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墮神契文(5):傾國

    作者:D51
  • 繪者:竹官@CIMIX
  • 書系:翼想本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4/15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055237
  • 定價:220
    優惠價:88折,194

    ※此商品已絕版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型男作家D51 X 金賞繪師 竹官@CIMIX
    聯手演繹的年度幻想巨獻──

    機械墮神,災難降世!

    ★ 連續登上金石堂暢銷總榜第一、博客來排行TOP 10
    ★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金石堂暢銷榜長銷作家D51
    ★ 戀愛、說鬼、奇幻,全方位作家,出版餘三十多部作品
    ★ 著名繪師 竹官@CIMIX,超值獨家繪製「人神妖設定集」,與精美內頁插圖
    ★ 第一屆角川插畫金賞,港臺多家漫畫週月刊連載


    特別收錄 「金屬凶獸臨塵」拉頁海報、人神全彩資料設定集PART 5


    諸神黃昏過後,人類暫時獲得喘息之機。
    天災導致眾多古物出土,激起金字塔頂層一陣競標熱潮!
    昭君出塞。杜月臣再受委託,這次要偷的竟是無價珍寶「昭君琴」,
    而鎖定目標更是曾經的戰友──歐陽震!

    最熟悉的朋友,一夕反目成最可怕的敵人。
    融合墮神與人類尖端科技之力,
    沉睡數千年的魔物,也為之甦醒加入爭奪──

    「走到哪,災難就跟到哪,我簡直能跟某位永遠長不大的小學生匹敵了。」

    「不,少年,汝比誰都幸運。因為汝有幸見到奴家的真面目。
    昔年酒池肉林、炮烙蠆盆,只為了博奴家一笑。
    少年,汝可見到了?這就是傾覆一朝的微笑。」

    她的笑,使明月失了顏色。一笑傾城,再笑傾國。
    千里絲路敦煌,鳴沙山外烽煙再起!

    <TOP>

    作者介紹

    D51

    D51
    十一月生,天蠍座。
    喜愛各式坑物的大叔,明明沒玩過艦隊收藏依然跳入坑內的勇者。
    目前房間被各種宅物堆爆,夢想是買頂到天花板的大書櫃。
    筆名D51就是PTT的帳號,曾經因為FB不能使用英文加數字當名字而困擾兩個禮拜之久。


    FB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iamd51
    Blog:http://iamd51.pixnet.net

    繪師介紹:

    竹官@CIMIX,屬猴,巨蟹座,香港出生,最愛吃拔絲香蕉。
    這次插圖工作是新嘗試,請多多指教~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1055237
    頁數 / 30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章之一 
    章之二 
    章之三 
    章之四 
    章之五 
    章之六 
    章之七 
    章之八

