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冥河忘川有限公司

    作者:朱和之
  • 書系:印刻文學
  • 出版社:印刻
  • 出版日期:2016/10/01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3871217
  • 定價:330
    優惠價:79折,261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請喝最新科技e soup孟婆湯,前世煩惱忘光光
    請來身歷其境望鄉台5D劇院,陽間實況速連線
    加入會員就送「地獄博物館」和「世界轉生博覽會」門票一張
    老客戶尊榮獨享「Dreams Come True」最終圓夢專案,託夢會面了心願
    還有好康加碼大放送:「再世為人大樂透」
    年底前增開頭獎十名,保證投胎到身家十億的家庭唷!

    「祝您擁有美好的一生。」──冥河忘川有限公司關心您

    冥河忘川有限公司是一家冥界的公司,專門提供往生者的投胎轉世服務。冥界也有公司?是的,順應民主化以及國營事業民營化的潮流,陰曹地府改制為冥政部,轉生局轉為公司型態經營。而且自從許多人權律師、社運領袖在冥界大力爭取轉生者的人權/鬼權,「鬼」改稱「轉生者」,更不能再用以前那種老辦法──鐵鍊一綑,鼻子一捏,孟婆湯灌了就一腳踢出去投胎──現在事事都得講求文明,妥善溝通。

    然而不採取強制措施,轉生者就拿翹了,十個裡面有八個不肯喝孟婆湯,尤其是人生過得越悲慘的越不肯喝,說穿了就是三個字:不甘心。

    也是因為現在相信傳統信仰的人急遽減少、不同宗教選擇又變多,讓公司高層無法忽視創新的潮流。所以提升服務品質就成為冥河忘川有限公司的首要目標,務必要讓客戶心甘情願地喝下孟婆湯,歡歡喜喜迎向來世,繼續使用該公司的服務。

    於是為了呼應廣大消費者的心聲,冥河忘川有限公司推出了「最終圓夢專案」服務,讓轉生者有機會回到陽間,一解心中的遺憾。那可能是一句來不及說出口的感謝、一個遲來的道歉,或者一樁糾纏多年的誤會。

    採用最新科技耗費重金打造的「望鄉台5D劇院」,讓轉生者身歷其境,托夢零時差!而由米其林三星主廚依照季節食材和客戶偏好,精心調製的不同口味孟婆湯,更是人間少有的美味,好落喉又不礙胃。

    然而人們總有這樣那樣的原因,留戀前世,不肯揮一揮衣袖就此喝下孟婆湯,奔向白紙一般的潔淨來世。這,就是「轉生業務經理」揮灑才華的舞台了。究竟他要怎麼樣把客戶整治得服服貼貼,放下一切重新開始呢?

    <TOP>

    作者介紹

    朱和之

    朱和之
    本名朱致賢,一九七五年生於台北。著有長篇歷史小說《逐鹿之海》、《鄭森》,歷史隨筆《滄海月明──找尋台灣歷史幽光》,音樂人物傳記《指揮大師亨利•梅哲》,編著有《杜撰的城堡──附中野史》。為《音樂時代》、《MUZIK》雜誌主筆。獲第一屆台灣歷史小說獎佳作,兩度入圍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平日有禮貌守規矩。幼稚園時連續一百二十天獲得好寶寶貼紙,中學時響應「真愛須要等待」守貞運動(其實是因為把不到妹),大學時獲得孝親敬長楷模。不隨地吐痰不攀折花木不濫墾山坡地,是個堂堂正正的好國民。但午夜夢迴時捫心叩問,總有一縷諧謔之魂餘燼未滅,難以自抑。據說本書係於夢遊狀態下完成。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3871217
    頁數 / 30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楔子】祝您擁有美好的一生

