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奧德賽狂想(3):幻夢禁制

    作者:D51
  • 繪者:森谷moriya
  • 書系:翼想本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10/21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068626
  • 定價:220
    優惠價:88折,194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此商品已絕版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為何讓噩夢成真!?
    奧德賽系統之謎,即將揭曉──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繼《墮神契文》、《黎明之神意》後,
    性格作家D51 X 新星繪師森谷moriya
    聯手搖滾的年度狂肆巨獻──

    特別收錄 拉頁海報


    【內容簡介】
    幻想流感大規模爆發,復仇女神率無數幻獸大肆破壞,
    永炬學院陷落,莫時無奈只能狼狽逃出永炬島。
    另一方面,達羅提安竟抓走清夜,押入監牢擇日處死……
    莫時得到情報,與伙伴潛入帝都,
    卻發現帝都內同樣山雨欲來,一場政變,即將引爆!

    純血派趁隙出擊,狡計使陷入恐慌的帝都爆發幻想流感,
    如決堤山洪,過多的負面情緒令各地的奧德賽系統暴走,
    一發不可收拾,唯有強行關閉,才是解決之道!
    然而,沒有人清楚,當奧德賽系統關閉後,
    憑依幻想建立的世界,是否仍會存在……

    《奧德賽狂想》最終篇章,幻想城邦──
    崩‧壞‧倒‧數!

    <TOP>

    作者介紹

    D51

    D51
    十一月生,天蠍座。
    喜愛各式坑物的大叔,明明沒玩過艦隊收藏依然跳入坑內的勇者。
    目前房間被各種宅物堆爆,夢想是買頂到天花板的大書櫃。
    筆名D51就是PTT的帳號,曾經因為FB不能使用英文加數字當名字而困擾兩個禮拜之久。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iamd51
    Blog:iamd51.pixnet.net

    相關著作
    《奧德賽狂想(02)峽谷至寶》
    《奧德賽狂想(01)空想疾病》
    《墮神契文(07)終焉》
    《黎明之神意(下)》
    《墮神契文(06) 界崩》


