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奧德賽狂想(1):空想疾病

奧德賽狂想

    作者:D51
  • 繪者:森谷moriya
  • 書系:翼想本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5/23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065861
  • 定價:220
    優惠價:88折,194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此商品已絕版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這是個「夢想」不應該成真的世界!

    「你要堅定精神和心靈,聆聽這支歌,不只是奧德修斯一人失去了從特洛伊歸返的時光,許多英雄都在那裡亡故。」
    ──荷馬《奧德賽》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繼《墮神契文》、《黎明之神意》後,
    性格作家D51 X 新星繪師森谷moriya
    聯手搖滾的年度狂肆巨獻──

    ★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長銷作家D51
    ★ 戀愛、說鬼、奇幻,全方位作家,出版逾四十多部作品

    特別收錄 幽藍深海徜徉魚骨、齒輪錯落奇異劍境‧迷離風拉頁海報



    【內容簡介】
    世界,遠比你我想像的還要瘋狂!
    烽火頻仍,人類終將自己逼入無可挽回的絕境,
    家園化為煉獄,大科學家狄姆博士悍然啟動「奧德賽系統」,
    妄圖塑造「夢想」中的完美社會。然而事與願違……

    一夕之間,世界真的改變了──變得恍若「夢想」。

    平凡少年莫時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彷彿到了異世,
    曾經的世界,已不再為他所熟識……
    「幻想流感」肆虐!以心中執念為病原,爆發傳染,
    憤怒、憎恨、悲傷、熾愛、希望、快樂……在染病後只剩「恐懼」,
    情感化身為巨大的「幻獸」,吞噬周遭一切!
    愈在乎、愈渴求或愈逃避,就愈是恐怖──

    在這崩壞的規則下,情緒與現實僅有一「病」之隔,
    一個超越幻想的……狂想世界!

    <TOP>

    作者介紹

    D51

    D51
    十一月生,天蠍座。
    喜愛各式坑物的大叔,明明沒玩過艦隊收藏依然跳入坑內的勇者。
    目前房間被各種宅物堆爆,夢想是買頂到天花板的大書櫃。
    筆名D51就是PTT的帳號,曾經因為FB不能使用英文加數字當名字而困擾兩個禮拜之久。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iamd51
    Blog:iamd51.pixnet.net