    紅豆達人——女兒啊,不要再守著這一鍋了
    ﹝間奏曲﹞3C控之非死不可

    萬年考生——七年寒窗無人問,一舉考上卻往生
    ﹝間奏曲﹞紙紮師傅的遺憾

    電視編劇——連日記都全是編造的謊言
    ﹝間奏曲﹞地獄博物館

    小黃運將——二十分鐘就換一個老闆的自由
    ﹝間奏曲﹞失效的孟婆湯

    披薩大亨——投胎當神豬?我明明很有錢啊
    ﹝間奏曲﹞鬼月陽間自由行

    記者——當報導者變成新聞當事人
    ﹝間奏曲﹞多元適性轉生方案

    律師——我們的正義感是浮動的
    ﹝間奏曲﹞替死鬼

    黃金剩女——什麼,我媽要幫我辦冥婚?
    ﹝間奏曲﹞世界轉生博覽會

    精神科醫師——妳應該走進內心治療妳自己
    ﹝間奏曲﹞大明星與聖誕節

    房仲業務——把媽媽家都當成物件

    【尾聲】好死不如賴活著

    <TOP>

    【楔子】
    祝您擁有美好的一生

    「好吧,先生,我這樣問:你下輩子還想當人嗎?」
    中年男子眼神渙散地看著我,依然維持著乍看有些憂傷,再看只讓人覺得寒磣的表情,良久才應道:「啊,可以選喔?」
    「當然啊,投胎不一定要當人,一般來說只要是動物都可以。」我盡量裝出和善的表情。最近的客戶盡是這種無精打采又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今天忙到現在實在是累壞了。
    「那……可以選貓熊之類的嗎?」中年男子眼中閃出些微的亮光,「像那個圓仔,每天可以睡那麼久,只要偶爾起來吃吃竹子或者在地上滾來滾去就好了,越是笨手笨腳越被人稱讚可愛,根本就是躺著賺。這樣的人生,不,貓熊生好像也不錯啊?」
    「很抱歉,你這輩子的生命點數只有三千四百二十三點,想投胎當貓熊,至少要五萬點以上才能參加第一階段的海選。」
    「呃……」中年男子徹底喪氣了,「原來我連一隻貓熊的十分之一都還不如。」
    你才知道!我心裡這樣暗想,臉上勉強擠出職業性的笑容:「其實投胎為人的最低點數是三千五百點,你原本也是不夠的。不過最近公司正在推一個優惠活動,只要滿三千點以上的客戶都可以參加『再世為人大樂透』,中獎率百分之百,普獎可以投胎到中產新貧家庭,至少也有參加獎。」
    「可以當人但是很窮是吧。」中年男子乾笑兩聲,「這樣到底算是幸運還是不幸?」
    「投胎為其他動物,固然相對單純很多,不過當人還是具有較大的可能性。就算是出身新貧階級,還是可以力爭上游。」我刻意慎重地道,「幸或不幸,命運就掌握在你自己手上。」雖然這段公司規定的宣傳話術已經講了不知幾千遍,但每次說完,都還是有種欺騙消費者的感覺。
    中年男子稍稍振奮起來,頻頻點頭:「平心而論,我這輩子確實蹉跎了不少時間,也沒做什麼好事,投胎條件不好沒有話說。不過下輩子一定要拚拚看。」
    這種三分鐘熱度的覺悟我見得多了,也不當一回事,趁他還在興頭上,趕緊把Pad 推過去:「那麼就請你在螢幕上點一下輪盤抽獎吧。」
    「這麼快?」中年男子顯得有些措手不及。
    「年底前參加『再世為人大樂透』,增開頭獎十名,保證投胎到身家十億的家庭喔!」我差點衝口說出其實是今年的投胎績效還沒達標,拜託配合一下。
    「我是沒什麼偏財運啦,頭獎大概也輪不到我。」中年男子黯然道,「不過反正我這輩子也沒有什麼好留戀的,全部砍掉重練也好。」
    我心想這傢伙還算好騙,不像那些抵死不肯喝孟婆湯投胎的,非要拿出什麼「最終圓夢專案」來對付才行。
    「不過,」中年男子一開口,我心底微微揪了一下,以為他要變卦了,幸好他說的是:「我希望下輩子可以做點有意義的工作,當叢書編輯真是太沒營養了,每天加班編一堆賣不掉的爛書就算了,夾在作者和老闆中間兩面不是人,長時間坐著對健康也不好。
    我不過才五十幾啊……」他雙手合十祝禱一番,然後怯生生地點了螢幕。
    我暗暗吁了口氣,輕鬆地問道:「那麼現在就為你送上今天的主廚孟婆湯,有奶油酥皮、信州味噌、老菜脯雞湯三種口味,請問你要哪一種?」
    「老菜脯雞湯!」中年男子忽然興奮起來,「小時候我媽最常煮這個,好久沒喝到了!」
    「好的,那就一份老菜脯雞湯。你運氣不錯,這個口味平常很少提供,今天的主廚剛好是客家人,所以才準備了。」我俐落地在 Pad 上點了送餐鈕,服務生隨即推門進來將湯放在中年男子面前。
    中年男子疑惑道:「我以為孟婆是一個老太婆?」
    「就像東坡肉,現在不論江浙菜、川菜還是台菜餐廳都提供,也不是蘇東坡本人煮的囉。」
    「噢。」中年男子不再言聲,百感交集地看著孟婆湯,終於舀起一匙送進嘴裡,臉上顯得百味雜陳。他忽然抬頭,淚流滿面地道:「一半老菜脯配一半新菜脯,很道地的做法。這湯跟我媽做的一模一樣,我好想她,我真是個不孝子。」
    我看著他原本就十分渙散的眼神變得更加迷離,知道孟婆湯的效力發作了。
    「對了,我剛剛抽獎抽到什麼……」中年男子恍惚地問,「那我下輩子還會當客家人嗎?我還會遇到我媽嗎?」話還沒問完,他的身影已逐漸稀薄淡出。
    「等你出世就知道了。」我在觸控面板上的結案鈕輕輕一點,衷心微笑起來,「祝你擁有美好的一生。」

