,作精簡扼要的說明,提供給父母和教會使用。說穿了,路德早就開始寫作「門徒培育」的教材!
      然而,時過境遷,五百年前的「門徒培育」教材在現代教會中卻淪為呆板的背誦和抽問,甚至根本消失不見。本書作者溫格爾教授一生經歷了與信仰問答的「愛恨情仇」,直到他終於發掘其奧妙之處,便以教導和傳遞信仰問答的價值為己任。在本書中,他以歷史學者的眼光,對比信仰問答在今昔的重要性;以神學家的洞見,指出信仰問答與時俱進、永不落後的時代性;以基督徒的生命,見證了信仰問答所指向的那位恩典的上帝。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許多教會都以「門徒培育」的方式牧養信徒,教導一切關於信仰的基本知識。邀請您翻開本書,一同來認識路德如何結合聖道與聖禮,藉由十誡、使徒信經、主禱文、洗禮與聖餐等主題,展現歷久彌新的信仰力道。

    <TOP>

    作者介紹

    提摩太•溫格爾(Timothy J. Wengert)

    提摩太•溫格爾教授是美國費城信義宗神學院榮譽教授,專長教會歷史。一九八九至二○一三年在該校任教。
    溫格爾教授自言,他與信仰問答之間充滿了「愛恨情仇」:中學時期的他,在信義宗教會和學校學習信仰問答,卻流於死記背誦,對其意涵一知半解;直到後來他有幸取得十六世紀版本的路德信仰問答,才領略其奧妙,不僅在牧會時用來教導及宣講,後來又在神學院授課,講授如何改良傳統使用信仰問答的方式,致力於發揚路德信仰問答的珍貴價值。
    溫格爾教授在宗教改革領域有許多著作,與柯樂伯(Robert Kolb)教授合編新版的《協同書》,裡面收錄的《小問答》就是他所翻譯的,他的《小問答》譯本在美國福音信義會也廣泛被使用。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1985602
    頁數 / 288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推薦序一 發現信仰問答的珍貴 俞繼斌/x
    推薦序二 馬丁路德的門徒培育 劉孝勇/xiii
    序言/001
    簡稱/006
    第一章 路德教導信仰問答的貢獻/007
    第二章 用十誡診斷/037
    第三章 路德踏實的信仰告白──使徒信經/063
    第四章 主禱文與信徒的需要/099
    第五章 路德、孩子、洗禮/139
    第六章 每日洗禮之赦罪聖禮/161
    第七章 珍惜聖餐/179
    第八章 以信仰問答作為呼召課程/201

    <TOP>

    推薦序 馬丁路德的門徒培育

    準備好煙火、彩球、花環、大型表演、遊行、紀念碑、紀念歌及一切了嗎?現在這節骨眼上,全世界可是要一起歡慶改教五百周年吶!歡呼喧嚷之聲震天價響,慶祝歌頌之情稍稍平歇,教會和所有的基督徒是不是應當深刻自省,好好來「停、看、聽」?停,是要檢視我們接著往哪裡走;看,是要是確認我們到底在哪裡;聽,是要明白教會的所信及教導是否合乎聖經,能否合宜地幫助信徒在這變化多端的世界生活。國際知名的路德專家及改教運動學者─溫格爾教授(Dr.TimothyWengert),寫下《馬丁路德的門徒培育班:再思十誡、使徒信經、主禱文、洗禮與聖餐》這本書,幫助我們從路德和改教精髓的角度,來塑造為主而活的門徒。

    教會用信仰問答(catechism)的方式來教導信徒,塑造為主而活的門徒,由來已久。可能從第一到第四世紀,也就是教會遭受極大逼迫的那個時期,基督徒在信仰的流通和承傳上,需要教導,進而漸漸發展出信仰問答的模式。早期的使徒信經,以及聖經中記載的主禱文、十誡、聖洗禮和聖餐禮都是常常被使用的材料。如果要向孩童或初信的成人教導忠於聖經的信仰,還有什麼比這些材料更好的選擇呢?「信仰問答」這個字的希臘文κατηχέω(katechew),字面的含義就是「口頭教導」。在早年教育不普及和識字率不高的社會中,以口頭教導信徒,能幫助他們很快地抓住信仰的要義,明白聖經的內容。教會歷史中,也曾經出現過「安提阿學派」,這個出現於主後第四世紀的學派是特別要為「寓意解經」現象所造成的狂潮,撥亂反正。當時,屬於這個學派的迪歐多勒斯(Diodorus of Tausus)、狄奧多(Theodore of Mopsuestia),和被譽為金口的約翰.克里索斯頓(John Chrysostom)等,主張聖經文字層面的意義,要把釋經解經從瘋狂無節制的寓意中拯救出來。這可以說是第一波「惟獨聖經」的運動,要人回歸聖經真正的意思,而這些有影響力的教師常常使用的教導方式,就是信仰問答。

