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我與彼岸少女的煉愛交替(1)

    作者:D51
  • 繪者:KAWORU
  • 書系:浮文字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3/15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072746
  • 定價:210
    優惠價:88折,185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此商品已絕版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快快樂樂下水,七天之後回家──
    作家D51,為您搭起愛情的奈何橋!

    對你性命的愛,如滔滔黃泉連綿不絕~(愛心)

    ──民間流傳──
    水鬼,民間傳說中於水域意外死亡或自殺的亡魂,
    唯有抓人替死,自己才能投胎轉世。


    「請你務必幫我代班!」
    「妳的職業是……?」
    「水鬼。」

    總以為鬼吃蠟燭、元寶就好,但這隻意外難搞!
    一次意外,泳隊退訓生穆里海,竟召喚出黏人水鬼。
    會撒嬌、愛耍賴,偶爾手癢還在水底扯扯別人的腳,
    致力於自身投胎轉世大業……

    個人造業個人擔,為防止她騷擾無辜泳客,
    穆里海只好自願成為「唯一」抓交替對象!
    不僅被迫時常出沒於危險流域,為她創造機會;
    還要慎防任何有水的地方,會有她伸出的魔爪。
    玩水、沐浴、沖澡、洗臉、泡溫泉……
    常人最享受放鬆的時刻,他卻要擔心丟掉小命!
    最受不了的是──
    「小姐,才刷個牙而已,妳暫時放過我好不好!?」

    <TOP>

    作者介紹

    D51

    D51
    十一月生,天蠍座。
    喜愛各式坑物的大叔,明明沒玩過艦隊收藏依然跳入坑內的勇者。
    目前房間被各種宅物堆爆,夢想是買頂到天花板的大書櫃。
    筆名D51就是PTT的帳號,曾經因為FB不能使用英文加數字當名字而困擾兩個禮拜之久。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iamd51
    Blog:iamd51.pixnet.net

    相關著作
    《奧德賽狂想(03)幻夢禁制》
    《奧德賽狂想(02)峽谷至寶》
    《奧德賽狂想(01)空想疾病》
    《墮神契文(07)終焉》
    《黎明之神意(下)》
    《墮神契文(06) 界崩》

    繪者簡介:
    KAWORU(發音:卡歐露),又名小薰。
    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學系。
    興趣是尋找美食和研究網路遊戲,創作主題以美少女插圖居多。
    現為同人&商業插畫工作者,代表作品有《星耀學園》、《前進吧!!高捷少女 日常》。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Kaworu1030/
    個人網站:ryouh2so4.weebly.com/

