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被誤認的老照片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此商品暫缺,無法購買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歷史的有趣,就藏在這裡。

    紛擾的晚清,多變的民國,天下大亂又處處傳奇。皇帝、貴族、革命黨、軍閥、巨商、名士、才子、佳人,給今天留下虛虛實實的故事和霧裡看花的老照片。
    時間相隔久遠,那些人物的舊影乃至故事被今人張冠李戴。錯配的本身,也是對歷史的誤會和想像。這本「找茬」的書,搜查網上網下那些曾被誤認的歷史老照片,講述舊影像中的歷史佚聞、人物故事。筆觸詼諧,功力扎實,配合近三百張人物照片,是系統了解近代中國複雜人際關係脈絡的一本好書。

    <TOP>

    作者介紹

    陳煒舜(Nicholas L. CHAN)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士(意文、德文雙副修)、研究院中文學部碩士、博士。先後執教於臺灣佛光大學文學系、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研究領域及興趣為中國古典文學、文獻學、神話學等。著有《林雲銘及其文學》(2000)、《明代楚辭學研究》(2003)、《楚辭練要》(2006)、《屈騷纂緒》(2009)、《明代前期楚辭學史論》(2011)、《從荷馬到但丁》(2013)、《神話傳說筆記》(2016)等,並於海內外期刊、研討會上發表論文多篇。餘暇從事散文、新舊體詩歌之創作,及外文詩歌與歌詞之翻譯,結集出版者有新詩集《話梅》(1999)與音樂隨筆《尋找繆思的歌聲》(2006)。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88466030
    頁數 / 24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序一‧真「相」的真相/趙孝萱
    序二‧大歷史與小故事/李家翹
    本書人物譜系簡表

    清代人物編
    少女慈禧與珍妃自拍
    「珍妃遺像」八十載謎雲一朝散
    「淫蕩」、「混帳」的溥二奶奶?
    芳華虛度的完顏格格
    青春振翅、耄耋折足:中國首位專業舞蹈家裕容齡
    紫禁城中的寡婦圈
    皇宮內外的「活人妻」
    宰相合肥與慶王萬萬不可
    左宗棠雞與李鴻章雜碎
    香濤欲引,臭溝奈何?
    身居清流、不避貓穢的張香帥
    自奉甚儉、擇善固執的李鴻藻
    恭親王功高震主,醇親王針頭帶綿
    如父如子:兩代慶王軼事錄
    蒙古王府的薄命紅顏
    雍容豁達的皇后之母
    摩登女郎、愛心教師:十七格格的悲歡離合
    金碧輝煌、燈火闌珊:川島芳子的美麗哀愁
    肅親王復辟,洵貝勒隱居
    撲朔迷離的光緒舊照
    皇父攝政王與皇叔地攤主
    金寄水︰德才雙全的多爾袞嫡孫
    溥傑︰外柔內剛的末代皇弟
    國舅郎中、駙馬譯員:溥儀的妹婿潤麒
    當皇妹與歌后擦肩而過:韞穎與李香蘭
    「出賣親妹」、「沉痛懺悔」的大國舅潤良?
    一顰一笑,皆成丹青:格格韞娛與韞歡
    禍福無常,唯人自求:福貴人李玉琴與溥儀
    侗五爺︰末路王孫收拾起大地山河
    丹青高士,敷粉天潢︰不以畫師自居的溥心畬

