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GOD神啟末路(04)

    作者:御我
  • 繪者:艾利卡
  • 書系:MH輕小說系列
  • 出版社:銘顯
  • 出版日期:2016/08/25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4607051
  • 定價:269
    優惠價:88折,237

    ※此商品暫缺,無法購買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這是一部收集寵物的血淚史。

    起始引路人的身分呼之欲出,
    原來,末日和起始兩方的糾纏早就開始了。
    安娜貝兒、斐洛、辮子頭……一個個熟悉的人跳了出來,
    流星除了煩惱引路人和罪者之謎,
    還有一個更大的危機──
    「薩亞姊姊」這個謊言到底該怎麼解決呢?

    賽西米里:「我的占卜比擲骰決定要好多了,就、就算聽不懂預言,那也是你的語文能力不好,不是我的問題!」

    Oh My GOD~
    就算GOD說末日近了,寵物也是一樣要收!

    <TOP>

    作者介紹

    御我

    【御我】
    根鬚纏繞電腦椅又往下突破地板直達土壤生根完畢往地心探索中的作家一枚。
    今年的寫稿屬性是萬年不變的虐主角向、節操都沒了到底還能丟什麼呢向,好像有進步而繼續努力的愛情向。
    人生最大的心願仍舊是寫小說寫到一百歲。
    2016的新年新希望:
    今年寫稿字數要破66萬!

