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小說課Ⅲ:偷電影的故事賊

    ※庫存>5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最火自媒體「羅輯思維」盛讚:最適合中國人的故事入門教練!
    許榮哲,引你進入電影世界,挖出源源不絕的故事!


    許榮哲的人物創作守則:
    一、 戲劇就是「衝突」
    二、 衝突是為了「突圍」
    三、 突圍形塑了「性格」
    四、 性格決定「命運」
    衝突不是目的,而是一個有效手段,它能人物從一個十字路口,帶到下一個十字路口,最後抵達──人物的命運。

    好萊塢編劇圈盛傳這麼一個八卦:某天夜裡,史蒂芬‧史匹柏在酒吧喝酒,一個陌生人朝他走來,並在他桌上放了一張字條。打開字條,上面只有短短幾個字:
    數千萬年前,蚊子叮了恐龍後,火山爆發。數千萬年後,封存蚊子的火山熔岩琥珀出土,蚊子血裡的DNA,讓恐龍復活。
    當下,史蒂芬‧史匹柏驚為天人,被這短短幾句話深深吸引,隨後他花了一百萬美金買了這張字條,拍了後來轟動全球的電影《侏羅紀公園》,這就是高概念故事的魅力。

    竊自電影中的故事創作祕笈:
    《海角七號》:告訴你,第一名的開場怎麼寫?
    《斷背山》:告訴你,如何用祕密烹煮折磨?
    《刺激一九九五》:告訴你,如何運用偏見買臺衝突製造機?
    《12怒漢:大審判》:告訴你,為什麼同理心是CP值最高的突圍法則?
    《屍速列車》:告訴你,哪裡最該是故事停泊的地方?

    名人推荐
    電影導演 侯季然.知名影評人 聞天祥 聯合推荐
    許榮哲以小說家的筆法,拆解電影敘事的奧祕。生動鮮活,平易近人,讀來充滿樂趣。──侯季然

    <TOP>

    作者介紹

    許榮哲

    許榮哲
    小說家、編劇、導演。
    曾任《聯合文學》雜誌主編,現任「走電人」電影公司負責人。
    被譽為臺灣七○後最會說故事的人,曾入選「二十位四十歲以下最受期待的華文小說家」,臺灣知名導演九把刀的啟蒙偶像。
    代表作《小說課》在兩岸大賣十幾萬冊,掀起故事的狂潮,被大陸最火自媒體「羅輯思維」盛讚為「最適合中國人的故事入門教練」。
    影視作品有公共電視「誰來晚餐」、公部門微電影等,曾獲紀錄片、微電影等獎項。
    近年來深耕桌遊,帶領超過百場桌遊活動,是華人世界第一個把桌遊和文學結合在一起的小說家。著有完美結合桌遊與故事的《桌遊課》。

    <TOP>

    各界推薦

    媒體推薦
    電影導演 侯季然.知名影評人 聞天祥 聯合推荐
    許榮哲以小說家的筆法,拆解電影敘事的奧祕。生動鮮活,平易近人,讀來充滿樂趣。──侯季然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7517890
    頁數 / 25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自序】電影裡的童年往事
    【海角七號】
    ○、開場/第一名的開頭
    【控制】
    一、限制/一個場景成就一部電影
    二、三難選擇/工作、婚姻,以及第三難
    【霸王別姬】
    三、突圍/角色的四段旅程
    四、性格/決定命運
    【12怒漢:大審判】
    五、同理心/CP值最高的衝突解決法
    六、場景/不發言的陪審員
    【刺激一九九五】
    七、偏見/衝突製造機
    八、情節資料庫/性格、職業、興趣
    【斷背山】
    九、祕密/在時間裡烹煮的折磨
    十、逆向/顛覆性的創造
    【那山、那人、那狗】
    十一、第三者/傳聲、潤滑、指示
    十二、犯錯/歪打才能正著
    【貧民百萬富翁】
    十三、自問自答/最快的說故事方法
    十四、角度/決定看到的事物
    【飢餓遊戲】
    十五、高概念/一句話講完故事大綱
    十六、複沓/重要的事講三遍
    【福爾摩斯先生】
    十七、拼圖/答案裡面,另有答案
    【愛情的盡頭】
    十八、信仰/偷情可以通往聖徒之路
    十九、改編/文字影像化的三種方法
    【橫山家之味】
    二十、衝突/四種缺陷人格
    二十一、動機/刻畫人性
    【戰略特勤組】
    二十二、人物/情節是皮囊,人物才是靈魂
    【星際大戰】
    二十三、英雄旅程/永不迷路的故事指南
    二十四、十二原型角色/為英雄挑選夥伴
    【屍速列車】
    二十五、結局/故事列車何時該停下來
    二十六、伏筆/故事停泊的地方
    【後記】夢想扭曲力場/三看《賽德克‧巴萊》
    【附錄】年度十大寫作書排行榜 李洛克

