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寶貝,早安

ベイビー、グッドモーニング

    作者:河野裕
  • 譯者:唯川聿
  • 繪者:椎名優
  • 出版社:四季
  • 出版日期:2017/06/01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9433822
  • 定價:249
    優惠價:93折,232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重啟咲良田》、《消失吧,群青》作者 河野裕
    獻給讀者 迷你裙死神 & 四個混濁靈魂 的故事。

    「我是死神。你原先預定在剛才死去。但是很抱歉,我擅自將你的壽命延長三天左右。」

    夏日的醫院裡,一名身穿白色T恤及迷你裙的少女,出現在住院的少年面前。死神有固定的「業績」,每個月必須收集一定數量的靈魂,並從中挑選純淨的部分做出新的靈魂=「類似寶特瓶資源回收的感覺」,她這麼說……

    <TOP>

    作者介紹

    河野裕

    河野裕

    1984年出生於德島縣。大阪藝術大學文藝系畢業,SNE集團成員。
    「《重啟咲良田》系列發售中!一開始先來個廣告。
    該在這裡寫些什麼好呢?這點令我傷透腦筋。在上述的《重啟咲良田》系列中,我試著一次聊一個主題,不過如果更進一步,嘗試撰寫些只刊載在這裡,相當亂來的極短篇連載,似乎也挺不錯的。並且訂下每回一定要以『十年後』做為開頭的規矩。
    雖然決定後就很想付諸實行,但本書是全一冊完結的作品,沒辦法這麼做。所以,敬請期待我的下一部作品。」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433822
    頁數 / 30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序章

    你緊閉著雙眼。
    既不哭泣,也沒有任何動靜,僅僅作著一個長長的夢。



    房間是個完整的立方體。
    地面、牆壁、天花板,全都是白色的。
    這裡沒有光源,然而周遭的亮度十分平均,看不見一絲陰影。秒針前進的聲音從某處傳來,不過即使是環顧四周,也找不到半個時鐘。
    在房間正中央,有著同樣是白色的桌椅。沒有半點裝飾,也沒有一處接縫,是一組宛如陶瓷般光滑的桌椅。
    你在那張椅子上坐下,並將手肘倚在桌上。
    你用右手握住原子筆並看著桌面。那裡放著一張約A4大小的影印紙。
    影印紙上,細小的黑體字並排著。

    內容是這樣的:

    ・自由是一種幸福嗎?
    ・若是要說,貓和狗兩種動物,比較喜歡狗嗎?
    ・甫出生的嬰兒與活到二十歲的人,若要選擇犧牲其一,會選擇犧牲嬰兒嗎?
    ・說謊是種罪惡嗎?
    ・感受過一百的幸福後便墜入五十的痛苦,與感受過一百的痛苦後獲得五十的幸福,會希望自己的人生是前者嗎?

    每道問題後方,分別列有三個選項。

    是・否・不知道

    看來必須從中選擇一個答案並圈選。每道題目後方都有著「附註」的欄位,可以用來補充你的回答。
    在選項上,沒有猶豫的餘地。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你全部圈選了「不知道」,並繼續讀著問題。
    不,說「讀」並不正確,你只需看著文字就能夠理解意思。彷彿這些問題直接映在腦海中似的。
    然而,答案是「不知道」。無庸置疑地,你知道自己並不知道。

    ・生命的價值能以金錢衡量嗎?
    ・優秀就一定是種幸福嗎?
    ・如果要分辨善惡,最有效的依據是法律嗎?
    ・在品嚐蜂蜜時,會想到蜜蜂嗎?
    ・不太會弄髒、卻也不會去清掃的天花板,與經常弄髒、必須每天清掃的地板,兩者之中,會認為天花板比較幸福嗎?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附註欄為空白。
    你輕快地動著原子筆,在紙上發出咻咻的聲音。
    雖然聽得見秒針聲以相同的節奏前進著,但環視周遭,仍舊看不見半個時鐘。在不曉得現在時刻及限制時間的情況下,唯一能理解的,只有時間仍繼續前進著這一點。
    即便如此,你並沒有感到不安。
    就連名為不安的感情也不懂。
    你面無表情,也不懂得該如何笑、該如何哭泣。
    原子筆摩擦著紙張的聲音、時鐘的秒針刻劃的聲音,以及你的心跳聲,這便是這間房裡全部的聲音。這三者以同樣的節奏,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著。