    繪者簡介:
    森谷moriya
    一隻盯襠貓,少年們約嗎(拇指
    微博@-森谷moriya-

    繪者簡介

    森谷moriya

    一隻盯襠貓,少年們約嗎(拇指
    微博@-森谷moriya-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1068626
    頁數 / 25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一道巨浪襲向客船,木製的船身發出了悲鳴,海面波濤洶湧,彷彿海神的狂怒。
    永炬島上的達蘇魯火山前所未有的大噴發,熔岩與火光直衝天際,奔騰而出的岩漿與強烈地震摧毀山腳下的一切。
    火山運動也影響周遭大氣的運行,在海面上形成一場前所未見的暴風雨。
    烏雲夾帶著閃電狂雷在海面上掀起重重巨浪,毫不留情的襲擊著逃出永炬島的船隻。
    災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莫時緊抓著船艙內的柱子,以免在下一波大浪打來時被掀出船外。
    眼前是大自然力量的終極展現,所有事物在這股力量前都顯得渺小,客船在驚天浪濤中載浮載沉,船內的貨品東倒西歪,與莫時等人同乘一船的學生們像無尾熊般緊抱著任何可以讓自己固定下來的物體,心中恐懼不安,不曉得這艘船的命運會駛向何方。
    艙外的狂風暴雨,震耳雷聲都像是來自地獄的巨響,像一隻無形的巨手將客船拉入深淵。
    劇烈晃動的船身忽然停止搖晃,隨後猛然向下墜落,重擊海面,船底的木板破了個洞,大量海水湧入船艙裡。
    「這樣下去我們一定會沉船!莫時,跟我下去補船底的破洞。」伊恩必須大聲吼叫,否則沒有人聽得見他在說什麼。
    莫時點頭,扛起一箱貨品,跟著伊恩往下層船艙去,船內天旋地轉,他下樓梯時一個踉蹌,從樓梯滾了下去。
    伊恩一手扶著他的肩膀,「小心點,別為了蠢事枉送性命。」
    就算是極度討厭他的伊恩,在這種情況下也忘了兩人之間的恩怨,心裡有一個念頭——絕不能讓船沉了。
    湧進下層船艙的海水已經達到腰部高度,伊恩潛入水中查看破洞的大小,莫時半個人泡在海水裡,難以平衡身體,船身忽然劇烈一晃,他整個人被甩到牆壁上,額角涔涔滴血。
    伊恩也撞上船板,痛得眼冒金星,但已知道船底的破洞位置在哪裡,只要能用貨箱塞住破洞,他們也許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莫時見伊恩從水裡探出頭,朝他拚命揮手,便用力將貨箱擲向伊恩的方向。
    裝滿貨品的箱子一入水便迅速下沉,伊恩深吸一口氣,再次潛入水底,使勁將貨箱推往破洞的位置。
    不斷湧入的海水形成強勁的水流,伊恩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用貨箱塞住破洞,並要莫時也脫下上衣塞住剩下的縫隙。
    兩人忙了一陣,船艙裡的水位不再上升,讓他們鬆了口氣。
    但兩人都心知肚明,這只是困獸之鬥罷了,客船已經迷失方向,只要暴風雨不減弱,這艘客船也支撐不了多久,勉強塞住破洞的貨箱也會再次被大浪沖開。
    「命運真是諷刺,我比誰都更想殺了你,現在卻和你在同一艘船上為了活下去而努力。」伊恩靠著艙壁,少見的露出苦笑。
    「你既然想殺了我,那時為什麼要救我?」莫時低聲說。
    「你也救了我一命,我不想欠你這傢伙的恩情。」
    「不論如何,我還是得謝謝你。」
    伊恩一怔,沒想過會從莫時口中聽見感謝之意。
    船身再次劇烈震動,海浪重擊船身,艙底瞬間出現多處破損,剛才用貨箱塞住的破洞更加擴大,水位再次上升。
    伊恩吼道:「快,往上跑!」
    莫時距離樓梯較近,先一步抓住樓梯,朝奮力游來的伊恩伸出右手。
    「抓住我的手!」
    這時,客船被巨浪猛然拋上空中,艙底的海水反向洩出,伊恩在莫時注視下,就這麼被沖出船外,落入漆黑的海面。
    莫時放聲狂吼,卻聽不見自己的吼叫聲,只能緊抓著樓梯,等待死亡降臨。
    客船落回海面的那一刻,瞬間支離破碎,莫時沉入海裡,他感到悔恨不已,如果他能早點感應到奧德賽系統的力量,或許就能阻止這場災難。
    又或是他在楊格斯詢問意見時能保守一點,讓大會暫緩進行,鳳白羽是否就不會失控變成幻獸?
    最令他感到後悔的,是他沒能拯救清夜,在這個生死交關的時刻,他才體會到那個美麗的女孩在他心中的地位。
    莫時不斷下沉,失去意識之前,最後一眼看見的是熊熊燃燒的天空。



