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以西結書、但以理書:ACCS 舊約篇XIII

Ezekiel, Daniel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先知以西結的書很不尋常,這位先知膽敢說自己看見過上帝。還有,他所講的審判有時比以賽亞和耶利米的信息還嚴厲。從前有些拉比禁止年輕人讀以西結書,尤其是書首關於天上戰車的異象,甚至說小孩子如果研讀這個異象,就會被火吞噬。一些拉比禁止人公開誦讀第一章和第十六章,因為當時已經有人把這些經文看為神祕主義禱告和玄想的根據文本。當時的人認為以西結書不好解釋,然而在這卷書當中,基督教信息的基本真理清晰可見。有四位教父對於以西結書的討論很重要,分別是俄利根和大貴格利的講章、耶柔米和塞浦路斯的狄奧多勒的註釋。

    但以理書是聖經裏很複雜的一卷,因為其中歷史敘述和夢境相連,也穿插了一些象徵意義非常晦澀的意象。豐富的經文觸發了各式各樣的種種解說,耶穌的話和新約著作都引用但以理書,在早期基督徒的護教文章裏,這卷書也早已擔當重任,非常受到早期基督徒解經家的重視。然而,但以理書的成書日期與預言、作者的身分,一直是眾人爭論不休的焦點。塞浦路斯的狄奧多勒、希坡律陀、耶柔米、默維的伊澤達德等人為此書留下豐富的註釋。

    以西結書和但以理書的意象,都重新活現在新約聖經當中。以西結書中的審判、盼望的應許、新聖殿的異象和吃書卷的先知,特別出現在啟示錄當中,而但以理書中的「人子」一語,是拿撒勒人耶穌最為人所知的自稱,同時也被以西結書和拔摩海島的約翰所使用。此外,還有但以理書中的四活物,對襯了以西結書和啟示錄的獅、牛、人、鷹四活物。無怪乎,儘管這兩卷書都不易理解,仍舊開啟了早期教會的無限想像空間,也讓當代的基督徒著迷不已。

    <TOP>

    作者介紹

    肯尼思‧史蒂文森/英文版主編、邁克爾‧格拉普/英文版主編、托馬斯‧奧登/英文版總編、黃錫木/中文版總編(Kenneth Stevenson/英文版主編、Michael Glerup/英文版主編、Thomas C. Oden/英文版總編)

    本卷英文版主編
    肯尼思‧史蒂文森(Kenneth Stevenson)
    英國南漢普敦大學哲學博士、英國聖公會普茲茅斯主教,著述豐富,包含《敬拜:奇妙神聖的奧祕》(Worship: Wonderful and Sacred Mystery)、《不屬於世:耶穌登山變像的體現》(Rooted in Detachment: Living the Transfiguration)。

    邁克爾‧格拉普(Michael Glerup)
    美國德魯大學哲學博士,ACCS系列研究主任兼執行經理。

    本卷譯者
    林梓鳳
    香港大學認知科學學士,哲學碩士(主修語言心理學),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主修翻譯)。

    本卷編審
    黃嘉樑
    英國愛丁堡大學哲學博士,主修舊約。現任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聖經科副教授。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1984094
    頁數 / 616
    裝訂 / 精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中文版總序╱i
    英文版叢書總序╱iii
    使用指南╱v
    縮寫表╱ix

    註釋
    以西結書╱1
    以西結書導言╱003
    以西結書註釋╱015
    但以理書╱223
    但以理書導言╱225
    但以理書註釋╱233

    附錄
    本書引用的早期基督信仰作家和引用的文獻╱457
    教父生平概述及佚名作品簡介╱469

    圖表
    人物及佚名作品時間圖表╱498

    參考書目
    原文著作參考書目╱507
    英譯本參考書目╱521

    <TOP>

    和教父們一起開讀書會
    口述:梁耿碩(校園書房出版社神學編輯)
    整理撰寫:陳曉玫

    「任何已經被繁瑣知識壓得喘不過氣,開始渴望真正智慧的人,都會迫不及待地想要與我們的先輩們坐下來,聆聽他們在聖經上的神聖討論。而我正是其中一人。」──畢德生

    想像你在清晨微光中,準備開始一天的靈修。沉思默想之際,竟然有一群來自羅馬、北非、義大利早期教會的牧者們,搬椅子在你旁邊圍圈坐下,你們翻開今天的主題經文,一同閱讀,並且分享關於這個主題經文的心得……這種超越時空甚至語言隔閡,彷彿是電影中超現實的場景,如今竟然能夠成真!

