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終疆(4)︰蘭都爭霸

    作者:御我
  • 繪者:午零
  • 書系:御我作品集
  • 出版社:平裝本
  • 出版日期:2016/01/11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8039995
  • 定價:249
    優惠價:88折,219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最繁榮的首都已化為最危險的異物叢林,
    疆域傭兵團就在隨時可能爆發的火山口邊緣,
    但他們並不滿足,反而還要──稱霸蘭都!


    隨書附贈:「稱霸前世與今生的那個男人」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不祥的數字〉+全新角色人設!


    紅色流星雨落下,黑霧吞沒世界,
    從一夜的折磨與痛苦中醒來,人類發現自己已不再是地球主宰。
    ──獵人已成了獵物。

    蘭都,異物盤據的大都市,
    疆域傭兵團才雄心壯志的踏上征途,卻處處發現二階異物的蹤跡,
    這才知道自己正住在爆發的火山口旁,
    基地周圍危機四伏,走是不走?
    一地跪著哭求的難民,心思詭譎的強者,還有最沒想到會撞見的人……
    這些人,收是不收?
    末世,到底要往何處尋求歸宿?

    尋求危險;避難存活,
    這不是抉擇,唯有並存,才能在末世站穩根基,一步步走出與前世不同的路。

    <TOP>

    作者介紹

    御我

    御我
    根鬚纏繞電腦椅又往下突破地板直達土壤生根完畢往地心探索中的作家一枚。
    今年的寫稿屬性是萬年不變的虐主角向、節操都沒了到底還能丟什麼呢向,好像有進步而繼續努力的愛情向。
    人生最大的心願仍舊是寫小說寫到一百歲。
    2016的新年新希望:
    今年寫稿字數要破66萬!

    作品集:1/2王子、不殺、玄日狩、GOD、吾命騎士、非關英雄、公華、39──吾命騎士番外篇、幻‧虛‧真、終疆
    未來預定作品:尋找羅蘭、女武、惡名昭彰、3+1個俠……(持續挖坑中)
    網誌:http://blog.xuite.net/kim1984429/yuwo
    論壇:http://pinkcorpse.org


    繪者介紹︰
    午零
    取自「50」的諧音,曾任智冠遊戲美術人員,現任聯成Painter電繪講師。
    曾經的野望是寫本小說後,自己畫封面和編繪漫畫,迄今半本都沒能寫出來……
    FB:搜尋「午零」

    ●當御我遇見皇冠:www.facebook.com/yuwoatcrown

    繪者簡介

    午零

    取自「50」的諧音,曾任智冠遊戲美術人員,現任聯成Painter電繪講師。
    曾經的野望是寫本小說後,自己畫封面和編繪漫畫,迄今半本都沒能寫出來……
    FB:搜尋「午零」

