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逆鐮者.死神守護(01):黃泉花 出版社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二十五週的羈絆》、《妹妹勇者》系列作家明日葉mingrye,精心打造首部女性向奇幻輕小說

    ★2013角川華文插畫大賞金賞得主Fori擔綱插畫

    當專職收割人命的死神,被迫承接保護人類的任務──
    衝擊力滿點、熱鬧緊湊的輕奇幻物語!


    黃泉花,愛慕者多到可以組隊來拔河的美少年,表面身分是高二學生,實際身分為陰司人間院靈魂署無常局航運一課辦事員。

    簡而言之:死神(←還很不幸的醜到被全地獄排擠的那種)

    「不愧是黃泉家的少爺,兩三下就把任務完成了,黑與白分得非常清楚呢!」
    揮舞鐮刀,收割生命,死神黃泉花就如一台設定精準的機器,從不拖泥帶水,也從不出錯。

    可是人生……不對,死神生,總難免遇上意外。

    這一日午休,打開校園圖書館一角的故障電腦,黃泉花赫然接到一個讓他當場傻眼暴走的新任務──逆鐮計劃!

    「什麼?局長,你要我這個死神改行當人類的保鏢,向他們收取保護費?」
    「沒辦法,無常局最近財務狀況緊迫,人界的錢不賺白不賺嘛!」
    「這種趁火打劫的行為,跟人渣有什麼兩樣?」
    「黃泉花,注意你的措詞,我們要嘛也是地獄渣OK?」
    「……」

    你,害怕死神嗎?

    遇到死神,或許代表了絕望與毀滅,卻也可能從中獲得希望與新生……
    「逆鐮計劃」,正式啟動!

    本書特色

    中性美少年 + 冷酷樂團主唱 + 動漫宅偽娘
    蝦米?他們都是死神?!


    這年頭啊,手裡沒錢,就算是死神也混不下去!(認真)

    由於死神長期在人界活動,需要耗費大量的人界貨幣,使得地獄界陷入了財務危機,不得不提出緊急措施──「逆鐮計劃」:讓本該專職接引死者靈魂的死神,轉型成為保鏢,藉由接case保護人類,獲取人界貨幣,彌補地獄界的財務缺口。
      
    然而,異想天開的逆鐮計劃進行得並不順利。不僅雀屏中選的死神黃泉花巴不得翻桌抗議,還有「死神候補」的干預,以及神秘組織的阻擾……

    逆鐮計劃的背後,是否藏著不為人知的真相?

    不務正業的少年死神、命不該絕的將死之人,矛盾的相遇,將激出什麼樣的火花?

    <TOP>

    作者介紹

    明日葉mingrye(mingrye)

    明日葉mingrye
    「因為有形形色色的創作,這世界才有趣。」
    你好,我是明日葉mingrye。
    正以小說、劇本、漫畫……等等人生Online的隱藏技能,在名為「創作」的街頭上賣藝表演。風雨無阻,大哭大笑,一邊默默地趕稿,一邊高呼著:「創作的人生最棒了!」
    請多指教,謝謝!
    FB www.facebook.com/mingrye
    Twitter twitter.com/mingrye
    Website mingrye.weebly.com

    Fori
    喜歡喝茶和收集畫冊。
    個人網站:http://harakiri0681.wix.com/lintukoto
    Pixiv : 226184
    聯絡:harakiri0681@hotmail.com

    繪者簡介

    Fori

    喜歡喝茶和收集畫冊。
      個人網站:http://harakiri0681.wix.com/lintukoto
      Pixiv : 226184
      聯絡:harakiri0681@hotmail.com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3891345
    頁數 / 25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07 禁忌般的傳說

    岸住的地方,就是眼前這一排高級大樓──
      
    裡面最深處的,那棟鬼影幢幢的老公寓。
      
    好比靈異節目的拍攝現場,它的四周瀰漫著陰暗的氛圍,遠遠望著外觀就叫人毛骨悚然,附近居民彷彿都避之唯恐不及,顯然將它視為凶宅鬼屋,若不是黃泉花已經確認過地址無誤,他還真不敢相信岸住在這裡。
      
    「看來,岸挑房子的品味,就跟他的性格一樣讓我不予置評。」
      
    走進公寓後,他爬上樓梯,一直到頂樓都感覺不到還有別人住在這裡。當他瞥見某一扇門時,立刻就知道那是岸的房子。
      
    因為門周圍貼著內容詭異的門聯──「天底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拿了情報就快給本大爺付錢」、「否則新情報就是你的死訊」──與其說是門聯,不如說更像是要寫給誰的恐嚇信。
      
    「啊……我懂他為何住得下這裡了,因為他把自己搞得比鬼屋恐怖。」
      
    黃泉花才站在門口,就能聽見門裡的吵嚷音樂聲,幸好屋頂還沒被吵到掀掉,不過大概也差不多了吧?
      