    <TOP>

    關於《小說課》Ⅰ、Ⅱ,和Ⅲ 許榮哲
    一本書出到第三集,代表前兩集很受歡迎。
    不過,一本書出到第三集,差不多也是掛點的時候了,例如《教父Ⅲ》。
    但為了證明它還是很行,所以本人已經在籌備第四集了(最好是)。
    確實是。
    為了讓大家明白,這些年來,《小說課》一本一本的出,但你究竟看了什麼啊,讓我來幫大家簡單分類一下。

    《小說課Ⅰ:折磨讀者的祕密》:以小說為主體,重點是文學。
    《小說課Ⅱ:偷故事的人》:以故事為主軸,重點是戲劇。
    《小說課Ⅲ:偷電影的故事賊》:以電影為藍本,重點是文學和戲劇。

    懂了嗎?如果不懂,敬請期待第四集,我會再解釋一次。
    現在讓我們把焦點拉回到你正在看的這本書──偷電影的故事賊──簡單來說,就是從電影裡,汲取故事創作的靈感。
    什麼是電影?你以為你很熟,但其實一點也不。就像你不懂你家的貓一樣。
    有人稱電影為「八大藝術之一」;也有人稱它為「第八藝術」。
    這兩句話乍看之下,沒什麼差別。
    電影是八大藝術之一,這句話沒錯,但我討厭這個說法,跟八大行業無關。
    電影不是單一的藝術,而是綜合的藝術,它融合繪畫、雕塑、建築、音樂、文學、舞蹈、戲劇等七大藝術,幻化出「第八藝術」。
    如果你有一雙獨特的眼,那麼電影將不再只是電影,而是所有藝術的總和。
    雖然我常自稱天才,但也無法窮盡所有藝術;但我終究是個天才,所以《小說課Ⅲ》這本書,以電影為藍本,從文學和戲劇的角度切入,跟讀者分享,如何從電影那兒,偷得故事創作的技巧。
    寫《小說課Ⅰ》、《小說課Ⅱ》的時候,我每天告訴自己一遍:「相信自己是天才,比真的天才還重要。」
    現在,來到《小說課Ⅲ》了,我的心有了一些改變,我想告訴正在看這本書的讀者:「因為我們都是天才,所以要更加努力!」讓我們一起朝「努力的天才」邁進。
    對了,為了讓前後三本《小說課》,出現嚴密的結構感,我必須召喚讀者的記憶。最佳的記憶點,常常落在未解的謎團上,例如《小說課Ⅰ》自序裡的那一道數學問題。

    12袋金幣之中,只有一袋是偽幣,真幣每一枚重10公克,偽幣重9公克。請問最少必須秤幾次,才能找出哪一袋是偽幣?

    這次,必須跟前兩本,有點一樣,又不太一樣,所以我要來打開謎題的巧門,讓光線透進來。
    方法就藏在《小說課Ⅲ》「星際大戰」這一篇,裡面提及了說故事的公式,十二階段的「英雄旅程」:

    1.平凡世界
    2.歷險的召喚
    3.拒絕召喚
    4.遇上啟蒙導師
    5.跨越第一道門檻
    6.試煉、盟友、敵人
    7.進逼洞穴最深處
    8.苦難折磨
    9.獎賞
    10.回歸
    11.重生
    12.帶著覺醒和領悟返回

    表面上,出題者給你的是12袋一模一樣的袋子,但你可以拿出一支筆來,幫它們重新編號。就像你的人生一樣,老天爺給你的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模一樣的時間,但你可以拿出XX來,幫它們重新編號──從「平凡世界」開始,最後「重生」,帶著覺醒和領悟返回,完成獨屬於你的英雄旅程。
    不知道這麼說,你瞭了嗎?
    一模一樣的人生,很安全,你只要安心當一坨漿糊就行了。
    但如果想讓自己的每一階段人生都不一樣,非常危險,不過也正因此,你才有機會變成英雄。
    當個英雄很累,我真心希望你不是那塊料,至於創造英雄很簡單,每個人都可以,讓我們從《小說課》開始吧!