    作品集:1/2王子、不殺、玄日狩、GOD、吾命騎士、非關英雄、公華、39──吾命騎士番外篇、幻‧虛‧真、終疆
    未來預定作品:尋找羅蘭、女武、惡名昭彰、3+1個俠……(持續挖坑中)
    網誌:http://blog.xuite.net/kim1984429/yuwo
    論壇:http://pinkcorpse.org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4607051
    頁數 / 27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生病中
    「真是戰果豐碩啊!想不到我的引路人這麼能幹,不但從禁咒中逃出來,而且還抓到了『始人』的罪者。」
    賽西米里十分感動的看著躺在地上的斐洛,還有他胸前那枚懶惰寶石。
    國王陛下本來都以為自己要失業了||國王只是副業而已,星見才是主業,沒想到,最後不但沒失業,居然還加了薪!這怎麼不讓人感動呢?
    「豐你個頭!」流星神情猙獰的低吼:「我差一點點,就這麼一點點就要天妒紅顏外加英年早逝啦!你這個星見根本就一點用都沒有,居然還在那邊高興的要命!」
    亞藍瞥了他一眼,雖然他是精靈,但還是知道天妒紅顏和英年早逝不會用在同一個人身上。
    「當然要高興啦!」賽西米里露出了「你有所不知」的神色解說:「你想想看,罪者一共也才七個,而你身邊已經有兩個罪者,如果起始引路人想殺死你,那至少也得派出三名罪者來,才有必勝的把握,所以只要你殺掉一個起始的罪者,他就幾乎不可能再派出三名罪者來追殺你了啊!」
    流星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這真有道理,雖然他覺得給亞藍一點時間,說不定暴力精靈就會進化到可以一打二,不過保險起見,當然還是二打一更好!
    「等、等一下,你說要殺掉誰?」
    一旁,白薩亞因為「又」過度使用寶石之力,而導致一回到白羽國就頹然坐倒在地,連身上扛的兩人都是用丟在地上的,但一聽到「殺掉」這個詞,他猛然抬起頭來,神色緊張地打住賽米和流星的危險話題。
    「當然是始人的罪者啦。」賽西米里理所當然的說:「只要是始人、始人的罪者,還有最重要的,『始人的星見』,都是我們不死不休的敵人!」
    是不是錯覺啊……怎麼覺得賽米在說「始人的星見」時,語氣特別緩慢而且還咬牙切齒的?流星三人在心中不約而同的想。
    亞藍冷冷的說:「死人都死了,怎麼可能會是我們的敵人?難道你還想鞭打屍體嗎?我們精靈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不尊重死者的舉動的。」
    「……」
    無言了一會,流星勉強的解說:「始人是我給起始引路人的簡稱啦!」
    「你為什麼要給起始引路人起簡稱?」亞藍有些奇怪的問了,但他隨即沉默了下來,一番思考後,細長的精靈雙眸危險的瞇了起來,八分篤定兩分懷疑的問:「你該不會真的和『末日引路人』這個詞有什麼關聯吧?」
    「呃……那真的不關我的事喔!」
    流星吞了吞口水,一邊揮手一邊後退好幾步。他總算想起來啦!亞藍之前聽到末日引路人這個詞時,好像就已經送來一枚非常危險的警告眼神?
    不關你的事?這真正的意思就是||肯定是你的事!亞藍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不祥的預感成真,流星真的就是斐洛口中的末日引路人?他僵硬的問:「你想毀滅世界?」
    雖然,精靈並不想做阻止世界毀滅的壯舉,但也絕不容許自己變成毀滅世界的幫凶。
    流星一聽,氣得鼓起雙頰,大叫:「我才不想毀滅世界咧,我都還沒有玩夠呢!大家都冤枉我!」
    亞藍一聽,僵硬的臉色緩和下來,想想也是,若是流星這個成天想著玩的傢伙真的擔著毀滅世界的重責大任,那GOD永遠都別想看到世界毀滅了。
    「那斐洛為什麼說你想要毀滅世界?」畢竟事關世界末日,亞藍不放心地又問了句。
    流星正想表達自己對於「遊戲名稱容易造成誤解卻不能改」的種種不滿,但是,另一個人卻先開了口,白薩亞神情嚴肅的站起身,先對亞藍道歉:「等一下,亞藍,讓我先說好嗎?」
    亞藍深知白薩亞不會無地放矢,自然是點了點頭,然後安靜聆聽。
