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墮神契文(6):界崩

    作者:D51
  • 繪者:竹官@CIMIX
  • 書系:翼想本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8/11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060767
  • 定價:220
    優惠價:88折,194

    ※此商品暫缺,無法購買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性格作家D51 X 金賞繪師 竹官@CIMIX
    聯手演繹的年度幻想巨獻──


    《淮南子•覽冥訓》:「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

    ★ 連續登上金石堂暢銷總榜第一、博客來排行TOP 10
    ★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金石堂暢銷榜長銷作家D51
    ★ 戀愛、說鬼、奇幻,全方位作家,出版餘三十多部作品
    ★ 著名繪師 竹官@CIMIX,超值獨家繪製「人神妖設定集」,與精美內頁插圖
    ★ 第一屆角川插畫金賞,港臺多家漫畫週月刊連載

    特別收錄 「四神庇護‧一起作個好夢吧~」拉頁海報、人神全彩資料設定集PART 6

    暗流悄然激盪,凡人與墮神者的衝突愈加嚴重,
    千年古剎前,追逐著檮杌的杜月臣再次見識波旬的可怕。
    為了替墮神者爭得平等,昊龍悍然拉開地獄的閘門──
    三界界域崩壞,人神魔微妙平衡一夕傾覆!

    深淵,數以億萬的魔物奔浪湧出。
    人與神所不明白的是,就算是魔,也渴望著光明。
    天界,仙神自矜高坐,別有盤算。
    人與魔所不明白的是,所謂仙神不全然悲天憫人。
    塵世,人類身陷重圍,卻也暗藏轉機。
    神與魔所不明白的是,有些人不會坐以待斃──

    「還真是筆大買賣!沒想到這次要偷的竟然是──」杜月臣懶懶一笑,「平凡人的一線生機。」

    <TOP>

    作者介紹

    D51

    D51
    十一月生,天蠍座。
    喜愛各式坑物的大叔,明明沒玩過艦隊收藏依然跳入坑內的勇者。
    目前房間被各種宅物堆爆,夢想是買頂到天花板的大書櫃。
    筆名D51就是PTT的帳號,曾經因為FB不能使用英文加數字當名字而困擾兩個禮拜之久。
    FB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iamd51
    Blog:http://iamd51.pixnet.net