    <TOP>

    內容試閱

    墮神契文05

    邪神洛基引發的諸神黃昏已經過了四個月,時序已至秋天,天涼氣爽,楓葉正紅。
    那場巨大的災難仍未從人們心中抹滅,人們明白是墮神者引起,也是他們擺平這場災難。這幾個月內,世界各國都對墮神者立下嚴格規制的新法,意圖將這群擁有神之力的人們變成國家的力量。
    但是,人人都明白,國家的法律只對力量弱小的墮神者產生效用,對那些彈指間就能毀滅一個城市的強大墮神者來說,法律不過是白紙上的玩笑話,別說一個國家,整個世界他們也不放在眼裡。
    更何況,墮神者的身份極為隱密,至今還沒有確切的科學方式能夠分辨一個人是否為墮神者,規範墮神者的法律也就淪為空談。
    至少,人類社會終於開始正視這個問題——神真的存在。
    科學界與哲學界掀起了前所未有的論戰,各類高深的論文接連出籠,世界上最頂尖的學者各自發表看法,但不管他們吵得多兇,似乎全然不關這個少年的事。
    但是他阻止了諸神的黃昏。
    天涼好個秋,氣溫恬淡的午後,杜月臣趴在桌上睡得正香,全然不顧老師還在上課,以及趙真綾兇狠的瞪視。
    他喜歡現在這種平淡的日子,偶爾接點梁上君子協會的工作賺賺外快,轉學生基理爾和希維娜被編在隔壁班,逐漸習慣了學校的生活。
    老師已經當班上沒有杜月臣這個人了,趙真綾只能搖頭嘆氣,但轉念一想,他其實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如此大的功勞,想要什麼榮華富貴都能輕易到手,杜月臣卻只想回來學校睡覺,甘於平淡,光是這一點豁達就不簡單了。
    下課時間,趙真綾躲在通往天台的樓梯間,開啟投影電腦畫面與梅翾影像通話。
    「嗨,小綾,最近好嗎?我有個大消息要告訴妳,一支私人的考古隊在山西挖到了一把古琴,據說是昭君出塞時所抱的琵琶,近日內會送到上海的拍賣會競標,我想歐陽震老爺子應該會出大錢把這把古代琵琶標下來。」
    聽見了歷史課本曾經提到的名人,趙真綾難掩驚訝:「昭君出塞不就是那個王昭君嗎?不肯賄賂畫師而被冷凍在後宮,幾年都見不到皇帝,中國歷史上的四大美人之一!」
    「小綾果然很用功,這就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中落雁的典故由來,傳說中王昭君出塞時因路途遙遠、離鄉背井,一想到自己悲苦的命運,忍不住彈了一曲令人聞之肝腸寸斷的曲調,據說飛過天空的大雁見到如此美麗的女子彈奏萬般悲涼的曲調,竟忘記拍動翅膀,紛紛墜地而亡,於是昭君出塞曲便成了千古絕唱。」
    「而她所彈奏的那支琵琶出土了,這可是大事啊。」趙真綾深吸了一口氣,光是想像那把昭君琴會在拍賣會上競標到多可怕的價格就使她心跳加速。
    若她猜得不錯,這把昭君琴不會被送到國際公開的拍賣會競標,而是只有行家才知道的私人拍賣會。既然是梅翾傳來的消息,表示挖掘出昭君琴的考古隊也是內行人,昭君琴等同於國寶,消息曝光的話必定會遭中國官方插手干預。
    私人拍賣會不同於向媒體公開的國際拍賣會,參與者都會受到嚴格的身份檢驗,且都是身價難以數計的超級富豪,只有在這種地方才買得到真正堪稱國寶的歷史文物。
    考古隊想要賺這筆錢,而歐陽震不會讓中國的國寶流出國外,所以趙真綾與梅翾都心知肚明,那位老爺子必定會想盡辦法標下這把古琴。
    「可是,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妳總不可能要我們去偷老爺子的東西吧?」趙真綾問道。
