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銀砂糖師與綠工房

銀砂糖師と緑の工房

    作者:三川美里
  • 譯者:黃鴻硯
  • 繪者:AKI
  • 書系:虛構
  • 出版社:愛米粒
  • 出版日期:2014/12/01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9094610
  • 定價:260
    優惠價:88折,229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榮獲第7回角川BEANS小說大賞!漫畫化,廣播劇化!
    《A.D天使的謊言》、《花祭》、《神的樂園》
    ❤あき(AKI)老師又一唯美力作❤

    【~★☆銀砂糖師官方應援團☆★~】FB上正式成立!
    持續召募團員中!
    只要加入就有機會參與《銀砂糖師》系列的未來出版計畫喔!
    最新的出版及贈品資訊都在官方應援團!


    既然有這麼多事不如意,我們也只能許願了,
    只能誠心誠意地祈求幸福的降臨。
    砂糖菓子具備的正是那一丁點祈願的力量。

      拿到夢寐以求的王室勳章,成為銀砂糖師,安卻愁容滿面!
      因為她在品評會上險遭誣陷,
      是夏爾把翅膀送給布莉潔、出賣自由,才讓安度過一劫。
      為了夏爾和銀砂糖師的尊嚴,安決定到佩基工房派總工房任職。
      佩基工房是砂糖菓子職人三大派閥之一,但近來業績嚴重下滑,
      再加上首領葛連(布莉潔的父親)病危,眼看就要關門大吉了。
      安的加入帶給葛連一線生機,
      他期待安就是「最初的銀砂糖」──改變一切的人。
      而重振工房聲勢的交換條件,就是夏爾的自由!
      面對如此艱鉅的挑戰,安必須鼓起超齡的勇氣與智慧,
      並使出渾身解數,甚至不惜賭上未來!

      事實上,在她那顆純潔的少女心中,這一切的動力,都源自於對夏爾的愛……

    <TOP>

    作者介紹

    三川美里

    作者:三川美里
    我的生日是九月二十八日。
    最喜歡的點心是乳脂軟糖,住處附近的店家原本有在賣,幾個月前停賣了。
    再也吃不到乳脂軟糖了嗎?!
    怎麼會這樣!
    ──姐姐看我這麼哀怨,覺得我很可憐,就買了她家附近的乳脂軟糖來給我吃。睽違數個月的重逢讓我開心得不得了,陷入喪心病狂的狀態,連續三天不斷舔食熱量高到爆表的乳脂軟糖。
    事後自己才對自己的行為傻眼。我到底在幹嘛啊?

    繪者:AKI あき
    漫畫家,插畫家。
    漫畫作品有《歌姬》、《神的樂園》、《花祭》、《A•D-天使的謊言-》、《神的試煉》,插畫作品主要提供給《維多利亞薔薇色》、《韋爾安之書》(暫譯)等少女小說系列。

    譯者簡介

    黃鴻硯

    黃鴻硯
    筆譯,公館漫畫私倉「Mangasick」副店長,為日本另類漫畫撰寫的介紹文散見於各小出版品。書籍譯作有《惡人鎮》、《終點人》、《向陽處的她》,歌詞譯作有鈴木常吉「稜鱗」、「望鄉」專輯以及Shugo Tokumaru「聚焦」專輯。

    繪者簡介

    AKI

    漫畫家,插畫家。漫畫作品有《歌姬》、《神的樂園》、《花祭》、《A•D-天使的謊言-》、《神的試煉》,插畫作品主要提供給《維多利亞薔薇色》、《韋爾安之書》(暫譯)等少女小說系列。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094610
    頁數 / 288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第1章 前往磨坊原
    第2章 湖水與綠工房
    第3章 最初的銀砂糖
    第4章 再次挑戰之時
    第5章 為他人製作的砂糖菓子
    第6章 雪
    第7章 祝福之光後記