    白薩亞隨即就轉過頭面對流星,後者嚇了一跳,他好久都沒看過小白露出這麼認真嚴肅的表情,還記得當初第一次見到這種表情時,下一秒鐘,這傢伙就衝出去攻擊他的殺師仇人,然後被抓起來丟進大牢。
    第二次看到小白露出認真表情,則是小白決定要救亞藍,接下來,他們就因為這個把柄,被冰徹斯威脅,只能選擇和丹來南方大陸。
    第三次再看見這種表情,是白薩亞決定保護白羽國,加入戰爭……說不定真正的惹禍精根本是「認真的小白」?流星突然有這種領悟。
    雖然有種禍事上門的預感,不過面對白薩亞的認真神色,流星也只有硬著頭皮說:「你是要說斐洛的事情吧?」
    白薩亞點了點頭,眼神直盯盯的看著流星,他相信後者是知道自己要說什麼的,所以無須言語。
    「我知道你不要我殺他。」流星垮下了臉,委屈萬分的說:「可是,他會殺我耶,你都不知道他說到末日引路人的時候,好像一副要把末日碎屍萬段的樣子,有夠可怕的。」
    白薩亞直截了當地說:「我一定會保護你,我剛剛明白瑞斯的寶石力量是怎麼用的。」
    流星一聽,興趣上來了,連連問道:「你明白寶石力量?對了,斐洛的寶石力量好像叫做終極治癒,他的治癒能力真的比祭司還厲害耶!那小白你的力量是什麼?你快點說啊!」
    「『絕對守護』,是最強的保護罩,還附帶治癒能力。」白薩亞認真說完後,又不好意思地說:「瑞斯說因為當時我使用能力的時候,除了守護你們,還很不想看見你們受傷,所以才會產生附帶能力,但這個附帶的治癒能力恐怕只能用在當時在場的同伴身上,而且可能時靈時不靈……」
    守護同伴的能力!
    流星一聽,這還真是符合白薩亞性格的能力啊,雖然附帶的治癒能力聽起來很不靠譜,但白薩亞救過同伴好幾次了,想來這個治癒能力在危急的時候還是很靠得住的。
    雖然保護罩和治癒都沒有攻擊力,這是有些可惜,但流星沒有打算主動攻擊起始引路人,這種消極卻能有效保命的能力再好不過。
    這時,亞藍開口說:「剛才困在死亡蔓延中,我問過驕傲寶石Pride,罪者的能力究竟是什麼,他說我的能力叫做『強化攻擊』,只是我還不知道要怎麼使用這個能力。」
    ……也許你不知道會比較好。
    「強化攻擊」這個詞聽起來絕對是用來讓亞藍變得更強大的能力!流星開始懷疑自己的抗電能力也許越來越高。
    不知道起始引路人願不願意交換罪者?譬如用亞藍換斐洛之類的?
    「強化攻擊嗎?那這樣應該會更能保護好流星了。」白薩亞鬆了口氣,扭頭問流星:「這樣就不用殺斐洛了吧?我們曾經是同伴啊!」
    「如果小白你……」流星偷瞄了亞藍一眼,趁火打劫的補充:「如果『你和亞藍』兩個人都肯一直在我的身邊保護我,那我就不殺斐洛,怎麼樣?」
    亞藍朝流星丟去一個「與我何干」的白眼,但隨後,他就收到白薩亞懇求的眼神,面對這個救了自己不只一次的恩人,精靈根本無法拒絕他的懇求,只得嘆了口氣,安慰自己反正原本就打算回來這個隊伍,多半也是不會再次離去,答應下來。
    亞藍點了頭,只是加了個但書,「但是,你絕對不可以毀滅世界!」
    「沒問題!」流星的金色大眼中閃動打劫得逞的光芒,這下子就可以確定亞藍這隻寵物不會再偷跑啦!
    美麗金髮和自己的小命雙雙保住,還有比這更好的事情嗎?
    流星想跳起來衝去拿果子汁和香菇餅乾,好好慶祝小命保住了,猛然站起來後卻突然一陣頭暈目眩,直接往旁邊倒下去。
    「流星?」
    精靈一個反射性伸手去撈,撈是撈住了,但他卻跟著倒下去。
    白薩亞看著兩個軟倒後昏迷的同伴,整個人都嚇傻了,只能求助唯一剩下的那名同伴。
    「賽、賽西米里……」
    國王陛下好整以暇地蹲下身,探了探兩人的鼻息,宣告:「還活著,應該只是累倒而已,畢竟之前差點被禁咒殺死了吧。」
    白薩亞鬆了口氣,左右看看,一手精靈一手魔族的抓起來,決心讓兩人好好休養……
    然後他也倒了。
    國王看看三個同伴,歪著頭思索,恍然一個拍手,「這是使用憤怒寶石的力量過頭吧。」
    他戳了戳同伴,沒反應,滿地同伴一個兩個三個,國王看看自己的兩隻手,決定繼續蹲在原地等同伴醒來。
    結果,等到他自己都裹著翅膀睡著了,還是沒等到同伴醒過來……
    「賽西米里,你為什麼又做這種事?」
    賽西米里睜開眼睛,正滿頭霧水,他又做了什麼?
    白薩亞站在眼前,滿臉憤怒神色,嚇得國王陛下都差點跪了,雖然和流星一行人相處時間不算長,但這些同伴的個性實在太好摸清,賽西米里早就打算攀緊白薩亞,因為這個憤怒罪者絕對是性格最好的一個。