    歐陽震多次幫助他們,趙真綾知道他們梁上君子協會的成員絕不可能為了錢幹這種忘恩負義的事。
    梅翾呵呵一笑:「沒錯,就是去偷他的東西。」
    「盜亦有道,我不可能去幹這種事,是誰的委託?」
    「我知道小綾有原則,不過這次可是老爺子親自下的委託,拍賣會當天是他的八十大壽,他想把這件珍貴的國寶留下來當自己的生日禮物。」
    趙真綾很聰明,立刻明白其中的脈絡:「原來如此,老爺子既想留下這把琴,又不願讓其他收藏家騷擾,所以想要讓這把昭君琴再一次下落不明。我們把琴偷走,世界上除了老爺子與我們之外就沒有人知道琴在哪裡了。」
    梅翾點頭:「沒錯,所以這次的任務極度機密,連老爺子身邊的人都不曉得,老爺子的寶庫保全系統是你我能想像到的最高等級,我們必須假戲真做,憑真功夫闖入偷走古琴才行。」
    趙真綾嘆了口氣:「我們對自己的技術有絕對的自信,只是最近月臣碰上了一點小麻煩,要先擺平了才能抽身到上海去。」
    「是楊旭政帶回來的那個小鬼嗎?」
    「是啊,基理爾非常不諒解這件事,已經和月臣吵了好幾次,還差點動手打起來。」
    「這也難怪,畢竟那小鬼可是毀滅了布拉格的世界蛇,基理爾不可能這麼容易釋懷。」
    「今天放學之後我和月臣還會去學長家裡一趟,孤兒院的小朋友們也都在那裡,月臣要確保他們的安全無虞。」
    「那麼,我就等妳消息了,拍賣會在一週後,希望你們能一起來參加老爺子的壽宴。」梅翾對趙真綾眨眨眼,拋了個迷人的飛吻後結束影像通話。
    趙真綾收起投影畫面,順手打開了通往天台的門,晴空萬里,微涼的午後,杜月臣把外套蓋在頭上,躺在地上曬太陽,秦蘭君則枕著他的肚子呼呼大睡。
    自己剛才還為了基理爾與他吵架的事煩惱得不得了,這傢伙卻蹺課躺在這裡睡翻了天,趙真綾想來就有氣,悄悄幻化墮神,吼吼隨即出現在她身旁。
    她凝聚著窮奇的力量,由腹部使力發聲,猛的發出一聲震天虎吼。
    吼吼連忙遮住耳朵,他有兩顆頭四隻耳,手卻只有兩隻,只能遮兩隻耳朵,還是被吼聲震的眼冒金星。
    熟睡中的兩人情況更糟,像是被雷打到般驚醒,跳到半空中,杜月臣哇哇大叫,落地滾了幾圈,撞上圍牆。秦蘭君摔疼了屁股,皺眉呼痛。
    「你們打算睡到幾點啊?別再蹺課了,快回教室去。」趙真綾解除墮神,雙手扠腰道。
    「這天氣太舒服,忍不住就睡著了,而且躺在月臣身上讓人覺得很安心,呼嚕嚕。」秦蘭君揉著惺忪的睡眼。
    趙真綾笑罵:「妳是貓嗎!」
    秦蘭君雙手作貓拳狀,喵了一聲。
    「學生會長,人嚇人嚇死人,沒事別河東獅吼好嗎?」杜月臣頭昏腦脹,抱怨道。
    「我是虎吼,不是獅吼……你說誰是河東獅!」
    杜月臣竊笑:「不是河東獅,是母老虎。」
    「嗚……氣死我了。給我回班上去,晚上還得去學長那裡,你可別忘了。」趙真綾掐著他的耳朵就往樓梯走。
    「夭壽!耳朵要裂開了,痛痛痛啊——」
    ###
    夜裡,杜月臣帶了一大包零食造訪楊旭政的城堡,想要給孤兒院的孩子們一個驚喜,在路上趙真綾說明了這次的委託內容。
    「不幹,多少錢都不幹。上次說是一趟輕鬆的歐洲之旅,結果整個歐洲都差點毀滅,要賺錢也要有命花,況且那個老爺子是神經病,整天花錢蓋一些奇奇怪怪的軍事設施,我還怕他的寶庫裡躲著什麼惡神咧。」杜月臣少見的和錢過不去。
    「但是,這是梅翾姐捎來的委託,你想和錢過不去我沒意見,你難道也想跟梅翾姐過不去?那個人富可敵國,又似乎掌握了許多先進的軍事科技,要是讓她得罪了歐陽老爺子,說不定會是大麻煩。」
