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我與彼岸少女的煉愛交替(3)

    作者:D51
  • 繪者:KAWORU
  • 書系:浮文字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7/13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075549
  • 定價:210
    優惠價:88折,185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此商品已絕版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求姻緣,拜月老!求陰緣,請拜本書──

    撒嬌水鬼、通靈學姊、賢妻惡魔,
    ──今夜,你要選哪一邊?

    快快樂樂下水,七‧天‧之‧後回家!
    陰德散盡!!

    ★ 戀愛、說鬼、奇幻,全方位作家,出版逾四十多部作品

    ──民間流傳──
    哪吒,道教護法神之一,信仰興盛於臺灣民間,
    頭銜為三壇海會大神、火輪天王等,尊稱太子爺、三太子。

    【內容簡介】
    別以為死過一次就沒事,
    還有魂飛魄散等著妳!

    靈體受損,水鬼言祈御命在旦夕──雖然早就沒命了。
    為替她續魂,穆里海透過大姊頭樂靈及三太子的協助,
    找上惡魔召喚協會失蹤已久的成員「道士」李達源,
    以擊敗師門叛徒、奪取《御神祕錄》為條件,
    換取與言祈御再續(抓交替)前緣的機會……

    一面搜尋敵人蹤跡,一面設法穩定言祈御傷勢,
    穆里海拜訪幽靈女子會,求助陰界前輩林投姊,
    卻沒想到,短期急救方式竟是當眾曬恩愛,
    在一群「愛情失敗組」女鬼面前接吻渡氣……

    「別一副享受的樣子啊!好甜蜜、好刺眼……」
    紅衣和林投姊瞬間怨氣暴增,長髮倒豎,舌頭外吐。
    「好恨恨恨恨啊,納命來──」

    <TOP>

    作者介紹

    D51

    D51
    十一月生,天蠍座。
    喜愛各式坑物的大叔,明明沒玩過艦隊收藏依然跳入坑內的勇者。
    目前房間被各種宅物堆爆,夢想是買頂到天花板的大書櫃。
    筆名D51就是PTT的帳號,曾經因為FB不能使用英文加數字當名字而困擾兩個禮拜之久。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iamd51
    Blog:iamd51.pixnet.net

    相關著作
    《我與彼岸少女的煉愛交替(01)》
    《奧德賽狂想(03)幻夢禁制》
    《奧德賽狂想(02)峽谷至寶》
    《奧德賽狂想(01)空想疾病》
    《墮神契文(07)終焉》
    《黎明之神意(下)》

    繪者簡介:
    KAWORU(發音:卡歐露),又名小薰。
    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學系。
    興趣是尋找美食和研究網路遊戲,創作主題以美少女插圖居多。
    現為同人&商業插畫工作者,代表作品有《星耀學園》、《前進吧!!高捷少女 日常》。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Kaworu1030/
    個人網站:ryouh2so4.weebly.com/