    ・不存在任何厭惡的人生是種幸福嗎?
    ・能從排列得井然有序的田地感受到自然嗎?
    ・有能之人與無能之人受到相同待遇,可以稱之為平等嗎?
    ・「過去雖然無限接近,但卻絕對無法抵達現在。」這句話是正確的嗎?
    ・一條生命與兩條生命相比,會認為兩條生命比較重要嗎?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全是些毫無意義的問題。
    然而,你甚至不認為做這件事是徒勞無功的。
    如同將輸入的資料列印出來的印表機。你遵循本身的機能,一味地圈選著「不知道」。
    然後,你終於抵達最後一道問題。

    ・希望以上的問題有明確的答案嗎?

    當然,選項是早已決定好的。
    你毫不躊躇地,在「不知道」上畫了圈。




    我曾經聽說,每種生物心臟跳動的次數幾乎都是相同的。
    記得這是從大象的心臟跳動的速度,比老鼠的心臟來得緩慢許多這件事得出的結論。大多數的大象都比老鼠來得長壽許多,而老鼠的心臟跳動的速度,比大象的心臟快上許多。而平均起來,老鼠的心臟及大象的心臟,幾乎都是在跳動了相同的次數後停止的。
    如果僅限於哺乳類,其他生物的心臟也幾乎都是在跳動了差不多的次數後死亡的。無論是老鼠、狗,抑或是紅毛猩猩,全都一樣。
    不過,人類稍微有些不同。
    比如說,大象與人類的平均壽命差距並不大,但人類的心臟跳動的速度,約是大象的兩倍。也就是人類的心臟跳動的次數,比大象多了兩倍。
    「人類真了不起。」
    她這麼說。
    當然,這並不是絕對的。
    我活了十五年左右,心臟跳動的速度是大象的兩倍。也就是說,我的心臟跳動的次數,是大象活三十年的份量──三十年還不到大象平均壽命的一半。
    我的心臟運作的次數,還不到大象一輩子的一半。
    溫暖的風從窗戶吹進來。再過幾天就是八月了。
    我預定將在進入八月時死去。



    我跟她是在七月二十八日的深夜相遇的,不過因為已經是二十四點了,正確的說是二十九日。我罹患了某種與血液相關的棘手疾病,大約從半年前起就住院了。
    醫院的優異之處,在於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虛構般不真實。無論何時,床單永遠是潔白的,每個角落都仔細經過消毒。對存活而言並非必需的物品幾乎不存在,頂多只有電視除外。不,搞不好在這世界上,也有沒了電視就活不下去的人存在。
    醫院的地板上總是一塵不染。這當然是謊言,只要定睛細看,還是能看見污漬,但重要的是,乍看之下簡直是一塵不染這一點。
    醫院總會令人聯想到全新的棺材──在現代日本中,究竟存在幾副老舊的棺材呢?在售出的幾天後便會被燒毀,這就是棺材的命運。真是可悲。
    我躺在猶如棺材的醫院裡那壽衣般潔白的床單上,像隻在土中的蟬的幼蟲般蜷縮著,靜靜忍受著胸口的疼痛。
    我馬上就要死了,我心想。老實說,我至今已經數度做好了死亡的覺悟,不過我還是活著。這次或許也是一樣,只是我的錯覺罷了,又或許我這次真的會死去也說不定。
    因為是單人房,即使我發出聲音,也不會有任何人來幫助我。我應該按下呼叫鈴嗎?如果這麼做,我或許會得救吧。不過,要我在醫生及護士的奔走包圍下死去,我絕對不幹。
    既然要死,我希望能獨自一人靜靜地死去,到了翌日早上靜靜地被人發現。媽媽因為工作,身在距離我數百公里遠的地方。沒必要讓半夜響起的電話特地吵醒因筋疲力盡而入睡的她──若是要說,我希望她能在明天早上被響起的電話喚醒前,先舒服地睡上一覺。
    胸口的疼痛變得更劇烈,令我再也無暇思考那些事了。
    在意識逐漸朦朧之際,我想到了棺材師傅。既然無論做得再好,最後還是會被燒毀,他們還能在棺材上投注愛情嗎?我不知道答案為何。
    接著,我開始思考起一名認識許久的少女的事。就像不了解棺材師傅的心情一樣,我也不了解她的內心。
    在模糊的視野中,出現一個小小的人影,應該是個身材嬌小的女孩子。為什麼在深夜的病房中,而且還是單人房裡,會出現女孩子呢?她是天使嗎?不過,天使應該也沒有那種空閒,在每個將死之人的面前一一現身吧。
    女孩子似乎將手伸了過來。她柔軟的手掌輕觸著我的額頭。
    相當冰冷。
    一感覺到這點,胸口的疼痛便突然消退了。與其說是痊癒,那種變化倒更令人聯想到死亡。
    「佐伯?」
    我喚著唯一一名會造訪這間病房的少女的名字。
    眼前的人影手掌仍貼著我的額頭,她側頭。
    「我並不是佐伯。」
    或許是疼痛已經過去,我擦拭眼角的淚水,視野稍微清晰了些。在我眼前的人並不是佐伯,當然也不是天使。那是一名身穿丹寧迷你裙、白色T恤的女孩子。
    她的手離開我的額頭。
    及腰的黑色長髮如流水般擺動著。
    「妳是誰?」
    我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個問題,同時發現自己的喉嚨非常乾渴。
    「我是死神。」
    莫名其妙。我將手伸向水壺,往玻璃杯中倒水。
    她淡淡地繼續說道:
    「你原先預定會在此刻死去。但是很抱歉,我擅自將你的壽命延長了三天左右。」
    水壺中的水當然還是溫的,我硬是嚥了下去。
    好睏。痛苦消失了。體內被輕飄飄的感覺所包覆,非常舒服。
    「因為你稍微勉強了自己,身體應該累積了不少疲勞。現在請好好地睡一覺吧。」
    她的話一說完,我的視野隨即轉暗。