    <TOP>

    內容試閱

    她動彈不得。
    「安?妳怎麼了?」
    吉斯衝了過來,單膝跪下,觀察安的表情。
    「哎呀呀,真不好意思,我好像嚇破妳的膽子了呢。」埃里歐特縮起肩膀,語氣像是在說笑。
    王城下方的廣場依舊熙來攘往,經過安身旁的行人紛紛偷瞄著她。而安的視線仍盯著吞沒了夏爾與布莉潔的那片人潮,思考完全停擺。
    與吉斯一同靠過來的凱特抓住埃里歐特的衣服,將他整個人往上提。「你這混帳幹了什麼好事?」
    「你果真是惡名昭彰啊,凱特。我什麼事也沒做啊,這裡人來人往的耶。」
    「那你說了什麼屁話!」
    「啊,答對了。」
    「你說了什麼?」
    凱特投出前所未有的兇狠視線。吉斯的手搭在恍神的安的肩膀上,眼睛也瞪視著埃里歐特。
    米斯里露從吉斯的肩膀飛到安的肩膀上,一再撫觸她的臉頰。「安,安?妳怎麼了嘛。」
    聽到米斯里露憂心忡忡的聲音,安總算掌握當下的狀況了。
    鋪石子地面的冰冷與沙質觸感傳向她的膝蓋。她打了個冷顫,連身體深處都為之震動。是因為石子地面太冰了,還是因為失去夏爾這件事太可怕了呢?
    「我並沒有惡言相向,只是把事實說給她聽罷了。我可是很親切的喔。」
    「凱特……他說得沒錯,所以請你住手。」
    她總算說得出話了。
    她將憂容滿面的吉斯的手推開,站到埃里歐特面前。
    「哼。」凱特鬆手放開埃里歐特。
    ──他為了妳,出賣了自己的自由。
    埃里歐特說的話在她腦海中迴盪著,宛如鏗鏘作響的鐘聲。
    「可林茲先生都跟我說了。夏爾從布莉潔那裡問出了我的銀砂糖下落,但他付出了自己的翅膀做為代價。」
    「翅膀?」米斯里露雙目圓睜,扯開嗓門說。
    凱特再次從側面抓住埃里歐特的上衣,硬將他轉過來面向自己。
    「你明明就在場,事情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
    「這算是問題嗎?安的銀砂糖不是找回來了嗎?」
    「代價就是交出夏爾嗎?」
    「那是布莉潔和夏爾自己談好的交易嘛,我又沒做什麼。」
    「可是,一般人都會阻止自己的未婚妻,不准她幹出那種荒唐事吧?」吉斯站到安身旁,怒氣外放。
    埃里歐特呵呵笑了。「他們是趁我不在的時候談好的,真不好意思喔。」
    「我把你這人想得太高尚了。」吉斯半說半嘆氣。
    凱特也推開埃里歐特,狠狠撇下一句:「你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
    ──他為了妳,出賣了自己的自由。
    那刺耳的聲音響徹腦海,幾乎要令她頭暈目眩了起來。她無來由地想要放聲大叫,但還是克制了那股衝動,試圖冷靜下來。
    「可林茲先生,請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讓夏爾重獲自由?」語氣倒是頗冷靜。
    「一般情況下,妳大概得花一大筆錢贖回他吧。但這招對布莉潔是不管用的。妳就算奉上足以買下一整個王國的財富,她也一定不會讓他走。」
    「她接下來會對夏爾做什麼?」
    「她不會加害他啊。相反的,她大概會對他好得不得了吧。讓他待在自己身邊,每天給他飼料,摸摸他的頭之類的?」
    這句話讓她的火氣整個上來了。
    「她把夏爾當成什麼了!」
    埃里歐特聽到這句話眉尾一垂,擠出一個深表同情的表情。他絕對是鬧著玩的,眼神當中含有十分顯著的「看好戲」成分。
    「我想啊,布莉潔自己大概也不知道那樣做等於是把夏爾當成寵物了吧。真是遺憾。」
    安聽了埃里歐特這番話、看了他的眼神後,很確定他是故意挑釁,想方設法激怒自己。他只是想看自己生氣的模樣,引以為樂嗎?還是別有用心?總之,她絕對不要讓對方稱心如意。她噤聲不語,瞪著他看。
    「咦?沒話要說啦?嗯,也好,那我要回拉多庫里夫工房派的總工房啦。先前我丟下銀砂糖精製流程的監督工作就跑出來了,該回去收尾了。凱特,你也非回去不可了吧?」
    「你先回去,偶爾該由你先起頭吧!」
    「好,好。」
    埃里歐特轉身離開後,安便以雙手緊握住剛入手的王室勳章。勳章垂掛她胸前,她也垂下頭去。
    夏爾是自願離開的,這還算是個好消息。她聽了雖然很難過,但也無力回天。
    然而,他是為了讓安獲受王室勳章才犧牲自己的自由。
    「為什麼要為了我做到這個地步呢?明明就不用這麼拚命啊。反正去年也沒成功嘛,今年失敗了也還有明年啊。」
    聽完安自言自語的吉斯開口了:「安,很抱歉,我把那件事告訴他了,他才做出這種決定。」
    安抬起頭來,發現吉斯咬著下唇,滿臉歉疚。「妳……經過上次費拉庫斯公爵的事件後,妳的知名度大幅提升,成為眾多砂糖菓子職人嫉妒的對象。如果妳沒取得銀砂糖師的資格,繼續當普通的砂糖菓子職人的話,一定會被找碴找到無法營生。今年要是沒有特別措施,妳恐怕連參加品評會的砂糖林檎都無法安安穩穩地入手。」