    繪者簡介

    KAWORU

    (發音:卡歐露),又名小薰。
    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學系。
    興趣是尋找美食和研究網路遊戲,創作主題以美少女插圖居多。
    現為同人&商業插畫工作者,代表作品有《星耀學園》、《前進吧!!高捷少女 日常》。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Kaworu1030/
    個人網站:ryouh2so4.weebly.com/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1072746
    頁數 / 248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離開那間詭異的洋房後,穆里海在大馬路上狂奔了近一小時才找到回家的路。好不容易回到租屋處,他已是滿身大汗,身上還沾著奇怪的味道。
    他拉起衣領嗅了嗅,混和著汗臭與怪味的襯衫令人作嘔,不禁在心裡暗叫倒楣。只是想游泳抒發情緒,卻碰上雷卡爾那個怪人。雖然他渾身上下都散發出直銷推銷員的感覺,召喚出的那隻怪手卻是千真萬確。
    「惡魔召喚協會……簡直胡扯,根本就是個家裡蹲大叔吧。我看是繭居在家裡太久導致產生幻覺了。惡魔只是想像中的產物,他還真以為能召喚得出來啊?」
    穆里海不斷說服自己,那隻怪手只是雷卡爾創造出來的幻覺,或許他除了是家裡蹲大叔外,也頗有魔術師的才能。
    他扭開蓮蓬頭,讓大量冷水淋在頭上,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為了節省電費,他從不用熱水洗澡,這是他在海邊長大時養成的習慣,以冷水沖澡不但能鍛鍊體魄,也能使精神變得強韌。
    窗外的彎月漸漸朝地平線落下。現在是凌晨四點,對一個運動員來說,熬夜到這麼晚是非常不保護身體的做法。
    穆里海也意識到這一點,卻淡淡的笑了一聲。從遭到泳訓隊退訓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是運動員了。
    「不但失去運動員的身分,還被暗戀對象誤以為是無惡不做的壞人,加上雷卡爾這個裝神弄鬼的家裡蹲神棍。開學的第一天還真是過得多采多姿。」他自嘲著。
    西沉的彎月泛著緋紅的光影,屋外吹起一陣詭異的冷風,老舊的木窗喀答作響,像是有一隻無形的手在外頭推著窗戶。
    「砰」的一聲,窗戶被風吹開,床邊的地板上緩緩冒出鮮紅的水泡,彷彿地上早刻好了溝槽似的迅速流動,漸漸畫出一個完美的圓。
    一道飄忽不定的身影從血色的圓框中浮現,地板上接著出現一道道溼腳印,朝浴室而去。
    穆里海正在洗頭,滿頭泡沫使他睜不開眼睛,沒有察覺浴室的門靜悄悄地開了。
    一對毫無血色的蒼白手掌伸到他的脖子前方……緊緊扼住他的氣管!
    十根死白的手指嵌進脖子的肌肉裡,彷彿鋼鉗般扼住了他的生命,冷水還在持續沖洗著穆里海的身體,但他已經沒有任何反應,雙手無力垂下。
    浴室裡迴響起悲涼的笑聲,扼住穆里海的「影子」,在蓮蓬頭的水柱下漸漸顯露出形態。
    那是一道苗條玲瓏的身影,凌亂溼透的長髮下藏著一雙濁血色的瞳孔。她的身影在水花裡宛如損壞的電視機影像,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扼殺穆里海的是一名有著少女形態的鬼魂,她穿著一件破舊的白衣,赤裸的雙足雪白而豪無血色。
    浴室裡傳出淒厲的慘笑。
    「我成功了,終於能投胎了……可是,對不起,我真的沒辦法才會抓交替,我、我……嗚啊啊啊!」
    女鬼又哭又笑,似乎為了成功抓交替得到投胎機會而高興,又為了傷害不相干的人感到愧疚。
    嘰——