    民國人物編
    苦海情僧:李叔同與蘇曼殊
    袁世凱的辮子與龍袍
    名士袁克文:無邊風月、如此江山
    三水翰林、五路財神:四落四起的梁士詒
    北洋總理靳雲鵬:「眼斜心不正」、「悠然見南山」?
    亂世閣揆、京城美男:第一外交官顧維鈞
    「國賊」曹汝霖:靦然面目、厥心孔污?
    「翰林總統」徐世昌的仕學與韜養
    馮總統賣魚,黎菩薩過江
    「六不總理」段祺瑞的晚景與初戀
    「臭棋簍子」段祺瑞、「昭和棋聖」吳清源
    袁迪新與段昌義:有情人難成眷屬
    段三小姐畢生任性,李家公子權繼香燈
    笑虎孫聯帥,狗肉張三多
    國學怪俠辜鴻銘:辮尖上的文化鄉愁
    辜瘋子.章瘋子.吳瘋子
    國府主席林森的「三好」與「三不」
    哈哈孔的中庸之道
    「國父哲嗣」孫科:三氣齊發、和鬥無常
    行政院長譚延闓的「水晶球」人生
    副總統陳誠伯的「白血球」生涯
    蔣家天下陳家黨
    蔣孝章溫柔乖巧,邱如雪明豔照人
    當真胡蘭成,可惜錢鍾書
    徜徉在幽蘭與薔薇之間:戴望舒的情感雨巷
    四大不空︰合肥張氏姐妹
    八駿齊發:湘潭黎氏兄弟
    上官雲珠的美麗與不幸
    颯爽英雌與妖冶女諜
    周璇與王丹鳳的「釵黛合一」
    後記:蒼茫百載下,誰辨跖和堯

    <TOP>

    序一
    真「相」的真相

    晚清民國的名人雖有名,但因家家戶戶還沒電視,人多只聞其名,不識其貌。攝影術1839年才發明,那時照片是極少極珍貴的奢侈品。即使有幾張,也難以廣泛流傳。一旦有人張冠李戴誤認,從此以訛傳訛,越傳越錯。時間流轉飛逝,越往後,人們就越不識其廬山真面目。傳說中閉月羞花的美女不美,風神颯爽的才子不俊。

    如今,有個「好事者」煒舜君,一個學貫中西的學者才子,開始為這些近代名人的肖像權爭取糾錯。努力回歸事實,絕對是樁創舉。

    他以無比嚴肅的史學考證功夫,萬分嚴謹的考據實證態度,一一查證名人們的八卦是否屬實,尊容哪些誤植。同時增補修訂許多從師友聽來的嘉言韻事與狂熱爭執。

    他以做學問的謹嚴,文言的典雅,偵查報導上世紀名人的娛樂新聞︰例如考證出某文人與名伶緋聞傳言不實,或誰才是誰的后妃小妾等等。這種態度嚴肅但內容八卦的謬差,讓人讀時常不覺捧腹莞爾。時代與歷史是曾經存在的人書寫的。考證這些瑣碎日常的名人軼事,有助於拼湊出大時代更完整的歷史面貌,為近代史補了漏。

    這是一個從真「相」,尋找真相的過程。

    昔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帝王后妃,政客學者,才子名伶,曾經叱吒風雲,曾經不可一世,曾經顛狂落魄。照片中,音容笑貌,彷彿猶在。但得先正確,他們才在。

    趙孝萱
    於深圳元培學堂
    2017年4月25日

    序二
    大歷史與小故事

    《被誤認的老照片》是陳煒舜教授新作,他為六十位晚清和民國人物被誤認的照片勘誤,也講人物的故事。中國由傳統至現代的轉折期是全書的歷史場景。六十篇華章,考證有據,文氣縱橫;洋洋灑灑凡八萬字,讀來輕鬆,卻處處流露出作者的學養根底。六十個故事,道盡官場傾軋、深宮哀怨、文人歎息、名士風流、兒女私情,晚清民國的一段大歷史,說到底就是不同人活出的小故事。這些人或引領過風騷、或與時代的跌宕起伏擦身而過,但他們的故事不因他們身後而湮滅。照片,是他們留在人間的一些足跡。勘正他們的照片,有助還原他們在歷史中的人格。近來捧讀煒舜兄給我的書稿,是我教學和研究工作以外最大的精神寄託。

    相識近二十載,我一直覺得,煒舜兄是一位活在當世的古代士人。他自能體會到自身與身處時代的張力。他在書中娓娓道出中國傳統士人在時代變局中的掙扎、無奈。他寫的是歷史,也在回應當今。