    相關著作
    《墮神契文(07)終焉》
    《黎明之神意(下)》
    《墮神契文(06) 界崩》


    繪者簡介:
    森谷moriya
    一隻盯襠貓,少年們約嗎(拇指
    微博@-森谷moriya-

    繪者簡介

    森谷moriya

    一隻盯襠貓,少年們約嗎(拇指
    微博@-森谷moriya-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1065861
    頁數 / 27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嗚啊啊啊啊!」
    烈日無情的照射著這片一望無際的沙漠,少女抱著頭跪在地上,發出痛苦的悲鳴。
    她是十八歲的獸人族少女玲蒂,跟著安德烈博士的研究團隊來到這個沙漠中尋找傳說中的獸人族遺跡「達克多」,卻在找到遺跡的同時身體出現了異變。
    宛如濃稠墨汁般的漆黑氣息纏繞著玲蒂全身,負責護送研究團隊的軍人請安德烈博士等人退後,圍起一道防衛線。
    只有一名軍人站在防衛線之外。
    他身穿著軍裝,肩膀上一枚黑鷹徽章是這支特殊部隊的象徵。
    「博士,這是幻想流感的徵狀。」
    「沒錯,以發作的規模來看至少是第四級,我做夢也沒想到玲蒂得了幻想流感,畢竟與其說這是一種疾病,倒不如說更像詛咒。幻想流感的潛伏期長短因人而異,也許是到了傳說中獸人的故鄉,才讓她心有所感,精神出現了無法預測的變化,才讓流感發作。」
    「博士,你愛解說的毛病還是改不過來。」軍人一笑。
    「久遠先生,就是因為有你在場,我才敢大膽解說,否則早就逃命去了。」
    「博士,難道你就那麼有把握我和部下們真的能對付得了第四級的幻想流感?畢竟我們所在的可是一個幻想會殺人的世界啊。」
    纏繞著玲蒂的黑色氣息忽然急遽暴增,就像把她的靈魂徹底抽乾似的快速膨脹,並從中爆出震耳欲聾的吼叫聲,黑霧散去,包覆著棕色毛皮的巨大的前蹄在沙地上踩出深淺不一的腳印,那是一頭全身覆蓋著鐵絲般堅硬絨毛,手持以獸骨製成的巨槌,身高超過五公尺,體型壯碩無匹,估計重量至少一噸的龐然巨獸。
    安德烈博士迅速拿出紙筆記錄怪物的外觀特徵,並喃喃復述著紀錄的內容:「玲蒂的幻想流感發病後出現的是牛頭人類型的幻獸,也許是神話中記載的怪物米陶諾斯。」
    「幻獸出現。」久遠大喊,他身後的部隊隨即進入戰鬥態勢,踏著整齊的步伐前進。
    久遠從劍鞘中抽出他的武器,一柄通體漆黑,紋飾著銀邊的長劍。
    「目標,危險程度第四級,對幻獸戰鬥開始。」
    米陶諾斯揮動巨大的獸骨槌衝向士兵們組成的人牆,撼動大地的沉重腳步揚起漫天沙塵,轉眼間遮蔽了眾人的視線。
    慘叫聲四起,米陶諾斯衝入了人群,碩大的獸骨槌每一次揮動都有人倒下,牠粗壯的手臂具有難以想像的破壞力,遮蔽視線的沙塵暴中看不清楚米陶諾斯的位置,士兵無法使用槍彈,只能以身邊的配劍攻擊。
    「所有人後退,我來對付這個傢伙。」久遠高聲喊著,聽見久遠聲音的士兵們紛紛後撤。
    風沙撲面,刺臉生疼,他閉上眼睛,傾聽著風中的聲音藉以辨別米陶諾斯的攻擊方位,牛頭人的力量非常強大,不是人類的肉身可以承受的程度,久遠雖看不見,卻能精準閃過米陶諾斯每一次狂暴的攻擊。
    「一個可愛的獸人族少女,心中的幻想卻是如此狂暴的傢伙,這幾年幻想流感發生頻率越來越高,危害的程度也越來越大,果然不能輕忽大意。這傢伙叫米陶諾斯……嗎?」
    久遠手中黑劍緩緩平揮,嘴邊浮現了驕傲的微笑:「殺人的幻想,就由我來殲滅。」
    黑劍捲起犀利的暴風,吹散米陶諾斯揚起的沙塵,體型龐大的牛頭人面目猙獰,就站在久遠面前,鼻孔不斷噴氣,顯然非常憤怒。
    「這把劍,正是為了除去像你這種對人們產生危害的幻想而鑄。」
    「殺了我,這女孩也沒辦法活下去,失去了幻想的人沒有辦法活下去。」米陶諾斯開口。
    「你知道我最討厭的東西是什麼嗎?」
    米陶諾斯發出了噗嚕嚕的氣音,沒有回答久遠的問題。
    「我最討厭的東西有三項,第一項是難吃的食物,第二項是嘮叨的女人,第三項就是會說話的怪物。」
    聲落瞬間,米陶諾斯狂吼著揮動獸骨槌朝久遠頭頂擊落,但久遠的動作遠比他快得多,霎那間黑光肆虐,米陶諾斯的胸口多出了十幾道劍痕,傷口鮮血直流。