    繪師介紹:
    竹官@CIMIX,屬猴,巨蟹座,香港出生,最愛吃拔絲香蕉。
    這次插圖工作是新嘗試,請多多指教~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1060767
    頁數 / 27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太白山絕頂之戰,檮杌使用牠的預知能力逃離了聞仲和楊戩的合力一擊,身軀龐大的凶獸鑽入預先挖好的洞裡,轉眼間不見蹤跡。
    啪!啪!啪!雪地裡,清脆的巴掌聲響個不停。
    「學長醒醒,在這種冰天雪地昏倒會死人的啊!快醒過來!」
    「我早就醒了,沒看到我的手已經舉起來制止你了嗎?別再搧我巴掌了。」
    「學長醒醒啊!」杜月臣又搧了他幾個巴掌,楊旭政雙頰頓時腫的跟豬頭似的。
    「月臣,你故意的吧?」
    「我要確認你是不是真的醒了,話說你真的是學長嗎?不是生體機器人假扮的?」
    楊旭政道:「我全身光溜溜的,你要是能在我身上找出一顆螺絲,我就自己跳下山去。」
    杜月臣嘻嘻笑著:「好啦,我相信你是正牌的楊旭政了,你不冷嗎?」
    「比起冷,剛才被那位小姐踢到的地方比較痛,簡直像十八層地獄的酷刑那麼痛。」
    慕羅兒歉然道:「對不起啦,誰……誰叫你突然脫光光,人家會害羞。」
    「月臣,有件事情拜託你,能幫我找件衣服來嗎?」楊旭政道。
    「先穿我的外套吧,我們得先下山,檮杌不知跑哪去了,我怕牠會襲擊山腳下的村落。」
    慕羅兒點頭,杜月臣的顧慮是對的,而且大戰過後,他們也需要找個地方休息片刻。
    楊旭政沒辦法行動,杜月臣背著他,與慕羅兒各自部分墮神,施展身法下山。
    晚間,他們抵達了太白山附近的寶雞市,這個城市也在陝西境內,距離森本重工的機器人之森約兩百五十公里。
    慕羅兒先去找了一間簡陋的旅館要了兩間房,然後杜月臣才偷偷摸摸的帶楊旭政進房間,接著上街去替他買了一套衣服。
    「想不到妳要還給我的錢會在這種地方派上用場。」杜月臣笑道。
    慕羅兒冷哼一聲:「就是親兄弟也要明算帳,我又怎能欠你這種小人一分一毫,要是被你來拿當把柄要脅我怎麼辦!」
    「妳還在記恨那件事啊?那只是鬧著妳玩的,時候也不早了,我出去弄點吃的,妳幫我照顧一下這個暴露狂。」
    慕羅兒笑道:「還是你照顧他吧。別忘了你是通緝犯,全世界的人都認得你了。」
    杜月臣欣然接受她的提案,拉了張椅子坐在床邊。
    「學長,說吧,為什麼你也墮神了?」
    楊旭政道:「我能有什麼辦法,興叔重傷、小耶夢遭人擄走,他們還想殺了小青她們,我沒有力量,又是個重傷的廢人,除了向上天祈禱外我還能做什麼?」
    杜月臣道:「你以前說過你也是墮神者,只是用藥物抑制自己的力量,但你不知道墮神就是楊戩吧?」
    楊旭政搖頭:「不曉得,事實上我也是到這裡後才知道。我連自己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太白山上都搞不清楚。」
    「那還用說嗎?肯定是完全墮神了,你才會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飛到太白山來。」
    楊旭政嘆了口氣:「完全墮神嗎?想不到我剛取回墮神的能力就發動了完全墮神。以前我就是害怕完全墮神後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又不曉得自己的墮神會不會是想要毀滅世界的惡神,才會研發藥物抑制自己的能力。」
    「因為你也經歷了生死關頭吧,像我和蘭君、真綾都是通過了生死的考驗才能夠完全墮神,是吧,老大?」杜月臣轉頭,聞仲的投影出現在房間裡。
    楊旭政苦笑道:「現在你已經能熟練的掌控自己的墮神之力了,我還得稱呼你一聲前輩才行。」
    杜月臣哈哈大笑:「我老大想什麼時候出現就什麼時候出現,我哪控制的了。」
    聞仲雖穿著輕便的家居服,卻是眉頭深鎖。
    「月臣,現在的情況與世界蛇出現時十分雷同,這世界已經歷過一次天地異變,三界之間的分隔變得非常不穩定,本座認為昊龍的用意果然是讓四凶齊出, 讓世界回歸原初。二郎神,你認為如何?」
    窗邊,楊戩的投影也隨之出現,他也卸下了那套沉重的黃金鎖子甲,此刻穿著襯衫,戴著眼鏡的他看起來就是個斯文的青年,一點也不像手持三尖兩刃刀,被譽為天界第一戰將的二郎神。
    「正因如此二郎才會下凡來,三界的界線逐漸模糊不清,世界傾覆在即,這一次的危機不只是凡人的問題,更是天界一大隱憂。」
    「當初在布拉格開啟世界蛇之匣的時候,老大和天妃都曾不經過墮神而出現在人界,這也是三界的界線受到影響的關係嗎?」
