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無盡之境02追尋

    作者:Misa
  • 繪者:Fori
  • 書系:異小說
  • 出版社:popo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7/07/05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9470650
  • 定價:250
    優惠價:93折,233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最值得期待的浪漫奇幻強作,精彩續集矚目上市!

    ★ 連載期間好評不斷,一出版即奪下博客來、金石堂全館暢銷TOP1
    ★ 金賞繪師Fori跨刀繪製書封,不可錯過的唯美典藏

    我只會相信我所看到的你,
    因為這一次,你在我的故事裡。

    「也許這次在妳的故事之中,我不會是壞人。」

    我想再見奧里林一面。
    我想知道究竟是因為什麼,讓奶奶用盡一生去愛這個男人。
    為了踏入他所在的世界,我冒險引來同樣想尋找奧里林的尤里西斯,
    即使在奶奶的故事裡,尤里西斯是危險的邪惡反派。

    然而,尤里西斯並不如奶奶形容的那般殘忍嗜殺,
    他帶領我踏上追尋的旅程,保護我不被其他長生所傷,
    看似桀驁難馴,偶爾流露的柔軟卻令我陷入迷惘,
    因為我可以感覺到,他凝視我的目光並不像將我當作獵物。

    這樣的尤里西斯始終有個心願,便是能夠行走在陽光下,
    所以他執著於奧里林,而我也想揭開奶奶未能獲悉的真相──
    奧里林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憑著和奶奶一模一樣的臉,我試圖接近奧里林,
    雖然,他看著我的眼神只有冰冷。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感覺是愛,還是虛幻的嚮往……

    <TOP>

    作者介紹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當風止息時》。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
    《無盡之境01長生》
    《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
    《很久很久以前》
    《湖岸邊的黑天鵝》
    《閣樓裡的仙杜瑞拉》
    《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
    《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
    《人魚不哭》
    《她們》
    《黑夜裡的螢光》
    《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
    《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
    《微光的翅膀》
    《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
    《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
    《青春副作用》
    《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
    《這個寒冬不下雪》
    《秋的貓》
    《總會有一天》
    《第二次初戀》