    穆里海軟垂的右手忽然抬起來關了蓮蓬頭,差點把女鬼嚇得魂飛魄散。
    本應該窒息死去的少年,怎麼又突然動了起來?
    穆里海像是沒發現她似的,就著麼拖著扼住他脖子的女鬼,拿浴巾擦乾身體,並走出浴室。
    「竟、竟然沒死?怎麼可能,剛才他已經沒有意識了啊!」
    明明是索命的厲鬼,卻陷入恐慌。
    女鬼仰頭一看,赫然見到穆里海也正以凶惡無比的眼神瞪著她。
    接觸到他凶惡眼神的瞬間,女鬼覺得自己似乎又再死了一次,連忙求饒。
    「噫——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敢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女鬼嚇得退後幾步,驚嚇間,忽然又看見穆里海身上只圍著一條浴巾,尖叫著捂起眼睛。
    「為、為什麼你沒穿衣服!」
    「有誰洗澡的時候還穿著衣服嗎?」
    「你看得到我,還聽得見我說話?」
    穆里海刻意把視線移開,「浴室裡還有浴巾,妳最好也把身體圍起來,全都看光了。」
    女鬼渾身溼透,單薄的白衣緊貼著玲瓏有致的身材,尤其是一對豐滿的胸部若隱若現,幾乎能透過布料看見肌膚的粉嫩的色調。
    她的身高應該不到一百六十公分,但身材比例絕佳,長髮披肩,白衣底下軟綿綿的大腿引人遐想。若不是蒼白的臉色有點驚悚,又能自由自在地穿過浴室的門,絕對會讓人以為是突然出現在家裡的無家可歸美少女。
    女鬼被他這麼一說,頓時羞得白臉都紅了,披頭散髮的淒厲感之中,無端透出一絲妖豔與嬌媚。
    她慢慢後退,身體縮進牆裡,只露出肩膀以上的部位。
    「那、那個,謝謝你提醒我。」
    想要抓交替的女鬼,現在正在跟抓交替的對象道謝。
    「話說妳是誰啊,為什麼三更半夜跑到我家裡?這可是非法闖入。」穆里海慢條斯理的說著,似乎一點也不怕突然出現的女鬼。
    「你……你不怕我嗎?我可是索命抓交替的女鬼唷。」
    穆里海忽然靠近嵌在牆裡的女鬼,右手支著牆壁,散發出巨大的壓迫感。
    「鬼魂我從小就見多了,海邊到處都看得到,像妳這種半調子的女鬼我才不怕呢。」
    穆里海靠得很近,女鬼頓時整個身體都縮進牆裡,只留下一顆頭還在外面。
    擁有完美體格的半裸少年,與只剩下一顆頭在牆上的少女幽靈,形成了一幅難以形容的畫面。
    「竟然說人家是半、半調子!剛才我可是出了全力,為什麼你沒被我掐死!」女鬼鼓起勇氣問。
    「很不巧,閉氣是我的專長,不呼吸一兩分鐘要不了我的命。再說,想掐死我,至少要有能扭斷鋼管的力道再說。」
    穆里海冷哼一聲,轉身打開衣櫃穿衣。女鬼這才鬆了口氣,沒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抓交替的對象,卻是這麼可怕的人。
    「嗚嗚——還以為這次能成功投胎,竟然遇到一個比鬼還可怕的人,我怎麼這麼倒楣……」
    「喂,女鬼。」
    穆里海低沉的嗓音再次傳來,女鬼一驚,整個身體縮進浴室裡,只留下半張臉在牆上。
    「把地板弄得這麼髒是什麼意思?給我擦乾淨!」
    「啊,抱歉,我馬上清理。」
    女鬼匆匆忙忙飄出浴室,穆里海拋給她一塊抹布,並坐在床上看她擦拭地板的血色魔法陣。
    「為什麼找我索命?」
    「因為是你把我召喚出來的,我想你應該就是命中註定要被我抓交替的那個人吧。」
    「我召喚?命中註定又是怎麼回事?」穆里海豎起耳朵。
    「是你啟動魔法陣,把我召喚到這個地方。一看到你毫無防備,忍不住就……。」
    「我把妳召喚出來?我可不懂什麼召喚術……等等,一定是那個叫雷卡爾的傢伙搞得鬼!」穆里海用力一拍床鋪,女鬼又嚇得縮進地板裡。
    「明明是來索命的,卻在這裡擦地板,我怎麼這麼苦命啊。」女鬼抽抽噎噎的哭,還拿擦過地板的抹布擦眼淚,弄得滿臉都是血汙,看起來格外驚悚嚇人。