    他的視線在門周圍東尋西找,就是找不到門鈴的影子,好不容易,才發現一個附有按鈕的古怪裝置。黃泉花正要按下去時,瞥見旁邊貼著一張搖搖欲墜的便利貼,把它翻過來一看,黃泉花臉色當場發青,因為它的內容竟比門聯還「悚動」。
      
    上面寫著「為防範小孩惡作劇,此乃特製門鈴,按鈕連接著高壓電流,按了以後,你會因為觸電而發出叫吼聲,聲音如果大到我能聽見,就會出來應門」。
      
    「誰敢按啊啊啊啊啊!」
      
    什麼叫防範小孩惡作劇?根本只是想殺掉客人吧!這麼重要的警告字條,居然用便利貼寫,到底有沒有心要警告人家啊?
      
    黃泉花可不想換個爆炸頭的髮型,於是他試著轉了轉門的手把,才知道,根本沒有上鎖。他皺起眉頭,「一個人住,這樣也太沒防備了吧?真是的。」
      
    推開門,吵鬧的音樂聲立刻像巨浪一樣撲來,害他雙腳不由得倒退回來,心裡咕噥一陣,最後才掩著耳朵踏進門裡。
      
    從玄關開始就會看見,沿路牆壁貼滿形形色色的動漫海報,地上四處堆著電玩雜誌及周邊商品,要是沒人事先說明這是岸的住處,你一定會誤以為這裡是哪一家電玩或動畫製作公司。
      
    走到音樂聲最大最吵的地方──客廳以後,霍然躍入黃泉花眼簾的景象,使他整個人傻在原地,瞠目結舌。

    有個深色長髮、綁著雙馬尾的女孩子,正學著電視上播放的動畫跳舞。她手上拿著鐮刀,身上穿著類似哥德蘿莉風的純白護士服,完全就跟動畫裡的人物造型一模一樣──對,她在COSPLAY,而播放得正大聲的音樂,正是動畫主題曲。
      
    「鐮刀小護士……」
      
    這個「女孩子」不是別人,正是岸。
      
    他跳舞跳得正High,完全無視黃泉花的到來,恐怕除非主題曲唱完,否則他八成不會停下來。於是黃泉花只好「眼睜睜」看著他跳完。
      
    「咦?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怎麼沒叫我一聲?」岸真的是一副才剛發現他的表情,正張大眼睛盯著他看。
      
    岸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裝扮,再抬頭看向黃泉花。難以言喻的,氣氛不知不覺中變得比剛才還要尷尬,就好像黃泉花撞見了什麼不該看到的事一樣。
      
    「我會裝作什麼都沒看到,但如果你堅持要滅口的話,我也會全力反抗。」黃泉花帶著滿頭的黑線,嚴正地表明立場。
      
    岸噗哧笑了出來,「真是失禮吶,本大爺是那種會對親弟弟動手動腳的人嗎?況且我可不認為,自己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黃泉岸,黃泉家三胞胎中的老二,黃泉花的二哥,如你所見,是一名徹頭徹尾的宅族兼偽娘,容貌與裝扮都比女孩子還像女孩子,成天抱著電玩動漫不放,把死神的工作丟在一旁,好像也已經好幾年沒回過地獄界了。
      
    畢竟好歹也是三胞胎,兩人長相幾乎一模一樣,看著對方,就像在照著鏡子,如果加上打扮也相同的話,恐怕連他們的老爸都認不出誰是誰。所以,現在黃泉花看著岸,總會不由得產生一種錯覺,那套鐮刀小護士的服裝彷彿正穿在自己身上,害他心情莫名地有點微妙。
      
    「吃過飯了沒?」岸邊走向廚房,邊問他。
      
    「還沒。」黃泉花趁機把電視音量調到最小聲。
      
    「那正好,我剛做好晚飯,你就在這裡一起吃吧。」
      
    「哦,好啊,你煮什麼?」黃泉花心想,反正大概也是蘋果料理之類的東西吧?
      