    ●當御我遇見皇冠:www.facebook.com/yuwoatcrown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8039995
    頁數 / 27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楔子:分解重組
    「沈千茹死了。」
    我愣了一下,雖不是太意外,但又覺得怎麼會死到她呢?沈千茹又不能戰鬥,連異能都沒有挖掘出來,照理說應該會待在最安全的地方,不容易出事才對。
    不過回頭想想,之前我還不是待在家裡,然後就被鳥抓走了嗎?在末世,什麼狀況都可以發生,或許被異變的老鼠咬一口就掛掉了也說不定。
    君君更進一步說明那群大學生的狀況。
    「我叫蘇盈躲在房間裡別出來,免得大哥連她也想一起殺掉,丁駿也是一樣,大家讓他盡量不要出現在大哥面前。」
    什麼?這話的意思難道是指沈千茹是被大哥出手殺的?
    這到底什麼狀況,我真是想不透,雖然大哥是不怎麼憐香惜玉,但絕對不會無緣無故殺人,還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他對女人的容忍度還是比男人高上那麼一點點的。
    「大哥怎麼會想殺那群大學生?」我百思不得其解,還是用問的比較快。
    君君卻先反問:「二哥你還記得大紅鳥來的那一天,是一道槍聲把鳥引下來的嗎?」
    我點了點頭,當時我讓雲茜去把大家都武裝起來,自己則躲在閣樓觀察,本來花屍鳥群都要直接飛過去了,結果樓下一道槍響把鳥都引下來,才發生後面一堆事情。
    「那時,雲茜姐發槍給我們,不肯給沈千茹,她就趁著我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拿了一把,還不小心擊發一槍。」
    原來那時讓花屍鳥停下腳步的槍聲是這麼來的!
    我無言了,沈千茹妳敢不敢更找死一點?不會用槍就別拿啊,真以為現實像電影那樣,拿到槍立刻就能成神槍手了不成?
    「二哥你被鳥抓走的時候,大哥都要瘋了,開車追了好遠還是追不上,連鳥都看不見,不得不先回家,聽到雲茜姐說起這件事,他當場就把沈千茹殺掉。」
    說到這裡,君君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氣,想來應該是對那個場景感到非常心驚。
    「妳就沒勸勸大哥嗎?」我摸了摸鼻子,雖然自己是受害者,不過因為活著回來了,怨念倒是沒那麼深。
    「才不勸呢!」君君怒說:「我也很生氣!二哥你滿身傷還被鳥抓走,都是她害的,不會用槍還要偷拿,出事害到你,難道我還要勸大哥不殺她嗎?我只想電死她!二哥你想想,如果她害我被抓走,你會勸大哥不要殺她嗎?」
    若被鳥抓走的人是書君……媽的,毀滅世界的心都有了!我立刻認錯道:「是不該勸,我錯了,對不起。」
    君君點了點頭接受我的道歉,繼續說下去。
    「我們都急瘋了,大哥帶上小殺,兩個人先照著鳥飛的方向追,讓其他人打包物資,隨後跟上去。臨時出了這種事,大家又忙又急,看見蘇盈和丁駿都沒好臉色,我就叫他們盡量別出現在大家面前,我會給他們送飯。」
    說到這,她的臉垮了下來,咕噥:「其實我也不想理他們,想著如果當初沒有帶他們回家,二哥你就不會出事了,可是又覺得他們很可憐,事情也不是他們做的。」
    君君一副兩難的為難模樣。
    我摸了摸她的頭,安慰道:「妳做得對,誰做的事誰擔,用不著遷怒。」
    如果被抓走的人是君君,我大概會遷怒整個世界,不過教育可愛善良的妹妹時,當然不能這麼說,雖然希望把君君教得堅強又有自保能力,但我可不打算把她教育成三觀全毀道德淪喪的魔女啊!
    君君突然想起什麼來,連忙說:「對了,二哥,你有空就去看看大哥的能力,他殺掉沈千茹的方式很奇怪……」