    繪者簡介

    Fori

    名字的由來為礦物元素的簡寫。
    最喜歡喝茶和收集畫冊。
    個人網站:http://harakiri0681.wixsite.com/lintukoto
    工作用聯絡信箱:dalahast0681@gmail.com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470650
    頁數 / 25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妳在那邊好嗎?我這禮拜五下班去找妳好不好?」梁又秦在電話那頭無力地說。
    「怎麼啦?工作不順利?」
    「唉,就累呀,要是年輕時去夜店的那股衝勁也可以運用在工作上就好了。」
    「妳現在也不老啊,是想惹那些出社會超過十年的姊姊們生氣嗎?」我哈哈大笑。
    「說到這個我才想到,公司的女生都不太喜歡我。」
    「但男生很喜歡妳是吧?」
    「我想這就是問題所在了。」她也笑了起來。
    於是我和梁又秦約好時間,當她抵達高鐵站的時候,我騎著機車去接她,順便帶她逛逛夜市,問她有沒有興趣去異地的夜店玩,她卻擺擺手,「老了。」
    於是,我們提著飲料及鹹酥雞回到我的小套房,她開心又羨慕地說一個人生活真好,而後跳到床上沒多久就睡著了。
    「工作到底是把妳操成什麼樣子了啊……」我無奈地笑了笑,幫她蓋好被子,準備先去洗澡。
    一轉身,一雙黃色眼睛出現在我面前,幾乎貼到我的臉上。
    我嚇得要尖叫,但對方更快地摀住我的嘴巴。
    尤里西斯帶著狂暴的笑容,雙眼一如記憶中那般熠熠發亮,他和我之間的距離實在太近,我彷彿能感受到他散發出的氣息,就和他手上的溫度一樣,冰冷且令人畏懼。
    「該說妳是大膽,還是找死呢?」他的語氣似乎有些讚賞,舔拭著自己的嘴唇。
    摀住我嘴巴的冰冷手掌鬆開,他瞬間退到牆邊,打量著床鋪上的梁又秦。
    「是你嗎?在咖啡廳咬了她的長生。」我立刻擋到床前。怎麼偏偏挑在這個時候?不,也許尤里西斯就是故意挑這個時候。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尤里西斯不懷好意地笑,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而且還是最新款的,這個畫面讓我覺得有點好笑。
    「妳寫的小說引起了長生的注意,而這就是妳的目的,對吧?」他將螢幕朝向我,「不得不說妳很聰明,的確達到了效果。」
    「在咖啡廳咬她的,是你嗎?」我忍住顫抖,再次詢問。
    「妳真囉嗦呀,不是說了我不知道嗎?」
    「不是你還有誰?」
    「我剛剛提過,妳引起了很多長生的注意,也就是說,現在不只我想要妳的性命,其他長生也想殺了妳這個不斷洩漏我們的祕密的人。」尤里西斯稍稍靠過來,「不過在這個時代,寫這種故事的人太多了,所以大家都在觀察……」
    「觀察什麼?」
    「觀察妳是否會對我們的存在產生威脅。」他勾起一個微笑,五官立體的他長相十分好看,然而那陰冷與死亡的氣息卻難以忽視。
    「你不會殺了我,所以我才想找你。」我鼓起勇氣。
    「我是沒辦法殺妳,但對於妳留下紙條叫我來這點,我感到不是很愉快,好像我成了人類的僕人一樣。」尤里西斯低聲說,令人不寒而慄。
    「不然我也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能找到你,我只是想跟你做個交易。」我努力冷靜地回應。
    他挑眉,示意我繼續說下去。
    「帶我去找奧里林。」
    他瞪大眼睛,接著發出尖銳的笑聲,梁又秦翻了個身,喃喃道:「電視轉小聲一點啦。」
    我趕緊要他安靜點,可是尤里西斯一點也不打算壓低音量,我只好打開電視掩蓋,梁又秦嘖了聲,用枕頭蓋住自己的頭。
    「妳以為奧里林這麼好找?要是找得到的話,我還需要浪費這麼多時間?」
    「這次你有我。」
    聽到這句話,尤里西斯笑得更是誇張,「以前封允心活著的時候,奧里林都可以不出面了,妳又有什麼能耐逼出他?」
    他所言不假,但我只能裝作很有自信的樣子抬起下巴,「憑我這張臉。」
    「臉?」
    「我和奶奶長得一模一樣。」
    「那又如何,正如我所說,以前封允心……」
    「以前奶奶還在世,所以我並不重要。但現在奶奶已經不在了,我有一張和奶奶年輕時相像的臉,你能確定奧里林真的不會動搖?」
    尤里西斯一愣,若有所思。
    「妳找奧里林的理由是什麼?」良久,他開口。
    「我只是想再見他一面。」
    他笑了起來,「奧里林對你們人類來說,到底有什麼吸引力?」
    長生的外表雖俊美,僅存不多的生物本能仍會令人類下意識遠離長生,但奧里林並未使用任何迷惑的手法,便能讓人類女孩接近他。
    也許,是因為那漫長的不朽生命為他染上的寂寞,以及他那在不經意間流露的淡淡溫柔。
    「別動我的家人和朋友,尤其是她。」我瞥了眼床上的梁又秦,她睡得香甜,脖子上的紅點早已消失,卻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他聳聳肩,我再次沉聲要求,「答應我,尤里西斯。」
    「只要妳不在他們身邊,他們就沒有利用價值。」他露出尖牙。
    有這種程度的保證也就夠了。
    談話告一段落,尤里西斯轉瞬間消失無蹤,房間裡的窗甚至沒有打開,只有飄動的窗簾能證明,他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從窗戶離開了。
    我深吸一口氣,沖了個澡讓自己冷靜下來。打開冰箱拿出一罐啤酒,我坐在地板上,等梁又秦醒過來後,我們一同便吃著冷掉的鹹酥雞。
    因為興奮的情緒還沒完全消退,我忍不住說了許多學生時期的回憶,梁又秦只以為我是因為喝了酒的關係才這麼high。而後我們一起入睡,我在漆黑中睜著眼睛,彷彿可以看見奧里林那湛藍的雙眼。
    我真的只是想再看一次那雙眼睛。