    <TOP>

    內容試閱

    電視編劇
    連日記都全是編造的謊言

    「糟糕了,鐵定要開天窗了啦!」尖臉戽斗、戴著黑框眼鏡、滿頭花雜長髮的男子神經質地低吼著。
    這種以為自己一往生天就要塌下來的案主我看得多了,也不以為意,比了比桌上的骨瓷茶具道:「你別急,先喝個茶。既然來到這裡,就把心情放寬吧。」
    「你沒看過《台灣昇龍霸》?你不懂事情的嚴重性,這檔戲一年為電視台賺進兩億!一旦開天窗多少人急得要跳樓了!」他起身搓著手繞來繞去,「可是今天晚上要拍的戲,我劇本一個字都還沒寫,到時候演員是要怎麼演啊?」
    「你的劇本當天才寫啊?節目沒有備檔嗎?」
    他語帶不屑地道:「沒常識。鄉土劇要切合時事,劇本當天寫、當天拍、當天晚上就要播,這樣才會貼近社會脈動!」他伸手在頭髮裡猛搔,「沒想到我竟然死在汽車旅館裡面,而且劇本還沒寫完。」
    「汽車旅館?」
    「當然是閉關趕稿啊,你以為我帶美眉開房間啊?」
    我心想這人八成不會爽快地喝下孟婆湯。雖然我對鄉土劇沒什麼興趣,但去看看拍攝現場也不錯,於是問:「你想不想看一下陽間的狀況,看看劇組怎麼反應?」
    「喔?」「按規定,轉生者可以到本公司『望鄉台5D劇院』張望陽間情景。」
    「劇院啊!」編劇眼睛一亮,顯然迫不及待。
    我們來到劇院,很快看過千篇一律的新聞片頭,切到記者現場連線。
    記者:「這裡是八點檔鄉土大戲《台灣昇龍霸》的攝影棚,正準備錄製晚上要播出的第四百二十一集。本來每天都緊湊錄影的片廠,卻因為編劇忽然往生而陷入一片混亂。」
    一群人焦頭爛額,如熱鍋上的螞蟻。
    女兒演員:「怎麼辦,沒劇本怎麼演啊?」
    大兒子演員:「本來就已經演得霧煞煞了,這下又更不知該如何發展了。」
    媽媽演員:「本來每天演也不覺得劇本有什麼重要,現在沒了劇本倒真麻煩。編劇老大啊,你還真死得不是時候。」
    編劇嘆道:「這些演員平常都沒把我看在眼裡,現在終於知道我的重要性了。」
    「大家是在驚啥?」驀地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傳來。畫面迅速一轉,切到一名肥壯男子,乃是本劇的製作人,他霸氣吼道:「反正劇情就那麼回事,眼睛閉著都能演。你們平常也都自己改台詞改情節,哪有差!」
    爸爸演員:「沒錯,恁爸不是給人嚇驚大的,不過是死個編劇,有什麼了不起?不要讓隔壁台的《砂石人生》看笑話!」
    畫面迅速一轉,切到導演。原本閉目中的導演忽然眉毛一抖睜開眼睛。
    導演:「洪哥說得對,大家即興演出,把故事拖下去!」
    畫面拍攝爸爸的臉部特寫,然後快速切換媽媽、長子、媳婦、女兒、次子等,人人眼神堅毅。
    眾人振臂:「好,即興演出,讓觀眾看看咱們硬裡子演員的厲害!」
    編劇錯愕道:「這,不會吧,沒劇本也要演?」
    我問道:「現在故事演到哪了?」
    編劇道:「父子翻臉、婆媳不和、長子外遇、次子墮落、媳婦勾搭上的老情人是家族事業的死對頭、女兒論及婚嫁的對象竟然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
    我嘆道:「這樣沒差吧,隨便找前一檔連續劇的劇本來接著演就可以了。」
    「沒禮貌,這可是我嘔心瀝血之作,寫到命都沒了。他們怎麼可以這樣隨隨便便就演下去?」編劇頗為沮喪。
    「不然呢,你希望他們真的開天窗嗎?」
    「也不是啦。」
    「對了,我很好奇,為什麼劇名叫作《台灣昇龍霸》?」
    「這是講一個武學家族,人人習武求道的故事。」
    「可是他們看起來跟武學一點關係也沒有啊。」