    暴風雨終於停歇,沙灘遍布著無數船隻的殘骸,大海彼方仍不斷傳來懾人的轟隆巨響。殘骸中出現了莫時的身影,他緊抱著一塊木板,不知在驚濤駭浪中漂流多久才來到這片沙灘。
    一道浪花拍上莫時的臉,海水灌入鼻腔,嗆得他驚醒過來。
    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彷彿從一場悠長的惡夢中醒來,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還身處於比夢境更可怕的現實裡。
    天色仍是混沌未明,令人搞不清楚現在是白天還是黑夜,遠處的天際線一抹紅光,宛如烈火燃燒,那個方向應該是永炬島,達蘇魯火山的噴發還沒有停止。
    他不曉得自己是如何在那場暴風雨中存活下來,用力一拍自己的臉,並開始感覺到身上傷口的疼痛。
    大大小小數十道擦傷或割傷因浸泡海水,而傷口紅腫發炎,唯一的好處是這股疼痛讓他知道自己還活著。
    「其他人呢?伊恩和船上的其他人都到哪去了?」
    莫時起身,在沙灘上來回搜尋,翻開一塊又一塊的殘骸,似乎除了他以外沒有人漂流到這座沙灘上。
    劫後餘生的喜悅只持續片刻,緊接而來的則是受困於荒島的恐懼。莫時也讀過很多以荒島求生為題材的小說,《魯賓遜漂流記》中,魯賓遜在荒島受困長達二十八年之久。一想到自己可能會在島上受困這麼長的時間,莫時立刻陷入恐慌。
    「不行,我不能待在這裡,清夜還在等我……我不能死在這座島上。」
    莫時不斷在心裡自語,維護即將熄滅的勇氣之火,連番的逆境下,一旦喪失求生的勇氣,他就會真的死在這座島上了。
    他試圖分析現在的狀況,讓自己冷靜下來。
    「還不能確定只有我在這座島上,伊恩和希姆的實力比我強得多,我都能活下來,他們一定也行。」
    傷口隱隱作痛,莫時忽然一陣頭暈目眩,伸手一摸額頭才發現自己發了高燒。若不即時處置傷口,也有可能因細菌感染而喪命。
    現在最需要的是藥品、繃帶以及能清洗傷口的清水,莫時深吸一口氣,開始搜尋和他一起被打上岸的貨箱,希望能找到他所需要的東西。
    拆開幾箱包裝完好的貨箱後,莫時終於找到一些藥品和治療藥劑。他將貨箱外的羊皮綁成一個袋子,裝入藥品並喝下治療藥劑。
    治療藥劑讓莫時稍微回復一些體力,他觀察著海岸的情勢,這片綿延不盡的沙灘若在晴朗的天氣造訪,肯定是玩水的好地方。但剛離開大海的他沒有半點玩水的念頭,只想快點找到清水沖洗發炎的傷口。
    沙灘後方數百公尺是一片茂密的熱帶叢林,他綁好羊皮袋,把心一橫,便往叢林走去。
    按照常理,叢林裡應該能找到可供食用的果物,運氣好的話還能找到湧泉或地下水源,但相對的也有可能碰上凶猛的野獸,以莫時現在的狀態,碰上野獸是非常危險的事。
    清夜為他打造的黑曜龍牙在大海中失落了,莫時赤手空拳,只能挑選兩支堅硬的樹枝作為武器使用。
    叢林裡有低矮的灌木,也有高聳參天的大樹,溼滑泥濘的泥土地隨處可見破土而出、形狀扭曲怪異、覆滿青苔的樹根。
    莫時在叢林裡走了很久,腳下的土壤越來越溼潤,昨夜應該下過一場大雨,讓他燃起希望,他選了一株樹幹中等粗細的樹,使勁一撞,樹葉吸附的雨水果然盡數落下,在莫時頭上下了一場小雨。
    他重複幾次動作洗淨肩膀與手臂的傷口,還仰頭喝了幾口水,頓時覺得精神好了不少。
    正當他打算包紮傷口的時候,忽然聽見遠方傳來痛苦的慘叫聲。
    「這座叢林裡還有其他人!」莫時一凜,立刻帶著他的「武器」趕往聲音的方向。
    高矮交錯的灌木之間,數隻凶猛的黃蜂正在攻擊一名女性,她揮舞著法杖,吟唱著攻擊性魔法,卻跟不上黃蜂敏捷的動作,不斷遭到黃蜂攻擊中斷施法。
    莫時認得這名女性,不久前才在摩洛多之臺見過一面,那時她和克雷爾及希姆站在一起──
    是「光明詠唱者」蕾翠卡。
    沒想到她也流落到這座島上來,莫時緊握樹枝,朝其中一隻黃蜂投擲過去。