    穆里海看女鬼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也有點於心不忍,抽了兩張衛生紙替她拭去臉上的汙漬。
    「聽說如果是命中註定的人,抓交替後成功投胎為人的機率很高。」
    「我說吶,『命中註定的人』這個詞,指的是喜歡的對象吧?像真命天子那種感覺,要是碰上喜歡的人,卻抓他交替……」
    「然後他就死掉了……難怪我到現在從來沒談過戀愛,因為我也沒抓交替成功過……」
    「真命天子死了怎麼談戀愛啊?」
    「咦,可是我是鬼啊,不死怎麼談戀愛?」
    「妳若是投胎成功,馬上又人鬼兩隔啦,白痴嗎?」
    「嗚嗚,好像是這樣沒錯。」
    「你又高又壯,雖然長得有點凶,也算是個不錯的對象。可是我害不了你,只能去找別人了。」
    「別對替死鬼打分數啊,妳是沒事就聚在一起對男生品頭論足的女高中生嗎?」
    女鬼用衛生紙猛擤了鼻涕,濁血色的雙眼也明亮起來。
    她低下頭,有些害羞似的呢喃著:「我已經搞不清楚你到底是可怕還是溫柔了,以前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好,不是找道士趕我,就是用符咒嚇人……啊,我不是人……」
    雖然知道對方是個女鬼,眼前美少女只圍著一條浴巾的香豔畫面,還是讓穆里海吞了吞口水。他自認不是一個好色的人,在泳訓隊時也沒少看女生穿泳裝的模樣,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投不了胎的笨女鬼,處處散發著誘人的魅惑感。
    她的一雙腿雪白修長,找不到半點傷痕。以穆里海過去見過的鬼模鬼樣來說,眼前無疑是一名非常漂亮的女鬼。
    「那個……我能問一個問題嗎?」女鬼怯生生的說,「你見過很多厲鬼嗎?」
    穆里海微微聳肩,「我的體質和別人不太一樣,有時候能見得到不存在於這個世界的事物。我從小在海邊長大,附近有個山崖是著名的自殺勝地,常常會有自殺者屍體在海上漂浮。我和爺爺就會跳進海裡把他們拉上岸,也算是做點功德。
    「也許是這類的事情接觸多了,在海邊的時候常能見到鬼魂遊蕩,久而久之也就見怪不怪。不過來到旭陽市之後,倒是第一次見到鬼,想不到還是個是個膽小鬼。」
    「你說得對,我就是個膽小鬼,才會死了這麼多年還無法投胎。」
    「以前遇過的鬼魂不是死狀淒慘得要命,就是會用各種陰險的手段害人,還是第一次遇上這麼沒自信的鬼,妳叫什麼名字?」
    「我姓言,名祈御。明明是『百家姓』,排行卻第五百零三位的言。這麼少見的姓,連想組個同鄉會都找不到姓言的鬼……」
    「給我向其他姓言的人道歉啊!」
    穆里海忍不住笑了,這名女鬼既膽小又沒自信,難怪遲遲無法投胎。
    「嗚嗚,對不起啦。」
    言祈御縮著肩膀,看起來更嬌小了。
    「已經很晚了,我明天還得上課。總而言之,妳既然沒辦法弄死我,就趕快離開吧。明天我會去找雷卡爾那傢伙算帳。」
    「嗯,我會去找別人抓交替,不打擾你了,祝你有個好夢。」
    言祈御一臉失落,瞳孔的顏色變得更加暗沉,輕飄飄的從窗戶離開。
    她離開之後,穆里海關好窗戶躺回床上。
    「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又是惡魔又是女鬼的……等等,她剛才說要去找別人抓交替?」
    雖然他已經知道言祈御抓交替從來沒有成功過,但難免憂心忡忡,深怕有人因此受到傷害。
    「明天去找雷卡爾問個清楚吧,如果是他搞得鬼,我一定暴揍他一頓。」
    沒想到幾分鐘後,言祈御又出現在他床邊。
    「幹麼,又想來偷襲我?」穆里海睜開眼睛。
    「對不起,我忘了衣服在浴室裡……」女鬼低著頭,濁血色的大眼中噙著淚水。