    「通常只有前十集會跟原始設定有關,後來就開始演家族恩怨和企業鬥爭。」
    「太欺騙觀眾了吧。」
    「這是常識!你沒知識也要有常識,沒常識也要看電視,電視觀眾本來就愛看這些!」編劇理所當然地堅持道。
    畫面切到導演。
    導演:「我們先整理一下劇情,大家各自報告現在自己的哏是什麼。」
    爸爸:「我剛發現罹患大腸癌。」
    媽媽:「我的重度憂鬱症一直好不了。」
    長子:「我的漸凍人發病已經超過兩百集,最近才終於開始惡化了。」
    媳婦:「我跟老情人接吻,結果被傳染愛滋病。」
    次子不以為然:「我說過好幾次了,愛滋病不會透過接吻傳染的啦。」
    眾人不耐:「齁,你很煩耶,這是連續劇又不是宣導短片。」
    導演十分疑惑:「那現在誰失憶?」
    眾人面面相覷。
    製作人:「現在沒人失憶。」
    導演:「沒人失憶?怎麼可能,這太不正常了!」
    眾人紛紛點頭。
    製作人:「前面長子、媳婦和外遇對象都輪流失憶過啦,現在沒人失憶。」
    導演靈光一閃:「有了,這點子太絕了,我真是天才!執行製作馬上去給我搞一台小巴來,就這樣演!」
    鏡頭一轉,所有演員全都坐在一台小巴士上,車子奔馳於陽光明媚的林蔭山路中。
    開始錄影。
    長子:「哇,今仔日天氣著好。我們好久沒有歸家夥仔一起出來𨑨迌了呢,攏係阿慧的好安排,咱才有這個機會。」
    媳婦一臉嬌羞欣慰,媽媽瞥了媳婦一眼,卻按著後腰大聲呻吟起來。
    媽媽:「我的腰,唉呦。這車的椅子捺也這麼硬啦,不知係誰人訂的車,好像調故意要給我創治。」
    「好啊啦,妳嘛減講兩句。」爸爸:「講實在話,咱家最近風風雨雨太多了,能夠親像今仔日這樣出來齁,大家和以前同款快快樂樂,我真歡喜。」
    畫面忽然切到司機側臉,他十分驚慌。
    司機:「害啊,沒擋仔,車擋袂條了!大家扶誒好!」
    驚呼聲中,巴士衝出道路,一陣天旋地轉間,仍清楚拍攝每個人驚恐的表情。翻滾非常久,大概可以讓車子滾落三公里遠。畫面終於恢復穩定,拉成遠景,小巴翻落在一處崖下。所有的人都被拋出車外,但奇蹟似地都只有輕傷。
    爸爸臉上抹著番茄醬似的血痕,緩緩抬起頭來看著身旁的媽媽。
    爸爸:「恁係誰人?這是啥米所在?」
    媽媽:「恁係誰人?這是啥米所在?」
    長子、次子、女兒、媳婦、司機異口同聲:「恁係誰人?這是啥米所在?」
    爸爸:「我係誰?」
    媽媽:「我係誰?」
    長子、次子、女兒、媳婦、司機異口同聲:「我係誰?」
    爸爸抱頭:「啊,我失憶了!我想不起來,我頭殼好痛!」
    媽媽抱頭:「啊,我失憶了!我想不起來,我頭殼好痛!」
    長子、次子、女兒、媳婦、司機紛紛抱頭,異口同聲:「啊,我失憶了!我想不起來,我頭殼好痛!」
    畫面暫停,進廣告破口,台語歌主旋律飄入,畫面打上大紅色書法字「台‧ 灣‧ 昇‧ 龍‧ 霸」,接著播放廣告。
    編劇近乎崩潰,蹲下身子抱頭痛呼起來:「天啊,我頭好痛!」
    我趕緊按著他肩膀問道:「怎麼了,難不成你也失憶?」
    「失憶你個頭。什麼鬼,這樣也能演,哪有讓所有人都失憶的啦!怎麼這樣惡搞我的戲!」編劇無語問蒼天。
    「我覺得挺好的啊,看來他們可以繼續演下去,你也不用擔心開天窗的事了。」
    「原來我這麼可有可無啊,那我幹嘛每天拚命寫劇本寫到爆肝往生?這到底是為了什麼?」編劇心灰意冷地道,「這下我開始考慮要喝孟婆湯了,我要忘記這一切。」
    我心下竊喜,但職業第六感隨即告訴我,事情沒那麼順利。
    「不,我不甘心抱著這樣的最後記憶告別此生,太窩囊了。」果然不出所料,編劇緩緩抬起頭道:「我想回家看看。」