    賽西米里還來不及問問怎麼了,就聽見自己發出一聲冷笑,嘲諷的說:「白薩亞,你以為自己是罪者,就有權管我了嗎?所謂的罪者,說穿了就是引路人的護衛,你和我的侍衛隊長沒有什麼不同,乖乖聽話就好!」
    說到最後,他比著王座旁的翼人侍衛,卻不是熟悉的巴納,而是一臉冰冷的翼人。
    賽西米里覺得自己要是選這名翼人當侍衛隊長,沒多久就要被自己的侍衛隊長冷死了。
    白薩亞怒道:「你一直在欺騙我們!從一開始騙我們打仗,說什麼王子想追殺我們,讓我們反過去抓住對方的罪者和星見,明明說好只是關押而已,結果你殺死罪者,還刑求星見,賽西米里你到底想做什麼?」
    「欺騙?」賽西米里失笑,坦承:「好吧,那就算是欺騙,如果不是我的『欺騙』,你以為就憑你們這些傻瓜,能夠在這場戰爭中穩佔上風?如今,起始引路人的星見已在我們手中,很快,我就可以找出到底要如何結束這場遊戲,勝利就在眼前了,你或許不知道,這一次的速度可是超乎想像的快。」
    白薩亞聽不懂,什麼這一次那一次,賽西米里總是如此,說著一大堆所有人都聽不懂的話,卻又不肯解釋清楚,不停地耍著所有人,讓他們去做一些不該做的事,但這卻是在事後才明白,而在事前,他們都以為這是對的!
    一次次,白薩亞選擇相信賽西米里,結果,他們卻一次次做下不該做的事情,親手將起始引路人逼上對立面,不死不休!
    「至少放走那名星見,他被打得都不成人形了。」白薩亞想尋求支持,轉頭看向精靈,「亞藍,你也認同吧?」
    精靈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漠不關心。
    亞藍越來越沉默了,白薩亞對此也無能為力,對方從來就不想參與進這些事情,若不是賽西米里一開始就利用他們來強留下精靈,一路同甘共苦,亞藍再也無法一走了之,卻仍舊痛恨這場戰爭。
    白薩亞甚至覺得亞藍痛恨他們所有人。
    亞藍總算還是沒有放白薩亞一人唱獨角戲,他問賽西米里:「流星到底在哪裡?」
    白薩亞一怔,不知為何亞藍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但他卻從這問題聞出不對勁,隱約感覺到不安。
    賽西米里淡淡的說:「流星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會負責安置他,我甚至能屏蔽你們對引路人的感應,就算是起始引路人也絕對找不到他。」
    亞藍淡淡的說:「我們要見他。」
    賽西米里皺眉道:「一旦你們過去,起始引路人那方很可能就會察覺流星的位置,罪者之間可以感應彼此的大致位置,我不能冒險。」
    白薩亞覺得流星的安全很重要,但他又感到不安,覺得亞藍不會無緣無故問起這件事,他們已經太久沒見到流星,加上賽西米里越來越失控的行為,他也很想見見流星……
    「夠了,你的理由,我都聽夠了。」亞藍發出警告:「如果你現在不讓我們見流星,那麼我就殺死你!」
    賽西米里一愣,「你想殺死同伴嗎?難道你不在意會輸?這不是小遊戲,而是事關整個世界!」
    亞藍冷漠的說:「反正對方已經沒有星見,又死了一名罪者,起始引路人都快被我們搞瘋了,就算失去你,我們仍舊遙遙領先。」
    白薩亞瞪大眼,他以為最痛恨賽西米里的人是自己,但他再如何,也沒有想過要殺死賽西米里。
    看著精靈神色平靜,眼神卻透著暴虐,賽西米里覺得自己算漏了,不該以為精靈從未有過殘殺同伴的歷史,就以為眼前這隻也不會這麼做。
    賽西米里還未想清該怎麼做,精靈卻已發出電光,他甚至還來不及開口辯解,同伴竟是如此迫不及待想殺死他嗎?到底是出了什麼錯呢?
    電光閃瞎他的眼,灼熱、麻痺……
    「陛下、陛下!」
    賽西米里猛然睜開眼睛,滿頭滿臉的汗,心口和指尖都發顫了,他一眼看見巴納和馬克姆。
    「巴納!」他感動的大叫:「我選你當侍衛隊長真是太好了!」
    巴納一愣,但他家陛下也不是第一次做出古怪言行,翼人侍衛們早就習慣了。「多謝陛下選我,我送你們回房間吧,在地板上睡實在太冷,您還有翅膀保暖,其他人都打噴嚏了。」
    賽西米里轉頭看著地上的三名同伴,忍不住動手搖了搖白薩亞,一次次呼喚:「白薩亞、小白,醒醒!」
    這次,白薩亞醒了,他緩緩撐起上身,「唔,賽米,怎麼了?」
    聽見這聲「賽米」,賽西米里安心了,夢裡面,沒有人會用賽米來叫他。
    他突然非常感激流星取了賽米這個綽號。