    她停下話來,手在空中比劃半天,最後氣餒的說:「好難說,我不會說,就是整個不見了。」
    整個不見了?我有點疑惑,更是大感好奇,立刻說:「我現在就去找他。」
    尋人的路上卻先碰到丁駿,他坐在庭院樹下的石椅上,兩手各一顆螺絲帽,飄浮在掌心十公分上方,這倒是不符合書君叫他和蘇盈躲著別出現的事情,但這也不奇怪,他莫名就承受一個無妄之災,年輕人總是會不服氣,故意坐在人來人往的庭院擺顯自己的能力,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丁駿看著我,那神色一看就是不甘心,雖然他努力面無表情,卻免不了洩漏出來,掩飾的工夫還不到家。
    「晚上到餐廳吃飯。」我對他說:「這段時間辛苦了,接下來不會有事的。」
    丁駿沉默了一下,點了點頭。
    這傢伙還真是沉默寡言,雖然小殺一開始也是這樣,但熟起來以後,倒是不覺得他冷漠,反而還會覺得那傢伙很容易害羞,老是被凱恩逗得惱羞成怒,八成只是用冷漠來掩飾真實個性。
    這個丁駿不知道是不是也如此?希望熟起來以後,他就不會這麼陰陽怪氣的,不然的話,就把他丟給凱恩負責好了。
    想了一想,我卻沒去找大哥,而是來到二樓的右邊長廊,這裡的房間劃給女性居住,男人則住另一邊,唯一的例外是疆家全體住在三樓右邊,我們三兄妹的房間還是相鄰的三間,君君夾在我和大哥的中間,保護意味濃厚。
    大哥說他是傭兵團長,有特權住半層樓,另外半層,他打算改裝成會議室,給核心成員開會用。
    真‧特權人士沒引起團員的不滿,只引來一陣偷笑,大家難得可以恥笑威嚴的團長,機會把握得妥妥的,每一個眼中的笑意都快溢出來了,可惜大哥的定力和臉皮都是團長級的,硬是保持著傭兵團長的威嚴,彷彿他不是那個硬要把弟妹放在身邊顧著的大哥。
    來到二樓,我嘗試性地敲了幾扇門後就找到目標。
    蘇盈怯生生地打開門,看見是我,嚇了一大跳,差點就反射性想把門關上。
    「晚上到餐廳來吃飯吧。」我保持笑容,不想把對方嚇得太兇,之前她可是很怕我的,再被大哥這麼一嚇,八成都想逃走了,只是她一個人到外面也是個死字,所以不敢逃而已。
    蘇盈一聽,這才抬起頭來看著我,見我是認真的,她的臉垮了下來,抽抽搭搭地哭起來,那模樣不知有多委屈。
    「幸好你活著回來了,不然的話……」她不敢再講下去。
    我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放心吧,沈千茹的事情和你們無關,接下來不會有人怪你們了,別怕。」
    聞言,她卻哭得更慘,整張臉哭得跟母魔嬰那張衰臉有得一拚,看來這段時間的困境真的嚇壞這個女孩子了。
    我也沒打擾她,靜靜拍女孩的背,讓她哭個夠,哭完應該就沒事了。
    她哭了一陣子才停下來,不好意思的抹抹臉,說:「那、那我現在去廚房幫書君煮飯。」
    我點點頭,頗為滿意,這個女孩子還是很搞得清楚狀況的,帶回來的三個人中,蘇盈是最讓人喜歡的一個,當初在地下室也是她出聲提醒我有危險,加上異能又是少見的精神系,還是好好安撫一下,讓她可以安心待在團隊中,往後可以成為真正的成員。
    「那我去廚房了。」
    我笑著點頭,她一關房門,小心翼翼地繞過我,然後迫不及待的拔腿就跑。
    活像背後有異物在追似的!
    蘇盈妳能不能更沒眼光一點?有我這麼帥的異物嗎?我忿忿不平的收起笑臉,皺了皺眉,難道第一印象就這麼難顛覆?連我這張臉都搞不定?
    這時,蘇盈突然回頭一看,嚇得腿軟差點給我跪下了,她鞠了一個九十度大躬,大叫:「對不起,我忘了說『告退』,我先下去了。」
    「……」
    我還皇上萬歲咧,告什麼退!居然怕我怕成這樣,蘇盈妳的眼睛是糊到異物肉了嗎?