    在《ACCS古代基督信仰聖經註釋叢書》出版之前,「與教父一同靈修」,就是許多聖經研究者求之而不可得的夢想,隨著許多歷史資料數位化的技術逐漸普遍,早期文本資料的收集、整理逐漸可能,這樣「夢想成真」的機會也隨之開啟。

    1993年,當時年過60歲的神學家托馬斯‧奧登(Thomas Oden)從學術界多年累積的人脈中,號召世界各地聖經研究學者,開啟這項「古早味濃縮還原計畫」。他們仔細淘選整理這些源自拉丁文、希臘文等不同語言,從2至8世紀等不同時代,來自早期教父的講稿、書信、經文註釋、論文等內容,按照聖經書卷編纂成冊。

    這些早期註釋者包括了第一、二世紀的殉道者游斯丁和羅馬的革利免,到第八、九世紀的比德、尼尼微的以撒、阜丟司和大馬士革的約翰,同時還包括許多亞歷山太傳統的代表人物,如俄利根等人。他們是接續在初代使徒之後,第一批持續將舊約聖經視為預表基督,從「以耶穌基督為中心」的觀點閱讀、詮釋新舊約聖經的學者,也可說是最早期的教牧神學,因此在這套匯集了古代眾多信仰智慧的叢書中,你可以讀到特土良學習如何禱告;聽聽俄利根怎麼講靈魂的毒素;看到奧古斯丁講人心的軟弱;甚或讀到屈梭多模的盼望靈修學。

    古代詮釋的新體會

    除了在歷史研究的重要性外,這些看似距離我們年代久遠的古代教父對聖經的解讀,對如今的我們也有相當特殊的信仰意義。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副教授吳國傑博士在〈古代教父釋經與我何干?〉一文中指出,今日我們持守的正典權威和正統教義,皆非從天而降、瞬間即達,而是經年累月、逐步發展而成。因此,古代教父的釋經對現代基督徒至少有三方面的意義:反映原意、加添亮光和認識源流。

    不管身為一位牧師、聖經學者或平信徒,一定會在閱讀或解釋聖經時對特定經文原意產生疑惑。在現代複雜的神學、釋經學原理讓人「霧煞煞」之餘,這些最接近新約成書時期的「教會始祖」,就像是提供原汁原味的解經參考,認識他們對聖經的理解,也有助掌握這些教義與禮儀的真正意義。

    從「濃縮還原」的比例來看,一般讀者可能會因為一小卷聖經經卷,轉眼被放大成一本磚塊書而望之怯步。但若帶著汲取古早智慧的渴望,你就會發現這是小至信徒靈修,大至牧者準備講道,再到學者考察史料都用得上的書籍。

    歷久彌新的屬靈遺產

    除了實際的應用價值之外,這些年代久遠、看似與現代基督徒大相逕庭的教父,其實還帶來了更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從古至今,隨著歷史發展、使用的解經方法不同等原因衍生的解經歧異,並不少見。正如畢德生所說,當現代聖經研讀者「被繁瑣知識壓得喘不過氣,開始渴望真正智慧,」這些古早味獨特的價值和魅力,便被凸顯出來。

    《ACCS古代基督信仰聖經註釋叢書》的特色之一,便在於它不僅羅列不同教父的觀點,更同時羅列分歧甚至對立的解經詮釋。這樣的編排,指向一種更開放的聖經閱讀觀點──這些「古早味」並非「正確答案」,而是尊重並呈現不同的聲音,作為寶貴的參考。

    除此之外,我們還能藉此從現代釋經所處的紛雜中回望,嘗試從教會歷史理出信仰的脈絡,發現大公教會的先賢的屬靈洞見,看見在當中包含了天主教、基督教、東正教三大基督宗教派別共享的屬靈傳統。

    從初代教會到中世紀教父,到16、17世紀宗教改革,再到現代詮釋,這些長久以來支撐著教會、直到近代漸趨沉默的古代解經文字,不斷發出亮光,補充、重構我們的信仰,並且啟發我們關於傳統的深層價值──不是應該被拋棄的舊皮袋,而是應該被理解、吸納並超越的寶藏。

    <TOP>

    內容試閱

    以西結書導言

    以西結的信息

    「以西結」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上帝賜予力量」。先知以西結的書很不尋常,也很耐人尋味。從一開始,猶太傳統和基督徒傳統就都小心翼翼地處理這卷書。布西的兒子(結1.3)以西結本來是聖殿裏的祭司,後來似乎在主前約597年被擄離開耶路撒冷,到了巴比倫。一同被擄的有約雅斤王,以及戰敗國猶大的其他領袖人物。以西結在巴比倫城東南的迦巴魯河邊領受呼召作先知。蒙召時他看見上帝的榮耀在一輛戰車上,這個異象非常震撼(結1.4-28)。