    「斐洛的心太軟,恐怕無法對末日下手,如果末日就是那個男孩的話。」
    一個略顯得冰冷的聲音從陰暗的角落中傳出。
    有個人影站在那裡,上半身完全被陰影遮住,他說完這話後踏出陰影,緩步走到窗邊,窗戶外頭投射進來的陽光讓他有些不適應,舉起右手擋在眼前,而他的左手上還拿著一本厚厚的精裝書,硬而挺直的黑色書皮彷彿已經道盡其主人的特質。
    拿書之人的容貌十分獨特,銀色的頭髮和微黑的皮膚讓人乍看之下,會以為是居住在地底下,精靈的表親,邪惡的黑暗精靈入侵地表了,但不論是他的體型,或者是圓潤的耳廓都在在顯示出他確實是個人類,而非黑暗精靈。
    雖然,生出他的母親在第一眼看見他的鮮紅眼睛時,就驚呼著「魔鬼」,然後把他摔在地上,再也不願看一眼。
    但這並不要緊,從他出生的那刻起,就已經明白自己的身分||他是一個預見未來的星見。
    星見有一件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任務,那就是找到自己的引路人,然後陪伴著他到最後,哪怕那個「最後」就是世界末日。
    「席修利葉,你又太急躁了。」
    相較於先前說話的人,這時,窗邊傳來一個十分溫和而帶著笑意的聲音,令人一聽就不禁產生此人可以信賴的感覺。
    那人面對窗外,雖然看不見臉孔如何,但是他的站姿優雅,給人極高貴的感覺,除此之外,他卻又隨意地把手背負在腰後,臉龐微微偏過來,彷彿隨時都在傾聽別人說話,這讓他呈現出高雅卻又平易近人的雙重特質。
    被稱為席修利葉的紅眼男子只是靜靜地不發一語,雖然窗邊那人的語氣就像微風般宜人,不過他還是知道,自己的引路人是有點發怒了,引路人通常以席修來叫他,所以,每當引路人使用全名來呼喚自己的時候,往往就是他生了氣。
    雖然,菲洛斯特即使生氣了,也不會對他怎麼樣。
    見到席修利葉那一副「否則你能拿我怎樣」的無所謂樣子,菲洛斯特王子輕輕笑了起來,要知道,他可是花了許久時間,才讓席修利葉從宛如死物的星見,變得稍微有點人氣了。
    「你就是太心急了,席修,是因為害怕末日引路人找到他的星見嗎?」
    席修沉默不語,他從未見過另一名星見,只是就如同生下來已然明白自己是個星見,他也是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有另一名星見的存在,而對方,是他的宿敵!
    「讓他找到不是更好嗎?如果太簡單就把我的宿敵解決掉,如此無用的敵手不是等於在嘲諷我自己嗎?我的宿敵可要有點實力,才不會拉低這場對戰的格調,你說對嗎?席修。」
    王子把雙肘撐在窗台上,微微抬起頭來享受著窗外吹進來的微風,輕鬆得彷彿在閒話家常,而不是討論有關世界未來的大事。
    「只要贏他,什麼都好。」席修簡略的回答。
    王子有點好奇的問:「我一直都不明白,你為什麼這麼想贏?明明我們都尚未搞清楚末日和起始真正的定義。」
    雖然末日聽起來不是個好名詞,但菲洛斯特絕不會以單純字面上的意思來解釋,只是他也沒打算輸掉這場神的遊戲。
    「不知道。」席修利葉的眼神變得尖銳起來,他用力地把手上的書啪的一聲合上,強調著說:「我不知道,但是菲洛斯特,你一定不能輸!」
    菲洛斯特略帶無奈的回答:「席修,從你遇到我至今,我曾輸過嗎?」
    「沒有。」席修利葉直接搖頭。
    菲洛斯特誇飾地嘆了一大口氣,「那麼,你可以告訴我,我到底要贏多少次,你才能對自己的引路人有點信心呢?」
    席修利葉的紅色眼睛中,少見地閃過一絲波瀾。
    「贏過末日!」
    王子一手托腮,另一手的食指在窗台上緩慢而富有節奏的點著點著,房間安靜得連呼吸聲都快聽不見了,只有咚、咚、咚的敲手指聲,聽著聽著,彷彿連心跳也不知不覺跟著那敲擊的聲音越來越快……
    手指剎然而止,聞者的心跳也彷彿跟著靜止,但隨後,響起一道溫和得能讓人放鬆情緒的嗓音,讓人的心跳又跟著恢復到溫和的節奏,感覺十分的舒服。
    「那好吧,為了讓席修放心,我就再派罪者過去探探。」
    若是平常人聽見王子殿下這樣妥協,恐怕早就感動得感激流涕,跪下以謝王子的幫助,但是,席修利葉知道菲洛斯特並不是在幫他。
    其實,這位殿下早在十歲那年,聽到他說出末日這個詞時,就沒有忘記過這個敵人。
    「現在,告訴我,席修。」王子轉過身來,嘴邊掛著柔和的微笑:「我該派哪個罪者過去呢?」
    席修利葉淡淡地看了菲洛斯特一眼。他的引路人總愛這麼問,明明知道星見只會照出可能的道路,根本不會下任何決定。
    星見盡職地進入宇宙的星海之中,為他的引路人照亮以後的道路。
    席修利葉打開手上那本厚重的黑書||不!與其說他打開了書,其實更像是書本自行翻開,席修利葉用雙手捧著黑書,而書的書頁卻無風自翻,一頁翻過一頁,書頁彷彿永遠都翻不完……
    紅眼的星見半瞇著眼,紅色的眼睛反射著無數的星光,聲音遙遠空洞得如同來自星空。
    「未來有三條軌跡,其中的一條已經被捨棄,剩下的『一』將帶來甜美的果實,『二』卻會是致命的毒蛇。」
    說完預言,席修再度回到冷漠且安靜的姿態,想著剛才的預言,若是正常人,應該都會選擇一吧?
    王子再度轉過身去,在窗台敲起手指……
    最後,他揚起好看的嘴角,緩緩說:「那就讓我來為一生的宿敵送去致命毒蛇吧,希望這宿敵可不要讓我失望了。」