    週末,我帶著梁又秦跑遍這個城市的知名景點,拍了不少漂亮的照片,也帶她去了特色餐廳。她說經過如此豐富的充電之旅,她又可以面對上司和同事的荼毒,認真上班了。
    在高鐵站為她送行時,我情不自禁擁抱了她。
    「幹麼這樣,好噁心。」她吐了吐舌頭,推開我。
    「只是覺得妳很辛苦。」我隨意說了個藉口,揮手向她告別,一直到她上了電扶梯,身影完全看不見以後,我才有些不捨地離開。
    回到家,我打了電話給爸媽,說公司交給我一個大案子,所以接下來可能有段時間無法時常通電話。我告訴他們,這是一個很好的升遷機會,像我這樣的新人可以得到這麼大的案子非常難得,而爸媽欣然祝福我一切順利。
    而後,我跟房東說好未來將以匯款的方式支付房租,並請他另外傳訊息告知我每個月的水電費金額,我再連同房租一起匯入。
    在科技如此進步的時代,想要隱藏行蹤變得很難,但只要能保持聯絡,周遭的人也就不會擔心了。
    我看著自己準備的大背包,裡面裝了筆電、現金以及簡單的衣物和糧食。
    雖然不知道尤里西斯會用怎樣的方式幫我找到奧里林,但我想自己勢必會脫離人類世界一陣子。
    我靜靜地在屋子裡等待,等到肚子餓了、等到覺得該洗澡了、等到眼睛發酸犯睏了、等到隔天太陽升起,等到這樣一天過了一天,尤里西斯一直沒有出現。
    我開始懷疑,是我會錯意了嗎?其實尤里西斯並沒有答應我。或者,那天發生的事情根本是我的妄想?
    我一邊思索,一邊敲打鍵盤,直到打完小說的結尾──我,想見他。
    按下發表,忽然一陣風吹來,我回過頭,發現窗戶被打開了,尤里西斯就坐在我的床邊。
    「我覺得長生都在世界上活這麼久了,也該遵守一點基本的禮儀,例如敲門。」見到他出現,我難以形容自己的感覺,但高興的成分多一些。
    而他一派輕鬆地滑著手機,面帶笑容,我發現他的頭髮似乎短了一些。
    「你剪頭髮了?」
    他挑眉,沒有否認,這讓我覺得好笑。原來他們也會做這麼「人類」的事。
    「為什麼這麼晚才來?」
    「妳現在不怕我了啊?」他問。
    「只要你不會要我的命,就沒什麼好怕的。」我聳聳肩。
    他瞄了我一眼,搖搖頭,「時代真的變了。」
    「對你們來說,時代一直在變吧。」
    「但以前不會料到,有一天會出現這樣的東西。」他晃了晃手機,螢幕上的頁面停留在我剛剛發表的小說。
    「你在看我的小說?」一開口我就意識到自己問了廢話,沒看的話,他怎麼會知道我在找他們?「更正,應該說,我沒料到你還在看。」
    「我覺得有趣的是,在故事裡我看見了奧里林的另一面。那些全都是真實的嗎?」
    我搖頭,「我的記憶沒那麼清楚,情節也改了很多,寫出來的全是不會危害到奧里林的部分。」
    「嗯,我在故事裡像個壞人。」
    「事實上,如果每個故事都有反派角色,那你絕對當之無愧。」
    「我可不這麼認為。」他輕笑。
    「你這麼晚才來找我,難道就是為了看小說的結局?」
    「我想知道妳會怎麼作結。瞧,下面的留言。」
    聞言,我轉身看自己的電腦螢幕,文章下方不斷出現新的留言。

    「這樣就完結了嗎?」
    「不要吊胃口!我要知道男女主角會不會在一起!」
    「拜託出第二集。」
    「我哭慘了,這世間真的有這樣純粹的愛情嗎?」

    我寫這篇小說的目的只是為了引出長生,藉此找到奧里林而已。沒想到,如今竟有這麼多讀者深受奶奶與奧里林雋永的愛情感動,我不禁感到十分欣慰,眼眶不自覺泛淚。
    奶奶所堅持的一切並不是徒勞無功,她的等待也絕非傻氣,也許花上一輩子只為了再見一眼所愛的男人,以現代的價值觀來看非常愚蠢,可正是因為他們之間的愛情如此純粹,所以才更刻骨銘心。
    「人類眼睛裡的水,到底有什麼意思?」尤里西斯忽然出現在我的桌邊,讓我大大嚇了一跳,立刻擦乾自己的眼淚。
    「你們走路都沒有聲音嗎?」
    「也是可以有聲音,只是習慣。」他用力踩了兩下地面,「走吧。」
    「去哪?」我看著窗外的夜色。
    「不是要去找奧里林嗎?」他抓住我的手,頓時,被遺忘的恐懼忽然襲上心頭。
    「你該不會要讓別的長生傷害我,好將奧里林引出來吧?」我反射性地說。
    他一愣,黃色的眼睛像貓一樣瞇起,「這倒是一個好方法,不是嗎?」
    「不行!」我大喊。
    「我們也沒那麼野蠻。」他笑,「之前對付封允心時試過了,要是再來一次,奧里林絕對會殺了我。我喜歡挑戰,但可不想死。」
    「活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是會恐懼死亡嗎?」我問,尤里西斯並沒有回答。
    他要我帶上自己所有的行李,我又問他要去哪裡,他沒有明說,只要我到時候別叫苦。
    「我可不像奧里林一樣,願意用『跋』帶著一個人類,那很累的。」
    這句話聽起來人性十足,可是長生應該不會累吧?我覺得他只是嫌麻煩。
    「是真的會累,疲倦將令我們無法迅速反應。」他補充,「能把『跋』運用得輕鬆自如的,大概只有奧里林一個。」說完,他嘖了聲。
    「為什麼你們這麼討厭奧里林?」我背起背包,繫緊了鞋帶。
    「沒有為什麼。」說完,他瞬間消失,窗戶敞開。
    「一起從大門出去,很難嗎?」我不自覺叨念,脫掉鞋子後回到屋內,把窗戶關上。
    離開前,我回頭看了一眼這間套房,接下來可能有段時間都不會回來了。我關了燈,踏出離開人類世界的第一步。