    以信仰問答的教導方式來訓練門徒,當然不是馬丁•路德的發明,但以基督新教或更正教這五百年的發展歷史來看,路德在一五二九年所寫下的信仰問答(《小問答》、《大問答》)無疑是立下了啟動的標竿。之後,以信仰問答的方式訓練門徒,有愈來愈普遍的趨勢,像加爾文的《日內瓦要理問答》(Genevan Catechism,1545 )、《海德堡要理問答》(Heidelberg Catechism,1559)、《威敏斯特大/小要理問答》(Westminster Larger/Shorter Catechisms,1647)等,連天主教在天特會議授權下也產生了《羅馬教義問答》(Rome Catechism,也稱為《天特會議教義問答》)。
    路德在《小問答》的序文中提到:「我近來訪問地區教會的時候,看見了可恥、可悲的狀況,因而逼使並催促我用精簡、清楚、淺易的方式寫出這本基督徒教義的小問答書。上帝啊,幫助我!我所見到的狀況是多麼可憐啊:一般人,尤其是村民,對基督徒教義可以說是一無所知,而很多牧師幾乎是完全無能而且不會教學。但所有的人卻都算是基督徒,受了洗,領了聖禮;雖然他們都認識主禱文、信經、或十條誡,過著鴿子般、農場裡可憐畜牲般的生活。……因此,親愛的弟兄們,我求你們全體牧師和傳道人,看在上帝的份上,誠懇地忠於職守,憐憫那些交託了給你們的人;幫助我們將這小問答傳授給大眾,尤其是年幼的人。」路德在這《小問答》及《大問答》中,循序漸進地教導十誡、使徒信經、主禱文、聖洗禮、聖餐禮、認罪、鑰匙職、以及日用禱文。

    在十誡的問答中,路德是如此安排的:「第一條誡: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問)這是什麼意思?(答)我們應當敬畏、親愛、信靠上帝過於一切。」對二十一世紀的基督徒來說,路德對這第一條誡的詮釋有什麼意義呢?有什麼重要性呢?溫格爾教授在本書中,特別加以解釋和引申:「路德以第一誡作為十誡的基礎。『第一條誡的亮光應射進其他誡命。為此要常常重溫,以免忘記,所以你須讓這些結論貫通眾誡命,像花環的鉤或箍,將首尾連在一起。』……對此,路德提出他神學概念中最有名的解釋:『你內心所依戀與信靠的,實際上就是你的上帝。』因此,信仰是十誡的核心。敬畏上帝的義怒及親愛上帝的憫憐,純粹是路德用來表達相同意思的傳統用語。」(42頁)另外,在《大問答》討論呼召的部分,溫格爾提出他的洞見:「路德發現,因信稱義本身,就等於新世界降臨的應許。惟有藉著單單因信領受的福音應許,那世界才會降臨。上帝宣告基督徒為義人、罪得赦免,__他們也領受單單因信稱義的應許。教會正是存在於宣告此應許的地方,以深奧隱藏的方式成為實存:隱藏在聖道及聖禮之中,而聖道及聖禮摧毀人類的理性,並且宣告被釘而復活的那一位是得勝的主。」
    溫格爾對《小問答》和《大問答》的剖析,融合了路德豐富的著作及其神學的精華,希望為基督徒帶來信心的塑造。正如英文原書名的副標「信心的塑造」(Martin Luther‘s Catechism: Forming The Faith)一樣,路德的信仰問答是要來塑造信心,而這塑造的努力,正透過溫格爾的真知睿見在幫助二十一世紀的基督門徒。
    想要對路德的思想和神學有具體的認識嗎?想要了解五百年以來,基督教信仰的精髓是如何透過這位改教先趨,傳遞到教會、家庭、崇拜以及每個基督徒的日常生活中?想要具體而微地裝備兒童、青年、成人以及一切渴幕聖經真道的人,使其成為忠心為主而活的門徒嗎?我不但強烈推薦你直接閱讀路德的《小問答》和《大問答》,也熱切地鼓勵你來看溫格爾教授的這本書。畢竟,改教五百年以來,有誰比路德更具代表性,可以幫助你了解五百年來的教會概況及門徒訓練的需要呢?直接閱讀路德最具代表性的教義問答當然不在話下,若是能透過如此優秀的學者來消化理解,更是美事一樁。