    穆里海今天的午餐依然是白吐司配牛奶,單調的程度讓李斯特都不禁擔心他的營養是否均衡。
    「你每天午餐都吃同樣的東西,沒有攝取蔬果嗎?」
    「有牛奶就夠了,只要有足夠的蛋白質、鈣質和水分,熱量就用白吐司來補足。」
    「是因為你不會煮飯的關係吧?這樣的話去學生餐廳吃也行啊,何必躲在這種偏僻的角落,搞得自己像是個邊緣人似的。」
    穆里海看他一眼,「你好意思說我?學校裡的大紅人,學業、運動樣樣精通,每天都會收到女生情書的大帥哥李斯特,為什麼要在這個被全校學生害怕的邊緣人身邊吃便當?」
    李斯特微笑:「因為我擔心你啊,一年級的新生之間已經開始謠傳你可以空手打倒熊了。」
    穆里海差點把嘴裡的牛奶噴出來,「空手打倒熊?就算我真的可以,城市裡要去哪裡找熊啊。」
    「等等,你不是真的能吧?」
    「中學的時候曾經試過,那時和山裡的熊媽媽打成平手,但以我現在的體格應該能贏了吧。」穆里海輕描淡寫的說著,一點也不像在開玩笑。
    「你小時候在海邊到底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啊……」
    「對了,你有聽過市郊的住宅區那裡有一間惡魔召喚協會嗎?」
    穆里海打斷李斯特的想像,提起那間古怪洋房的話題。
    「惡魔召喚協會?聽起來怪毛骨悚然的,該不會是什麼邪教組織吧?」
    「我也是這麼想,那是一間位在市郊的洋房,有個穿得像西洋魔術師加小丑的怪人;房間裡到處都是黑魔術召喚儀式的道具,什麼人骨、羊頭之類,我都想報警抓他了。最可怕的是,昨晚我從他那邊回家後,房間裡竟然出現了一個來抓交替的女鬼。」
    李斯特忽然把手掌貼在穆里海額頭上,戲謔地笑著:「兄弟,你沒發燒啊?以前你對這些怪力亂神的事情從來沒有興趣,怎麼才過一天就變成這樣?難道是因為徐薄香給你的打擊太大?」
    「被他當成不良少年確實是有點打擊……喂,我可不是在說笑,那是千真萬確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穆里海感到沮喪,見李斯特笑得合不攏嘴,心知沒有人會相信這種荒誕怪奇的經歷。
    「抱歉抱歉,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挺你的啦。午休時間快結束了,晚上如果無聊的話就打電話給我吧,別再胡思亂想了。」
    穆里海整個下午都感到心神不寧,只想盡快放學去找雷卡爾問個清楚。待在班上使他如坐針氈,徐薄香從頭到尾不敢和她的眼神接觸,反倒是下課時間有幾個染著五顏六色頭髮、腰間掛著粗鍊子的學長或學弟到班上找他攀談。對比班上同學的冷漠,這些人反而熱情得多。
    群體生活中,一旦被貼上標籤,想要撕除它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也許穆里海可以解釋,但又有誰會相信他的話呢?他們寧願相信傳得沸沸揚揚的流言,也不願靜下心來聽他的內心話。
    況且,比起自己頭上的標籤,穆里海還有更迫切的事情要做,不問清楚昨晚發生的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晚上一定會睡不著。
    放學的鐘聲一響,穆里海就提起書包衝出學校,不顧其他人的指指點點,邁開雙腿跑得飛快。
    雷卡爾的洋房位在綠川的彼岸、一處老舊的住宅區內,附近的房舍大多是類似的風格,據說是三十年前流行的別墅樣式。然而因為年代久遠,住宅區被劃入都市更新的計畫區裡,大多數的住戶都搬離那裡,留下來的房舍也就顯得荒涼破敗,一到夜晚就瀰漫著陰森恐怖的氣息。
    他沿著綠川河畔奔跑,風和日麗的午後,河畔的親水公園有不少人在玩水。
    綠川經過大力整治後,政府以強力手段關閉了原本在上游排放廢水的工廠,歷經多年的努力終於讓水質通過考驗,讓市民不用到郊外也能享受在河邊玩水的樂趣。