    安突然覺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人推了一把,腳都快站不穩了。
    「安?」
    吉斯匆忙之下抓住了安的手。要是他沒這麼做,她恐怕又要跌坐在地了。
    他說得沒錯。凱特要是沒告訴她,她也不會知道今年有所謂的特殊措施。還有,到拉多庫里夫工房派的總工房借宿時,若沒有吉斯在一旁護航,她連工房的大門都進不去。
    如果這個狀態持續下去,安憑一己之力根本無法在砂糖職人的世界裡闖蕩。要是沒有凱特和吉斯的幫忙(有時候連飛的力量也得借助),她連銀砂糖都弄不到。
    她總是一再借助他人的力量,一再請求他人幫忙。不依賴別人就無法工作。
    這種人真的算是獨當一面的砂糖菓子職人嗎?真的可以打著這個名號行事嗎?
    ──我不要這樣,這樣我無法抬頭挺胸地說自己是砂糖菓子職人。
    取得銀砂糖師資格後就不太會受到其他職人的騷擾了。銀砂糖師是國王認可的砂糖菓子職人,妨礙其工作者會受到銀砂糖子爵的懲罰。
    有人懷抱惡意,想要毀了自己的前程──這事實令她大受衝擊。
    一想到「惡意」這種玩意兒有多可怕,她便渾身起雞皮疙瘩。
    更令她震撼的是:自己明明就走投無路,陷入絕境了,還渾然不覺。她羞到快哭出來了。
    而夏爾向這種笨蛋伸出了援手。
    ──給我王室勳章的人,是夏爾才對。
    她強忍淚水。
    現在不是哭的時機,為自己過去的愚蠢行徑悲泣只會讓自己變得更加愚蠢。
    「吉斯,你不要道歉,這全部都是我的錯。」
    她望向夏爾與布莉潔一同離去的方向。擁擠的人群中沒有他的身影,也沒有他的氣息。來勢洶洶的北風吹過廣場,她洋裝下襬的蕾絲隨之搖曳。
    過度震驚、愣在原地的米斯里露此時似乎回過神來了,他拉拉她的頭髮說:「喂,安,我們也去拉多庫里夫工房派的總工房吧,既然夏爾.斐恩.夏爾被那個女人帶過去了,我們就跟過去啊。這樣不就能和他說上話了?」
    「可是……」
    安曾被拉多庫里夫工房派的大老馬卡斯趕出去,若無其事地跑回人家的地盤好嗎?這時,吉斯捧起了安的手。
    「這樣啊,說得也是,我們就去一趟吧。」吉斯以激勵人心的語氣說:「不要緊的,颯彌的事也真相大白了,馬卡斯先生應該會想要向妳道歉吧。我們就過去看看吧。」
    「走嘛,小矮子。總之不跟那個女人見上一面,一切都沒轍吧。」凱特也和吉斯持相同意見,他接著又說:「我要先將帕威爾的砂糖菓子送到總工房去,之後……還有事要辦。你們兩個先去吧。」
    「走嘛,安。」
    吉斯第三度提出這個建議,並用力握了握安的手。這動作頓時讓安吃了顆定心丸。
    這裡是拉多庫里夫工房派分配給布莉潔的房間。
    首領與家人居住的建築物叫主屋,而這個房間是主屋的客房。布莉潔寄宿於此,負責協助廚房作業。
    這房間與職人的個室不同,牆上抹了砂漿,腰壁板塗漆,掛在窗戶上的窗簾有織紋。看起來很樸素,但各處細節還是下了很多工夫。
    離開王城下的廣場後,她立刻就把他帶到這個地方來。一進房間,夏爾便往靠窗的牆面一靠,眺望窗外景致。
    他一句話也沒說,連開口都嫌麻煩。布莉潔起先似乎不知該如何應對,很快地就忍受不了他的沉默了。
    「夏爾。」
    他聽到她的呼喚,回過神來發現她已站在面前。
    「你在生氣嗎?」
    ──生氣?什麼蠢話。
    夏爾低聲笑了。
    「夏爾,回答我,你是不是在生氣?」
    笑聲止息後,夏爾的嘴角微微勾起。
    「妳是我的主人,哪有主人會在意奴僕的心情?儘管下令就對了。要是不察言觀色、裝出心情很好的樣子就處罰你──這樣說就好啦。不想對我發號施令的話,就把翅膀還給我。」
    布莉潔後退了一步,彷彿是被他銳利的目光嚇到了。接著她歪了歪頭,伸手護住衣服下的皮袋。
    「我不要,絕對不要。」
    「那就下令吧。」
    布莉潔在那瞬間露出不甘心的表情,一會兒過後又開口說:「不要用唱反調的態度跟我說話。」
    「這是我平常的態度,我沒在唱反調。」
    「我不喜歡你這樣說話,對我溫柔一點!你就對她很溫柔,我要你用同樣的方式對待我。你要是不照做,我就真的要處罰你了。」
    布莉潔逃到了房間的另一頭,彷彿很畏懼夏爾。她從衣服下方拉出裝著翅膀的袋子,打開袋口,取出翅膀。
    布莉潔雙手緊握長度及腳踝的翅膀,用力一拉。疼痛在那瞬間襲向夏爾,感覺就像有人抓住他的頭與腳使勁扭擰。他發出哀號,表情扭曲。
    布莉潔見狀似乎大吃一驚,減弱了手勁。
    疼痛退去了,他輕嘆一口氣。
    布莉潔的視線在手上的翅膀以及夏爾之間擺盪,臉上寫滿罪惡感。
    「不好意思……我原本並不想害你這麼難受……」
    布莉潔小心翼翼地摺好翅膀,收回小袋子裡,塞到衣服下方,接著畏畏縮縮地靠近夏爾。
    「欸,你用對待她的方式來對待我嘛,我希望你做的事情只有這麼一件。我是第一次……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