    書卷最後一部分是新聖殿的異象(結40-48),這大概流露了以西結對耶路撒冷聖殿的記憶;當時他無法再在那裏作祭司和獻上敬拜了。他的信息說以色列人將會受審判,他叫他們負起責任,也給他們盼望。這是叫人難堪的信息,原因是以西結預言聖殿被毀,耶路撒冷的猶太人會幾乎全被俘擄、帶走。主前586年,尼布甲尼撒擄走了他們。以西結的教導由始至終都有強烈的個人風格,而眾長老不時來向他尋求指引(例如結14.1, 20.1, 33.31)。他的異象都充滿清晰的細節。書裏的語言風格使人感到他的個性剛強有力,不過這卷書的語言,你無論用哪個譯本看都會發覺不無困難。以西結確切地寫下蒙召的日期,不像何西阿等其他先知沒有寫。以西結幾乎沒有講自己生平事蹟的任何細節,這也不像耶利米等其他先知。以西結只講了自己的一樣事蹟細節,就是妻子亡故,上帝命令他不可悼亡(結24.15-18)。他很可能知道以賽亞和耶利米的教導。很多人認為但以理跟以西結是同時代的人。那時候但以理的敬虔已經家喻戶曉,由兩段經文可知;經文說,如果以色列人不悔改,那麼就算有挪亞、但以理和約伯這三個義人,也幫不了他們(結14.14, 14.20)。教父呼籲人負起自己的責任時,喜歡引用這兩句。

    以西結書獲承認為希伯來聖經的正典,過程並不容易,原因不難明白。這位先知膽敢說自己看見過上帝(結1.28),不過教父很謹慎,指出他看見的只是上帝的形像,不是本質。還有,他所講的審判有時比以賽亞和耶利米的信息還嚴厲(結16-18)。以西結甚至說猶太律法需要修改(結20.25);約翰‧ 迦賢努等人借用這句話來表示基督取代了律法。從前有些拉比禁止年輕人讀以西結書,尤其是書首關於天上戰車的異象(結1),有位拉比甚至說,小孩子如果研讀這個異象,就會被火吞噬。一些拉比禁止人公開誦讀第一章和第十六章,因為當時已經有人把這些經文主要看為神秘主義禱告和玄想的根據文本。

    然而,雖然有人有這樣的顧慮,但是熱衷於這卷書也大有人在。《便西拉智訓》(49.8)明確談到以西結看見上帝的異象。這輛天上的戰車成為後來猶太教裏「戰車神秘主義」(merkabah)的重要靈感來源。這種神秘主義認為這輛戰車是個象徵,指引敬虔的人怎樣得到屬天的異象。因此一些啟示著作都談到這輛戰車(但7-8 ;《亞伯拉罕啟示錄》;《以諾一書》)。

    以西結書的影響也見於新約聖經。耶穌是牧羊人(太18.12-14 ;約10.11-18),這個意象的靈感來自以西結談一些牧羊人和羊的先知講論(結34)。奧古斯丁就有兩篇講章談這一段,內容豐富。啟示錄有幾處更具體地顯出以西結書的深刻影響。天上來的四活物戰車異象(結1.5-10)變成天上的寶座廳,有四個活物在基督四周(啟4.1-8)。上帝叫以西結先知吃一卷書卷(結2.8-9),也叫啟示錄裏那個看見異象的人吃書卷(啟10.9-10)。有個淫婦被定罪(結16.23 ;參啟17.1-6, 15-18)。兩卷書都以新聖殿的異象作結(結40-48 ;啟21-22)。不過,正如猶太人對以西結書有點顧慮,早期基督徒對啟示錄也有點顧慮。當時,啟示錄在西方教會比在東方教會多人讀。東方教會直到現在也覺得啟示錄有點問題。不過,四個活物在教會裏有了重要的象徵意義,教父認為代表四卷福音書,也代表信仰生活的其他方面,包括關於宇宙的事和人心的事。稍後我們會看這一點。