    尖銳的樹枝刺穿黃蜂的腹部,發出怪異的叫聲後墜落地面,其餘的黃蜂立刻轉換攻擊目標,拍翅飛向莫時。
    他從來沒見過這麼大隻的黃蜂,體型至少有三十公分長,牠們碩大的腹部黑黃條紋相間,尾針像匕首一樣銳利,至於毒性可想而知一定十分猛烈。
    幸好比起秋水的石像鬼,這群黃蜂的攻擊模式單調得多,牠們碩大的體型反而成為弱點,莫時動作靈巧的閃避攻擊,用手上另一根樹枝不斷刺穿黃蜂的腹部。
    殺死五頭黃蜂後,剩下幾隻黃蜂紛紛逃離現場。
    蕾翠卡盯著莫時,還沒脫離驚恐的情緒,莫時一番戰鬥後牽動了傷口,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著喘氣。
    「妳沒事吧?」他勉強抬頭問道。
    「沒事……我、我可沒要你幫忙,我一個人就可以解決這個情況!」
    「我想也是,畢竟妳是大名鼎鼎的光明詠唱者嘛。」
    「哼,知道就好,下次別再多管閒事。」蕾翠卡冷哼一聲,把頭別了過去。
    莫時的傷口像被扯開般劇痛,剛才喝下治療藥水補充的體力在戰鬥中消失了。他靠著樹幹,只覺得眼前天旋地轉。
    蕾翠卡見他不說話,又看了一眼,驚覺他的傷勢嚴重,連忙伸手摸他的額頭。
    「好燙!你的傷勢這麼嚴重,為什麼還這麼亂來。」
    「好不容易才找到學院的同伴,我怎麼能……坐視不管。」
    「傻子,我不是說了你是多管閒事嗎?不懂得照顧自己的傷患,簡直是治療師的負擔。」蕾翠卡低聲吟唱著脈動治療術,淡綠色的光暈籠罩著莫時全身,宛如浸泡在溫水裡的舒適感讓又傷又累的他忍不住閉上眼睛。
    莫時像是睡了一個好覺,覺得精神飽滿,身上的傷口逐漸癒合。
    再次睜開眼睛,發現蕾翠卡正在替他包紮手臂的傷口,一發現他醒來,連忙撤手。
    「你可別誤會!我可不是為了你才這麼做,只是看到你的袋子裡有藥品和繃帶,出於治療師的本能,怕你傷口二度感染才會……」
    「謝謝妳,如果沒碰上妳,我可能早就死了。」
    「別說了,好不容易逃離永炬島卻碰上暴風雨,我們能漂到這座島上已經算幸運了。」
    「除了妳以外,島上還有其他人嗎?」莫時問。
    蕾翠卡搖頭,「我醒來時也像你一樣渾身是傷,為了尋找食物才走進叢林,沒想到會被黃蜂襲擊。」
    蕾翠卡的船也在暴風雨中沉沒,不曉得有多少人葬身海底,一想到這裡,兩人都低頭無語。
    「一定有的!一定還有人漂流到這座島上,我相信伊恩和希姆不是那麼容易死的人。」莫時忽然大聲道。
    「你和他們搭乘同一艘船嗎?」
    莫時點頭,「幻想流感爆發的時候,是他們帶著昏迷的我逃離學院。」
    「鳳白羽變身成的那頭怪物到底是什麼?她帶來的飛龍背上發出古怪光芒的裝置又是什麼?會場有很多人都被恐懼之泉吞噬變成幻獸,我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那個裝置就是奧德賽系統。」
    蕾翠卡訝道:「騙人!我聽說奧德賽系統是帝國和同盟尋找已久的裝置,怎麼可能會突然出現?」
    「事實就是如此,而且奧德賽系統不只有一個,至少我在亞修納峽谷就見過另一個。」
    蕾翠卡狐疑道:「你一個低年級生,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
    莫時苦笑:「因為我的身分比較特殊,我是活在奧德賽系統啟動之前那個世界的人,在古代遺跡裡沉睡了五百年才來到這個世界。」
    他簡略敘述了鳳白羽與純血派的陰謀,蕾翠卡張大嘴巴,美麗的眼瞳裡蘊滿了驚奇和訝異的神色。她忍不住伸手對莫時的臉又揉又捏,再掐掐他的手臂,似乎想要確認這位少年有什麼地方和他們不一樣。
    「好癢……哈哈哈,好癢啊!」
    莫時癢得笑出聲,蕾翠卡一怔,把手收回,咳嗽一聲:「失禮了,但就身體構造來看,你和我們沒什麼不一樣,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你曾經生活在五百年前的世界?」