    電影裡的《童年往事》
    那一年,我國三,整個校園都在傳唱「在天色破曉之前,我想要爬上山巔,仰望星辰,向時間祈求永遠……」,那是一九八九年的《七匹狼》。
    主演的是當紅偶像張雨生、王傑、庹宗華、星星月亮太陽……
    背靠著欄杆,抖腳,等暗戀的女孩經過時,我們唱「年輕的淚水不會白流……」,隨後被教官抓去理光頭。
    丟書包,翻牆,逃出學校時,我們唱「永遠不回頭,不管天有多高……」,隨後倒栽蔥掉進校外的臭水溝。
    不管好事壞事,大家都要哼上兩句《七匹狼》,那是我們火紅的青春。
    甚至,還有個哥兒們邀我組成「七匹狼」。
    「還缺一個,要不要加入?」
    「這個組織的『宗旨』是什麼?」我問。
    對方愣了一下,怒問我「中指」是什麼意思。
    「反正明天放學後,到鎮上的錄影帶店,你就明白了。」
    他們打算到鎮上錄影帶店的小房間,重看《七匹狼》,並在電影的高潮處──加油站大爆炸,背景音樂響起「永遠不回頭,不管天有多高……」時,歃血為盟。
    「要不要帶印章?」
    「不用,有大姆指就行了。」
    隔天,不知道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到。
    該不會已經進去了吧?我小心翼翼地推開一扇又一扇小房間的門。
    第一間是「天上的星星不說話,地上的娃娃想媽媽……」的《魯冰花》。
    第二間是「像我們這樣的年紀,常有許多忍不住的熱力……」的《風雨操場》。
    ……
    最後一間是……隔壁班的暗戀女孩,她正和一個大學生在漆黑的房間裡看電影──那是剛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悲情城巿》。
    霎時,我有一種差點落淚的屈辱感。
    至今,我仍忘不了《悲情城巿》,不是它觸及了二二八的敏感題材,也不是得了華人世界第一個四大影展首獎,而是在那個黑暗空間裡,光影跳閃時,洶湧而來的強烈屈辱感──黑暗中,暗戀女孩臉上有淚,而我完全不明白電影裡正在吃飯的情節有什麼好流淚的?
    後來,我永遠記下了「侯孝賢」這個名字。
    隔天,我重回暗戀女孩和大學生看電影的小房間。基於一種笨蛋的自虐心理,我來到同一個房間,坐在大學生的位置,臉紅心跳地想像自己正和暗戀女孩在看電影。
    我告訴老板,我要看侯孝賢最紅的那支帶子,老板搖搖頭說:「沒辦法,都被租光了,介紹你另一支。」
    就這樣,在那個小房間裡,我第一次看到了侯孝賢的《童年往事》。
    那是侯孝賢的半自傳電影,帶著強烈散文特質,娓娓道來民國三十六年,因為工作,侯孝賢的父親帶著一家人從廣東梅縣到臺灣短暫定居,隨後兩岸分隔,再也回不去的故事。
    其中有個片段是這樣的:
    父親一接到大陸來的家書,小男主角(小侯孝賢)立刻湊上前,向父親要信封上的郵票。
    隨後故事一分為二,一邊是父親讀家書,一邊是小侯孝賢集郵。
    電影開始平行剪接起來。
    父親看完家書後,轉述信的內容給母親聽,說著說著就批判起大陸的政治現況。但母親一點也不在意大陸怎麼了,她在意的是留在大陸來不及帶出來的兒子。最後,母親只是淡淡的說:「那時候,帶他出來就好了。」
    隨後,鏡頭就被切換掉了,而且再也沒有回來。
    按我當時所熟悉的電影邏輯,這時候是情節最具張力的時候,媽媽應該狠狠的甩爸爸一巴掌,隨後一哭二鬧三上吊,但侯孝賢卻把媽媽的淚水完全沒收了。
    該生氣的時侯,沒有人生氣。
    這時,鏡頭切換到小侯孝賢身上,他正在集郵,把郵票浸泡在水裡,等到郵票和信封脫離後,再把郵票貼在牆上,好讓水沿著牆壁紛紛流下來。
    然後配樂響起!
    家書這一段情節結束了。
    那是一個獨特的經驗,我完全無法理解電影到底想說什麼;為什麼該哭的時候,沒有人哭?該生氣的時候,沒有人生氣?
    我迷惘極了。
    電影裡缺少了「因為」和「所以」,全都是生活裡的碎片。
    出了小房間之後,我的挫敗感更深了,原來這就是大學生與國中生之間的距離。
    從此,我開始找侯孝賢的電影來看,並且一而再再而三的看《童年往事》,試圖拉近與大學生之間的距離。
    直到有一天,當我 看著窗外的雨水沿著玻璃窗流下來(當時暗戀女孩已經從我的生活中永遠消失了),我才突然懂得侯孝賢。
    其實侯孝賢並沒有故弄玄虛,只是他用了另一種說故事的方法:突然響起的配樂是暗示、大小兩個極不對稱的情節平行剪接(家書、集郵)是暗示、特寫牆上的水痕是暗示……
    母親的淚水並沒有被沒收,它是被「象徵」了,象徵就是用有形的東西來表現無形的東西。
    母親心底的痛=牆上紛紛流下的水痕
    許多年後,我依然記得一九八九年的大部分電影,因為那一年我暗戀一個女孩,我能想到的唯一約會方法,就是帶她去看電影。於是我刻意熟記每一部電影,想在女孩看不懂的時候,故作聰明的評論上幾句,但終究只有我一個人看完所有的電影。
    如今,我已經懂得電影裡吃飯的情節為什麼值得流淚,但那一年女孩臉上的淚水,我反倒開始有點迷惘了。