    「幻獸自人心的貪婪與恐懼而生,奧德賽系統還真是給我們的世界留了一個大禮,牛頭人,你知道嗎?只有能夠征服恐懼的人才能殲滅幻想。」
    久遠冷不防雙足一蹬衝向米陶諾斯,同時喊道:「幻想覺醒,烏蘇拉爾,咆哮吧!」
    久遠手中黑劍乍看之下是一柄帶著精美紋飾的儀式用劍,但就憑能砍傷米陶諾斯這點來看,其鋒利的程度無庸置疑。
    然而,烏蘇拉爾的厲害之處,似乎不只是鋒利而已⋯⋯它在久遠的手上化為了活物。
    黑劍起了變化,米陶諾斯的面前出現了一條張牙舞爪,渾身覆蓋著劍鋒般銳利鱗片的黑龍,身上的銀色紋飾說明了牠是黑劍幻化而成。
    烏蘇拉爾不但是劍的名字,也是龍的名字。
    久遠的「對幻想武裝」烏蘇拉爾擁有吞噬幻想的能力。
    烏蘇拉爾張開遍佈森森利牙的雙顎,撲向米陶諾斯,一口咬下!
    久遠收劍入鞘,望著只剩半截並逐漸消失的米陶諾斯的屍體,喃喃自語:「殺人的幻想不應該存在⋯⋯不,在還沒找到奧德賽系統之前,或許這是個幻想不應該成真的世界。」
    黃沙風暴終於歸於平靜,幻獸米陶諾斯消滅後,獸人族少女玲蒂醒來,見到安德烈博士笑吟吟的看著她,卻是一頭霧水,問道:「咦?我怎麼了嗎?為什麼躺在沙上面?呀——好燙、燙燙燙!」
    ###
    姆托大陸東部,達克多遺跡挖掘場,遺跡挖掘工作在烈日曝曬之下再度展開。
    「達克多」是獸人語,意味著豐饒的水源,在獸人的傳說裡,千年之前這裡曾是一個擁有數十萬居民的大城市。
    重型機械從挖掘場內運出一車車的沙土,安德烈博士與他的助手聚精會神的注視著螢幕,特殊X光攝影探測到了他們下方的土層裡埋藏著一個巨大的發現。
    隨著挖掘深度逐漸加深,科學家們也漸漸接近了儀器發現之物。
    地層深處埋藏之物堪稱為世界發生改變後五百年以來最大的發現,科學家們既興奮,也戒慎恐懼。只因為,他們的發現可能再一次令世界產生變化。
    主持達克多遺跡挖掘計畫的是人類同盟的安德烈博士,不久前考古隊在這裡探測到了奇妙的影像,安德烈博士確認後立即接手挖掘,只因為這個發現,將可能打破長日戰爭後兩百年來的平衡,讓這個幻想成為現實的世界再次陷入紛擾。
    達克多遺跡位於沙漠深處,此時又正值盛夏,氣溫高達四十五度,能把人烤乾的太陽下,安德烈坐在帳篷裡,專注的盯著手中的照片。
    探測照片中顯示出來的就是他們必須絕對保密且保護的挖掘目標,不是古老遺跡也不是傳說神器,而是⋯⋯一個人。
    安德烈初步認為,那是一個年紀不大的男性。
    沒有人能夠解釋為什麼獸人的古老遺跡挖掘場的地層深處會出現一個少年,博學多聞的安德烈在等待挖掘進展的同時也不斷苦思,卻毫無頭緒。探測影像顯示少年身上沒有獸人的特徵,有可能是庇理尼帝國的人種。
    「博士,大事不妙!」
    「玲蒂,別冒冒失失的,發生了什麼事?」
    「博士,這是剛才測到的最新影像,玲蒂覺得我們不應該再繼續挖掘下去⋯⋯」
    玲蒂不久前才從幻想流感解脫,當她知道自己變成了一頭可怕的牛頭人時又昏厥了一次,現在卻能元氣十足的跳來跳去,令人不得不佩服獸人族的豐沛體力。
    安德烈略為掃視了幾張影像,立刻顏色大變。
    「這幾張影像的變化⋯⋯挖掘對象的姿勢改變了?」
    玲蒂侷促不安的點頭:「博士,我們應該是挖到了殭屍,玲蒂族裡傳說褻瀆死者會走三年的壞運氣,更何況是遇上了突然復活的古屍,這一定是死者的詛咒呀,我們所有人都會死!」
    玲蒂越講越是害怕,抱著頭蹲下,頭上的牛角不住顫抖。獸人族崇敬大自然,信仰非常堅定,相信空氣、草木、土壤皆有神靈,也特別害怕死後的世界。
    安德烈搖頭道:「也許只是儀器誤判,X光透視攝影出了問題罷了,不用自己嚇自己。」
    兩個小時後,挖掘現場爆出了歡呼聲,吊車從他們挖掘的深坑中吊出一個大型的膠囊型容器,現場的技術人員費了好大一番工夫才將容器開啟,果然在裡頭發現了一名年約十六七歲的少年。
    少年緊閉著雙眼,穿著他們從沒見過的服飾,容器開啟之後受陽光直射,心臟竟開始跳動。
    少年受到陽光刺激,睜開眼睛,從不知持續了多久的長眠中醒來。
    玲蒂嚇得蜷縮在安德烈背後,不住搓手:「死屍復活啦——土之靈、風之靈請保護琳蒂呀啊啊啊——」
    「唔⋯⋯這裡是哪裡?」少年抬手遮陽,語氣相當虛弱。
    「咿——死屍說話啦!我們要被詛咒了!」