    趙真綾道出了她的隱憂,梅翾就像是杜月臣的母親和姐姐,他有膽子與全世界為敵,唯獨不會違抗梅翾的意志,趙真綾這番話的意思便是看在梅翾的面子上,硬著頭皮也得接下這樁委託。
    杜月臣瞬間沉默。
    好不容易回到閒淡的日常生活,他實在不想又一頭跳進去墮神者相互殘殺的世界裡。
    因為,這世上沒有比他更懶惰的人了——懶得拯救世界。
    說著說著,他們已經來到楊旭政的城堡外,秦蘭君逕自上前按了門鈴。
    螢幕上出現了一個她不曾見過的女僕機器人,於是回頭問道:「原來的那個女僕呢?」
    杜月臣搔著頭:「我也不曉得,四個月前我們回國之後,我馬上就到城堡來看孩子們,但那時沙織已經不在了,三個新的女僕機器人取而代之照顧孩子。」
    兩週前,他們得到楊旭政回國的消息,原本還覺得終於能放下懸在半空中的心,楊旭政雖然騙了他們,但畢竟還是同個學校的學長,而且對收容孤兒院的孩子們出了很多力,可是沒料到他竟帶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回來。
    世界蛇耶夢加德。
    沒有人能解釋為什麼耶夢加德受林默娘淨化後還留在人界,基理爾因此大為火光,嚷著要替家鄉死去的百姓復仇。楊旭政則力保她已經不會再攻擊人類,使杜月臣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還好基理爾不知道我們來看孩子,不然那個中二騎士又要暴走了。」杜月臣喃喃自語,在女僕機器人開了門後,帶著兩女進入。
    小青最期待杜月臣每個禮拜的到訪,早奔出門外迎接他,大喊著:「月臣哥哥。」
    杜月臣摸摸小青的頭:「你們有沒有乖乖聽話啊?」
    小青點頭道:「有!我盯著他們吃紅蘿蔔,不可以吐掉。」
    「真乖,那你們的新朋友呢?」
    「耶夢姐姐陪楊哥哥做實驗,應該等一下就出來了。」小青天真的說著,聽見杜月臣聲音的孩子們紛紛來到大廳,秦蘭君與趙真綾忙著發餅乾和糖果,現場洋溢著溫暖開心的笑聲。
    秦蘭君微笑:「我好像能明白為什麼月臣這麼喜歡小孩了,因為他們的心裡沒有一絲算計。」
    趙真綾噗哧一聲:「可是這個喜歡小孩的人偏偏就是個心裡最多算計和詭計的傢伙。」
    「我上一次來這座城堡,還差點丟了性命,可是與在歐洲的經歷相比,好像又算不了什麼。」秦蘭君回想起那一次碰上吸血鬼墮神驚心動魄的過程,第二次造訪這裡,她的心境與上一次全然不同,解開了禁錮靈魂的心魔,她更能用真實的自己來面對這兩個全心接納她的好朋友。
    「學長的哥哥已經被關在永凍的冰牢裡了,對墮神者……不,或許對『一個人』來說,這才是最殘酷的刑罰。」
    「沙織應該在這裡照顧小孩,突然不告而別,難道是東京發生了什麼事嗎?」秦蘭君問。
    杜月臣搖頭:「離開東京之後就再也沒見過早瀨博士了,陽子姐那邊我是問過,但她也不曉得沙織上哪去了。早瀨博士似乎每天都關在研究室裡,對沙織的去向也不聞不問。」
    趙真綾沉吟道:「不管怎麼想都很奇怪,沙織是早瀨博士專屬的女僕機器人,擬真度那麼高的機器人造價不菲,不應該完全不管吧?」
    「依我看早瀨博士就是個怪人,肯定是研究墮神研究到腦袋壞掉了。」杜月臣道。
    「依我看腦袋壞掉的怪人我眼前就有一個,別在背後說別人的壞話!」
    忽然間,警報聲作響,城堡外傳來爭執的聲音,小青抱著杜月臣,有點害怕的道:「好像是在花園那邊。」
    杜月臣一拍腦門:「我的媽,沒找他來,他倒是自己跑過來了。」那聲音一聽便知道是基理爾。
    城堡西側的花園,也就是原本通往地下黑教堂的入口,現在已經整理的美輪美奐,是平時孩子們遊樂的場所。