    「精心製作的菜色。」岸的聲音從廚房裡回答他。
      
    在等待的時間裡,黃泉花張望周圍的擺設;約莫二十幾坪大的房子裡,視線所及之處,除了動漫電玩,就是動漫電玩,如同剛剛看見的走廊一樣,連傢俱什麼的都被掩沒在後面。
      
    很快,岸就端了一鍋東西回來,放到桌上。黃泉花探頭一看,滿滿一鍋的水煮蛋。
      
    「晚餐就吃這個?」他懷疑地問岸。

    「當然不是。」岸從旁邊抓來一大包土司,笑瞇瞇地說:「今晚吃人界特有的美食──夾蛋土司。」
      
    岸把水煮蛋夾進土司裡,然後遞到黃泉花面前。黃泉花看見兩片懷胎十月的土司,在他面前晃呀晃。
      
    黃泉花無語地看著它。
      
    「岸,你搞錯什麼了吧?就算我退一百步,承認它也叫夾蛋土司,但我想知道,你說的『精心製作的菜色』到哪裡去了?」黃泉花沒有在期待什麼,純粹只是好奇。
      
    「不就在這裡嗎?」岸指了指鍋裡的水煮蛋。
      
    「你只是把蛋放進水裡煮熟而已。」
      
    「你在說什麼傻話啊?」岸露出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水煮蛋的學問可大了,火候跟時間的控制,還有巷口阿婆傳授的小訣竅等等,都攸關著水煮蛋的美味喔!」
      
    「是是。」黃泉花服了他了,伸手把食物接過來,「除了夾蛋土司以外,有蘋果嗎?」
      
    「咦?你要夾蘋果嗎?一整顆這樣──」
      
    「我要直接吃!」
      
    「哈哈,我開玩笑的啦,我們好歹是雙胞胎兄弟,有心電感應嘛,怎會不知道你打算怎麼吃。」
      
    「這不需要心電感應……你現在看見什麼都想夾進土司裡就是了。」黃泉花颯然想起某事,睨視他,「說什麼雙胞胎兄弟,你把大哥當成是怎麼了?」
      
    「在人界的某些國家,失蹤滿七年,就可以認定為死亡了喔!」岸若無其事的說著,「老爸還說過更狠心的話,說這個兒子音訊全無,現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過年至少也要回家一趟吧這樣。」
      
    「你那種話才叫做狠心!」黃泉花豎眉笑吼,「老爸的話反而因此顯得溫馨了,真不可思議。」
      
    岸對黃泉花的吐槽不以為意,笑了笑,繼續咬他的夾蛋土司。
      
    「說到大哥,連你這個情報通都沒有他的消息嗎?到現在。」
      
    「完全沒有。」岸輕描淡寫地帶過,似乎不願多聊這件事,隨即就轉移話題:「比起這個,現在還是談你要的情報比較重要吧?」
      
    「說得也是。」黃泉花把手伸到他面前,「拿來給我看吧,那個『東西』。」
      
    「不愧是我的弟弟,真是通情達理。」岸臉上浮現奸商才有的笑臉,樂不可支,「右手邊那堆書本裡面,你翻一翻吧。」
      
    黃泉花依言照做,才知道那堆書都是同人誌,而且封面還滿滿印著Adult Only的標誌,害他想看又不好意思看──他一聽見這句旁白,便瞪了鏡頭這裡一眼,嚇得旁白連忙改口:「不不,我是說他目光不知該擺在哪裡啦!」

    在這個很不湊巧的時機,岸冷不防湊到他身邊來,自顧自的開始一本本介紹給他,意圖明顯,想把弟弟拉進他的「裏世界」裡去。
      
    結果只是徒然地把黃泉花推入困惑裡,「明明叫做『鐮刀小護士』,為什麼還會有『女僕版』?穿著女僕裝的鐮刀小護士,還能叫做鐮刀小護士嗎?」
      
    聽見他這麼問,岸大嘆了一口氣,「嘖嘖嘖,這你就不懂了,難怪你到現在還是只能當個死神,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講你才好了。」
      