    應該不是以退為進吧?故意甩冷臉過來的女生也不少,從小到大遇過各式各樣想引起我注意力的人,都怪這張臉實在長得太妖孽,這實在是個看臉的社會……
    樓梯傳來一聲「哎呀」,然後是「砰砰砰」的摔倒聲,最後大叫一聲:「我沒事!」
    ……八成不是。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感覺蘇盈真的很適合疆域,她完全是個天兵,不加入天兵團簡直沒天理啊!
    「在笑什麼?」
    聽到熟悉的嗓音,我轉身笑著喊:「大哥,你怎麼在這?」
    「正要下樓。」大哥站在樓梯口,說完,看我笑著等他說下一句,這才略尷尬的說:「想去看看你在哪。」
    我點點頭,很能理解,要是書君被鳥抓走,失蹤好一陣子才回來,我大概會直接住在她的右手邊好幾個月。
    「正好,我也想找你。」
    「喔?找我什麼事。」大哥笑了笑,看起來挺高興的,他只要看著我正正常常不抱著盆栽就高興了,這真讓人覺得有點困擾,但也無解,只能讓小容躲在房間或者縮在衣服底下,少出來見大哥。
    君君倒是不討厭小容,但是她非常看不得我不穿鞋,就算已經說清楚這是在練異能,但她還是每次看見每次紅眼眶,我只好乖乖把鞋子穿好。
    可惜找不到男用夾腳拖,那東西穿脫方便,倒真是不錯,君君那邊是有幾雙夾腳拖,但她的腳小,我根本穿不下,找了又找,好不容易找到一袋子藍白拖──但我沒買啊?八成是賣場偷偷把一些滯銷品也結帳當作我掃的貨了,嘖嘖,算你們幹得好!
    結果一穿上就被君君鄙視了,她說這種鞋子和我的臉太不搭,看得她眼睛痛,不准穿!
    唉,當初就怎麼忘了買夾腳拖,雖然是因為以前沒穿過夾腳拖,當然也不會記得帶了。嘖嘖,以後不管什麼物資通通收回來就對了,誰知道哪天會用上呢?
    「書宇,回神。」大哥老神在在的提醒。
    「喔。」我清醒過來,問道:「君君說你殺沈千茹的方式很古怪,我就想找你看看是怎麼回事?」
    大哥點了點頭就逕自走下樓,丟下一句:「去院子裡。」
    我立刻跟上去,當然去院子了,大哥這麼威,在另一個世界還是冰皇呢!等等房子被拆了怎麼辦?
    雖然這間房子中西合併,風格很古怪,不怎麼符合我的審美觀,但至少是現在的落腳處,而且要攻下蘭都是長遠的計畫,這間屋子恐怕要住上好一段時間,就算之後真的搬去蘭都,這裡也是極好的哨點,可以看見整座城市,肯定要派人過來住著,所以當然要好好珍惜屋子。
    到了院子裡,丁駿還在那裡,一看見大哥,立刻雙目放光,猛地站起身來,但下一秒看見我,立刻臉色一沉,隨後又用面無表情來掩飾。
    要不是丁駿的表情看著不像愛慕,比較像崇敬,我都覺得他是不是愛上我家大哥,把我當成礙事的電燈泡……噁,這想法真的太驚悚,快忘掉!不是每個人都有我這種淫哥戀妹的歪腦袋。
    丁駿帶著點緊張的說:「團長好。」
    大哥看見丁駿倒是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有團長的肅然威嚴,淡淡的說:「這裡我要用,你先換個地方。」
    下令完,他就轉頭過來,滿臉堆笑的說:「書宇,你等等,我去找點東西過來示範給你看。」
    你變臉呢!大哥。我摸摸鼻子,看來大哥這次真愧疚得不行了,以前,他每次太久沒回家,回來的時候就是這副德行,對著弟妹滿臉堆笑,威嚴都收保險箱放了,連雲茜和鄭叔都不忍卒睹,常常望著窗外研究陽光為何如此燦爛。
    其實連叔叔嬸嬸也是這副德行,要是考古太久沒回家,或者又不小心受了傷,那回來的時候肯定笑得一臉向日葵似的綻放,我光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怎麼回事,都不用去檢查哪裡有傷。
    「嗯,去吧。」
    大哥左右看了看,微微皺眉,似乎找不著合適的東西,所以走遠去尋找,看他走向樹叢,八成是想摘點樹枝下來,唔,希望那些樹沒有像小容這麼厲害的。