    「小純,別游那麼遠,那裡的水很深。」
    親水公園旁,一位母親對著逐漸游向河中央的小學男生高喊。
    「沒事啦,我有游泳圈啊,岸邊水太淺不好玩。」男孩與另外兩個同伴嘻嘻哈哈的踢著水前往深處。
    綠川平均深度為三公尺,河中央的最深處則有五到七公尺深,三名小學男生跨越警戒線,抵達河面的正中央。
    「小純,快點回來,否則扣你零用錢!」母親雙手扠腰,對男孩下最後通牒。
    一聽見會被扣零用錢,他連忙雙手雙腳並用,努力的朝岸邊划回去。
    「小純,等等我們啊。」
    兩名同伴才一回頭,只聽見撲通一聲,平靜的水面濺起一蓬水花,小純忽然從水面上消失了,只留下他的游泳圈還在水面飄盪。
    「咕哇!」小純猛地從水裡探出頭,雙手驚慌失措地在空中亂抓,拚命掙扎。
    「有人在拉我的腳!」
    兩隻細小的手臂揮動幾下,小純又沉入水裡,留在岸上的母親目睹心愛的兒子溺水,嚇得驚聲尖叫,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救命啊!我兒子溺水了,救命啊!」
    穆里海見狀,想也不想便衝下草坡,將書包丟在一旁,縱身跳入水裡。
    從小到大,他不知道在海邊救過多少溺水的泳客,聽見呼救便立即行動已經是他的反射性動作。
    他劃破水面,以飛快的速度游向泳圈,濺起驚人的水花,潛入水裡後果然看見已經停止掙扎的男孩。他雙腳一蹬,擺動身體,宛如海豚般衝到男孩身旁,伸手繞過他的腋下,抱著他往上游。
    男孩的身體卻非常沉重,以他的體格頂多只有三十公斤,穆里海單手就能把他提起來,此刻卻像繫了上百公斤的鉛墜似的。
    ※「嗯,我會去找別人抓交替,不打擾你了,祝你有個好夢。」※
    穆里海猛然想起昨晚女鬼對他說的話,立刻看向小純的腳邊──腳踝肌肉凹陷,恰好是手指的形狀,清澈的河水裡一道飄忽不定的陰影纏著小純的腳,穆里海忽然一股無名火起,一拳擊向黑影。
    「咚」的一聲,言祈御的臉從黑影中浮現出來,摸著自己的頭。
    「為、為什麼打我?」
    「立刻放開這個孩子。」此刻穆里海的表情也許比鬼差還要恐怖,言祈御只好乖乖放開小純。
    穆里海把小純送到岸上,又替他急救一番,總算是使他嘔出一肚子的河水,重新恢復意識。
    小純的母親不斷向他道謝,穆里海乾笑兩聲隨即道別,抓著自己的書包躲到鐵橋下方的陰暗處。
    「喂,妳在吧?給我出來。」他壓低聲音。
    腳邊冒出溼潤的水氣,言祈御緩緩現身,依舊穿著那身破舊的白衣。
    她低著頭,像被主人責罵的小狗般可憐。
    「為什麼要害那孩子?」
    「因為我想投胎啊……像那種不聽話的孩子,就是我們水鬼最好的目標。」
    言祈御的聲音越說越小聲,還不時偷看穆里海,觀察他是否生氣。
    「如果不是我剛好經過這裡,小孩就被你害死了。為什麼妳已經死了這麼多年,到現在還沒抓交替成功?」
    「因、因為我很容易心軟,每次好不容易狠下心想要害人的時候都會失敗,害我對自己越來越沒自信。我是不是很沒用啊,連拉人溺水這種簡單的事情都會失敗,在抓交替的圈子裡也沒什麼朋友……」
    見到言祈御神情孤獨,穆里海於心不忍。說到沒朋友,不是和他現在的情況一樣嗎?
    穆里海嘆了口氣:「唉,妳這邊緣幽靈。聽好了,以後不准去害別人。」
    「怎麼這樣——那我不是永遠都沒辦法投胎了嗎?」
    穆里海忽然用力抓住她的肩膀,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
    「妳既然說我是命中註定的人,想要抓交替的話就來找我吧,不要讓其他人受到傷害──我會去一些危險流域,漩渦啊、暗流啊,給妳製造機會的。」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