    「為什麼是我要被說教啊?明明誤入歧途的是你啊!」黃泉花現在滿腔是啞巴吃黃蓮而且還噎到的心情,幸好過沒多久,他就瞥見了他要看的東西──價目表。
      
    是的,跟岸索取情報,不可能免費。如果去掉死神的身分,他就只是個連親人也要剝削的情報販子。
      
    「咦?以前是這個價錢嗎?」黃泉花的目光在價目表上面打轉。
      
    「是有漲一點點啦,畢竟人界一直在物價上漲嘛。」岸聲音裡有著明顯的心虛。
      
    「一點點是多少?」黃泉花滿臉狐疑,睨視岸。
      
    「一點點就是一點點嘛。」
      
    「嗯唔──」在黃泉花犀利的眼神攻勢下,他才終於招供。
      
    「差不多兩倍吧。」岸目光飄到一旁去。
      
    「兩倍不叫一點點,而是叫做吃人不吐骨頭!你知不知道啊你?」黃泉花露出非常恐怖的臉孔給他看。
      
    岸故作無辜,「哎喲,誰叫人界有趣的電玩動漫這麼多,還有輕小說、周邊商品什麼的,都很花錢啊!而且又只能使用人界的貨幣,財源大大受限,所以只好──」
      
    「只好趁火打劫是不是?」黃泉花冷冷地打斷他。
      
    「別講得這麼難聽嘛,看在是自己弟弟的分上,現在只要你購買情報,就送特別的優惠服務──借你鐮刀小護士全套動畫三天!」
      
    「借?你覺得我會還你嗎,照這種價錢買情報的話。」黃泉花把價目表丟到一旁去,「說什麼『趁我還願意被人打擾的時候,快點來吧』,結果根本就很期待我來當冤大頭。」
      
    「欸──真是不可愛哪!」岸發出失望的聲音,搖了搖頭,「枉費你天生就具備『妹屬性』的設定,卻一點都不懂得體貼哥哥的難處,就算你要搭配傲嬌的屬性,在90%的『傲』之後,就要有10%的『嬌』啊!」
      
    「誰具備『妹屬性』了啊!本大爺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什麼90%、10%的,完全聽不懂你在講什麼,我只知道,我這個被剝削的人居然反而被挖苦,真想問問這是什麼世界?」

    「什麼嘛,講得好像我害自己的弟弟對世界絕望一樣──好啦好啦,我明白了。」岸把價目表撿回來,從它的表面撕掉一層紙,底下露出的是原來的價目,「你想知道什麼?」
      
    「唔……人界的時間,最近一年內,或是這幾個月裡,天界新生成的『墮』有幾個?在逃的又有幾個?」
      
    「天界的『墮』嗎?」岸打開桌上的筆電,「我對天界的事情最沒興趣,尤其是『墮』,所以這方面的情報手頭上比較少。等我一下吧。」岸說著,眼睛就死盯著螢幕,十指敲起鍵盤來,一副很忙碌的模樣,顯然已經開始在替黃泉花調查情報。
      
    黃泉花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需要花多久時間?我趕著要。」
      
    「放心吧,我用的是目前最新型態的情報技術,速度上應該沒問題,不過同時也將會是一場驚人的激烈情報戰。」
      
    黃泉花好奇探頭看了一眼螢幕,才知道岸正在使用Skype之類的通訊軟體,跟一名網路暱稱「是我啦!是我啦!」很有詐騙集團感覺的人在對話──
      
    岸說:「我最近發現一件奇妙的事情,而且就發生在我自己身上。」
      
    是我啦!是我啦!說:「好像很有意思,快說來聽聽吧!」
      
    岸說:「我發現啊,一到夏天我就變得很怕熱,希望冬天趕快來,但是到了冬天反而變得很怕冷,希望夏天趕快來。」
      
    是我啦!是我啦!說:「經你這麼一說,我發現我也是耶!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哦?」
      
    岸說:「看來果然跟人界的全球暖化有關吧?」
      
    是我啦!是我啦!說:「毫無疑問,我認為一定是的!等等──總覺得今天的我們好像很偉大哪,還聊到了這種環保話題!」
     
    岸說:「就是說啊,啊哈哈哈!」
      
    是我啦!是我啦!說:「啊哈哈哈!」
      
    黃泉花無言以對。
      
    「這段毫無緊張感的對話,就是所謂的激烈情報戰嗎?就某方面的意義來說,確實很驚人──喂!」
      
    雖然黃泉花很想要大力拍桌子,但他最後還是忍下來了,在一旁默默等岸跟對方聊完。
      
    「一個。」岸的手從鍵盤上離開,「最近一年內,天界新生成的,與在逃的『墮』只有一個。」
      
    「消息來源可靠嗎?那個像詐騙電話一樣自稱『是我啦!是我啦!』的人。」黃泉花不安地問。
      
    「天界方面的消息,就屬『是我啦!是我啦!』最可靠了,不過他有個類似口頭禪的壞毛病,老是提到要我用ATM解除分期付款什麼的,每當那時候我都懶得理他。」

    「姑且不論他的消息可不可靠,很明顯本身就是個可疑人士啊!」黃泉花忍不住吼道。
      
    無視黃泉花難看的臉色,岸繼續說:「人界有句話叫家醜不可外揚,『墮』就是天界的家醜,與『墮』有關的一切都是官方機密,無論生成人數是多是寡,光要拿到一個數字就不容易了。」
      