    劉孝勇牧師
    中華信義神學院院長

    <TOP>

    內容試閱

    內容連載
    (請以6000字以內為限) 序言
    一九六二年時,我剛上七年級,開始在信義宗教會接受信仰問答的教導,以前我們還得把馬丁・路德的《小問答》(Small Catechism)全都背起來。更慘的是我面對雙倍的挑戰,不只禮拜六要去底特律恩惠救主信義教會(Gracious Savior Lutheran Church)上我們傑拉德・拉布恩(Gerald Labuhn)牧師的課,週間在我的信義宗學校還要接受保羅・佛斯特(Paul Faust)牧師的教導。雖然我後來幾乎忘了路德複雜的解釋,不過曾經背誦的那些內容對我幫助很大,尤其是我在一九七二年遇到信仰危機時想起的那段話(雖然我沒有立刻想起出處):「我信耶穌基督是我的主,就是從天父自永遠而生的真神,也是從童女馬利亞所生的真人。」耶穌是我的主,這概念多棒!
    我從一九七四年開始教七、八年級生《小問答》的片段(「你們對待別人要像別人從前如何對待你們一樣」),直到一九八九年我放下牧區事工去讀神學院為止。是的,誠如我在本書第一章提到,我以前其實沒有完全掌握到路德的信仰問答所附帶的可能性——尤其是《小問答》,直到我手中拿著一份十六世紀的複本才變得與以前不一樣,幾百年來這本淪為信義宗青少年靈命解藥的書,忽然間有了嶄新的意義。《小問答》是給基督化家庭的手冊,也是給愁苦基督徒父母的教師指南,幫助他們知道如何回答最深切的問題、如何解釋基督教會的重要經文及儀式。《大問答》(Large Catechism)將路德教導信徒信仰問答的內容,呈現出非凡的摘要,是給神職人員教導和宣講的方針。
    結果,我從哥哥尤金・溫格爾(Eugene Wengert)身上學到,路德的《小問答》不只能幫助回答孩子的問題。他是威斯康辛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森林系的退休教授,他退休之前寫過一封e-mail給我,提到有位同事詢問他禱告的事情:「是否我們行為良好或以充滿熱誠的信心禱告,上帝才會答覆我們的禱告?」我哥哥怎麼說呢?他想起路德的一句話:「上帝賞賜日用的飲食給所有的人,甚至是邪惡的人。」他從這一點開始打破困擾對方的律法主義思維。我們禱告不是為了換取上帝的恩惠!
    儘管我們有如此珍貴的素材,我很驚訝牧師及基督教教育者鮮少在講道或課堂中運用《小問答》或《大問答》來教導成人。許多年前我去參加一場印象深刻的聚會,與會者都是負責教導堅信禮課程的人,讓我感到困惑的是,沒有人(除了少數由神學院聘請去教導信仰問答的人之外)真的使用《小問答》或《大問答》的內容,來建立他們的信仰、他們教導孩童的方法、他們對基督教教育的理解。《小問答》不只是信義宗的政治標語──聽起來還不錯,實際上卻毫無意義。《小問答》其實揭露了基督徒生活的核心:十誡揭露人的病症、信經是偉大的醫生、主禱文是發出迫切尋找藥局拿藥的請求,而有些解藥本身就在洗禮、認罪及聖餐之中。基督徒的生活不外乎如此而已!那為什麼許多信義宗信徒卻極少加以運用,反而認為自己已經脫離信仰問答的階段了呢?
    路德的信仰問答確實鎖定我們與舊我宗教之間的道德爭戰,這宗教主導著美國的宗教界,並使得路德探討基督教教育的進路顯得過時又愚蠢。信義宗往往從路德的信仰問答這匹馬身上跌落下來:若不是打亂秩序,使基督徒把律法當成真實的企劃去執行,就是蔑視路德的小冊子,以致學生只得發明自己的信條、參與事工、帶領敬拜、做另外上千件事情,(無論教導信仰問答的老師是否有意)上帝在基督裡展現的恩典與憐憫都變得模糊不清,學生只能靠自己。
    因此,這本書是一封邀請函。借用燕麥片廣告詞來說,就是要讓你們「再次回味信仰問答」。這本書源自我一生與信仰問答有關的經驗:我小時候上過《小問答》,年輕時重新發掘其奧妙所在,當牧師以後用來教導及宣講,最後於一九九○年在費城信義宗神學院(Lutheran Theological Seminary at Philadelphia)招生主任喬治・凱克(George Keck)牧師及教務長費斯・羅堡(Faith Rohrbaugh)博士的推薦之下,開始教授專門的研討課程。幾年之後,我在為《協同書》(The Book of Concord)二○○○年的版本翻譯《小問答》的時候,奧斯堡要塞(Augsburg Fortress)出版社的利百加・葛羅特(Rebecca Grothe)請我為新的信仰問答教材提供資料。我得知他們要放入新版的信仰問答,便提供我的譯本為此計畫所用,同時也把更「現代」的版本所省略的「附加內容」放進去:路德親手寫的序言、禱告、家用經文一覽表、婚禮及洗禮的程序、各部分的插圖。原本只是為了這份教材所彙集的內容,結果登上奧斯堡要塞出版社一九九四年的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開始在各教會運用。從那時候開始,我的譯本出現在各個地方,包括《福音信義會崇拜手冊》(Evangelical Lutheran Worship)。