    他們對以西結書的實際內容又怎樣看?這卷書大約分為四部分:第一至十一章,第十二至三十二章,第三十三至三十九章,第四十至四十八章。我們選錄教父註釋收進本冊時也按照這四個部分編排。第一部分是第一至十一章,談到以西結蒙召,開始事奉。有天上戰車的異象。上帝叫這位先知向悖逆的以色列家說話。上帝叫他吃書卷,又使他不能作聲。上帝呼召他作守望者。他用磚頭和鐵板,以行動而非言語來表達預言(結1.1-4.3)。上主吩咐使者在無罪的人額上畫記號。有異象表示上帝要懲罰那些不敬虔的領袖。最後這導致上主的榮耀離開耶路撒冷(結9.1-4; 11)。這一部分設下整卷書的基調,也引發教父許多討論。

    他們特別留意卷首那個複雜的異象,甚至關心四活物翅膀的細節(託丟尼修名作品)。他們也看重守望者的意象,有教父說那代表教會主教的職分(阿爾勒的凱撒留)。更基本的是,書卷的第一部分記載了先知看見上帝的震撼異象,說了這怎樣影響他,他需要立即找言語以外的方法跟人溝通,這種特異風格使整卷書都顯得特異。

    以西結書接著的兩大部分是第十二至三十二章,和第三十三至三十九章,都關於以西結用言語向人民講出宣告。開始時他十分嚴厲,爾後語氣慢慢緩和,後來應許人會有盼望。開始時的嚴厲經文,可說都是談毀滅的講話和比喻;語氣緩和之後,先知主要說出復興的應許。全書都著重審判這個主題,這又特別集中在第二部分(參結13.1-14.5; 16-18; 20; 28)。這部分有多篇先知話語猛烈抨擊眾假先知,痛斥眾長老虛偽(結13.1-14.5)。第十六章開始時,經文把以色列形容為遭人遺棄的小女孩,上帝救了她;然後描繪她堅持一直做淫婦;最後說出盼望的信息,預示書卷稍後的內容。第十七章有兩隻鷹和香柏樹的寓言,章末也是盼望的信息。第十八章談了人對罪惡的幾種不同態度,強調個人有責任;一個人的父母是誰,自己從前有沒有做過義人,都不是關鍵,關鍵是我們現在做著甚麼。在第二十章,先知回想以色列昔日不順服上帝,在埃及、曠野、迦南都是這樣。那時候並非事事美滿。在這章,上帝說現在一定會煉淨以色列,不過祂會憐憫順服的人。第二十八章轉而向泰爾和西頓這些外族人說話,並且再次應許以色列會復原。這部分的許內多容聽來嚴苛,幾乎毫不留情地責備人的動機、野心和行為,直斥其非,但是嚴厲的話底下卻有對未來的盼望,貫穿全個部分;人只要切實承認從前和現在的實況,就可以有盼望。俄利根的以西結書講道集專注講這些篇幅。

    第三部分是第三十三至三十九章,氣氛改變,越來越多談新的將來(參結33-34; 36-37)。以西結需要再次做守望者(參結3.17),按照吩咐說話,毫不保留,而耶路撒冷將會淪陷。上主斥責當時以色列的眾牧者沒有活出召命。祂將會親自作牧者,審判他們,並且給他們一位彌賽亞作新的牧者。上帝將會審判那些壓迫以色列的人,使子民能夠回家,祂會使他們聚集,同歸於一個新的約。聖靈會把這新約寫在他們的肉心裏,他們不再有石心。以西結看見一谷枯骨的異象。他想到這樣的場面,也許因為曾經看見過戰場。然而一谷的枯骨都復活過來了。這個異象在舊約聖經裏很獨特,後人往往在復活節用這段經文。

    最後,書卷的第四部分是第四十至四十八章,像卷首那個異象一樣自成一篇,而現在講的是新聖殿的異象(結40; 43-44; 47)。這可說是整卷書最複雜的部分。以西結相當仔細地講這座建築物的設計、結構和其中敬拜禮儀的器具。在留存至今的教父著作裏,只有耶柔米和大貴格利兩人的書談過這段,而兩個人的反應有些不同。耶柔米寫註釋書時不願意處理這麼特殊的主題,貴格利寫講章時則用寓意法解釋,內容豐富,談得很起勁。以西結書第四十章形容外院、院子周圍的衛房、門口、內院、宰祭牲用的那些桌子,以及門廊。第四十三章形容上主回歸聖殿,人再次在壇上獻祭。第四十四章重新談審判的主題。聖所的門必須常常關著,還沒有受割禮的人和拜偶像的利未人不准進入。第四十七章有個異象,說有水流經聖殿,象徵上帝的大能歷久常新,永遠在施行潔淨。