    「近一年內,只有一個嗎?這樣的話……」這個再單純不過的數字,讓黃泉花陷入了苦思。

    安然逃過天界追捕的「墮」,據聞至今只有一個,那個人自立為魔王後,可能潛藏在人界、妖靈界、魔界、地獄界、天界等五界中的某處,行蹤神祕莫測,難以追捕,因此早已不被天界列入在逃人數裡。除了這號傳說中的人物以外,其他的「墮」無一不遭到就地正法,就是被逮獲回去天界,在他們那短暫的逃亡生涯內。
      
    如果「是我啦!是我啦!」的消息屬實,那他今天瞥見的情景是怎麼一回事?怎麼看都是由「墮」在追捕另一名「墮」,照這樣子來說,應該總共要有兩名「墮」才對,除非是另一種狀況──其中一名天使並非真正的「墮」,而是出於其他原因才會折翼,而這名天使顯然是黃泉花所見到的那一位,冰冷的眼神、沾血的劍、以及手上拖著的那雙黑色斷翼。她追捕著斷翼的主人,也帶來了諸多的令人費解。
      
    「你還需要什麼情報?」岸一臉愉快地問他。
      
    不知道是不是他眼花了,他總覺得岸的眼睛裡有錢幣在閃爍。
      
    「你聽過『尋找死神的人』嗎?」黃泉花又問。
      
    「哦,那個網路傳聞啊?好像是發生在梅高那一帶的事件對吧?」
      
    岸把自己聽過的版本說給他聽,內容跟他聽來的大同小異,其中關鍵之處,還是在於那位怪人所說的話,以及散落現場的蟲子,還有──
      
    「受害者最後都看見了謎樣的光芒,以及光芒中的人影。」
      
    「聽起來好像電影中遇見外星人的情景,有點好笑,但又很詭異。」岸自說自話地捧腹笑了起來。
      
    笑點在哪裡?這個問題就擱在一旁了,黃泉花繼續問他:「除了受到驚嚇以及昏迷以外,到目前曾經傳出有人受傷嗎?」
      
    「還沒聽說過,人應該都安然無恙吧?」
      
    「既然如此,你不覺得……有些地方有點令人在意嗎?比方說,每當光芒人影出現的同時,怪人也就跟著無疾而終了,還有,按照網路上的受害者描述,似乎每個人都陷入極危險的窘境,但光芒人影總能及時出現,使受害者得以脫離怪人的魔爪。這種種現象會不會太巧合了?」

    岸握著下巴,點點頭,「這麼說起來,有點像是模仿犯的集體惡作劇,一個接一個,抱著好玩的心態,在網路上製造假消息。集體惡作劇往往能夠減輕罪惡感,讓好事者欲罷不能,反之如果是同一個人所為,很快就會被拆穿了吧?即使是懷有惡意、不負責任的訊息也能在網路上不脛而走,人類這種網路世界的負面文化,往往很容易就促成此類事件的發生。」
      
    「只是惡作劇倒還好,如果不是的話──」黃泉花猶豫了一下,「岸,你認為這事件會跟『墮』有關聯嗎?」
      
    「怎麼忽然扯到『墮』?」岸困惑地看著他。
      
    「我懷疑,傳聞裡出現的黑蟲,並不是真的蟲子,而其實是『墮』的羽毛。在驚慌中,受害者分不清楚地上掉的是什麼,才會誤以為是黑蟲,如果那名受害者又是曾經看過網路留言的人,更會在不自覺中加深這種印象。」
      
    「這些你根據什麼?」
      
    「純粹只是個人猜測,但我把散落各處的『拼圖』拼湊起來了──你還記得那個禁忌的傳說吧?」
      
    聽見黃泉花提起它,岸和他一樣,都收斂笑容。因為,無論是地獄還是天界的人,都對它絕口不提,就如同《哈利波特》裡佛地魔的名字一樣,是個眾所周知的禁忌。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