    哈哈||哈嚏!
    流星揉揉早就紅通通的鼻子,又把身上的棉被拉得更加緊實,只露出一張懨懨的鵝蛋臉,然後拖著一半在地上的棉被,繼續像隻烏龜般緩慢走路。
    「流星!」
    白薩亞急匆匆的跑過來,看著流星走得東倒西歪,連忙出手攙扶,以免對方再次把王宮走廊當成床,然後讓自己的病情加重。
    對此,白薩亞難得責怪同伴,賽西米里真是太誇張了,就這樣讓他們在地上睡了一夜,他倒是無所謂,自己是個身體強健的劍客,以前也沒少做過直接睡在地上的事情,但亞藍卻是體弱的魔法師,流星也只是個孩子。
    但看賽西米里那迷糊的模樣,大概交代了也沒有用,白薩亞只能想著以後要暈倒前,一定要把所有事情安排妥當才行。
    「放開。」流星扭動想掙脫寵物。
    白薩亞責怪的說:「你都病成這樣了,怎麼還不乖乖躺在床上休息?」
    流星可委屈了,嘟著嘴抱怨:「可是我肚子好、好……哈、哈哈嚏!餓死了!」
    白薩亞苦笑了,問道:「不是剛剛才給你送了一『盆』粥過去嗎?」
    「粥那種東西根本就吃不……哈哈嚏、哈嚏,吃不飽啦!」流星光說一句話就打了好幾個噴嚏,才說完這句話後,整張臉垮了下來,用著要哭出來的表情說:「生病好難過,我不要生病了啦!」
    這也不是說不要就不會生病。白薩亞苦笑著安慰:「生病是沒辦法的事情,亞藍也病了,我想是因為之前你們困在死亡蔓延中,後來又在地上躺了一夜,所以才會生病,多休息幾天就好了。」
    「你用寶石的治癒能力讓我不會生病啦!」流星固執的拍著白薩亞掛在腰間的劍柄。
    又來了。白薩亞嘆了口氣,再次解說:「瑞斯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治癒能力完全沒有辦法用來治病,你還是乖乖回床上躺著||」
    「我餓了!」流星一口打斷白薩亞的提議,他可沒忘記自己最主要的目的是出來找吃的。
    「知道了,我等等給你送粥過去。」
    「我不要吃粥,我要吃肉!」
    「好好好,我送肉粥過去就是了。」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