    我似乎作了幾個簡短的夢,不過內容我已經記不得了。
    我是被病房門的開啟聲吵醒的。看看時鐘,已經是上午八點了,這比我的平均起床時間晚了許多。是因為睡太多了嗎?總覺得腦子有些昏沉。
    一名女護士走進房裡,她端著放有早餐的托盤。在交換了早上固定的問候語後,她說道:
    「你今天的氣色似乎還不錯喔。」
    因為很久沒有睡得那麼好了。我微笑著回答。平時我就會盡可能地保持笑容,沒有特殊理由,但總比擺出不快的表情好多了。
    我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身體狀況的劇變、胸口的疼痛,以及手掌冰冷的女孩子,我發現她仍待在這間病房的角落。護士並沒有對此抱持任何疑問,或許認為她是我的同學吧。不過,護士卻沒有向她打招呼,這令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護士測量我的體溫,抽了一點血,接著說道:
    「這間房會不會太熱了一點?」
    我搖頭。
    「不要緊,我很耐熱。」
    我不喜歡冷氣,那會令我頭疼,比起要忍耐頭疼,倒不如繼續忍耐悶熱。
    護士走出病房。我將早餐送入口中,味道非常清淡,我很喜歡這清淡的早餐。不過,我偶爾也會想吃點對健康不好的食物,比如說漢堡、培根蛋或是炸薯條。
    我慢慢喝著清淡的湯,同時向病房角落的少女搭話。
    「妳吃過早餐了嗎?」
    少女搖頭,黑色長髮緩緩搖晃著。
    「死神不需要進食。」
    死神,我記得她昨晚也這麼說過。
    「那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指的是?」
    「就是妳說的死神啊。」
    「哦。」
    少女頷首。
    「所謂的死神,就是負責管理人類的死亡,類似神明的存在。實際上並不是神明,但相去不遠。」
    「這一點我似乎明白。」
    「那麼,你不明白的是哪一點?」
    我試著思考了一小段時間。
    答案顯而易見。
    「我並不認為死神是實際存在的。」
    「對,經常有人這麼說。」
    她再度點點頭。
    「那麼,就你看來,我像什麼?」
    我將冒著濃厚水蒸氣的白飯送入口中,一邊嚥下一邊回答。
    「看起來就像跟我年紀相仿的女孩子,搞不好比我稍微小一點。至少,妳看起來並不像死神。」
    「究竟要怎麼做,看起來才會像死神呢?」
    「總而言之,問題應該是出在迷你裙及T恤上吧,而且T恤還是白色的。」
    「白色有什麼問題嗎?」
    「一般來說,死神應該會穿著黑衣服吧?」
    我喝著溫茶。醫院的餐點溫度總是不上不下的。不會太冷,但也不會太熱。
    她嘆了口氣。
    「不過,黑衣服很悶熱,不適合夏天穿。而且UNIQLO的衣服既便宜又耐穿。」
    「那件T恤是在UNIQLO買的嗎?」
    「對,裙子也是。」
    「那也是問題所在。一般來說,死神是不會去UNIQLO的。」
    「為什麼?基本上,我只會去UNIQLO跟便利商店喔。」
    吃了一半的餐點後,我便放下筷子。將餐後服用的藥物搭配溫水吞下。
    我並不是吃飽了,只是覺得繼續吃下去很麻煩。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空腹的感覺了。
    「而且,死神不都會帶著很大一把鐮刀嗎?」
    「要是帶著那種東西,會被警察罵的。說到底,為什麼一定要有鐮刀呢?」
    「應該是為了要砍下人類的頭吧。」