    <TOP>

    內容試閱

    ○、第一名的開頭《海角七號》
    我永遠記得一個畫面。
    大約三年前,我擔任某文藝營導師。營隊結束,回家的時候,我和某電影導演在捷運上聊天。聊著、聊著,就聊到了當時不景氣到了極點的國片。
    導演朋友說:「榮哲,千萬不要碰電影,那是人生的豪賭……。」說著說著,他舉了一個例子,「我有個朋友叫小魏,現在在南部拍戲,每次回臺北,大家都躲著他,因為他少則跟你借五萬,多則跟你借五百萬。」
    當時,沒人知道誰是小魏。幾個月後,《海角七號》出來,我這才想起原來朋友口中的小魏就是《海角七號》的導演魏德聖。
    當時,我看完《海角七號》有一個強烈的直覺,那就是──如果這個導演這部片不紅,也必然會在下下一部片紅,因為他的特質太像李安了。
    除了故事說得好之外,更重要的是──這個導演充滿了「故事之外」的東西。
    什麼是故事之外?以《海角七號》開頭三分鐘為例。
    我個人認為《海角七號》的開頭,極有可能是國片史上最好的開頭,因為它巧妙的跟小說史上最好的三個開頭重疊在一塊兒。

    最佳小說開頭第三名:川端康成《雪國》
    《海角七號》的開頭極簡單:男主角騎著機車,載著行李,從凌晨騎到夜晚,一路從臺北騎到屏東。當男主角穿過城門(屏東「西門」)之後,畫面轉亮,故事開始。
    穿越城門的畫面讓人想起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雪國》:「穿過縣境長長的隧道之後,就是雪國了。」──從一個極端熟悉的地方(縣境、臺北),來到一個充滿可能性的地方(雪國、屏東),最快的方法就是通過一個長長的隧道(城門、山洞)。魏德聖利用「城門」一個簡單的意象,就把觀眾從熟悉的臺北帶到充滿各種可能性的南國。
    宮崎駿《神隱少女》、侯孝賢《戀戀風塵》也有類似的處理。