    安德烈上前一步蹲在膠囊容器旁,低聲問著:「少年,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個遺跡裡?」
    少年有著一張因長眠於土裡而略顯蒼白,卻不失清秀的面容,他露出困擾的神情。
    「我、我不知道,記憶很混亂⋯⋯」他看向吵鬧不休的玲蒂,忽然間倒抽一口涼氣。
    「妳是牛還是人?為什麼頭上長著牛角?啊⋯⋯我明白了,這裡是電影拍攝現場對吧,你們正在拍什麼電影?」
    安德烈心跳越來越快,從遺跡裡出土的男孩顯然沒見過獸人,「不是電影拍攝現場,這裡是遺跡的挖掘場,我們本來想挖掘古代遺跡,卻挖到了你。」
    安德烈靈機一動:「少年,你知道今年是哪一年嗎?」
    少年歪著頭,思考片刻,略帶遲疑的回應他:「西元二〇一六年?」
    他剛說完,眼前所有人面面相覷,神情嚴肅且凝重。
    「難道⋯⋯我說錯了什麼嗎?」少年更慌張了。
    安德烈深吸了一口氣:「西元二〇一六年,恰好是歷史記載,五百年前奧德賽系統啟動的那一年。少年,我想你應該是自舊世代的人類,這是歷史性的一刻⋯⋯我們在古代的遺跡裡挖到了一個活人。」
    「博士,到此為止吧。」久遠打斷安德烈的話,來到少年面前。
    「少年,你叫什麼名字?」他的眼神柔和,讓少年驚慌的情緒略為放鬆。
    少年一臉呆滯,思考了許久:「莫時,我叫莫時。」忽然間,少年雙目一閉仰天倒下,又陷入沉睡。
    安德烈博士著急的靠近少年想要觀察他的情況,好不容易有了大發現,要是他又陷入長眠可是科學界的損失。
    久遠手一抬攔住他,說道:「不要緊,他只是突然昏過去罷了。」少年胸口微微起伏,呼吸平順。
    玲蒂好奇的不得了:「他在這個容器裡睡了五百年嗎?人原來可以睡那麼久啊?」
    一陣炎熱帶著沙粒的風吹過,少年身上的衣物忽然風化,碎片如蝴蝶般飄入風中。
    「嗚哇!裸體了,他的衣服風化了,裸體了啊!」玲蒂遮著雙眼,大叫奔離現場。
    奧德賽系統啟動至今五百年,人類與突然出現的幻想種族找到了共生互存的方法,然而沒有人能活得了五百年,他們挖掘出來的少年可能是實質意義上的「古代人」
    「上級派我跟著你千里迢迢到這個沙漠中的遺跡來,原本我是不太願意陪你來挖一些派不上用場的古董,是你說奧德賽系統可能出現在這裡,我才帶著部隊來。」久遠淡淡一笑:「想不到奧德賽系統沒找到,卻挖到了不得了的發現。」
    「唉,數百年來同盟幾乎找遍了全世界也毫無所獲,該是時候改變想法,在這個新世界好好生存下去才是。」安德烈博士替莫時蓋上白袍,嘆了口氣。
    「然而這名少年的出現卻可能刺激蟄伏已久的純血派再度復出作亂,同盟好不容易才安定下來,他的處置必須小心謹慎才行。」
    安德烈點頭,他也深深明白,這名少年的出現代表的絕不只是挖到了一位還活著的古代人那麼簡單。
    人類同盟片面的把隨著姆托大陸一同出現的異族人稱為「幻想種族」,因為他們認為那是原本只存在於人們幻想中的虛構種族,隨著奧德賽系統啟動,這些虛構的幻想也成為了現實。但對於原本生活在姆托大陸上的幻想種族本身來說,人類或許才是不請自來的侵略者。
    人類同盟中也存在著嚮往和平的鴿派與激進自我的鷹派等各種不同的聲音。例如堅持純血傳承,不願意與幻想種族混血的純血派就是人類同盟中最為激進的鷹派組織,他們認為奧德賽系統的啟動是一場錯誤,幻想種族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本由人類主宰的地球上,純血派主張找到失落的奧德賽系統,並想辦法關閉這個改變了世界的禍源。
    與純血派相對的是共和派,他們認為世界既然已經發生變化,與其花費人力物力尋找不知失落於何方的奧德賽系統,不如腳踏實地的活下去。人類同盟經歷了兩百年的戰爭,早已元氣大傷,思索該如何在新世界找到立足點才是當今最重要的課題。
    長日戰爭結束後,人們冀望的是儘速復興與和平的生活,倡導共和的一派得到人民支持,無疑獲得了勝利,純血派的勢力逐漸消退,蟄伏於暗處等待再起的機會。
    正因為人類同盟內鴿派與鷹派長久以來意見相左,互相敵視,所以這名來自舊世界的少年將會成為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人類同盟中的不安定因子。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