    我的譯本偶然間一舉成名,於是我從十年前的維吉尼亞議會(Virginia Synod)開始,在美國各福音信義宗教會專講信仰問答。這本書是由過去的專講、上課內容、數篇學術論文去蕪存菁並擴寫而成。下述幾篇文章是這本書各章的基礎,呈現的形式略有不同,也得到了授權。第一章的前身是 “Forming the Faith through Catechisms: Moving to Luther and Today”, in Formation in the Faith: Catechesis for Tomorrow, Concordia Seminary Publications, Symposium Papers, no. 7 (St. Louis, Mo.: Concordia Seminary, 1997), 25-48;第二章是 “Luther and the Ten Commandments in the Large Catechism,” Currents in Theology and Mission 31 (2004): 104-14;第四章是 “Luther on Prayer in the Large Catechism,” Lutheran Quarterly 18 (2004): 249-74;第五章是 “Luther on Children: Baptism and the Fourth Commandment,” dialog 37 (1998): 185-89;第七章是 “Luther’s Catechisms and the Lord’s Supper,” Word and World 17 (1997): 54-60。本書所使用的插圖出自一五八四年出版的《協同書》拉丁文官方第一版,惟獨這一版包含路德從一五二九年起出版的《小問答》及《大問答》所附的木版插圖。 感謝信義宗神學院克勞特紀念圖書館(Krauth Memorial Library)的卡爾・庫格(Karl Krueger)教授提供掃描圖檔。
    我要特別感謝信義宗神學院及其董事會,學校慷慨的學假政策,讓我可以在二○○七年秋天用愛生出這本書。我受惠於兩位作家關於信仰問答的著作,使我的研究得以順利進行,分別是奧布列赫特・皮特斯(Albrecht Peters)的Kommentar zu Luthers Katechismen, vol. 1-5, ed. Gottfried Seebaß (Göttingen: Vandenhoeck & Ruprecht, 1990-1994),有取之不盡的資料,還有查爾斯・阿蘭德(Charles Arand)的That I May Be His Own: An Overview of Luther’s Catechisms (St. Louis, Mo.: Concordia, 2000),後者對信仰問答發展歷史的探討比本書更完整,我受惠於他們的程度遠超過本書引用的附註。我也要感謝幾位我指導的教牧學博士候選人,他們的研究計畫聚焦於牧區對於信仰問答的運用,讓我保持對此議題的興趣,這些人包括威廉・赫斯特(William Hurst)牧師、傑佛瑞・艾略特(Jeffrey Elliott)牧師、肯尼斯・魯巴爾(Kenneth Ruppar)牧師。我也感謝克里斯丁・麥木蘭(Christian McMullan)牧師幫忙整理索引,他同是信義宗牧師也是神學院的博士候選人。
    如果授教者所學到的確實比坐在教室裡的更多,那麼這本書當然不只要獻給教導我信仰問答的老師們,也要獻給我多年來的學生,他們在牧區、在我家、在教室、在美國福音信義會(ELCA)全國各地的聚會與我一起學習信仰問答。

    提摩太‧溫格爾
    紐澤西州里弗頓市
    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