    繪者簡介

    KAWORU

    KAWORU(發音:卡歐露),又名小薰。
    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學系。
    興趣是尋找美食和研究網路遊戲,創作主題以美少女插圖居多。
    現為同人&商業插畫工作者,代表作品有《星耀學園》、《前進吧!!高捷少女 日常》。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Kaworu1030/
    個人網站:ryouh2so4.weebly.com/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1075549
    頁數 / 248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靈力搭建起來的小屋靜靜的矗立於天明高中旁產業道路的深處,穆里海背著奄奄一息的言祈御,心中滿是不捨,沒想到這麼快就二度造訪這個地方。
    她是為了保護自己才變成這副模樣。
    ──明明沒有強大的力量,卻一點也不懼怕能斬妖除魔的破魔者;明知碰觸聖靈祝福過的寶石短劍會使她受傷,她仍義無反顧,只為了救自己一命。
    「明明只是個想要索命抓交替的女鬼,我若是死了,不就正好讓妳去投胎了嗎?」穆里海對背上失去意識的言祈御輕聲說。
    由於今天不是幽靈女子會舉辦的日子,小屋裡只有林投姊在,依然是那副清麗淒美的形象。看見紅衣帶著穆里海匆匆進到屋內,她微微露出訝異的神情。
    聽完穆里海的來意,美麗的怨靈陷入深思。
    「沒想到她會為了救你而受這麼重的傷。像我們這種無處可去的怨靈,魂飛魄散就是我們最後的命運。」
    「沒有辦法可以救她嗎?」
    「她可是纏著你的女鬼,說不定哪一天就勾了你的命,現在這種狀況不是正好嗎?」
    「一點都不好。我的確是跟她約定過,只要她能抓交替成功,這條命隨時都可以交給她。儘管我隨時有生命危險,但仍不願意見到她魂飛魄散。」
    林投姊深邃的雙眸凝視著少年。她當了很久的鬼,見證時代的變遷,更明白人們有多麼懼怕及厭惡孤魂野鬼,不但用盡各種方式驅逐它們,更把以捉鬼、打鬼為職業的人視為英雄、救星。
    她從沒見過會有人願意為了一個素不相干的孤魂野鬼付出這麼多。
    她淡淡一笑。
    「救人不是我的專長,可至少我知道有一個方法雖然治標不治本,卻能暫時救下小言。」
    知道言祈御還有救,穆里海頓時欣喜若狂,連忙追問方法為何。
    「不過你得做好覺悟,也許會因此而喪命也不一定。」林投姊正色地說。
    「只要能讓小言脫離險境,不管多麼危險的方式我都願意嘗試。」
    林投姊露出欣慰的笑容,「小言能遇上你這樣的男人是她的福氣。雖然我沒有辦法穩定她不斷流失靈力的靈體,但只要有人能替她持續補充魔力,就能讓她遠離魂飛魄散的危險。」
    「方法很簡單,只要用你的嘴向小言輸送魔力就可以了。這個方法確實有風險,小言現在的狀況就像破了洞的氣球,不管怎麼吹氣都不會滿;甚至為了求存,她的靈體還會不自覺貪婪地向外汲取魔力。也就是說,沒有龐大魔力量的人,一轉眼就會被小言吸乾而喪失性命。」
    她輕輕地瞟了穆里海一眼,「不過,若是像小哥這種擁有龐大魔力的人,我想應該沒有問題吧。」
    「要……要我吻她嗎?」
    穆里海略顯驚訝,原本以為是要打倒強大的惡魔,或是到危險的遺跡取得神祕道具一類難如登天的方法,沒想到會這麼簡單。
    「哎呀,能和小言這種美少女接吻可是你的福利,還遲疑什麼呢?都住在一起那麼久了,莫非小哥還沒和小言接過吻嗎?」
    「我、我和她可不是那種可以隨時隨地接吻的關係。」
    雖然不是沒有和她接吻過,但也僅有一次,人偶製作完成的那一夜,言祈御在激動之餘送上的吻。
    紅衣推推穆里海的肩膀,竊笑著:「喂,你該不會是害羞吧?怎麼不趕快行動呢,小言可是命在旦夕了。」
    「她早就沒命了好嗎?吻她不是問題,只是沒有經過她同意,感覺像是趁人之危。不過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就是這種氣魄,姊姊們相信你一定做得到!」
    穆里海俯身貼近言祈御,她柔嫩冰涼的脣片就在眼前,因為靈力流失而顯得毫無血色。
    突然想到,人工呼吸不算的話,像這樣主動親吻女孩還是第一次。若是在海邊進行人工呼吸一類的救援行動,他根本不會有任何猶豫,此刻心裡卻浮現出一絲躁動,或許不單純只是為了救她免於魂飛魄散這麼簡單。
    他單戀著同班同學徐薄香,喜歡她的神祕與文靜。
    但徐薄香始終不知道穆里海的這份情感,他也從未有機會向對方告白。
    他沒想過為了不讓言祈御去傷害別人而應允她的承諾,會將他們的命運緊緊綑綁在一起。
    與她相處的這些日子,一人一鬼取得了奇妙的平衡,雖然生活產生劇變,但這種日子讓他感到有趣極了,一點都不無聊。
    他沒有發現的是,心中名為情感的天平開始慢慢傾斜,突然闖入他生活的女鬼占有的分量逐漸加重,讓他為了救她有了不惜付出一切的決心。
    這不僅是回應言祈御捨命救他的舉動,也代表對方在他心中的重量。
    穆里海還沒發現自己的改變,因此對於親吻她一事產生了猶豫。
    然而,言祈御痛苦的呻吟讓穆里海猛地清醒。
    「我到底在猶豫什麼,不是只有這個方法能救她了嗎?」
    他深吸一口氣,不再猶豫,雙脣緩慢的結合,頓時感覺到魔力傾瀉而出。
    「忘了提醒你,若是不控制好魔力流量的話,小言可是會因靈力暴增而變成怨靈的喔。」林投姊壞笑著補充。