    尤里西斯站在巷口的路燈下等待,責怪我動作太慢,我則反問他為什麼不從大門進出,他充耳不聞,逕自走向一台停放在路邊的進口車。
    我瞪大眼睛看著那輛紅色跑車,不敢置信地問:「你這麼有錢?」
    「雖然偷車也不難,但我喜歡直接拿出一疊現金,看人類因此露出愚蠢的表情。」他按下遙控器,車燈閃了兩次,嗶嗶聲響起。
    「你有工作?你哪來的錢?」我跟著他上車,這種豪華的車子,原本我大概一輩子也不會有機會乘坐。
    「沒有工作也能有弄到錢的方式,妳真當我們只是白活?」他說,似乎很滿意我的反應。
    沒想到,長生也會有所謂的虛榮心。我一直認為長生和人類是截然不同的物種,而奧里林也不算是長生,但他們都比我想像的還更接近人類。
    「那為什麼是紅色?不選低調一點的顏色嗎?」我問。
    「因為我喜歡紅色。」他微笑,潔白的牙齒在月色下看起來十分危險,我決定不去猜想這句話背後的意思。
    他重重踩下油門,引擎發出轟隆聲響,跑車朝前方奔馳而去。
    每當因紅燈暫停時,我總能看見別人投來羨慕的目光,卻不禁想著,如果過去曾有其他人類女子坐上這台車,那她們是否能夠活著回到人類世界?
    「你應該沒在車上殺過人吧?」我問。
    「拜託,我們真的沒那麼野蠻。」頓了頓,他又補上一句,「但我還真是想念那種感覺。」
    「當我沒問。」
    尤里西斯愉快地笑,而我在車子開上高速公路後沒多久便沉沉睡去。
    在夢裡,我似乎身處一片湛藍的世界,腳下像是踩在湖面上,漣漪隨著我的步伐一圈圈泛起。
    藍色的水面反射出我的模樣,如同奧里林瞳眸的顏色一般,也許我就在他的眼中。
    當我睜開眼睛時,發現車子停在休息站,尤里西斯正靜靜注視著我。我嚇了一跳,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我沒咬妳。」
    「你肚子餓的話怎麼辦?」我問。
    他指指放在後座的保冷箱,「有血袋。」
    我挑起眉毛,「但畢竟跟新鮮的血不一樣吧?」
    尤里西斯沒有回答,只是淺淺一笑,「妳會開車吧?」
    「等一下,你要我開?」
    「天亮了,我必須睡覺。」他下車來到後座,天色逐漸露出魚肚白,尤里西斯身上也開始微微冒煙。
    「你們怕的是陽光,還是紫外線?」他忙著用黑布包住自己的身體,一層又一層,連頭部也戴上黑色的布套。
    「妳知道這麼做不能完全阻擋陽光吧,為了幫妳找到奧里林,我可是冒著被陽光殺死的風險。」尤里西斯答非所問。
    「你也想找到奧里林,別全推到我身上。」我移動到駕駛座,這才發現窗戶貼了不透光的隔熱膜,只是事實上並不可能完全不透光。
    果不其然,一路上尤里西斯的全身仍持續冒煙,他坐立難安地不斷挪動身子,我只能盡量避開陽光行駛,依循著GPS的導航在某處下了交流道。
    不久,我開到一處樹蔭濃密的地方,此時陽光也被雲朵遮住,尤里西斯終於不再動了。
    GPS所指示的地點,是一片樹林的外圍,我將車停在路邊。目前勢必得等到晚上才能活動,雖然我想找個地方打發時間,但又覺得放尤里西斯獨自待在荒郊野外不太道德。
    畢竟他們在夜晚所向無敵,白天卻是比螞蟻還脆弱。
    於是,我將車開往市區的便利商店,多買了一些應急糧食後,趕在尤里西斯冒煙的程度引起車外的人注意前,回到樹林附近。
    我拿出一本書,一邊吃著食物補充體力,而後也入睡。
    在睡著以前,我心裡所想的是,尤里西斯對奧里林到底有什麼執著?
    憎恨與愛都必定有理由,在尤里西斯的內心深處,又隱藏著什麼?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愛情,你不存在

    93折,251

    可能幸福的選擇

    93折,251

    小羊不會唱情歌

    93折,242

    嘿,好朋友

    93折,242

    我在昨天等你

    93折,242

    世界唯一的花

    93折,242

    未凋零

    93折,242

    最親愛的我們

    93折,251

    我想聽見你的聲音

    93折,233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