    境遇。士人中的一些,在新時代裡依舊如魚得水,是因為他們能摒棄過去所學所知所信者,蛻變為「新」人;但更多的,放不下過去,而成為「遺民」,與時代格格不入。我們所在的社會,目前也歷經著翻天覆地的變化。近來經常聽到這種論調:要識時務,放下過去,面向將來,不然會在歷史的大洪流中迷失自我,失去大時代的機遇。說易行難,人的過去,能輕易放下嗎?對士人階層而言,這尤其不容易。相信我們當中,不少人對此深有同感。

    學與術。晚清民國是中國的大變局時期。從傳統步入現代,為官之道的學與術之爭也演得更為熾熱。書中講到,以辦實事者自居的袁世凱對儒者張之洞頗不以為然,他曾說:「張中堂是講學問的。我袁某人可不講學問,我是辦實事的。」張之洞的幕僚辜鴻銘知道後還以顏色,說:「不過也要看看,辦的是甚麼事情。比如說老媽子倒馬桶,固然用不著學問;除了倒馬桶以外,我不知道天下還有甚麼事情,是沒有學問的人能夠辦得好的。」在士子眼中,學問是出將入相的必備條件。晚清時列強環峙,中國危在旦夕,舊學問被否定,學與術之爭,術已頗有凌駕學之勢,以讀書人身分任官,文官如張之洞、徐世昌,武將如段祺瑞、陳誠,當為理想,但漸已不合時代風氣。傳統士人對此痛如切膚。今日我城當官的都以「好打得」為尚。這無疑是術,是政令的操作、推進。政令的方針,其基礎在於學。然而,在當政者心中,學還剩下多少?

    藉煒舜兄的著作,草草數筆,藉此空間發泄一下心中的鬱悶。作序萬萬不敢當。

    李家翹
    香港元朗
    2017年3月10日

    後記
    蒼茫百載下,誰辨跖和堯

    童年時,家母喜歡帶我一起翻閱老相冊。因此,我不僅對外祖父母年輕歲月的儀容、往事印象深刻,甚至也開始熟悉曾祖父母 ── 儘管現實生活中,我和他們的相處非常短暫。久而久之,對老照片的觀覽逐漸從家人擴展到歷史人物。

    2014年3月,我在完成《神話傳說筆記》後,開始構思本書,並先在臉書發表文字片段。同年12月,應中學同學歐陽英傑醫生之請,撰寫〈少女慈禧與珍妃自拍〉一文,刊載於「謎米網」,至翌年五月,共十四篇。而2015年起4月14日起,又得《大公報》傅紅芬女士頷首,連載於「星光心影」專欄,至2015年12月10日完畢。前後總計六十篇,包括〈清代人物編〉與〈民國人物編〉,各三十篇。其中比較得意者,如〈「珍妃遺像」八十載謎雲一朝散〉,以「行有恆堂主人」提供的舊照為佐,證明民國十九年(1930)五月《故宮週刊》所發表「珍妃遺像」之誤。當然,更多老照片被誤認的原因並非如此曲折,而僅是出於編輯有意無意的一時之「快」,故相關內文自不可能以考據為主 ── 不過這樣也好,我恰可用自己的方式與觀點,將所知關於相中人的掌故娓娓道來。所以有些篇章中,辨誤之語只是一筆帶過,但全篇基本上仍與本書的主題是貫串、呼應的。至於掌故的出處,或出自正史稗官,或來自師長口述,但基於本書的休閒性質,為免冗贅,就不一一標明了(正如後來有網文引用「珍妃遺像」一文的「研究成果」而不標出處,我也唯付一哂而已)。無論如何,在紛繁的教研工作之餘,能夠把所知的掌故藉照片勘誤的機會獺祭一番,總是令人愉悅的事。

    文稿完成於2015年底,至今已一載有餘。拙著完稿後,邀得老友趙孝萱、李家翹二位博士作序。孝萱姐曾任臺灣佛光大學文學系主任、林語堂故居執行長,系出宋太宗皇帝一脈,其尊翁趙善燦先生為臺灣著名將軍書畫家,誠可謂家學淵源。家翹兄供職於香港中文大學,祖上為旗籍,乾隆間屯兵廣府而居,閒暇於花鳥玉石之學極具心得。二位老友皆喜好清末民初舊掌故,平日過從時每有談及。兹皆俯允序拙著之端,幸何如也!付梓時,編輯張俊峰師弟建議添入譜系表。遂欣然從之,製成十五幅,將書中所涉及之人物關係畫為圖表。非謂求全,謹方便讀者查閱檢核而已。諸篇連載之際,或意致忽生,作詩以盡其興,雖不無打油之嫌,仍謹擇錄十首,以殿全文之後,並博看官一粲︰