    這種事妳早點說啊!
    穆里海在心中大罵,體內的魔力正以萬馬奔騰的態勢流瀉出去,就算他想要停也停不下來。
    言祈御的身體漸漸從半透明恢復到正常的樣子,她睜開眼睛發現穆里海正在吻她,一時慌得六神無主,卻又沒有力氣推開。
    ──為什麼阿海在親我?好、好害羞啊,可是他的嘴脣好溫暖……算了,就這樣吧……
    穆里海有苦難言,言祈御汲取的魔力量雖然龐大,但對於同時受到熾天使與惡魔祝福的他來說只能算是小菜一碟,就算再多十倍也不是問題。
    問題在於一旁的林投姊和紅衣。
    「為什麼閉上眼睛了?別一副享受的樣子,旁邊可是還有兩個感情不順遂的怨靈在看啊!」
    「姊姊,他們打得真火熱啊。」
    「可不是嗎?簡直令人嫉妒……我看就這樣把他們送進冥府當同命鴛鴦好了。」
    身負過往情傷的紅衣和林投姊,怨氣瞬間巨量增幅,長髮倒豎,舌頭外吐,眼白化為一片漆黑,瞳孔凝縮成一點驚悚的血紅。
    轟轟轟轟轟──
    穆里海甚至能聽得見她們怨氣噴發的效果音。
    言祈御則因為吸收了過量的魔力,導致靈力暴走,也突然變成了那副頭髮倒豎的恐怖鬼樣。
    「我好恨啊,納命來──」
    小屋裡響起三位怨靈的索命合唱,一時鬼哭神號。
    「我靠,連妳也來這套是鬧哪樣啊!」
    穆里海用力一推,勉強讓自己離開言祈御的脣,同時一個手刀劈中她的額頭,言祈御就像洩氣的皮球般軟下來,迅速恢復原狀。
    「我剛才是怎麼了?」言祈御一臉迷惘。
    「妳差點就因為靈力暴走變成怨靈。本來輸送魔力是為了救妳,這樣的話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轟轟轟轟轟──
    一旁兩位怨靈醜惡的嫉妒心還在不受控制地暴走中,穆里海嘆了口氣,只好使用魔眼威壓和震吼,釋放出不亞於魔王級大惡魔的霸氣讓兩人冷靜下來。
    過了片刻,林投姊神智漸明,溫婉地向穆里海道歉:「再次失禮了,讓你看見這副醜態,真是不好意思。」
    「明明是妳叫我這麼做的,連這樣都會引發妳的怨念嗎?」
    「這……熱情接吻的場面對我們這些因為情傷而死的怨靈來說,實在太刺激了,下次我會注意的。」林投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若不是親眼所見,又怎麼能相信這位長髮飄逸的清秀美女,會在一瞬間變成那副怨氣沖天的可怕模樣。
    怨靈果然恐怖,一向不怕鬼的穆里海有了新的體會。
    「小兄弟擁有的魔力真的很驚人,被小言吸走了那麼多,還能這樣生龍活虎。」
    紅衣讚嘆的盯著穆里海,妖豔的舔著嘴脣。
    「果然精力旺盛的少年就是好啊,如果是普通大叔的話早就被吸乾了吧。」
    紅衣像是找到寶似的眼神發亮,雙手搭著穆里海的肩膀,還不時發出魅惑的喘息。
    裸露度極高的紅色洋裝幾乎包不住姣好的胸部,尺寸明明比言祈御小,但放在紅衣身上就顯得異常色情。
    她眼神迷亂地貼近穆里海的臉頰,哀求似的說著:「吶,魔力也分我一點吧,讓我吸一口,就算要姊姊教你大人的事情也可以,任憑你處置喔。」
    紅衣本來就是豔麗的女鬼,露出豔鬼本性的當下,那一雙能勾人魂魄的媚眼對男人的殺傷力難以言喻。
    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更何況是被擅長魅惑男人的豔鬼纏上,正常的男人一個晚上就會被吸乾所有精氣。
    紅衣帶著異常高漲的情緒主動投懷送抱,林投姊撫著額頭嘆氣。以前對方不曉得用這種方式送過多少男人上路,不過話說回來,她也不是無法理解紅衣的心情,眼前少年就像一座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魔力泉源,她也有點好奇少年的魔力究竟是什麼滋味。
    紅衣把穆里海往椅子推倒,並跨坐在他的腿上,雪白的貝齒輕咬著他的耳朵私語。
    「聽話,讓姊姊告訴你成熟女性的好處。你只要放鬆心情,把一切都交給姊姊就好了,保證會讓你嘗到欲仙欲死的滋味唷。」
    紅衣雙手不安分的在穆里海身上游移,血氣方剛的男孩碰上性感妖嬈的大姊姊,怎麼看都是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不、不行──」言祈御撲過去撞開紅衣,雙目含淚的抱住穆里海。
    「這是宣示主權嗎?想不到這麼溫順的小言也到了反抗期呢。不過做鬼的資歷我比妳更久,妳應該明白妳鬥不過我的吧?」
    「才不是那樣,如、如果阿海也有那個意思的話,我也沒有阻止他的權力……」
    「那不就沒關係了嗎?這麼好的男人怎麼可以一個人獨占,也讓姊姊滿足一下吧。」
    言祈御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紅衣確實比她性感得多,如果穆里海真的喜歡成熟的大姊姊,她也只能把眼淚往肚裡吞。
    「阿海,你真的想要和紅衣姊做……做那種事嗎?」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問,卻聽見陣陣鼾聲。
    穆里海竟然坐在椅子上睡著了──經歷一整夜的激戰,又釋放大量魔力,度過言祈御會立即魂飛魄散的危機後,他終於放下懸在半空的心,一坐下就沉沉睡去。
    「他睡著了?不就正好……嘻嘻嘻。」紅衣忽然伸手去解穆里海的皮帶,打算脫掉他的褲子。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