    聞仲道:「世界蛇的力量影響了我們的出現條件,但還不到三界界線模糊錯亂的程度,真要說的話,是毀滅了兩個北歐神話世界的昊龍和波旬帶來的影響比較大。你們必須知道,自混沌初始,一氣化三清,而有了天地的概念,各地的主神都對天地界限劃下嚴格的規範,除非有特殊任務,神靈不能任意下凡。」
    楊戩點頭道:「神靈的力量太強,若是任意下凡會導致人界因果規律錯亂。」
    「根本聽不懂,學長你懂嗎?」杜月臣舉手道,楊旭政也苦笑搖頭。
    楊戩嘆了口氣:「這本不是凡人應該知曉之事,也罷,二郎就說與你們明白吧。」
    楊戩說話時不時帶著古調,讓杜月臣有種在看古裝劇的感覺,要是他還穿著那套黃金鎖子甲的話,活脫就是一名英姿凜凜的古代將軍。
    只是橫看豎看,他那副眼鏡都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明明很適合他英俊的面貌,卻說不上哪裡奇怪,讓杜月臣苦惱不已。
    「人界因果規律錯亂時就會導致戰亂和飢荒,千百年來皆是如此。凡人,過去的墮神者,你們稱之為什麼?」
    杜月臣攤手笑道:「古代墮神者?我哪知道啊!」
    楊旭政道:「古代的墮神者通常會在傳說裡被視為英雄,世界各地有許多英雄的傳說,我想都跟墮神者脫不了關係。二郎神的意思是只有戰亂時才需要英雄,天下太平的時代英雄根本毫無用武之地。」
    「我們的時代出現了這麼多墮神者,難怪世界動不動就要毀滅。」杜月臣笑道。
    聞仲道:「不論昊龍的目標是不是使三界界域崩壞,我們都不能坐視這種事情發生,你們兩人今晚好好休息,明日一早就出發尋找檮杌的去向,別讓那頭凶獸殺害無辜的百姓。」
    「當然了,而且我還得去找真綾,怎能耽擱太久。」杜月臣點頭。
    聞仲微笑:「你這小子,越來越有大將之風,本座很是欣慰。」
    他又看向門口,冷冷的道:「女孩,告訴昊龍,本座絕不會讓他為所欲為。」
    原來慕羅兒買了晚餐回來,卻看見聞仲和楊戩兩位神靈投影出現,根本不敢踏進房門一步。
    聞仲和楊戩的投影消失,慕羅兒卻像個木頭人般杵在門口一動也不動,低著頭,纖細的肩膀微微顫抖著。
    「你們……果然還是涅槃教團的敵人,為什麼總是不能理解昊龍大人的苦心呢?」慕羅兒激動的道。
    杜月臣道:「我們當然是涅槃教團的敵人,因為你們老是派人來殺我們,聽雷帝和二郎神的說明也能明白昊龍想做的事有多麼危險吧?也許他是為了你們涅槃教團的人好,對我們來說可是大災難。」
    慕羅兒也明白杜月臣的意思,但她仍無法容忍任何人質疑昊龍的想法。
    「先別說那個了,肚子餓了啊,俗話說的好,在世界末日之前得先填飽肚子才行。」
    「哪有這種俗語,亂說……」慕羅兒啐道,順手把晚餐擱在桌上。
    她的心情很亂,在太白山上時,要不是聞仲和楊戩現身,以她一人之力根本不是檮杌的對手,她不明白昊龍為什麼讓她執行這麼危險的任務,但心裡的信仰告訴她昊龍說的話就是真理,絕不會有錯。
    理智與信仰相互拉扯,慕羅兒悶悶不樂,杜月臣和楊旭政大快朵頤的時候,她的筷子卻連動也不動一下。
    「妳不吃啊,那我們全部解決掉囉?」杜月臣笑道。
    慕羅兒霍的起身,雙拳緊握:「我要去找昊龍大人問個清楚。」語畢,她腳上的鐵靴氣孔噴出了大量蒸氣,啟動泛靈離子驅動系統,高速破窗而出。
    哐啷一聲,幾塊碎玻璃噴進杜月臣正在吃的麵碗裡,他嘆了口氣:「這妞有路不走偏要破窗,是不是腦袋壞了?」
    楊旭政笑道:「跟你倒是蠻搭的,你也是個有路不走整天跳樓的人啊。」
    杜月臣起身,將合金套索掛在腰上,楊旭政點頭道:「去追她吧,我這邊沒問題,有什麼事二郎神會來幫我的。」
    「先說好了,這一次別再背叛我們。」杜月臣的聲音冷酷的像冰。
    楊旭政淡淡一笑:「如果真的發生那種事,你就殺了我吧。」
    杜月臣雙足輕點,從破窗躍出,剎那間強勁的大樓風襲來,他正高速下墜。
    是的,他沒有忘記他們的房間位在二十五樓,他射出合金套索,鉤住對街的屋頂,輕鬆像鐘擺般盪了過去。除了從飛機上跳下來之外,樓層多高對他來說都差不多。
    慕羅兒在高樓間奔馳,墮神型態下,鐵靴賦予她超人般的行動力,她飛越一棟又一棟的高樓,腳下是寶雞市璀璨的夜景,這個城市雖然規模不大,卻擁有悠久的歷史。
    戰國時代,漢中王劉邦與霸王項羽爭奪天下,派韓信進攻陳倉,因為兵力不及對手,所以採取佯攻迂迴戰術,派兵假裝修築棧道,卻偷偷的抄小路佔領了陳倉,並以此為據點迅速攻佔關中。著名的成語「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便是典出於此。
    慕羅兒與杜月臣眼中映著相同的景色,心情卻是截然不同。
    昊龍不但是她的教主,更是她的神,終極信仰的對象,然而在一連串事故後,她發現心中萌生了一絲對昊龍的質疑,使她無法原諒自己,這一點疑問宛如池塘中的漣漪越擴越大,為了消除自己對昊龍的質疑,她必須親口問出真相。