    最佳小說開頭第二名:卡夫卡《蛻變》
    《海角七號》的開頭,有一幕非常令人難忘:男主角突然用力砸碎吉他,並大叫一聲「我操你媽的臺北」!
    開頭說了這麼重的一句話,大部分的導演都會在後頭處理。就像《名偵探柯南》故事開始之前,都會來上這麼一段敘述:高中生工藤新一在某次追查歹徒的過程中,巴啦巴啦,被歹徒灌入毒藥,從此變成小學生柯南。
    但直到電影結束,導演始終沒有告訴觀眾,男主角憤怒的原因。
    這像極了卡夫卡《蛻變》的開頭:「早上,戈勒各爾‧薩摩札從朦朦的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變成了大毒蟲。」
    卡夫卡始終沒有告訴讀者,主人翁為何會變成蟲?正因為沒有說,這個故事成了「探討人的存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何人換了樣貌(本質不變),價值就變得不一樣了。
    一旦說清楚、講明白了,《蛻變》很可能就變成一個罪有應得之類的通俗故事了。
    正因為沒有處理,「我操你媽的臺北」成了一個象徵──憤怒的理由千千萬萬,每個人都可以說上個幾句,或者──幾天幾夜。

    最佳小說開頭第一名:馬奎斯《百年孤寂》
    一般而言,大部分的創作者都擺脫不了「因果」的戲劇糾纏。例如,你殺我父親,我就砍你母親;你侮辱我妻兒,我就殘害你子女。前面的因有多大,後面就開出多大的果。
    但優秀的創作者絕不會被因果邏輯綁架,他們知道如何讓小細節引發大爆炸。
    一如馬奎斯《百年孤寂》的開頭:「許多年後,當邦迪亞上校面對行刑槍隊時,他便會想起他父親帶他去找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一句話寫出了兩件事,一件是極小的尋找冰塊,一件是極大的面對行刑槍隊。看似不起眼的一件童年往事(尋找冰塊),成功的描繪出邦迪亞上校的性格:勇敢堅毅,無懼任何兇險與權威。正是這樣的性格,引領邦迪亞上校走向後來的革命之路。
    觸摸冰塊是邦迪亞上校的性格,面對行刑槍隊則是他的命運;一個極小,一個極大;極小在時間的長河裡慢慢引發了極大──性格決定命運。
    魏德聖《海角七號》電影開頭,主人翁阿嘉因為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意外(吉他從肩上滑落),而爆發了砸吉他,痛罵「我操你媽的臺北」的火爆舉動。
    正因為意外的小,反而凸顯阿嘉內心對臺北的不滿已經到了極點,只要一個小小的摩擦,就足以把漲滿的氣球戳破。
    就這樣,主人翁阿嘉的吉他凌空一砸,人物的性格一下子就蹦出來了,就像馬奎斯《百年孤寂》,邦迪亞上校觸摸冰塊一樣,看似微不足道的小舉動,實則發動了人物的性格引擎,從此頭也不回的一路朝命運狂奔而去。
    隨後,憤怒的阿嘉騎機車、載行李,往未知的南國出發了……。但不論旅程如何,性格決定命運,他的命運已在遠方等著他了。

    三、突圍/角色的四段旅程

    《霸王別姬》
    改編自香港作家李碧華的同名小說,曾獲法國坎城金棕櫚獎,是第一部獲此榮譽的華語電影。它同時還榮獲金球獎最佳外語片,以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它不只是導演陳凱歌,同時也是香港已故歌手張國榮的電影代表作。
    特柳賴德電影節(Telluride Film Festival)給這部電影的評價是:「此片是中國近代史的縮影,使人聯想起《戰爭與和平》及《齊瓦哥醫生》等令人動容的史詩式電影。」

    如果戲劇可以濃縮再濃縮,濃縮到最後只剩下兩個字,這兩個字就叫「衝突」。
    正所謂,戲劇就是衝突。
    然而衝突並不是戲劇的目的,而是一個有效的手段,它能把人物從一個十字路口,帶到下一個十字路口,最後抵達──人物的命運。
    從第一棒「衝突」到最後一棒「命運」,中間還有兩棒,分別是「突圍」和「性格」。通過四個棒次的接力演出,角色便活了起來,他將不再只是一個名字,而是擁有獨特靈魂的人。
    這四個棒次,我稱之為「角色的四段旅程」:

    一、戲劇就是「衝突」
    二、衝突是為了「突圍」
    三、突圍形塑了「性格」
    四、性格決定「命運」

    戲劇裡,衝突、性格、命運這三者經常被提及,至於「突圍」則比較少被關注。但從創造力的角度來看,「突圍」才是重點,它是作者有沒有想像力的最好證明。
    理論上,每個衝突都有無數種突圍的方法,但實際上,人們只會選擇其中一個來突圍,那就是「自己的方法」。舉大眾熟悉的小說《哈利波特》為例,如果主人翁哈利、妙麗、榮恩正在魔法學院裡上課,外頭突然來了一個殺人狂,不明所以的展開屠殺,他們絕不會採用最佳的解決方案,那是電腦才會做的事,他們將採取不同的突圍策略。
    以妙麗為例,她很可能會先站出來,大聲喝斥殺人犯,先讓屠殺停下來,然後暗地裡找其他人來幫忙解決。
    當殺人狂所造成的衝突被突圍之後,妙麗的性格就形塑出來了:聰明、富正義感,有冒險精神。
    不同的突圍方法,形塑了哈利、妙麗、榮恩,三個角色,三種迥異的性格。
    底下,舉電影《霸王別姬》為例,更具體、深入的說明「突圍如何形塑性格」:

    故事發生在民國初年,兩位主角是戲班子裡的師兄弟。演「虞姬」的師弟,愛上了演「楚霸王」的師兄,歷史上的虞姬愛楚霸王,很合理;但回到現實世界,師弟愛上師兄,男男戀,那就內外衝突不斷了。

    電影一開始,主人翁初登場,編劇立刻用「衝突→突圍→性格」三個步驟,鑼一敲,鼓一打,人物一聲喝,三個節拍,啪、啪、啪,迅速有效的把兩位小主角的性格,生動的描繪出來。

    一開始是大師兄(小石頭):
    戲班子在外地演出時,突然發生了一個狀況,有個小師弟趁演戲空檔逃了出去,造成正在進行中的演出大亂,這時幾個圍觀的文化流氓,乘機鬧場。
    飾演孫悟空的大師兄(小石頭),抓回脫逃的師弟之後,眼看現場大亂,師傅低聲下氣,對文化流氓百般討好,還是無法解決衝突。
    此時,在觀眾眼中還面貌模糊的大師兄,啟動了他的突圍模式:

    「我操你們大爺!」大師兄無預警大喝一聲,隨後說道,「各位爺都站好甭動,真錢買真貨,我小石頭今兒個玩真的,讓爺們開開眼──」隨後他抓起一塊磚頭,朝自己的頭用力一砸,磚塊瞬間裂成兩半。
    鬧場的流氓愣了半晌,隨後報以如雷的掌聲。

    衝突一解決,大師兄的性格立刻凸顯了出來:充滿正義感,但稍嫌莽撞,一如此刻他所扮演的角色──孫悟空。

    隨後是師弟(小豆子):
    大師兄拿磚塊砸頭的突圍事件,讓圍觀的一名妓女起了個念頭:送兒子進戲班子。
    為此,妓女媽媽甚至當場切斷兒子的第六根手指頭(六指無法唱戲),然後脫下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在兒子身上後,決絕的離去,從此沒有回來過。
    小男孩進了戲班之後,因為母親的職業,而遭受霸凌。孩子們甚至把小男孩母親留給他的大衣丟到地上,並且惡意的嘲笑:「婊子的東西,掉地上了。」
    當下,小男孩體內有一把怒火在燃燒,他面前也正好有一盆爐火在焚燒,那是寒冬取暖用的。火光映在小男孩的臉上,突跳突閃的……

    此時衝突發生了,小男孩該如何突圍?
    採取什麼樣的突圍方式,小男孩就會被形塑出什麼樣的性格。
    默默撿起來?
    狠狠打一架?

    小男孩恨恨的瞪著嘲笑他的孩子們,然後幾乎是想也不想就撿起大衣,往火爐裡丟(那是母親留給小男孩唯一的信物啊!),一把燒掉。
    從此,戲班子裡再也沒人敢嘲笑小男孩。

    衝突一解決,小男孩的性格立刻蹦現:性格剛烈,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一如他的母親,決絕的切斷與兒子的血脈相連。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