    主要的以西結書教父註釋書

    主要的以西結書註釋書作者寥寥可數,而且相隔很遠,不過已經夠我們討論。很少教父談這卷書,部分原因也許是當時的人認為以西結書很艱深。然而要記住,當時的相關著作並沒有全部留存至今。有四位教父討論過書裏許多經文,每位都很重要。

    第一個是俄利根,他註釋了整卷書,大部分內容失傳。239 到242 年他長住在凱撒利亞,期間講了十四篇道談以西結書1 凱撒利亞教會不像其他地方那樣規定只有主教才可以講道,而且早上有講道時間,講舊約經課。留存下來的俄利根以西結書講道集是耶柔米的拉丁文譯本,大抵在君士坦丁堡譯成(379-381年)。

    俄利根是亞歷山太人,用寓意法,為人也備受爭議;當時耶柔米受拿先斯的貴格利影響而很有興趣看俄利根的書,後來興趣就沒有那麼大了。我們不肯定耶柔米的譯文是不是準確反映講道集的原文。那時候,崇拜時有人誦讀經文,俄利根按照那段經文來講道。幾乎全部講章所談的經文都關於審判,有些是講話,有些是預言,由此可見他揀選可以教導人的經文來講。例外的只有第一篇和最後一篇講章,第一篇解釋卷首異象的一部分(結1.1-6; 2.1及其後),最後一篇講新聖殿聖所的【東】門要常常關上(結44.1-3)。俄利根自然往往採用默觀法(theoria)來解釋聖經,解出許多預表。以西結是基督的預表;在得救的人前額畫記號(結9.4-6),這預表洗禮;以西結多次對抗假先知,就是早期教會對抗異端;書裏說耶路撒冷腐敗,是指教會有罪。俄利根的文筆並非常常都清晰,不過現在有人認為耶柔米已經翻譯得很緊貼他手頭上的希臘原文。這些講章有長有短。很可能,當地那些主教提出想要聽哪些經文段落的講解,俄利根就講哪些(參《以西結書講道集》13.1,談結28.12-23)。俄利根大概沒有把這些講道構思成主日的講道,給一般人聽,而是構思成星期一至六的講道,來聚會的人教育水平比較高。

    耶柔米的註釋書卻完全是另一種著作。他這卷書並非只選以西結書的一些經文來講。當時耶柔米已經在伯利恆定居,在人生的最後十年開始寫這卷註釋書。之前他已經譯好聖經的《拉丁文武加大譯本》,現在給舊約各卷先知書寫註解。他寫完以賽亞書註釋之後,決定先解釋以西結書,才處理耶利米書;這個決定很特別,不按照聖經裏這些書卷的次序。最終他也沒有完成耶利米書註釋。他的以西結書註釋篇幅很長,411 年著手寫,414 年才完成。期間他幾次暫停,因為哥特人阿拉利(Alaric the Goth)襲擊羅馬,導致有難民從西方來聖地,也因為耶柔米捲入一些神學爭議,他又沒有刻意躲避。耶柔米一開始就決意寫一卷直截了當的聖經註釋,不想要在書裏反駁種種異端,跟他們糾纏。這部書大致上做到了這樣,小心地處理經文,指出《七十士譯本》和自己的《拉丁文武加大譯本》有甚麼不同,和其他譯本有甚麼不同,有時候批評《七十士譯本》。他釋經時引用一些希臘語和拉丁語文獻,不過從來不說書名,也提到一些猶太作者,這些都使人非常好奇。他討論以西結書的大部分篇幅時都能堅持用自己定下的方法,只解釋經文,解出道德、屬靈或神學方面的教訓,但是一談到新聖殿的異象,就用起比較揮灑自如的方法來。例如,關著的那道門(結44.2)是律法和先知書,只有藉基督才能真正解釋。此外,耶柔米向來都用尖銳的言詞鞭撻階級建制,而以西結書談到那些拜偶像的利未人(結44.9),他據此痛斥一些作威作福的主教。

    耶柔米寫成這卷之後不久,塞浦路斯的狄奧多勒也有一卷以西結書註釋問世,大概是433年至438年之間在安提阿寫的。這份著作可能從講章改編而成,風格比耶柔米那卷簡單得多,篇幅也短得多。狄奧多勒的註釋比較嚴格地遵從安提阿的釋經傳統,這個傳統對亞歷山太的寓意法傳統抱懷疑態度。狄奧多勒處理以西結書卷首的異象時,完全沒有像耶柔米和其他教父那樣把四個活物說成等於四福音。反而,狄奧多勒說四個活物意味著上帝對宇宙的掌管。狄奧多勒的預表法解經遠比俄利根的有節制。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