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琢玉成妻 (下)(拆封不退)

    作者:畫淺眉
  • 書系:文創風
  • 出版社:狗屋
  • 出版日期:2017/03/10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3287018
  • 定價:250
    優惠價:88折,220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本書特色
    世態冷暖無常,兩情遠近不渝/畫淺眉
    他承諾,往後只與她共白首;
    她回應,將三媒六聘迎娶他……
    文創風500《琢玉成妻》下+封  畫淺眉◎著
    婚姻大事講求門當戶對,
    面對侯門世子鍾贛的青睞,玉琢本想著還是拒了吧……
    但這頭還沒來得及說明,那頭城裡大戶人家竟相中她沖喜?!
    瞧著那便宜奶奶迫不及待要將她推入火坑,她是無計可施,
    幸而他「仗勢壓人」,替她擋了這劫難。
    只是他這般出手,使她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他朝廷校尉名頭大,村裡人再不會輕易找麻煩;
    憂的是他竟乘機當眾求娶,使她心慌意亂卻避無可避。
    她不明白自己何德何能得他愛慕,
    卻又因他尊重且珍視的態度而動了情。
    想想,他身分如此高貴,真要強取豪奪,她一介村姑怎能反抗?
    既然他不在乎她身分低微,那她也不再妄自菲薄的逃避,
    可這婚事八字還沒一撇,怎麼就有人來下馬威?!
    真要這樣嫁過去,恐怕有無止盡的委屈等著她……
    但有道是「千金難買有情郎」,她可不會因此退縮,
    要不然……顛覆世道將他給娶回家如何?

    <TOP>

    作者介紹

    畫淺眉

    ,90年生,出生在海邊小鎮,從小看著大海長大,大學畢業後回到老家從事旅遊服務行業。在工作之餘,努力用最溫暖的文字講述最柔軟的故事,一切只為了堅持多年的夢想能夠付諸紙上,得你們的喜歡。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3287018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TOP>

    內容試閱

    第二十九章
    「大膽。」不知何時出現的一小隊身穿飛魚服的漢子,替代了擋在梁家門口的俞家兄弟,神情肅穆地看著議論紛紛的人群。
    為首的壯漢一改過去在村裡晃蕩時滿臉的憨笑,瞪著眼呵斥道:「妳個婆子,滿口穢語污言,再說話,就送妳去縣衙。」
    平頭百姓最怕就是見官,饒是老太太再怎麼生氣,此時也不敢說什麼了,只憤憤地瞪眼。
    「這位……官爺,您是?」徐嬸扶著梁秦氏,見梁玉琢與她身邊的男子似早熟識,心下微驚,忙開口。
    下川村的百姓能認出飛魚服的不多,可出現的這群漢子裡,認得薛荀的人不在少數,聽見徐嬸的詢問,薛荀轉身,好言道:「這位是錦衣衛指揮使,鍾贛鍾大人。」
    聽見「錦衣衛」三個字,在場的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氣,梁老太太更是嚇得站不住,靠在梁趙氏的身上差點軟倒,而梁連氏臉色蒼白,嚇得乘機逃走。
    都說錦衣衛是朝廷的鷹犬,名聲差得很,遇上錦衣衛,只脫層皮已是最輕的了,對比起縣衙裡的官老爺,還是錦衣衛的名聲更能鎮懾人心。
    俞家兄弟此時也打了個趔趄,俞二郎更是轉頭向梁玉琢看去,差不多一年的時光,原先瘦弱如稚子的女孩,已經有了少女的身形,可站在這個錦衣衛身邊,卻仍舊像個還未長大的小姑娘。俞二郎張了張嘴,只能瞠目結舌。
    比起看著她為自己的未來努力,鍾贛更喜歡將這個小姑娘護在自己的身下。他似有些漫不經心地聽著人群裡的議論,低頭時對上梁玉琢帶著淺淺笑意的眼神,到底還是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她終於長肉了的小臉。
    這個動作有些曖昧,鍾贛還記得除夕那晚為梁玉琢上藥時的柔滑手感,此時摸到臉上,下意識地摩挲兩下,在眾人的瞠目結舌中,轉身向梁秦氏拱了拱手。「在下鍾贛,冒昧求娶梁姑娘。」
    梁秦氏被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前一刻,她的女兒還被薛家當作物什,想著給人沖喜,現在卻得了貴人的青眼。她愣愣地抓著徐嬸的手,看向梁玉琢的目光中摻雜良多情緒。
    梁玉琢卻在此時垂下眼,不去看梁秦氏的眼。
    鍾贛的求娶自然沒有得到立即的應允,他卻不急,只等人群散去,等到梁老太太氣急敗壞地離開,方才牽住梁玉琢的手。
    院子裡已經沒有其他人,梁秦氏帶著二郎去了隔壁。
    俞二郎雖有些不放心,可看著不遠處三三兩兩站著的錦衣衛,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在旁邊偷聽。他站在自家院子裡,朝梁玉琢的方向看了一眼,對上那個錦衣衛指揮使的視線,有些不甘心地在牆上捶了一拳,低頭走進屋子。
    離開梁家的人群,有些人邊走邊回頭,興許不用半日工夫,下川村旁邊的山裡住著錦衣衛的消息就會傳遍整個縣,同時傳出的還有錦衣衛指揮使看上了村姑的事。
    可旁人的言語,對鍾贛來說不過是從耳旁掠過的風。握在掌心裡的手向外掙脫了幾下,見掙脫不開,已經放棄了動作,任由他牽著。
    「第二次了。」鍾贛低聲道:「第二次向妳求親了。」
    梁玉琢閉上眼,包裹著自己的手掌大而炙熱,將方才憤怒的情緒漸漸平緩,她深吸了口氣,再睜開眼時,臉上已經露出苦笑。「鍾大哥,你為何要娶我?」
    「大抵,是因為歡喜妳。」見梁玉琢臉上並未有欣喜,反倒全是苦澀,鍾贛心底生出些憐惜。他素來冷面冷心,不然不會十三歲就離府獨居,至今孑然一身。「想將妳討回家去,寵著妳,護著妳,叫妳歡喜,叫妳笑。」
    他並不清楚自己是何時起了這個心思,可如果早晚要娶妻生子,比起被開國侯府裡的那位用噁心人的手法塞到身邊的妻子,或是其他嬌弱的世家小姐,他更願意娶一位在他不在身邊的時候,能有勇氣和膽識獨當一面的妻子。
    在幾番接觸中,他漸漸將這個小姑娘放在了心裡,越發覺得,與其看著她獨自掙扎、堅持,不如討回家去,放在身邊護著。
    鍾贛說的歡喜,梁玉琢隱約能感覺到,可正是因為這份歡喜,讓她在心動之餘感到不安。他們的身分差得太多,不管從哪方面來說都太不相配了,如果她是什麼世家小姐,興許還能試一試……
    梁玉琢遲疑。「可是為什麼呢?」她困惑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鍾贛,「我不過是個村姑,就連薛家這樣尋常的門第,也只有到了沖喜的時候才會想著要我……」
    「那又如何?」鍾贛的語調向來是冰涼的,如今卻似乎帶了幾分笑意,握著她手掌的大手鬆開,撫上她的臉頰。「我中意妳,想娶妳,這便夠了。」
    這怎麼能就夠了呢?梁玉琢搖頭,男人的手掌卻始終貼在她的臉頰上。
    手指順著側臉來回撫弄,若有還無地掠過她的唇角,見她搖頭,又難得低笑了一聲。「這就夠了,我中意妳,想娶妳,想討妳回家,想和妳生孩子,難道還不夠嗎?」
    男人的話,透著堅持,梁玉琢微微仰頭,撞見了那雙藏著深淵眼中的自己。他眼中的那個少女,仍有些瘦弱,看起來似乎很彷徨,卻突然壯起了膽子,抬手抓住放在側臉的手掌。
    「若娶了我,日後家中要是進了妾室,我能和離嗎?」
    男人的瞳孔,有一瞬的緊縮,下一刻,梁玉琢的腰身被緊緊箍住,拉進了懷裡,吻也隨即落下。「不能。」
    鼻尖是女兒家淡淡的體香,雖然才從地裡回來,卻並未帶上泥土的腥味。
    「我不納妾,也無通房。」她的唇如同記憶中的那般柔軟,雖有些乾,但不多一會兒工夫便被滋潤得令人渴求深入。「往後只與妳,共白首。」