    旗裝脫卻換銀紗。鳳翅梳頭無大拉。
    宜笑嫣然隨顧盼,凝眸深處起煙霞。
    天孫早罷雲中杼,公子偏憐盧小嘉。
    汲取香江一掬水,波光青碧認年華。(唐怡瑩)

    眼底嘗輕萬戶侯。劇憐風雨滿瓊樓。
    東藩曉日誰為主,北極王庭幾易秋。
    畢竟中流思砥柱,從來晚節賴綢繆。
    生前白髮身餘事,偏動滔滔今古愁。(袁世凱)

    二十諸天謫帝鄉。羅衫猶帶玉清霜。
    東阿身世三更夢。大地山河一擔裝。
    宛轉堪嗟任煙榻,飄零最惜是書香。
    等閒散卻黃金盡,贏得春風弔柳郎。(袁克文)

    至今英俊想風儀。舌戰凡宮動泰西。
    玉仗為持方飾羽,金甌已缺每吹齏。
    相賓郁穆敞四面,時敘絲綸釐百揆。
    一去海涯歸路晚,故園晴翠自萋迷。(顧維鈞)

    東聖早霑西聖光。多財善賈本尋常。
    中庸道賴高明叩,裙帶情因兒女長。
    戎祭立朝皆一體,帛金革命未相妨。
    損民益己今如許,攪擾何須譏孔方。(孔祥熙)

    勸君莫笑水晶球。鑾閣前清亦首籌。
    誰念三湘公子死,漫言六代殿娥愁。
    墨翰當日驚翔鳳,詩賦於今同耍猴。
    剩得左家雞柳在,酸甜椒蒜點麻油。(譚延闓)

    惆悵賢愚夢未央。佳人難得故行妨。
    衝冠一怒成薪火,屈指三生是酒囊。
    窈窕誰觀身不淨,悲歡乃證法無常。
    深閨邃遠愁何限,徒為鬚眉作道場。(蔣孝章)

    損殘雙掌倚徬徨。彩筆從非關稻粱。
    軫念新詩成甲冑,閒愁曲巷結丁香。
    有情諸法唯心造,無那單思更簸揚。
    雲樹天涯總自若,五湖荇藻又微涼。(戴望舒)

    日行三萬騁多才。爭奈穆王方巧梅。
    刻絡剔燒編廄棧,驟馳飢渴付鎔裁。
    鄉關世變無何有,瀚海桴乘幾度回。
    雅頌莫分知假義,晶棺猶自載寒灰。(黎氏兄弟)

    情多轉薄賦無題。院隔清泉江隔泥。
    水月鏡花空縹帳,喟輕笑淺寄彤荑。
    藍橋一諾丹難就,白燕重歸霧易迷。
    烽火昔年隨翠輦,相思老盡石城西。(張充和)

    陳煒舜
    丁酉清明之日

    <TOP>

    內容試閱

    「珍妃遺像」八十載謎雲一朝散

    前述民國十九年(1930)五月的《故宮週刊》曾發表一張「珍妃遺像」,像中女子杏眼而顴骨略高,立於小几之側。照片上端註有「劉宮女言,照於南海」字樣。1960年,《故宮博物院院刊》刊出另一張「貞貴妃肖像」,經當時兩位擔任故宮顧問的前清太監指出,「貞貴妃肖像」中的女子才是珍妃,而三十年前發表的那張「珍妃遺像」只是某府格格的留影。自此,珍妃遺照成為雙胞懸案。