    蕾翠卡問他要證據,莫時笑說:「安德烈博士和久遠是把我從遺跡裡挖出來的人,他們就是最好的證明。」
    「哼,可疑的傢伙,現在要我去哪裡找那兩人?」
    莫時兩手一攤,「妳不願相信我也沒有損失,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找到伊恩和希姆,然後商量下一步該怎麼辦。妳有什麼打算?」
    「我想先回家一趟,發生這麼大的事,消息應該已經傳到帝都了,我不想讓父母擔心。他們平常經商已經非常忙碌,我不想再造成他們的負擔。」
    「原來妳是帝國出身。」
    「怎麼,不行嗎?你也像純血派那些人一樣厭惡其他種族嗎?」蕾翠卡瞪他一眼。
    永炬學院的學生以同盟和帝國占多數,獸人族可以由外型辨認,但出身帝國或同盟的學生若是不刻意說明,很難辨認來歷。
    「當然不是,我喜歡學院正是因為她能夠包容不同種族的人種,在校園裡不分你我,平等的學習成長,我絕不認同純血派的做法。」
    蕾翠卡點頭,「我們國內有時也會出現反對同盟的聲音,還有一看見獸人就發瘋的民眾,那實在太瘋狂了,我也不喜歡那些人。」
    帝國有主張驅逐異族的極端民族主義者,當然也有想要和異族和平共處的聲音,知道蕾翠卡屬於後者,莫時鬆了口氣。
    純血派的一切行動都是想要激化同盟與帝國的對立,他們則能在戰爭中作收漁翁之利。但這些極端的想法和行動只會傷害無辜的學生和民眾,甚至讓學院淪陷,讓莫時等人落得這番下場。
    莫時忽然起身,四處搜集枯枝和落葉,然後朝叢林外走去。
    蕾翠卡追上去,問道:「你打算做什麼?」
    「生火。這座島的範圍太大了,想要確認島上是否有其他倖存者的最好方式不是去找,而是讓他們來找我們。蕾翠卡,妳能使用火焰魔法嗎?」
    「如果是最初階的火焰魔法倒是沒問題。」
    莫時微笑道:「這樣就夠了,幸好有妳在,否則沒有生火器具,可能得鑽木取火了。」
    蕾翠卡俏臉忽然一紅,冷哼道:「就算你拚命稱讚我,我也不會開心的喔。」
    莫時把樹葉鋪在枯枝底下,在沙灘上高高堆起,又取來包裹貨箱的布料鋪在上頭。
    「麻煩妳了。」莫時退到一旁。
    蕾翠卡吟唱咒語,法杖前端點起一道火光。
    「火球術!」
    一顆拳頭大的火球飛向落葉堆,卻瞬間熄滅,沒能點燃。
    「這些落葉溼氣太重,請妳多試幾次。」莫時說。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蕾翠卡連續施放火球術,一次又一次擊中落葉堆,火球的熱度烤乾水分後,落葉和枯枝熊熊燃燒起來。
    莫時仰頭望著火堆冒出的濃煙,在心中祈禱:「希望伊恩他們能看見這道煙。」
    現在的情況下不論來的是誰,只要多一個人手,就多一份力量。
    兩人望著濃煙高升,懷抱著期望靜靜等待,不久之後聽見叢林裡傳來陣陣聲響。
    「有人來了!希望是他們。」莫時喜孜孜的起身,他從沒想過會有這麼想見到伊恩的一刻。
    聲響逐漸靠近,聽見的卻像是枝葉斷折的聲響,彷彿有什麼龐然大物在叢林中橫衝直撞,並朝他們所在的位置而來。
    蕾翠卡越聽越不對勁,「你確定這是人發出的聲音?」
    嗡嗡——
    一頭巨大的黃蜂自叢林內竄出,翅膀拍動的巨響宛如雷鳴般響亮,後方跟著上百隻體型較小的黃蜂,原來不久前被莫時趕跑的黃蜂們去討了救兵回來。
    體型最大的黃蜂身上色彩斑斕,雄偉的下顎足以比擬戰場上用的大型兵器,可想而知不是蜂王就是蜂后,是蜂群的領導者,類似學校後山出現的火蜥族王。
    數量驚人的黃蜂翅膀震動的共鳴聲讓兩人頭皮發麻,不用想也知道這種情況應該拔腿就跑。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