    杜月臣火速趕到花園,一推開門就看到基理爾拔劍指著楊旭政和耶夢加德。
    「騙徒與世界蛇的組合,還真是令人感到新奇,看來你們的感情好得很。」基理爾滿面怒氣,失去了冷靜。
    楊旭政穿著實驗白袍,耶夢加德站在他身旁,捧著一桶爆米花,若無其事的一顆顆塞到嘴裡。與之前不同的是,她將背後的世界終焉之噬收起,現在看上去只是個普通的可愛小女孩。
    「沃倫坦城堡和你父親的事我感到非常抱歉,但之後所發生的事情也不在我預料之中,我知道你絕不會原諒我,但至少別在我家鬧吧?會嚇到孩子們的。」
    怒氣騰騰的基理爾忽然發現花園入口有一群孩子,個個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一臉驚恐的看著花園內所發生的事。
    「你以為照顧幾個小孩就能洗清你的罪孽了嗎?布拉格一夜死傷無數,你知道死了多少小孩?」
    耶夢加德一對蛇眼轉動,低聲道:「你很煩。想打架就來,我吃了你。」
    見耶夢加德出言挑釁,楊旭政忙道:「別這樣,要是把城堡毀了,妳就沒有容身之處囉。」
    「呿!」耶夢加德冷哼一聲。
    耶夢加德沒有一絲反省的意思,更讓基理爾怒不可遏,格拉墨劍身上墮神契文逐個點亮,迸發出驚人的氣勢。孩子們被他的氣勢震懾,幾個因害怕而嚎啕大哭。
    「不行!你不能欺負耶夢姐姐。」小青大叫著衝了出去,抱著基理爾的腿用小手搥打著。
    基理爾當然不會對小孩動手,但墮神幻化過程中引發的氣流變換讓小青腳步不穩,一屁股跌坐地上,她又怕又痛,眼眶中蘊滿了眼淚。
    耶夢加德一見小青跌倒,背後立即幻化出了世界終焉之噬,漆黑濃厚的邪氣蔓延開來。
    基理爾心中一凜,就算是這個狀態下的耶夢加德也需要齊格飛與布倫希爾德合力才能擊倒,但更令他不解的是,難道耶夢加德是為了小青而生氣嗎?
    眼看一場惡戰一觸即發,楊旭政猛抓頭髮,他根本無力阻止兩人的戰鬥,城堡毀了不打緊,重要的是這些孩子們的安全和他藏在研究室裡,那些用生命換來的研究成果。
    「唉,算了算了。」楊旭政跑向孩子們,要將他們帶向安全的地方。
    半空中一道雷鳴,電光耀亮了黑夜。
    杜月臣抱起小青,怒道:「你鬧夠了沒?這麼想打架,老子來奉陪。」
    「月臣,你別插手我的事!」
    「我才懶得理你的麻煩事,但是你嚇到小青了,這就是和我過不去!」
    秦蘭君接過哭泣的小青,輕言安慰,趙真綾則道:「好了好了,你們都別生氣,有什麼事情坐下來談吧。」
    「我家鄉無數死傷民眾的的仇恨不是能坐下來談的事。」基理爾搖頭。
    「唉,這個石頭腦袋,講也講不聽嗎?」趙真綾臉上浮現青筋,她雖然還笑著,卻讓人感覺到一種即將遭到叢林之王伏擊的巨大威脅感。
    杜月臣冷笑道:「真要說是誰毀滅布拉格,罪魁禍首是你爸才對,你身為他的兒子還不切腹自殺啊?諸神黃昏全世界死了三千多萬人啊!」
    基理爾一怔,瞬間氣勢全消。事件的開端雖是楊旭政隱瞞了購買沃倫坦城堡的企圖,但喚醒世界蛇的卻是瓦奇爵士以自己的生命換來的惡神墮神,洛基。若不是瓦奇爵士想要向看輕他們的莫爾森三世復仇,洛基便不會出現,從匣中解放的世界蛇也不會甦醒,更不會引發後續的諸神黃昏。
    「你別激他,要是他真的拔劍自殺怎麼辦?」趙真綾忙道。
    「那我就每年清明節去幫他上香啊。」杜月臣嘻嘻笑道。
    「這種時候還在說風涼話,你真的沒心沒肺耶。」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