    那個吻到底沒有太過深入。鍾贛自那日求娶後,似乎又因公務,離開了鍾府,唯獨他求娶的消息,在平和縣傳了一日又一日;就連縣官黃大人也聽聞了此事,當即命人拉上一車的好物,親自送去了下川村。
    而薛府,卻出了旁的事情。薛家小公子的事,老三很快就打探仔細,還一式兩份寫了出來,分別遞給了鍾贛和梁玉琢。
    梁文的死令薛瀛怯弱了幾分,他早不再像從前那般衝動行事,此番出事,是因與好友出遊,途中驚馬,一時不慎摔下馬背,遭馬蹄踩踏,傷了心肺,請來的大夫都說恐怕很難治好,只能量力而為。
    薛府有人提議沖喜,薛姚氏當即到處找合適的人家,可門第相當的怎麼也不肯委屈了自家女兒,這時她就想到了之前遭拒的梁家;而梁玉琢的生辰八字,便是薛姚氏託人找到梁老太太,從而得來的。
    八字好合,可樂意難買。梁玉琢不願嫁,薛姚氏心急薛瀛性命,只好轉而買了別的姑娘,三媒六聘的程序一日內完成,第三日黃道吉日便匆匆要成親;只是喜事還沒來得及成,姑娘穿著嫁衣坐著花轎才到薛府門前,府中便傳來了號哭聲。
    紅色喜字揭下,白綾掛起,燈籠上的「奠」字,觸目驚心。
    好好的姑娘,就此成了望門寡,還被薛姚氏逼著和公雞拜堂,嫁給躺在床上,已經僵硬了的薛瀛。
    可這又能如何?那姑娘家本就窮苦,底下還有四、五個弟弟、妹妹,家裡窮得揭不開鍋,她娘卻又懷上了,家裡不過才兩畝地,一家人一年的口糧都種不出,還怎麼養活孩子。
    如今得了薛府的二十兩銀子,便是女兒嫁給了一個死人,成了寡婦,他們也不會再管什麼了。
    聽到嘆息聲,鴉青看了看梁玉琢。「姑娘可是覺得可憐?」
    梁玉琢點頭。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姑娘莫要太掛心了。」鴉青說著,將梁玉琢看完的這一封密信收起。「指揮使私下已經命人給那位小夫人送去了傍身的銀兩,即便來日遭薛府休棄,憑那些銀兩,那位小夫人也可活下去。」
    聽得鴉青提及鍾贛,梁玉琢方才抬眼。「他……鍾大哥最近可是又去出任務了?」
    「聽老三說,指揮使是得詔令回京了。」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