    編劇頭七這天,我帶他回到陽間的家。這是在天龍市中心的一區日治房舍群,端的是鬧中取靜。古樸的黑色雨淋板木牆、銀灰屋瓦,和夾道的百年麵包樹交融為一體,令人心神舒爽。
    編劇雙手插在牛仔褲口袋裡,一邊哼歌,顯得頗為開心。
    「恕我直言,在我帶過的客戶裡面,很少有人回陽間時能像你這樣輕鬆自在的。」
    「是嗎?」編劇顯得有些漫不在乎,「回到家當然高興。你不覺得這條街很美嗎?
    這裡到處都充滿了我和家人的回憶呢。」
    「那你和家人的感情一定很好囉?」
    「那當然!」
    我們走到一間日式舊舍門口,編劇一彈手指,愉快地道:「我回來啦。」
    忽然一本厚厚的墨綠色精裝書從窗內飛出,落在院子裡的一堆書和文件上。編劇詫道:「這是我的日記本呀,怎麼丟在外面?」
    一個國中生走出屋外,撿起那本日記,問道:「媽,這是爸的日記耶,一起跟著燒掉真的好嗎?」
    編劇緊張起來:「燒掉?千萬不可!」
    一名中年女子從屋內陰影裡走出來,沒好氣地道:「日記?我看那根本是他的劇本吧。當時明明是他死纏爛打地追我,你看看裡頭怎麼寫?好像是我拚命倒追他似的。其他的事情也都是這樣,專門編一些不存在的好事,自己做過的鳥事爛事當然一點兒也不提。這種東西不燒掉要留著幹嘛?」
    「可是再怎麼說這都是爸……」
    「不許你叫他爸!」女人叫道,「自從你生下來他就沒照顧過你幾天,我跟他離婚之後,他更是幾乎沒來探望過你,這種人不配做你的爸爸!」
    我轉頭問道:「所以這是你前妻?」
    編劇臉上閃過一絲尷尬,隨即抹去,聳著肩膀道:「我看她大概是還愛著我,所以無法面對我忽然離去的事實,只好拚命把對我的記憶醜化。這在心理學上叫作『認知不協調』。」
    編劇走進屋子,熟門熟路地繞到臨著院子的書房,只見滿屋子到處堆滿了一摞又一摞列印的稿子,都有半人高,顯然是許多劇本。
    他兒子走進來,隨手拿起一本劇本,道:「我還來不及認識爸爸,他就走了。也許我可以從他寫的劇本來認識他。」
    他前妻哼地一聲道:「全都是謊話,都是垃圾,你讀不出任何東西的。」
    他兒子認真地讀起來:「摔花瓶、打耳光、互扯頭髮……」他拿起另一本:「摔花瓶、打耳光、被卡車撞飛……」他刻意拿起較遠處另一摞裡的一本:「摔花瓶、打耳光、捏爆奇異果……怎麼寫來寫去都一樣啊?」
    他前妻道:「反正他就是那幾招,所以我說趁早燒掉趕快回家。都已經離婚那麼久,他死了還要我來整理這些東西,真是倒楣透了。」
    編劇看著滿屋的劇本,臉上萬分感慨,喃喃地道:「摔花瓶、打耳光、扯頭髮……沒想到我就這樣過了一生……」
    「咦,這是什麼,感覺和其他劇本不太一樣。」他兒子拿起一份慎重裝訂的劇本翻了起來,「三幕舞台劇—這是一個關於塗抹記憶的故事,一個自以為能夠改變命運卻徹底迷失自我的故事。」
    「《人生筆記本》。」他前妻一反先前的憤怒,默默點起一根菸,深深吸入後呼出一大團煙霧。
    「是的,《人生筆記本》,我的生涯代表作。」編劇不知何時也點起了一根菸,目光深邃地抽了起來。
    他前妻道:「這是小毛託他寫的。」
    編劇道:「一點不錯。」
    他前妻道:「小毛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哪個編劇不找,竟然找他?」
    編劇對我解釋道:「小毛是我戲劇所的同學,畢業後一直苦哈哈地待在舞台劇團,三年前他忽然來找我,要我幫他寫一個劇本。我猜可能是舞台劇經營不易,所以想借我的名頭寫個會賣座的戲吧。」
    他兒子興味盎然地翻著:「好像很好看耶。」他直接翻到最後,忽然大感失望,「怎麼沒寫完?」
    他前妻沒好氣地道:「他哪有那個美國時間好好寫一齣舞台劇。我看,他肥皂劇寫太多,已經才思枯竭,寫不出像樣的劇本了。」
    編劇怒道:「妳就會唱衰我。小毛明明是因為知道我的才華和名氣,所以才千拜託萬拜託,非要我寫不可。只是鄉土劇每天寫得連滾帶爬的,又不能中途停止,只好先把舞台劇擱著。」
    我好奇問道:「好像很有趣,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故事?」
    編劇專注地抽了一口菸,漫不經心地道:「故事是這樣的——」