    丁駿站在原地,一副不想走的樣子,讓我不禁皺了眉頭,雖然不在意他留不留在這裡,但大哥都下了指示,他卻不聽,這樣可不行!
    「沒聽見團長說的話嗎?」我冷道:「還留在這裡是什麼意思?」
    丁駿的臉一僵,倒是沒有流露出憤怒的表情,雖然僵硬的肢體動作仍舊流露出憤怒的意思,他點頭道:「對不起,我這就走。」
    看著他走出庭院,我感到一陣不耐,這才收三個人呢,結果一個沈千茹惹事害到我就被幹掉了,一個丁駿對我有敵意,就剩個蘇盈還算正常人,但也怕我怕得要命,他們是和我八字不合嗎?
    希望下次收的人別這麼麻煩,但想想上輩子的經歷,大大小小的團隊不管人多人少,紛爭總是接連不斷,而大哥的疆域肯定會比上輩子的團隊更加壯大,到時各式各樣的人都會有。
    沈千茹和丁駿這類的都還是小事了,沈千茹不過是個笨女孩,出了個要命的錯誤,直接就要了她的命。
    丁駿較能隱忍,但還是破綻百出,也就大哥因為根本沒在意過他,所以沒注意到他對我的敵意。
    要是注意到了,以現在大哥對我的愧疚程度,丁駿只有死路一條,看來以後還是少跟他有交集,我可不想自家大哥一再出手殺一些蠢死的貨,這太掉身價了!
    「書宇,回神。」
    大哥拖著一根樹幹,滿臉不贊同,對於我不時發呆的舉動,顯然很是無奈。
    我就是想得多了,有時太專心容易出神,從小養成的習慣,真是難改。「在家發個呆總可以吧?反正有大哥你在,難道還能讓我出事嗎?」
    大哥臉色一變,怒斥:「胡說什麼,以後不准說什麼出事不出事!你和書君都會好好的!」
    說錯話,我立刻擺足認錯的姿勢,乖乖的說:「當然,我們都會好好的,大哥你別理我的胡說八道,童言無忌!」雖然外表十八內心三十五,但說錯話的時候當然要裝三歲!
    大哥放軟神色,揉了揉自家弟弟的頭,忍不住又唸道:「在我身旁,你儘管發呆,其他地方不行,你得好好記住這點,別習慣成自然,在哪裡都發呆,現在不是可以晃神的世界……」
    我低頭聽著大哥碎唸,心裡也覺得自己確實是太過放鬆,上輩子若是這種心態,怎麼死的都不奇怪。
    唸了好一陣子,大哥終於停了,他嘆道:「雖然我真希望能好好保護你們,讓你們不需要煩惱這種事──」
    我抬起頭來打斷對方的話:「大哥,從小到大,我什麼時候是需要人保護的?」
    「雖然是這樣沒錯,但……」大哥說完一句就愣住了,定睛看著我,反問:「從小到大?」
    我微微一笑,宣告般的說:「大哥,我全都想起來了。」
    大哥的雙眼都放光了。
    我沒繼續賣關子,直接解釋清楚:「我打從娘胎裡就是關薇君投胎來的,只是被磁磚打到之後,想起上輩子的事情,卻忘記身為疆書宇的十八年人生。」
    大哥笑了,點頭道:「果然是這麼回事,以後你就不用再煩惱這件事。」
    我瞥了他一眼,說:「是呀,現在要煩惱的人換成你了。」
    大哥的笑容一僵,我則一笑。
    疆書宇不怕大哥,而我就是疆書宇。
    真不知道自己之前在怕什麼,大哥是威武霸氣沒有錯,不過那只對外人而言,對我和書君可不是那麼回事,因為大哥長年不在家的關係,他一直對我們心有愧疚,對弟妹是能怎麼寵就怎麼來。
    再加上,我似乎保留著一點關薇君的意識,不是真正的孩子,從小,媽就說我多智近乎妖,根本不需要大哥操心,他就更加寵得肆無忌憚了,反正也不怕寵壞,讓我說什麼就是什麼,而君君是我帶大的,當然也是二哥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若不是大哥和小妹都這麼聽話,讓我成為家裡說一不二的人,否則真沒那麼容易在末日前一天花掉一百萬去屯物資,就是林伯都會出手阻止我吧,最不濟也會先去問過叔叔和嬸嬸,但他太習慣家裡是由二少爺發令,竟連去跟叔嬸報告一聲都忘了。
    從小教育大哥小妹加叔嬸果然是對的。