    1982年,馮荒於《紫禁城》雜誌發表短文〈關於貞貴妃肖像〉,傾向於兩位老太監的看法,但仍認為「貞貴妃肖像」中的人物須進一步考證。1986年,王國華於《滿族研究》刊載〈珍妃像辨〉一文,仍相信民國十九年發表的「珍妃遺像」方為其人。王氏提出,劉宮女當年不僅辨認了照片,還聲稱「照於南海」,足證「珍妃遺像」的可靠性。又指出,當時清代遺老遺少尚大有人在,但對像中人身分並無質疑。而《故宮週刊》編輯態度慎重,不應弄錯。

    筆者在民初八旗名媛立童記(1913-2003)之外甥、完顏碧琳之子「行有恆堂主人」(也就是照料立童記晚年者)的博客中檢索到一條新資料,對解開雙胞案之謎或有小助。立童記與溥儀皇后婉容(1904-1946)為表姊妹,婉容是達斡爾族,姓郭布羅氏。據說在遼代,將軍薩吉爾迪漢帶兵到精奇里江流域修築邊堡,定居於此,成為達斡爾人的祖先。換言之,他們是現在為數不多遼代貴族之後。郭布羅家是達斡爾顯族,世居黑龍江訥河縣龍河鄉滿乃屯。努爾哈赤稱汗,郭布羅家的阿拉吉善歸附,因戰功卓著而編入滿洲正白旗。

    阿拉吉善的後裔長順,號鶴汀,文武兼備,咸豐時為六品藍翎侍衛。先後奉旨協助征討塞外馬賊及捻軍、寧夏回亂、新疆阿古柏暴亂等,功績纍纍。長順之子錫林布,個性平和雍雅,酷愛詩書;雖世襲一等輕車都尉,卻終生遠離官場。錫林布是郭布羅家族首位與皇室聯姻的成員,其子榮源(1884-1951)更兩度成為「駙馬」:先娶鎮國將軍毓長(乾隆五世孫)次女,生潤良(1904-1960?)、婉容;恆馥早逝後又娶其堂妹、貝勒毓朗之女恆香,生潤麒(1912-2007)。民國後,除婉容成為皇后外,潤良、潤麒也先後娶溥儀的大妹、三妹為妻,可謂顯赫。至於立童記和完顏碧琳之母,則為恆香的大姊恆慧。

    行有恆堂主人發布了一張老照片,題為「親家太太:婉容姨之祖母與外祖母」,像中左為錫林布夫人,右為毓朗福晉(博主的外曾祖母)。值得注意的是,錫林布夫人的杏核眼、旗袍上的絡子(中國結)圖案、大拉翅上的裝飾、小几上的擺設,與民國十九年發表的「珍妃遺像」別無二致,明顯攝於同一場合。行有恆堂主人身為像中人的旁系後裔,也不可能認錯。此外,網上還流傳著一張照片,為榮源母(網上稱為「榮大奶奶」,恐誤)與恆香(仲馨)、恆慧、恆馥三姊妹合影。此照背景雖與前二圖不一樣,但榮源母的容貌與衣著與前二張相同,大約攝影時間相近。而像中恆香、恆馥尚未成年,故民國十九年時劉宮女雖認錯了人,但將「珍妃遺像」攝影時間定在光緒廿一年,又說其服飾在當時最為時髦云云,蓋亦不可一筆抹煞。

    總而言之,「珍妃遺像」並非珍妃,大抵可以確認。錫林布夫人系出皇族,而她是哪一府的格格,俟來日更考察之。

    2015.01.02.


    「淫蕩」、「混帳」的溥二奶奶?

    珍、瑾二妃同父異母,原姓他他拉氏,漢姓唐,滿洲鑲紅旗人。比起皇后(後來的隆裕太后,1868-1913)和瑾妃,珍妃因為活潑,很快就贏得光緒乃至西太后的寵愛。然而除了天真不拘,活潑的個性也可能呈現為恃寵而驕、出言不遜。隆裕曾說:「東太后去世後,珍妃是唯一一個能讓她(西太后)看臉色的人。」更何況珍妃涉嫌私下勾結外人賣官以填補宮中開銷的虧空,這比冒犯聖顏又罪加一等了。