    阿福是一個平凡的孩子,由離婚的父母輪流扶養長大,過著雖然沒有什麼值得誇耀、但也無從挑剔的普通生活。有一天,阿福隱約聽說自己其實是領養來的孤兒,跑去詢問父親,父親告訴他:「孩子,你就是我親生的,不要有任何疑惑,不要相信任何謠言。」阿福又去詢問母親,母親說:「孩子,想不到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還願意認我為母親,我很感動。但以前的事都過去了,我們向前看,不要追問吧?」阿福不知道自己是誰,在朋友面前總有一種說不出的自卑感,他覺得非常孤獨。
    二十歲生日那天,阿福撿到一本筆記本,封面寫著《人生筆記本》。翻開來一看,扉頁上印著非常簡單的規則:「在筆記本上寫下你對一個人物的設定,他就會按照你描述的樣子和關係出現在現實中,成為你人生的一部分。同時,原本的某一個親友,將從你的人生中徹底退出,成為陌路。」
    阿福起先不以為意,把本子隨手擱著。後來偶然和女友小花吵架,一時出於無聊,在筆記本上創造了一個女朋友,氣質出眾、美貌大方,而且深愛著阿福。就在阿福設定完人物,闔上筆記本的瞬間,那完美的女友便已依偎在他身邊,千依百順,對他照顧得無微不至。
    阿福沉浸在幸福中好一段時間,偶然在等公車時遇到小花,才想起來已經很久沒有和她聯絡。然而當他上前打招呼時,小花卻完全不認識他,還以為他是想搭訕的無聊男子。一切果然如筆記本的規則所言,完美的新女友取代了小花。不過反正小花也不怎麼樣,阿福並不覺得可惜。
    見識到筆記本的神奇威力,阿福試著又創造了幾個角色。剛開始小心翼翼地從比較不重要的朋友開始換起,很快地,越來越多的完美朋友為阿福的生活帶來極大轉變。他到處受歡迎,有各種用不完的資源,並且大大拓展了人生視野。於是阿福越發不可自拔地,把身邊的親戚朋友一一置換掉。甚至於,某些設定得不夠理想的親
    友,還能夠一改再改、一換再換。最後他甚至換掉養父母,為自己創造了極度富裕且無比幸福的家庭。
    直到有一天,阿福驚覺,在所有的親朋好友中,自己是最遜的一個,和完美的眾人相比,自己簡直一無是處。即便大家都衷心愛他,對他好得沒有話說,但這卻使他倍感痛苦。更可怕的是,他忽然意識到,這些被他創造出來的人物,沒有一個記得他從前的事情。所有人的記憶都只從被創造出來的那一刻開始,在此之前一片空白。
    而真正最驚悚的是,阿福猛然發現,自己已經將所有認識的人全都置換掉了,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個陪伴他經歷過童年與青春的「真‧ 正‧ 的」親友。也就是說,阿福二十歲以前的人生,不復存在於任何旁人的記憶裡。
    阿福擁有了完美的人生,但卻陷入了更深的孤獨……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