    想到林伯,我突然閃過一絲哀傷,以往林伯在家的時間比大哥和叔嬸還多,說沒感情那絕對是假的,沒想到末日一來就沒了,想到自己失憶時對他的防備,頓時愧疚滿滿。
    林伯的兒子叫做林明杰,我都叫他杰哥,那也不是陌生人,雖然不像林伯那般如親人般熟悉,但總也比其他人要來得好多了,若他還活著的話,確實應該收進傭兵團。
    「書宇,你沒事吧?在想什麼,看你又皺著眉,會混亂嗎?」大哥擔憂的問:「兩種截然不同的記憶會不會有問題?」
    我想了一想,搖搖頭,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感覺就像關薇君活到一半,跑去女扮男裝成疆書宇,只是偽裝得比較徹底,直接從嬰兒重新開始而已,但終究都是我。
    頂多就是現在恢復記憶的我會更像個男人而已……大概,應該吧?
    「真沒問題?」大哥帶著好奇的語氣問:「你現在比較喜歡男人還是女人?」
    ……這真是個好問題。
    我張了張嘴,卻說不出答案,純粹是疆書宇的時候,自己肯定喜歡女生,不然就不會答應跟苗湘苓約會,還被磁磚砸了一腦袋,但是現在……
    我掃向大哥的胸膛和腰腹,雖然天氣變冷了,但他穿得倒是不多,上身就是一件黑色短袖T恤,衣服是合身型的,顯得身形挺拔,肌肉紋理分明,寬肩厚胸窄腰大長腿,讓我覺得氣溫都回到夏天了。
    至於女生嘛,我腦中突然閃過靳鳳那對渾圓飽滿的大胸,精實的小腰身,毫無一絲多餘肥肉,但也絕對不是紙片人,要是掀開衣服一定可以看見馬甲線吧!還有那束綁得高高的馬尾髮梢,總在小巧挺翹的臀上掃著掃著──等等,這已經不是性向的問題了,我根本就變成大色魔啦!
    色得男女不拘呢,踏媽滴,這實在太驚悚!我嚇得連忙把色到天邊去的思緒拉回來,從今天開始立志當正人君子!
    「不知道。」僵著臉不去看大哥的胸肌,不看不看!我粗著聲音說:「現在最重要的是練功增強實力,才能在末世好好活下去,所以兩年內絕對不搞男女關係……男男更不行!」
    大哥「哈」了一聲,笑著說:「放心吧,大哥會保護你們,談個戀愛沒什麼大問題。」
    這個大哥要談戀愛,那個大哥不許早戀,你們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啊?
    我遲疑了一下,還是沒說出冰皇的事情,實在是不知道要說得多深入,讓大哥知道另一個世界的自己曾經為了回家,拖著疆域的傭兵們一個個死到剩下百合,最後還遺棄她,甚至背棄全人類,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
    就算這些事情不是面前這個大哥做的,但若是我沒有恢復關薇君的記憶,沒在末世前一天把大哥叫回來,恐怕他就是另一個冰皇了,畢竟是同一個人,若是境遇相同,恐怕會做出一樣的選擇。
    讓大哥知道他會做出那樣的事,總覺得不好,這樣他面對疆域成員的時候,可能免不了帶著愧疚之心,這會影響他的判斷力……
    「書宇?」大哥不解的看著我,帶著憂慮的語氣問:「你在想什麼,表情這麼沉重?」
    這種把心情掛臉上的毛病兩輩子都沒改,八成沒救了,我有點哀傷自己恐怕成不了影帝,轉移話題問:「沒事,我不小心想起林伯,唉,算了,逝者已矣,大哥,讓我看看你的異能吧。」
    書君只說大哥殺沈千茹的方式很奇怪,但這年頭用來殺人還會被稱為很奇怪的能力,除了異能還是異能。
    大哥微微一笑,撿起剛剛丟在地上的樹幹,往空中一拋,隨後一個揮手,整根樹幹化成飛灰,我瞪大眼,再低頭一看,地上卻連灰都沒有……哇操!
    「還沒完。」
    大哥懶洋洋地舉起雙手,雙掌心中間有些飛塵樣的東西漸漸旋轉聚集,先是組出一片不知名的東西,漸漸變大,這才看得出是一片樹皮,再來是枝條、枝幹……
    最後,一根樹幹重新出現了。
    哇……操……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