    「就算不做那麼誇張的事,人類還是會死。只要一把小刀就足夠了。」
    「妳有帶小刀嗎?」
    「沒有,死神幾乎是不殺人的。如果真的有需要,我會去買,但我一次也沒使用過。」
    不過,UNIQLO應該沒有小刀吧?便利商店應該也不會有,雖然我不太清楚,但應該沒有。
    我在床上躺平。
    她細小的聲音傳來。
    「總而言之,我是死神。你或許不會相信,但請當作是這樣,放棄深究吧。」
    我點頭,我很擅長放棄。如果她說自己是死神,一定就是如此。就算無法由衷相信,但要我裝作相信的模樣,還是辦得到的。
    「那麼,死神找我有何貴幹?」
    「這才是重點。」
    她清了清喉嚨。
    「你原先預定於今天的上午零點十八分零八秒死亡。不過,我稍微將你的壽命延長了一些。」
    「為什麼死神會讓人類活久一點?」
    「為了業績。」
    「業績?」
    「死神每個月必須收集一定數量的靈魂,我已經收齊七月必須收集的數量了。而且這麼一來,八月要收集的靈魂數量就會不足。因此我才會決定讓你的忌日延至下個月。」
    業績制的死神,這種事我從來沒聽說過。話雖如此,關於死神的事,我原本也沒那麼清楚就是。
    「也就是說,我會在下個月死去?」
    「是的,你預定將在進入八月一日後立刻死去。」
    「你們收集靈魂是用來做什麼的?」
    「我們從中挑選純淨的部分,再次做出新的靈魂。就當作類似寶特瓶資源回收的感覺吧。」
    寶特瓶的資源回收。
    乍聽之下似乎是對環境有益的事,相對地,聽起來也未必如此,一定是依作法而定的吧。既然我三天後就會死去,這件事就與我無關了。
    「死神為什麼要回收靈魂?」
    「死神就是收集人類靈魂的存在,不收集靈魂的死神,就無法繼續是死神,會成為另一種存在。」
    另一種存在。
    「不收集靈魂的死神,究竟會變成什麼?」
    「那是徒具死神外型,卻不是死神的存在。換句話說,就是曾為死神的存在。這跟人類的死是一樣的,當人類停止活著時,就會成為死者。」
    我聽不太懂。老實說,我並不那麼感興趣。
    「總而言之,我會在三天後死去對吧?」
    「是的,這也是莫可奈何的。」
    「我知道了。」
    我頷首。
    她側著頭。
    「死了也無所謂嗎?」
    「因為這是莫可奈何的事,不是嗎?那麼,別無他法。」
    「即使是莫可奈何的事,即使是別無他法,大多數的情況下,人類仍會想要活下去。」
    或許是這樣。那樣想一定才是正確的吧。就像死神必須收集靈魂般,人也是會想要活下去的生物。
    「不過,我已經對活著不太感興趣了。」
    有一會兒,她陷入了思考。
    最後她緩緩張口。
    「你並不相信自己會在三天後死亡吧?你一定認為我是個冒牌死神。」
    我搖頭。
    「不是這樣。要相信妳是死神的確很困難,不過,我是真的對活著不感興趣。」
    因為我知道自己已經無藥可救了。
    病情現在雖然緩和下來,但只要一發作,無論何時失去性命都不奇怪。這樣的狀態已經持續好幾個月了。
    我在這幾個月內,一直以思考死亡的事而活。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能死得漂亮且乾脆。
    「是這樣嗎?」
    死神少女點頭。
    我對她露出微笑。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少女搖頭。
    「死神沒有名字。」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