    光緒不重視瑾妃,宮中也不甚尊敬她。瑾妃少時豐腴,加上生日在中秋,太監們竟取了「月餅」的外號。然瑾,謹也;瑾妃天性與世無爭,故隆裕駕崩後,以太妃身分當了紫禁城小朝廷的家長,民國十三年(1924)才去世,誠所謂「柔弱勝剛強」。

    瑾妃有一侄女唐怡瑩,號石霞,容貌與珍妃相近。瑾妃大概出於歉疚與懷念,把怡瑩留在宮中撫養。據說怡瑩與溥儀(1906-1967)兩小無猜,但後來「瑾妃從中阻撓」,使她失去當秀女的機會。而怡瑩的舊情人張學良(1901-2001)回憶,她聲稱未能入選乃因瑾妃說自己「性情淫蕩」。筆者以為,瑾妃身為太妃,又是怡瑩的親姑母,斷無可能這樣斥責待字閨中的侄女。大約怡瑩無論外表或個性都像極珍妃,而溥儀又跋扈,假設兩人成婚,失和不難預想,瑾妃自然反對。另一邊廂,瑾妃於民國七年(1918)出面為怡瑩和御弟溥傑(1907-1994)定親,當時怡瑩才十四歲。故「淫蕩」之說,若非怡瑩後來出於怨念,便是與張少帥的床笫謔浪之語。

    瑾妃去世前大半年,親眼看到怡瑩與溥傑完婚,成了溥二奶奶。溥傑個性溫和,知書達禮,但兩人生活並不幸福。清帝遜位後,溥傑的父親醇親王載灃(1883-1951)已無經濟來源,全家坐吃山空。這樣的生活哪能滿足怡瑩的任性揮霍?兩年後,怡瑩邂逅張學良。少帥初次作客溥傑家,溥二奶奶就拿出一大本剪報,裡面全是關於小張的新聞。張學良雖是民初四公子之一,其父畢竟出身草莽,在怡瑩面前怎能不自慚形穢?這下好了,對方主動投懷送抱,兩人自然打得火熱。怡瑩甚至勸說溥傑參加東北軍,被載灃、溥儀即時阻止,溥傑另往日本留學。

    九一八事變,張學良撤離東北,溥儀在日本扶持下成為滿洲國執政。這時溥二奶奶又琵琶別抱,成了四公子中另一人盧筱嘉的情婦。她反對溥儀投靠日本,對婆家又有不滿,怨恨交織之下,竟趁公公在天津、丈夫留日之際,夥同盧筱嘉把醇王府的財物用大卡車一掃而光,直接導致與溥傑分居。張少帥晚年說自己那時差點娶了她,只是她「玩假的」、很「混帳」。試想溥二奶奶若真的跟了小張,一掃而光的恐怕就是瀋陽張府了。

    其後,關東軍安排溥傑與日本華族之女嵯峨浩(1914-1987)成婚,同時逼迫怡瑩簽下離婚協議。怡瑩刁蠻任性,但堅持不為滿洲國背書。又才華橫溢,擅長書畫,且有詩稿。抗戰勝利不久移居香港,執教於港大東方語言學校(當時一英國人從其學國語,後來成為港督,即衛奕信爵士),聞名於港臺畫壇。1950年代曾為新加坡報紙撰稿,1970年代尚有香港報紙替她作專訪。

    怡瑩於1993年在香港去世,據說臨終時將畫作都捐贈給臺灣的中國文化大學。前此六年嵯峨浩在北京病故,友人告知溥傑︰怡瑩仍在香港,是否想與她復婚?溥傑一口回絕。兩人彼時都已年過八旬。知侄莫若姑,當年瑾妃從怡瑩身上看到珍妃的影子,故安排她與溥傑定婚,一來不敢讓她「擾亂」宮廷,二來仍可為娘家找個門當戶對的姻親。而怡瑩為醇王府帶來的麻煩,就非深宮中的瑾妃所能逆料和掌握了。

    怡瑩傳世照片不多,網上或將立童記的留影誤作怡瑩,兹正之。立童記的故事,後文另詳。

    2014.12.28.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