    慕羅兒一時衝動離開旅館,狂奔一陣後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曉得昊龍在哪。
    她落在一棟高樓的樓頂,抱著頭喃喃自語:「以前只有昊龍大人找我們,從來沒有我們找他呀!昊龍大人根本不用電話或網路,我該怎麼找到昊龍大人?」
    她成為昊龍的貼身護衛不過幾個月,事實上除了歐洲之行外,這段時間內她壓根沒見過昊龍幾次。
    「等等,我主動去找昊龍大人是不是很不敬的行為,如果他生氣怎麼辦?」
    慕羅兒抓著自己的雙馬尾,一想到昊龍可能生氣就嚇得發抖。
    「一定是我太狂妄了。對,昊龍大人怎麼可能害我,他是我的神,就算他要我去死,我也應該必恭必敬的去死才對。沒錯,要是沒有昊龍大人治好我的病,我早就沒命了,現在竟然還敢質疑他,真是大不勁……大不敬啊!」
    女孩喘了口氣,情緒終於恢復鎮定,她決定只要相信昊龍就行了,不需要多想其他的事。
    空中忽然傳來了螺旋槳的聲音,一道探照燈光束打向她所在的位置,四架漆黑的武裝直昇機緩緩下降。
    「發現墮神者,泛靈離子指數超標,危險等級為紅色,立即殲滅!」
    慕羅兒呆呆的指著自己:「墮神者?立即殲滅?……咦!我、我嗎?」
    話才說完,一道機槍的火線掃射而來,慕羅兒尖叫一聲,縱身跳至另一棟樓的樓頂,武裝直昇機的機槍砲火如影隨形,逼得她四處竄逃。大樓頂端突然發生戰鬥,現在正值晚餐時間,路上許多行人抬頭圍觀。
    「又是墮神者?真希望他們別再出現了,最近的大事件都和他們有關,簡直就是活生生的災難。」
    「噓,別說得太大聲,要是被墮神者聽到你就死定了。」
    情侶的言談間充分透露出一般人對墮神者的厭惡,森本一夫煽風點火的演說加上銅川市的爆炸事件,世人已經把墮神者和極惡不赦之徒劃上等號。
    因此,當武裝直昇機攻擊慕羅兒時,地上圍觀的民眾轟然叫好,「殺死她!殺死她!」的聲音此起彼落。
    慕羅兒也聽見了那些聲音,瞬間明白了杜月臣等人受群眾唾棄時的感受,她明明沒有傷害過任何人,如今卻像個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
    「正因為如此。昊龍大人才想要保護我們,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無處可去的墮神者們。」慕羅兒低聲道。
    她抽出九節化金槍,槍尖抖出絢爛的槍花。
    「我不再逃了,我要以昊龍大人之名,維護墮神者的生存的權利!」
    慕羅兒轟然釋放墮神之力,地面出現墮神契文法陣,鐵靴噴出的蒸氣增加了一倍。
    機槍砲火射向慕羅兒,她將長槍舞成屏障,接下一波攻擊。
    機槍對慕羅兒這種高階墮神者毫無效用,四架武裝直昇機同時發射飛彈,高速飛行的尖嘯聲直逼耳膜。
    慕羅兒輕壓槍柄,一圈一轉,九節化金槍於空中斷成九截,她當長鞭甩起,高速揮動的九節槍撕裂了空氣,將飛彈全數擊落。
    飛彈在空中爆炸,燃燒的破片四處飛濺,引發地面人員一片驚呼。
    「墮神者可不是這麼好對付的!給我下來!」
    慕羅兒嬌叱一聲,九節化金槍捲中一架直昇機的螺旋槳,應聲墜落大樓樓頂。
    幾名機械化士兵從殘骸中爬出,見慕羅兒以槍尖指著他們,紛紛舉手投降。
    「我不想殺你們,給我滾。」
    士兵落荒而逃,慕羅兒雙手扠腰,哼哼兩聲:「還有三架直昇機,昊龍大人,慕羅兒絕不認輸。」
    空中三架直昇機繞著慕羅兒盤旋,尋找攻擊的機會,一般的攻擊對她沒有效果,直昇機上的人員呼叫了機甲兵支援。
    「看你們還能派什麼東西來。」慕羅兒一抖槍身,九節槍恢復原狀。
    咚。
    她忽然發覺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周圍的泛靈離子濃度急速升高,一股極為黑暗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
    慕羅兒出了一身冷汗,四處尋找那股黑暗氣息襲來的方向,耳裡聽見了「錚」的一聲。
    她知道那是什麼聲音。
    刀鳴。
    就在正上方!
    熾烈的白光垂直斬下,將一架武裝直昇機一分為二,刀光的勢道絲毫沒有減緩,筆直劈落,慕羅兒腳下的這棟大樓發出了宛如人吼哭泣的悲鳴聲。
    十多層高的大樓被這瘋狂的一刀劈成兩半,毀損傾倒,發出震天巨響。
    慕羅兒摔落地面,幸好還是墮神狀態,身體沒有大礙。
    但她知道接下來的對手是誰——上古四凶之一,檮杌。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